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上庭,大快人心/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约的现代风格卧室内。

陆漫漫从卧室出来,直接走向白色大床。

她拿过莫远修放在不远处的手机,转身就走。

莫远修看着陆漫漫的背影,嘴角微紧。

陆漫漫走出了一段距离,忽然又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莫远修,一字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和文赟上床?”

“我也是猜的。”莫远修淡然道,“猜对了。”

陆漫漫看着他,“男人会喜欢身经百战的女人?”

“相信我,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除非不够爱你。”

陆漫漫咬唇,转身离开。

说得对。

没有男人愿意让自己的女人在别人身下承欢,除非,不够爱你!

除非,文赟不够爱你。

早知道的事情,现在反而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怒气。

她是在为自己上一世的付出不值。

很不值。

眼眸微动。

她看着莫远修别墅大厅外突然走进来的女人,莫璃。

此刻,和她正面相对。

莫璃长得甜美乖巧,还很小鸟依人,身上穿着的不是粉红就是珍珠白,长头发做着微卷,看上去软绵绵的,加上脸颊上那不太自然的苍白,显得更加的柔软,会让大多数男人自然产生的保护欲。

两个人相见。

莫璃主动微笑,“你好,漫漫姐。我是莫璃。”

“嗯,我知道,昨天我们见过了。”陆漫漫友好的会以一笑。

“我哥在楼上吗?”

“在他房间。”

“谢谢。”莫璃依然美美一笑,走过她的身边。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璃柔美的背影,转身,大步离开。

脚步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了自己那辆轿车停靠在路边,她走过去,秦傲已经下车,恭敬的站在车门前,为她打开车门。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惊讶的,坐进小车内,看着回到驾驶室的秦傲,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莫先生说你在这里,让我一早过来候着。”

“他什么时候给你说的?”

“凌晨2点,给我发的短信。”秦傲认真的开着车,回答她的问题。

陆漫漫抿紧了唇瓣,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口处蔓延。

莫远修……

到底在想什么。

总是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陆小姐,现在去哪里?”秦傲恭敬的问道。

“回陆家别墅。”今天哪里也不去,就等明天上庭。

……

文家大院。

文赟拿着手机,整个人气得发抖。

他真的没有想到陆漫漫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有一天会让他气到如此程度!

他甚至都不知道陆漫漫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仿若所有一切他遭遇的难看都是因为陆漫漫而起,仔细一想,仿若早就策划,在等着他一步一步往下跳。

从结婚,到建议他悔婚那一刻。

文城所有人都知道,他对不起陆漫漫,他辜负了陆漫漫。

他试着挽救,在需要陆漫漫出面帮他的时候,她却各种理由拒绝,甚至招来江伊遥的恶意报复,仔细一想,那个时候的江伊遥也是从陆慢慢别墅出来,两个人谈了些什么……

文赟脸色一沉。

随后,莫远修这个男人开始突然插足他们的感情,在文城大肆的疯狂追求陆漫漫,陆漫漫的拒绝以及不回应,让所有人都以为陆漫漫对莫远修是不屑一顾,那个时候,甚至自己也这么认为,陆漫漫不可能看得上满城皆知的花花公子。

意外的是。

在阴沉了这么久一直不回应媒体的陆漫漫,第一次面对媒体时说的第一句话是答应了莫远修的求婚。

满城风雨。

那个时候仿若一盆冷水,疯狂的往他身上泼了过来,但他还是坚信,陆漫漫只是为了报复他,并不是真的爱上莫远修,更不可能嫁给她。

所以他试着继续伪装的去虏获她的真心。

没想到,陆漫漫会拒绝,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拒绝得越来越明显,甚至高傲的出现在他的家中,面对他自己都不敢得罪的爷爷,趾高气昂,走得潇洒。

他气得真的想要杀了她。

当然,已经不止一次有杀他的打算。

第一次,是那天强迫她发生关系,被媒体突然发现。

他找了很多关系,也知道遇到当时的情况不可能一手遮天,新闻肯定压不下去,所以他用了极端的方式,杀了陆漫漫。

杀了她,陆漫漫的新闻会盖过他的新闻,同时,人都死了,没有人知道那个晚上到底是强迫还是动情。

他不知道陆漫漫是运气太好,还是说有人故意安排,他没想到陆漫漫那晚会在莫远修的住处,所以几乎是找了一宿,根本找不到陆漫漫在什么地方。

那场暗杀失败。

第二次,就是她从文家大院离开。

他看不得陆漫漫如此自以为是的模样,他那一刻恨不得她马上去死。

从来没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的自以为是。

那场车祸,没有让陆漫漫死亡,却差点暴露了他的行径。

而后,他爷爷提醒他,文家在文城,政坛上虽然有着绝对地位,但这几年来,帝都总是一次次突然空降政要人员下来执行,明显是对他们文家的防范,所以不能做得太过明显,被人抓住把柄,文家指不定就落入了有心人之手。

劝他,一定要沉住气。

他没办法沉住气,恨不得马上杀了陆漫漫以解心头只恨。

好在,这个时候陆老爷子出面,和他们文家谈合作。

他倒是从来没有见过谁家老头子害自己亲生儿子的,心里讽刺,却不得不说,给了他一个借口出气。当然,他最大的目的是想要逼着陆漫漫和他结婚。结婚后,他想要怎么折磨陆漫漫怎么报仇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甚至想过各种虐待陆漫漫的方式,而这个女人,却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他的底线。

一次又一次的不受他的威胁,自以为是。

到现在,居然爬山了莫远修的床!

以他对陆漫漫的了解,一个在书本上教育下来的女人绝对不可能大胆到这个程度!他从没想过陆漫漫会在婚前就和男人同居上床,他从来没有料想到陆漫漫会有如此举动。

他承认,他第一次开始介意陆漫漫的身体。

介意这个女人被其他男人上过。

他一直觉得,根深蒂固的觉得陆漫漫这个女人就只会是他的,即使他并不期待,他尝尽了各色各样的女人,最提不起兴趣的就是陆漫漫这类型,看似清纯可人的模样,实际上就是淡无趣味。

可被别人上了。

一股怒气压抑在心口处,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他不知道他这么在乎什么?!亦或者从小就受不了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用了!

他习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宁愿毁了,也不会便宜了任何人!

眼眸一紧。

他拿起电话,拨打,“陆叔。”

“文赟。”

“明天你准备好了。”

“放心吧,昨天搞出那么一幕,就是为了抹黑陆子山以及陆漫漫,我会让他们在不断的丑闻中,永远都翻不了身。我们的计划,依然照常进行!”陆子山一字一句,笑得尤其的恶毒。

“嗯。”文赟应了一声。

挂断电话。

陆漫漫,我是不是说过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

而明天,你就会知道我的能耐,是你,是你所谓的莫远修,永远都比不上的!

……

陆漫漫回到陆家别墅。

陆子山和何秀雯在外阳台坐着喝茶。

何秀雯自从嫁给陆子山之后,就放弃了她的高学历资本在家相夫教子,小时候总是觉得他父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夫妻,相见如宾,从不争吵,话语间流露出来的都是彼此对彼此的信任和爱慕。

陆漫漫微微一笑,没去打扰他们独处的空间,转身走向了2楼。

人这一辈子,陪自己最久的是谁?!

伴侣。

因为小时候对父母婚姻的向往,导致她从小就对爱情报以很大的期望,在认识文赟后,甚至倾尽自己所有,为的就是,相濡以沫,天荒地老。

她走进浴室,清洗自己的身体。

躺在浴缸里面,看着头顶上金碧辉煌的镜面,反射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

这一世,真的要,重新开始!

……

一天很快。

第二天,一早。

他父亲被提前带去了法院。

陆漫漫和吴俊紧接着先后到达。

两个人在法院的休息室准备。

吴俊将自己手上的资料拿出来,对着陆漫漫说道,“我这两天加班整理着你父亲的案子,按照我国刑罚标准,你父亲的犯罪事实如果成立,判刑时间在3—5年,我只能尽量缩短到2年半,争取有望。”

“麻烦你了吴律师。”陆漫漫真诚的感激。

“我应该做的。”吴俊说着,显得有些遗憾,“可惜陆先生被人冤枉,现在却找不到半点证据证明。”

陆漫漫笑了一下,看上去有些勉强,“听天由命吧,这个社会现实就是这般。”

吴俊无奈的点头,似乎是找不到词语安慰。

“不耽搁你上庭前准备了,我先出去,在听众席等候。”

“嗯。”

陆慢慢走出去,坐在听众席上。

此刻人不多。

陆漫漫身边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她来得早,记者还没有在门口围堵她。

而她不用猜想也知道,外面的记者肯定已经围了几圈了。

她抿着唇,还是有些紧张的坐在那里,等着开庭。

与此同时。

法院大门外。

文赟从一辆黑色轿车内下来,穿着深色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永远都是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即使这段时间的形象在文城很难堪。

记者一拥而上。

文赟似乎就是在等待记者一般,也没有排斥。

记者提问。“文先生,你出现在这里,是想要看看陆子山的下场吗?!”

“当然不是。”文赟否认,“我和陆漫漫毕竟情侣一场,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应该来看看她父亲的情况。”

“那你个人觉得,陆子山的犯罪事实成立吗?会判刑几年?!”

“这个是法院的事情,我无权做任何回复,麻烦请让让。”说着,文赟就准备扒开记者进来。

“而我觉得,陆子山会无罪释放。”身后,突然又传来一个男性嗓音。

记者转头,看着不远处的莫远修。

莫远修也穿着深色西装,打着深色领带,看上去显得稳重而成熟,他优雅的关上车门,转身对着记者。

文赟脸色一黑,狠狠的看着莫远修。

莫远修不在乎的一笑,对着记者缓缓地再次重复道,“我觉得陆漫漫的父亲会无罪释放。”

“莫先生怎么能够这么有把握?”

“相信一个人就应该相信她的全部。所以我不觉得陆漫漫的父亲会做任何犯法的事情。”

“莫先生这样说,会不会太藐视法庭了?岂不是感情用事的把法律当儿戏?”记者有些讽刺。

莫远修冷漠的笑了一下,“你这么说就是对法律的而尊重了?!法院还没最终定罪,你就定了?你不叫藐视法庭?”

“我……”

“别和我斗嘴,你斗不过的。”莫远修眼眸一转,转身往法院走去。

文赟看着莫远修的背影,满面不屑。

这个游手好闲一无是处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这么目中无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法庭现场。

陆漫漫一直坐在位子上,看似平静的在等待开庭。

文赟进去后,看了看陆漫漫的背影,坐在了离她相对较远的地方。而莫远修,自然的坐在了陆漫漫的旁边,看上去狠淡定。

“你怎么来了?”陆漫漫看着他,压抑着声音。

“来看看你耍威风。”莫远修嘴角一勾。

陆漫漫翻白眼。

总觉得和这个男人永远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眼眸微转,看到了另一边坐着的文赟。

文赟此刻似乎也回头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看到了文赟眼中的愤怒和不屑。

而她只是,淡淡一笑。

笑得越是冷静,越是让文赟抓狂。

“陆小姐,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不太喜欢看着你和别的男人,眉目传情。”莫远修身体土壤前倾,挡住了陆漫漫的视线。

陆漫漫回眸看着他,“你哪只眼睛看着我在眉目传情了?”

“两只眼睛。”

“难得和你多说。”

“过来我抱抱。”

“你觉得这个时候适合打情骂俏吗?”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远修。

“那我记住你欠我一次拥抱。”

“……”她到底是那一句把自己陷入坑里面的!

“开始了。”莫远修眉头一抬。

陆漫漫连忙看过去。

所有人准备就绪,审判长坐在中间位置,两边分别作者审判员,以及笔录书记。

陆子山在被告席上。

吴俊在被告律师席位。

而原告为公诉律师,代表公安机关为这起案子做法律陈述及辩护。

书记员进行了被告身份核实,同时宣布了法庭记录,审判长开口,“今天文城人民法院在这里公开审理陆子山行贿及偷税一案,由我以及四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现在宣布开庭。全体起立。”

所有人站起来。

庄严无比。

审判长宣布坐下。

随后说道,“请审判员阐述本次案件事实。”

审判员起身,开口道,“3月期间,在受理原规划局副局长贪污一案时,查出陆氏企业董事长陆子山的行贿金额巨大,超过8百万,同时经过验证查实陆子山在去年年底购买北门地皮修建VIP俱乐部时存在私下合同交集,4千万合同款通过私下转账的方式存入对方公司私人账号,造成4千万的交易偷税行为。公诉方提供犯罪嫌疑人陆子山的犯罪事实如下:1、行贿金额明细账单,行贿方式及行贿目的,原规划局副局长亲自签字纸质原档;2、合同私下交易纸质签字原档,已通过笔记验证系陆子山亲笔签名;3、4千万巨额交易私下打款明细;4、相关银行冻结卡号及银行流水号。以上,公诉方控诉陆子山巨额行贿罪及商业漏税罪,被告人为自己的的犯罪事实做法律辩护。”

“被告人可对审判员阐述不完全做补充说明。”

“没有。”陆子山对着审判长,淡定从容。

审判长宣布,“请被告方律师为被告做法律辩护。”

吴俊从位置上站起来,按照形式化对着审判长鞠躬,然后说道,“根据公诉方律师提供的犯罪依据,我当事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话音一落。

全场哗然。

未辩护,就已经承认了犯罪事实。

本以为作为四大家族自首的陆氏集团董事长会为自己的犯罪事实做无罪辩护,没想到直接就以这样的方式开场。当然,对于一般的官司而言,已经构成了犯罪事实在法庭上诚恳承认自然可以减刑,很多律师都会劝当事人好好表现。可发生在四大家族之首的陆子山面前,不得不让人有些唏嘘。

原本陪审观众席上多少人等待这场精彩的官司,却没想到一开头就毫无悬念。

文赟嘴角冷冷一笑,讽刺无比。

他还真的以为陆慢慢能有什么能耐。

为了自己,宁愿让自己的父亲去坐牢,这样的女人也真是绝了?!

他似乎已经想到了,怎么对外抹黑陆漫漫,借机提升自己的形象。

此刻,坐在稍后面点的吴正伟也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作为陆氏副董事长这么多年,但凡有什么重要决策他根本就没有决定权,只因为陆子山是董事长,是绝对领导人。当初他想要在公司背着其他股东多谋其点私人利益,毕竟只有他和陆子山两个人有公司管理权,其他股东只拿分红。只要合作,多做点各自利润不会有人知道,而且他明确表示他可以少分一点,没想到陆子山毫不考虑直接拒绝,还说他不够诚心,威胁说如再有这种思想将会通过董事会取缔他的职权。

当时他忍了,心里却早就埋下了报复之心。

也在此时,陆勤政主动找他……

所有事情一拍即合。

现在。

吴正伟看着被告席上的陆子山,终于看到了他的下场,心里别提多爽。

稍微有些吵闹的法庭。

审判长满脸严肃,“大家安静。请被告律师继续。”

吴俊深呼吸了一口气,正欲开口。

“我不承认犯罪事实。”陆子山突然开口。

这次。

才是真的惊呆了整个法院。

这么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律师和当事人在法庭上,意见不合。

而这样的举动,反而让陪审听众席上的人来了兴致。

“我为我自己辩护,无罪。”陆子山说,一字一句,看上去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陆先生。”吴俊低声叫他。

陆子山对着吴俊说道,“我自己来。”

说着,陆子山从被告席上站了起来,“在我为我自己辩护之前,我需要我女儿陆漫漫给审判长提供我做无罪辩护的相关证据材料。”

审判长皱眉。

目前为止,还未遇到如此突发情况。

“好,请陆漫漫将证据交由工作人员手中。”审判长似乎是犹豫了片刻,答应。

陆漫漫嘴角一笑,将手上那份文件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将文件放在审判长面前。

陆子山开口道,“去年购买北门镇的一块价值2亿的地皮,当时通过正规流程对这块地皮进行了一系列的采购谈判,谈判上最终价格为1千6百万,审判长你手上的第一份合同就是当时签订的一个纸质原稿,我和对方均签字盖章,双方留档,合同生效。至于私底下那4千万合同,我并未签字,我不知道那个字是谁帮我签了上去,手法几乎和我一致,我现在无力辩护。但可以通过其他证据证明,这4千万的交易款我和没有关系,麻烦请审判长翻出第二份文件。”

“第二份文件上是去年1月、3月和4月陆氏和开拓科技的一个采购合同,采购的是一批精细化电子硬件设备。审判长可以看到,这三份合同的签字人均不是我,是吴正伟副董事长。这三份合同采购的设备通过使用报表可以看出,用于了多个基站的建设,但根据建设清单到实地查看发现,采购的电子软件型号和合同上的并不一致。我找人预估了一下,相同数量的此设备和陆氏原本要采购的设备相差金额高达4千5百万,也就是说完全是一批劣质产品。现在也出现了多个地区的信号问题,在此就不多说。审判长,你可以看看文件里面附上的两种型号的市场售价。”

“与此同时,我查到了开拓集团通过私人账户分别给多个账户分期支付了4千万,而刚好,支付给的多个账户正是公诉方律师查到的私下合同账号。而剩下的500万,也通过同样的方式,打给了原规划局副局长的受贿账户中。”陆子山阐述完毕,语句清楚,不缓不急,他对着审判长说着,“以上,我有证人可以为我出庭作证。”

审判长翻阅着证据,和审判员简单商议后,严肃的说着,“传证人。”

一个不太起眼的女人走进法庭。

“先做自我介绍。”审判员说道。

“我是刘倩,开拓信息公司的会计,负责对接和陆氏的相关采购合同。去年1月、3月和4月的陆氏合同均由我经手,当时老总让我按照合同进行了正规流程申请,随后合同生效。生效后,老总让我将合同产生的其中4千5百万营销款分别打到不同的账户中,和刚刚陆子山董事长说的金额完全一致,我这里有打合同时产生的银行回单。”说着,工作人员拿过刘倩手上的资料。

审判长核对。

正时,公诉律师开口道,“这也无法摆脱陆子山犯罪嫌疑的事实,不能说明这份虚拟合同是否是通过你的会意。”

“我还有证人。”

“传证人。”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出现。

“我是开拓信息公示的总经理张成。当时签订此合同的时候是单独找吴正伟谈判,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走过这种合同,我留了个心眼,问了句为什么陆董不在,吴副董说他出差了,由他全权办理合同相关。但毕竟这个合同有风险,我怕到时候追究我的责任,就在和吴副董谈合同时刻意录音了。”

“现在录音在吗?”

“在。”张成交由工作人员。

现场播放。

内容直白无比的让开拓公司为陆氏走一笔合同金额,还会将原本只需要百分之5的交易税提升到了百分之8,多出的那百分之3就是开拓集团能够多得的费用。

听完录音,现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放在了吴正伟的身上。

吴正伟此刻也开始惊慌了,整个人坐立不安,脸色已经发白。

“另外,我还有一个证人。”陆子山继续。

所有人继续惊叹。

这完全是让人招架不住的逆袭。

“传证人。”

“我是原北门镇三江村地皮的法人,当时本来是以2亿元卖给陆氏集团,陆氏集团一直在找我谈判,有一天陆氏集团吴正伟找到我说为了减少彼此的损失,他们陆氏可以少支付一部分交易税,合同以1千6百万进行系统走账,剩下的4千万进行私下交易,同时还会给予规划局一部分钱用于地皮降价的疏通。我是农民,也不懂这个事情是犯法的,就答应了。当时那个私下合同4千万是吴正伟直接给的我一份陆子山已经签字盖章的合同,我没想那么多就签了字。”

这个事实说明,那份私下合同,并不是双方当场签字,没有人亲眼看到且可以证明是陆子山的亲笔签名!

综上。

一切,水落石出。

到底是谁在私底下做交易,不言而喻。

“审判长,我的辩护到此结束。”陆子山眼眸一紧,“同时,我要控告陆氏副董事长吴正伟,借着陆氏的名义进行行贿、偷税、损害陆氏公众形象等多项罪名!”

话出。

全场安静。

所有人又将视线放在了吴正伟身上。

吴正伟整个人已经急了,半点都无法冷静。

他没想到,最后一切,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切做的如此天衣无缝,陆子山哪里来这么大的能耐,将一切调查得如此清楚!

他不相信的看着陆子山,看着他如此淡定自若的模样,看着他似乎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胜利者的视线看着自己,看着他此刻突然地狼狈!

“和我没关系!”吴正伟说,“和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陆子山都说了些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过,他冤枉我……”

“冤枉不冤枉,等法庭说了算。现在请跟我们回一堂警局。”几个制服警察已经走到了吴正伟的面前。

吴正伟想要反抗。

警察直接拿出手铐拷着他,在一阵阵目瞪口呆的视线下,被强制性的带走了。

陆漫漫嘴角一勾。

眼眸微动。

文赟坐在那里,看上去平静的脸上,此刻已经暗自的捏起了拳头。

甚至还能够看到,隐忍的青筋暴露。

没想到,大概没有想到,一切可以峰回路转到这个地步!

法庭有些吵闹,审判长突然敲打着木槌,说着,“此案突发性强,原告提供的证据我们检察机关需要在做进一步的核实。明日9点再次开庭做最后宣判,同时关于吴正伟的犯罪事实,将根据证据情况,通知开庭时间,全体起立,退庭。”

因为没能够当场无罪释放,陆子山跟着警察一起,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

陆漫漫看着他父亲的背影,起身。

莫远修也跟着站了起来,自然的搂着她的腰间。

陆漫漫排斥的一瞬间,看着不远处的文赟,选择了妥协。

文赟狠狠的看了一眼陆漫漫以及莫远修,看着两个人亲昵的模样,什么都没说,大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不难看出他的怒气。

陆漫漫嘴角一笑。

她想总有一天,文赟会被她气得,吐血身亡。

而她很乐意看到那个男人的任何下场。

“走吧。我陪你出去,外面记者很多。”莫远修靠近她的耳边,热热的呼吸弄得她很痒。

“别靠我那么近。”

莫远修笑了一下,满不在乎的依然抱着陆漫漫往外走去。

外面记者,真的不少。

两个人走在高高的阶梯上,下面的记者此刻全部围困着文赟,在非常积极的做着采访,就怕露掉半点重要新闻,看上去文赟在文城,依然炙手可热!

然而。

在陆漫漫和莫远修同时出现时,原本全部拥簇着文赟的记者,疯狂一般的扑向了他们这边。

文赟身边瞬间清净。

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明显的落差,如此被人忽略到半点没有人留意没有人在意的难堪。

他半眯着眼,狠烈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亲昵的靠在一起,两个人笑得很甜。

心里的怒火越发的不可收拾,隐忍着,却没有愤然离开,就刘这么看着面前春风得意的两个人,感受着和自己待遇的落差!

恨得,想要撕了他们!

“刚刚谁说我藐视法庭,把法律当儿戏的?”莫远修故意开着玩笑。

记者悻悻然。

“现在用事实告诉了你,我家漫漫的家境清清白白,以后你们这帮人再敢随便诬陷,小心扒了你们皮!”莫远修说得轻松,语调也很幽默。

但那一瞬间,陆漫漫就是有种错觉,错觉的认为,莫远修所谓扒皮,并不是在开玩笑。

“陆小姐,对于你父亲的官司,赢得如此漂亮,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没什么可多说,只希望法院尽早还我父亲一个清白。我父亲岁数不小了,也经不住这般折腾。当然,也希望法院真的将那些犯罪之人,绳之以法。”说着,陆漫漫眼眸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文赟,眼神中的仇恨,一闪而过。

文赟似乎也感受到了陆漫漫的视线。

眼眸一紧。

陆慢慢是在挑衅她?!

别以为赢了一个官司,就有了挑衅他的资本。

他忍着怒火,突然嘴角一笑,走过来,温和的开口道,“漫漫,恭喜。”

文赟突然的开口,倒是让记者想起还有她的存在,且此刻两个人突然同框的画面,让记者压抑不住的兴奋。

陆漫漫就这般看着她。

“真的很高兴伯父没事儿。害我一直担心。没事儿就好。”文赟似乎不在乎陆漫漫的疏远,继续说着,看上去满脸真诚。

还是这么会装?!

文赟,自己打自己脸的滋味,你还没有尝够吗?!

陆漫漫扬着好看的唇角,“谢谢。”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朋友。”文赟对她微笑着,抬头又看了看一边漫不经心的莫远修。

这个男人,不管任何时候,仿若都是这样一幅不在意的样子。

从读书同班那会儿开始,就讨厌透了莫远修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仿若一切都不在乎,完全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执绔子弟!

“也恭喜你们,即将结婚。”文赟说着真心祝福的话语,仿若已经大度的放下了一切。

说着,还主动伸手,似乎是准备当着记者的面,言和。

陆漫漫就这么笑了一下。

看着面前白净的手。

文赟果然也不算笨,这个时候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正面形象。

她如果不握手,指不定会被人说成小气。

握手,又达成了文赟的阴谋。

而这个时候,仿若也只会有一种选择!

陆漫漫轻抿着唇瓣,暗自咬牙,正欲伸手的那一刻。

莫远修突然将陆漫漫搂在怀抱里,那个举动明显是为了阻止陆漫漫的举动。

所有人都看着莫远修。

记者,文赟,甚至陆漫漫。

莫远修笑得坦然,说得直白,“对于伤害过漫漫的人,我并不觉得我会轻易原谅。”

文赟眉头一紧。

“漫漫心地善良从不计较,但不代表她这份单纯的善心可以随便被人利用。很抱歉,文大少,我们不接受你的祝福。”

文赟脸色几乎都已经变透了,莫远修如此不给面子的话,如此包含各种讽刺的话,让他整个人,几乎变得扭曲不堪。

“何况……当我自私也好,我实在看不下去,有其他男人碰漫漫的手。我很容易吃醋。”话语间,讽刺着文赟的不懂规矩。

女人的任何地方,当然不能随便被男人碰!

文赟的脸色更加黑得彻底,只是狠看着莫远修,说不出一个字!

莫远修笑得很无所谓,拉着陆漫漫,潇洒的离开。

所有人就看着他们,亲昵的离开。

如果。

刚刚的举动换成是陆漫漫拒绝,那么新闻只会写陆漫漫的小家子气。

但莫远修突然的插入就完全是另外一番意思。

大不了,就说莫远修吃醋呗。

男人为女人吃醋,没什么可异议的,指不定还有脑残粉支持莫远修偶尔的大男孩脾气!

……

轿车内。

陆漫漫转头看着文赟和那群记者。

文赟估计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没办法让自己很好的扳回一局。

此刻,大概还憋着各种怒气,又奈何当着记者的面,笑不出来!

而且这个时候,反而在媒体面前说得越多,越容易让人反感!

她嘴角冷冷一笑。

回头,看着莫远修托腮看着她。

陆漫漫皱眉,“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看你适不适合上镜。”莫远修话锋一转,直言道,“该拍婚纱照了。”

陆漫漫暗自算着时间。

“别算了,还有8天。拍婚纱照一天,采购婚礼用品两天,谈婚庆一天,制作邀请函两天,订酒席一天,单身派对一天。你觉得我们还有多余吗?”

“我什么都没说。”能够到最后8天时间才可是准备婚礼相关。

她想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就他们这对奇葩了。

“今天你可以回家休息,明天我来接你拍婚纱照,养足精神。”

“在此之前。”陆漫漫突然说道。

“嗯?”

“我想给叶恒打电话和给你说应该是一样的。”

莫远修耸肩。

还算不笨。

“这个时候可以不可以趁机抓住文家的把柄,给予一击?”陆漫漫说。

“我劝你不要。”莫远修一字一句,“文件在文城的地位不容小窥,不得不说,文城已经引起帝都了重视,就是因为文家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掌控。而在文家势力这么强大的事情,你觉得你一丁点小毛病,可以让文家直接言败吗?!如果不行,就不要打草惊蛇。”

陆漫漫眉头紧皱。

“放心,文家人的辉煌时间不长了。”莫远修说得淡然。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

“……”这货!

“说起这个,我突然想起……”莫远修看着她,“你二叔,你父亲没有指控。”

“我爸最后的决定是,给他们一次机会。”

“但早晚留不得。”莫远修提醒。

陆漫漫锁着眉头,审视着他,“我怎么都觉得,你知道很多?”

“你不是说,你很了解我吗?”

“我现在收回那句话。”

“没用了。”莫远修嘴角一扬,“你已经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

“……”陆漫漫回视着他,显得严肃了些,“别对我抱任何希望。”

“是吗?”

“是。”陆漫漫说,“我不会因为任何人,妥协。”

“是在说,不会再喜欢上任何人吗?”莫远修突然说得直白。

陆漫漫眼眸一紧。

随即,点头。

莫远修却突然笑了一下,“陆漫漫,我实在很好奇,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你可以让叶恒调查我。”

“你觉得我没做过吗?”莫远修会问她。

也是。

可惜,就是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场车祸,就让人从头到尾的发生了改变!

“我会诚信和你合作。”陆漫漫表明立场,瞬间似乎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莫远修又笑了一下,不再多说。

陆漫漫抿着唇。

那一刻反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拿出手机,不想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刚点开新闻端,一条新闻蹦了出来,“四大家族之首陆老爷子,宣布和陆子山断绝父子关系!”

------题外话------

很多亲说更新完全不够看。

没关系。

没看过小宅完结文的可以看过来了。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简介:她是财阀千金,从小智商超群,20岁即继承家业,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商界闯出一片惊为天人的商业帝国,商界称之为“神奇女子”,并以狠辣、冷血著称!

如此传奇,却在一场离奇的车祸中去世。

享年,28岁。

据说,车祸现场,一家三口尸首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外界传闻,此等残忍画面,只会因仇杀所致!

……

她是上流社会豪门长媳,也是上流社会豪门笑话。

据说,她丈夫双腿残疾,下身不遂,而她却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

还听说,她胸大无脑,误杀佣人,有过3年牢狱案底。

更甚者说,她婆婆不爱,妯娌欺负,甚至几次扫地出门……

……

相信我,喜欢这本的一定会喜欢长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