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求婚/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持续一个星期的视频门事件一直在文城不停的发酵。

文赟的形象一跌万丈,从原本的“文城第一公子”沦落为“文城第一伪君子”。昔日风光一去不复返,更悲剧的是,文赟原本既定的升职机会也因为这次的丑闻强行的被上头给压了下来,由他人取而代之,这个几乎等了大半年的机会就这么从指缝间流走!

按照计划,文赟升职后跨过这个坎,就有了去帝都任职的条件,可惜,功亏一篑。从小到大从未遭受过如此打击的文赟,终于第一次尝到了如此滋味。

陆漫漫这几天倒是悠闲得很,悠哉乐哉的在家看着评论区的骂声一天盖过一天,这么快能够把文赟逼到这个地步,她觉得很爽。

正这么喝着咖啡刷着手机,佣人突然恭敬的走过来,“大小姐,门口有人送花,需要您亲自去签收。”

陆漫漫眉头微动,“什么花需要我亲自去?”

“不知道。”佣人也莫名其妙,“送花的快递说要本人签收。”

陆漫漫皱眉,犹豫了一会儿,放下咖啡杯,往外走去。

大门口处,一个快递小哥捧着一束无比夸张的红色玫瑰,有那么一瞬间陆漫漫觉得那束玫瑰能够压死那快递小哥。

她大步走过去。

快递小哥艰难的难处签收单,“陆漫漫小姐吗?麻烦你帮我签一下字。”

陆漫漫结果快递哥的签收单,签下大名。

但问题是,她根本就抱不动这束花。

想了想,“把花放地上吧。”

快递小哥一顿,“小姐,很昂贵的。”

“舍不得你就抱走吧。”陆漫漫直白。

快递小哥欲哭无泪,只得把花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提醒,“花里面有卡片。”

陆漫漫看着地上这一束夸张到无语的玫瑰,蹲下身找到那张淡蓝色卡片。

翻开。

“路(陆)漫漫其(是)修远(远修)兮(的)。”

陆漫漫嘴角莫名一笑。

这货。

她没有俯身抱起花,转身欲走。

面前,突然掉下来一朵玫瑰花瓣。

陆漫漫一怔,紧接着,越来越多,仿若花瓣雨一般在她身边不停的降落,她抬头,看着一辆小型的遥控直升机在她头顶旋转,分洒着玫瑰花瓣,高调无比。

转身,四处张望。

遥控飞机总得有人遥控。

莫远修那厮躲在什么地方?!

找了半天,依然不见人。

陆漫漫有些不爽,直接就准备进大门。

此刻,家里的佣人都已经围在了大门口,看着如此美得一幕。

好在她父母今天都不在家,陆子山上班还未回来,何秀雯和几个朋友出门逛街做SPA去了。

“这么快就要走了?”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远修西装革履,一脸帅气的出现在他面前。

今天的他明显比平时穿的更加庄重,头发都打理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西装剪裁得体,修长而高大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丝高贵和内敛,少了原本身上带着的那份轻浮。

莫远修这个男人,到底是她认识后就突然变了,还是说,接触深入后,发现了他的另一面!

她蹙眉紧紧的看着莫远修,看着这个男人一步一步高雅的走向自己,嘴角抿着的微笑,分明,帅到刺目。

脚步停在离她半步远的距离,薄唇微动,优雅而磁性的嗓音缓缓道,“惊喜吗?”

“惊恐。”陆漫漫一盆冷水扑过去。

莫远修不在意的一笑,手指微动。

那辆在头顶上盘旋的直升机慢慢降落,停留在离莫远修伸手可及的位置,仔细一看,一个别致的鲜红色礼品盒悬挂着直升机的支架上,如此醒目。

莫远修取下那个礼品盒,在陆漫漫面前打开。

一枚钻石戒指。

钻石很大很璀璨,此时阳光正好,闪烁着的光芒,耀眼无比。

陆漫漫转眸看着莫远修。

“我说过,文赟不能给你的,我都会给你。所以从现在开始,我给你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能够带给你的双倍!包括,浪漫和奢侈。”

话音一落,莫远修高傲的嘴角一扬,半膝下地,“陆漫漫,嫁给我。”

印象中,这是莫远修第一次叫她的名字,而没有加上生疏的“小姐”二字。

陆漫漫脑海里面突然想起文赟给她求婚的场景,当时两个人一起在西餐厅吃晚餐,文赟将求婚戒指放在她最喜欢的糕点里面,很老套的求婚方式,但当时的自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回神,嘴角一笑,“我拒绝。”

三个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莫远修眼眸一紧。

“下次别给我来惊喜了,我会被吓着。”陆漫漫直白,转身的一瞬间,又说道,“何况,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不是莫先生随随便便就能够玩弄的女人。”

丢下这句话后,人就潇洒的离开了。

莫远修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缓缓,从地上站起来,蓦然一笑。

这是戏。

大家都知道,是一场做给外人的戏。

莫远修眼眸微动,看着不远处急急忙忙离开的狗仔。

转身,离开陆家别墅,走向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

车内,叶恒还在掌控着遥控器,将直升机遥控回来。

叶恒看着莫远修,直白道,“失败了。”

“嗯。”莫远修坐在后座,脸色不冷不热,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看上去有些失落。”叶恒将飞回来的直升机抱在手上,招呼着司机开车。

莫远修眼眸微动,脸色一冷。

“当我什么都没说。”叶恒识趣的开口。

莫远修就这么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文城的流利的景色,不发一语。

叶恒转头看了一眼莫远修,说是演戏,说是故意演给文赟看,故意让文赟抓狂,故意刺激文赟,然后也用这种猛烈追求的方式,让陆漫漫和莫远修的婚礼能够顺理成章……

可事实。

叶恒越来越觉得,有些偏离轨迹!

有些情愫在慢慢展开……

只是。

往后看,小宅就是这般,卖关子!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