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婚礼(二)春风十里不如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郎官到别墅门口了!”楼下,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

陆漫漫身体一紧,心跳在那一秒,突然漏跳了一拍。

她刚刚是在,心跳会加速吗?

陆漫漫紧抿着唇瓣。

而此刻,那个听说新郎官已经到楼下的古歆,根本就不顾自己身份,二话不说就给冲了出去,抱着自己有些蓬松的裙摆,兴奋无比。

古歆一路跑到别墅大门口。

卧槽!

这架势也太疯狂了吧。

门外,一排排车辆,古歆数了数,她能说,她根本就数不清吗?而且真没见过谁接新娘子全部开跑车的,太壕!

而那一排排跑车都挂着白色的丝带,扎着白色玫瑰,在清风的吹拂下,突然形成了一道风景线。

古歆眼眸一转,看着别墅门口黑压压,目测不少于10人的黑色西装规矩的站成可一排,带着黑色墨镜,体格庞大,表情严肃,冷酷的表情不言苟笑,瞬间让人觉得气氛凝重,就跟黑社会见面的架势差不多。

而那个所谓的新郎官,根本就没有踪影。

刚开始兴奋无比的娘家客都突然安静了很多,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都在揣测这是来接亲还是来抢亲!

僵持了一秒、二秒、三秒。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音乐。

节奏感十足的劲爆音乐。

在所有人更加诧异的那一秒,黑色西装突然跳起了机器人舞蹈,一个人接着一个流畅而下,然后,音乐突然停止,下一秒,所有黑色西装跳起了街舞,壮汉们看上去性感无比,让全场瞬间轰动,尖叫和惊呼声不断。

大多数人都跟着节奏扭动着身体,拍着手掌。

一时之间,气氛点燃,火爆全场。

3分钟的热身舞蹈之后。

黑色西装突然撤离,莫修远出现在众人面前。

修身的白色西装,打着白色的领结,头发依然往上梳得规矩,立体的五官,手上捧着一束白色的心形玫瑰,嘴角突然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在所有人的唏嘘中,显得魅力十足。

他迈着脚步,往前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走得那般顺利。

最后踏进大厅那一秒,还是古歆一个跑步前进,挡住了莫修远的脚步。而此刻,跟在莫修远身边的是他的伴郎叶恒,叶恒穿着淡蓝色西装,这般好好打断了一番,衣服得体,显得还有些小帅。

“怎么能就这么进去了。”古歆说。

所有人似乎才反应过来,猛地困住了大门。

莫修远眉头一扬,依然好看的唇角说道,“伴娘有何要求?”

“大家守门守得这么累,你都不发红包的啊!”

“发。”莫修远二话不说,给了叶恒一个眼神。

叶恒手上拿出一叠红包,笑着说,“红包在这里!”

所有人一哄而上。

莫修远趁着人多,一下子跑进了别墅。

古歆抓都抓不住,一边咒骂这些人见钱眼开,一边骂莫修远的阴险,她踩着高跟鞋跑了几步,索性直接脱下,将高跟鞋拽在手上,追了上去。

怎么可能追得到?!

莫修远那货是属豹子的吗?!

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跑到陆漫漫的房间时,就看到莫修远已经站在了偌大的卧室里,很满意的看着陆漫漫今天美得让人心碎的脸,他喉咙微动,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陆漫漫没想到莫修远来得这么快。

她一直以为按照古歆的段数,怎么也得折腾半多小时,这才最多10分钟吧,这个男人就这么,帅气逼人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第一次看他穿如此纯白的颜色,让他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凸显的更加明显。

他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

陆漫漫看着他浅笑的脸,心跳,其实真的在加速。

有一种,没办法控制的速率,在心口跳动。

曾几何,她嫁给文赟的时候,满脸期待,兴奋有余,却真没有此刻这般,带着些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莫修远站在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手上捧着的那束白色玫瑰,在他手掌心中,似乎莫名变得炫彩起来。

莫修远突然单膝下地。

陆漫漫看着他。

看着他将那束玫瑰递送到她面前。

陆漫漫咬着唇,粉嫩的唇瓣在化妆师的雕琢下,更加的诱惑动人,恨不得,一亲芳泽。

她伸手,正欲接过来。

“陆漫漫你不许接!”门外,古歆冲了进来。

说话的时候,还喘息不已。

陆漫漫抬眸看着她。

古歆将手上的高跟鞋一扔,非常豪迈的走过去,一直在不停的喘气喘气,“妈的,累死老娘了,莫修远你丫的会飞吗?!速度这么快!”

莫修远淡然一笑。

“那你能这么容易就娶了我们漫漫。”古歆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所以?”莫修远问她。

“所以……”古歆古灵精怪的一笑。

陆漫漫就知道,每次古歆这个表情的时候,绝对没有好事儿发生。

正时。门外面突然也涌进来很多人。

大家估计是把红包抢购了,才想起还要来守新娘子的,偌大的房间,一下子变得热闹无比。

“我昨晚上想了很久,漫漫作为文城第一贤妻良母人选,你莫修远讨到我们家漫漫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所以呢,我总觉得,不经历一下人生的酸甜苦辣,顺便渡过九九八十一难,我们都不好意思把漫漫嫁给你。”古歆嘴角一笑,笑得尤其的邪恶。

莫修远面不改色。

倒是陆漫漫,觉得古歆这妞,真的会玩大。

“我其实心底也很善良,那九九百十一难就留给你婚后慢慢享受,今天就来一个酸甜苦辣就行!”古歆说,说着,找到陆漫漫家的一个佣人,嘀咕着说了些话,佣人连忙点头,离开。

莫修远貌似知道古歆这妞不玩尽兴肯定不可能让他把人接走的,索性准备站起来陪她玩。

刚又起来的举动。

“莫修远,都没让你跪遥控器呢,你还好意思起来。”古歆直言。

话音落,全场又是一阵笑声不断。

古歆总是有那个能耐,让所有人都跟着她的情绪波动。

莫修远也不计较,淡定的半跪,脸上还挂着愉快的笑,笑得魅力四射!

2分钟后。

佣人拿着一个餐用托盘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托盘上有一个金色的钢玻璃盖子,所有人都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只有古歆,笑得那般意味深长。

她让佣人把盖子揭开。

里面四份精致餐蝶装的四样东西。

依次顺序是:柠檬、蛋糕、苦瓜、红椒。

所有人一看,一目了然,酸甜苦辣!

“来吧来吧,尝尝人生百味。”古歆让佣人端着走向莫修远。

莫修远看着面前的东西,毫不犹豫的拿起正想要咬。

古歆突然又开口道,“限时2分钟,2分钟一过,重新开始!”

莫修远就笑了一下,直接拿起柠檬,一大口咬进嘴里,脸色依旧,其他人就这么看着,就觉得牙齿都酸坏了。

紧接着,拿起蛋糕。

一块不大但也不算小的蛋糕,莫修远三两口咽了下去。

一咽下去,整个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古歆笑得奸诈无比,“忘了提醒你,里面有芥末,多多的芥末。”

这妞!

莫修远停了一秒,似乎是在缓冲情绪,又拿起苦瓜,接着是辣椒。

吃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一种,味觉被深深侵犯的感觉!

“1分42秒。”古歆看着时间,“恭喜你创记录了!”

记录?!

这妞是荼毒了好多对新人!

“那我可以把花给新娘了吗?”莫修远问她,很快的时间,莫修远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姐为你累了这么久,姐的红包呢?”古歆叉腰。

叶恒连忙上前。

他能说,他刚刚在人群中看着莫修远被人这么玩,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吗?!

好难得画面,他应该照下来的!

古歆接过叶恒双手递送的大红包,心情才算美丽的松了口气。

莫修远认真的将手上的捧花递给陆漫漫。

“等等。”古歆又说话了。

陆漫漫忍住笑。

莫修远这货,也有被人这么玩的一天。

她怎么觉得这么爽呢!

“不说句话吗?”古歆说,“那句什么嫁给我,我爱你神马的,你们私下肉麻就行了,说一句特别点的。”

叶恒躲在一边低笑。

莫修远也有这么一天!

他这次一定得录下来。

想着,就掏出了手机,然后看着莫修远分明已经有些微变的神色。

他其实也很期待,莫修远会说什么?!

一般的人在这个时候的开场白都是“嫁给我”或者“我爱你”!

而现在,不准说这个,说什么……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带着优雅而磁性的嗓音,在如是的房间内,透彻心扉。

所有人一怔,随即,哄堂大笑。

古歆也已经笑到差点背气。

她就知道,莫修远这货就是这般与众不凡!

她能说,她都被他刚刚那句原本好污,却就是在他一本正经又优雅又帅气的魅力下,迷得不要不要的吗?!

比起文赟那个看上去永远一副好好先生的男人,有魅力多了!

陆漫漫在此刻所有人的笑声中,脸已经有些泛红了。

莫修远这个男人就不能稍微低调点吗?!

当着这么多人,她丫的也要面子啊!

现在陡然,有些害羞。

自己都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烫。

“陆小姐,收花。”莫修远提醒。

陆漫漫慌神,连忙接过。

莫修远站起来。

跪了很长时间,却半点看不出来他腿部的酸软。

他站在陆慢慢的面前,居高临下。

她都穿了12厘米的鞋子了,为什么他还能这么高。

她要微扬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颊。

“亲一个!”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

随即,所有人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陆漫漫脸又红了。

这些人,当在拍电视剧吗?!

她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整个人已经逼近自己。

陆漫漫身体仿若都是僵硬的,在莫修远靠近自己脸庞的最后一秒,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原本以为会落在她嘴唇上的吻,轻轻的印在了她的额头上。

很轻的一个吻,恍惚只能感觉到一丝冰凉。

莫修远的唇,总是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凉意。

“时辰不早了,我们不能耽搁新人的黄道吉日。来来来,所有都有份,红包又来也!”叶恒突然大声叫着。

所有人又将注意力转向了叶恒。

莫修远一把横抱起陆漫漫。

陆漫漫整个人惊呼,猛地搂着他的脖子。

陆漫漫身下长长的婚纱裙摆随着莫修远的步伐,铺满着走过的楼道,远远地看着这么一对新人,真的是唯美如画。

古歆就突然这般看着他们,嘴角带着笑,眼眶却有些红。

莫名就是感动了。

就是被这么一个简单却美得璀璨的画面而感动。

她低头,寻找自己扔掉的高跟鞋。

一只修长的手将她的高跟鞋递给她。

古歆抬头,看着翟安。

翟安其实一直在人群中,不知道是不是右手不方便的原因,他一直安静的待在人群中,偶尔在好笑的地方随着大部队笑笑,几乎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谢谢。”古歆说着,总是表现的很生疏。

翟安笑了一下,转身先走了。

古歆抿着唇,将鞋子穿上,也跟了上去。

她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很多事情就算有一秒的感动,下一秒也会变得毫无所谓!

别墅大门口。

长长的超级帐篷跑车停了一片。

莫修远把陆漫漫抱进了主婚车内,自己坐上了驾驶室。

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坐上了敞篷跑车,这么一路往婚礼现场开去,整整霸占了一条街,让过路的人来人往无比侧目顿足,这一天,满满一大屏全部都是他们的婚礼相关,刷都刷不掉。

婚车内。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即使开车,也总是这般的漫不经心,这和秦傲那一丝不苟严肃无比的人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对比。

“其实简单点也行。”陆漫漫说。

莫修远转眸看了她一眼,随即说道,“我没办法低调。”

这个败家子。

陆漫漫暗骂。

“你今天很美。”莫修远突然赞美。

陆漫漫似乎是没想到莫修远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脸有些微红,红得很好看。

“不礼节性的夸夸我?”莫修远又说道。

“你帅,天下第一帅!”陆漫漫翻白眼,说得阴阳怪气。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淡淡的。

陆漫漫有时候是实在搞不懂莫修远这货到底在想什么,到底又要得到什么!

车子快的不算快不算慢,反正就到了文城最大的高尔夫度假村,度假村门口处拥挤着成群的记者,所有记者看着婚车一到,全部都疯狂了,在现场保安的协调下,才没有乱到秩序混乱!

“这么多记者?”陆漫漫皱眉。

上一世,她和文赟的婚礼,几乎是做的滴水不漏,记者媒体没有人知道他们婚礼的任何细节,保密功夫做得尤其的好。

而这次,这般架势……

“嗯,我说了,我没办法低调。”莫修远说得自若。

陆漫漫瘪嘴。

正时,现场的一个黑色西装,走过来,恭敬的为莫修远打开车门。

莫修远下车,优雅的走向陆漫漫,绅士的为她开车门,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婚礼现场。

记者的卡门声和嘈杂声在耳边不断。

陆漫漫身穿的婚纱特别的隆重,婚纱席地铺了好几米,每走过,都仿若带着光环一般,所有人将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万千瞩目,周围的喧哗声不断,赞美和惊叹声不断。

高尔夫度假村的婚礼现场布置陆漫漫没能看到,就被送进了专设化妆间。而莫远修则直接去了婚礼现场,招呼其他客人!

奢华的化妆间。

那一排排高挑而美丽的工作人员已经提前站成了一排,依然举着各式各样美得华丽的婚纱或礼服,对着她恭敬无比。

带头的那个女人恭敬有礼,“陆小姐您好,我们将为你更换第一套婚纱。”

陆漫漫眉头一扬,“这套不是已经够隆重了?”

“是的。但因为婚礼现场的设计会和您身上的这套婚纱会产生累赘的效果,所以莫先生给您准备了这一套。”说着,那个女人让其中的一个拿着婚纱的女人往前走了几步,“我们现在帮您换上。”

说着,几个女人就开始脱她的衣服,熟练的又帮她穿了上去。

穿衣镜前,一套带着些性感的婚纱出现在她的面前,前面深V,穿在身上乳沟隐现,却并不暴露,胸前几乎没有任何点缀。这套婚纱最美的设计来自于后背,后背一直大深V在腰间,而深V曝光的地方并非没穿,设计师采用和肌肤一样的颜色,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错觉,而从后背腰间以下,一颗一颗闪亮的钻石一路走上她的背后,顺着她腰部曲线,衬托着让她完美的后背线条,看上去诱人无比。

婚纱的摆裙依然很长,只是薄纱柔软了些,显得没有那么厚重,给人一种清透中带着性感的感觉,依然美的不像话。

“陆小姐,请到这边,我们化妆师帮你重新上妆。”

陆漫漫坐在化妆镜前。

化妆师开始因为她新换的婚纱而重新在她脸上折腾。

所以她从别墅4点起床化了那么久的装扮,就用了,嗯,不到1个小时,她能咒骂莫修远这货吗?!

化妆间很安静。

古歆那个人来疯早就跑去了婚礼现场,估计去看看婚礼布置,然后去汇合她的翟奕了,那个女人在翟奕面前,就跟一猫似的,粘着就不放。

陆漫漫微叹了口气,将视线看着大大化妆镜钱的自己。她眉头微扬,看着一室恭敬无比的工作人员,转眸对着身边那个领头的说道,“不说说这套婚纱的来头?”

不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莫先生说,可以不用介绍。”女人恭敬的笑着。

那货,是不是总是喜欢和她作对?!

女人又笑了一下,“但没有说,不能介绍。”

陆漫漫觉得头顶上飘出无数个草泥马!

“这套婚纱的设计理念来着国外知名设计师Amy女士。Amy女士已经年过八十,退出时尚界20年有余。她设计的婚纱遍布全球,受欢迎程度无人能及,但自从20年前宣布不再设计后,就再也没有谁能够请动她来设计,也就是说,再也没有人能够穿着她设计的婚纱举行婚礼!所以价值,在我们业界人而言,是没有办法预估的。”女人恭敬道,嘴角一直带笑,“更何况,所有的一针一线,都是莫先生亲手缝针,在Amy女士的帮助下。”

“……”陆漫漫有些诧异。

莫修远是不是总是会突然给她一个,震撼!

女人微笑着,“您身上这条钻石项链,项链的名字叫做等待。这是前段时间突然在国际拍卖会上出现的一匹黑马,来源于六七十年代贵族中一个叫做Lily公主的陪嫁妆,据说当时这条项链制作聚集了全球最著名的设计师,共同完成,钻石挑选的是全世界光泽度最好的深海钻石,链子是纯白金。当时出现在拍卖行的时候,说是被一个神秘人拍走,没想到,出现在了您的婚礼上。”

陆漫漫眼眸微动。

她估计她身上又穿了一架飞机,嗯,应该还不止!

这么僵硬着身体,等待着化妆师上妆。

门外响起敲门声。

工作人员开口。

古歆大大咧咧的模样出现,脸蛋红扑扑的,嘴里兴奋的说着,“我滴个去,陆漫漫,你丫的莫修远真的是花了血本,今天这么奢华得花多少银子啊?!那货是准备倾家荡产吗?”

陆漫漫不搭理。

古歆走到她身边,看着她身上的新换的一套婚纱,眼睛都圆了,“麻痹,你第一套婚纱就逆天了,怎么还来了这么美的一套,半个月后我的婚礼不是已经被你秒成了渣?!”

陆漫漫不搭理。

倒是其他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笑。

领头的女人恭敬的走到她的面前,说道,“古小姐,您也喜欢更换您的伴娘服。”

“哦。”古歆跟随工作人员去换衣服。

换好之后,又听到她尖叫无比的声音,大概是兴奋过度。

陆漫漫实在是不明白古歆,一个在4大家族上流社会长大的女人,怎么就能够不优雅到这个地步,完全是上流社会的一朵奇葩!

妆又花了2个多小时。

外面的一切陆漫漫并不知道,她坐在化妆间的沙发上默默等待。

北夏国的人比较传统,对于良辰吉日特别在乎,所以定的时间是12点08分准时举行。

还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终究能让她喘口气。

她拿出手机,无聊的看新闻。

新闻中偌大的一个标题“春风十里,不如睡你”,显眼的一直居在头条的位置。

陆漫漫觉得想一次,都能够脸蛋一红。

这货到底怎么就能够脱口而出的!

她翻阅着自己的婚姻专题。

几乎,每一个时间段,每一个婚礼细节都被人记录了下来,完全是现场直播,附带文字、照片和小视频。而这样的举动,直接让网友都跟风了的脚步,每出来一条新闻,跟帖都是上万,而且是秒上,她都在怀疑,全国人民今天是不是无聊到,都在守着她的婚礼。

陆漫漫此刻也不知道什么感受。

以前以为婚礼就是两个人的事情,自己和最爱的那个人觉得幸福就好。

现在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很享受所有人带来的祝福和羡慕。

她随意的刷着一条又一条的评论。

在羡慕她的盛世婚礼时,赞美莫修远的帅气魅力值的同时,还是会有人将文赟搬了出来。

甚至有个话题叫做“文赟说非陆漫漫不娶,元芳,你怎么看?”

那边讽刺而轻蔑的语调,文赟估计已经气得吐血。

而文赟今天还算安静,没有他任何的出声,估计要真的在今天把自己给暴露出来,全国人名都会用口水,将他给淹死!

“陆小姐。”头顶上,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女性嗓音。

陆漫漫抬头。

昨晚上那张记忆模糊的脸颊,又再次清晰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今天的她穿着深紫色礼服,紧身长摆,胸口处很低,礼服很大气,加上婀娜多姿的身材显得很是性感,大大的长波浪被她扎了上去,挽成了一个发髻,却不是那般规矩,松散着,还有两捋头发自然的垂放在她的两腮,看上去依然媚得像只猫儿,只是懒懒的,带着优雅的一只,贵族猫。

“你好,我叫尹兰旖,阿修的朋友。”女人开口,声音不是传统的女性嗓音那般悦耳,反而带着一些沙哑,但听着,会让人觉得舒服。

“你好。”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

两个人差不多的身高。

陆漫漫不知道他长裙下的鞋子有多高,但这么站在一起,两个人就是一样。

“特地进来,就是想要看看新娘子美成什么样子!果然,阿修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恭喜你。”说着,尹兰旖主动伸手。

陆漫漫欣然的握手,“谢谢你的祝福。”

两个人看似友好,陆漫漫感受到了,她深深的敌意。

所以……

这是莫修远没有斩断的桃花?!

还是,一直围在他身边的玫瑰?!

“你们是形婚吗?”尹兰旖突然低声问道。

用了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

陆漫漫看着她,嘴角微微一笑,“不懂尹小姐在说什么。”

“我只是猜测而已。”尹兰旖又笑了,笑得很性感,她说,“不打扰你准备了,我出去逛逛。”

“你随意。”陆漫漫表现得大度而友好。

尹兰旖扭动着性感的身子,走了出去。

此刻在玩手机玩的不亦乐乎的古歆,三两步的走过来,看着尹兰旖消失的方向,忍不住问道,“那个透着猫一般的狐狸精是谁?”

“狐狸精?”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她来找你挑衅的?”古歆八卦的问道。

“你想多了。”

“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的,这女人肯定不安好心。”古歆说着,“指不定是莫修远在外面的情人。”

“……”结婚当天给她说这种话,真的合适吗?!

古歆这个单细胞家伙!

“今天你的婚礼完全是空前绝后,这个女人肯定是嫉妒了,所以来威胁你是不是?!”古歆继续揣测,也深以为自己说的完全正确。

“你最聪明了。安静的,过去玩手机去。”陆漫漫应付着古歆。

古歆也感觉到陆漫漫的敷衍,瘪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说着,唧唧歪歪的又回到了座位上。

陆漫漫按着房门的方向,眼眸进了一秒。

能够说出她和莫修远是形婚,这个女人肯定和莫修远的关系匪浅,而且,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微思索着,房门外的工作人员开始提醒,婚礼马上开始。

她能说,她心跳又这么动了一下吗?!

她保持着冷静,在偌大化妆间内的如此多工作人员陪同下,走了出去。

婚礼现场,所有嘉宾已经全体入座。

陆漫漫出现在婚礼的一扇花式大门前,前面,就是那炫彩无比的婚礼殿堂,莫修远深深在高尔夫球场上建立了一座露天拱形城堡,城堡的四周是用全鲜花覆盖,红色、黄色、紫色、蓝色,形成了城堡的每一个主题氏小宫殿,城堡的上面全部都是璀璨的水晶,自然的垂落,深浅有致,一层一叠,在清风和阳光的下,飘逸又闪亮,恍惚看上去,就像星星点缀一般,让人置身在梦幻之中。

而且仔细一看,还会发现水晶珠里面有着他莫修远和陆漫漫的婚纱照,甜到蜜人。

“紧张吗?”陆子山问自己的女儿。

此刻,他要在婚礼进行曲中,带着她的女儿走过长长的一段白色地毯。

陆漫漫嘴角一笑,“不紧张。”

“从来没有对莫修远抱过任何希望,没想到,这般的让人大开眼界。”陆子山说,满脸欣慰。

明知道不是真的,但看着自己父亲脸上由衷的微笑,心里却还是感动。毕竟,从她说要嫁给莫修远后就没有了这般释然的笑过,此刻因为莫修远的精心布置,让他终于认同了这个女婿……

女婿。

陆漫漫抿了抿唇,有些,悸动。

身边,突然响起进行曲的音乐。

陆子山带着自己的女儿,陆漫漫挽着自己的父亲,两个人一步一步走在人群最瞩目的位置。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如此的一幕,看着陆漫漫美得天翻地覆的模样。

而前方尽头,那个已经换上黑色西装的男人,带着浅浅的微笑,魅力四射的等着她,深邃的眼眸一直看着她渐行渐近的距离,整个婚礼现场,从未有过的安静,在这一刻,奇迹般的发生。

总觉得,不应该打破此刻的唯美。

陆漫漫的脚步停在了莫修远的面前。

陆子山将陆漫漫的手亲自交到莫修远的手上。

彼此的手心间,传来淡淡的温度。

莫修远接过,然后恭敬的,90度弯腰,深深的给陆子山鞠躬。

陆子山一怔,随即和蔼的一笑,用手轻拍了一下莫修远的肩膀,这是一种无形的认同。

视线从陆子山身上转移。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此可陆漫漫脸上带着婚纱,若隐若现的能够看到,她微笑着的脸庞。

“婚礼仪式现在开始。”一个西方人,年约50,长得和善的神父,突然开口。

莫修远和陆漫漫转身,对着神父。

“陆漫漫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忠贞不渝,生命尽头。

陆漫漫唇瓣轻抿,好听的女性嗓音开口道,“嗯,我愿意。”

“莫修远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低沉的嗓音道,“我愿意。”

“请一对新人交换戒指。”神父说着。

叶恒和古歆上去将戒指递送给他们。

陆漫漫其实都不知道,莫修远什么时候去买的钻戒。

而尺寸,竟然那般合适。

“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并以神的名义向在坐各位正式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神父说完。

全场沸腾。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婚纱下的脸庞泛着一些红润。

他掀开她的婚纱,那么美的一张脸颊,带着羞涩的笑。

莫修远低头,吻着她的唇瓣。

唇齿相贴。

不知道谁的心跳在加速。

在所有人的惊呼中,天上突然落下阵阵花瓣。

花瓣随风起扬,包裹着陆漫漫和莫修远,圈成了一部童话,完美绽放。

礼成。

宾客至市中心奢华大酒店。

早就准备好的宴席,宾客落座。

陆漫漫又开始了紧张的更换服装,这是一套香槟色的晚礼服,穿在身上,显得端庄而不失华丽!

莫修远携带着陆漫漫,一桌一桌敬酒。

陆漫漫谎言看了一下,莫修远是请了整个上流社会吧。

所以这么敬了一圈后,陆漫漫已经累得崩溃。

而他们的午饭吃得也很急,陆漫漫觉得自己刚开始的所有唯美画面,在接下来的过程中,瞬间幻灭。

上一世没有这么折腾。

因为那个时候文家为了低调,请的人很少。

所以照顾起来一点都不费劲。

而莫修远那厮,很多时候几乎是放下她,直接就去招待客人了,导致新婚当天,他们见面的时间并不多,而陆漫漫除了偶尔招呼客人外,更多的时间在不停的更换衣服。

晚宴之后。

陆漫漫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头发也盘上了上去,在深邃的夜晚下,显得火辣而性感,还带着意思神秘的美。

所有宾客即将归至。

突然,酒店外偌大的天台上,出现了一辆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经过的地方,花瓣雨飘洒得到处都是,凌乱的摇摆,让深邃的夜晚增加了一丝情趣。

新婚之夜,总是让人浮想连连。

直升飞机渐渐降落。

莫修远牵着陆漫漫的手,走了过去。

迷人的夜晚下,那道白色的身影和那道红色的身影,随着花瓣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仿若童话故事在眼前,落下了最美的帷幕!

莫修远果然是在最后一刻,都忍不住给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在那辆直升飞机带着他们离开后,烟花弥漫,无比壮观。

烟花炫彩无比的在天空绽放,拼凑着一道深深的痕迹,“陆漫漫其修远兮”!

两道重叠的心,久久在天空迟迟未消逝!

------题外话------

咳咳。

小宅要很正式的。

无比正式的,非常正式的,吼月票了。

对,是月票。

月票不花钱的,只要订阅满了一定520小说币,就会赠送。

所以亲们千万别存着,喜欢宅,就这么优雅的送给宅。

宅感激不尽!

话说……

明天洞房花烛夜。

亲们想要怎么样?!

想要怎么样……

小宅邪恶的飘过~

另外另外,愚人节快乐!

普天同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