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作死,拍摄婚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大家族之首陆老爷子,宣布和陆子山断绝父子关系!”陆漫漫看着新闻端上那一字一行。

眼眸一紧,散发着寒冷的光芒,她冷冷的声音说道,“先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秦傲透过后视镜看着莫远修。

莫远修微点头。

秦傲开快了些。

车上很安静,莫远修悠然自得的看着窗外的景色,陆漫漫显得有些紧绷,两个人仿若在各自的世界里面,互不干预。

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拉开车门。

突然,电话响起。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看着手机屏幕,接通,“爸爸。”

“漫漫,你还没有回家?”

“嗯,我在医院。”

“医院?”

“嗯,找爷爷谈谈。”

“漫漫……”带着沧桑感的厚重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爸,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一味的忍让就能够粉饰太平的,放心吧,我不会做的太绝。”陆漫漫直接挂断了电话。

眼眸一转,看着莫远修事不关己的模样,“你要去吗?”

“你开口我就去。”

“随便你。”说完,陆漫漫就下了车。

莫远修笑了一下。

陆漫漫这臭脾气,到底谁说她知书达理,温婉贤淑的。

他拉开车门,跟上了陆漫漫的脚步。

陆漫漫看着他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两个人坐着电梯上楼。

到达VIP楼层,陆漫漫直接走向陆勤政的病房,推开房门。

房门内,陆子川一家都在伺候着陆勤政,陆勤政此刻躺在医院的大床上,吃着兰小君献媚的水果,看上去精神别提多好。

陆漫漫嘴角一笑,笑得有些阴冷。

陆勤政以及陆子川一家似乎也发现了陆漫漫的存在,转头看着她,看着她如此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懂规矩!进门之前,不会敲门的吗?!”陆勤政一字一句,声音何其严厉。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陆勤政。

都说虎毒不食子。

陆勤政到底恨他们家恨到了什么程度,非要逼他们到这个地步!

陆勤政被陆漫漫心里不爽,脸色更加难看了些,“陆漫漫,我说的话你当耳边风吗?!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

“滚?”陆漫漫阴冷的笑容更加深沉了些,“爷爷,我说完了事情,自然会走。你不想看到我,同理,我也没想来看你。人都是相互了,没有谁会一直拿热脸来贴你的冷屁股。”

“陆漫漫你怎么说话的……”陆子川突然跳出来,指责陆慢慢的不是。

“二叔。”陆漫漫直接打断陆子川的话,说道,“你一直对我大呼小叫一脸轻蔑,总以为我占了陆家极大的便宜,恨不得陆轩然代替我的位置,在陆氏发展是吧?!”

“陆氏本来就是我们陆家人的,又不是陆子山又不是陆慢慢你们自己的!你现在还好意思来质问我?!可笑!”陆子川满脸讽刺。

陆漫漫其实还记得很多。

很多小时候,她和父母一起回到陆家大院,陆子川一家人怎么的嘲笑讽刺她,兰小君甚至在无人的地方,故意掐过她!那个时候的自己知道爷爷不太喜欢她,所以总是憋着不说,也怕父母担心,就一直憋在了肚子里面。

老人说的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骨肉按是有道理的。

她的处处忍让,反而成让这家人更加的得寸进尺!

很好。

陆漫漫眼眸微动,看着陆子川,声音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只是今天,显得冷漠了些,“今天这则新闻,所谓的断绝父子关系,是爷爷的意思是吗?”

“你想说什么!”陆勤政看着陆漫漫。

这段时间来,陆漫漫变得让人,不得不防备。

“如果我没记错,我爸每年会给陆氏企业百分之三十的分红给爷爷是不是?”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陆漫漫!”陆勤政一字一句,脸色黑透。

“我只是在确认爷爷说的断绝关系,是不是就在说,我爸以后也不用给你们百分之三十的分红了!”陆漫漫说,说得清清楚楚。

“陆漫漫你威胁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这么大把岁数了,做事情也要有点分寸!文家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作为文城四大家族之首的陆老爷子,你就不觉得自己很卑微吗?!凡是,考虑一下后果!”陆漫漫直白的语句,说得铿锵有力。

陆勤政气得脸都红了,压抑的怒火难以想象,“陆漫漫你给闭嘴,我做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育!你才几斤几两重,赶在我面前用这种语气给我说话,陆子川,帮我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陆子川一得到父亲的口令,笑得恶毒无比,连忙上前就扬起了手掌。

上次在陆家别墅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抓住没办法发泄,这次,他不趁此机会好好教训陆漫漫一番,真是憋屈了他这么久的怒火!

手掌扬得很高。

用尽全力准备扇下去的那一秒。

“咔嚓!”身边,突然响起卡门的声音。

陆子川脸色一紧,狠狠的看着站在一边一直沉默无语的莫远修,此刻这个男人拿着手机,对着他们,明显在拍照。

“你做什么!”陆子川怒吼。

“你继续。”莫远修还带着笑,“我就是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丢给媒体看看会产生什么效果,而已。”

“莫远修你敢!”陆子川狠狠的说着,“把手机给我!”

说着,陆子川走向莫远修。

莫远修自然的将手机放在衣服口袋里面,“我的东西,我很厌恶别人碰,特别是你这种为老不尊的人!”

“他妈的!”陆子川突然爆粗口,似乎是被莫远修的三言两语气得口无遮拦,他上前就准备直接抢莫远修的手机,嘴里还大声喊着,“陆轩然,过来帮我!”

陆轩然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跑过去。

两个人蛮横的对着莫远修。

这就是所谓的文城上流社会。

陆漫漫看着这一幕,真的觉得很好笑。

她转眸看着莫远修,看着他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陆漫漫偷偷的拿出手机,拨打秦傲的电话。

电话还没有打,手机突然被一边的兰小君给抢了过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不打老、女、人!”莫远修突然出现在陆漫漫的身边,狠狠的拽着兰小君的衣领,力气很大,衣领勒得很紧,兰小君的脸色在急速的变化,变得青紫!

陆漫漫带着惊恐看着此刻的莫远修。

分明刚刚那一秒他还被陆子川和陆轩然围困,这一秒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很显然,在那边的陆子川和陆轩然也半响都反应不过阿里。

不知道莫远修怎么从他们身边离开,又怎么迅速的到陆漫漫身边的。

尽管只有三五步的距离,但这样的速度,还是让人惊叹。

兰小君此刻脸色越来越白,看着莫远修,整个人露出了恐慌无比的神色,在即将无法正常呼吸的前一秒,莫远修突然放开兰小君,一个用力,整个人直接摔翻在地上,全身痛的不行,喉咙处不停的咳嗽,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流出来,无比难受的模样。

病房突然就好像安静了。

除了兰小君不受控制的叫声,所有人都寂静了。

刚刚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到底,莫远修是怎么做到的?!

到底,莫远修这个男人,是谁?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远修,连眼睛都不眨一般的看着他。

莫远修冷血的脸色突然一收,嘴角陡然一笑,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有没有很帅?”

陆漫漫真的觉得。

莫远修这厮,就不是地球生物。

她完全没办法和他正常交流。

“陆漫漫!”坐在病床上的陆勤政厉声开口,“你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陆勤政老奸巨猾这么多年,自然是看得出来,此刻就算是真的打起来了,他们也占不到任何上风。

倒是,第一次对莫远修这个纨绔子弟刮目相看!

“爷爷,我说了,我说完事情,自然就走。”陆漫漫深呼吸,忽视莫远修带给她的异样情绪,让自己保持绝对的冷静,冷然道,“今天我父亲的官司,赢了。”

“你不用在我面前显摆!”陆勤政不屑的说道。

“不是显摆,而是告诉你,赢了这场官司,同时保住了你,以及你最宝贝的儿子!”陆漫漫说得讽刺无比。

“你在乱说什么?!”陆勤政怒吼。

陆漫漫看着陆勤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爷爷,这么多年你做过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

“你别在这里给我绕圈子,陆漫漫,我没空和你说这些有的无的!我要休息。”

陆漫漫冷冷一笑,“我爸被告受贿和偷税。而受贿金额和偷税都得从北门镇的那块地皮案件开始,而我二叔可是从头到尾的一直在暗中操作。”

“陆漫漫,你别诬陷我!”陆子川声音极大。

这么不淡定,显然是戳到了要点。

陆漫漫冷笑,冷笑着看着兰小君狠狠的瞪着自己,在陆轩然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似乎心有余悸,眼眶依然通红。

“二叔,我不是你,我从来不喜欢挑拨离间,栽赃陷害。”

“陆漫漫你……”

“在给我爸寻找证据证明清白的过程中,顺便对二叔你做了一番小小的调查,才知道二叔你原来和我们陆氏集团副董事长吴正伟关系来往极度密切,双方好到一个星期至少见面一次,甚至还伴随着金钱交易。是吗?二叔?”

“我和吴正伟关系好,我们私底下见面,碍着你了?!什么金钱交易,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陆子山有些激动!

“其实我手上的证据很多。”陆漫漫说,“除了在法庭上给法院那一份,还有很多,关于你和吴正伟私下汇款的账目清单,以及当初北门镇那块地皮你和吴正伟私下分别谋利的50万利益。不仅如此,从3年前开始,你就和吴正伟暗下勾结,借由莫正伟在陆氏副董事长的身份谋取不正当利益。其中虚拟合同就有3份,利益谋求高达500多万。而北门镇的这个合同也只是你们谋利的其中一个而已,只不过,你们把这个合同栽赃陷害到了我父亲身上!二叔,我其实一直很想问你,你就这么见不得我父亲好吗?你们就这么想要害我父亲?”

“陆漫漫你乱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别以为你编的这么像的谎言就可以吓到我!我根本就不怕你!”

“怕不怕我,那我们法庭上见吧。”陆漫漫说完,转身欲走。

“你等等。”陆子川大步上前。

莫远修眼眸一紧。

陆子川想要抓住陆漫漫的手缩了缩,声音大了些,“你把话说清楚陆漫漫!”

“就这么就心虚了?”陆漫漫讽刺无比,“二叔的心里承受能力,也不过如此!”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二叔,要不要坐牢,在我的一念之间,你说,这个时候你应该以这样的态度对我?!”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陆子川脸色变得彻底。

“陆漫漫!你直接说你的目的!”陆勤政突然开口。

终究,姜还是老的辣。

陆勤政在这个时候还能够这般沉着冷静,大概也知道,她没有直接将他们告上法庭,选择来这里和他们谈判,至少可以证明他们现在还是安全的,只要能够达到陆漫漫所需。

而陆漫漫的需求……

以现在陆慢慢的性格,肯定简单不了!

“爷爷。”陆漫漫看着他,显得尊重,其实却是讽刺,“这段时间文城都在说我爸十分不孝顺,不仅接手陆氏以来没有让你和二叔进公司分得利润,反而还将你气进了医院。你看看刚刚新出来的那条新闻,还说你要和我爸断绝父子关系!媒体对我们的误会这么大,爷爷不觉得应该解释点什么吗?”

“陆漫漫!”陆勤政咬牙切齿。

这分明就是在让他这把老脸,当着媒体的面,自扇耳光。

所有一切都是他说出去的,现在陆漫漫要他把这些话,全部都给收回来!

他就知道,现在的陆漫漫半点都不能小看,做的事情出来,分明就是把人往死的逼的,看上去不动声色,看上去不用暴力,却可以让人抓狂到无处反击!

“当然,爷爷觉得这些误会不解开没什么,我也觉得没什么。我相信我爸应该也能看开。”陆漫漫说得淡然,还故意好心道,“爷爷身体不好,就不打扰爷爷休息了。”

“陆漫漫你等等!”陆勤政叫她。

这个地步,不答应根本就不可能!

陆勤政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但现在就是没办法对陆漫漫怎样。

陆漫漫可以把陆子川的所有犯罪行为说得一字不差,他不怀疑她手上握有证据的真实性。他只是没有想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漫漫就用了惊人的能力,虽说以前他就知道陆漫漫个人能力比很多人都强,比陆轩然强,但那个时候他以为可以通过从小对陆漫漫的打压来让她的性格变得更加温顺,亦或者叫自卑,本以为这么多年也达到了自己所想,却真的没有料到,陆漫漫摇身一变,变得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我答应你。”陆勤政一字一句。

陆漫漫嘴角一勾,“我爸的宣判在明天,我希望我爸走出法院大厅的时候,爷爷能够健康的出院。对了,我还得提醒一下爷爷你,外界都说你偏爱二叔,我实在为你有些打抱不平,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爷爷应该不会这么偏心的。是不是?”

陆勤政气得发抖。

陆漫漫的暗示他听得懂。

意思就是,陆勤政得让陆子川在媒体上也感受到陆子山曾经经历过的遭遇。

也就是说,陆勤政需要在媒体上,抹黑陆子川。

陆漫漫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不简单!

“爷爷懂了,就行了,那我先走了。”陆漫漫说,还很友好。

“等等。”陆子川叫着她,有些惊慌的对着陆勤政说道,“爸,吴正伟现在被陆子山告了,他会不会把我也给供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陆子川,大概真的意识到了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突然开始害怕!

“二叔。”陆漫漫就看了他一眼,显得那般的不屑一顾,“吴正伟如果没有傻,就不会把你供出来,因为你们存在的私下交易又可以加深他的犯罪事实,说直白点就是,能少点罪行就少点,吴正伟不会那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去找吴正伟谈谈,给他点好处,他不会选择不答应。”

陆子川被陆漫漫轻言轻语的话,讽刺得脸色白一阵黑一阵。

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陆子川根本就没有想到。

陆漫漫笑了一下,“别太感谢我,毕竟我一直把我们当成一家人。”

说完,这次就再也没有做任何停留的,走了出去。

莫远修然后,跟在了陆漫漫的身边。

两个人不开不慢的回到小车上。

车子缓缓驶出医院。

陆漫漫一直将头看着窗外,不发一语。

莫远修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陆漫漫精致的侧脸,看着她红润粉嫩的唇瓣,轻轻的抿在一起。

“还在想什么?”

“想我这么放过我爷爷以及我二叔,值不值。”

“陆小姐,你刚刚让你爷爷做的事情,已经够刺激人了。”莫远修一脸,你还想怎样的表情。

一把岁数被逼到这个程度,还得当着媒体的面承认自己当初的错误,同时贬低自己最喜欢的儿子,这样的心里憋屈,是比很多*伤害更让人难以接受。

陆漫漫这女人,倒是越发的让他觉得有意思了。

陆漫漫深呼吸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倒是和她刚刚在医院那坚强坚韧到甚至有些慑人的女人天壤之别,她有些感叹的说着,“我只是很怕身边狼虎太多,一不留神,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怕?”莫远修眉头一扬。

他倒是,至少这段时间,没看到陆漫漫这么消沉过。

似乎一切都在按照她设定的计划,步步为赢。

不仅,那么大的世家文家被她玩弄,谦谦公子文赟被她撕破脸皮,狼狈不堪。

连,老奸巨猾的陆老爷子以及一心想要得到陆氏企业的陆子山通通都被气得有火发不出!还那么完美的击破了一起深思熟虑过好几年的极大阴谋!

这么短暂的时间如此多的战绩,她居然,在惆怅。

是以前真的被人欺负得,不敢让自己有漏洞吗,怕,重蹈覆辙?!

“莫远修。”陆漫漫突然回头,近距离,非常严肃的看着他,“你说,你是狼还是虎?”

莫远修脸色很淡。

他眉头轻扬,“你希望我是什么?”

“我喜欢你是我的人。”

“已经是了。”莫远修笑得帅气无比。

陆漫漫审视着他。

“你随时可以形式你的权利……”莫远修说,故意用低沉的嗓音说着,“睡我。”

陆漫漫恨不得一个脚把这货给踢下车。

她这么严肃的说一件事情的时候,他能不能也稍微认真一点。

男人的身体,注定了他们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事情吗?!

莫远修看着陆漫漫如此崩溃的模样,笑得开怀,他伸手将她搂进怀抱。

陆漫漫有些排斥。

“你欠我一个拥抱。”莫远修说得理所当然。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下一秒,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了莫远修的怀抱里。

第一次觉得莫远修的胸膛很暖。

脸靠在他坚硬他的胸膛上,能够听到他均匀有力的心跳声,以及,莫名产生的安全感。

突然重生那一刻开始,她对这个世界就没有所谓的安全感,她只想要靠着自己的一步一步,将曾经那些伤她的人赶尽杀绝,她不依靠任何人!

而此刻。

她承认。

她有些妥协。

至少这一秒,在赢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后,想要在这个怀抱里,感受一下下,心安。

车子开得很稳。

两个人拥抱在一直一起,到达陆家别墅。

陆漫漫离开莫远修的怀抱。

莫远修也没有阻止,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走进了陆家大院。

这个女人,能自己一个人,累到什么程度?!

……

陆家大厅。

陆勤政已经回到别墅,何秀雯今天没敢去法庭,怕自己承受不住那份压力,听说官司打得很顺利,整个人也因此松了一大口气。

两人看着陆漫漫回来,连忙叫着她,“漫漫。”

陆漫漫打起精神过去,嘴角笑着,“爸,你今天很帅。”

“都是你的功劳,我都不知道我女儿现在已经这么能干了。”陆勤政由衷的说着。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陆漫漫骄傲无比。

陆勤政宠溺的揉了揉陆漫漫的发丝,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开口道,“漫漫,你刚刚去医院见了爷爷?”

“嗯。放心吧,爸,你你不做决定,我不会替你做决定的。”陆漫漫直言,“我只是去拿回了属于我们的尊严而已。”

“什么?”

“大概明天就知道了。”陆漫漫说,“我有些累了,想上楼去休息。”

“嗯,去吧,这两天累坏你了。”

陆漫漫笑着表示不在乎,转身走向二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让自己放松。

离嫁给莫远修的时间越来越近。

她反而有些越发的不确定自己当时一时兴起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

莫远修……

莫远修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隐藏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他对自己,又是报以什么样的心态?!

她在这个男人身上,再次感觉到了一种迷茫和无力。

他其实很怕经历这种感受,从活一世,她就没有想过,让自己那般讽刺的栽在男人身上!

眼眸微动。

在慢慢的调节自己的心情。

也或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不觉得,上天会一次又一次的给他开这种玩笑!

……

陆漫漫在家狠狠的休息了一天。

没有去上班,没有想工作,没有被身边各种事情骚扰,她狠狠的放自己彻底的放松了一天。

到了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就开始了和莫远修的婚纱拍摄工作。

拍摄的婚纱和礼服陆漫漫自己都没有提前看到过,一到拍摄基地,工作人员直接给她拿起婚纱帮她更换,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表达自己的意见,就这般出现在了大镜子面前。

白色的婚纱,在这这般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还记得当时和文赟拍婚纱时候的情景,当时他们拍摄的所有婚纱都是他们一起挑选,而结婚当天的婚纱及礼服,是文赟去国外,在著名设计师的帮助下,亲手帮她设计和制作,当年,真的羡煞所有文城女性。

越想,越觉得讽刺。

陆漫漫眼眸一转,看着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莫远修。

黑色西装,打着领结。

高大挺拔的身材,俊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这般成熟稳重的打扮,让他看上去,帅气夺目。

莫远修长得还真的很帅。

上一世是什么感受呢?!

上一世只觉得,这个男人很讨厌,总是和文赟作对!还总是不言败!

心思有些摇曳。

莫远修自然的从后搂着她的身体,黑白搭配,永远的经典。

很难想象,原本两个人天壤之别的人,这么抱在一起时,这般和谐,温暖。甚至完美到,无可挑剔。

“准备好了吗?”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透过大大的穿衣镜,看着打着石膏的翟安。

翟安对着陆漫漫一笑,“我负责协助摄影师,俗话叫做,打杂。”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国际上致命的摄影师翟安,居然沦落到给人打杂的份儿?!

“准备好了,就跟着工作人员过来。”翟安友好的说着,然后挂着厚厚的石膏手,走向一边。

莫远修看着翟安的背影,皱眉问道,“青梅竹马?”

“有意见?”

“反正也不喜欢你。”莫远修直言。

“你怎么会知道?”

“或许,我比你想的,更了解你。”莫远修笑得邪恶。

陆漫漫不爽。

“走吧,今天的拍摄很紧张,我只约了一天,也就是说内景外景一起拍,会比较累,记得忍耐。”莫远修拉着她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正如她意。

她也不想花太多精力在婚纱照上。

她一直觉得,所有一切都是走走过场而已!

她一点都不由心。

而莫远修所说的会累,让忍耐,到后面她确实忍得有些咬牙切齿。

内景外景加起来12套衣服,她真的是拍的要吐了,身体也僵硬到不行,连笑都觉得不自然了,整个脸都是僵硬的。翟安一直陪着拍摄,这个从来都不轻易说笑的男人,看着他们这般扭曲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好几次。

陆漫漫忍着各种憋屈。

莫远修这货就真的没让她顺心过。

拍摄完了之后。

已经到了晚上10点。

准确说,有两套婚纱拍的夜景。

她也是第一次听说,拍婚纱拍晚上的。

莫远修真是绝!

不过翟安却说,晚上拍出来效果,很美。

谁知道,反正当时她已经累得,一个字不想说。

从外景拍摄基地回来,到达文城已经是晚上11点了。

一直不停的赶着进度,甚至连晚饭都没来得吃,回到文城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翟安,一起吃晚饭吧。”陆漫漫突然开口。

翟安一怔,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好。”

车子停在文城高逼格的西餐厅,三个人坐在靠窗边的圆桌,华丽的文城夜景衬托着餐厅更加的浪漫优雅。陆漫漫点好餐点后,看了看时间,对着他们说道,“我去上个厕所。”

莫远修微点头。

翟安也点了点头。

陆漫漫离开。

圆桌上就剩下莫远修和翟安。

两个男人的饭桌,终究有些尴尬。

莫远修突然端起红酒杯,对着翟安。

翟安也拿起酒杯。

两个杯子清脆的碰壁声音,莫远修说道,“很久没一起喝酒了,翟安。”

翟安笑了一下,“嗯。”

“还是回国了?”

“身不由己。”翟安说,“不过,大概不了多久,也会离开文城。”

莫远修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翟安也没有多说。

两个人各自拿着酒杯,品着红酒……

餐厅洗手间。

陆漫漫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那边懒洋洋地接通,“喂,漫漫,这么晚了你找我做什么?”

“难得这么早睡觉。”

“人家现在在试着做一个贤妻良母,所以从生活作息和规律改起。”古歆嘀咕着。

“你倒是愿意为翟奕改这么多坏毛病!”

“真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

“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

“这么大晚上吃饭,我怕长膘。”

“你天生丽质,不会长胖。”陆漫漫违心的恭维着。

古歆蓦然一笑,“虽然知道你言不由衷,但我还是信了。看我就这般单纯。话说你在哪里?”

“西遇顶级牛排餐厅。”

“给我二十分钟。”

“嗯,我等你。”

挂断电话,陆漫漫连忙将手机打开新闻客户端。

今天拍摄了一天,她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看今天的头条新闻。

手指快速的翻阅,点开。

“如此打脸,陆老爷子澄清大儿子陆子山的清白!”

陆漫漫嘴角一笑。

标题下的内容不多,大体就是陆勤政对媒体说他昨天的话是一时糊涂,他从来没有想过和陆子山断绝父子关系,且这么多年他们关系很好,反倒是自己的二儿子陆子川挑拨离间,嫉妒自己的大哥,不安好心。内容都是围绕陆勤政对陆子山的欣赏而写,字里行间分明有着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的骄傲。

内容永远都不是新闻的终点,评论区才是精华。

陆漫漫翻阅。

“陆老爷子真是老糊涂了吧,一天一个样!真怀疑当初一直说什么和陆子山关系不好,都是自己故意在媒体面前作的!”

“看不出来,陆老爷子还是个心机婊,这么大把岁数了,搞这些乌七八龙的事情,也不怕折寿。”

“这陆老爷子到底闹哪样?在陆子山遇难的时候连忙说什么断绝父子关系,现在陆子山平安无事了,有所欣赏自己的儿子?!这么现实的老头儿,真的还好意思在媒体上蹦跶吗?赶紧回家安度晚年,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一眼就能够看出陆子山和陆子川的差距。陆子川分明阴险小人,机智的我早就发现!”

很多评论。

为陆勤政的一天一个样而感到鄙视。

毕竟作为四大家族自首的陆老爷,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乱散播谣言又自打耳光的行为,总是能够引起文城人命的反感。

她现在可以想象,陆勤政召集记者说出这些话时,是有多恨,却在媒体表面还得表现出友好、和蔼,甚至对记者的提问,还得故意装傻。

想象着那幅画面,真是让人无比的大快人心!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翻阅下面的新闻。

在她父亲被法庭宣布犯罪事实不成立,无罪释放后,她父亲就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安心拍照。此刻,她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找找她父亲的新闻。

在下面不远的地方,写着“清者自清,陆董事长沉冤得雪”。

新闻不仅写了他父亲的上庭经过,庭上的精彩博鳌想,还大篇幅报道了他父亲这些年做的多项不为人知的慈善事业,让陆子山的名声再一次的刷新了在文城乃至整个全国的影响力,亦或者说,陆氏企业因为这场官司,给自己做了一个免费的,正面的,大幅度的形象宣传!

陆氏股份跟着上涨了好几个百分点,分明是因祸得福。

对比起文家的憋屈,陆家大院的愤恨,此刻的陆子山一家,耀眼得璀璨!

看完自己想看的,陆漫漫走出洗手间。

远远,两个男人都坐在那里,各自喝酒,显得尤其的生疏。

陆漫漫坐过去,让气氛有了些微微的变化,分明和谐了好多。

随便找了些话题说了会儿话,服务员开始为他们上餐。

现在其实已经很晚了,整个高级西餐厅也就不超过3桌,餐厅显得更加的安静。

陆漫漫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时,倒是让整个西餐厅都听到了,她连忙接通,“你到了吗?”

“到了,你在哪里?”那边传来古歆的声音。

“往右,最里面,窗边。”

“哦……”古歆拉长尾音,似乎是在寻找,声音突然高昂着,“我看到你了……麻痹,陆漫漫,那是翟安吗?!”

一句话,几个音调。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

“先过来。”说完,陆漫漫径直的挂断了电话。

古歆站在不远处,看着那边的三个人,心里把陆漫漫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

翟安自然的抬头,然后就看到了古歆。

看到她似乎还带着一脸不悦。

想要开口的话,还是选择了沉默。

“坐吧。”陆漫漫说。

古歆狠狠瞪了一眼陆漫漫,坐在餐桌边。

“没给你点,你想吃什么?”陆漫漫随口说道。

“我喝杯咖啡。”

陆漫漫招来服务员。

很快,三份牛排,几份精致的点心,一瓶红酒,一杯咖啡,上桌。

古歆不爽的喝着咖啡,整个眼神就刺激着陆漫漫。

陆漫漫饿了,根本没空搭理古歆,自己吃得悠然自得,当然,她身边的莫远修,似乎从头到尾就没有看过她一眼。

所有人都安静的吃着晚餐。

翟安却吃得有些无奈。

右手缠着绷带,虽然让服务员已经提前给他将牛排切成了一块一小块,但在吃意大利面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利索,每次用叉子夹起,又掉下,屡次循环。

“古歆,你不觉得这个时候你应该帮帮翟安?”陆漫漫突然开口。

她实在都看不下去了,古歆这个女人怎么就坐得住,还这么一脸坦然的。

古歆一个眼神杀向陆漫漫。

她今天已经很不爽了,很不爽了。

她以为陆漫漫叫她出来是因为陆漫漫想她了,毕竟两个人很久没有单独一起吃过饭,她正好有好多八卦什么的和陆漫漫聊!忍受着从被窝中起来的煎熬,怀着兴奋的心情出现,居然还有倆男货也在!心里各种不痛快,此刻还想要让她帮翟安吃面,滚蛋吧你!

“不用,能自己吃。”翟安玩笑的说着,“就是吃相不太好看。”

陆漫漫恨了一眼古歆,也没再多说。

翟安其实很喜欢吃意大利面,结果说话那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碰了。

一个人在面对美食时不能吃的滋味……

古歆抿着唇,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

饭吃得不快不慢。

吃饭之后,都12点了。

陆漫漫那妞根本就是有异性没人性,吃完之后,拉着莫远修就走了,走得那般的理所当然,而偌大的西餐厅门口,就剩下她和翟安,两个人有些尴尬,尴尬到没有说一个字。

“你开车了吗?”古歆突然开口,打破僵局。

翟安笑了一下。

好看的脸颊上,笑得总是很纯净。

他都这样了,还能开车吗?

古歆似乎也反应过来,“我开了,我送你吧。”

其实,该拒绝的。

但是翟安却点了点头。

点头的一瞬间,看到古歆有些排斥的神色。

很多时候,只是基于礼貌随口说说而已。

翟安其实不是不懂。

他坐在古歆的副驾驶室。

古歆开车还是开得很不好,好在很有自知之明,开得很慢。

车子行驶在文城已经相对冷清的街道上,彼此都保持着安静,一言不发。

古歆这么一个喜欢说话的女孩子,在他面前,可以这般的鸦雀无声。

“你手臂还好吧?”古歆询问,终究,主动开了口。

古歆觉得自己要是不说话,翟安肯定会绝对会一直保持沉默。

而她实在不喜欢这么冷清到死的环境。

她喜欢热闹。

热热闹闹。

“没什么大事儿,轻微骨折,过段时间拆了石膏就好了。”翟安说,清清淡淡的声音,其实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应该很不方便吧。”古歆问。

“还好,可以接受。”

“那天的事情,还是谢谢你。”

“没什么,换做任何一个我的顾客,我都会这么做的,你别多想。”翟安解释着。

古歆点了点头。

也说不出什么滋味。

反正每次面对翟安,总是有些莫名其妙。

她现在真是后悔死了曾经为什么姚知道翟安喜欢自己,要是不知道,现在还能没心没肺的一起玩耍!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翟安看着窗外的景色,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古歆,其实我……”

“翟安。”古歆有些大声的叫他。

翟安沉默的看着她。

“今晚夜色挺好的,你觉得呢?”说出来的话,古歆恨不得一头撞死!

她怎么可以把话题转移得这么,别扭!

还分明很作!

翟安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只是这么笑了一下,应了一声,“嗯,挺好的。”

然后,这次就真的再也没有谁开口说一个字。

好在,车程不长。

10来分钟,到达翟家别墅。

此刻,翟家别墅大门口还停着一辆黑色大奔,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西装革履,分明是才下班的翟奕,很显然,翟奕也看到了古歆的小车,大步向这么走了过来。

刚走近,就看到翟安从车上下来。

脸色陡然一变,眼底闪烁着一丝凌厉!

“今天漫漫拍婚纱照,晚上让我一起吃饭,刚好翟安也在,所以吃过饭后顺路送翟安回来。”古歆也下了车,解释,“翟安手不方便。”

古歆知道,翟奕不太喜欢她和翟安在一起。

男人应该都不喜欢,曾经有过暧昧关系的人单独在一起。

更何况翟奕和翟安的关系本来就比较微妙。

翟奕的母亲早早去世了,翟安的母亲在翟奕母亲还未去世时就怀上了翟安,对此,翟奕一直耿耿于怀,而在翟奕母亲死了之后,翟安的母亲带着翟安回到了翟家。翟奕的父母似乎又特别的喜欢翟安的母亲,也特别的偏袒翟安。

导致这么多年,翟奕和翟安的关系从来没有好过。

“嗯,就是帮陆漫漫拍了婚纱照吃饭遇到。”翟安开口,口吻很自然,看着他们,又说着,“不打扰你们,我先回去了,谢谢你,古歆。”

“不用谢。”古歆回笑了一下,只是礼节性的,这种举动,反而显得很是生疏。

翟安显得很自然,转身就往别墅走去。

走了几步。

他微微回头。

远处,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翟奕在亲吻古歆。

很用力的亲吻。

看上去如胶似漆。

翟安看了一眼,就这么看了一眼,自若的收回视线,走自己的路。

经历过很多之后就不会那么痛得明显了,他其实还很佩服自己,学会了接受,默默地接受,不为任何人所知。

而那句话。

“古歆,其实我……”真心的祝福你和翟奕。

------题外话------

再次推荐小宅的完结文《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精彩片段:

某天,夜黑,灯暗。

某女一身清凉,出浴,若隐若现。

某男直勾勾的看着某女,脸色微变。

某女低头,遂问道,“你不是,不行吗?”

某男敛眸,“我允许你,亲自验证。”

一夜。

惊天动地。

某女仰天长叹,悔不当初。

招惹到大人物,如何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