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你认识的陆漫漫已经死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我答应莫远修的求婚了。”陆漫漫清清淡淡的声音,嘴角那一抹笑容在阳光下凸显得尤其的甜美动人。

记者似乎被陆漫漫突然的话语所怔住,好半响没有反应。

“陆小姐。”其中一个记者似乎反应过来,激动无比的问道,“你突然答应莫先生的求婚,是因为文赟曾背叛了你,还是说因为昨晚上对你施加强迫行为?”

所有记者似乎都在等待这个答案,安静无比的望着她。

陆漫漫沉默,沉默。

周围的人也没有谁主动开口,就怕失去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很多大家猜测的,我都不会做正面回答,我只会说,我和文赟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天意。”

“陆小姐……”记者不屈不饶,哪里肯让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敷衍。

“各位。”莫远修突然开口,很自然的把陆漫漫搂在怀抱里,“漫漫今天身体不舒服,有机会下次再聊。”

说着,就准备带着陆漫漫离开。

记者连忙围得更紧了些,“莫先生,你之前花了那么多心思向陆小姐求婚,突然成功了,有没有什么想要给大家分享的,我们都很好奇莫先生你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追到陆小姐的。”

这么难得的机会,记者肯定不会错过,将视线全部转移到了莫远修的身上。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给大家分享。”莫远修说得直白,又补充道,“至于怎么追到陆漫漫……”

莫远修意味深长的一笑,将陆漫漫抱得更紧,似乎是在宣誓主权,他好听的男性嗓音一字一句道,“用真心换真情。”

“真心换真情?”记者重复,语速极快的说道,“莫先生这句话是否有什么暗讽之意?”

“就是字面意思,别乱揣测。”莫远修笑得很开怀。

陆漫漫恍惚觉得这个男人这么笑着的时候,眼眸其实是冷的。

分明,一点都没有深入眼底,就是,应付而已。

“莫先生,昨晚上陆小姐在你这里过夜,你们之间是不是……”记者欲言又止。

莫远修一口否认,“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来保证,我不会乘人之危。”

“莫先生……”

“OK。所有的问题到此结束。”莫远修推开记者,小心护着陆漫漫,“我现在要送漫漫回家,各位请让让。”

记者依然不停的围在他们身边。

陆漫漫在莫远修的保护下,也不知道何时身边多了些黑色西装,就这么扒开了记者,让他们顺利的坐上了莫远修的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车内,叶恒坐在副驾驶。

司机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言不发,看上去严肃无比。

陆漫漫和莫远修一回到车上,两个人自然的拉开距离。

叶恒看着他们的模样,主动和陆漫漫打招呼,“陆小姐,又见面了。”

陆漫漫不爽的看着他一脸幸灾乐祸。

“昨晚上在阿修家睡觉还算舒服吗?”叶恒继续打趣。

“和你有关系?”陆漫漫眉头一扬。

叶恒吐吐舌头,耸肩。

陆漫漫将视线放在窗外。

从想在开始,她和文赟就真的彻底毫无关系,准确说,成了宿敌!

情人变仇人。

陆漫漫突然觉得讽刺。

车子一路到达陆家别墅大门。

莫远修坐在车上一直没有说话,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个男人的眼中似乎都是这么云淡风轻,他转眸看着窗外,在陆漫漫准备下车的那一瞬间,莫远修拉住她,“秦傲,32岁,上一届全国散打冠军,跆拳道黑带6段,特种军人出生。从此以后你的贴身保镖加专职司机。”

“谁?”陆漫漫瞪大眼睛。

“陆小姐,你好。”坐在驾驶室的男人突然转身,恭敬无比。

“我不需要。”陆漫漫看着那个男人,本能的摇头。

“你确定要拒绝?”莫远修扬眉。

陆漫漫皱眉。

“昨晚发生的事情不代表每次我都能够先于他人,陆小姐慢走。”不容置喙的声音,甚至是冷冰冰的在吩咐。

陆漫漫咬唇,理智的知道这个时候她根本就不能拒绝。

心里压着些无处发泄的怒气,打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坐在驾驶室的秦傲也下了车,恭敬的跟随在她身后,与此同时,叶恒坐进架势室,车子扬长而去。

陆漫漫看了看车子的方向,刚准备走进别墅。

“漫漫。”远处,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转头看着文赟疾步而来。

文赟走到她身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准备往他的车子走去。

“文赟,你做什么?”陆漫漫挣扎。

秦傲一直紧盯着文赟,蓄势待发。

“我们去见记者,而后,我再给你好好解释。”文赟甚至是在蛮力拉她。

“够了!”陆漫漫大声吼着,“刚刚我见过记者了。”

“什么?!”文赟突然停下来。

陆漫漫甩开文赟的手,“新闻马上就会出来,你慢慢看吧。”

“你在记者面前都说了什么?”文赟突然有些激动,仔细一看,眼眶里面全是红的,大概昨晚上熬了一夜,血丝尤其的明显。

“等会你就知道了。”

“陆漫漫!”文赟叫着她,连名带姓,甚至咬牙切齿,“你背着我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儿!”

“急了?”陆漫漫讽刺一笑。

“你到底在盘算什么,你到底是谁?!你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陆漫漫!”文赟一口咬定,整个人完全是不相信的看着她。

看着这个仿若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陌生的一个女人!

记忆中这个女人对他逆来顺受,爱他爱得死心塌地,他说什么她全部都信,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不受他控制的?!甚至,这么长一段时间来,仿若一直在被这个女人算计!

心里的火一直压抑着没有发出来,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看着这个女人现在对他如此平淡,甚至是,疏远!

陆漫漫知道文赟在想什么,文赟不傻,很快就会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陆漫漫,所以到此刻文赟有这种反应,还算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很平静的看着文赟,说道,“你认识的那个陆漫漫已经死了,被你害死的。”

啊啊啊啊啊~感冒,你比不感冒少个不~

啊啊啊啊啊~重感冒,你比感冒多个重~

原谅小宅的偶尔抽风。

小宅飘啊飘~

推荐好友烟茫的新文《暖妻之当婚不让》求收藏: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他女儿的钢琴家教。她说,只想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他是单身爸爸,也是云城最上流的豪门公子!他说,只想给女儿找个合适的妈妈!

**

“婷婷很喜欢你,希望你做她的妈妈!”他拿出定制的鸽子蛋钻戒,送到她的面前,算是求婚!

她考虑后回答:“我喜欢婷婷,愿意做她的妈妈,只因为我不想生孩子!”

“不想生可以……”反正我也有办法让你生!他暗想。

N个月之后,她挺着大肚子,忿懑地骂他:“厉振宇,你这是败类!”

男主看起来霸道腹黑,实则温柔情深!女主看起来倔强骄傲,实则贤妻良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