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求婚,无处不在/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陆家大院。

陆漫漫坐在回家的轿车上,脑海里还浮现着陆勤政气得暴跳的模样。

是的。

这算是她名义上第一次顶撞她爷爷。

不得不承认,心里很爽。

偶尔气气那老头子,别真的以为她半点脾气都没有。

重生那一刻开始,她就告诉自己,这一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她!

眼眸微转,电话铃声在此刻响起。

陆漫漫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沉默了一会儿,接通,“赟。”

声音,尽量动听。

“漫漫,你回陆家大院了?”那边传来文赟温柔的嗓音。

“你怎么知道?”

“刚刚我爷爷给我说了。”文赟说,“听我爷爷说,你因为我的事情和你爷爷吵架了?”

陆漫漫眼眸一紧。

陆勤政倒真的是什么话都要给文家说,是认定了文家会成为我们陆家的依靠?!

她冷笑着,声音还是那般,“嗯,刚刚和爷爷顶撞了两句,他老人家太操心我们的事情了。”

“也是为了我们好。”文赟说,有些感叹。

陆漫漫保持沉默。

仿若很久了,陆漫漫总是这般沉默。

文赟捏着手机,突然有些拿捏不准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以前的陆漫漫,聪明,大方,得体,对他也是巴心巴肺,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哪里像现在这般,要他费尽心思去揣测。

心里其实是有些不爽和愤怒的,想着这段时间自己名声不好,还得靠陆漫漫洗白自己,而且陆家的家常对他们文家的发展大有帮助,至少此刻不能这么得罪了她。

这么压抑着情绪,文赟又温柔道,“漫漫,听我爷爷说,你不愿意和我复合?”

陆漫漫冷着笑,心里讽刺到极限。分明做了如此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文赟为什么就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问她这个问题,一点点都感觉不到内疚吗?!

大约,想的还是只有他的利益。

这个男人对她毫无感情,对江伊遥也没有给感情。

如此残忍而冷血的一个男人,她真的是恨之入骨。

隐忍着情绪,陆漫漫懒懒的说着,“赟,我的气话你也能够听进去?我爷爷有时候逼我太紧了,我觉得有些压抑。你知道我爷爷一向不喜欢我,我做什么他都觉得有错。所以破坛子破摔,他怎么要求我我就怎么反抗。”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文赟。你知道吗?当一个人真的压抑到极限的时候,就会反弹。”陆漫漫笑了笑,看着窗外流利的景色,眼眸突然一顿。

文赟似乎是在等待陆漫漫继续的话语,好半响那边仿若没了声音,连忙开口道,“漫漫……”

陆漫漫回神,“嗯,我在。我说我爷爷有时候太强势了,我总得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悦。你别想多了,过段时间,我想明白就好了。”

“我就怕你想不明白。”文赟有些难受,又带着保证的口吻说道,“漫漫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只爱你,我和江伊遥真的没有什么,是她不知检点爬上我的床,我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嗯,我知道,我只是需要时间。”

“漫漫。”文赟叫着她,声音真的很柔软。

以前的陆漫漫总是很喜欢听着他这般缠绵悱恻的声音。

那个时候,他们刚完婚,他就调去了帝都。

两地分居,本来她说跟着他一起,他却说那边她没有一个朋友怕委屈了她,让她留在了文城,他一有时间就会回到文城。

想来,那个时候自己好傻。

在帝都那段时间,谁都不知道,文赟到底私底下做了些什么勾当。

江伊遥说文赟女人很多,文赟又在帝都上的大学,那边等着他的女人,哪里还需要她跟着去,何况,她在床上也确实是那般“文静”。

从小的教育让她没办法像其他女人那般做大胆的举动,她以为文赟和她一样,就喜欢这般漫水长流……

太多的自以为是,太多的天真烂漫,落得如此下场!

可恨,又可笑!

而那段时间,在文赟去帝都的那段时间,他们经常泡电话粥。

她很喜欢很喜欢听他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叫她“漫漫”。

她觉得比任何情话都要好听一百倍。

她真是在文赟编织的各种童话故事中,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主角,以为可以享尽他的温柔体贴和所有一切美好!

越想,心里越是可恨。

她咬着唇,继续听着文赟如此嗓音道,“我看到新闻说莫远修在你家门口向你求婚。”

“你在担心什么吗?”

“我知道你拒绝了。但我还是想要说,莫远修是个什么样的人全文城人都知道,他不知检点,女人多不胜数,对你的追求也只是因为想要故意和我比较,你知道我和他同龄,又一起读书,他处处比他优秀,现在看着我稍微有些不顺就故意想用你来达到打击我的目的,你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文赟说得那般理所当然。

在他心目中,大概文城所有男人都不敌他一分一毫。

莫远修要是知道文赟这么看低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跳起来。

陆漫漫眼眸依然看着跟着自己车辆的那辆公交车,嘴角笑了一下,“嗯,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知道就好。”文赟说,“漫漫,晚上一起出来吃饭吧,这段时间被新闻搞得头大,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不了,赟。古歆让我陪她吃饭,你知道古歆的性格,下次吧。”

“真不明白和你古歆如此不协调的两种性格,怎么成为闺蜜的。”文赟好笑的说着。

陆漫漫也笑了笑,“心诚,就是朋友。”

文赟一怔。

“拜拜。”陆漫漫径直的说着。

“拜拜。”

挂断电话,陆漫漫的视线依然放在和他们保持同行的那辆公交车上,公交车上打着偌大的广告,上面写的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嫁给我!”

这么明显的求婚广告。

莫远修那个男人要不要这么俗气。

她抿唇,正欲打电话的时候,古歆就打了过来。

一接通,那边超大嗓门,“陆漫漫,莫远修那货来真的吗?”

“嗯?”

“我说大街小巷的广告牌是不是都被莫远修那货给承包了,我他妈的现在在商场逛个街也能看到分明是服装的灯箱广告,就硬生生的变成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嫁给我”的画面!那货钱多了没地方花吗?”

陆漫漫眼眸微动,看来不知道公交车上,她这么往外看了看,凡是显眼的大型广告位上,都有莫远修求婚的广告。

让他显摆,也没让他这么显摆!

这个败家子!

“别管他了。”陆漫漫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晚上一起吃饭吧。”

“吃什么?”

“随便找家西餐厅吃,我这段时间被人跟得紧,找狗仔不能进的地方。”

“那你到华夏商场来吧,我们去顶楼全玻璃外景餐厅吃牛排。那里是会员制,狗仔进来不了,我现在正好在这边逛街。”

“好。”

挂断电话,陆漫漫的眼眸又看了看四周。

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她决定先这么忍着。

小宅就这般,默默的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