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身体还令陆小姐满意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闻名全国的高级奢华度假村,古歆外景婚纱照拍摄地。

早上6点出发。

古歆几乎还处于朦胧状态就已经坐在了去目的的小车内。

她昏昏沉沉的靠在翟奕的身上,严重的起床气让她一个字都不想说,就这么继续昏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是到了目的地。

翟奕温柔的叫她起床。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看着有些陌生的地方。

与此同时,看到从副驾驶室下车的翟安。

因为上车的时候太困,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翟安也坐在前排,而她那么亲昵的搂抱着翟奕睡觉的模样……翟安也不在乎的。

她总是感叹自己心底太过善良,老是很在乎别人的感受,总是提醒自己,古小歆童鞋你这么好,容易遭人嫉妒!

陆漫漫那妞指不定就一直嫉妒自己!

嘴角骄傲的一笑,从翟奕的怀抱中起来,打开车门下车。

翟安下车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而接待他们的是那里的工作人员,恭敬而有礼的带着他们去了VIP化妆间,还是十个左右的工作人员为他们服务。

换上第一套婚纱外拍服。

翟奕和古歆随着工作人员到拍摄地。

面前是一大片薰衣草,紫色的海洋让人忍不住陶醉其中。这里是高级度假村,接待的都是超VIP客户,花海对内不对外,人很稀少,是一个极好的拍摄基地。

翟安拿着他的专业相机,身边跟着他的工作人员及助理,翟安公式化的说着,“准备好了开始拍摄。”

古歆点了点头。

翟安依然职业化的开始引导他们进行拍摄,拍摄工作如昨天一样很顺利,双方配合度很高。

因为拍摄的服装很多,化妆和换衣服耽搁了些时间。

一天拍摄下来,时间就已经挨到有些晚。

此刻,已经夕阳西斜,终于拍摄最后一套骑马服。

骑马服,自然有马匹。

古歆其实很怕马,当所有上流社会的孩子都在高雅的学骑马的时候,她就灰溜溜的躲在角落,不过翟奕很喜欢骑马,技术很好,古歆不想让翟奕失望,所以咬牙选了这么一套。

反正一年一次,她不想这段婚姻的任何时期,彼此留下任何遗憾。

她从小就没什么遗憾,总觉得一切一帆风顺到她都忍不住感叹上天对她的特别恩惠,所以她总是很努力地把自己每个阶段都活得丰富多彩!

“就一匹马吗?”古歆诧异,看着拍摄地就一匹马,她以为她和翟奕一人一匹。

翟安点头,“嗯,一匹马够了。”

“哦。”古歆也没多想。

所有人准备妥当。

翟安说道,“新郎骑马。”

翟奕先坐上去。

古歆下定决心深呼吸做好准备以为也要坐上去时,翟安说道,“新娘离马远一点。”

“啊?”

“大概一米远的距离。”翟安说。

古歆离开了些。

“新娘将裙摆提起来,转圈。别转太快,跟平时跳交谊舞时差不多就行。新郎看着新娘,尽量微笑。”翟安继续说道。

两个人照做。

翟安照了几张,看了看,“OK,新娘现在靠近马两步,仰头看新郎,新郎弯腰低头,和新娘面对面,距离可以稍微再近一些,鼻尖对鼻尖……好,现在新郎下来,右手牵着马,左手牵着新娘,自然往我这边走……”

拍摄很快。

如果不是之前古歆看过翟安的拍摄水准,她指不定又要怀疑翟安是不是在胡乱拍摄了。

而且整个拍摄过程中,似乎她都没有真的碰过那匹马,让她也渐渐在拍摄中放宽了心,不管如何,她是真的怕那东西,准备说,所有大型动物她都怕。

胆子小到自己有时候都会鄙视自己!

“嗯,差不多了。收工。”拍完最后几张,翟安开口。

翟奕和古歆都有些累的松了口大气。

两天的婚纱拍摄总算是完成了。

古歆揉着自己酸痛的身体,翟奕也扭动着自己僵硬了一天的身体,两个人并肩往前走着,此刻后面那匹马处于无人管理的空窗期,工作人员在收拾设备,新郎新娘拍摄完了之后也没有再搭理那匹马,马儿原本很安静,所有人也都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危机。

突然,不知道怎么了,马儿咆哮了一声,猛然往前奔腾。

前面走着的是翟奕和古歆。

两个人听到动静连忙转头,翟奕眼疾手快的连忙抱着古歆,想要躲避。

奈何马儿速度很快,几乎直接就要从他们身上踩过去。

古歆看着越渐靠近的马,心里的惧怕无限递增,她就说她讨厌这种大型类动物……

狠狠的抱着翟奕,看着高大的马匹,猛地闭上眼睛!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耳边反而听到马儿越大咆哮的声音,离自己似乎越来越远,古歆睁开眼睛,就看着一道身影比他们速度更快的拉扯着马缰绳,马儿直接就从他们身边转了个弯,不受控制的马儿突然抬高了前腿往下踩……

“翟安小心!”古歆紧张的大叫。

翟安被发狂的马挣脱在地上,身体敏锐的往前翻滚,躲过了马儿的前踢,却不注意被马的后踢踢了一下,下一秒,翟安整个身体猛地一下从地上弹跳起来,迅速的爬上了马背,稳稳的坐在马鞍上,拉扯着马缰绳,开始驯服这匹马,一边驯服着,一边急速被马奔跑得越来越远。

古歆看着翟安的方向,整个人脸色都已经发白,她狠狠地拉着翟奕的手,焦急的说着,“怎么办,翟安不会骑马,他会不会从马上摔下来……”

翟奕看着古歆紧张的模样,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翟安。

“翟奕?”古歆看翟奕没有反应,更加着急了。

“翟安会骑马。”翟奕说,“技术在我之上。”

古歆一怔。

她直直的看着翟奕。

但是,以前翟安一直陪着她逃骑马课……她以为,他也怕。

“没事儿了,马被驯服了。”翟奕说。

古歆连忙转头,看着远处翟安骑在马背上,明显从容了很多,马儿也没有疯狂的咆哮和奔跑,似乎是在主人的控制下,走得很稳定。

“走吧,去换衣服,晚上我陪你一起吃饭。”翟奕拉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

古歆想要说什么,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走向化妆间,卸妆换衣。

换完衣服出来。

古歆左右看了看,拉住一个工作人员,“翟安呢?”

“你说翟老师吗?他已经先走了。”

“走了?他不是没开车来吗?开你们车走了,那你们等会儿怎么回去?”古歆诧异。

来的时候都是一起,回去的时候怎么就先走了。

不管怎样,对于刚刚的事情,她多少想要说声谢谢。

“翟老师刚刚被马踢伤了右臂,是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开专车送他去医院了,所以先走了。”

“受伤了?”古歆瞪大眼睛。

“嗯,我刚刚看了一眼,右手臂伤得还有点严重,听说是骨折了还是怎样,要去医院检查照片。”工作人员说道,又有些不爽的抱怨着,“谁知道那匹马突然发疯,真是,我们翟老师的手是要摄影的,千万别出什么大事儿!”

古歆转头看着翟奕,明显有些自责。

翟奕脸色有些冷,声音低沉,“别想太多。”

“但是翟安是因为我们……”

“他是工作人员,保护好顾客理所当然。”翟奕说,“这是职场生存定则,很常见。”

“生命可以用定则来衡量吗?”古歆声音有些小,“或者说,生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吗?”

“某些意义上是可以的。”翟奕直白,“小歆,很多你不太懂,因为你没有接触过我们的世界,而我也自私的不愿意你去接触。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

古歆咬着唇。

她爸宠她几乎宠上了天,她不愿意的事情绝对不会逼迫她,所以她说不上班他爸半点都没有劝她,还给大把银子让她该怎么玩怎么玩。

她的世界看上去丰富多彩,其实很单纯,她甚至不太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那么努力的上班,因为她不知道钱到底有多重要!

翟奕把古歆搂进怀抱里,不想再纠结那个话题,说道,“上车吧,一起吃晚饭。”

古歆点头,靠在翟奕怀抱里,一起离开。

心里有些担忧,但因为翟奕不喜欢翟安,所以她自私的让自己故意忽视,忽视翟安的一切。

回到城区,已经很晚。

古歆和翟奕一起吃着烛光晚餐。

古歆有些心不在焉。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突然开口道,“陆漫漫好像遇到了些事情。”

“漫漫怎么了?”古歆诧异。

“她父亲涉嫌受贿和偷税,被公安机关带走,现在取保候审中。”翟奕说得冷然。

“什么?!”古歆有些激动,声音有些大。

餐厅本是高级餐厅,安静无比。

何况此刻真的已经很晚,古歆突然的声音,让零星的几桌人都忍不住看向她。

古歆抿了抿唇,“突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具体我也不清楚,刚刚拍婚纱照的时候,看新闻才知道。”翟奕擦了擦嘴角,抿了一口红酒。

古歆本来就没有什么胃口,此刻更没有胃口了。

她放下刀叉,拿起电话就准备拨打。

今天一天她几乎没有看过手机,根本就不知道漫漫遇到了这些事情,而她作为她的朋友没有第一时间带给她关心她觉得自己做的很失败。

心里内疚不已。

“古歆,这个时候我建议你别去打扰陆漫漫。”翟奕阻止。

“为什么?”古歆皱眉。

“她应该在忙着处理一些事情……”

“翟奕,我承认我真的不懂你们商场职场上的人,我不知道你们会冷静冷血冷然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何时该理智该控制情绪该斟酌时机,对我而言,我自己的朋友,我就是会想要第一时间关心她。没有那么多因果关系。”古歆说得很固执。

翟奕看着她,抿唇一笑,“就是喜欢你这般单纯到固执的模样。你打电话吧,我去上个洗手间。”

古歆点头,电话已经拨打出去。

翟奕走向了一边。

看着古歆的模样,自己也拿出了电话,拨打。

“翟安怎么样?”翟奕询问。

“轻微骨折,不太严重。”那边恭敬道,“现在需要做什么吗?”

“暂时先不动。”翟奕说,“时刻监视着他。”

“是。”

翟奕挂断电话,眼眸一紧。

翟安,你就不应该选择回来!

……

顾氏大厦。

大门口。

拥挤的记者,以及站在记者中央脸色苍白,神情疲惫不堪的陆漫漫。

卡门一直不断。

身边声音嘈杂不清。

陆漫漫深呼吸,打起精神,调节情绪。

“不管任何原因,都不可能影响我和陆漫漫的婚姻!”一字一句,低沉的男性嗓音,肯定无比。

顺着声音的方向,陆漫漫看到莫远修高大而挺拔的身影。

他穿着黑色修身皮衣,剪裁得体的亚麻色休闲裤,一双黑色皮鞋,远远看上去,分明很帅。

他头发规矩的往上,露出好看的额头,以及如此立体而完美的五官,嘴角抿成一条轻扬的弧度,迈着大长腿走向她,记者看着他的模样,条件发射的就让出了一条通道。

莫远修站在陆漫漫面前。

莫远修很高,比穿着高跟鞋的陆漫漫还高了大半个头。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深邃的眼神透着些莫名的温柔,让陆漫漫在那一刻有些恍惚。

他修长的手指拖着她的脸颊,“抱歉,回来晚了。”

那般温情。

陆漫漫抿着唇,真想一巴掌拍在这货的脸上。

伪装的太欠揍了!

“莫先生。”记者的声音,让莫远修放开了陆漫漫,转头。

“你刚刚说,不管任何原因都不会影响你们的婚姻是吗?”

“你有意见?”莫远修对着记者,脸色其实不太好。

莫远修在文城的口碑不好,和记者关系也不太好,记者也知道莫远修这个人不好招惹,心情不好时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会做任何顾及。

记者咽了咽口水,“当然不是。”

“我娶陆漫漫只是因为我喜欢她,和其他任何外界没有关系,我不是某人!”莫远修的意有所指,大家都清楚得很,“另外,陆漫漫父亲的事情,公安机关没有给出准确答案前,请不要做任何猜疑,否则诽谤一样会负刑事责任。而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善罢甘休的人!”

对于莫远修的威胁,记者均有些面面相觑。

莫远修也没再给记者任何说话的机会,紧抓着陆漫漫的手,扒开记者,将她带离了现场。

两个人坐进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

轿车驶出。

记者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离开,仿若每次遇到莫远修,采访都会变得这么莫名其妙。

行驶的轿车内。

陆漫漫盯着莫远修,眼睛都不眨。

莫远修看着她,忍不住笑了一下,“你是有多想我?这么看我!”

陆漫漫翻白眼,“我以为你至少要等到婚礼前几天才会回来!”

“今天听某人说想要悔婚,就提前回来了。”莫远修靠在座椅上,说得漫不经心。

“不是说不在乎吗?”

“是不太在乎,但想着要是真的一个冲动杀了你,我还得以命抵命,怎么都有些不划算,就回来看着你。”莫远修依然这般淡然,说着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浅笑。

陆漫漫总觉得自己就一直被莫远修这货玩弄在手心之中。

她有些赌气的将头扭向一边。

上一世和这个男人很少有私底下的接触,所以几乎不太了解他的个性,只知道风流成性,又狗屎运奇好!

“陆小姐,吃晚饭了吗?”莫远修转移话题,轻松的问道。

“没胃口。”

“一起吃,我也没吃。”

“没胃口,送我回家。”陆漫漫重复。

“去银楼餐厅。”莫远修对着驾驶室的秦傲。

“我说莫远修,你都听不懂我说什么吗?”陆漫漫口吻有些重,似乎每次都被这个男人气得火冒三丈。

她现在因为她父亲的事情心情已经够崩溃了,这个男人不说关心,至少也不应该如此让她闹心,分明是故意不让她好过!

“听叶恒说你要了一份财务报表清单。”莫远修突然转移话题。

陆漫漫皱眉。

她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就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忽视她的问题。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以前学会计的?”莫远修问她,看上去还很无害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过你学什么的了!”陆漫漫真的气得吐血,很咬着唇,在让自己冷静,“你真的学会计的?”

“不像吗?”

“可你看上去也明显是学渣!”陆漫漫一脸不屑。

莫远修也不在乎,笑了一下,“既然陆小姐不信任,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你是打算帮我看财务报表?”陆漫漫扬眉。

“如果你放心让学渣帮你的话……”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陆漫漫一口咬定。

“可是我现在很饿。”莫远修直白,“连午饭都没吃,胃痛中。”

陆漫漫锁眉看着莫远修。

由始至终,她半点都看不出来他在胃痛,精神看上去如此好,还能够分分钟让她气得喷血,这货又是在逗她吧!

沉默了半秒的轿车内,陆漫漫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漫漫,伯父发生什么事情了?”古歆焦急无比的声音,“我今天拍婚纱照,根本没注意看手机,刚刚听翟奕才知道你伯父出事了。”

“被诬陷说行贿和偷税。”陆漫漫从来不隐瞒古歆。

“怎么会这样?是诬陷吗?”

“嗯,是诬陷。”

“谁诬陷伯父?!”古歆有些激动。

“文家人。”

“你有证据吗?”

“没有。”

“那怎么办?”古歆急得都快哭了,“漫漫你一个人应该很难受吧。”

“我还好。”陆漫漫的声音真的很平静。

她现在不是23岁那个陆漫漫。

那个时候的陆漫漫或许会真的难受到不知所措,但是现在的陆漫漫,她学会了忍耐和承受。

“何况,莫远修在我身边。”陆漫漫补充。

“莫远修那货真的值得信任吗?”古歆质疑。

“至少比文赟好。”陆漫漫肯定无比。

身边的人似乎传来一道视线。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找漏洞,我不相信造假的东西可以天衣无缝。”

“漫漫,我怎么觉得你只比我大半岁,却有一种比我老了十岁的感觉!”古歆口无遮拦。

陆漫漫皱了皱鼻子,“我一向比你成熟。”

“……”古歆不爽,“我不是幼稚,我是善良。我不喜欢那些尔虞我诈。”

“知道了,古大小姐,这个世界上你最善良了!”陆漫漫附和。

“那当然!”古歆自豪一笑,随即,又陡然变了画风,忧伤道,“漫漫,你真的没事儿吗?”

陆漫漫也习惯了古歆的一会一个样,“真的没事儿,你好好筹备你的婚礼就行。”

“那我相信你。”古歆一笑。

真是单纯的女人。

“挂了。”陆漫漫准备挂断电话。

“对了。”古歆突然叫住她,“翟安今天受伤了?”

“怎么回事儿?”

“一言难尽。”古歆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刻,翟奕也从洗手间走了过来。

“严重吗?”

“不知道,要不你自己打电话问他吧,我挂了。”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手机,狠皱了皱眉头。

“我比文赟好?”耳边,突然响起莫远修的声音。

陆漫漫看着他,“是个男人都比文赟好。”

“你曾经不是很爱他吗?”

“我眼瞎。”

“……”莫远修看着她。

正时,车子到达目的地,银楼餐厅。

两个人下车,秦傲紧跟他们身后,在服务员的引导下,三个人走进豪华包房。

漫漫一大桌子菜,陆漫漫觉得莫远修这货这么浪费,总有一天会遭雷劈。

饭桌上吃得不快不慢。

陆漫漫真的没什么胃口,所以吃得很少。

她抬头看着莫远修,看着他斯文的吃着饭菜,不发出任何声音,吃饭的模样显得高贵无比。

这货总是莫名其妙的会流露一些贵族范,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

不过这么仔细一看,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莫远修的脸色似乎真的不太好,有些不自然的病态白,连嘴唇都有些发紫,可如此漫不经心的模样,又似乎看不出来半点病容的神态,恍惚又不像是在生病。

“我比饭菜更可口吗?”莫远修眉头一扬,并未放下碗筷,淡淡的问她。

陆漫漫收回视线。

脸有些尴尬的红了一下。

“你脸色不太好。”陆漫漫说。

“一会儿就好了。”依然一味从容淡定。

陆漫漫皱眉。

莫远修高雅的吃着饭菜,很认真,也很安静。

陆漫漫又吃了几口,终究吃不下去了,放下了筷子。

莫远修看了她一眼,抿着唇,没多说。

陆漫漫就安静的坐在桌子边陪着莫远修吃饭。

半个小时。

莫远修吃完饭菜,放下了筷子,对着一边一直恭候的服务员说道,“帮我倒杯温开水。”

“是的,莫先生。”服务员连忙出去。

陆漫漫擦了擦嘴角。

秦傲吃饭比较快,早就吃好了,站在一边等候。

两个人的饭桌,陆漫漫看着他,“可以走了吗?”

“等我喝杯温开水。”

“这么昂贵的汤你不喝,喝温开水?”陆漫漫实在是理解不了。

“我口味比较独特。”莫远修嘴角轻扬,“比如对你。”

陆漫漫翻白眼。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着一杯温开水进来,恭敬的放在莫远修的面前。

莫远修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来一盒药,抠出两粒,放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开水。

“你真的胃痛?”陆漫漫询问。

“现在好多了。”莫远修将剩下的胃药放好,从座椅上起来,说道,“走吧。”

陆漫漫一怔,随即快速跟上。

两个人再次回到小车内。

“财务报表在身上吗?”

“嗯。”她有拷贝在U盘里。

今晚她肯定是睡不着的,想着回去后,必定会再次将财务报表翻出来核对几次,所以就带在了身上。

“那直接去我家。”莫远修说。

“现在?”陆漫漫皱眉。

“怎么,怕我吃了你。”

陆漫漫翻白眼。

“打铁趁热。”莫远修说,“时间耽搁越久对你父亲越不利,在对手料想不到的时间内找到漏洞,上上策。”

陆漫漫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这般急切,只是莫远修干嘛对她这么好?!

车子此刻直接往莫远修私人别墅开去,压根就没等她同意。

陆漫漫看着窗外灯火阑珊,抿着唇,控制自己,也算是默许了莫远修的安排。

一会儿,车子停靠在莫远修的车库,秦傲去了莫远修指定的房间休息,两个人则直接去了莫远修的书房。

陆漫漫将她的U盘插在他的电脑上,说道,“我父亲主要的犯罪重点在去年5月份的地皮交易上,有4千万的暗地交易款项。不过我父亲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出账目上的4千万出处,找到了出处,才能锁定钱是谁在操控。”

莫远修点头,“好,我知道了,我看看。”

说着,整个人就投身其中。

陆漫漫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他。

第一次看到莫远修工作,表情很严肃,修长的手指握着鼠标,眼眸紧紧的看着屏幕,很认真的模样。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迷人。

陆漫漫抿了抿唇,拿出手机,转移视线。

她翻开新闻客户端,准备看她父亲的新闻,却无意看到了自己和莫远修的。两个人对视的照片显眼的在头条的位置,标题是“莫远修认定陆漫漫,暗讽某人”!

内容写的很隐晦,精彩的永远都是评论区。

“越发的觉得莫远修很man!忍不住想要爱上他!”

“陆漫漫选择莫远修绝对是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陆漫漫看着这一条,眼皮有些抽筋。

继续往下。

“莫远修口中说的某人就是文赟吧,我就知道文赟不是好货,娶陆漫漫肯定是利益所趋!”

“陆漫漫和莫远修,幸福一辈子!”

……

评论,看了良久。

讽刺文赟的人越来越多,相对的,认同莫远修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就是新闻效应。

文赟在媒体上,还是欠缺了火候。

当然,自己那些龌龊事儿,也确实加速了他自我伪装的灭亡!

陆漫漫有些累的放下手机。

她抬头,看着莫远修依然一脸严肃的对着电脑,电脑屏幕的微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上,将他棱角分明的俊脸衬托得有些冰冷,显得有些不易靠近。

她伸懒腰,从沙发上站起来。

“陆小姐。”莫远修眼眸看着电脑,根本没有抬头,叫她。

“嗯?”

“你过来。”

陆漫漫走过去,她实在不敢相信莫远修这么快就看出破绽。

“这里有三笔账。分别是去年1月,去年3月,去年4月对同一个公司购买的同一种产品的费用清单。加起来的总费用在4千8百万。而我看了看你们陆氏去去年以及去年下半年的财务报表,和这家公司的合作比较机密,眨眼看不出来什么异样,仔细对比就会发现,这三笔采购的精细化电子硬件产品在之前或者之后都有再次采购,虽然数量不等,金额也不等,但这三笔账不能排除虚构合同的可能性。”

“虚构合同?”陆漫漫皱眉。

“也就是说,没有实际性的实物采购,单单只是为了走笔账出来。”莫远修说,“我建议你明天一早查采购清单,看看这三个时期购买的产品用到了什么地方。我猜想能够把账目做得这么完美的人,肯定也会做手段来掩饰这部分产品的使用。另外,你还得去查一下这三笔采购清单的合同,看看签字的是谁?是模仿你父亲的笔迹,还是他人委托授权。以此同时,你得留意一下合作单位,查查他的情况,和你们陆氏的关系如何?又和你们陆氏哪个高层接触得最为密切,我想这些,会成为你最快找到漏洞最好的方式。”

“嗯。”陆漫漫点头。

点头的同时,眼眸一直审视着莫远修。

莫远修动了动酸软的身体,“当然,以上如果不相信我,就算了,我只是随口说说。”

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准备离开。

“莫远修。”陆漫漫突然拉着他的手臂。

莫远修看着她。

“谢谢。”陆漫漫很真诚。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莫远修这次真的很认真的在帮她。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很感激。

莫远修嘴角一笑,突然弯腰,脸逼近陆漫漫的脸颊。

两个人四目相对,距离很近。

“亲我。”莫远修开口。

陆漫漫皱眉。

“谢我的方式,我只接受这一种。”莫远修直白。

陆漫漫翻白眼。

这货。

还是这么吊儿郎当。

刚刚的感激瞬间消失。

“当我什么都没说。”陆漫漫侧身,拉出距离。

莫远修耸肩一笑,不在乎的离开。

“你去哪里?”陆漫漫叫着他。

“折腾了一天,洗个澡。”莫远修说,邪恶一笑,“你可以要求一起。”

陆漫漫等着他。

“开个玩笑。”莫远修离开。

陆漫漫咬唇,反正和莫远修这个男人总是话不投机三句多。

她从莫远修的电脑上取下U盘,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凌晨,他父亲也打了好几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都说还在公司加班处理事情,现在该回家了。

她起身准备下楼去找秦傲,刚走出书房门,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身走向了莫远修的卧室,推开房门,直接走向开放式的浴室。

然后,就这么目瞪口呆了。

浴室中,莫远修一丝不挂,似乎是刚脱下衣服正准备洗澡。

他光。裸。的身子,古铜色的皮肤,如刀削一般的肌肉,以及精致而刚毅的身体线条,还有那……

喉咙微动。

陆漫漫眼神不停闪烁,那一刻已经尴尬到,甚至忘记了转身。

莫远修那厮也似乎没想过隐蔽,反而笑着说,“身体还令陆小姐满意吗?”

陆漫漫猛地转身。

脸爆红,红的发烫。

遇到莫远修,她觉得她的人生轨迹都在乱套!

“陆小姐是想通了,要和我一起沐浴?”身后,是莫远修低沉的嗓音,带着调侃的语调。

“我只是突然想起医生说让你的肩膀伤口处不要沾水。”陆漫漫深呼吸一口,说得平静,“只是温馨提醒,听不听随便你。时间不早了,我找秦傲回去了。”

丢下一句话,跑得很快。

莫远修就看着陆漫漫逃也似离开的模样,嘴角一勾。

他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肩膀上巴扎的白色绷带,想了想,还真的没有冲澡,拿起湿毛巾擦拭身体的其他地方,越擦越觉得自己这样很好笑,仿若很久,已经不太记得“听话”是什么感受了!

简单的擦拭完了,莫远修穿上睡衣躺在床上。

陆漫漫已经和秦傲离开。

这栋不算大的别墅一向很安静。

很安静。

他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那边好半响接通,声音还有些慵懒,带着明显的睡意,“阿修。”

“叶恒,我回到文城了。”

“什么?不是说至少一周吗?”

“处理完了事情就回来了。”莫远修说,“就通知你一声,你继续睡。”

“阿修。”那边叫住欲挂电话的他,“你是为了陆漫漫回来的?”

“别这么八卦。”

说完,电话挂断。

莫远修将手机随手扔向一边,关灯,睡觉。

身体其实已经很累了,但他就是不闭上眼睛,眼眸直直的看着头顶上黑暗的天花板。

夜夜如此,仿若已经习惯。

……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车上。

她当时去叫秦傲的时候,秦傲已经睡了,听着她声音,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从床上起来,然后开车送她回陆家别墅。

安静的车内。

此刻已经是凌晨,文城这座热闹的城市也变得寂静无比。

她看着依然灯光璀璨的城市街道,脑海里面不停的浮现刚刚莫远修。裸。露的样子……

身材。肌肉。局部形状。

陆漫漫喉咙微动。

其实也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文赟的她也见过,文赟身材也不错,只是少了些肌肉!

文赟会偏瘦一点。

当然,莫远修也不胖,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人。

呼!

深呼吸一口气。

她搞不懂自己在对比什么!

搞得自己脸一直火辣辣的烫!

倒是。

陆漫漫眼眸微紧。

莫远修身上的伤疤让她有些出乎意料。

尽管只有一眼,但还是看得清楚。

只是那么多疤痕,是怎么来的?!

莫远修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会有如此多受伤的痕迹!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小宅真的很感动。

好多亲都是不停循环的积极地在参与亲的活动,小宅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

更甚至好多亲都是因为宅而选择看了正版订阅,让小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就是,各种爱你们,爱你们,很爱很爱!

另外,今天下午公布中奖名单(会发通告),当然亲们也可以关注宅新浪微博520小说恩很宅和QQ群378414307。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最后

推荐《豪门婚色之醉宠暖妻》/圆呼小肉包

小简介:一夜激情,一年发配,江萱萱回国首日,发现被她上过的大老板身边带了个娃!

那不是她的娃,却赖在了她身上,所有人都说她是孩子的妈,包括高冷大老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