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陆小姐,想我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多事情,越是伪装的好,一旦找到一个漏洞,所有的一切就会瞬间瓦解。

陆漫漫嘴角一冷,“吴律师,我父亲的官司什么时候打?”

“公安机关没有明确写明,按照常理取证申报排期,至少也会是一个月后。不过刚刚取保候审时明确,陆先生这段时间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文城,并且要谁传谁到,所以我建议陆先生在这段关键时期尽量不要有任何外交活动,包括公司上班。”吴俊说道。

“那不行。我得去上班。”陆子山直接说道,“我一走,公司的董事绝对会以各种理由为难漫漫,我不在,你在公司不好立足。”

“爸。你就放心吧。相信我,我不仅可以让公司运作下去,我还要让你平安无事的走出这场官司之中!让文家人肠子都给悔青!”陆漫漫一字一句肯定无比。

陆子山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自己女儿,“这么有把握?”

“当然,因为我清楚文家人的所有套路!”陆漫漫嘴角一冷。

所以知道怎么见招拆招。

而文赟,你最好没有low到自己参与做假证。

要不然你这一步好棋,就会毁在你的急功近利上!

“吴律师,这段时间麻烦你关注我爸这起暗案子在公安机关的审查进度,寻找法律漏洞。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还得硬拼官司,当然,我会尽量找出对我爸有利的证据。”陆慢慢说,“我绝对相信我爸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说着,看了一眼自己陆子山。

陆子山温和一笑,因为自己女儿如此的肯定而感到欣慰。

“嗯,我会尽全力帮陆先生打这场官司。”吴俊连忙说着,又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现在时间还不晚,我先回事务所整理材料,麻烦将车子停靠在旁边,我自己打车回去。”

“吴律师,麻烦你了。”陆漫漫说着,又对着驾驶台,“秦傲,停车。”

秦傲连忙停下。

“陆小姐有什么新的进度也请即使通知我,我好做相应上庭准备。”吴俊打开车门,突然想到又说道。

“嗯,我知道。”

“好。那陆先生陆小姐拜拜。”

“拜拜。”

车子缓缓驶出。

陆漫漫回头看了一眼吴俊,转头对着陆子山,“爸,吴律师值得信任吗?”

陆子山嘴角一笑,“以前值得信任,但这次,我不保证。如果真的是文家想要做绝,那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都值得怀疑。”

“我想也是。”陆漫漫嘴角一笑。

姜终究是老的辣。

陆子山从出事以来就一直没有惊慌,反而显得淡定自若,也不得不说,作为陆氏企业董事长,这么多年经过大风大雨,确有一份他的魄力和稳重!

车子很快到达陆家别墅。

陆漫漫和陆子山以及秦傲走进大厅。

何秀雯此刻拿着手机,似乎正在拨打,看着他们回来,连忙把手机放下,大步奔走过来,“老陆,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被叫到警察局去了?”

“妈你怎么知道?”

“新闻上都出来了。”

陆漫漫皱眉,连忙拿出手机。

新闻客户端,头版新闻,果然是她父亲从陆氏集团被公干机关带走的画面,这则新闻引起外界的强烈反应,目前并没有明确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调查,引发各种猜疑。

而陆氏董事长被调查,如此负面新闻,势必会影响陆氏的股市动荡!董事会肯定又会借此做各种文章!

陆漫漫抿着唇,不动声色。

“没什么大事儿。放心吧,我没做过犯法的事情。”陆子山此刻也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安慰自己妻子的事情上。

“老陆你别骗我。”何秀雯不放心的看着他。

“我骗你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觉得和你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人真是坏人?”陆子山还开着玩笑,看上去真的没什么异样,“何况,我现在不好好的站在这里。”

“真是吓死我了。”何秀雯松了口气,眼眶却红了,“真怕你出什么事儿!”

“看看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当着孩子的面哭,丢人不?”陆子山搂着何秀雯,笑着打趣。

何秀雯擦着眼泪,没好气的抱怨,“还不是为了谁!”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父母的互动。

人这一辈子,其实就这样真的挺好。

至少她觉得很幸福。

眼眸微动。

拿在手上的手机突然响起,她看着来电,看了看父母之间的温情流露,没再打扰他们,转身往二楼上走去,边走边接通电话,“文赟。”

“看新闻你好像遇到麻烦了。”文赟冷冷的声音,显得尤其的讽刺。

陆漫漫紧抿了一下唇,“所以你准备看我笑话?”

“别这么想我陆漫漫,毕竟大家情侣一场,我也是关心一下你而已。”

“谢谢你的好心。”陆漫漫冷笑。

“不客气。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不妨直接找我。做不成情人,至少还是朋友。”文赟说得很艺术,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陆漫漫你愿意妥协,你父亲的事情都好办。

“不用了。”陆漫漫直接拒绝,“不是情人,也不会是朋友。”

“陆漫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头来跪着求我!”文赟突然大声吼道。

大概是没想到陆漫漫到现在还能够这般,沉着冷静,且依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清楚,陆漫漫这么聪明的人,肯定知道这起事故绝对和他们文家脱不了干洗。但事情发生了这么久,陆漫漫居然没有主动找他,发而是他忍耐不住给她打电话提醒他的能耐,这个女人却半点没有妥协的意思。

心里压抑着怒火,他现在是恨不得马上看到陆漫漫惨不忍赌的下场!

在他面前,惨烈、悔恨不已的狼狈模样!

他要让陆漫漫知道,他文赟只需要稍微动动手指头,所谓的豪门世家就会在他手掌心中,瞬间捏碎!

“放心吧文赟,你不会等到那一天。”依然淡定自若的声音,显得那般的从容。

文赟气得呕血,什么都没说,猛地挂断了电话!

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青筋暴露。

陆漫漫真以为自己很大的能耐?还是说不完全顾陆子山的死活!

他紧抿着唇,脸色已变得狰狞。

昨天找人撞她,居然就被陆漫漫逃掉了,当时的他几乎已经激怒到非要杀了陆慢慢不可,不过被他父亲以及爷爷阻止了下来,说是听到消息,这段时间有人在暗中监控着他们,别轻举妄动。

文家在文城这么多年,权力很大,也因此,树大招风,所以暗地里多少人想要把文家拉下历史的舞台,这个关键时刻确实不能太急切,而且对陆慢慢的行动已经不是一次,次数太多,被引起的怀疑自然更明显。

想了想,忍了。

可不给陆漫漫点教训,他觉得自己不可能真的咽下这口气。

毕竟因为陆漫漫,在近5年时间,他不可能还会有升迁的可能,也就意味着陆漫漫毁了他事业发展最黄金的这5年!

越想越不能平静。

终于,在他父亲以及爷爷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合理教训陆家的突破口。

而这个突破口的点子,还是他人提供!

天时地利人和。

他倒是真的很想看看,陆漫漫到底有什么能耐如此高傲。

陆漫漫到底可以坚持多久?!

坚持多久,才会跪在他的面前!

……

接完电话。

陆漫漫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今天的事故确实让她有些始料不及,文家如此大规模到天衣无缝的报复能够在这么短短时间内就实施出来分明有些让人诧异。她并不觉得文家早有安排,毕竟在这之前文家一直以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陆家和他们是要联姻的,他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经过上一世的经历,文家至少到此刻,还没有想过对陆家出手,因为文赟还需要陆家的财力支持往上发展。

所以,这样突然如此周密的一个计划,会不会另有蹊跷?!

陆漫漫不停的反复的回忆着上一世的一幕一幕,她想多少应该会有点蛛丝马迹,奈何上一世离现在已经过了7年,当年的自己又一门心思全部都挂在文赟身上,从来没有真的关心过自己家族的企业发展,所以真的不是那么清楚,这段时间到底还有谁对陆氏在虎视眈眈!

这么想得头痛,突然听到了楼下一些嘈杂的声音。

陆漫漫连忙从床上起来,下楼。

楼下,是陆勤政以及陆子川一家。

陆漫漫脸色微变,一丝不悦一闪而过。

这个时候出现在他们家,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人是来做什么的!

她不动声色的走向他父母身边,然后面对着陆勤政盛怒的脸。

“陆子山,你现在知道纵容陆漫漫的下场了?!给你说了让你不要招惹文家,文家在文城呼风唤雨,你是想要让我们陆氏就这么在你手上破产?!我真是不明白,你这么优柔寡断,到底哪里适合来经营企业,我父亲当年怎么会直接选定你!”陆勤政说得口无遮拦,甚至是故意讽刺。

陆子山被说得这么直白,脸色也有些难看,此刻还是尽量在控制情绪的说道,“爸,这件事情我会好好解决,你放心,我没做过犯法的事情,不会有事儿。”

“说得好听。你说没有做过就没有做过?”陆子川连忙插嘴,“现在据说证据确凿,公安机关随时准备起诉你!”

“二叔怎么这么清楚?关于我爸案子的内部消息应该还没有放出来吧?!”陆漫漫眼眸一紧。

“陆漫漫你现在还好意思开口!陆氏搞成这样全部都是因为你,你好意思说话?!”陆勤政厉声说道,“居然还来质疑你二叔,这般没有教养,文赟肯娶你就已经是你天大的福分了,亏你还好意思悔婚!现在因为你害得你爸这个样子,我是你,早就不敢见人了!”

“爷爷,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二叔会知道这么清楚,或许二叔在警察局有什么熟人可以帮帮忙也说不一定,你这么急着的打断我的话,对我一顿讽刺,是想要掩饰什么吗?”陆漫漫并没有因为陆勤政的话而动怒,反而话中有话,咄咄相逼。

“陆漫漫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你爸的案子是我主动打电话问的文老爷子,他念着旧情给我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我随口给你二叔说了而已!”陆勤政声音很大,对着陆漫漫一阵怒吼,“陆氏现在被你搞成这个样子,你到底还有什么脸说这些,要我是你,早就主动给文家人道歉了,求他们放过对陆氏的打压。”

“所以爷爷是觉得,我们陆家要存活只有靠文家了?”陆漫漫依然淡定,如此模样,倒真的很大气,透着一股处事不惊的风范。

“陆漫漫你又想说什么?”

“爷爷,我只是不太认同你如此贬低我们陆氏而已。”陆漫漫抿了抿唇,还这么笑了一下,显得很是无邪和天真,“我其实之前也很奇怪为什么当年太爷爷会直接让我爸来接手陆氏企业而越过爷爷您,现在看来,我想我大概知道了答案。”

“陆漫漫你什么意思!”陆勤政狠狠的瞪着陆漫漫,脸色难看到吓人。

“我就是想说,陆氏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陆漫漫一字一句。“不需要文家人的支持,陆氏依然可以在文城独领风骚!”

“说得好听。陆漫漫,说大话谁都会!”

“我不是在说大话,经过这次的事情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事实。”陆漫漫回视着陆勤政,对于他暴怒的模样丝毫没有畏惧,她说,“爷爷我知道你很关心陆氏的发展,是想要让陆氏能够一直辉煌下去。但如果你觉得能够让陆氏唯一存活的方式是必须对文家妥协,必须让我去文家道歉然后讨好文家和他们联姻……如果你的目的是这个,我会告诉你,我不会听你的。我不可能再嫁给文赟!”

“陆漫漫,你现在倒是翅膀硬了,越来越自以为是了!”陆勤政气得跺脚,没想到陆漫漫这般的执迷不悟。

“爷爷,在这个时候我想您老人家还是回陆家大院休息,别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到了你的身体,这样会得不偿失。”

“陆漫漫你居然敢撵我走?”陆勤政真的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不管如何,就算没有接手陆氏企业,陆家不管任何人对他都是恭恭敬敬,陆子山也不例外,现在反而陆漫漫这个黄毛丫头,敢如此和他说话!

“我只是在为你身体着想。如果爷爷非要说是撵,就当是吧。”陆漫漫直白,语气不重,给人的感觉就是犀利无比!

陆勤政气得突然扬起了巴掌。

一个巴掌就想要狠狠的甩在陆漫漫的脸上,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手臂刚抬起。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一把将陆勤政的手臂抓住,力度很大,陆勤政根本就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脸瞬间涨红,眼睛都鼓大了!

估计从没想到,自己还会被如此对待!

陆子川看着这一幕,连忙上前。

“秦傲,上一届散打冠军,黑带5段,特种军人出生。”陆漫漫突然开口,一字一句,“他习惯了和人打打杀杀,下手没什么分寸。”

陆子川上前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陆漫漫冷冷一笑,一个眼神给秦傲。

秦傲放开陆勤政。

“爷爷,二叔,二婶,堂弟,不送了!”陆漫漫霸气十足。

陆勤政气得脸已经黑透,狠狠的瞪了一眼陆漫漫,“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早晚没好下场!”

说完,愤怒的离开。

陆子川一家人也紧随其后。

大厅终究安静了。

陆漫漫呼了一口气,总算撵走了!

“漫漫,你这样……毕竟是长辈。”陆子山叫着她,有些责备的语气。

“爸,很快你就会知道,你一直尊重的人,其实最不值得你尊重。”陆漫漫说得清清楚楚。

陆子山皱眉。

“突然想起点事情,要出去一趟。你陪妈多休息。”陆漫漫不想解释,很多时候说太多,不如亲眼所见。她对着秦傲,“去开车。”

“是。”秦傲大步向前。

陆漫漫走出大厅,坐在小车内。

秦傲启动车子,恭敬的询问,“陆小姐,去哪里?”

“找叶恒。”

“叶先生?”

“找得到他吗?”

“嗯,他一般都在sleepless魅色酒吧。”

“那就去那里找他。”

“是。”

10分钟,车子稳当的停在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进去。

下午时刻,sleepless魅色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了些人在里面喝酒。

陆漫漫跟随服务员走进一个包房。

房间内,叶恒坐在沙发上喝酒,旁边陪伴着一两个女人,很亲昵的挂在他的身上。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陆漫漫这么客套的说着,人已经走进去了。

叶恒耸肩,招呼两个女人离开。

房间中就剩下他们俩,以及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秦傲。

“陆小姐大驾光临找我什么事情?如果是婚礼需求,你大可以一个电话,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尽量满足。”

“一些私事。”

“嗯?”叶恒扬眉。

“听说叶公子家庭背景极其复杂,黑白两道通吃,手上各类资源丰富,而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陆漫漫说得直白。

叶恒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陆漫漫也不需要等待叶恒的回答,直接说道,“陆子川,陆氏家族陆勤政的二儿子,陆子山也就是我爸的亲弟弟。我希望你帮我查查近一年时间他有没有和陆氏企业的谁接触较为亲密,如果查到了,麻烦再查一下他和这个亲密人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勾当,比如暗地操作一些陆氏的商业行为等。我时间不多,希望你能够在一周之内给我答案。”

叶恒就这么一直看着陆漫漫,听着她的一字一句。

陆漫漫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叶公子是有什么疑问吗?”

“陆小姐怎么就觉得我一定会帮你?”

“你不是莫远修的猪朋狗友?”陆漫漫扬眉。

猪朋狗友?!

叶恒笑了一下,“可莫远修没有让我帮你。”

“你的意思是我得先给莫远修打个电话?”

“那倒不用。”叶恒摇头。

“谢谢。”陆漫漫直白。

“……”叶恒觉得自己好像就这么被陆漫漫给套上了。

“当你送给我和莫远修的结婚礼物,份子钱可以省了。”陆漫漫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走的一瞬间似乎又想到什么,回头对着叶恒,“把你电话号码给我!”

叶恒似乎是条件反射的说出了自己的号码。

陆漫漫保存,然后拨打过去,说道,“麻烦记一下我的号码,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谢谢。”

这次说完,真的走了。

叶恒就这么看着陆漫漫潇洒的背影。

有些傻呆!

这个女人到底为何,这般自信?!

怎么都觉得和印象中的陆氏大小姐无法重合。

分明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能力,一种对事物的掌控和处理能力!

话说,他现在是赚了吗?!

貌似剩下了好大一笔份子钱。

嘴角一笑,拿起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有事?”

“阿修,打扰到你没?”

“你说。”

“陆漫漫刚刚来找我,让我帮她调查她二叔陆子川。她今天出了点事情,她父亲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取保候审中。”叶恒长话短说。

“嗯,我知道,我看到新闻了。”莫远修很冷然的声音。

“帮她吗?”

“她给你什么好处了?”莫远修询问。

“说你们结婚可以不用份子钱……”

“你答应了?”

“毕竟不是笔小数目。”

那边电话已经挂断。

叶恒咬牙。

似乎也习惯了莫远修的如此冷漠。

眼眸微转,陆漫漫倒是真的和他想的越来越不一样。

……

陆漫漫坐在小车内,秦傲一直安静无比。

车开的不快不慢,陆漫漫看着文城流利的景色,心思在摇曳。

刚刚一直在纠结为什么文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相处这么周密一个计划,陆勤政的出现让她突然灵机一动,由始至终,一直在窥视且迫切想要得到陆氏企业的人,分明就是陆家大宅子里的人。

陆勤政一直想要陆子川来接手陆氏企业,这么多年暗地里不可能没有做些手段,陆勤政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不会轻举妄动,凡是都会考虑周全,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详细而长久的计划一直握在他手心中,等待一个好时机。

恰恰,遇到了陆漫漫悔婚。

陆勤政当然不愿意得罪了文家,所以他刚开始肯定是想要让陆漫漫嫁入文家,并没有想到拿出自己一直埋下的阴谋,奈何陆漫漫毫不妥协,所以陆勤政为了报复她,又想着或许利用文家的权利能够得到陆氏企业,便开始将自己的阴谋说出,和文家一起对付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孙女!

当然,文家的目的肯定和陆勤政不完全一致,文家想要报复陆漫漫一家,为了文赟的发展,也绝对会先选择让陆漫漫和文赟结婚,而不是直接把陆氏移主。不过如果陆漫漫执迷不悟,文家人肯定也不可能咽的下这口气,必定要把陆家企业搞得鸡犬不宁。

综上,才会有今天发生的一切,包括公干机关故意大张旗鼓的出现在陆氏,包括文赟到现在还主动给她电话让她回头,包括她爷爷主动上门,强迫她向文家妥协。

尽管到目前所有只是陆漫漫的猜测,并没有得到证实,但她几乎可以肯定。

而她现在找叶恒帮她调查,就是想要找出陆勤政的蛛丝马迹。

她想陆勤政这把岁数不可能还自己抛头露面的去做一些事情,所有事情肯定都会让陆子川去完成。而她一直相信,既然是做过了,肯定就会留下痕迹,她并不觉得所有事情都可以做得毫无破绽。

只怕,时间不够!

唇紧抿了一下,陆漫漫拿出手机,拨打。

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声音不温不热,“陆小姐。”

“莫远修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

“你不这么自恋不行吗?”

“那陆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莫远修,你就不怕我突然悔婚吗?”陆漫漫有些暴躁的说着。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两秒,随即淡薄道,“怎么,就这么点挫折,就想着向文家妥协了?”

“所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然后没有半点关心和问候!

她不觉得莫远修会笨到不知道这起事故的突然发生是意味着什么?!

“刚刚叶恒给我打了电话。”

“你就这么无动于衷?!”陆漫漫咬牙切齿。

“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好好解决。”

“你倒是很会说话。”

“相信你,我挂了。”

“莫远修!”陆漫漫真是气得呕血。

“还有事儿?”

“如果我悔婚了你会怎样?”陆漫漫询问。

“不怎样。”那边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眼眸一紧。

她倒不觉得莫远修这么好说话。

“顶多不过,杀了你。”莫远修是笑着说得,说完之后,却觉得有一股冷冷的寒气,从脖子处一飘而过。

陆漫漫心惊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她握着手机,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莫远修刚刚看似玩笑却阴冷无比的话语。

她并不觉得莫远修是在开玩笑?!

“秦傲。”陆漫漫抬头。

“陆小姐。”秦傲恭敬无比。

“你和莫远修是什么关系?”陆漫漫突然询问。

秦傲一怔,说道,“雇佣关系。”

“但你上次说过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你别骗我。”陆漫漫眼眸一紧。

“对不起陆小姐,莫先生说过,除了保护你,其他事情一概不能多说,请见谅。”秦傲一脸严肃。

陆漫漫的眼神一直打量着他。

秦傲认真的开车,毫无闪烁。

“我一直在想,莫远修把你放在我身边,是为了保护我还是监视我?”陆漫漫狠狠的说道。

秦傲紧抓着方向盘,选择了沉默。

车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陆漫漫也知道在秦傲身上问不出什么答案,眼眸微转,“去陆氏大厦。”

“是。”

转弯,往目的地驶去。

陆漫漫走进陆氏大厦。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大一个企业该有的井然有序依然存在。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张翠跟随其后。

“张秘书,进我的OA帮我发给通知出去,今天上午开会的事宜不要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而有所怠慢,我不希望因为外界任何事情耽搁了工作的进度。”陆漫漫吩咐。

“是。”

“出去吧。”

“陆总。”张翠恭敬的站在她面前,“刚刚无意中听经分的一个同事说起,说吴正伟副董事长今天特意让经分组给了他一份市场的指标进度。”

“吴正伟?”陆漫漫眉头一扬。

“是的。吴副董本来就分管市场这一块,询问市场指标很正常,所以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打听的事情。不过除了他之外,暂时都没有听说哪个高层来过问我们A组的市场指标。”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你出去忙你自己的。”

“是。”

陆漫漫看着张翠离开,连忙拿起电话,“叶恒。”

“谁?”

“陆漫漫。”陆漫漫脸色微沉,“麻烦叶公子记一下我的号码。”

“额……好。”似乎是想要找借口解释,但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借口,就硬着头皮答应。

“刚刚给你说的调查陆子川是否和陆氏企业谁交往比较密切,你可以先锁定吴正伟,陆氏集团副董事长。”

“他们俩有关系吗?”

“这是我让你帮我调查的事情。”

“我以为你发现了什么……”

“只是直觉。”陆漫漫直言,“麻烦了,拜拜。”

挂断电话,陆漫漫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一直在想事情,根本没有真的把注意力放在电脑上,她想了想,突然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直接往综合部财务室走去。

财务室的主管陈睿连忙从座位上起来,“陆总。”

“帮我把近两年陆氏集团所有的财务开支账目明细表给我一份,我有用。”

“对不起陆总,公司的财务清单需要董事长签字同意才能够提交,我不敢擅自做主。”

“我现在给我爸打电话,你把清单弄一份给我。”

“可是需要纸质签字……”

“陈主管,我爸现在没有上班,你让我在哪里去弄纸质签字?!”陆漫漫口吻有些严厉。

陈睿有些犹豫,还是拒绝道,“吴副董签字也行。”

陆漫漫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他。

陈睿并不妥协。

这么僵持了一分钟,陆漫漫正欲再次开口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陆总是准备越级了?”

陆漫漫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吴正伟。

这么快,就有人通风报信?!

陆漫漫看了一眼陈睿,看着他眼眸闪烁不定,嘴角有些冷的。

“公司的财务报表是公司机密,当然不能随便谁都能看的。陆总虽然是董事长的女儿,但也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为所欲为,那公司还有点规矩没有了?”吴正伟说得义正言辞。

这就是她父亲说的,他不在,她会受委屈?!

果不其然。

陆漫漫保持冷静,“吴副董,你明知道我爸今天出了点事情,我需要财务清单核对账目。”

“陆氏的账目清单公安机关已备档,且暂时封锁了陆氏的资金交易,明确规定不允许其他人擅自提取。而你父亲出了事情,公安机关立案调查,陆总等待消息就行了。”吴正伟拒绝的很明显,补充道,“这次事情出在陆董身上,这个关键时期,就算陆董签字财务部也不能给。”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良久,“好,我知道了。”

吴正伟似乎是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吴正伟的背影,随即离开。

离开的时候,拿起电话拨打,“叶恒。”

“陆小姐,我其实很忙。”

“公安机关的人有认识的吗?”陆漫漫直接忽略叶恒的话。

“你想做什么?”

“我父亲的案子,听说公安机关有陆氏的全部财务清单存档,如果可以,麻烦你想办法给我一份。”

“陆小姐,你不会笨到不知道你父亲的律师,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求公安机关拷贝一份的。”叶恒有些无语。

“因为不值得相信,所以不打算走那边的途径。”

“什么意思?”叶恒诧异。

“对我而言,最没有利益冲突的人才最值得信任。而现在刚好,暂时和你以及莫远修不存在!”陆漫漫解释。

叶恒沉默了一下,“我试试。”

“谢谢。”

“话说……”

陆漫漫已经挂断了电话。

叶恒无语。

他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想了想又拨打了一个号码,“阿修。”

“我很忙,有事儿快说。”

“陆漫漫让我帮她在公安机关拿材料。”

“拿给她。”

“哦,但是……”

电话,又被挂断了。

叶恒觉得他就是给这两口子传话的!

还半点不讨好!

用现在流行的词形容就是,炮灰。

……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一直在等待。

半个小时,叶恒传来文件。

她知道叶恒肯定能够做到,但是她没想到,叶恒的速度可以快到这个地步,所以叶家在文城政坛上的关系,还真的不能小窥。

而莫远修和叶恒关系这么紧密……

这似乎能够说明上一世为什么莫远修和文赟的争锋相对上,从未言败过。

大概,是叶家的鼎力支持。

这么想了些事情,很快将注意力放在了陆氏的财务报表上,近5年的报表,密密麻麻的数字,让陆漫漫头疼不已,甚至有些无从下手。

她不是会计专业,对财务这一块并没有那么高的敏锐度。

咬牙,静心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

他父亲的案子主要犯罪重点集中在北门镇的地皮交易上,那4千万的暗地交易及未产生的税金会成为他父亲判刑的关键,而他父亲签订的那份合同明显是他的笔迹,就算是防的,按照这么娴熟的签字手法肯定也鉴定不出来,所以只能从其他地方进行侦破。

但既然他父亲不知道有4千万的暗地交易,那么这么大笔钱会通过私人账户打给对方必定也会有一个合理可以避开他父亲的合作项目,否则突然的4千万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所以,找到这笔钱的出处是关键。

想到这里,陆漫漫连忙锁定去年交易那段时间的账目,进行逐一分析核对。

完完整整的将账目看了两三次。

陆漫漫捂着有些头疼的太阳穴,实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首先,没有一个4千万的账目。

其次,购买账目都有明确的购买清单明细,而所有的收入都有台账和系统支撑,不可能存在减少入账的情况,这个风险太大,毕竟支出的是4千万,没人会愚蠢到这个地步。

陆漫漫深呼吸,从沙发上站起来。

此刻已经是晚上了,窗外已经华灯初上,夜色璀璨。

陆漫漫就这么在办公室耗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废寝忘食。

她是不是太高估了自己?!

高估了自己的能耐,还是说低估了对方的能耐?!

能够将所有一切准备得这么完善,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击破的事情,而她的时间并不充裕,她敢肯定,如果她一直不妥协,文家人会想尽办法提前让公安机关对她父亲提起公诉。

到时候他父亲被判刑,再想把他父亲从监狱里面救出来,至少比此刻难上十倍!

想得有些崩溃。

陆漫漫其实并不是一个商业奇才,上一世因为文赟的发展,接触最多的也是政坛,权贵等,商业几乎是不涉及,才会让自己家的家业被文赟如此轻而易举的夺走。

而此刻,突然就出现这么棘手的商业犯罪,她真的有些毛躁不安!

“陆小姐,需要下班吗?”办公室内,秦傲突然恭敬的问道。

陆漫漫似乎才注意到秦傲。

已经晚上10点,她没胃口,不代表别人没有。

她有些抱歉的说着,“不好意思,我处理事情耽搁了些时间,现在下班吧。”

“莫先生说过,让我不仅要照顾陆小姐的安全,还有注意你的日常生活。而你工作了这么久,还未吃晚饭。”秦傲说道,很严肃的表情。

陆漫漫一怔,是没有想到莫远修会在乎这些。

还是说,只是心血来潮的随便一句话。

依照秦傲的性格,不管什么话估计都会百分之百的去执行!

“果然,莫远修让你监视我。”陆漫漫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总结。

秦傲闭嘴,不发一语。

不能交谈下去的话题,秦傲就喜欢选择这种方式。

虽然两个人接触不长,但陆漫漫似乎是很习惯了和秦傲的相处。

她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下班吧。”

秦傲点头。

两个人离开此刻已经安静无比的公司。

刚走到大门口。

突然围过来一群记者。

陆漫漫一惊。

秦傲连忙上前,将她护在身后。

记者的卡门在也黑暗中尤其的闪亮,一翁而来的记者伴随着急切的声音,“陆小姐,你父亲突然被公安机关带走,是因为什么原因,方便透露吗?”

“陆小姐,有传言说你父亲和现在正被调查的规划局副局长的案子有牵连,是不是?”

“陆小姐,对于你父亲突然被调查,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会对你父亲失望吗?会因为有如此一个父亲而感到羞辱吗?”

“陆小姐,你们陆氏作为文城最悠久的四大家族之首,突然爆出这么不堪的负面新闻,想过社会舆论吗?你们陆家在文城还会有立足之地吗?”

“陆小姐,你父亲的案子会不会影响到你和莫远修的婚姻?毕竟你们婚期将至,对方会不会因此取消婚姻?你想过后果吗?”

声音太多,太杂。

陆漫漫此刻已经很疲惫了,身心疲惫。

她实在不想要搭理这群记者,但尖锐的话语让她真的很炸毛。

她深呼吸,正欲开口。

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突然从黑暗处传来,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任何原因,都不可能影响我和陆漫漫的婚姻!”

------题外话------

一个不留神,宅一个热情,就多更了一千字。

所以老会员需要33520小说币。那么同理,前一百名小宅送出来的也是33520小说币。

其他规则不变。

奖励名单公布将会在明天下午出通告,祝大家好运!

小宅喝着歌儿,飘过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