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正面相对(二)主动KISS/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远修哪里让你迷上了?是性格?是外貌?是修养?亦或者是床上技巧?”文妍讥讽的声音,显得如此的轻蔑。

莫远修眼眸一紧,淡淡然的看着明前的女人,显得那般的玩世不恭,他低沉的磁性嗓音优雅的说道,“如果我说是床上技巧,你身边那位男人估计会暴血。”

话音一落。

所有人全部转头看着他。

文赟的眼神甚至直接喷火,怒视着莫远修,毫无掩饰。

莫远修在文赟的眼神下依然漫不经心,淡淡然道,“漫漫,你说呢?”

此刻,反而亲昵的搂着陆漫漫,将她抱在怀抱里,如是的暧昧不清。

“陆漫漫你个贱货!”文妍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感觉到自己哥哥的愤怒,忍不住爆粗口。

“啪!”一个巴掌,响亮无比。

莫远修嘴角陡然一笑。

当然不是他扇的。

他温柔的看着始作俑者陆漫漫。

看着她面不改色心不跳。

倒是文妍,整个人都懵住了,傻眼一般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这个女人居然扬手打她,那般干脆到,她根本就始料不及。

她记忆中的陆漫漫,从第一次她哥把她带回来时的第一次见面,她就故意给过陆漫漫难堪,那个时候的陆漫漫不仅没敢对她怎样,还不停的对她表示友好,别提那种滋味多爽。

但是现在。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漫漫一个耳光给她扇了过来。

不说多痛,但这种气,她半点都忍不下来。

声音瞬间高亢而尖锐,“陆漫漫你凭什么打我,你个碧池!”

说着,就呲牙咧嘴的往陆漫漫身上扑了过来。

莫远修顺势将陆漫漫护在怀抱里。

文妍狠狠的拳头锤在了莫远修的后背上,用尽全力。

莫远修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似乎是将陆漫漫安顿好了之后,一转身,猛地抓住文妍发狂一般的手,力度大到文妍拳头完全失力,眼泪不受控制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放开她!”文赟一声怒吼,“一个男人和女人打架,你果然是够渣!”

“我可从来没有承认我自己高嵩过!”莫远修一个用力,“毕竟,我不是某人!”

文妍猛地一下摔在了地上,毫无形象。

“莫远修!”文赟青筋暴露。

莫远修冷然从容,邪魅而有型的唇角上扬着好看的弧度,“别欺负我的女人,我会不折手段。至于那句好男不跟女斗,在我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

丢下一句话,搂着陆漫漫淡然而去。

那般潇洒自若。

文赟气得手指紧捏,脸色黑透,一副随时都想要杀人的样子!

“哥!”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的文妍怒吼着,“为什么你不帮我打过来,我被莫远修如此欺负,你居然都不帮我打架!还有陆漫漫那女人,都这么贱了,她到底嚣张什么,居然还扇我耳光,这个毫无家教的贱相……”

“够了!”文赟厉声,“给我站起来,还不嫌丢人吗?!”

文妍大哭,“哥你凶我!”

“如果不想爸再把你送出国,你给我乖点。”文赟吼着,脸色很难看的,已经大步离开了。

文妍满身委屈到崩溃,四周也都传来些不友好的目光,甚至还带着些闲言闲语,她不爽的从地上爬起来,娇气而愤怒的踩着高跟鞋离开,离开的时候狠狠的看了一眼已经坐在餐厅角落的莫远修和陆漫漫,看着那两个人坐在一起温情洋溢,心里的怒火更加明显!

咬牙,总有一天她要让陆漫漫知道她的厉害。

……

优雅的西餐厅。

餐厅一角。

莫远修眼眸微转,“都走了。”

陆漫漫往那边看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秦傲,坐下来一起吃。”莫远修看着身边一直恭敬站着的男人,温和道。

“谢谢莫先生。”

莫远修点头一笑。

陆漫漫总是觉得莫远修分明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但就是不知道为何,他身边的人会如此的尊敬他,连叶恒那个男人也不例外!

“手疼不?”莫远修突然问道。

“还好。对比起来,更喜欢这种快感。”陆漫漫直言。

莫远修突然笑了一下,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陆漫漫皱眉。

莫远修喝着红酒,邪魅的问道,“陆小姐体验过快感吗?”

陆漫漫一怔,不太明白的同时,瞬间反应过来,“莫远修,我说的是正事儿。”

“我说的也是正事儿。”莫远修还表现的一本正经。

陆漫漫瞪着莫远修。

“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觉得你少了点幽默细胞吗?”莫远修看着她,墨绿色的眼眸有这么有意无意的呈现,“而且开开玩笑,可以有助于减压,你现在应该轻松了些?”

“我不觉得。”陆漫漫反驳,“我只是觉得,抽了文妍,心情好了很多。这几天因为文家人搞得我心神不宁,正好没有机会发泄,文妍倒是自己贴上了!”

“我就说,一向都沉着冷静高贵典雅且文城最受欢迎的贤妻人选没有之一,怎么会如此沉不住气的因为一个黄毛丫头就破功了!”莫远修笑得好看,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颊上,柔美的灯光笼罩着他立体的五官。

嗯。

她不得不承认,莫远修是真的挺帅的。

是少有的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着逼人的魅力。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莫远修询问。

陆漫漫微动着眼眸,将视线放在落地窗外,文城五彩斑斓的夜色之中,她开口道,“莫远修,别给我安那么多头衔,我从来都不想因为那些所谓的虚荣而活下去。至少这辈子不想。”

莫远修耸肩一笑。

突然有些沉默的饭席间,服务员送上他们点的晚餐。

陆漫漫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太累,胃口一直不好,今晚饿了那么久,还是吃不怎么下东西,反而看着东西还有些反胃,吃得很慢。

而那个说自己吃过晚饭的男人,却吃下了很多。

陆漫漫有些鄙视,擦了擦嘴角,不准备吃了。

秦傲一般吃饭比较快,吃完了之后,就自觉地站在了他们身后,总是以一种保镖的身份,不让自己越级。

“不吃了?”莫远修看着她。

“吃不下了,你慢慢吃,我不介意多等你一会儿。”说着,陆漫漫就准备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最新的新闻。

正时。

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

莫远修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拿着手机,直接走向了另外一边。

莫远修不在乎的低头继续吃晚餐,吃得依然优雅无比。

陆漫漫走向餐厅外的空中花园,夜晚的凉风吹在她的身上,让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脚步去没有退缩的,走向露台,接通电话,“文赟。”

“陆漫漫,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你别让我对你彻底的放弃!”文赟怒吼的声音,几乎要震破陆漫漫的耳膜。

陆漫漫笑了一下,显得如此的不在乎。

这个男人大概是真的忍不下去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当时的他没有发作,很显然记恨在心。

文赟这个男人的心眼和魄力,跟他的伪装能力成极大的反比。

“那你就放弃吧。”陆漫漫说得不在乎。

如此不在乎,更是刺激文赟更大的怒吼,“陆漫漫你够了?!就因为我以前上过江伊遥你就这么的在我面前这么作?!你知道你太过了,会得不偿失!我再次警告你,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文赟,我其实不太清楚你到底哪里那么大的自信觉得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你,或者所谓的吃醋。我其实不知道我哪里做的还不够清楚。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一点点感觉都没有。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和莫远修很好。”

“这么说你真的爱上了莫远修?!”文赟咬牙切齿。

他还从来没有被女人甩过!

如此甩过!

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他从小就知道他在女人圈中的受欢迎程度,他一向很有优越感。

“嗯,我爱上他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陆漫漫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蓦然一笑。

文赟这么多年,在这段时间,应该尝尽了这辈子都没有尝到过的各种难堪和愤怒!

“爱我?”身后,传来莫远修的声音。

陆漫漫微抿了一下唇,“你不会不知道,我只是为了刺激某人。”

“我一般听不出来这些暗语。”

陆漫漫难得搭理,“吃完了就走吧,我还有一堆事件……啊!”

陆漫漫感觉到手臂一个拉力,整个人猛地一下扑进了莫远修的怀抱里。

莫名有些熟悉的烟草味道。

她不爽的挣扎,“莫远修,放开我!”

莫远修把她抱得很紧,优越的身高,很轻松就能够将他的下巴暧昧的放在她的头顶上,闻着她发丝间淡淡的清香味,清清淡淡的声音说着,“让我抱一会儿又能怎样?”

“我不习惯!”

“时间长了就能习惯!”莫远修说,“所以以后可以多锻炼锻炼。”

“莫远修你就不能离我远点吗?!你那些小三小四小五呢?他们不和你玩了?”陆漫漫一直挣扎。

莫远修手臂似乎是顿了一下。

缓缓,他放开陆漫漫,嘴角依然笑着,但眼神分明有些寒,是冰冷的寒气,“你这么提醒我,我都快忘记了,我也有很多备胎的。”

“……”陆漫漫抿着唇。

“走吧,不早了。”

说完,就转身先走了。

走得不快,似乎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但就是为什么?!

陆漫漫觉得莫远修好像在生气。

是错觉吗?!

她又没有说错什么,生气干嘛?!

嘟着嘴唇,陆漫漫三两步的跟上莫远修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

车内很安静。

莫远修看上去依然漫不经心,眼神懒懒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脸色看不出来任何生气的成分,只是这般不说话,让陆漫漫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而刚好,她似乎也真的有些困了。

全身的疲倦,让她一闭上眼睛,就莫名的睡着了。

快到超乎自己的想象。

其实睡得并不太踏实,脑海似乎一直没办法停止,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她根本没办法深睡。

不知道多久。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已经停靠在路边的车,身边,莫远修已经不在,而秦傲一直规矩的坐在驾驶室,似乎是在等她自动醒过来。

她其实很想问前面那个男人,要是她就这么睡过去了,他是不是准备陪她坐一晚上。

“到了吗?”陆漫漫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

“嗯。已经到别墅了。”秦傲开口。

“莫远修呢?”

“刚刚也送到了他的别墅,你睡着了。”秦傲恭敬道。

“那下车吧。”陆漫漫揉着自己有些酸痛的身体。

在车上睡觉真的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她推开车门。

秦傲跟随其后。

每晚回来家里面都已经安静无比,她小心翼翼的上楼,打开自己的房门准备进去。

秦傲突然开口道,“陆小姐,这是你的感冒药。”

陆漫漫一怔。

她什么时候买过感冒药了?

“你睡着后,是莫先生去帮你买的。”秦傲说着,就把药递给了她,不再做任何解释。

陆漫漫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滋味,就这么突然脑袋有些空白了那么两秒。

她并不觉得别人看得出来在感冒,和莫远修在一起的整个过程也故意没有表现出来,莫远修怎么会知道她感冒了?而且手上的感冒药明显还有消炎的,是知道她在低烧吗?!

这两天突然高力度高紧绷的工作确实让她有些吃不消,身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感冒的症状,但因为太急切的想要把手上的事情完结而一直都没有做任何措施,而且她想只是小感冒而已,忍忍也能够撑下去。

她看着手上的药,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莫远修这个男人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说喜欢?!

心跳了一下,就漏跳了一下。

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会喜欢?!

从上一世的印象中,和莫远修交往过的女人基本上都是胸大屁股翘锥子脸大红唇性感到爆且特别会玩的女人,她并不觉得她是符合莫远修的择偶标准的,虽然长得不错,比起他历任的女友也不会逊色,但性格方面,绝对不会是莫远修喜欢的类型。

既然如此。

这个男人这般对她?!

为了降低她的防备,然后让两个人的合作更加顺畅。

好吧。

她承认,她真的找不出太多合理的理由,但她也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一瞬间的感动,而自以为是,更不会让自己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拿着感冒药,陆漫漫回到房间,倒了一杯温开水。

她爸说,身体最重要。

想来,她真的不能这么折腾自己。

吃完感冒药,洗了一个热水澡,准备再处理一点他爸案子上的事情,刚坐在电脑前,就觉得自己头有些晕,眼皮都快要抬不起的感觉,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按理不应该这么困的。

她随手拿起莫远修给她的感冒药看了看。

这货,这货,这货!

陆漫漫觉得头上跑过千万只草泥马!

这些药中分明有一种药品里面含有催促睡眠的作用。

明知道她现在很忙,还给她来这么一出!

她果然不应该对莫远修有任何感谢。

不爽透,陆漫漫却还是只能躺在床上睡觉。

她现在连屏幕都看不清楚,更别说想事情了,而自己一靠着枕头,就瞬间秒睡了过去。

睡得,很安稳。

一夜无梦!

……

翌日一早。

陆漫漫伸懒腰起床。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神清气爽。

这种一觉睡饱,感冒也突然消失了的感觉,真的很舒畅。

起身简单洗漱,下楼。

客厅中,陆子山和何秀雯在看电视。两个人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陆子山笑着说道,“今天比平时晚了点。”

“嗯,但是睡得很好,说不定工作效率更高。”

“爸就怕你不知道怎么减压,怎么看来,我果然是太低估我宝贝女儿了。”陆子山走向她,“吃完早饭再去上班,别饿着自己。”

“好。”

陆漫漫简单吃了几口,才出了别墅。

现在去上班,晚了半个小时。

但她觉得,这半个小时的迟到,对她接下来的工作,有利无弊。

所以昨晚上莫远修那傻逼举动,她自动过滤了。

她犯不着和傻逼计较!

这么想着,车子很快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刚坐到自己办公室,张翠正欲汇报工作。

“张秘书你等会儿进来。”陆漫漫直言。

张翠一怔,随即规矩的出去。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连忙接通电话。

叶恒一般主动给她打电话,事情的进展性一般比较强。

“叶恒。”

“陆小姐,查到了很多对你父亲有利的资料,我通过电子邮箱发给你,你注意接收。另外纸质档的一些证据,我找人给你送过来。”

“谢谢你,叶恒。”陆漫漫诚心的说着。

“不客气,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叶恒笑了笑,“还有什么需求你给我电话,被人威胁了,说不能耽搁了你们的婚姻进度。这年头连朋友都不好做。拜拜。”

陆漫漫放下手机,快速的开的电脑,进入邮箱,下载叶恒发过来的文件。

压抑着心里的激动。

她看着里面的详细资料。

找到叶恒帮她做事儿,果然是最最上策的举动。

有了这份资料,再关联一些实际产生的事实……总算是,不负苦心人!

眼眸微动。

手机再次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吴律师。”

“你好陆小姐,刚刚接到公安机关的通知,说是你父亲的犯罪证据比较明显,且涉嫌的金额较大,已通过特殊渠道申请了提前上庭。时间定在后天。”

“这么快?”陆漫漫扬眉。

“我打了这么多官司,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法院完全没有给我们多余时间去准备,分明是有些让人诧异到不能理解!”吴俊说起来似乎还是有些冒火,“陆小姐,你找到什么对陆先生有帮助的证据了吗?”

“没有。”陆漫漫直言。

不管吴俊处于什么立场,是否被挖角,对于她不能完全信任的人,她不会轻易冒险。

“那现在怎么办?就是后天,我们根本就来不及做太多准备。而且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不管我怎么寻找法律漏洞,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减刑,绝对不可能做到无罪释放。”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

“陆小姐,那你父亲那边……”

“我会给他好好沟通。至于吴律师……”陆漫漫欲言又止,半响说道,“我知道在文城的律师界你口碑极好,官司胜算率达到百分之八十。我爸的这个官司没什么胜算可言。加上,我父亲的官司影响力极大,如果你输了对你的律师生涯多少会有影响。你和我爸这么多年的老交情,要不,我爸的官司就不用你来打了。”

“这怎么能行?!”吴俊连忙说着,“陆小姐,就是因为和你父亲这么多年,我断然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个人利益就撒手不管的。不管什么原因,我肯定会尽我的权利为你爸打官司,结果好坏,做到问心无愧。”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

她本想着让其他人来接手,不管如何,到此刻她对吴俊信任度都不太高,随即一想,此刻换掉吴俊指不定还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倒不如,将计就计,一直用烟雾弹让对方误以为他们确实什么都没有,直到,杀个措手不及。

“既然吴律师这么说,那我也就不推脱了。还望吴律师竭尽所力。”陆漫漫说得诚恳。

“当然,这是我们的本分。”吴律师点头,“现在我马上准备陆先生上庭的材料,如果这两天陆小姐有什么好的进展,请第一时间联系我。”

“好。”

挂断电话,陆漫漫沉默了两分钟。

这么快就忍不下去了文赟。

昨晚上的事情大概对他真的刺激很大,才会如此不淡定。

嘴角冷冷一笑。

正时。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房门推开,陆漫漫随即抬头一看。

整个人一怔。

“你来做什么?”陆漫漫口吻有些不悦。

“如果不欢迎我就走了。”说着,莫远修转身欲走。

“莫远修!”陆漫漫真是觉得,和这个男人完全没办法冷静。

莫远修嘴角一笑,又回身,大大咧咧的坐在陆漫漫对面的位置,手上拿着一个透明文件袋。

陆漫漫眼眸看着他的那个文件,眼眸一紧。

“给你的。”莫远修拿给她。

陆漫漫翻开里面的文件,半响说不出一个字。

这货是专程给他送东西过来的?

需要自己单独来吗?!

她咬着唇。

“是不是内疚?”莫远修唇角一勾。

“我没想让你来。”

“你觉得这个时候除了我来找你外,其他任何人会不会被怀疑?”莫远修笑得好看。

陆漫漫抿紧了唇瓣。

“走了。”莫远修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总是这般,对任何事情仿若都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莫远修。”陆漫漫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走向他。

莫远修睨眼看着她。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突然踮着脚搂着莫远修的脖子,闭上眼睛,一个吻印了上去。

莫远修嘴角依然轻扬,看着陆漫漫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上次她这般主动亲她的时候,没这么煎熬的。

他双手环抱着她的腰,让这个蜻蜓点水的吻,深入而火辣。

陆漫漫没有反抗,就这么任由莫远修抱得更紧,吻得更深。

她其实不太明白莫远修看上去这么热情似火的男人,为什么唇瓣会有些凉,在她唇瓣上辗转时,她总能感觉到他冷冷的气息,恍惚,又带着些急切。

这叫“冰火两重天”的吻法吗?!

这个男人自带魔力吗?!

而此刻,脑海里面却莫名的想不到那么多,不自觉地让身体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拥吻下,变得柔软了些。

她说,莫远修这个情场老手,果然很有技巧。

“啊,对不起!”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女性嗓音,带着些失控的惊讶。

陆漫漫猛地回身,一把推开莫远修。

莫远修顺势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陆漫漫唇瓣上晶莹的湿润,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明显。

陆漫漫擦了擦嘴角,深呼吸,转身看着低着头一脸恭敬道不行,脸红透,耳朵都红透的张翠。

张翠此刻似乎也已经感觉到两个人没再拥吻,紧张而结巴的说着,“对,对不起,陆总,我刚刚有敲门,但似乎你并没有听到。章总让我给你说一声,上午11点有一个部门会议,让你抽空参加,是关于市场指标的……”

“嗯,我知道了,你把会议内容放在我办公桌上。”

“是。”张翠连忙小跑过去,又连忙离开。

陆漫漫看着张翠尴尬无比的模样,转头有些不爽的看着莫远修,“报答你了,你可以走了。”

莫远修笑了笑,说道,“晚上我邀请了你家人吃饭,别迟到了。”

“今晚?”陆漫漫看着莫远修,“我还有很多事情。”

“我以为我刚刚给你送过来的东西,已经可以让你高枕无忧了。”

“我爸后天上庭。”

“所以赶在这之前吃饭。”莫远修说的理所当然,“陆小姐,我们婚期也很紧,算上今天,也不超过10天了。”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好。”

“早点下班,晚上我来接你。”

“嗯。”

“别累坏了自己,我会舍不得。”莫远修亲昵的摸着陆漫漫柔软的发丝,转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远修离开的背影。

刚刚,怎么就真的主动亲吻了上去。

之前那一次主动也是因为,文赟当时的恶心,加上心里的一丝对文赟的报复。

而这次……

她回身,准备不多想的投入工作。

一转头,就看到秦傲有些尴尬的坐在沙发上,脸泛着红润。

刚刚她和莫远修,到底都做了什么!

回到办公椅上,陆漫漫调整情绪。

莫远修似乎总有那个能耐,很容易打乱她的生活。

她深呼吸,拿出刚刚莫远修给他的文件,和叶恒给他的电子档差不多,不过都是些极具价值签字纸字文档。

看到这些,总算是落下了心里的一颗大石头。

眼眸一转,又将心思放在上午11点的部门会议上。

这两天的市场指标确实有些不太尽人意,新增份额一直往下层,而听说服务投诉的部门也已经忙得河翻水翻,因为基站原因我产生的投诉太多,导致那边几乎已经安抚不下来!用户情绪很激动,有些人干脆直接换了“一陆行电话卡”。

所以到这个地步,章总坐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

张翠曾经说过,章总和开拓科技负责人联系紧密,会不会章总也和这个事情有所牵扯?!

毕竟,这个时候,明知道她的重心不在这里反而还让她参加如此会议,是故意让她分散精力吗?!

但资料上并没有章显德和对方公司的牵扯!

所以,很明显,这个人也仅仅只是吴正伟的一个听话的手下,但绝对算不上心腹,让章显德为吴正伟做事情,却没有让他更加深入,章显德估计一直有些郁郁寡欢,殊不知,还阴错阳差让他逃过一劫。

……

11点。

市场部会议室。

章显德脸色极度不好。

其他中心经理几乎沉默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陆漫漫此刻没有说太多的话,因为她并不觉得今天的会议是一个必要的环节,毕竟出了这么多事情,市场指标到这个地步,其实是和面前的这些人没什么大的关系的。

“本月大家都想要绩效不及格吗?现在指标差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章显德声音火爆,整个人完全没有办法安静下来的模样。

中心经理都不敢说话。

陆漫漫也显得有些置之度外。

虽然她主要负责市场的发展,但也因为在部门的职位仅低于章显德,又有着一定背景,章显德想要发火在陆漫漫身上,又有所顾忌,自然,中心经理全部遭殃。

“都不说话了?!”章显德继续借题发挥,“我告诉你们,这个月如果我的绩效不及格,所有中心经理的绩效都不会及格,同时,员工一半人不及格!”

陆漫漫显得很从容。

反正她也不靠这点钱吃饭。

当然,对于员工而言,就实在是不一样的概念。

陆漫漫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中心经理都以为陆漫漫会帮他们说话,感激的眼神一直看着她。

陆漫漫却只是淡淡一笑,“对不起章总,我家里发生了点事情要离开一下,你们继续。”

章显德此刻气得眼睛都鼓了出来。

陆漫漫还很无知的单纯道,“你们自己多想想怎么完成市场指标,别气坏了章总。”

说完就走了。

走的时候,听到章显得愤怒的甩桌子的声音。

陆漫漫无所谓的冷笑了一下。

反正章显德这个人,也留不得了!

这么想着,她看着电话上的一条短信,是她母亲给她发过来的,说是爷爷又到家里面来大吵大闹了。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

他爷爷到底为什么,能够这么理所当然!

心里其实是有些恶气的。

陆漫漫叫着秦傲开车,很会回到陆家别墅。

还未走进大厅,就听到陆勤政愤怒而吵闹的声音,“陆子山,你个没出息的!现在让陆漫漫在公司为所欲为不说,你还助纣为虐。你知道昨天董事会的股东都给我打电话说你怎么偏袒陆漫漫的行为,你让我这把老脸在这么多股东面前往哪里搁?!现在好了,你马上被传召上庭!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儿!”

“爷爷,今儿个这么早就来了?”陆漫漫的声音,不缓不急的出现在大厅。

“陆漫漫你回来得正好!”陆勤政看着她,满脸的怒火,“马上立刻去文家道歉,主动认错!文家人指不定还能够放过你爸一把,到要不然,你就看着你爸这老岁数了进监狱吧!”

陆漫漫笑了一下,由衷的说着,“爷爷,你真是老了,记忆衰退了好多。”

“你说什么鬼话!”

“要不然,我前两天才说过我不会去文家道歉的话,你怎么就忘记了!”

“你这么执迷不悟,害得的是你自己!陆漫漫你总要把你爸害死!”

“从来没觉得爷爷这么关心过我爸,我曾经还以为我爸是捡来的孩子,哪里像你对二叔一般,宝贝到恨不得把我爸所有东西都给他。”陆漫漫说得讽刺,笑得也很烂漫,“今天才发现,你其实也挺关心我爸的。只是爷爷,要害死我爸爸的从来都不是我!”

“你什么意思?!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真的觉得我会害我亲生儿子了!”陆勤政气得火冒三丈,身体都在发抖。

“我刚刚不是说了,我以为误会你不关心我爸,我怎么可能说你想害死你的亲生儿子。我只是说我不会害我爸,可从来没说你要害他。至于谁想要害他,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的。”陆漫漫依然冷静淡薄。

陆勤政气得身体不停发抖。

陆漫漫的意有所指她当然清楚得很。

只是此刻没有把话说到明处,让陆勤政以及陆子川一家找不到话语反驳,说多了反而会倒蚀把米!

“爷爷,晚上我们要和莫家人吃饭,如果你不嫌弃可以留下来一起,你是我爷爷,当然也可以给莫家提出一些我结婚的要求。”陆漫漫直接转移了话题。

而故意说她和莫家结婚的事情,分明就是更加刺激陆勤政让她去文家道歉求和的意图。

陆勤政心里的气更加疯狂,脸色突然就变了,整个人猛地一下往地上倒了过去。

陆子川站在陆勤政的旁边,眼疾手快的抱住陆勤政,防止他直接摔倒在地上,声音无比激动,“爸,爸爸你怎么了?”

陆勤政张大着眼睛,嘴里不停的颤抖,似乎是想要说话说不出来。

“爸,爸爸!”陆子川激动无比。

陆子山和何秀雯也有些惊讶,连忙上前。

陆漫漫也有一秒的惊吓,也赶紧跑了过去。

“你们滚开,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陆子川激动无比,又让身边的兰小君打电话叫救护车。

陆漫漫眼眸一紧,看着陆子川快速的将陆勤政背出了陆家别墅。

这个时候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是绝对不能够去动陆勤政的,万一是脑淤血的话,就分明在加速陆勤政的死亡?!

咬着唇,大步跟了上去。

门口处,莫名多了些记者。

记者突然的出现,让陆漫漫越发的觉得这起事故的蹊跷!

况且,她真的不觉得自己又那个能耐让会把陆勤政气到这个地步,亦或者,是故意装的?!

而这份伪装,毕竟又伴随着下一个阴谋的发生!

------题外话------

陆勤政有想要玩什么花样?!

咱们往后,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