第三十二章 太聪明不见得是好事儿/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号法式牛排店,陆漫漫准时到达。

店内环境很好,优雅静谧,带着些法国古老的陈旧色调,显得有些暗淡,却甚有韵味,给人一种悠远绵长的感觉。

陆漫漫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向靠窗边的一个餐桌前。

黑色西装,灰色领带,白色衬衣。

莫远修手上拿着一杯焰色红酒高脚杯,眼眸看着窗外落在护城河上的星光闪闪,完美的侧脸弧度显得有些冷硬,轻抿的薄唇,不知是否被红酒滋润,很有色泽。

上一世自己几乎从来没有这般认真的看过莫远修,印象中,有些帅,但不稳重,不会是她喜欢的那种男人类型。

这一世……

陆漫漫轻咬了一下唇瓣。

大概,立场不一样,所以欣赏水平也有改观。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莫远修比文赟,更符合她的审美标准。

“到了?”莫远修转头,低沉的嗓音,如是的磁性。

正对着的一张脸颊,那双深邃的眼眸,让陆漫漫有一秒的愣怔。

她印象中有好几次看到的都是墨绿色,但是此刻,在这般昏暗的灯光下,又变成了黑色,漆黑无比。

“我承认我长得很帅,但陆小姐看得如此出神,还真是受宠若惊。”薄唇轻扬,带着些挑衅的笑。

怪不得这个男人身边女人不断,从现在看来,也不仅仅只是出手大方而已。

陆漫漫回神,很自若的坐在莫远修的对面。

对她而言,美貌算不了什么,不能成为吸引她的根本。她看着莫远修,直白道,“我以前看你眼眸是墨绿色的。”

“是吗?”莫远修满不在乎的继续品酒。

“现在看着是黑色。”

“你想说什么?”

“我听人说过,帝都的莫氏一族,传闻子孙后代都是北夏国鲜少能够见到的墨绿色眼眸,据说曾是先皇贵族的后代,地位尊贵。”陆漫漫一直对着莫远修,表情很认真,“你也姓莫。”

“陆小姐。”莫远修薄唇微动,“姓莫的那么多。何况,你不是说,你比我想象的更了解我?所以你在怀疑什么?”

“有人说文城的莫氏是帝都莫氏的一个旁系分支,我只是猜想或许你带着点血缘。”陆漫漫一笑,有些傲慢,“否则你以为我在怀疑什么?!”

莫远修眼眸一紧,就这般不动声色的看着陆漫漫,唇角的弧度越渐的张扬,“陆小姐,人太聪明了不见得是好事。”

“我也这么认为。”要不然,上一世也不会被弄得如此下场。

“你要吃什么?”莫远修似乎不打算继续话题,招来服务员,依然自若。

“都可以。”

莫远修对着服务员直接说道,“两份皇家小牛排。”

“是。”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两个人就这么对坐着看着彼此,不发一语。

陆漫漫的眼眸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从这么大一扇落地窗看出去,文城璀璨耀人的景色淋漓尽致,美得不可收拾。

莫远修亲自给陆漫漫到了一杯红酒,主动拿起高脚杯,“不是要庆祝吗?”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拿起酒杯,杯子相碰,响起清脆的声音。

浅浅的抿了一口,陆漫漫放下酒杯,“听说文赟的记者会现场有记者故意捣乱,是你安排的?”

莫远修耸肩,默认。

“网上那么多黑子,也是你在做?”

莫远修微点头,一直抿着酒。

“到现在,文赟应该在调查谁是始作俑者。你做的这么明显,很容易查到你身上去。”也就是为什么,她即使知道该暗地里做一些安排,也没有动手,就是怕露出蛛丝马迹。

对文赟的报复,远远不止。

所以她不会这么快暴露自己!

“对我有什么影响吗?”莫远修扬眉问她。

陆漫漫皱眉。

“我何必要去在乎!何况做这么多,我就没有刻意隐瞒过,到现在你家文赟还未查到我,你还能说他能耐多高?”莫远修笑得很讽刺,“一个自以为是虚伪过度还淫乱荒唐的男人,仅仅而已!”

“文赟有一个比你更显贵的家庭,你输在了起跑线上。”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远修笑得更加讽刺了,却终究没有多说一个字。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牛排,喝着红酒。

晚餐吃了一个小时,两个人从西餐厅离开。

这个地方属于高档西餐厅,狗仔是没办法进去的,但餐巾外方圆几十米,终究会有些蹲点的狗仔,隐藏着……

陆漫漫和莫远修都看到了。

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从容的一起走进了他的小车内。

车上,两个人依然话不多,陆漫漫总觉得莫远修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很会调节气氛很会和女人相处的男人,而事实上他就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偶尔还会觉得这个男人特别冷,冷到根本没有朋友!

当然,除了叶恒那个和他一样无恶不作的猪朋狗友!

“莫远修,你觉得我们应该结婚吗?”陆漫漫问他。

莫远修转眸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着,“两大家族的联姻,你说呢?”

“我也觉得。”陆漫漫点头。

空间,又恢复了沉默。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门口处,不知何时已经守候着几个记者。

看着车子开了过来,一下子拥了上去,挡住了轿车的去路。

“下车吗?”

“嗯,下去。”话说完,陆漫漫就径直的打开了车门。

与此同时,莫远修也打开了。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记者的面前,让所有人哗然。

“陆小姐,才爆出文赟的出轨事件,你就和莫先生一起出现,这是不是就说明你再也无法原谅文赟了?”记者激动的问道,似乎是觉得自己抓到了重要新闻。

“陆小姐,文赟的出轨事件还有可能被原谅吗?今日当场宣布婚姻取消,能谈谈你的感受吗?”

“陆小姐,文赟说是酒后乱性,你相信他的托词吗?到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委身的男人做了出轨的事情,你心情如何?”

推荐一下好友的文文。

四四暮云遮新文《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他与她缠绵,激烈粗俗下流的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西装裤一穿,这男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君子。

世人都道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并为她守身如玉。

可程诺知道,那都是放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