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急切适应/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回到别墅。

别墅内,她父母在客厅等她,似乎是有些焦急。

看到陆漫漫身上缠着些绷带,再也冷静不下来了,“漫漫,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受伤了?是不是去文家受了委屈,还是你爷爷对你做了什么?”

“你们别担心,刚刚回来的时候出了点车祸,小擦挂而已。只不过车子可能报废了。”陆漫漫说得云淡风轻。

“漫漫,你真是让爸妈急死了。”何秀雯不停打量着自己的女儿,就怕有什么闪失。

“以后不会了。”陆漫漫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爸,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我还找了私人保镖秦傲。散打冠军,黑带几段来着,还是特种军人出身。”

陆子山和何雯秀这么打量着他。

秦傲恭敬道,“陆先生,陆夫人好。”

“受伤了?”陆子山看着他。

“小伤。不妨碍我保护陆小姐。”

陆子山和何秀雯面面相觑。

“秦傲你先退下,我和我爸妈有事情要说。”

“是。”

陆漫漫看着秦傲离开,也不管父母是不是还处于惊讶和懵懂中,直白道,“爸妈,下个月初六,我和莫远修结婚。”

“什么?!”陆子山惊呼。

“就是这么确定了。”

“漫漫,你不考虑了吗?”何秀雯焦急的说着。

“不考虑了。”

“漫漫……”

“爸妈。女儿曾经很傻很天真,以为自己找了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自己可以倾尽所有。但是现在,女儿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真明目,不仅觉得很不值,还想要有仇报仇。”陆慢慢说,说的隐晦,但她相信她的父母会懂,“所以,以后的事情,女儿会更加谨慎小心。而嫁给莫远修就是女儿深思熟虑后想要做且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情。你们放心,不管任何时候,女儿会把安全,会把自己的安全、你们的安全、我们陆家产业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爸妈从来不要求你做什么,你只要开心就好。”何秀雯有些心疼的拉着自己的女儿。

曾经的漫漫虽然乖巧懂事,但不会这般执着的一定要去付出或者得到什么,印象中的漫漫,不应该这么急切的想要做成一件事情,毕竟他们家给她的家庭环境和教养都是淡泊明志,不想让她生活得那么累。

“我知道你们对我好,我才想要对你们好。而我觉得,我能够对你们最好的方式,就是照顾好自己。所以,我会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一些,更独立一些。”陆漫漫看着自己的父母,一字一句说道,“这辈子,我再也不想尝到被人算计滋味。”

陆子山和何秀雯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儿,为陆漫漫的改变感到诧异。

“我没办法解释我的突然改变。”陆漫漫似乎是看透了他们的心思,“但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我。”

陆子山重重的叹了口气,拍了拍陆漫漫的肩膀,“我和你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你既然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爸妈就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谢谢爸爸。”陆漫漫灿烂一笑。

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其实也怕自己的这般“任性”会让她的父母对她失望。

“要当新娘子了,看你还一脸伤。”何秀雯也笑着附和。

“都是皮外伤,好得很快。”陆漫漫解释,说道,“这两天莫远修有点事情不在文城,他说会尽快赶回来,然后会约你们以及他父母谈关于结婚的事情。聘礼什么的,爸妈你们看着开价,别客气,毕竟你们就这么一个女儿。”

“你这孩子!聘礼对方准备就行了,我们哪里在乎这些。倒是你自己想想需要爸妈给你陪嫁些什么!不管如何,我们陆家在文城也算是上流贵族,嫁女儿肯定都要风风光光才行。”何秀雯说,“以前碍于文家的关系,婚礼需要低调一点,现在也不用顾虑太多,妈不想委屈了你。”

“婚礼的事情你们定了就行。我怎么样都好。”对于陆漫漫而言,反正都是走走过场而已。

“那这几天我就多琢磨琢磨。”何秀雯似乎已经开始打算了,突然想到什么又说道,“你最好早点安排和莫家见面,婚礼的事情大家商量着更好,否则别结婚现场又起什么矛盾。”

“嗯,我尽量。”陆漫漫点头。

点头的时候,又忍不住对莫远修一阵暗骂。

这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平时看他游手好闲,马上结婚了说自己有事儿?!

指不定是去安慰自己的小三小四……

陆漫漫深呼吸,“爸妈,我有点累了,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去吧,好好休息。”

陆漫漫转身走向二楼。

秦傲自然的跟在她的身后。

陆漫漫让佣人给秦傲安排了一个房间,就在她隔壁。

相当于,秦傲二十四小时在保护着她。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故,但她知道,文赟这个残忍的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躺在床上,她看着头顶上的水晶灯。

马上要结婚了……

尽管是形婚,但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突然想起上一世自己待嫁时的心情,想着想着,觉得很讽刺,索性,再也不去想起。

……

翌日。

陆漫漫一早起床。

洗漱完毕打开房门,秦傲就恭敬的在门口等候。

陆漫漫也没多说,下楼,让佣人另外给她准备了一辆轿车,去公司上班。

秦傲依然作为她的专职司机,兼24小时保镖。

车子到达陆氏大厦,陆漫漫走进大厅。

来来往往的员工不时的从她身边经过,太多眼神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大概觉得这段时间她的新闻确实有点多。

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紧跟其后,将一份蓝色文件放在陆漫漫的面前,恭敬道,“陆总,这两天的市场指标明显靠后,用户的APPU值以及DOU都有下降趋势,同时新增份额也从百分之六十八降到了百分之五十二。”

陆漫漫翻开文件,投入其中。

半响,她抬头看着张翠,“用户的新增份额按照网格给我一个准确值,明确哪个网格新增最低,做详细分析。另外,让经分组给我一份详细的APPU值和DOU报告,中午2点前给我。下午4点开一个部门会议,邀请章总参加。”

“是。”

“张秘书。”陆漫漫叫着正准备出门的她,“打听一下,这段时间有没有除了我们市场部A组的员工外,其他领导层特别关注我们指标的董事,别太张扬的,私底下问问。”

“是。”

“出去吧。”

“是。”

张翠离开。

秦傲一直恭敬的在陆漫漫的办公室。

陆漫漫打开超极本,一边对着秦傲说着,“你随便坐,不要太过拘束。有什么需求用我的座机打6088的短号。她们会尽量满足你的需求。”

“是,陆小姐。”

陆漫漫点了点头,开始将所有精力埋头在工作之中。

说好的三个月提升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的市场业绩。

而接下来,她结婚会耽搁一周时间,加上前面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相当于她只剩下两个月时间来做事儿。

而这两个月时间,还要预防各种明争暗斗。

她果然太急切了点。

不是急切的想要表现什么,而是急切的想要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适应职场生涯!

……

文城婚纱摄影拍摄基地,古歆和翟奕今天拍摄婚纱照。

拍摄基地坐落于文城一个相对偏远的郊区,文城政府花重金打造的一座专业拍摄基地,标志性的建筑和各国各地域的风土环境,让这座拍摄基地吸引了不仅仅只是全北夏国的公民前来拍摄,更是迎来了很多国外婚纱摄影者。日久往来,已经算是文城的一座区域性风景点。

早上7点。

古歆打着哈欠坐在VIP间化妆。

周围的工作人员超过10个人,各司其责,古歆就这么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最高级的服务。

。裸。妆上好之后,换上了第一组婚纱。

古歆的婚纱全部出自国外大师之手,价值连城,每一组都各具特色。

第一组显得很年轻,短款的裙摆,轻扬的纱裙。

古歆准备妥当之后走出化妆间,此刻翟奕也换上一件时尚的西装,裤子还是背带的那种,领结是比较夸张的粉蓝色,古歆第一次看到如此打扮的翟奕,笑得有些夸张。

翟奕皱着鼻子,宠溺的将古歆搂在怀抱里,“还笑,也不知道为了谁!”

昨天挑选礼服的时候,分明是她故意选的这组。

“我觉得很帅。”古歆望着翟奕,笑得很灿烂,“在我心目中,你怎样都帅。”

翟奕点了一下古歆的鼻子,两个人的互动很甜蜜。

身边,突然响起一声卡门。

两个人转头。

翟安拿着相机,对着他们一笑,“感觉很好。”

古歆眼眸微动,转头看着翟奕。

翟奕脸色并不太好,只是这么将古歆楼抱在怀里。

古歆知道,翟奕其实不喜欢翟安。

翟安的身份本来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奈何翟叔叔又特别的偏爱翟安!

“准备好了我们就去这边。”翟安说,然后率先过去了。

翟奕拉着古歆,跟随其后。

这一套拍室内,背景鲜活明亮,给人比较青春和时尚的感觉。

翟安和工作人员交代一番,拿着相机过来,“新郎坐前面的椅子上。”

翟奕放开古歆坐过去。

“新娘站在新郎的后面。”

古歆也跟着过去。

“新娘靠在新郎的肩膀上,露出下巴。”翟安说着,很职业化的口吻。

古歆照做。

“OK,两个人看镜头……咔……”翟安照了两张,职业性的看了看,又继续接下来的互动。

婚纱照的拍摄比古歆想象的都要顺利。

她以为至少彼此之间,翟奕,翟安和她多多少少会有些尴尬,她完全低估了翟安的职业操守,分明就把她和翟奕当成了普通的客户。

拍摄完一组又一组。

进度很快。

古歆甚至在怀疑翟安有没有好好拍摄。

所以趁着换下一组衣服的时候,古歆停留了半分钟,走到坐在一边休息的翟安面前,“我能看看吗?”

翟安看着她,“我们不建议客户在拍摄的时候看底片,会影响后面的发挥。”

“我想看看拍的如何?”古歆说。

“很好。”

“我不相信。”古歆瞪着他。

翟安回视着她。

“你给我看看。”古歆很固执。

翟安拿起旁边的相机,递给她。

古歆一把接过,然后开始翻阅。

还未做任何修饰的图片,是真的拍得很好。

心里突然有些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她翻阅了几张后就把相机还给了翟安,然后转身就走了。

翟安看着古歆的背影,默默将相机放在一边。

他是有多不值得信任?!

拍摄了5套室内婚纱,最后一组拍摄的是礼服。

长摆礼服,透着些性感。

抹胸的设计,能够清晰的看到深深的沟,后背镂空几乎到腰间以下,若隐若现的臀部线条,展现着女性的柔软之美。

“这一组拍性感和亲密一点。”翟安对着他们说道。

“嗯。”古歆点头。

她也是这么想的。

本来当时选这一套礼服的时候就有些犹豫,其实换做其他摄影师她也许会选择更大胆的,经过今天这么一天的拍摄,她真觉得自己是想多了,翟安分明就已经不在乎了。

所以古歆也越发的放肆了一些。

拍摄现场,偌大的一张白色大床,古歆睡在上面,婀娜多姿。

翟奕跪趴在她的面前,两个人保持着无比暧昧的距离。

翟安拿着摄像机在他们面前拍摄,很专业。

“新郎亲吻新娘。”翟安开口。

古歆一怔。

翟奕嘴角微扬,低头,唇瓣相贴。

翟安握着相机。

焦急在他面前放大缩小放大缩小。

好久。

“翟老师……”身边的助理小声提醒他。

毕竟这个动作保持太久,新郎新娘也会难受。

翟安按下卡门,“好了。今天就到此结束,明天拍外景。”

翟奕和古歆从大床上起来。

起来的时候,看着翟安已经拿着相机离开了。

助理不知道翟安和他们的关系,只知道这对新人是VIP客户,得罪不起,连忙说着,“翟老师的性格有些孤僻,你们别太介意,不过他的照相技术真的很好,平时都是拍时尚杂志的,还上过国际周刊,很难得帮人拍婚纱照,你们的照片出来绝对美美的。”

翟奕和古歆都选择了沉默,随着工作人员去换衣服,卸妆。

两个人都有些累的回到小车内。

折腾了这么一天,古歆觉得自己都要散架了般,软绵绵的靠在翟奕的怀抱里。

“小歆,我先送你回去,晚上我要回公司加班,不能陪你吃晚饭了。”翟奕抱歉的说着。

“别太辛苦了,我会心疼的。”分明都累到这个地步了,还要加班。

“嗯,我就是这段时间多忙点,把事情处理完了之后,结婚后才能够安心的陪你去国外度蜜月。”翟奕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回家好好休息。”

“好。”古歆乖巧的点头。

车子到达古家别墅,翟奕离开。

古歆看着翟奕的车消失了,才转身回到别墅。

她直接躺在床上,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再动。

这么懒懒的睡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古歆。”

“漫漫,我累死了。”

“怎么?”

“婚纱照啊。”古歆懒洋洋的说着。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

她今天忙了一天,忙着做措施提升市场指标,也这么昏天暗地的累了一天了。

“今天翟安帮我拍照的时候……”古歆有些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

“没什么,拍摄得很顺利,翟安对我应该也没什么了。”

“听口吻有些失落?”陆漫漫直白。

“都说了不是失落,我不可能会喜欢翟安。我只是莫名觉得翟安好像离我挺远的。”古歆说的有些惆怅。

“这不正合你意?”

“……”古歆觉得和陆漫漫就没办法好好的聊天。

“古歆。翟安也有自己的生活,他不可能永远都在你的阴影下,何况你都要结婚了,他还能指望你什么。你既然都已经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心意了,也别胡思乱想了。”陆漫漫很认真,“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谁会一直等你。”

“我没让翟安等我。我只不过……”古歆咬了咬唇,“不说了,给你说了你也不会懂。一天累死我了,我挂了。”

说挂就真的挂了。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摇了摇头。

她放下电话,抬头看着秦傲一直恭敬的坐在沙发上。

此刻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她伸懒腰,想了想,将电脑里面做了一半的工作保存,然后关掉电脑,放进电脑包,对秦傲说着,“下班了。”

“是。”秦傲站起来。

陆漫漫提着电脑包和秦傲一起下班。

两个人几乎不会有过多的语言,回到陆家别墅吃过晚饭后,陆漫漫就回到房间继续她的工作。

她其实没有进过职场,这段时间恶补了一些国内外的优秀经商案例,按照自己对市场上的一些理解,开始着手市场规划和发展,她不知道效果会不会特别明显,但她不觉得混商场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二更了二更了~

8点半三更。

咱们不见不散~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