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举两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调整者情绪,声音很轻,“你在责怪我吗?”

“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做事情效率可以低到这个地步,你知道现在整个媒体怎么说我吗?!你明知道我这段时间正在升职期间,爆出这样的事情用我们家的关系也摆平不了!”文赟的愤怒,毫无收敛。

“你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你的前程,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知道你出轨了,我忍了,我也说过可以原谅你!今天下午江伊遥上门挑衅,说你爱的人是她不是我!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家族利益。我不想相信她,但心里就是会难受。我没想到我这么深爱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已经保持了2年的性关系,你让我怎么办?”陆漫漫说得激动。

文赟突然沉默了些,似乎在很努力的控制情绪。

陆漫漫还不能得罪,到现在他落到这个地步,更是需要陆家的支持,如果陆漫漫现在对她失望了,那就更加得不偿失!

他隐忍着,很久,声音突然温和无比,“漫漫,我太激动了,我怎么会只顾前程呢?我也怕自己形象不好,你不爱我了。我真的是怕失去你,你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你和江伊遥……”

“你还听那个女人的信口雌黄?!她就是得不到我所以编造的。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居然还敢在媒体上乱说,你放心,我会给我自己证明清白的,也会让你知道,我对你一片忠心。”

陆漫漫沉默着,只是在讽刺。

到现在了,文赟还是觉得,我白痴到什么都会信他吗?!

“漫漫,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一向不会是这么会搞砸事情的!”文赟突然开口。

说来,文赟也不傻,她做到了这个地步,文赟不可能不对她有所怀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几天我整个人都处于崩溃中,今天被江伊遥着指着鼻子,真的是觉得天崩地裂,有一瞬间甚至很想一了百了,什么事情都思考不了,到现在我都觉得头是晕的,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陆漫漫的声音疲惫不堪,“赟,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吧,我真的好累,我真的受不了一波又一波的打击。”

文赟想要再说什么,终究选择了沉默。

他现在至少不敢真的惹怒了陆漫漫,即使这次所有的一切都是陆漫漫引起的,他也的这么忍了,忍着保持着自己的温文尔雅。而且不得不说,陆漫漫这几天的情绪失控也是代表着她很爱他,只要还爱他,后面依然可以利用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声音又温柔了些,“那你多休息,过段时间平息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你要相信我,不管如何,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爱!一直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放在文赟的嘴边。

“嗯,那我挂了,拜拜。”

“好好睡一觉,拜。”

电话一挂,陆漫漫脸色一转!

上一世,你能够不动声色的把我玩到死,这一世,你也应该尝一下,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2个小时后。

新闻再次爆出,文赟发长文申明和江伊遥并未有过2年关系,并表示以前根本不认识她,那晚喝醉酒无意被她送回去,才会发生关系,并表示自己会对江伊遥的诽谤追究法律责任!

长文不仅撇清了和江伊遥的关系,还诉说了这么多年对陆漫漫的忠贞不渝,更是多次强调,这辈子非陆漫漫不娶,会用行动等着陆漫漫的原谅。

陆漫漫看着那片长文,只是觉得可笑。

越是这般深情,越看着撕心裂肺,越是会让她恶心到反胃。

这篇长文,很快就被媒体疯转,让文赟的视频事件久久处于持续火热的状态,头条轮番上个不停,几乎没有了其他新闻,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洗脱文赟的罪名,而是让文赟这个人一直在文城发酵,一直在不停的传播他出轨的事实。

对文赟而言并不是好事儿。

文赟隐忍了这么多年,在这件事情上终究还是太过急切了一点,也或许真的触碰到了他的死穴,也或许是他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才让他反弹得比谁都厉害。

可越是反弹,越是得不到想要的效果。

聪明点的人就会知道,这个时候是应该想着怎么让新闻沉下去,而不是让新闻不停的往上浮,不管是正向的反向的,都应该让新闻先冷下去了,在做剩余工作。

文赟,并未想到。

而现在这篇长文的传播,原本让江伊遥这个不那么火热的角色,又变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媒体就是个闹事儿的机构,有新闻绝对不会放过,江伊遥虽不是翟家的亲生女儿,但也算是寄养在翟家的外族女儿,媒体的自然就不会放过翟家这一个在文城本来就有影响力的大家族。

翟家原本打算低调处理此事,被媒体这么不停的报道和追踪,翟家的当家翟弘出面回应此事,“这次事件的缘由我们翟家不再做任何深究也不会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在这里,我只说一句,我相信伊遥不会做太过出格的事情。我也真心不希望这件事情再一直这么持续的蔓延下去!而我现在要做的唯一会做的只会是多关注我的孩子,不管是亲生的,还是寄养的,我只希望他们能够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一番话,明显比文家面对媒体显得大气得多。

商人在商场上见惯了风雨,和媒体打交道的时间不在少数,自然比世家更有经验。

不过翟弘的官方发言中那句“我相信伊遥不会做太过出格的事情”分明就是回应了文赟长文中说江伊遥的诽谤,站在翟家的立场,不管是非事实,都不可能真的把江伊遥推出去,特别还不是亲生的,会落人口舌,所以翟弘会这么维护江伊遥,陆漫漫早就猜到。

而这样的处理方式就意味着,翟家和文家已经站在了对立的一面。

两家对立,就是陆漫漫想要利用江伊遥达到的第二个目的,一举两得事情,可惜江伊遥永远都不会猜到她的别有用心。

上一世。

翟奕和文赟勾结,当时自以为是翟奕看着古歆和她关系好的立场,仔细一想,文赟和翟奕两个人狼狈为奸,都是野心十足,说不定就有什么私下交易!

到现在就给断了他们的路,折断文赟的羽翼。

文赟如果没有财阀家族的支撑,他的仕途之路不可能那么顺畅!

要把文赟从政治舞台上彻底拉下来……

陆漫漫邪恶一笑,文赟,走着瞧!

聪明如我们漫漫,怎么玩得文赟崩溃怎么玩!

话说是不是几天没见远修了,那货开始抗议了!

明天放出,不见不散。

……

抗议小剧场:

莫远修脸色一黑,道:“我到底是不是第一男主,如果不是,我走人!”

恩很宅:“……”

惹不起,我躲!

……

小剧场纯属恶搞,愿逗君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