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正面相对(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

陆漫漫起床,一个晚上睡得并不好,想的很多。

她简单洗漱,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脸色看上去稍微好一点。

下楼。

客厅中,她父母似乎在刻意等她。

“爸,妈。”陆漫漫叫着他们,顺势走向饭厅吃早餐。

陆子山和何秀雯陪她一起吃饭。

“漫漫,昨晚回来得这么晚,怎么起得这么早,不多休息吗?”

“今天去公司有些事情。”陆漫漫喝了一口牛奶,随口应了声。

“别太辛苦。”陆子山心疼的说。

“嗯。”陆漫漫点头,擦了擦嘴角说道,“爸你放心在家陪着妈,你案子的事情不要太担心,我有把握。”

“漫漫你果真是变了很多。爸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陆子山无奈的笑了笑。

“当然是好事儿,以后你就不用这么累了。”

陆子山笑了笑,“不管如何,身体最重要。”

“我知道的爸。”陆漫漫起身,“你们慢慢吃,我去公司了。”

“路上小心点。”

“好。”

陆漫漫匆匆忙忙的走出别墅大门。

秦傲已经开着车在门口等候,很多时候觉得这个男人规矩得让人无法想象,跟一台设置好程序的电脑似的,一板一眼。

车子开得有些快。

陆漫漫到达公司的时候,公司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她走进办公室,隔了好一会儿,张翠才出现在她面前,恭敬道,“陆总。”

“张秘书,你知道开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吗?”

“知道。”张翠点头,“以前跟着章总曾和这个公司有过好几次的业务往来商谈。陆总突然问起,是需要我做什么吗?”

“章总和这家公司有联系?”陆漫漫眉头一紧。

“嗯。我记得是去年我还是章总秘书的时候,跟着章总去开拓科技谈过合同。我们采购了一部分子电子硬件用于基站网络建设。”

“具体是多少金额的合同你还记得吗?”陆漫漫有些激动,尽管隐忍得很好。

有时候她觉得上天对她也不是太差,比如此刻,运气就不错。

她想了很多种去了解对方公司的方法,但又怕太明目张胆的打草惊蛇,她敢肯定此刻她身边已经有了无数多双眼线,终究,张翠肯定是值得信任,否则他父亲不会把张翠安排在她身边。

“如果没有记错,大概是一个1千2百万,一个2千3百万,一个1千3百万,加起来是4千8百万。因为时间隔得不久,当时急需设备建设,然后吴副董的合同权限不能超过2千5百万,所以将合同金额进行拆分。”一边回忆,张翠一边说道。

“为什么要拆分?”陆漫漫尽量控制情绪。

“董事长出差去国外了,没办法回来签字。我还记得,当时购买的这批硬件设备都是提前给我们用的,然后再慢慢付费给对方公司。”张翠说,“我们陆氏其实和开拓科技关系一直很好,吴副董和那边的老总联系密切,合作了很多年了,现在应该也还是我们最大的供应商之一。”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

张翠不明所以,看着陆总一直紧锁着眉头在思索,想了想,“陆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出去了。”

“等等。”陆漫漫叫住她。

“是。”张翠依然恭敬。

“刚刚问你的所有,不要给任何人提起,不管是谁。”

“是。”

“另外,你还认识开拓科技的人吗?”

“曾经谈合作的时候和他们一个审核合同的会计有过工作对接,很久没有联系了,我可以试着联系一下她。”

“不用,你告诉我是谁就行了,我想办法和他联系。”

“叫刘倩,是开拓科技的一个会计,不知道现在岗位有没有所变动。”张翠说着。

“好。”陆漫漫点头,又说道,“你现在出去忙吧。”

“是。”

“记住我刚刚说的话。”陆漫漫再次提醒。

“是。”

张翠离开,办公室无比安静。

秦傲的存在基本可以完全忽略。

陆漫漫抿着唇,想了想,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懒洋洋的接通,口吻听上去还处于迷糊状态,“陆小姐,这么早又要做什么?”

“叶恒。我也很抱歉在上午9点半时来打扰你的睡眠,有个棘手的事情麻烦你帮我处理。”陆漫漫说得严肃。

叶恒打着哈欠,“你说。”

“帮我调查一个人,叫着刘倩。开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一个会计,我需要知道她的详细资料,包括在开拓科技上的年限,和老总关系,平时业绩,能力等,越详细约好。”

“好。”叶恒回答得有些懒心无常。

陆漫漫也不在乎,知道这个男人看上去吊儿郎当,但答应的事情肯定不可能不做。

“对了,上次让你帮我查的吴正伟怎么样了?”

“目前进展不大,不过他确实和陆子川有交集,现在正在通过一些关系调查双方是不是有资金往来。这需要些时间,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往来方式,是通过现金支付还是银行转账,现金支付就会比较麻烦,当然银行转账也不好调查,要真是商业犯罪,谁都不会傻到用自己的身份证。”

“我想刘倩可能会为你的调查提供线索。”

“但愿如此。”

“有消息了麻烦请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陆漫漫说完,挂断电话。

她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直接往外走去。

秦傲依然紧随其后。

陆漫漫有时候自己都觉得秦傲跟在身边,太过张扬了些,谁会这么24小时带着贴身保镖,显得那么傻逼。可纠结过后,她还是就默认了这种方式。

至少比突然被人暗杀了强。

她走向综合部,这次没有去综合档案室拿采购清单和合同,她很清楚她现在拿什么东西估计都拿不到。所以,她决定,赌一下。

敲开岳南的办公室。

岳南看着她,有些诧异,还是表现的很尊重,“陆总,找我有事儿吗?”

“有点事,于公于私。”

岳南眉头微皱。

这两天董事长出了些事情,又听说陆漫漫和副董事长之间有些口角之争,现在来找他,看来想要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中置身度外有些不太可能了。

他笑了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能够帮忙的,一定帮忙。”

陆漫漫回笑了一下,将他办公室的门关了过去。

“岳总,你在职场这么多年,所以知道,在这两天陆氏出现问题后,我今天走进了你的办公室意味着,你和我站在了一条线上,就算我们没有达成协议,但有心人应该也会顾虑你是否存在异心不可能给予你重任,亦或者会暗地让你排开。而你想要继续留在陆氏,做你的综合部总经理,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真的和我合作。”

岳南看着陆漫漫。

说真的,他对这个女人是佩服的。

初入商场,年仅23岁,有的魄力和能够考虑到的周周面面,比他想象的还要强。

这么多年,他能够坐在这个位置,坐的这般稳当的生存定则就是不把自己身处在任何一个地方。陆氏,大家都知道是陆家的产业,但内部的一些决策和各种经济牵扯,也并不真的是陆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所以他为了让自己立足,总是不得罪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深入任何一个地方,毕竟他这种合同制的员工,任何一个董事都有那个能耐将他辞退。

“陆总你有什么请说,我能够帮的一定竭尽所能。”岳南说得诚恳。

陆漫漫也不纠结他说得模棱两可的话语,她直白道,“岳总这么说,我就当是,你同意了。”

岳南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需要你帮我暗地里拿出去年1月份三月份和四月份分别和开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合同原本,以及采购详单,同时需要一份详细的商品采购出处,最好是能够将去年合计采购此类商品的所有使用出处都给我一份。而你给我的这些东西,我不希望第三人知道,不仅如此,还需要掩人耳目,也就是说,误让人以为,我拿走的是另外一份。”陆漫漫说,“我想你作为综合部总经理,负责整个陆氏的所有档案归档工作,这点事情对你而言不难。”

“我能不能问问,陆总拿这些东西是有什么用处吗?”岳南询问。

陆漫漫沉默了一下,随即,“你应该猜得到。”

岳南一顿。

“即使如此,既然我们合作,双方就不应该有所隐瞒。”陆漫漫直言,“我爸这两天被人调查,事情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而公司这么多年,多多少少有人想要取而代之。我想一旦抓住一个好时机就会付诸某些行动。而我,不可能让某些人的如意算盘就这么理所当然。”

说到这个份上,岳南不想听懂都难了。

这分明是有人在栽赃陷害,而栽赃陷害显然是陆氏企业自己的人。

“好,我马上去找那几份档案。”岳南点头,没什么可犹豫的。

到现在的地步,就如陆漫漫所说,他只能选择和她合作。因为此刻助她一臂之力,如果陆漫漫成功了,那么他还能继续在这个位置,失败了当然只能离开,而不失败,按照现在局势,他也得走,何不,为自己赌上一把。

陆漫漫看岳南似乎已经想得明白,笑了一下,“时间不多,还劳烦岳总尽快。”

“我知道。”

陆漫漫从岳南的办公室走出去,身边有多少眼线她不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能够找的人,都是她觉得可以信赖的人。

回到办公室。

陆漫漫突然觉得自己显得清闲了些。

所有的一切进展需要别人给她提供资料,她现在只能等待。

而市场业绩。

她承认她现在确实不能静下心去做任何管理和安排,好在当时发生事故之前已经做好了相应安排,这个关键时刻,知道在职场上发展的人,都会认真对待。

深呼吸一口气。

陆漫漫揉了揉有些痛的太阳穴。

这两天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睡着,此刻,精神却有些恍惚了。

她这么让自己安静了几秒,在调整自己有些紊乱的思绪,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陆漫漫。”

“翟安,你怎么样?”陆漫漫关心的问道。

“什么?”

“古歆说你手臂受伤了。”

“哦,没什么大事儿,轻微骨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翟安说得无所谓。

“那你多休息。”

“谢谢关心。”翟安由衷的说着,突然想到什么,“漫漫,你是不是也快结婚了?”

“这个月初六。”

“小的时候就说过,你和古歆结婚的时候,我帮你们拍摄婚纱照。现在恐怕是要食言了。受伤的是右手,拿不起照相机。”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陆漫漫笑了一下。

翟安的性格比较内向,他们三人之中最内向的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别人有些特殊,总是不愿意在任何场合表现自己,甚至很多时候习惯了躲在角落。

古歆从小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开心果,对着谁都能够自来熟,在他们成长的那个圈子总是很受大人们的欢迎。他们三个年龄相当,古歆和陆漫漫从小就是朋友,然后在6岁那年,古歆捡到了那个总是被人遗忘的翟安。

分明是古歆主动勾搭的翟安,到后来,被抛弃的那个,还是翟安。

想来,陆漫漫也为翟安感到有些不值。

但上一世的自己,却是支持古歆的决定,她单纯的以为,在两个人同样都爱古歆的男人面前,翟奕更能够给古歆安全感,翟奕的发展明显优于翟安太多,古歆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依然可以过她丰富多彩的奇葩日子,而翟安,从小就安静内向沉默,本来就不适合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自然,就被她归纳为不适合古歆。

况且,最重要的是,古歆爱的确实是翟奕。

当年虽然对翟安有些惋惜,终究没有太多的遗憾。

所以她和古歆,也渐渐的,甚至是带着自然的故意,疏远了原本一起长大的翟安。

到现在。

陆漫漫心头闪过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因为古歆分明已经“背叛”了翟安,而翟安还在心里,为她们留下了一片净土,尽管从来不主动,或许也敏感的察觉她们的排斥,却还是愿意这般的真诚的对待她们。

“漫漫。”翟安叫她。

她回身,拉回一些曾经的记忆,“嗯。”

“你父亲的事情,严重吗?”

“还好,我能够解决。”

“总觉得你好像变了些。”翟安笑了笑,然后说道。

“毕竟你出国这么多年了。人总是会有些变化的。”

“也对。”翟安点头。

“那这两天你手臂骨折了,只能待在家里?”

“所以还能有什么办法。”翟安玩笑,“不过也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总算有个正当理由可以放假了。”

“那你好好休息。”

“嗯。”翟安点头。

“那我挂了。”

“拜拜。”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她想,终究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在这一世!

眼眸微转,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陆漫漫开口。

岳南推门而进。“陆总,你要的资料。”

陆漫漫看着岳南,效率果然很快。

“谢谢。”

陆漫漫接过,开始翻阅文件夹。

打开的第一张的公司名称确实“南方商务集团”,陆漫漫抬头看着他。

岳南嘴角一笑,“你要的在里面。”

陆漫漫心领神会,“谢谢。”

“刚刚去找归档资料的时候,吴副董突然出现,看着我拿的是这份文件,就没有多做什么为难。陆总,你应该也知道,吴董和陆董是脸和心不和的。”

“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陆漫漫当然明白岳南的隐晦之意。

“那不打扰陆总工作了。”

“岳总慢走。”

岳南离开,陆漫漫没有停留一秒的开始将文件放开,在夹层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三份合同以及采购清单明细,她又将财务报表进行清单核查,一点一点认真无比的对比,在重要的地方做下笔记,突然想到什么,拿起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张翠从外面敲门而进,“陆总。”

“我们向开拓科技采购的电子硬件产品主要用于基站建设吗?”

“是的,陆总。”

“去年整个全年的基站建设清单有没有?”

“有的,我现在去找建设室拿他们的建设报表。”

“除了建设室有之外,我们市场部支撑中心有没有存档?”

“应该是有的。”张翠想了想,回答。

“找支撑中心要,隐蔽点,别说出去。”

“好的。”张翠连忙点头。

这两天陆总一直很忙,忙着帮她父亲打官司,所以很多时候,自己也变得小心而谨慎了很多。

其实聪明点的人都能够想到,这次的事情发生,*不离十的是内部问题。

内部出了问题,作为员工就更应该小心翼翼,否则一不留神,就被殃及了鱼池。

张翠离开。

陆漫漫坐等。

十分钟,张翠再出现,拿着那份建设清单放在了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快速的拿起翻阅,继续核对。

这三个合同采购的4千8百万硬件设备分别不同的用在了各个地方的室内基站建设,看上去都已经用了出去,且并没有什么多余和剩余,而且她也核对了之后或者之前购买的设备,均合理规划的用在了不同的地方。

陆漫漫眉头紧皱。

莫远修说得对,能够将财务报表做得如此完美,采购报表我支出报表也不可能会差到哪里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突然很想要相信莫远修给她的提示,提示这三个合同采购项目是绝对是有问题,何况从三个合同的签字来看,都是吴正伟。

她默默的想着,现在有了些思路,却还是会因为自己的一个不留神而精神恍惚,也可能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漏掉了什么重要环节。

正出神。

房门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陆漫漫眼眸一紧,连忙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放在柜子里,“进来。”

“陆总。”走进来的是吴正伟的秘书。

陆漫漫眼眸一紧,“刘秘书,你亲自下来找我,是吴副董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陆总,吴副董现在和几个其他董事在顶楼办公室开会,说是邀请你参加。”刘秘书恭敬的说道。

这么快这只老狐狸就坐不住了?!

“嗯,我马上就去。”陆漫漫一口答应。

在自己一筹莫展的事情,最需要的就是对方的蛛丝马迹。

陆漫漫跟随刘秘书上楼。

秦傲自然跟在她的身后。

偌大而奢华的董事会办公室,陆漫漫进去。

吴正伟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其他几个董事分别坐在两边,而给她留的位置,自然是最边远的地方。

陆漫漫还未坐下。

吴正伟突然开口,声音严厉,“陆漫漫,你身后跟着的人,应该不是我们公司的吧?”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秦傲,直白道,“我贴身保镖。”

“陆漫漫你还真觉得来公司是来玩的吗?带着贴身保镖,你是觉得你自己是有多重要,非要有人24小时保护?!”

“这么算来,我应该是比吴副董的身价高一些。”陆漫漫说得不缓不急。

当然说得也是事实。

陆氏他父亲占了绝大多数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她作为她父亲唯一的亲生女儿,自然身价高于在座的所有人。

吴正伟气得眼睛都鼓圆了,但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倒是第二大股东魏国庆连忙开口接嘴,讽刺道,“陆漫漫,就算你投胎得好,但也不能在董事会这么重要的场合将你的贴身保镖带在身边,你是觉得我们这帮人在窥视你的财产了?!”

陆漫漫就这么淡薄的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看得吴正伟心里发痒。

他就不信,陆子山都不在公司,这个黄毛丫头他还搞不定!

心里隐忍着怒火,暂时没有发泄出来。

陆漫漫对着秦傲低声说了两句,秦傲恭敬的离开。

奢华的会议室,就剩下几个董事,以及如此年轻而孤立的陆漫漫。

她依然显得沉稳,“不知道吴副董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公事!”吴正伟冷哼一声,示意工作人员打开高清电子显示屏。

陆漫漫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市场指标数据。

确实,不太如意。

她才接手市场,又遇到她父亲这么棘手的事情,尽管每天能够收到经分的市场指标日报,也没空去看一眼,所以到现在是这个地步,她也不觉得奇怪。

“这就是你说的,你三个月之内提升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吴正伟讽刺,“是准备让市场指标降这么多吗?!”

“吴副董,我知道你迫切的想要陆氏发展,但有些时候急功近利并不觉得是好事儿。如果短短在半个月时间我就能够让市场指标起死回生,我差不多也是神了。”陆漫漫说的淡定自若。

“没要求你半个月起死回生,至少应该保持在正常范围内,你现在管理的市场指标明显下滑迅速。陆漫漫,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根本就担当不下来如此重任!”吴正伟声音有些冷,显得颇有威信,“现在董事长不在,我作为副董事长,为公司的发展作出决定责无旁贷。陆漫漫,经过我们董事会的一致商议,我们决定辞退你,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不用在陆氏上班了!”

陆漫漫看着吴正伟,就这么淡定的看着。

她就知道,吴正伟一肚子坏水,来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果然。

做的这般的绝对。

吴正伟看着陆漫漫说不出一个字,心里有些暗爽。

他就还不相信,陆漫漫在没有陆子山撑腰的前提下,还能够在董事会面前翻浪。

“吴副董。这是董事会的决定吗?”沉默了良久的陆漫漫,问她。

“你难道没看到你面前坐的都是股东吗?!”吴正伟满嘴讽刺。

“可据我对陆氏的制度了解,所有董事会商议的结果,都需要董事长签发才能执行。吴副董是让我爸签字了吗?”

“陆董现在遇到了些事情,所有陆氏的工作现在由我主持!”

“你自己说的?”陆漫漫扬眉。

“陆漫漫,你是逼着我把话说到明处吗?!你就不能给你父亲留点颜面?!”

“你不妨说得直白,我觉得我父亲不会在乎这点颜面。”陆漫漫一字一句。

“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你爸的官司吃定了,所有犯罪证据确凿!现在你爸没这个精力来管公司的一切,我为你爸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你还好意思来质疑我?!”

“谁说我没有精力来管理公司?!”房门外,突然响起陆子山沉稳严厉的声音。

所有人转头。

陆子山直接走进会议室。

陆漫漫嘴角一笑。

被叫到这里来之时,她提前就给她父亲打了电话。

吴正伟脸色都黑了,就这么看着陆子山走在他面前。

此刻,至少此刻,在陆子山还没有被法院判罪之前,他还是陆氏的董事长,最高领导人。

吴正伟铁青的脸,从座位上站起来。

陆子山直接坐上去,主席台的位置。

“目前在我没有被法院下达最终犯罪事实之前,我暂时不需要任何人为我承担证人,谢谢吴副董的好意。”口吻说得,那个直白。

吴正伟的脸色已经黑得扭曲。

陆子山也没有搭理吴正伟,直言道,“这段时间因为我个人原因让陆氏集团遭受了些不必要的损失,我个人也深表歉意,但不得不在此给各位澄清,我没有做过所谓的暗地合同案、偷税等犯罪行为。而我也相信法院会证明我的清白。当然,这是时间的问题,而我这两天之所以没有回到公司我是不希望陆氏的员工因为我的那些流言蜚语而影响了工作,也很信任公司的高层领导能够将公司继续带领下去。”

董事会其他人都保持着安静。

陆子山平时看上去比较好说话,但真正威信的时候,还是有他的一份魄力。

“所以在这个关键时期,我并不希望因为高层领导的个人决策意见而扰乱了公司的正常运行。而我也在此承诺,如果我真的证据确凿被法院逮捕,我将交出我对陆氏的所有管理权,由董事会决定谁来担任下一任董事长。”陆子山的话让所有人震惊。

这是将自己的产业交给别人管理的意思!

这样的话,是有多大风险?!

一般的人,绝对做不出来。

“如果没有什么异议,就散会。”陆子山丢下一句话,不需要任何人讨论,他作为绝对领导人,干脆而果断。

吴正伟咬牙切齿,想要说什么,终究在这个时候,没有说出来。

毕竟陆子山现在还只是嫌疑,并没有下达罪证。

而这个不欢而散的董事会自然没有达到吴正伟的目的,因为所有决策在陆子山没有放权的时候,还是需要陆子山的签字签发。

心里的怒火,让他更急切的想要看到这对父女的最终下场!

……

陆漫漫跟着陆子山离开会议室。

两个人并肩而行。

陆漫漫笑得好看的说着,“爸,你真的很帅!”

“那当然。”陆子山很自信,“也不看看那帮老匹夫欺负了谁!”

“突然觉得作为你的女儿好骄傲!”陆漫漫拍马屁。

陆子山宠溺的摸了摸陆漫漫的头发,“接下来的事情,你辛苦了。爸这段时间多陪陪你妈,她那个人就是担心得多。”

“你放心吧,我说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嗯。”陆子山点头。

对自己的女儿,还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陆漫漫送陆子山离开陆氏,转身回到办公室,叫着张翠进来。

“帮我调取这段时间新增较差的那几个片区,同时将各个片区经理写的整改报告汇总给我。”陆漫漫说得很快。

“是。”张翠点头。

出去的时候很是诧异。

陆总怎么又陡然的投身市场指标了?这段时间她不是应该忙于她父亲的案子吗?!

想不明白,就这么默默执行吧!

半个小时候,

张翠将陆漫漫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整理好打包给了她。

陆漫漫刚刚在董事会上就淡淡的瞄了几眼市场新增份额,看着那几个地方有着些熟悉的痕迹,分明上午张翠给她的那份建设报表上的好多次地区重合,这份重合,一般不会是巧合。

果不其然。

片区经理的整改报告里面,好多都写着,当地区域信号不好。

信号不好?!

那么当时花重金购买的电子硬件就存在问题。

陆漫漫尽量控制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对着秦傲说道,“我们现在出去。”

“是。”秦傲点头。

两个人离开陆氏大厦。

陆漫漫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这些地方做详细考察,大多数地方就算是站在信号塔下面,也依然没办法接受到很好的信号,果不其然!

想要的答案越来越明显。

折腾了一天,天色也已经黑透。

陆漫漫坐在小车内,疲劳涌现,但此刻的精神却如打了鸡血一般好到出奇。

顺着这条线下去,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

心情,也顿时好了很多。

她伸懒腰,对着秦傲说道,“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啊?”秦傲有些诧异。

“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你想吃什么,今天可以吃好点。”

“我对吃的要求不好。”秦傲直言。

陆漫漫也觉得问他根本就是白瞎。

她想了想,脑海里面突然就想到了莫远修。

这货,今天在做什么?!

她忙了一天,那货应该是闲了一天吧。

想了想,她拨打电话,“莫远修。”

“嗯。”那边淡淡的回应着。

“吃晚饭没有?”

“现在晚上9点,你问我吃晚饭没有?”

“吃过就算了。”陆漫漫准备挂断电话。

“可以当宵夜吃。”那边直接说道,“在家等你。”

说完,那边挂得更快。

陆漫漫嘴角一笑。

笑容绽放了半响,又默默的收了下去。

她归结于今天心情不错,加上莫远修确实帮了她大忙,才会对这个男人,微笑。

车子很快到达莫家别墅。

莫远修靠在大门口,修长的身子,点了一支香烟,路灯下看不太清楚,却是这份朦胧,显得这个男人很有感觉,是一份难以言说的魅惑。

莫远修扔下烟蒂,上车。

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

陆漫漫皱了皱鼻子,她以前一直以为烟味是臭的。

因为文赟不抽烟。

“看来今天进展不错。”莫远修看着她的模样,直言。

“嗯。”陆漫漫也没有隐晦。

“所以打算以这顿饭来感谢我?”

“嗯。”

“我说了我只接受一个种感谢方式……”

“你现在可以选择下车!”陆漫漫咬牙切齿。

这个男人就不能正经一秒。

莫远修耸肩,不再多说。

安静的小车内,车子到达西遇高级西餐厅。

两个人并肩前行,秦傲跟随其后。

服务员非常礼貌的带着他们走向餐桌,两个人的脚步突然都顿了顿。

前面从餐桌上吃完西餐准备离开的,居然是文赟。

文赟。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

而这么正面相对。

多少有些讽刺。

文赟当然也看到了他们,看着他们如此成双成对的模样,脸色瞬间黑透。

此刻,文赟的身后突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文妍。

文赟的妹妹,一直在国外留学,你文赟小了三岁,大概近期才回来的妹妹。

文赟和她妹妹关系不错,文妍也很喜欢粘着她哥哥,也就是因为如此,她当初嫁给文赟后,和文妍的关系就怎么都不好,文妍始终觉得她抢了她哥哥对她的爱,所以总是想法设法的处处为难。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

看着这么多上一世的熟人,心里多少有些讽刺。

文妍可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上一世她在这个女人跟前,吃不了少苦头。

不过当时因为喜欢文赟,因为文赟特意说过,他就这么一个妹妹,所以她总也把她当成妹妹对待,不管文妍多蛮不讲理,她都诚心而和善的去对待。

现在想来。

果然不值!

“陆漫漫,真是好久不见。我还打算回国吃我哥和你的婚宴,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找到了下家,勾搭上其他男人了?!亏我哥这么多年对你巴心巴肺,你倒是冷血得很。”文妍讽刺无比,尖锐的声音更是半点都不留余地,“只是不知道这个在文城全人民都知道的花花公子渣男莫远修是哪点让你迷上了?是性格?是外貌?是修养?亦或者是床上技巧?!”

------题外话------

呼呼,每到周末就会,懒惰那么两分钟!

抱歉抱歉!

小宅明天一定不晚点。

9点55,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