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栽赃陷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有些疲倦的起床。

昨晚工作到凌晨2点,基本上完成了一个市场营销安排计划。

现在早上8点,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去公司。

秦傲一直作为她的专职司机加专职保镖,24小时不离身。

陆漫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张翠恭敬的跟随进来,“陆总。”

“昨天让你打听的事情打听到了吗?”

“暂时没有。”

“多留意。谨记别张扬。”

“是。”

“上午10点开会。中心/室经理参会,邀请章总参加。”陆漫漫说。

“是。”

“我传一份文档给你,你提前拷贝在会议室的电脑里面,我等会儿要用。”

“是。”

“出去准备吧。”

“是。”

张翠离开。

陆漫漫将电脑打开,做最后的方案完善,传给张翠。

10点钟。

偌大的市场部会议室,中心/室经理全部到齐,章总也出现在会议室内。

陆漫漫让张翠打开投影,直接开口道,“昨天经分组给了我一组数据,这个月以来,我们的用户DOU和APPU在普降,新增份额也在降低。主要集中在文城新商业园区,约用户2万人。我昨天要了一个商业园区的基站数据,我们的基站建设明显不占任何优势,且好几个工厂的宿舍楼没有做室内深度覆盖。”

说完,建设室的经理蒋伟微低下了头。

陆漫漫看了一眼,说道,“今天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毕竟从我担任市场部总监助理以来,并没有深入的对市场做分析和应对,也没有给予大家一个明确的发展目标,部分员工会有一些工作的怠慢也是人之常情,何况前段时间的裁员也让大家人心惶惶少了些工作的干劲儿。但在这里,我也不得不说,既然现在你们都留下来了,就证明你们都是我选择的人才,我不希望到头来为我的选择后悔。所以,从现在开始,做一个详细的分工协作,希望大家积极配合。”

全场安静。

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着陆漫漫,全身心投入。

“第一,基站的建设。建设室负责施工,公关室负责将基站谈判入内,我给予你们的期限是一个月,一个月后需达到室内覆盖百分之百,我亲自验收。

第二,市场营销。基站建成之后,做一个挂牌促销活动,活动内容包括资费终端宽带的政策及形式,市场策划中心主责,互联网电子商务中心配合,要求在基站建设前给领导审批并发文。

第三,市场监控。经分数据中心每天通报市场重点指标数据给我和章总,同时将每个指标的负责任进行指标排名通报,连续三次指标靠后且严重欠进度的同事第二天一早到我办公室说明原因。

第四……”

“不好意思。”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眼眸一紧,转头看着门口处,章总的秘书有些胆怯的模样。

“章总,麻烦你出来一下。”

“什么事儿?没看到我们在开会吗?!”章显德脸露不悦。

秘书微咬着唇,“有公安机关的人在外面等你。”

章显德脸色一下就变了。

其他人也猛地一下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章显德连忙从座位上起来,直接就走了出去。

陆漫漫看着会议室大门的方向,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深呼吸,控制情绪,“我们继续。第四,支撑中心这段时间做好后勤工作,包括各种资源的申请和保障。以上所有,如在执行过程中有任何困难第一时间找我,我不希望到最后已经超过了我的时限才听说有问题解决不了。我一般归纳这种行为叫做,对工作的不负责任。”

“是。”所有经理连忙附和。

对于陆漫漫,虽说初出茅庐,但就是让人有一种不得不城府的错觉!好像天生就具备领导者的风范,根本没有所谓20出头黄毛丫头的青涩,超乎想象的成熟稳重!

“散会。”陆漫漫不再啰嗦,说完之后,先行离开了会议室。

刚坐到办公室,直接拿起电话,“朱秘书,陆董在吗?”

“陆董现在在公安机关谈话。”陆子山的私人秘书连忙回答道。

“遇到什么事情了?”陆漫漫保持冷静,尽管心里有些有些炸毛!

“具体我不太清楚,今天一早就有公安机关突然出现在公司,然后要求所有部门总监及以上职位的到顶楼专设会议室谈话,进去半个小时了,没有任何人出来。”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挂断电话。

公安机关谈话,除非有犯罪嫌疑,否则不会兴师动众到亲自上门,还这么大规模的进行访谈,明显是故意针对,且绝非小项目。

而来得这么出其不意,毫无预兆……

陆漫漫眼眸一紧。

文赟,这么快你就又不消停了?!

所以文家现在是利用职务之便在行使特殊权利?!最好别这么快被让我抓到你的犯罪事实!

……

陆氏大厦。

偌大的一栋办公大楼,所有员工人心惶惶。

公安机关将所有高层管理及董事成员召集访谈,一个上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漫漫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待,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依照现在文家在文城的地位,想要暗地里做点手段不是不可能!

到了中午11点半,陆漫漫接到陆子山私人秘书的电话,“陆总。”

“朱秘书,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心里一紧。

“陆董被公安机关带走了。”

“什么?”陆漫漫从办公椅上站起来。

“现在刚出门。”

陆漫漫猛地挂断电话,直接冲出办公室。

秦傲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紧随其后。

陆氏大厦大门口,公安干警约4人,陆子山走在他们之间,大厅中经过的员工无不注目,观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会暗自揣测。

陆氏企业在文城作为四大家族之首,就算发生了什么违背法律的事情,也不应该这般毫不给情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带去警局,分明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陆漫漫三两步上前。

公安干警责令她退后。

“爸。”陆漫漫叫她。

陆子山显得很平静,没有半点惊慌,保持着他董事长的沉着和稳重,他说,“漫漫,你等会跟着我的律师到警局来,我等你们。”

“爸。”

“放心,没什么事儿,就是去录口供而已。”陆子山说得云淡风轻。

但既然已经到了要去警局处理的地步,肯定不仅仅只是口供那么简单。

陆漫漫在让自己冷静,说,“爸,我们随后就到。”

“嗯。”陆子山和公安干警离开。

离开后,大厅中还有很多员工再次张望,有点看热闹的成分。

陆漫漫脸色一紧,“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儿,有些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管好自己的嘴,陆氏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地方!”

员工惊吓,连忙离开。

陆漫漫转身,对着秦傲,“去开车。”

“是。”

两个人迅速的坐在小车内。

陆漫漫拿起电话,拨打,“吴律师,你好,我是陆漫漫。”

“陆小姐你好。”

“我爸现在被公安机关带去了警局,具体事情我不太清楚,我爸让我给你打电话,和你一起去警局。”

“我现在在律师事务所。”

“我十分钟后到,你看着时间下楼。”

“好。”

陆漫漫挂断电话,脸色并不太好。

车内保持着绝对的安静,很快到达目的地,吴俊律师已经在街道边等候,看着车子到来,连忙上车,坐在陆漫漫的身边,说道,“刚刚托关系打听了一下陆先生的情况,陆先生是被调查商业行贿。”

“行贿?”

“还不是普通的行贿。”吴俊开口,一字一句,“听说是文城规划局副局长被查办,调查出3000多万的行贿金额。而行贿最大的就是陆氏集团,通过账目上显示约有800多万。不仅如此,陆氏去年在北门镇购买的一块地皮修建的VIP客户度假高级会所涉嫌暗地交易,也就是说原本价值2亿元的世面交易价格最终以1亿6千万成交,剩下的4千万通过私下走账的方式进行买卖,进而导致4千万交易款未缴纳相应的国家税点,而这部分税金通过买卖双方一起行贿给了规划局副局长。陆小姐,我国政策对偷税行为打击得尤其严厉,这几乎是我们律师界一向不愿意接的商业犯罪,陆先生的案子很棘手。”

陆漫漫咬唇。

商业行贿外加偷税行为!

果然是,下了狠招。

她不得不承认,文赟为自己走了一步好棋。

利用规划局副局长调查为由,深入陆氏集团,用正当理由光明正大的带走她父亲,甚至可以故意把原本不是那么兴师动众的事情搞得鸡犬不宁!比如,根本不需要公安机关直接到陆氏来带走他父亲,隐蔽点传召去警察厅即可。比如,不需要那么多高层领导和董事去谈话,弄得人尽皆知,谣言四起!

而这种方式,她还没办法反咬文家人利用公务之便,反而只得忍受这份被故意扫下颜面的难堪。

不仅如此,文赟还可以利用他父亲来威胁她,而她很有可能,为了保护他父亲做一些极端的事情,比如悔掉莫远修的婚姻。

陆漫漫狠狠的咬牙。

文家人这次想到的方式,倒是比他找人暗杀她或者故意制造一些人为的灾难英明得多,退一万步讲,就算到头来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也不会连累自己。何况,这次的方式,成功率极高。

心里的气,无处发泄。

陆漫漫只得尽量控制情绪在保持冷静。

“陆小姐别急,我们先去见陆先生,按照现在的情况,陆先生做完笔录之后我们可以做取保候审。等陆先生出来后,我们了解所有情况,再做接下来打算。”吴俊看陆漫漫的脸色,安慰道。

“嗯。”陆漫漫微点头。

车子一路到达警察厅。

一行人进去。

经过一些列手续,吴俊在复印案件内容,做好取保候审,陆子山和他们一起离开警察厅。

“爸,你有没有怎样?”回到小车内,陆漫漫询问。

“我没事儿。”陆子山说,“他们也不会对我怎样,不管如何,我们陆家在文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他们也不太敢得罪。只是没想到,今天会突然这么不给我面子!”

“不给你面子的不是警察厅的这些人,是文家。”陆漫漫肯定道,“为了报复,文家人故意先给我们难堪。”

“这我知道。”陆子山说,“而且这起所谓的商业行贿和偷税犯罪和我都没有关系,我并没有做过此事。规划局副局长被审查的那些科目,我们陆氏参与的极少。我承认之前为了建设基站在城市规划上做过一些少量的行贿,但绝对没有被控诉的800万。最重要的是,北门镇的那块地皮买卖,我并未做任何私下交易。当时就是以1亿6千万的价格成交的,多出来的那4千万我毫不知情。”

“所以我们是被栽赃陷害了?!”陆漫漫看着陆子山。

心里,隐隐松口气。

她其实知道,商人为了利益多多少少会做一些和法律相违背的事情,她担心的是他父亲真的有参与行贿和偷税,如果存在事实,就算天大的本事儿也不见得能够将他父亲避过牢狱之灾,但现在,既然所有事实不成立,那么想要侦破就不会是特别难的事情。

“吴律师。”陆漫漫转头,看着一直在低头不停看案件的吴俊,说道,“如果我父亲没有参与私下交易,是不是就能够避开所谓的法律责任。”

“可案件看上去不这么简单。”吴俊直白,将其中两页重要的文件抽出来递给陆漫漫,“陆小姐,这里面有一份陆氏集团行贿的清单,包括每一笔具体行贿款项的行贿时间和地点,有些是通过银行转账,有些是通过现金交易。银行转账的账号也查明了身份,确实是陆氏集团员工的私人账号,且此员工还明确交代是接到陆氏高层的吩咐开了一张银行卡,银行卡也不在本人手上,公安今日已查证确在财务部,同时进行了账号冻结及没收。至于现金交易,则是通过副局长的口述,然后核对在副局长家中搜到的现金金额,完全吻合。”

陆漫漫皱眉。

“后面这张,是陆先生和对方公司签下的私下合同,有陆先生的亲笔签名。而且去年台面上的合同交易达成后,对方公司的私人账户确实收到一笔4千万的账目。这些证据,几乎直接就可以断定陆先生的罪证。”吴俊一字一句。

陆漫漫拿着那两张纸仔细研究。

不得不说,一切真的做得天衣无缝。

文家人能够在一天的时间内做得如此完美,也确实有一定能力!

但,很多事情,越是伪装的好,一旦找到一个漏洞,所有的一切就会,瞬间瓦解!

三更准时来也!

亲们看得爽吗?!

如果觉得挺爽的。

明天10点,准时参加宅的首订活动。

期待你,不见不散哦!

具体活动内容见公告章节,小宅鞠躬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