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耳边一直响起直升机引擎的声音。

陆漫漫看着宾客越来越远的身影,看着天空突然炫彩的烟花,一阵阵在眼前消逝!

今天一天,总算结束。

疲惫不堪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她有些累的靠在座位后椅上,就这么淡淡然的,鸟瞰文城缤纷璀璨的城市夜景。

夜晚的深邃和霓虹的灯火,让这座熟悉的城市又增添了一些神秘。

陆漫漫有些出神。

脑海里面莫名的开始,一遍一遍的回忆今天婚礼现场的所有一切。

如此盛大的婚礼,让她真的有些出乎意料。

她记得他们提前两天去领的结婚证,那个时候的莫修远还是一脸淡然,领证的整个过程就是在循规蹈矩,领完证之后,两个人连一顿饭都没有吃,分道扬镳。

她以为,那样的结婚形式,才是她觉得接下来应该理所当然发生的婚礼,她甚至在回到家后就随手将那个红的喜庆的本子压在了柜子里,她想,不到离婚的时候她应该再也不会拿出来,她貌似都没有认真看过那个结婚证,只记得,当时莫修远和自己都穿着白色的衬衣,看着还挺干净。

今天如此庞大浩荡的婚礼,莫修远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恍惚记得前天领证的时候他脸色不太好,到现在似乎才有些莫名的觉得,那天他在赶时间,赶着来,赶着走。

“累着了?”耳边,传来莫修远低沉的嗓音,在如此安静的夜晚,很有磁性。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嘴角微勾,自然的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仅此一天而已。”

“总算是忙完了。”陆漫漫反而没有排斥他如此亲密的举动,附和着。

莫修远似乎是又笑了一下。

笑得那般,迷离不清。

陆漫漫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她想结婚了,以后两个人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间,就算是装也得装的亲密,私底下,偶尔的接触,她不需要反抗,很狂,她真的很累。

累到不想要折腾。

直升机开了约20分钟,降落在了莫修远的私人别墅。

别墅,灯火璀璨,别墅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在夜晚中暗淡了下去,只有这栋别墅,仿若海市蜃楼一般,透着晶莹剔透的光亮,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陆漫漫在莫修远的搀扶下,下了直升机。

莫修远拿出红包,给了驾驶直升机的人。

“谢谢莫先生。”恭敬的声音,陆漫漫才发现是秦傲。

“早点回去休息。”

“是。”秦傲点头。

莫修远转身,拉着陆漫漫准备走进这座闪亮的宫殿。

“莫修远。”陆漫漫突然叫着他。

“嗯?”

“秦傲以后就会被你收回去了吗?”

“有意见吗?”

“我要出钱聘用他。”陆漫漫直接说道。

“你出多少钱?”

“你开价。”

“你觉得我们结婚当天,适合谈价钱吗?”莫修远问。

陆漫漫咬唇瞪着他。

明知道只是形婚而已,不管多奢华,对她而言都只是走走过场。

“回头再谈吧。”莫修远拉着她,往别墅走去。

别墅大门内,一条长长的走廊。

走廊两侧霓虹闪烁,形成了星光大道,地上铺着厚重的红色地摊,大道的尽头仿若就是万众瞩目的最高点,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陆漫漫不想感叹莫修远过度的奢侈和浪漫,她就这么和莫修远两个人,单独的走在如此奢华的地方,感受着内心轻微的悸动,一直,安静的悸动着。

红毯的最后一道走廊尽头。

和婚礼现场一样的水晶柱头,变成了水晶相框,挂满不高的上空,一深一浅,在黑暗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透彻光亮,所以那一刻,陆漫漫清楚的看到了,水晶珠子里面,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从呱呱落地,到现在,每一个年龄的私照。

陆漫漫突然有些惊奇。

她已经很久没有翻阅过自己以前的照片,就像重新在找回自己曾经的记忆一般,意义非凡。

“你哪里来的照片?”陆漫漫一边看着,一边问道。

“拖你爸的福,他都有。”

“这张照片,我不记得我曾经看到过。”陆漫漫指着其中一张照片。

那个时期,大概是初中时期。

扎着马尾,吃着冰淇淋,分明是偷拍。

莫修远耸肩,“谁知道呢?或许是你爸找人偷拍的。”

“我爸才没有这么无聊。”陆漫漫嘟嘴,也不再追究,一直往后,看着最后一张,突然放大的,他们亲密的婚纱照。

那是一张夜晚的照片。

其实看不太真切彼此的脸,但从身形线条和脸部轮廓中依稀也能够分辨。

那张照片莫修远从大腿部抱起她,她搂着他的脖子,低头,两个人的鼻尖靠近,嘴唇微张,分明……遐想连连……

陆漫漫眼眸微动,直接走进了别墅大厅。

大厅中,张灯结彩。

传统的“喜”字贴的到处都是,倒是和今天所有奢华时尚的婚礼布置大相径庭,显得太过规矩,还有些老土。

“叶半仙说的,得这么贴。”

“叶半仙和你有仇吧。”陆漫漫皱眉。

莫修远脸有些微黑。

陆漫漫似乎是笑了一下。

两个人的屋檐下,其实并不是那么尴尬。

因为陆漫漫从头到尾,都很坦然。

她面对着莫修远,说道,“结婚了,不可避免的住在一个屋檐下,好在你是单独住,避免了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尴尬。从今晚开始,我们就分房睡吧。我就住在你那天准备的那个,女性房间。”

莫修远看着她,就这么看着她,突然不发一语。

“有意见?”陆漫漫询问,看着他如此有些冷的模样,“如果你不喜欢我住那个房间,我也可以住其他房间,但我这个人也不能太将就,房间太差我会住的不习惯。”

对于床,她其实很讲究。

她一直觉得床是自己身体最放松的地方,所以就应该怎么舒服怎么折腾!

莫修远还是这般看着她,不笑,不怒,不动声色。

陆漫漫总是觉得自己没办法和他有共同语言,索性准备直接上楼。

反正,她自己也能找房间,找到一个,今晚将就一下,明早就能让家装公司送舒服的大床过来。

这么想着,她脚步走得还有些快。

却在自己刚走了两步,身体突然一个腾空。

陆漫漫一怔,转头看着莫修远突然将她抱了起来,将她狠狠的抱在怀抱里。

“你做什么啊,莫修远!”陆漫漫尖叫。

这样的举动很吓人的好吗?!

莫修远邪恶一笑,“你说呢,陆漫漫。”

“我不知道。”

“没关系,等会儿就知道了。”

“莫修远你个王八蛋,放开我!”陆漫漫全身扭动,拳打脚踢。

玛德!

莫修远这个男人身上长铁了吗?手掌都打红了,这个男人半点反应都没有。

两个人这么扭扭捏捏的一路折腾直接到了莫修远的房间,红的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忽视的房间,和他曾经那简约氏甚至带着些冷色系的房间天壤之别,偌大的一面墙上还贴着他们的婚纱照,透着璀璨的灯光,一眼就能注意。

此刻红彤彤的房间,在水晶吊灯下,显得尤其的温馨,还真的喜庆得富丽堂皇。

陆漫漫因为房间一秒的恍惚,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放在了红色的大床上,接着,身体被莫修远压住,两个人近距离的贴身在一起,陆漫漫开口尖叫,“你放开我,莫……唔……”

嘴唇,瞬间被堵住。

一道柔软且霸道的唇,依然带着冰冰凉凉的温度,紧贴在她的唇瓣上。

她反抗着,翻出吱吱唔唔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彼此耳边,显得暧昧不清。

吻,一直火热。

莫修远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瓣,舔舐着她甜美的香舌,夜晚的气氛,在房间中得到升华,窗外透亮的灯光渐渐开始变得黑暗,模糊,陆漫漫紧闭着双眼,感受着莫修远,不能反抗的强势。

强势着,让她的身体在他身体下,变得柔软。

吻持续的时间很长。

长到彼此都开始气喘吁吁。

莫修远放开陆漫漫。

此刻两个人的姿势……

陆漫漫躺在大床上,莫修远身体压在她的身体上,陆漫漫的双手被莫修远固定在头上,陆漫漫此刻有些凌乱的发型,还有那红润的嘴唇让她整个人看上去诱惑而性感,加上她此刻有些急促的呼吸,使得胸口处上下起伏……

莫修远似乎很满意陆漫漫美得让他惊心的模样,看着她泛红的脸颊以及迷茫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期待和*,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邃魅惑,他再次低头,吻着她微张的唇瓣。

仿若,怎么吻都不够的,粉嫩唇瓣。

唇齿相贴。

“嗯!”安静的空间,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闷哼声。

莫修远猛地一下放开陆漫漫,身体自然的倒向另外一边,手捂着自己下面,身体扭曲的卷成了一团,似乎在极力的隐忍。

得到自由的陆漫漫猛地一下从大床上起来。

想要睡我?!

呵呵!

让你断子绝孙去吧。

她愉快的从莫修远的房间内跑了出来。

陆漫漫一走,床上那个男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他嘴角一笑,看着陆漫漫一脸得意盎然的表情。

今天一天,确实很累。

准确说,已经累了不止一天了。

他从床上起来,在房间内的饮水机里结了一杯温开水,拉开床头柜,拿出一颗胃药,正欲吃药的一瞬间,房门猛地一下,再次被人推开。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一辆咬牙切齿。

莫修远这货就是和她作对的吗?!

她随便挑选了一个房间,正因为自己刚刚胜利的举动而兴奋的去浴室洗澡时,就发现自己身上这件红色的礼服怎么解都解不开,她甚至没有看到纽扣在什么地方,她今天太累了太累了,累到根本不记得当时换这套衣服的时候,工作人员是怎么给她穿上去的,关键是这件衣服还忒么的质量好,拼劲了老命都没有撕坏,反而弄得她全身都红红的,带着火辣辣的痛感,而她翻遍了房间的所有也没有找到剪刀,那一刻气得真想直接杀了莫修远!

“你又回来做什么?”惊讶了一秒的莫修远,很自若的继续将手上的那颗药吃进了嘴里。

“你在吃什么?生病了?”陆漫漫眼眸一紧,看着他看似平淡无奇的举动。

“拜你最好的闺蜜所赐,胃病犯了。”

最好的闺蜜所赐?!

陆漫漫沉默,随即想到,是在接亲时候古歆让吃的那盘“爽甜苦辣”?!

莫修远忍到现在!

可是整个过程中,半点看不出来他的难受。

“你突然出现在我房间,是准备和我行使夫妻权利了?”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

“莫修远!”陆漫漫似乎突然想起了她来这里的举动,整个人一下子火冒三丈,“你这是什么破礼服,连一个扣子一个拉链都没有,怎么脱都脱不掉,你是准备让我穿一辈子吗?”

“我还真没有遇到有谁因为脱不掉衣服而发这般大脾气的,我一直在想,那个传说中性格温和贤良淑德的陆漫漫到底是谁?”莫修远笑得好看。

“你管她是谁!现在给我找把剪刀来,我要把这件礼服剪个稀巴烂!”陆漫漫已经被这件礼服气疯了节奏。

莫修远依然笑着,还突然笑出了声音。

那个传说中的陆漫漫……

就是一个传说而已。

看这臭脾气!

“你确定要把她剪坏?”

“为什么不确定?”陆漫漫说,“我知道你的礼服都很贵,说出来的价钱直接就能够一般人生活一辈子了,但是莫修远,反正不是我的钱,我才不在乎!”

莫修远耸肩,薄唇微动,“你过来!”

“你做什么?”

“帮你脱衣服。”磁性的嗓音,说得意味深长。

陆漫漫怎么都觉得自己有一种,送上门的感觉。

“没有剪刀,如果你想要这么一直穿着睡觉穿着洗澡,我也不在乎。”莫修远说得很无所谓。

陆漫漫气得真想掐死这男人。

刚刚那猛地的一脚,怎么没让他突然暴毙呢!

“不过来,我洗澡去了。”莫修远说着就转身。

陆漫漫咬牙,气呼呼的走向莫修远,停在离他一步之遥的距离。

莫修远双手抓着她的肩膀。

陆漫漫一脸防备。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又是一笑,将她转身,背对着自己。

陆漫漫诧异,但不得不松了一口气。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在她腰间的抚摸。

陆漫漫正欲发脾气的一瞬间,身上这件红色的礼服,就这么突然从她身上掉了下去,毫无预兆的,从她身上落在了脚上,而她只穿了胸垫和小裤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了这个房间,暴露在了身后人的眼底。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很想尖叫!

莫修远这男人就是故意的吧。

她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却陡然,感觉到一个吻,重重的印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凉凉的温度,轻轻的吮吸。

陆漫漫心里陡然一动,突然没有了反应。

好久。

身后传来一个笑声,有些恶作剧的笑着说,“陆小姐是确定要和我洞房了吗?”

“啊!”陆漫漫尖叫。

莫修远莫修远!

仿若总是被他调戏玩弄。

她抱着自己的身体,从莫修远的面前跑了出去。

回到刚刚随便选的一个房间,陆漫漫坐在大床上,全身都不在不爽,不爽透顶。

她到底怎么就和莫修远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达成协议了!

男人果然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管喜欢不喜欢,都可以睡是吧?!

心里憋着一股恶气。

陆漫漫起身走向浴室,洗澡。

躺在舒服的浴缸里面,陆漫漫在狠狠的放松今天一天累得酸软的身体,按摩浴缸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而恒温的水也让她整个人觉得舒服透顶。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头顶上的镜面玻璃,看着自己越渐不清楚的脸颊,终究忍不住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她从浴缸你面前起来,然后将她放进了柔软的大床上,她本能的似乎说了声谢谢,说出来之后,似乎还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眼神,而当时的自己真的太累,累的不想睁眼的,继续又睡了过去。

一天的婚礼。

就真的到此结束。

而留给外人的,却是一段,恒久不变的童话盛典!

……

翌日。

窗外的阳光已透过随风摇摆的窗帘照耀在了偌大的房间内。

陆漫漫动了动自己酥软的身体,经过一晚上的深度休眠,仿若全身都已经得到了重生一般,从身到心的觉得舒适,她伸着大大的懒腰,在床上这么翻滚了一会儿,起身。

一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怎么穿了一套睡衣。

纯棉的睡衣,此刻虽然因为她昨晚的折腾显得有些皱巴巴。

她不记得她自己穿了这套睡衣啊?!

不对。

她甚至不记得她怎么在床上的,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她还在洗澡,洗澡的时候,有些困就眯了一会儿。

这么说,昨晚上那个不是梦了!

她真的被人从浴缸里面赤果果的抱起来,然后扔在了床上……

脸,突然有些火辣辣!

莫修远那个男人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她不爽透顶的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大大的镜面玻璃前,陆漫漫的脸色极好,脸蛋白嫩,唇红齿白,分明是一副睡得极好后苏醒的模样。

她愤怒的拿着新牙刷,挤着牙膏。

低头的一瞬间,似乎看到自己垂落而下的头发边上,有一道青青的吻痕,就在自己锁骨以下胸口之上。

那么显眼。

昨晚上莫修远那个男人都对自己做了什么!

陆漫漫气得身体发抖,三两下将自己洗漱完毕,准备出门。

想了想觉得应该换一套衣服,睡一下连文胸和小裤都没有穿,她才不想便宜了莫修远那货。

她随手拉开柜子。

里面放着她的衣服,

当初结婚前,陆漫漫就把自己的衣服以及家装一起带到了莫修远的别墅,她其实不知道莫修远放在了什么地方,她绝对不相信莫修远能够聪明到知道她在这么多房间中能够选择这一间,亦或者说,是昨晚帮她弄得?!

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反正五味杂陈。

陆漫漫穿上文胸和内裤,换了一套休闲T恤,下身一条牛仔裤,很是休闲舒适的打扮,因为她高挑而完美的身材,显得依然很是好看。

她随手给自己扎了一个松松散散对我丸子头,下楼。

安静的别墅。

陆漫漫一步一步往下。

远远地,看着莫修远那个男人依然坐在他美丽的玻璃花园房里面优雅的吃着早餐。

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是上次她看到的那个管家。

陆漫漫走过去,坐在莫修远的对面。

管家拿出放在餐车上保着鲜的早餐,一点一点放在她的面前,营养均衡,种类繁多。

陆漫漫看着面前精致的早餐,说着,“谢谢。”

“不客气,莫太太。”管家恭敬无比。

莫太太。

真是好陌生的称呼。

以前有人叫过她“文太太”。

这一世听着最多的是“陆小姐”,仿若是莫修远这个男人一直在她耳边重复,分明是一个生疏的称呼,却就是被魔秀远叫的暧昧不清。

“管家王忠。”莫修远突然擦拭着嘴角,似乎是在给她作介绍,“负责这栋别墅的所有一切,包括饮食、清洁、绿化等等。你想要的所有一切要求都可以给他提,他能够满足的都会尽量满足你。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够,可以多聘请两个人来别墅帮忙。”

陆漫漫这么打量了一番王忠。

王忠微点着头,看上去很有修养。

“他一个人可以全部做完这个别墅的一切?”陆漫漫有些不太相信。

“事实就是如此。”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还是有些惊讶,随即点头道,“我也不是一个喜欢家里人太多的人,所以人越少越好,有他就行了,不用再聘请。”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对着管家说道,“下去吧。”

“是。莫先生,莫太太。”管家推着餐车离开。

陆漫漫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低头,吃着早餐。

为什么总觉得莫修远身边的人,都是些精华!

“陆小姐昨晚睡得可好?”莫修远问她,显得漫不经心。

一说起昨晚,陆漫漫就火大,口气自然就不爽了很多,“你凭什么没经过我的允许就进我的房间!”

“陆小姐是在责备我,没能让你昨晚感冒吗?”

“……”陆漫漫咬牙。

“其实陆小姐身材不错,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这个身材好有什么毛关系!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身上的吻痕是什么意思?!”

“原来有吻痕了,我亲的也不重。”莫修远嘴角笑着,在阳光下,显得那般的无邪,“我想了想,给你做了那么多,总的有点回报,就亲了一口,以为这么轻轻一下不会留下什么印记,果然陆小姐的肌肤嫩如婴儿,嘴感也很好……”

“行了。”陆漫漫打断莫修远的话,再说下去,指不定全身都被他YY了一遍,她拿着刀叉,“我要吃早饭了。”

“那你抓紧吃,吃完了今天要回莫家别墅去。”

“什么?”陆漫漫看着他。

这货之前没给她说过啊!

“按照规矩,要回去敬茶,晚上还会在那边住一晚。”

“……”非要走完这些破流程吗?!

莫修远似乎是吃完了,放下了刀叉,“陆小姐慢慢吃。”

根本,没有给她说话拒绝的机会。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离开的背影。

总是被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举动,搞得心神不宁!

……

早餐之后。

陆漫漫换了一套得体的白色连衣裙,裙子的长度刚刚在膝盖上下,不会太短显得轻浮,又不会太长显得累赘,脖子上戴着一根简约的项链,让锁骨处不会太空,也不会太复杂,显得干净而清秀,脚上一双10厘米高跟鞋,衬托着她修长的双腿,看上去更加的高挑动人,手上提着一个红色的小号耳朵包,在素雅的打扮下,带着一丝喜庆。

莫修远此刻也换上了一套西装,不像婚礼上那把正式,休闲中,又不会显得不够成熟。

两个人一起走向别墅外。

长长的走道上,昨晚上炫彩缤纷的走廊已经消失,露出原来的样子,被绿化覆盖,这么仔细一想,别墅里面那些大写的到处贴满的“囍”字也似乎消失不见。

这么浩大的工作量,都是王忠那个管家一个人完成的?!

她眼眸微动,突然问道,“莫修远,昨晚上那些水晶相框啊?”

“收起来了。”

“我的相片呢?”

“收起来了。”

“给我吧,我自己保存。”

“送回你父母家了。”

“……”陆漫漫觉得和莫修远这个男人真的很难处于一条水平线上。

两个人走到大门口,门口处停着一辆黑色加长型林肯轿车,秦傲恭敬的为他们打开车门。

两个人坐在后座。

陆漫漫看着秦傲认真严肃的开着小车,忍不住又说道,“我聘用秦傲。”

“嗯。”难得的,莫修远应了一声。

似乎是已经答应。

昨晚上分明还满脸的不情愿。

“多少钱一个月?”

“不用了,送给你吧。”莫修远说得淡然。

陆漫漫皱眉。

“当然,他不会伺候你上床的。”莫修远又补充。

陆漫漫瞬间不想再说一个字。

本来有些感谢的,本来说还是应该给钱的!

这个男人的一席话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他继续谈下去!

沉默的而宽敞的小车内,两个人都一言不发。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似乎是第一次到莫家别墅。

别墅占地面积很广,两栋三层,远远看着就奢华无比。

当然,其实他们家的那栋别墅,当时也誉为了文城最昂贵的房产之一。

显然,莫家这个也不逊色。

莫修远绅士得问她打开车门,陆漫漫下车,自觉地挽着莫修远的手臂,两个人看上去,天造地设珠联璧合。

别墅门口已经候着几个佣人,看上去很有架势。

陆漫漫跟着莫修远这么一路走过,就听到佣人一声一声叫着他们“少爷,少奶奶”,这样的排场,倒是和莫修远的私人别墅形成了对比,莫修远是不是也是一个,不太喜欢人太多?!

暗自想着些事情,也在尽量的让自己看上去优雅端庄,一步一步大方而得体的跟着莫修远,走进偌大的别墅大厅。

大厅中,莫修远的父母莫昆和姜雨烟,以及莫修远的妹妹莫璃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他们出现,都站了起来,热情无比的叫着她,“漫漫,这边坐。”

陆漫漫乖巧的一笑,放开莫修远,自然的坐在了姜雨烟的身边。

莫璃也很自觉地稍微移开了些,坐在陆漫漫的旁边。

一家人看上去很温馨。

姜雨烟对着莫修远笑着说道,“这么早就过来了,昨晚上也不知道漫漫睡好没有?”

“睡得挺好的。”陆漫漫连忙说着,又补充了句,“妈。”

“乖。”姜雨烟灿烂一笑,对着佣人一个眼神,佣人连忙上前,递给她一个大红包,姜雨烟直接塞给陆漫漫,“拿着,妈妈的一点心意。”

陆漫漫羞涩的笑了笑,“谢谢妈妈。”

“爸这里也有。”莫昆连忙让佣人拿出自己的红包,“祝你和阿修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爸爸。”陆漫漫回应着。

对比起上一世文家人的世俗和轻蔑,反而觉得莫修远一家,和蔼可亲得多。

“嫂嫂,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莫璃小声的说着,分明有些病态白的脸颊上,有了些细小的红润。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璃。

莫璃将手上的一个香包递给她,“嫂嫂,这是我这段时间亲自缝了,送给你和哥哥,祝你们新婚快乐。”

说着,脸蛋更红了,清秀的模样,看上去还很可爱。

陆漫漫接过来,看着如此精致的一个红色香包,香包散发着无比好闻的味道,貌似不是陆漫漫平常能够闻到的所有香水味,而且这么一针一线缝制得很是用心,几乎看不出来手工的痕迹,倒像是在外面买的。

陆漫漫笑了笑,“谢谢妹妹。”

莫璃笑着,有些害羞。

“都收了这么多礼物了,我们也应该给爸妈上茶了。”莫修远突然开口。

陆漫漫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将收到的东西递给佣人曝光,和莫修远跪在两老面前。

佣人连忙递上热茶。

莫修远先给父母敬茶,说道,“爸妈,请喝茶。”

“嗯,乖。”两老接过,欣然的喝了一口。

接着,陆漫漫给莫家两老敬茶。

陆漫漫从佣人手上接过滚烫的茶水,先递给莫昆,“爸爸请喝茶。”

“乖。”莫昆接过,笑着喝了一口。

陆漫漫又拿起一杯,递给姜雨烟。

姜雨烟正欲接过的时候,身后的为她服务的佣人突然往前倾了一下,陆漫漫双手一顿,滚烫的茶杯就这么从她手上滑落,莫修远猛地一下接过茶杯,茶水就全部倒在了莫修远的手上,茶杯也同时掉落在了地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啊!”莫璃惊呼,似乎是被惊吓到,小脸更加白了。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的手瞬间就红了,转头看着她身后的佣人。

佣人战战兢兢,身体都在发抖,小声而语无伦次的说着,“是,是,黛西突然跑到我脚边,我突然惊吓到,对不起老爷夫人,对不起少爷太太。”

说着眼眶已经红了。

陆漫漫转头看着她脚边那只纯白色小狗,很小一条小狗,是纯种茶杯犬,还带着一个粉色的蝴蝶结,此刻正一脸无辜的望着面前的人,样子萌的可爱无比。

“黛西。”莫璃突然叫了一声。

那条呆萌小狗就迅速的跑向了莫璃的脚边。

莫璃将她抱在怀抱里,看上去疼爱无比。

“算了算了,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姜雨烟说着,又对佣人严厉了些,“还不快重新准备一杯。”

“是。”佣人赶紧离开。

很快重新倒了一杯茶水。

陆漫漫将茶水恭敬的递给姜雨烟,“妈妈请喝茶。”

“乖。”姜雨烟笑眯了眼,说道,“这条叫做黛西的小狗是小璃在外面捡到的,本来黛西的身体不适合养小动物,而她自己又喜欢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黛西就跟着小璃一路回家,你们爸爸和我觉得小璃一个人在家寂寞,就答应把黛西留了下来。”

“长得很漂亮,打扮得这么乖,也是妹妹的功劳了。”陆漫漫表现的很大度,还适时的在那样那种小狗。

“嗯。”莫璃又是害羞的一笑。

“快起来吧,别老跪着了。”姜雨烟连忙让他们起身,“吴妈,你去给大少爷哪点烫伤药膏来。”

“是,夫人。”

陆漫漫坐回了原来的沙发上。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那红肿一片的手臂。

如果不是刚刚他帮自己挡那么一下,此刻受伤的应该是自己吧。

眼眸微动,她看了一眼莫璃,依然不动声色。

吴妈将药膏拿了过来,莫修远直接接过,“我自己来。”

吴妈递给他。

“漫漫,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看。”莫修远叫着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他。

“漫漫还没看过阿修的房间,上去参观参观。”姜雨烟和蔼的说着。

陆漫漫微微一笑,跟着莫修远一起走向二楼。

二楼最右边的最里面的一个卧室。

莫修远推开房门。

偌大的房间显然是已经收拾过了,干净整洁。

陆漫漫突然响起莫修远说今晚会在这边住一晚上……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要和莫修远睡在一张床上。

“帮我擦一下膏药。”莫修远突然开口。

陆漫漫连忙走过去,看着莫修远已经红彤彤的手背,挤出膏药,一点一点帮他上药,动作很轻,为了减轻他的疼痛,她甚至还一边帮她呼呼着,很认真的表情。

从莫修远这个角度,就能够看到她长密上翘的睫毛微微颤抖,小巧的鼻子,以及粉红无比的唇瓣。

“痛吗?”陆漫漫抬头问他。

一抬头,就看着莫修远如此深邃的眼神。

整个人蓦然一顿。

莫修远笑了,笑过之后,整个人就显得云淡风轻,和刚刚那般转瞬即逝的深沉眼神,完全不同。

“你试试。”莫修远说。

“谢谢。”陆漫漫真诚的说着。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擦完膏药,陆漫漫去浴室洗手,顺便给自己补了补妆。

出来的时候,莫修远手上多了两个红包一个香囊。是刚刚莫修远的父母和妹妹送给她的。

她自然的走过去,准备把这三样礼物房间自己的包里。

莫修远手一抬,直接避过陆漫漫的触碰。

陆漫漫眼眸一紧,“莫修远,这是我的。”

“没收了。”莫修远说得直白。

陆漫漫咬牙切齿。

莫修远一脸理所当然,半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莫修远,两个大红包你舍不得不给我就算了,毕竟咱们是形婚,你妹妹送给我的那个香包你应该给我吧!这东西虽然是你妹手工亲自做的,但值不了多少钱!”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莫修远抬眸看了她一眼,没做任何解释,直接将三样东西放进了抽头柜下面的保险箱里面,上锁!

陆漫漫真的很不想和莫修远计较,此刻真的恨不得上前咬他几口!

昨天的婚礼那般大方,今天就小气成这个样子!

这个男人,就会装逼!

陆漫漫有些气呼呼的,直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口,就看到莫璃抱着那条乖乖的戴迪出现在走廊上,看着陆漫漫,嘴角笑得好看,“嫂嫂。”

“小璃。”陆漫漫也叫着她,然后自然的走到她面前,看着她怀抱里面的小狗,“叫黛西吗?”

“嗯。”莫璃笑了笑,“你要抱抱吗?”

“不用了,我不太喜欢小动物。”陆漫漫直言。

莫璃也没有多说什么

“昨天没有能看到你和哥哥的现场婚礼真的有些失落,不过我的身体不适合人太多的地方,爸妈不放心,不过我有一只守着手机看,你昨天真的很漂亮。”莫璃由衷的说着。

“身体最重要。”陆漫漫笑着说道,“不打扰你回房间休息了,我下去陪陪爸妈。”

“嗯。”莫璃带着她的小狗离开。

陆漫漫回头看着莫璃的背影。

正好看到莫修远从房间出来,莫璃停在莫修远的面前,似乎也是这么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然后莫璃打开了莫修远对面的客房,走了进去。

莫修远走到陆漫漫的身边。

陆漫漫收回视线,“你妹妹这样,可以嫁人吗?”

“不知道。”莫修远直言。

“不知道?”陆漫漫眼眸一紧。

“她适合在家里。”莫修远说,似乎不愿意多谈起。

陆漫漫也不想深究。

她跟着莫修远下楼,楼下,多了一个男人。

陆慢慢其实认识。

上流社会的人,都有所听闻和偶尔撞见,即使没多少交集。

那个叫莫里斯,莫修远的堂弟,一直在帮着莫家搭理莫氏企业,应该比莫远修自己,更认真努力!

而挽着莫里斯手臂的亲昵和他一起出现在大厅的女人居然是尹兰旖,那个在婚礼上,给了她极深印象的女人,此刻依然披着长长的卷发,透着猫一般的妩媚,和莫家两老侃侃而谈时,眼眸一抬,看着楼梯上的他们,嘴角的笑容,泛着意味深长般的,谜一样的笑容。

陆漫漫忍不住主动拉着莫修远的手。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如此的举动。

陆漫漫拉得更紧了些。

莫名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丢了半点气势!

而那个女人看着陆漫漫的举动,棕色的眼眸闪烁着一丝不悦,嘴角的笑容依然扬得好看,“阿修和漫漫看上去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昨天的盛世婚礼不知道让多少人嫉妒和羡慕!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应该也是甜蜜无比,看你们这般亲昵的样子,真是羡煞我们。是不是,阿斯?”

------题外话------

月票,宅要月票,呜呜!

推荐好友叶清欢《暖婚之佳妻有色》

男友车震背叛,逼她献血救白莲花,

却让她阴差阳错的救了让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他让她提条件,她说:“我要你娶我,互不干涉。以一年为约,到时你就自由了。”

“真是有趣。”男子好看的长眉轻挑。

“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她利落的转身。

“我娶。”男子完美的声线,冷静沉着,“救命之恩,是该以身相许!”

形婚的他们本该是两条不该有交集的平行线,

当她的身边出现桃花时,他一朵朵一掐掉:“记住你是蔺太太,不管当初结婚的原因是什么,但我不想在婚内带绿帽。”

当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亲密的揽着她的腰:“记住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一个,而我从不舍得让你掉一滴眼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