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从天上掉在地上的滋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结束,宾客归至。

陆漫漫随着大部队离开,古歆已经沉溺在了幸福之中,陆漫漫想要上前恭喜都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她想,就让她这么幸福着吧。

她刚走出大门。

“总觉得今晚很失落。”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嗓音。

陆漫漫咬牙,抬头看着莫远修,看着他一脸意味深长,有些不悦的声音说道,“你失落什么?莫非你还喜欢古歆不成?”

莫远修转眸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有些好笑的笑着说,“都说文城陆漫漫小姐聪慧过人,在感情方面怎么就这么迟钝。”

“我怎么迟钝了?!”陆漫漫很不满,尽管自己矮了很多公分,还是这么努力的仰着头,带着些挑衅。

“我失落的只是因为翟奕就一次,还这么low的求婚成功了,我花费了那么多心思那么多金钱那么多时间,到头来你还在拒绝。何况,怎么都觉得今晚自己面子挂不住,貌似周围看我的人脸色都变了。”莫远修自顾自的说着,边说还在边回忆。

陆漫漫翻白眼,这货要不要这么自恋。

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古歆和翟奕的身上,谁有那功夫看你这么一个二货。

不想搭理,踏着脚步想要走进自己的专用轿车。

“陆小姐。”莫远修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

“你说你是不是迟钝到,你现在才发现你不爱文赟?”

“你想说什么?”陆漫漫回头瞪着他。

“没什么,就只想你爱我一个人。”莫远修说的漫不经心。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远修。

莫远修嘴角扬着笑,笑容还那般的自信。

好久。

陆漫漫一字一句道,“莫先生,你想多了。”

说着,这次就真的走了,毫不停留。

莫远修看着陆漫漫的背影,嘴角蓦然一笑。

缓缓,眼眸陡然一紧。

等着明天看好戏吧!

……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上。

作为市场部总监助理,公司会配给她专车,今晚她父母稍微提前点离开了宴会,她就一个人坐着车子离开。

夜色,很美。

文城是北夏帝国出了名的灯上城市,繁华的都市到了夜晚就被白天的喧嚣取缔,上演着迷离而璀璨的霓虹色彩,美不胜收,流连忘返。

陆漫漫就靠在车子后背上,看着车窗外一闪一过的城市夜景。

“你说你是不是迟钝到,你现在才发现你不爱文赟?”脑海里面,一直重复着这样莫远修的这句话。

真的不爱吗?!

肯定是爱的。

否则,当年不会对他死心塌地到毫无防备。

可又真的是自己想的那般,爱到骨髓?!

如果是,为什么可以一转身,就忘得那么彻底,甚至,恨得入骨!

她咬着唇。

偶尔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一些事情,其实很多自己也没有答案,就如自己的重生一般,科学怎么都解释不过来!

眼眸微转,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了看来电,接通。

“陆漫漫,你丫的到底是不是我朋友,你居然连句恭喜都不说,人就不见了?!”一接通,就响起古歆噼里啪啦咒骂的声音。

陆漫漫不自觉得将手机远离了些耳朵,才说道,“我看你和翟奕这么浓情甜蜜,怕打扰了你们。”

“你丫的是在吃醋吧?!”

“……”她哪里吃醋了。

“你就是嫉妒我比你更早嫁人!”古歆一股笃定。

“……”要不要这么不要脸!

“我说陆漫漫,你别灰心了,你总会嫁出去的。你看你只要一点头,莫远修那货绝对8台大轿风风光光的就来接你了,虽说我不赞成你俩结婚!所以呢,你要嫁人还是不难的。”古歆还挺好心的。

陆漫漫终究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个女人,永远都这么傻白甜。

她深呼吸一口气,“古歆,我只希望你能够这么一直没心没肺下去,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像现在这样,往好的方向想。”

“你什么意思啊?你欺负我没你聪明吗?!”古歆估计被搞得莫名其妙。

“其他我不多说了,挂了。”

“陆漫漫。”古歆似乎不满陆漫漫的态度不温不热,嘀咕道,“你丫的肯定嫉妒我!”

陆漫漫觉得自己完全是无言以对,径直的挂断了电话。

她是很嫉妒她,嫉妒她可以活得这般潇洒。

而她也很怕,怕她的这份潇洒,消失得太快。

上一世的一幕,她绝对不会让再让它发生在古歆的身上!

……

翌日一早。

陆漫漫起床上厕所,准备出门。

习惯性坐在马桶上把手机拿出来,看着一些实时新闻。

不可厚非,座位上翟奕成功求婚的消息已经上了头版头条,陆漫漫看着新闻上古歆笑颜如花的模样,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放下手机正准备洗漱时,突然又跳出来一条新闻提醒信息。

信息内容有“陆漫漫、莫远修、文赟”三个人的名字,心里一悸,本能的点开。

标题是“陆漫漫遭遇莫远修壁咚,文赟隐忍离开”。

就这么剪短的几个字,已经蕴含着超大的信息,完全是要引起文城的“腥风血雨”。

新闻内容不多,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阐述着陆漫漫被莫远修带到后花园壁咚,文赟看到后只是转身离开,落寞的身影倍感怜惜,也不得不说,享有文城第一公子的文赟,昔日风光不再,甚是萧条。与此同时,大众也不得不怀疑,陆漫漫经历过文赟的背叛后,是不是真的被莫远修的强势攻击所感动?

短短的一则新闻,还配有几张照片,照片正巧是陆漫漫和莫远修在亲吻,文赟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转身离开。

而这条新闻看似是平铺直叙到公平公正的言论,却字字句句都在攻击文赟。

第一,攻击他昔日风光不在,连自己心爱被别的男人亲吻都不敢站出来阻止,可想落寞程度。

第二,在原本已经渐渐降下来的文赟出轨新闻,又在这么轻描淡写的新闻下,浮出水面,让他曾经犯下的错误,迟迟无法被人所遗忘,也就无法重新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

陆漫漫觉得,文赟看到这则新闻,肯定是崩溃的。

不说其他。

就单凭一点,文赟被媒体形容得如此惨烈,这是高傲自负甚至自大的文赟根本就无法接受的事情,在他的人生理念中,他要的永远都是被崇拜,被敬仰,被万人所瞩目。

心里有些讽刺,她倒是真的很想让文赟好好感受一下,这种从天上掉在地上到底是什么感觉?!她上一世遭遇的那一幕,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两天一直在修《长媳》的稿子,累死了累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