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盛世婚礼(一)惊动全城!/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餐后。

陆漫漫和莫修远坐车离开。

陆漫漫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古歆一脸不爽的表情,眉头紧皱。

活得这么坦率的古歆,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她叫她,都会立刻答应的古歆,她其实不希望有那么一天,她会恨她。

眼眸微动。

随着车子的离开,古歆和翟安的距离越来越远。

“你觉得翟安比翟奕更适合古歆?”耳边,传来莫修远淡淡的嗓音。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修远,“不是觉得,是事实。”

“翟奕是翟家继承人,锦绣前程,又对古歆一心一意。不管从哪个地方看来,翟奕都比翟安优秀太多。”莫修远继续说道。

“看人不是看表面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上一世太多悲剧发生在她的眼前,现在回想起,还历历在目。

“我喜欢这句话。”莫修远扬唇一笑。

陆漫漫不想再搭理他,有些困的靠在后背椅子上。

其实在想一些事情。

脑海里会想一些上一世无法释怀的事情,包括自己包括古歆,那些事实仿若一个惨烈的梦,想起,就会让人恨得揪心。

“过来。”想得出来的一瞬间,莫修远突然出声,说出来的声音显得有些不容置喙。

陆漫漫睨了他一眼,不为所动。

莫修远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怀抱里,“都说你温婉恬静,却更喜欢你刁蛮任性盛气凌人的样子。所以,在我面前别露出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会忍不住,对你放肆。”

陆漫漫嘴唇轻抿。

总是说着这般霸道无比的话,总是,莫名,让她心暖。

她说,“莫修远,会不会有一天,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莫修远扬眉,只是沉默一笑。

“如果是,我想那个时候,我会陷得很深,所以……”陆漫漫说,“先别这么靠近我。”

莫修远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他眼眸看着窗外流利的文城夜景,看着那眼前一幕一幕一闪即逝的霓虹灯光。

沉默在彼此之间,幻化成蝶。

……

筹备婚礼比她想象的还要轻松。

上一世的自己几乎全身心的投入她和文赟的婚礼之中,整整忙了三个月,包括挑选婚纱,制作请帖,邀请亲朋好友,挑选婚礼场地,和婚庆商讨婚礼细节,甚至连包多少红包,送多少伴手礼等等,全部都是她亲力亲为,那个时候的文赟总是笑着说,漫漫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当时觉得,文赟对她宠爱入骨。

现在知道,他只是嫌麻烦,他只是不在乎。

如今。

这场婚礼,陆漫漫除了当天拍婚纱累的够呛之外,接下来的所有一切婚礼细节陆漫漫插手的极少,她想,就8天时间,莫修远这个男人估计也搞不出来多盛大的婚礼,而且本来就是形婚,莫修远也犯不着这么铺张浪费,大家走走过场,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到最后大家分道扬镳的时候,也不用面对太多外界的闲言闲语。

这么想着,陆漫漫在家轻轻松松了好多天,别提多悠闲。

直到,结婚前一天。

如果不是接到古歆说要在最后一天庆祝一下她结束单身生涯,她真的都快忘了,她是马上要举行婚礼的新娘子,她连她明天的婚纱是什么样子,有几套礼服,会有什么形式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莫修远在安排。

而她也懒得去问。

反正不由心的东西,都可将就。

不过,就算是形式,该做的还是得做。

所以单身派对肯定得举行。

陆漫漫让莫修远在“sleepless魅色”帮她定了一个包房,让古歆准时去,特别吩咐不能带家属,古歆不爽的瘪嘴,还是一口答应,貌似还很兴奋,陆漫漫觉得自己都没那么兴奋!

她挂断了和古歆的电话,给翟安拨打过去。

那边接通直接就说道,“是要举行单身party?”

“你还是这么聪明。”

那边似乎笑了一下,“在哪里,我准时参加。”

“sleepless魅色,晚上7点。”

“好。”

“嗯。不见不散。”陆漫漫说着,挂断电话。

她朋友其实不多。

知心的朋友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她所谓的庆祝单身派对,加上她,也就3个人。

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3个人。

夜,7点。

陆漫漫推开“sleepless魅色”VIP包房的大门。

古歆早就在里面了,一个人疯狂的唱着歌,别提多自嗨了,她转头看着陆漫漫,招了招手,继续用夸张无比的动作唱着她自以为好听的歌曲,样子忒是滑稽。

陆漫漫觉得,有古歆的地方,或许就她们两个人,也能热闹无比。

她刚坐在沙发上,房门再次被推开。

古歆夸张而疯狂的唱歌突然一下子就安静了,怔怔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看着从外走进来的翟安。

翟安似乎也很诧异,他应该没有想到,房间里面会这么冷清。

有些尴尬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即走向陆漫漫,并没有太多的把眼神放在一边的古歆身上。

古歆似乎陡然就失去了活力一般,好半响都没有“鬼哭狼嚎”。

陆漫漫不用想都知道此刻古歆在心里咒骂她,祖宗十八代一一会问候个遍。

翟安表现得倒是很自若,他笑了笑,“怎么就这么两个人。”

“朋友本来就不多。”陆漫漫说得无所谓,心里补充着,多经历过一世之后就更加知道,她朋友却是不多,“有你们俩就够了。”

“我应该感到荣幸吗?”翟安玩笑般。

陆漫漫笑了一下,“不,我们现在应该喝酒庆祝,愿友谊长存!”

“嗯。”翟安没有犹豫。

他们两个人各自倒酒,满满的啤酒,一干二净。

“你不太喝酒的。”翟安看她如此豪爽的样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嗯,这叫视死如归。”陆漫漫说。

“嗯?”翟安眉头一扬。

“你就别问了,反正今天大家不醉不归。”陆漫漫说着,转头看着那边已经郁闷的恨不得撞墙的古歆,“唱不出来就不要死赖在那边,过来喝酒。”

古歆瞪了一眼陆漫漫,带着不爽的情绪一屁股坐在陆漫漫身边,看着她和翟安喝酒的架势,没好气的说着,“酒量又不好,你就不怕喝死了!”

陆漫漫翻白眼,这女人就是嘴不饶人。

“你就叫了我们2个?”古歆询问。

“否则你觉得还应该叫谁?”陆漫漫询问。

“你家莫修远呢?”

“他也有他的单身派对。”

“你就不怕他今晚偷吃吗?”

“反正都习惯了。”陆漫漫说得坦然。

古歆完全是无法理解,“搞不懂你为什么就嫁给了他。”

“总比嫁给文赟好。”

“可是我就是接受不过来,你分明和文赟如胶似漆,转身就说要和莫修远结婚,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万一哪天后悔了怎么办?!”

“这么多酒还堵不住你嘴吗?!”陆漫漫没好气的说着。

古歆瘪嘴,给自己狠狠倒了一大杯,“来吧,准新娘,恭喜你。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得那个阴阳怪气。

陆漫漫也难得和她计较。

三个人又喝开了来。

由始至终,翟安和古歆的互动都特别少,连一次都没有单独喝过酒。

陆漫漫其实酒量真的不太好,喝了没多少,就有了醉意。

她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直接就走出了包房。

古歆看着那妞歪歪倒倒的模样,起身就想要跟着去,这么一个女人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这种地方乱逛,不吃亏才怪!

“在这里,她不会有事儿。”翟安突然开口。

古歆转头看着他。

“这里的老板叶恒,和莫修远关系很好,陆漫漫在这里可以横着走。”翟安再次解释。

“你怎么知道?”古歆忍不住问他。

翟安不应该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他摄影的人吗?

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还这般肯定的口吻。

就算她也知道这里的老板是叶恒,也知道叶恒和莫修远关系好,都不敢说,陆漫漫刻意在这里横着走,谁知道叶恒和莫修远关系好到哪种程度?有时候的酒肉朋友,最最不靠谱。

“也就是无意听说而已。”翟安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两口。

古歆皱着眉头,看着陆漫漫已经走了出去。

陆漫漫做事情一向很有分寸,所以她现在其实有些怀疑,陆漫漫故意的出去,是为了制造她和翟安的单处的空间,她其实也不算笨,只是很多时候不喜欢动脑筋去揣测,她觉得累。而她是在有些想不明白,陆漫漫这段时间这些举动,分明有些在撮合她和翟安的成分,她明知道她不可能和翟安有什么发展下去的可能!

“要不要喝一杯?”翟安突然开口。

古歆回神,看着翟安已经有些红润的脸色,“你酒量也就比漫漫好一丁点。”

意思是,别喝她这种千杯不醉的人说喝酒了!

后果不会是他想要的。

“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吧。”翟安不在乎。

古歆也不多说,和翟安多喝了起来。

其实喝酒也只是喝酒,两个人依然话不多,甚至没有互动,仿若就一直在喝。

喝着,缓解彼此尴尬的气氛。

……

陆漫漫从包房中出来,深呼吸一口气。

她是有些醉了,但绝对没有表现的那么醉的厉害。

她其实只是为了让古歆和翟安多相处一会儿,她现在没办法直白的告诉古歆让她选择和翟安在一起,只能尽量给他们制造一些机会,当然她也知道作用不大,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这么想着些事情,陆漫漫往公共洗手间走去。

刚走出一个长长的走廊,右转的一瞬间,陆漫漫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也看到了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对方突然微微一笑,“漫漫姐,你也在这里?很巧。”

陆漫漫看着莫璃。

看着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顺直的披在两肩,乖巧的模样和这里格格不入。

“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哥在这里,庆祝最后的单身,我过来坐一会儿,一会儿就得回去了。我不太适合在这种地方待太久。”莫璃笑着解释,又甜甜的问道,“你要不要去哥哥的包房?我带你去?”

“不用了,我那边有朋友,我就是出来透口气。”

“那我就先进去了。”莫璃笑着离开。

陆漫漫回头一直看着莫璃的背影,看着她纤细的模样,这么一个白净的女孩,有着一碰就会碎掉的柔弱,天生就有一种让男人产生强烈保护欲的气质,在如此燥热的复杂世界里,就如一道清泉一般,让人从心底觉得舒服。

这么一个女人……

陆漫漫回头。

回头的一瞬间,迎面看到不远处的叶恒。

叶恒站在走廊的一角,抽着烟,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皱眉,“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我怎么看你了?说得这么暧昧,阿修会杀了我。”叶恒将手上的烟蒂熄灭,故意说道。

陆漫漫难得搭理。

“话说,要不要去阿修的包房坐一会儿?”叶恒询问。

“不去。”

“都不好奇阿修包房中都有些什么人吗?”

“不好奇。”陆漫漫说得直白。

叶恒笑得意味深长,摇着头离开。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离开的模样,眉头微皱,往洗手间走去。

这么转了几圈,陆漫漫推开包房。

不得不说,在快要喝醉的时候这么走一会儿,醉意消失得真的很快。

而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着翟安和古歆一直在喝酒的模样。

其实也不在一个调调上。

翟安有时候在喝,古歆只是拿着酒杯,古歆喝得时候,翟安似乎在倒酒,两个人如此不默契……

陆漫漫微叹了口气,坐过去。

古歆看着陆漫漫,心情很是不爽,“去哪里浪了?”

“……”她看上去哪里在浪了?!

“酒都喝了这么多了,你才回来,到底是你结婚还是我结婚,一点觉悟都没有!”古歆不爽的抱怨。

“当提前庆祝你好了。”陆漫漫说得坦然。

古歆气得呕血。

她怎么就和陆漫漫成为闺蜜,成为死党的?!

“好啦好啦,咱们继续喝酒。等会儿10点前要回去,否则明天真的就不能举行婚礼了。”

“那我们抓紧时间,使劲喝。”说着,古歆瞬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喝得更加来劲儿了。

古歆这段时间混夜场的时间少,因为强迫自己收敛,做一个乖乖的贤妻良母,好不容易逮着这么好的机会喝酒,她才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

三个人在这奢华过度金碧辉煌的偌大豪气VIP包房中,因为古歆,反而显得一点都不空旷,甚至还玩的特别的有滋有味,三个人在一起的气氛,难得很好。

恍惚回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三个人没有这么多芥蒂。

也不会这般尴尬。

陆漫漫眼眸深深的看了一眼古歆和翟安,看着两个人,即使故意在伪装也不难看出彼此之间疏远的距离,在感情上面,不管多没心没肺多不拘小节的古歆,也会对这件事情拿捏分寸。

酒味越来越浓。

陆漫漫又感觉到了头晕。

她还觉得自己在这么喝下去,会现场直播。

正准备全身而退时,就看到翟安已经率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上去在极力隐忍却依然错乱不堪,他歪歪倒倒的走向厕所,刚走进去,就听到“哇”的一声,呕吐了出来。

陆漫漫转眸,看着古歆。

古歆此刻放下酒杯,脸上难得有些沉默。

“你喝醉了吗?”古歆突然问陆漫漫。

“觉得头晕。”

“那我们早点回去吧。”古歆说,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翟安呢?”

“等他清醒了自己就会回去了。”古歆说得直白。

陆漫漫忍着怒骂古歆的冲动,说道,“如果你真的不在乎翟安的感情,还可以继续当朋友。”

“我不是在乎我们的感情,而是翟奕不喜欢我和翟安在一起。漫漫,我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翟安,心里也会有些内疚。但如果翟奕因此而不开心,我会毅然的选择和翟安绝交。”古歆并没有任何掩饰的说着,“我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很坏,只要认定的事情,就可以抛下身边很多东西。”

“那如果哪一天我和翟奕利益冲突,你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在翟奕身边吗?”陆漫漫认认真真的问她。

“为什么会有利益冲突?”

“商人都会存在竞争。”陆漫漫找了一个最简单直接的答案。

“如果只是商业竞争,我并不觉得这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在我的世界里,对你的定义就是,除非你抢了我的男人,其他我都可以接受。”古歆说着,还故意笑了一下,“我怎么都觉得你抢不了我男人!”

陆漫漫翻白眼。

古歆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好了,不说了,早点回去吧,我去叫翟安。”陆漫漫起身,刚起身,头就晕得想吐。

整个人猛地一下又坐了下去。

古歆看着陆漫漫的模样,邪恶一笑,“喝醉了?”

陆漫漫就知道古歆这女人最喜欢的幸灾乐祸。

“走吧,我扶你出去。”说着,古歆就把陆漫漫从沙发上扶了起来。

陆漫漫头晕的厉害,稍微晃动大一点,指不定就吐了出来。

酒真的不是好东西。

喝的时候尽兴,喝完了,全身狼狈。

她在古歆的搀扶下,走得不快不慢。

长长的走廊上,古歆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陆漫漫诧异的抬头,就看着莫修远站在前面,看着他们,看着她,酒醉的模样。

“陆小姐。”莫修远低沉的嗓音,在叫她。

陆漫漫眼眸一抬。

“过来。”莫修远说。

陆漫漫真的很想爆出口。

她凭什么过去。

心里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古歆就突然松开了她的手臂。

这妞,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那我就不送你了。”古歆在陆漫漫耳边悄声说着,还很邪恶,“别提前入洞房哦!”

陆漫漫在迷糊中看着古歆愉快的走了。

走了。

“算了,陆小姐一向内敛,还是我过来吧。”三两步,莫修远站在了她的面前。

下一秒,将她狠狠的拥入怀抱。

陆漫漫头上飘过一只草泥马!

她现在能随便晃动吗?!

他丫的就不怕她吐他一身吗?!

“你敢吐在我身上试试。”似乎是感觉到陆漫漫的身体变动,莫远修在陆漫漫耳边威胁。

陆漫漫忍住怒火,“你不想我吐你身上,你倒是放开我。”

莫远修邪魅一笑,放开陆漫漫,然后扶着她离开。

两个人的脚步走得不快不慢,但因为陆漫漫不稳的步伐,看上去无比暧昧。

“阿修。”身边,突然想起一个女人的嗓音。

一个陌生的,毫不熟悉的女人声音。

陆漫漫抬眸,看着面前的女人。

长长的大波浪随意而性感的披在两肩,脸上化着浓艳的妆,手上叼着一根女士烟,像只猫儿一样懒懒的站在那里,散发着一种女人独特的妩媚,在陆漫漫有些恍惚的眼神中,越来越清楚。

一张陌生而漂亮的脸颊,她记忆中从见过的脸。

这个女人,如此亲昵的叫着他阿修,和莫修远什么关系?!

而莫修远此刻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带着陆漫漫,离开。

女人总是带着三方直觉。

所以陆漫漫觉得,这个女人和莫修远绝对,关系匪浅。

两个人坐进了秦傲的开的小车内。

远离酒吧的喧嚣,陆漫漫微松了口气的看着车窗外的夜景。

“喝不了就别喝这么多。”莫修远随口说着。

陆漫漫难得搭理。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笑了一下,也不再多说。

车子就这么不快不慢的,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陆漫漫看着文城耀眼的灯光,到现在其实都有些恍惚,恍惚不清,明天是不是真的要嫁人。

……

“sleepless魅色”酒吧。

古歆离开的脚步,突然又折回了去。

她推开包房,走向洗手间。

里面那个男人趴在马桶上,一只手还打着石膏,看上去难受,还很滑稽。

“翟安。”古歆叫他。

那个看上去像是已经睡着了的男人,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很努力在让自己变得冷静。

“你现在还能起来走吗?”古歆继续问道。

翟安动了动身体,带着沙哑的嗓音低声道,“暂时不能。”

“那我就陪你一会儿吧。”古歆说。

翟安一直在隐忍。

他很多事情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古歆。

“刚刚把陆漫漫送走了,莫修远带着她离开。分明不觉得漫漫和莫修远那个渣男般配,但有时候看着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又真的觉得挺好。”古歆自言自语道。

翟安一直没有开口。

“不管怎样,我和漫漫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你呢?这么多年,还是一个人吗?”古歆问他。

翟安忍着胃里面的一直翻滚,终于抬起了头。

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他白的不寻常的脸色。

翟安喝醉了,和一般的人都不一样,他会惨白得吓人。

“缘分也要顺其自然。”他努力的扬起一个笑容,笑着对古歆说,“其实不用对我存在内疚,我不是不愿意接触其他女人,只是没有找到心意的。”

古歆咬着唇。

沉默着,好半响开口道,“翟安,刚刚漫漫对我说,说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我知道,我其实是做不到了。我可以当成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甚至可以不去想起,我的初吻给了你。但是翟奕不会,他不会想要看到我们两个人有任何交集。”

翟安点头,笑着,“嗯,我知道,我也不希望我喜欢的女人,老是和对她有想法的男人来往。”

“我真的很自私。在对待感情上面,我很死心眼,我觉得感情就应该这么清清白白。漫漫说如果她和翟奕有利益冲突会站在那一边?!在我的世界里,除了感情纠葛,什么都不会影响我对任何人的感情。”古歆说,说得有些条理不清。

其实翟安知道她的意思。

因为他和她牵扯到了感情,所以他们之间以后就不会再是朋友。

嘴角微微一笑。

这样何尝不好。

翟安点了点头,“我会尽快离开文城的。”

古歆觉得自己真的很自私。

但是,她就是这么自私,在翟奕和翟安面前,她根本没有考虑,选择了翟奕。

毕竟,她嫁给翟奕后,住在翟家别墅,自然就和翟安同一个屋檐,她受不了这种隐忍的情绪,会让她直爽的性格,无处安放。

“谢谢你翟安。”古歆由衷的说着。

翟安满不在乎的样子,笑得还是那般干净。

翟安其实长得很帅,是那种很透彻的帅气,皮肤又白,整个人又安静又内敛,读书的时候其实就很受女生欢迎,她记得翟安第一次收被女生表白的时候,白皙的脸颊瞬间红透,样子……恍惚,有些让人难忘。

很多事情,回忆就终究成了回忆。

自从选择了翟奕,其他人,就真的只是其他人而已。

古歆离开了洗手间。

她回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看翟安身体状况,而是在那晚上,送翟安回到翟家别墅碰到了翟奕,翟奕对她一字一句的说着,他不喜欢看着她和翟安同框的画面。

所以,她是来告诉翟安,如果可以,能不能离开。

说得很隐晦。

但是翟安就是这般,从小就是这般,很会为别人考虑。

她深呼吸,走出“sleepless魅色”酒吧。

夜深的文城街道,袭来凉凉的冷风。

那一刻,总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她嘴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用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

对于翟安的一切,就这样吧。

以后,只会是她一个陌生的小叔子!

……

痛。

头痛欲裂。

陆漫漫再次感受着这种非人的滋味。

她迷迷糊糊的坐在大床上,水晶吊灯闪亮无比的照耀着面前不知道何时突然蹦出来的一群人,一群高挑的女人,每个人手上拿着一款婚纱或礼服,微笑着面对着她。

“陆小姐,我们是来为您今天的婚礼换装和打扮的,为了不影响您的婚礼进程,请陆小姐现在起床。”带头的一个女人,恭敬而礼貌的说着。

陆漫漫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况,她转头看了看大阳台外暗黑的天空,忍不住问道,“现在几点?”

“凌晨4点。”

要不要这么早?!

她昨晚上酒醉回来就很晚了,吃了醒酒药,因为胃里面极度不舒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不刚觉得睡着了,怎么就要起床了。

“谁让你们过来的?”陆漫漫没好气的说着。

“是莫先生。”领头的女人依然恭敬。

陆漫漫皱眉。

那货此刻指不定睡得正香,就知道折腾自己!

心里不爽透顶,看着这么一排排女人站的笔直而恭敬的样子,终究还是掀开被子走向浴室洗漱,懒洋洋的坐在了化妆镜前。

“陆小姐,先换上您今天的主婚纱吧。”领头的女人微微一笑,说着。

陆漫漫点头。

领头的女人指使着一边的女人,开始给她换上婚纱。

婚纱抹胸设计,裙纱很长,几乎拖满了她偌大的卧室,衬托着她人更加的高挑。婚纱抹胸处嵌嚷着璀璨的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更美的衬托着她洁白的皮肤,显得晶莹剔透。婚纱剪裁得当,陆漫漫貌似没有告诉过莫修远她的尺寸吧,穿在身上却再何时不过,让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陆小姐你好美,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女人惊呼,表现的很夸张。

陆漫漫就知道这些人最喜欢阿谀奉承,估计是哪个新娘子她都会这么说。

陆漫漫显得不太在意,回到化妆镜前坐下。

领头的女人一边让工作人员帮她上妆,一边说着,“陆小姐,您这件婚纱是全手工定制,设计来自国际著名设计师JoneTom,胸前的钻石都是纯天然精雕,由国际大师LeoBen亲自雕刻,每一颗形状大小都有差异,象征着不同的寓意,其中中间这颗最大的心形钻石,命名为永恒之心,代表着至死不渝的爱。”

陆漫漫有些惊讶。

莫修远哪里来的事情,准备这些。

而她身上的这套婚纱,值了多少钱?!

她知道胸前的钻石是真的钻石不是水晶,但她不知道这些钻石有这般昂贵,一般会授予命名的钻石,一颗的价值说出来,就会让人瞠目,何况这么多颗。

莫修远那货是真的钱多了没处烧吗?!

果然是败家子!

“陆小姐。因为您的婚纱就已经让您璀璨夺目了,所以我们没有为您准备项链,只有一副简约但不单调的耳环。”女人继续道,“这对耳环是国际知名奢侈品牌ladysun的新款限量级商品,虽然没有夸张的钻石,价值却在7位数以上。而且因为大火持续有往上涨的趋势,不过莫先生不允许我们说具体价格。”

陆漫漫眼眸微动。

“陆小姐,脚上我们为您准备的是一双银色的高跟鞋,鞋底是红色,代表着大吉大利。鞋子的鞋跟高12厘米,莫先生说不是他想给你挑选太高,是怕摄影师拍照的时候,照片中只出现他的头。”女人说,说得一本正经。

陆漫漫脸色一沉。

她到底有多矮?!

“陆小姐,您头上会佩戴一个白色的皇冠,皇冠上所有的钻石都是设计师手工陷入,每一颗都经过精挑细选,色泽优良,在璀璨的阳光下,你会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陆漫漫看着这一系列的东西,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穿了一辆私人飞机在身上?”

女人微微一笑,恭敬道,“应该不止。”

“……”莫修远这是准备用倾家荡产的方式来娶她?!

正时。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古歆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卧室中这么齐齐的一排人,看着陆漫漫,“需要这么早吗?!姐正睡得香甜,居然就有工作人员冲进我的卧室让我过来化妆,我麻痹的又不是主角,随便给我弄弄就行了!搞什么玩意!”

带着严重起床气的古歆碎碎念叨。

陆漫漫难得搭理古歆。

古歆抱怨了一番后,很快将注意力放在了其他身上,看着一排排人手上拿着的礼服和婚纱,惊呼着,“陆漫漫你是准备半个小时换一套吗?”

“是莫修远准备的。”

“古小姐,里面也有您的伴娘服,第一套是这件。”说着,一个女人就走出来,拿着一件白色的短款小婚纱,虽然不那么大气,但精致唯美得让人完全是沉醉。

“龌龊,要不要这么好看!”古歆惊呼,“这还带钻的。”

陆漫漫睨了一眼古歆。

这货没见过世面啊?!

“赶紧的给我换上,我简直不敢想象我穿上去会多美!”古歆说得那个不要脸。

一排排工作人员忍不住低笑。

反正只要有古歆在的地方,自然到处都是欢乐。

那妞,就是这么逗逼。

整整3个小时的化妆,陆漫漫僵硬得全身都痛了,但所有一切准备妥当站在偌大的穿衣镜前时,陆漫漫都惊叹了。她第一次这么深沉的感受着,自己美得这般如梦似幻。

工作人员一直的恭维,由衷的赞美。

陆漫漫嘴角轻扬,在灯光下,绽放得更加美丽!

“我真为文赟感到遗憾,你说你都这么漂亮了,他到底看上江伊遥那白莲花哪里?!”古歆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忍不住说道。

陆漫漫讽刺一笑。

男人要的,不过是下半身的舒服而已。

“对了,你知道莫修远今天一早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吗?”古歆扬着手机,似乎是从新闻中看到。

“什么?”陆漫漫表现的漫不经心。

“他给全文城不管老少亦或者还是婴儿的女性,都送去了玫瑰,完美的惊动了全城。”古歆说得一脸羡慕,显得还很激动。

陆漫漫皱眉,“那货总是做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但不得不承认,帅得不要不要的。”古歆一脸花痴,评价道,“你不知道现在全文城的女性有多嫉妒你!”

陆漫漫咬唇。

“我其实倒是很期待,今天的婚礼,莫修远会搞出怎样的惊喜,我觉得这个男人看上去这么漫不经心吊儿郎当,但就是会做出些惊人的举动!让人瞬间被他的魅力所吸引!”

陆漫漫其实不知道莫远修会做出些什么,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怎么参与到他们的婚礼筹备中,她一直以为是这么走走过场,到此刻,自己反而也有了些期待,因为真的不知道婚礼是怎样的,才会让她有种很想要知道的冲动,这比上一次自己筹备的那场婚礼,给了她更大的神秘感,上一世自己仅限于激动,这一次,分明还多了些期待……

“新郎官到别墅门口了!”楼下,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

然后整个别墅,瞬间沸腾了!

------题外话------

不行了!

宅受不了了,从今天开始,莫远修改回他自己的名字,莫修远!特此通知,别问宅为什么要这样,宅也是抽风!

……、推荐好友当往事不如烟《莫少追爱之娇妻拒收》18岁花开的年纪,路遥从天堂跌入地狱,因为一个叫莫家奕的不羁坏男孩儿。

堕胎,辍学,忍受流言蜚语,她消沉,只因他留她一人永浸地狱。

28岁成熟的年纪,10年光景她从地狱重返天堂,因为她要所有人明白,她路遥不是谁都能爱的起!更不可以认人抛弃!

当渐行渐远的命运再次有了交集,她狠狠一个耳光赏过去。

“莫家奕,我大度,不要利息,但这是你欠我的!”

爱了、恨了、发泄了,一切就真的该平息了吧,10年一梦,了去无痕,可为什么那个如同阴魂不散的恶魔,誓死要拉她共赴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