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家长见面,酒醉/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子川背着陆勤政上了救护车。

陆漫漫让秦傲开车,紧跟其后。

救护车到达医院后,医生将陆勤政推进了急救室中。

急救室门外走廊上,是一直焦躁不安的陆子川一家,以及看上去稍显稳重,其实心里依然一点都安静不下来的陆子山一家人,包括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急救室的字样,说不出来现在什么感受。

陆勤政这么大把岁数,经历的事情绝对不少,陆漫漫实在不相信她会这么三言两语将他气的真的晕倒。

当然,此刻的状况她也没办法让自己放松,毕竟已年迈70的爷爷,如果真的还是因为她有个什么,她爸估计会内聚一辈子!

“陆漫漫,现在好了,把我爸气进了医院!你得意了,如愿以偿了?!我们陆家怎么出了你这么没有孝心的人,真不怕天打雷劈的吗?!”陆子川愤怒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上突然响起。

陆漫漫转眸看着陆子川,看着他脸都涨红了的模样。

“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当时在你家别墅里面趾高气昂一脸自以为是的样子没有了?!别装可怜,我告诉你陆漫漫,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和你拼命!”陆子川说得更加激动,声音也越渐的大声了些!

“二叔,我不说话是因为我现在很紧张爷爷的病情,没有心思也没有那么多精力说什么。”陆漫漫保持着冷静。

陆子川气得脸红脖子粗,“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不担心我爸了?”

“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将我自己的意思表达而已。何况……”陆漫漫眼眸微抬,看着“保持安静”的挂牌,说道,“二叔,医院里面要保持安静,否则你想要影响到医生对爷爷的急救吗?”

陆子川气得眼睛都鼓了,却因为陆漫漫的话憋得不知道如何反驳,好半响才咬牙切齿的压力的声音道,“陆漫漫,你最好期盼我爸没有什么,否则有你好看的!”

陆漫漫不搭理。

现在,她没心思搭理任何事情。

如果陆勤政真的有个什么……

当然,这样的可能性几乎只有百分之十。以她对陆勤政,陆家大院人的理解,绝对不会脆弱到这个地步,倒是故意演戏的功力不错!

走廊上瞬间陷入安静。

约莫半个小时,急救室的灯光熄灭。

大门打开,医生率先出来。

陆子川最快的走到医生面前,急切的问道,“医生,我父亲怎么样?”

其他人也涌了上去。

医生开口道,“还好送得及时,就是因为太激动高血压犯了,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暂时在医院观察一个星期,老年人最近不住的就是情绪波动,你们以后注意。”

“好的医生,我们以后一定注意。”陆子川连忙附和。

所有人不仅松了口大气。

陆漫漫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

她就知道,陆勤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晕倒。

分明就是为了演戏。

正时。

陆勤政从急救室里面推出来,陆子川又是第一个靠近。

“爸,你怎么样,感觉得怎么样?”陆子川询问。

陆勤政看上去很是虚弱,他左右看了看,似乎看到了陆漫漫,脸色一下就变了,说道,“我不想看到陆漫漫,让她滚!”

陆子川连忙吼着陆漫漫,“你还不快滚!刚刚医生才说了不能刺激到我爸,你出现在这里就是让我爸添堵的!”

陆漫漫看着陆勤政,回头对着陆子川,“那就麻烦二叔照顾爷爷了。”

说完,拉着他父亲,低声说道,“爸,我们先回去。”

“可是你爷爷……”

“你们在这里也只有受气的份。相信我,爷爷绝对没事儿,而我正好趁此机会,要回去给你商量一个事情。”

陆子山犹豫了一秒,转头对着陆勤政恭敬道,“爸爸你好好休息,有空我过来看你。”

“你看我?到时候我到监狱你们去看你吧。”陆勤政说的讽刺。

陆子山也有些面子管不住,还是温和的笑了一下,“养好身体,我先走了。”

说着,就拉着何秀雯,跟着陆漫漫离开。

一家三口坐在秦傲开的小车内。

陆漫漫看了看医院的方向,回头对着陆子山说,“爸,爷爷刚刚的举动肯定是装的。”

“你怎么知道?”

“我直觉很强。”

“会不会你对你爷爷存在偏见。”陆子山皱眉。

“我承认我有偏见,但是我相信,我不会把爷爷气得晕倒。而且,爷爷肯定不会是单纯的晕倒,大门口处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记者,随后或许就会看到新闻上对我们家的各种讽刺和咒骂。”陆漫漫抿了抿,“爷爷另有阴谋。”

陆子山沉默,沉默了良久,“能有什么阴谋?”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很快就会知道,而在这之前,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说着,陆漫漫将今天从莫远修手上拿到的文件翻出来给陆子山。

牵扯到的东西很多,她想要听取她父亲的意见,所以在离开陆氏的时候,将资料带在了身上放在了车里。

陆子山结果陆漫漫手上的东西,仔仔细细的看着,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漫漫这是什么意思?”陆子山有些激动。

“一切就是爸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到头来,想要害我们的人,居然是你亲父亲和亲兄弟。”陆漫漫直言。

陆子山也有些气愤,情绪表现得很明显,“我对他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当年爷爷将陆氏企业给我的事情也其实也很诧异,但既然是老一辈的意思,我当然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而我也承认,我当年也有私心,我没有让我父亲以及我弟弟进入公司,我知道他们在不利益我真的管理。但就算是没有让他们进公司,每年我也固定将我在陆氏分红的百分之三十打在了我父亲的账户上,这些钱完全能够保证她们的衣食无忧,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对他们亏欠了?!”

“爷爷和二叔要的永远都只是陆氏集团,所以不管我们在他们面前多卑微,多委曲求全,他们也不可能真心对我们,反而越是纵容,也是养虎为患。爸,接下来要怎么做就看你的意思,我只是建议,不要姑息。姑息就是养奸。”陆漫漫看着他父亲的模样,声音稍微温和了些。

陆子山似乎还处于气愤之中。

不管他做得如何,终究而言他是陆勤政的亲儿子,是陆子川的亲哥哥,真没想到,他们为了陆氏会真的栽赃陷害他到这个地步?!

心里真的有一股怒火很想要让他们全部都绳之以法,但终究,他叹了口气,“漫漫,让爸想一想,大义灭亲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

“我知道,所以我尊重你的选择。”陆漫漫体贴的说道,“后天就开庭了。之所以这么快一定是文家人在从中做了手脚,爸你的辩护律师还是吴俊,我会在上庭前一秒将我们的证据给他,不让他有任何机会,给对方通风报信。”

“嗯。你安排了就是,爸信你。”

“嗯。”陆漫漫点头。

车子不快不慢的到达别墅区大门。

门口处,多多少少有些记者。

刚刚因为很急,又是有人病倒,所以记者也不敢太过张扬的进行采访,而此刻,应该还想要再做进一步的采访工作。

记者一看着陆慢慢的轿车,连忙就拥了上去,瞬间挡住了轿车开进别墅区的方向。

陆漫漫看着记者的架势,想了想,突然打开车门。

“漫漫,你做什么?”

“秦傲你先开车送我爸妈进去,我去对付记者。”

“你一个人……”

“放心吧,以后或许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总的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操练自己。爸,你和妈先回去。”说着,陆漫漫就直接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她刚落地,记者就连忙围困着她。

秦傲顺势,开着车子大步离开。

记者拥挤着,卡门的嘈杂的声音不断。

“陆小姐,能不能谈谈你爷爷怎么从你们家出来后就晕倒了?听说你爷爷和你爸关系一直不好,是不是你父亲和你爷爷吵架了?”

“陆小姐,刚刚收到医院那边的记者回应,说你二叔指控你气晕倒了你爷爷,说你大逆不道!对此,你有什么想要回应的吗?”

“陆小姐,是不是如传闻一样,你爷爷很想要管理陆氏企业,从而将陆氏交给你二叔一家,而你父亲一直不放手?”

陆漫漫就这么淡定的看着一群好奇无比的记者。

世界上本就不会有太多巧合的东西,比如,他爷爷在她家晕倒后突然就有记者出现大门口,分明提前就在准备这则新闻!

心里有些好笑,表面却充容无比,“陆氏企业是我曾祖父,也就是我父亲的爷爷立下遗嘱一定要交个我父亲的,我父亲管理陆氏行的正坐得直,所谓的爷爷很想要管理陆氏企业,如果真的如外界传闻的那样,那也是我爷爷,在窥视。你那句我父亲一直不放手,是在我说如果确有此事儿,是我父亲的错了?”

“陆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何况,我并不觉得一家人会发生这种是事情,所以我还可以告你诽谤。”陆漫漫对着记者,霸气十足。

记者有些心悸,看着陆漫漫,陡然不敢多说一个字。

“还有刚刚那个谁说的,说什么我父亲和我爷爷关系不好?!我不知道你们所谓的关系不好是什么意思。我承认我爷爷对我二叔比较偏袒,但这应该也是人之常情,一个父母,几个孩子,父母会因为自己的个人爱好喜欢某一个性格的孩子应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就像有句老话叫‘皇帝爱长子百姓宠幺儿’一样。我爷爷即使会更喜欢我二叔一些,也谈不上你们所谓的关系不好,当然更没有你们揣测的一直吵架。我父亲很孝顺,从来不会和我爷爷拌嘴,我可以对天发誓!”陆漫漫说得铿锵有力。

记者一直不停的坐着记录,倒是安静的没有谁插嘴说话,仿若这个时候,就是陆漫漫一个人的舞台!

“另外。二叔对我的指控……”陆漫漫欲言又止,“刚刚在别墅我是和爷爷争吵了两句,因为我的婚姻问题。我爷爷一直希望我能够和文赟重归于好,但很多感情是没办法控制的。我也以为我会爱文赟一辈子,直到天长地久地老天荒,但是感情真的经不住折腾,也经不住背叛,我没办法用我最纯净的心再去接纳现在的文赟,所以选择在我们让这段感情,画上一个句号。”说到感情的问题,陆漫漫表现得柔弱了些,“而因为我刚刚和爷爷的争执气坏了他老人家我也深表内疚。以后,我想我应该更注意自己的脾气,也更应该都体谅爷爷对我的用心良苦,我知道他也是为了我好。”

“那陆小姐,此刻你爷爷既然还在住院,为什么你们一家就先离开了,这样的表现是代表着你们的孝顺吗?”还是有不怕死的记者,直白无比。

陆漫漫眼眸一紧,“我和我父母都是在确保我爷爷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的时候离开的医院,而我们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刚刚本来就发生了口角,双方都需要冷静。我爷爷此刻也需要静养,太多人陪伴反而会影响他的休息。”

“可是你二叔对你是深恶痛绝,一口咬定是你大不孝!对此,你有何看法?”

“对于我二叔的一切,我不做任何回复。每个人都会有情绪激动到口无遮拦的时候,更何况他是长辈。如果想要知道我二叔的一切,不妨你去亲自问他,他说什么,我作为晚辈的,也只会默认。”这些话说得很巧妙。

巧妙的以退为进。

用一句,晚辈不能反驳长辈,而意在表明,陆子川对她说的一切,真假程度,需要掂量。

至于那些真的假的,陆漫漫显然已经把自己置之度外。

她倒是想要看看陆子川一个人在媒体上怎么的自演自说,说道最后,估计也没人会相信。

“陆小姐,能否再问你一个问题。”一个记者连忙开口道,“自从文赟发生了劈腿的事情后,你就一直不怎么回应关于你和文赟的相关,直到上一次你和莫远修一起出现在他家别墅大门口,说起订婚的事情。现在突然又提起,说和文赟的感情已经画上了句号。我想问的是,陆小姐是不是意在说明,你现在已经爱上了莫远修?”

记者永远都是八卦的。

而八卦对于一则新闻而言,更能够吸引观众的喜欢。

陆漫漫转眸看着那个记者,那一秒似乎还笑了一下,“不得不说,之前对莫远修确实没有什么感情,他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用一些傻逼的举动引起我的注意,你们都知道前段时间的全广告求婚,我当时真的觉得他有病。可后来,莫名就被感动了。这个世界上,其实只要真诚,没有什么是感动不了的。而我还很庆幸,在我没有彻底对爱情绝望的时候,遇到了莫远修,他给了我继续爱下去的动力。”

“陆小姐,你现在是在对莫远修表白吗?在你们即将婚礼的前夕。”一个记者玩笑。

“感情并不是那么难以承认。”陆漫漫耸肩一笑,“不早了,我还有很多事情处理,麻烦请让让。”

说着,就扒开了记者,离开。

不远处,秦傲已经恭敬的站在了那里,大概是送回了她父母就直接跑了出来。

不得不说,莫远修给她的这个保镖,真的太过尽责。

尽责到,她已经不想要归还了。

两个人一起回到别墅大厅。

陆子山和何秀雯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陆漫漫,连忙问道,“记者为难你的吗?”

“还好,不算为难。”陆漫漫自若的走过去,坐在何秀雯的身边,“对了,今晚上莫家人邀请我们一家吃饭,谈婚礼的事情。”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

“这不遇到爷爷这么棘手的事情嘛。”陆漫漫瘪嘴。

“行了行了,这都几点了,老陆赶紧的,上楼换上衣服,别耽搁了女儿的正事儿。”何秀雯连忙催促。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蓦然一笑。

一段婚姻,要真的能够像她父母这般,足矣。

而她自己,大概是再也不户期待了。

毕竟像她爸这样的绝种好男人,世间少见。

陆漫漫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看一些娱乐节目,当减压。

到下午5点半,莫远修的电话准时响起,“在哪里,我来接你。”

“在我家。”

“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皱眉。

不多久,莫远修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我进来,还是你们直接出来。”

“我们出来了。”说着,陆漫漫就叫着她的父母一起,走出陆家别墅。

大门口,莫远修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打着黑色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又显得庄重了些,头发依然往上梳着,露出他立体而完美的五官,薄唇轻抿,带着丝丝笑意,一举一动之间,显得斯文有礼。

“伯父伯母好。”莫远修恭敬无比,“第一次正式见面,我是莫远修。”

陆子山对他微点点头,“你父母呢?”

“已经去酒店等候您们。”莫远修亲自拉开后车门,说道,“伯父伯母请上车。”

陆子山牵着何秀雯坐进轿车后座。

莫远修关上车门后,又转身拉开副驾驶。

算来,这是莫远修这个男人第一次为她这么绅士的开车门。

“秦傲呢?”陆漫漫左右环视。

突然没有这个男人在身边,总觉得少了些安全感。

“我让他别跟着了。”

“我会不自在。”

“有我就好。”莫远修唇瓣上扬。

陆漫漫翻白眼,这厮是有多自恋!

“请上车,别让咱们父母等久了。”莫远修说道。

“婚都没结。”好意思说咱们。

“我说的是你的父母和我的父母,双方父母统称咱们。陆小姐是想到哪里去了?”莫远修笑得尤其的好看。

陆漫漫瞪着莫远修。

“好了,上车吧。在这样耽搁下去,你爸妈还以为我们在打情骂俏。”莫远修提醒。

陆漫漫不爽的坐进副驾驶室。

莫远修回到驾驶室,开车,一路上开得很稳,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颠簸。

车内大家话都不多。

这样的婚姻来得有些急,自然不知道谈什么话题更合适。

好在,路程不远。

13分钟,到达酒店大门。

莫远修依然一一为他们打开车门,然后将钥匙给了小厮,带着他们走进酒店的奢华SVIP包房。

包房中,莫远修的父亲莫长昆,母亲姜雨烟热情无比的招待着他们,两家人客套了好久才围坐在一个大圆桌面前,而桌面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

陆漫漫想,莫远修的铺张浪费,估计就是跟他父母学的。

“老陆,这么多年旧识,没想到我们真的成了亲家。不得不说,我们家远修娶到漫漫,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放心,漫漫嫁给我们家,我们一定会当女人疼爱的,绝对不让远修欺负了她。”莫长昆连忙说着。

“哪里的话,结婚的话,都是双方的。也不能老让漫漫欺负了远修。”陆子山附和着。

“反正都是小两口的事情,我们做长辈的能够支持就多支持就行了。不管老陆啊,我今天真是高兴,咱们两个今晚多少得喝点。”说着,莫长昆自己亲自倒起酒来。

难得莫远修还算识趣,主动说着,“爸,让我来吧。”

“也对。你多敬敬你的岳父大人,感谢他爸漫漫许配给了你。”

“是。”莫远修点头。

今晚的莫远修,难得的显得很是稳重。

她眼眸微转,除了莫远修的母亲姜雨烟,还有姜雨烟身边坐着的一个恬静无比的女孩,看上去约20岁不到,脸色有些病态的发白,却一直挂着恬静的笑,乖巧的坐在那里,不怎么出声,也不会让人完全忽视,反正给人就是还挺舒心的感觉。

莫远修敬了陆子山好几杯酒,在莫长昆和陆子山喝上后,好不容易偷了闲,在陆漫漫耳边说道,“我妹,莫璃。”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莫璃几乎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很久后才有人传出来说是,莫璃有先天性心脏病,身体很不好,似乎是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平时上流社会有什么活动从不出席,听说莫家两老对这个女人保护得不行,几乎不让她接触外面的世界,据说读书都是请的私教。

“你知道?”莫远修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我可不记得我给你提起过。”

而且很多人,几乎都不太知道他这个妹妹的存在。

“你大概是忘了,我说过我了解你,比你想的要多。”陆漫漫吃着饭菜,说得自然。

莫远修耸肩,表示不在意。

而此刻,莫璃的视线似乎是放在了他们的身上,缓缓,又转移到了一边。

那顿饭吃了很久。

亲家第一次正式见面,多少都会不醉不归,导致最后连婚姻细节都没有谈起,就醉了。

陆子山醉了,莫长昆醉了。

莫远修……也醉了。

何秀雯扶着陆子山,姜雨烟扶着莫长昆,陆漫漫就扶着莫远修,闻到一股酒味,甚至是呛人的。

她实在不知道这货到底喝了多少。

一行人走出酒店。

酒店门口的专用轿车已停在大门口,小厮拉开了车门恭敬的等候着。

“哥,我扶着你吧,漫漫姐要回家了。”身后,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很温柔很甜美。

陆漫漫转身,顺势就想要把莫远修递给莫璃。

莫远修却一把将她抱住,也不管几个老人面前,低沉的嗓音说道,“你送我回去。”

陆漫漫很想捏死莫远修。

这个场合,合适吗?

何秀雯此刻反而大度,“漫漫,远修喝醉了你就送他吧。你爸我照看着没事儿。”

“……”陆漫漫惊讶的看着自己母亲。

她母亲笑了笑,转头和昏倒的莫长昆以及姜雨烟说了些再见的客套话,扶着陆子山坐进轿车内,车子离开。

随后,莫长昆和姜雨烟以及莫璃也坐在轿车走了。

大门口,就剩下了陆漫漫和莫远修。

莫远修几乎把整个重力全压在她身上了,她恨不得把这个人扔了出去。

好不容易将他扶进了小车,车子内一下子充斥着都是浓烈酒精的味道。

莫远修靠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

车子开得很稳,一直到达莫远修的别墅。

陆漫漫看了看别墅,回头看着一脸潮红,眉头紧锁的男人,半响,打开车门,将莫远修拖了下来。

莫远修靠在陆漫漫的身体上,两个人歪歪倒倒的走进别墅。

这货看上去也不胖,怎么沉得跟猪似的。

陆漫漫扶着他艰难的走向2楼,推开他的房间,然后重重的将他扔在大床上。

她揉了揉自己酸软无比的胳膊,深呼吸准备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又突然犹豫一下。

她看着大床上穿着剪裁贴身西装的莫远修,看着他似乎是不舒服的扯了扯领带,这么胡乱拉扯着,反而让领带缠着自己脖子更紧。

陆漫漫说,她绝对不是什么好心,她只是怕莫远修把自己勒死了,她没办法顺利结婚。

咬牙走过去,开始帮他脱掉西装外套,解开他紧勒的领带,然后用俯身去帮她脱掉鞋袜,站起来看了看,又陡然弯腰帮莫远修解衬衣纽扣,纽扣都扣到了第一个,会舒服才奇怪。

她一颗一颗的解开,解到第三颗。

头顶上,似乎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

陆漫漫猛地抬头。

那一瞬间,四目相对。

莫远修什么是睁开眼睛,眼神分明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眼里那么明显的*……

陆漫漫觉得脸有些烫。

手指还放在他第三颗扣子上,半天没有反应。

“继续。”莫远修突然开口,沙哑而磁性的嗓音,让如此的房间,似乎在慢慢升温。

陆漫漫一怔,随即反而松开莫远修的衣服,起身就准备离开。

而就在那一秒。

手臂突然被人用力一扯。

陆漫漫一个重心不稳,重重的扑进了莫远修的怀抱里,躺在他的身体上,被一双有力的手臂,静静的楼抱在怀里。

“你做什么?”陆漫漫生气的叫着他。

“孤男寡女,*。你说呢?”莫远修闪烁着酒醉中迷乱的眼神。

透过璀璨的水晶吊灯,陆漫漫越渐看清楚了莫远修眼眸带着的墨绿色,在灯光下,分明明显到刺目。

很好看的眼眸颜色,深邃得,仿若能把人都吸了进去。

“你这样看我,我真的很容易犯罪。”莫远修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

“莫远修。”陆漫漫却没有感觉到危机感,她依然审视着他的眼眸,说道,“莫远修,你眼眸是墨绿色吧。”

“所以……”

“你为什么会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眸?北夏国的人大多都是黑色或者深棕色。”陆漫漫一字一句,眼神一直观察着他细微的表情。

“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你就会给我说吗?”

“或许,看你技术如何。”莫远修笑得邪魅。

陆漫漫脸色陡然一冷,一拳狠狠的打在莫远修的胸膛上,“能认真点吗?”

“认真?”莫远修眼眸陡然一紧。

陡然。

陆漫漫感觉到身体一阵颠簸,反应过来之时,整个人已经被莫远修狠狠的压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那么,就认真点吧。”说完,莫远修的唇就这么亲了下来。

陆漫漫脸猛地一转。

吻落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莫远修,别碰我!”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莫远修的唇瓣依然在她的脸颊上,却没有下一个举动。

“我不想恨你。”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远修印在他脸上的嘴角似乎是动了一下,大概是在笑,他微微抬头,看着陆漫漫一脸厌恶,“不是才在媒体面前对我表白了吗?我可是很感动。现在又这么排斥我?”

“你明知道那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至于所谓的感动,她打死都不信。

“我总是很容易相信。”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爱你。

“嘘。”莫远修突然用手指捂着她的唇瓣,“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这么绝对。”

“所以你知道了,就放开我。”

莫远修这么顿了两秒,两秒后,反而将陆漫漫桎梏得更紧。

“莫远修,你够了!”陆漫漫怒吼。

“别激动,就是抱着你睡一会儿而已,不会把你怎样。”莫远修将头捂在她的脖子处,热热的呼吸,弄得她很是痒痒。

“放开我,我要回家!”鬼才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

“你妈都纵容你到我家。”

“你不是醉了吗?!”陆漫漫气得发抖。

“嗯,我醉了,所以我要睡觉,晚安,陆小姐。”说完,莫远修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陆漫漫气得咬牙切齿,而这个时候被莫远修这么压着,根本就挣扎不起来,况且男人的身体结构,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地方会碰到他的敏感,她还不想这一世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给了一个随便的男人。

莫远修这么随便的男人,不知道睡过多少女人!

怎么算怎么不划算。

夜晚越来越深。

莫远修说的睡觉,就似乎真的在睡觉。

她恍惚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动了动身体,还是没办法挣脱开,陆漫漫彻底放弃了。

而且和这个男人这么单独睡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算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不管莫远修多吊儿郎当,但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不会真的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碰她。

渐渐。

睡意袭来,陆漫漫沉睡了过去。

……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天色已经透亮。

她微动着身体。

身后,感觉到有一个强硬的身体,紧挨着她。

身下,有些……异样。

陆漫漫猛地将身体一转,给自己保留最安全的模式。

而一转身,就看着莫远修笑得一脸优雅的看着她,看着她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

“陆小姐,这是男人清晨起来的正常反应。”莫远修说得漫不经心。

陆漫漫防备着他。

“你这样会让我兽性大发。”莫远修眼眸往下。

陆漫漫顺着他的视线,低头。

昨晚上穿的那条V领白裙,此刻已经V到更深处。

陆漫漫猛地拉扯着自己的衣服,掀开被子直接跑进了浴室。

莫远修也伸着懒腰起床。

今天,难得的精神不错。

莫远修随手拿起放在床头边的烟,点燃,吸了起来。

烟雾弥漫。

莫远修靠在穿头,眼神看着面前一圈一圈的烟雾,有些出神。

电话的铃声突然在此刻响起。

莫远修转头,看着陆漫漫的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赟”两个字。

心情陡然有些好。

莫远修随手将烟蒂熄灭,拿起陆漫漫的手机,优雅的男性嗓音接听道,“喂。”

“陆……”那边激动的声音突然顿了一下,很快,“莫远修?”

“嗯,是我。找陆漫漫?不好意思,她现在在洗澡,如果你想要找她,半个小时后吧。”

“陆漫漫的手机怎么在你这里?”文赟咬牙切齿。

“文赟,大家都是成年人,很多事情不都是心知肚明的吗?”莫远修说得直白,声音中还带着笑意,“我其实很诧异,陆漫漫居然还保持着清白。突然觉得,应该感谢你。”

“莫远修你在骄傲什么!我是不愿意碰陆漫漫!谁不知道她那样的女人在床上死板得跟一只死鱼似的,我根本就没有兴趣。否则你以为这么多年,我还得不到陆漫漫的身体吗?!”文赟气得怒吼。

“原来如此。”莫远修淡淡说着。

“所以劝你别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多了不起,陆漫漫就是我不要的女人而已。”文赟说得讽刺。

莫远修眼眸微动了一下,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他依然淡薄的声音缓缓说道,“既然是你不要的女人,那从今以后就不要再来找陆漫漫了。毕竟你不稀罕,我稀罕得很。”

文赟不屑的哼了一声。

“最后。”莫远修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不缓不急,“文赟,大家都纵横花花世界很多年,阅女无数!女人在床上的表现如何,一向都不是依靠女人自己,是看男人的能耐!而我不得不告诉你,陆漫漫挺好,身材很好,声音很高,身体很紧,更重要的是,绽放得很动人。没尝过,你不会知道,而你,也尝不到了!”

说完,电话直接挂断了。

挂断后,眼眸一抬,看着陆漫漫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莫远修将电话往旁边一放,对着陆漫漫邪魅一笑,“如果不信,我们可以验证。”

------题外话------

霸婚之独宠甜妻文/盛夏采薇

内容介绍:

订婚之日被男友放了鸽子,她借酒装疯与他那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大哥乱了性!

翌日,在他家,在他的房里,他们被两家大人抓女干在床!

“既然如此,那就结婚吧。”

一向沉稳冷静的男人用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为他们的关系定下了结论。

跟他结婚!?她不敢!

从小到大,她就怕他,他和她的世界根本截然不同。

他是国家栋梁,社会精英,家世一流、头脑一流,更是个心狠腹黑、锱铢必较的银行家,而她不仅脑袋空空,就连外貌也顶多称得上是清秀小佳人,勉勉强强凑得上的是狐狸精妈为她找的富豪爸家世还行。

所有人都认为她高攀了他,荼毒了这位人中之龙,所以这一次,轮到她逃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