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婊砸(一)同床共枕/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你们这般亲昵的样子,真是羡煞我们。是不是,阿斯?”尹兰旖挽着莫里斯的手臂,一边看着楼梯上的陆漫漫和莫修远,笑着说道。

莫里斯回以尹兰旖一个笑容,说道,“我大嫂是文城人公认的最想娶的贤妻良母没有之一,我大哥能够娶到她,当然是百般宠爱。”

“是吗?”尹兰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对于尹兰旖带着恭维实则有些挑衅的语句,陆漫漫有些不悦,却不动声色,她挽着莫修远的手臂,优雅的一步一步走向楼,走到了一家人的面前,姜雨烟连忙招呼着陆漫漫坐在沙发上。

一大家人坐定。

姜雨烟解释道,“昨天太忙,你和阿修又是闪婚,应该还没能来得及认识他们俩。这个是莫里斯,阿修小叔的孩子,比阿修就小了半岁。这是他的女朋友,尹兰旖,在帝都读书的时候认识的,兰旖不是文城人,这次因为你的婚礼专程赶回来。”

陆漫漫友好的一笑,“很感谢你亲自来参加我的婚礼。”

“应该的。”尹兰旖也说着客套话,“阿姨就介绍了我和阿斯的关系,她还不知道,读大学的时候,我和阿修也是同学,这么多年朋友关系,怎么都得来参加你们的婚礼,况且,读书的时候有过誓言的,是不是阿修?”

尹兰旖故意把话题转移到莫修远的身上。

莫修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嗯。”

尹兰旖笑得更加的妖娆百态。

这个女人是不是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这般,仿若从骨头里面散发出来的妩媚,一颦一笑之间。

“誓言?”陆漫漫笑着问道。

“这是我和阿修以及阿斯的秘密,不能给外人说。”尹兰旖看上去只是在故意开着玩笑,实际上,就是把陆慢慢排斥在了他们之外,称作为了,外人。

陆漫漫也不追究,此刻在莫家,耍脾气那是让莫家两老觉得她没有规矩,何况越是爱表现自己强调某一事实的人,越是因为得不到,她抿唇一笑,说得大度,“也对,那是你们读书时候的秘密,就像很多读书时候的恋情一样,很多都没有办法最后走到一起,但曾经那份回忆是珍贵的,不允许别人触碰。”

陆漫漫看似大度的说着,暗藏着的讽刺尹兰旖这个女人,不会不懂。

果然,脸色有些微变。

她狠狠地看着陆漫漫,随即开朗大笑,“是不是就是你和文赟这样?你们还留着彼此珍贵的回忆?”

这个女人,来者不善。

不只是古歆,连她自己第一感觉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带着敌意靠近她。

她只是一时之间还不太明白这种关系,比如莫修远和莫里斯分明是亲兄弟,尹兰旖在两个人之前旋转,是真的最后选择了莫里斯,还是说为了离莫修远太近?!

“尹小姐说笑了。我和文赟之间是怎么结束的整个文城都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已经不存在回忆了,回忆只是因为遗憾,而我对他没有半点遗憾。”陆漫漫说得直白。

直白的告诉尹兰旖,也趁着这个机会告诉莫家所有人,她和文赟现在的关系。

当初和文赟结束得很快。

媒体虽然讽刺文赟没有娶到她,很多人也会从字里行间中报道着她或许只是因为报复文赟才和莫修远结婚,现在她就是想要告诉莫家人,不是报复,而是真的放下,没有半点遗憾。

尹兰旖眉头微皱,似乎是没有料到陆漫漫能够这么淡定自若的反击她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她以为这么一个在传统教育下长大的女人,除了会之乎者也,其他什么都不会,更不会当众反驳别人,只会一味的凸显自己的大度,然后默默受气,她一直觉得这样的女人就是愚蠢,那些头衔什么的,全部都是枷锁!而陆漫漫这个女人,真的比她想象的,意外的了些。

“可惜,文赟应该很舍不得你……”

“尹小姐,我想阿修是不愿意咱们一直说文赟的事情。不管我和文赟现在怎么样,曾经的事情作为男人应该都有所芥蒂的。何况,你觉得在我们新婚第二天一直说另外一个一点都不重要却能够影响别人心情的人,这样好吗?”陆漫漫看上去面带微笑,话语却是直白无比。

她想她不说到实处,尹兰旖这个女人会不停的找茬。

倒不如,先将一军,让她无话可说。

果不其然,尹兰旖整个脸色瞬间憋红,似乎是半天没想到该怎么去反驳陆漫漫,心里又忍着一口恶气。

陆漫漫笑得好看,故意依偎在莫修远的怀抱里,羞涩的说着,“阿修,你是不是会吃醋?”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他反手搂抱着陆漫漫,配合无比的说着,“嗯,会吃醋。”

陆漫漫对着尹兰旖骄傲的一笑。

尹兰旖的脸色,变幻莫测,仿若不想要承认自己的第一局和陆漫漫开战的以失败告终,但又不想自己输的太过狼狈,所以在调整自己复杂而压抑的情绪时,脸上变得有些扭曲。

“好啦,那都是曾经的事情了。昨天的婚礼大家也都看到心头的,阿修和漫漫这般相配,以后就应该祝福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姜雨烟看着气氛有些不对,连忙打着圆场。

“说不定,昨晚上就有了,是不是大哥?”莫里斯故意说着,似乎也在以玩笑的口吻调节。

“谁知道呢。”莫修远说的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语却是那般的宠溺。

尹兰旖看着他们的模样,脸色终究冷了下去,有些不悦的声音说道,“我觉得有些闷,出去走走。”

“我陪你。”莫里斯连忙跟上。

两个人一起走出大厅。

姜雨烟无奈的笑了笑,“兰旖的性格有些火爆,漫漫你别在意。”

“不会在意的。”陆漫漫说着,“我倒是很喜欢兰旖这么直爽的性格,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以后也不用担心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

“得罪到不至于,兰旖也不太记仇。”姜雨烟说着,“其实兰旖到我们家来的时间也不长,她主要时间在帝都,和阿斯算是远距离恋爱。刚开始我们两老都不太同意两个人的恋情,不过都过了两年了两个人还这么交往着,我们也不好多说。”

“是啊,感情的事情最好不要参与,反正冷暖自知,阿斯也不会太亏了自己,尹兰旖必定也有值得阿斯这么等待的原因。”陆漫漫附和着。

“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姜雨烟点头,似乎对陆漫漫这般会说话有些欣慰,“对了,你大概不知道阿斯的家世吧,他父母在他生下来不久就车祸身亡了,一直以为都是我和你爸带她长大的,大学毕业后才搬出去自己住。所以我们两老对他的感情倒是比阿修其他堂兄弟深一些。”

“嗯嗯,以前听说过阿斯家里面的情况。”陆漫漫点头。

上流社会,也没多少秘密。

“对了,刚刚小璃是不是抱着黛西上楼了?”姜雨烟突然问道。

“嗯。”

“那孩子,都说了不能够经常抱黛西了,一些细微的纤维都可能再次影响她的心脏病复发,就是不听。一不留神就会抱着黛西玩,差不多把它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比跟我们还亲昵。”姜雨烟说着有些责备,但不难看出,对莫璃的过度宠溺。

陆漫漫微微一笑,“妹妹很少出门,黛西就是她唯一的朋友。”

“不行,我得上去看看她。”姜雨烟有些焦急的说着,“漫漫你回到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别客气。阿修,好好照顾漫漫。顺便带着她在家里参观参观。”

“妈妈你去忙吧,我知道。”陆漫漫微笑着。

“嗯。”

说着,姜雨烟就急急忙忙的走向了2楼。

陆漫漫其实不太清楚莫璃的病情到底有多严重,不过看莫家人这么关系莫璃,而且从小保护得这么严密,应该并不是什么小病。

这么想着,她转头对着莫修远,“我们也出去走走吧。”

莫修远从沙发上站起来。

陆漫漫对着沙发上的莫昆恭敬着,“爸,我和阿修出去走走。”

“去吧。”莫昆和蔼的点头。

陆漫漫又是一笑,拉着莫修远离开。

两个人走向后花园。

后花园很广,甚至远远还有一片果林。

两个人就这么有些无所事事的走在后花园里,路过露天泳池,路过一个个考究的座椅,凉亭,路过一道小溪湖畔,莫家别墅果然是很大,很豪华。

远远地果林里面。

陆漫漫看到了莫里斯和尹兰旖。

两个人亲密的依偎在一起,仔细一看,似乎是在亲吻。

陆漫漫眼眸微动。

这种现场直播,她其实并不是能够看得这么理所当然。

她转身,离开。

莫修远就这么无所谓的跟在她的身后,跟着陆漫漫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在后花园里面。

“莫修远……”陆漫漫突然停下脚步,转头。

莫修远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我其实觉得你叫阿修挺好。”

“莫修远。”陆漫漫故意重复。

莫修远耸肩,也不太过计较。

“尹兰旖和莫里斯是正常恋人关系吗?”陆漫漫询问,很严肃。

“为什么会好奇?”莫修远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此刻的模样。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说是正常恋爱关系。”莫修远一字一句。

“看着不像。”陆漫漫总结。

莫修远笑了一下,阳光透过绿林,斑驳的影子印在莫修远帅气的脸颊上,这货总是一副对任何事情都不太在乎的慵懒模样,却就是怎么都没办法忽视他的魅力。

陆漫漫咬唇,转身又往前走。

安静的空间,莫修远的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已经拿着电话走向了一边。

陆漫漫也不在乎,自己走进了一个亭子里面。

里面放着两张贵妃椅。

她很自若的躺了上去,然后看着文城的蓝天白云,等着莫修远接完电话。

两分钟后,莫修远出现在陆漫漫的身边。

“我有事儿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眉头紧皱,“你去哪里?”

“不会是你想要知道的地方。”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脸色微沉,“我说莫修远,我们才结婚第一天,你能不这么快就出去偷腥吗?”

莫修远突然弯腰,一个吻印在她吵闹的唇瓣上。

陆漫漫眉头一紧,本能的准备反抗的时候,莫修远已经离开,高高的站在她的面前,说着,“我会早点回来。”

然后,走了。

不作任何解释,亲了她一口后,就这么走了。

陆漫漫告诉自己,不用生气。

反正她和莫修远就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交集,所以她犯不着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发脾气,那样气的终究是自己而已,她一遍一遍的这么告诉自己,越是这般告诉自己,越是觉得莫修远这货真的很渣!

凭什么对她这么随便!凭什么啊?!

她真怕自己在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里面,某一天会被气血身亡!

“陆漫漫。”身边,突然又响起了一个女性嗓音。

陆漫漫转头,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尹兰旖。

她眼眸微微动,眼神往周围看去。

“不用看了,莫里斯进去了。”尹兰旖说,说着,躺在了陆漫漫身边的那一张椅子上。

两个人躺在一起。

陆漫漫眉头微皱。

“刚刚你看到我和莫里斯在接吻了?”尹兰旖说。

“情侣之间正常的举止行为,我觉得很普遍,和我也没什么关系。”陆漫漫说得直白。

“如果我说,我就是故意做给莫修远看的呢?”尹兰旖嘴角邪恶一笑。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可以吸引莫修远,那不妨就按照你自己想的做。对我而言,男人选不选择我,不是因为我有多抢手,而是因为,我就是他喜欢的。”陆漫漫的话,讽刺得尹兰旖,脸色陡变。

“陆漫漫,你现在很得意是吗?”尹兰旖狠狠的问道。

陆漫漫淡薄一笑,纠正,“只是很满足。”

“你别以为你真的在莫修远的心里地位很高。我告诉你,莫修远会杀了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在触碰到他根本利益的时候!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过的话都会得到验证!”尹兰旖一字一句,说得有些愤怒。

陆漫漫眼眸一紧。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尹兰旖从躺椅上站起来,站起来的一瞬间,“还有,我得提醒你,如果你还想好好的,愉快的在莫家生活下去,至少在莫修远没有抛弃你之前,你最好注意莫璃那个小婊砸!”

“你什么意思?!”陆漫漫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两个人不相上下的身高,就这么对视着。

“就是字面意思。”尹兰旖冷笑着,“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大步离开。

离开的脚步很快。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尹兰旖的背影,耳边一直浮现着她刚刚的话语。

不得不说,尹兰旖给她的内容,信息量有些大。

莫修远很残忍?!

残忍到,可以杀了身边任何一个人!

莫璃,这么乖巧善良单纯的小女孩?

是个小婊砸?!

陆漫漫眉头微紧,她突然有一种,自己不知道身处在怎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中,而且还因为陌生,有些孤立无助。

这种感情,分明不是很好!

狠抿着薄唇,她缓缓的回到莫家客厅。

客厅中除了佣人之外,没有任何人。

莫家两老回房了?

那刚刚还在后花园的莫里斯和尹兰旖去了哪里?!

她抓住一个佣人,“其他人呢?”

佣人恭敬道,“老爷和太太以及小姐回房间了,二少爷和尹小姐好像是回去了,然后大少爷我刚刚也看着出了门。大少奶奶,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陆漫漫眼眸微动。

突然置身在一个陌生的家庭里面,每个人都会有些不自在。

她眼眸微动,随着佣人说道,“帮我倒一杯花茶。”

“是。”佣人连忙点头。

陆漫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用看电视的方式缓解自己有些不舒坦的心情。

佣人很快递上一杯贵氏红花茶,然后恭敬的离开。

陆漫漫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综艺节目。

莫修远那货说走就走,还知道离开多久!

心里真是有些气。

她眼眸微动,看着黛西那条茶杯犬突然出现在她脚边。

她不是很喜欢小动物,但也不太排斥,何况黛西长得真的很乖,纯白的毛发,圆溜溜的眼睛,还扎着一个粉色的蝴蝶结,这么望着她的时候,真觉得黛西这条小狗通人性似的,完全是让人萌化的节奏。

想了想。

陆漫漫弯腰准备抱起黛西。

手指刚靠近黛西,黛西呆萌无比的小脸突然变得狰狞,在陆漫漫还未反应过来那一秒,猛地一下一口咬了过来,小嘴巴咬在了她的手指上,痛的她本能的将黛西一甩。

黛西直接翻了个转,倒在地上,又猛地跳了起来,“汪汪汪”的大叫!

佣人听着声音连忙跑了过来,心急说着,“黛西你怎么了,黛西?啊,大少奶奶,你手出血了?!”

惊呼着,佣人瞪大眼睛看着陆漫漫的手指。

陆漫漫赶紧去楼下的公用厕所清洗伤口,同时用消毒洗手液清洗,痛得她呲牙咧嘴的!

看上去这么单纯的一只小狗,怎么能这么凶!

佣人一直陪在陆漫漫的身边,看着她如此模样,有些焦急的说着,“大少奶奶,你是被黛西咬的吗?黛西除了小姐之外,是不会让任何人抱的。”

“什么?”陆漫漫转头。

“大少奶奶你可能还不知道,黛西看上去这么乖这么听话,都是因为小姐的原因,有小姐在黛西就很乖,但是除了小姐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黛西的。”佣人说着,“因此老爷和夫人都很焦虑,因为除了小姐,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黛西,黛西的清洗,修剪毛发什么的,都是小姐亲自来做。而小姐其实不太适合养小动物。”

陆漫漫眼眸发紧。

那今天上午,莫璃问她要不要抱黛西……

耳边似乎又浮现了尹兰旖说的那句“小婊砸”!

能够用那个词语去形容一个女人,肯定不会是单纯的看不惯而已,两个人之间一定有过节,亦或者说,尹兰旖被莫璃欺负过?!

莫璃能够欺负这么强势的尹兰旖?!

心里陡然一紧。

“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厅外,突然想起姜雨烟严厉的声音。

陆漫漫赶紧走向大厅。

姜雨烟看着莫璃梨花带泪的模样,一直抱着黛西,仿若黛西被人欺负了般,委屈到不行。

“夫人。”跟在陆漫漫身后的佣人连忙上前,“刚刚大少奶奶想要抱黛西,被黛西咬了一口,大少奶奶可能不小心推了一下黛西,黛西惊吓着,才会大叫的。”

姜雨烟连忙转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手指上还有血渗透出来,突然压下了脾气,“漫漫,你都被咬唇血了,赶快把医生叫到家里来,得打狂犬疫苗。”

“是是。”佣人连忙说着。

姜雨烟上前扶着陆漫漫坐下来。

莫璃还抱着黛西不妨,眼眶红彤彤的,看着陆漫漫的手指,有些哽咽的说着,“嫂嫂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黛西除了我之外,不会亲近任何人,对不起,对不起……”

陆漫漫看着莫璃,看着她如此委屈到不行的模样说道,“没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看着黛西可爱,想要抱抱,哪里知道黛西就认你。”

“是我不好,我该早点告诉你的。”莫璃说着,眼泪顺着眼眶就掉了下来,“但是我又舍不得惩罚黛西,它一直陪伴着我,很多年了,我一个人在家,因为它才没有这么寂寞,嫂嫂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千万别让我爸爸妈妈把黛西送人。”

陆漫漫抿唇,随即带着微笑道,“怎么会?我知道你喜欢黛西,何况黛西这么乖,我也舍不得让爸妈把它送走。就是一点小伤,又不严重。何况经过这件事情后,我知道黛西不能任何人靠近,肯定就不会再去抱它了,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小璃你不要感觉到内疚,没什么的。”

“嫂嫂你人真好,谢谢。”莫璃由衷的说着。

姜雨烟叹气,对着莫璃说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明知道自己不能带小动物,非要抱在身边。算了算了,你高兴就好。”

莫璃破涕为笑,看上去乖得不要不要的。

“痛不痛?”姜雨烟又问着陆漫漫。

“还好,不太痛。”陆漫漫笑着说,“黛西这么小,力气也不大。”

“就是小,所以都忘了提醒你黛西不喜欢别人亲近。以前别人想要靠近它也就是大吼大闹一番,没想到它会咬你。”姜雨烟解释着。

“没什么的,都是小伤。等会儿打了狂犬疫苗就好了。”陆漫漫笑着说,表现得一直很大度。

姜雨烟也没再多说什么。

所有人就等着医生的到来。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大厅,提着一个医药箱。

“张医生,我儿媳被狗咬了一口,你过来帮她看看。”姜雨烟连忙招呼着。

医生走过来,走向陆漫漫,打开医药箱,检查着伤口,说道,“咬得不深,我消毒包扎,应该很快就会好。不过因为是被狗咬了,还是得打狂犬疫苗。”

“嗯。”陆漫漫点头。

张医生很认真的帮她清洗着伤口,有些痛,但还能忍耐。

简单的包扎之后,张医生拿出了一根针,上药,说道,“会有点痛,少夫人坚持一下。”

陆漫漫隐忍着。

针头打进皮肤,倒是真的被黛西咬了时候更痛,陆漫漫狠咬着牙齿,忍得汗水都流了出来。

好半响,终于完毕。

张医生又说道,“得打三针,连续打三天。”

“要三针吗?”陆漫漫瞪大眼睛。

这个针真的是她打了这么多针之中,最痛的一种。

她刚刚几乎想要尖叫。

要不是当着莫家人的面她不好意思,指不定早就叫出来了!

“是的,狂犬疫苗都是三针。”张医生微笑着。

陆漫漫咬唇,点头。

张医生留了一下消炎药和纱布,说着,“如果手指沾了水,就让换一下纱布,保持干爽,否则小伤口也容易感染。”

“嗯。”

“张医生,你来了就顺便帮我看看莫璃。”姜雨烟连忙说着。

“嗯。我也正有此意。虽然莫小姐很久没有复发了,但还是要定期做好检查。”

“那我们回房去。”姜雨烟连忙带着莫璃和张医生上楼。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背影,沉默了一下,跟着上了楼。

楼上,莫修远正对的房间,房门半掩。

陆漫漫看着张医生用仪器在莫璃的胸口上做着检查,姜雨烟一脸担忧,莫璃看上去单纯,苍白。

好半响。

张医生放下仪器,说着,“还好,恢复得很好。”

“那谢谢张医生。”姜雨烟松了一口大气,紧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张医生笑着,“注意保持心情愉悦,千万不要激动,不能过度伤心或者过度高兴。尽量避免环境不好的地方,饮食方面继续保持清淡营养就行。”

“好的好的,谢谢张医生。”姜雨烟连忙道谢。

张医生点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走出莫璃的房间。

陆漫漫漫不经心的看似才上来的样子。

姜雨烟送张医生,似乎也一直在说莫璃病情的事情,没太注意陆漫漫。

陆漫漫推开莫璃的门。

莫璃正在穿衣服。

瘦瘦的身体下,胸口处有一道狰狞无比的痕迹,很深。

莫璃看着陆漫漫,也没有急着将衣服穿上,她嘴角笑得甜美好看,“我身体是不是很丑,嫂嫂?”

陆漫漫一怔,“没有,你皮肤很白。”

“可是这道伤疤好难看。”莫璃指着自己的胸口,一直到胸部的位置,很长一条,“因为手术一直不成功,这里都动了三次了,最后一次换了一个心脏。”

陆漫漫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

“嫂嫂,你说男人看到我这样的身体,会不会一点兴趣都没有?”莫璃很认真的吻着陆漫漫。

“不会,你长得这么乖,男人都会喜欢,而且会有保护*。”陆漫漫笑着说,“还能够刺激男人的英雄情结,多少女人装都装不出来。”

“嫂嫂你真会安慰我。”莫璃依然笑得甜美。

“是真的。”

“我妈应该不会让我嫁人的。”莫璃突然说道。

陆漫漫看着她。

“其实我也不是很期待,能够和父母在一起,能够有黛西陪着就好。”莫璃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笑了笑,“嗯,你多休息,听医生的话,人生谁都说不清楚,以后的事情,交给以后再去想吧。”

“嗯。”莫璃乖乖的点头,样子真的纯洁无比。

陆漫漫转身离开。

走出莫璃的房间,回到莫修远的房间。

狂犬疫苗的疼痛还在手臂间发酵,她躺在大床上,看着头顶上陌生的天花板……

她想,还好,莫修远没有住这里,她不用跟着住在一起。

……

在莫家别墅待了一天。

莫家两老依然热情无比,莫璃依然是一脸乖巧懂事。

吃过午饭后。

陆漫漫陪着陆家人搭家牌子,打了一下午麻将,看上去和谐无比,晚上吃过晚饭后,各自回房。

莫修远一直没有回来。

莫家两老也没有过问,大概是习惯了。

陆漫漫就这么一个人在莫家待了一天,回房的时候她父亲陆子山给她打来电话,“爸。”

“漫漫,在莫家怎么样?”

“还好。”陆漫漫笑着说,不想让他们知道她今天被狗咬的事情,“你知道你女儿被你们教育得很好,家长都会很喜欢的!”

“越来越臭美了。”陆子山笑了说。

陆漫漫也笑了笑。

“不过。”陆子山突然凝重了些,开口道,“漫漫,明天你带着莫远修,咱们家一起回一趟陆家大院。”

“为什么?”

“你爷爷下午给我打电话,说按照传统习俗明天你回娘家,他说正宗的娘家就是在大院,让你回那里去。”陆子山说道,有些无奈,“你爷爷有时候正当的要求,我也没办法拒绝。”

“好,那我明天先到别墅接你和妈,然后一起去大院。”陆漫漫根本就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她不想为难了她父亲,何况,她除了看着大院的人心情不好之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反而,大院的人还得各种揣测她的各种心思。

怎么算来,回去都不会吃亏。

“那明天见,你早点休息。”

“嗯,晚安。”

挂断电话,陆漫漫也不去多想,很多时候反而只需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用不着太早盘算什么,而且这么一来,正好有理由明天一早就离开莫家别墅。有些压抑的心情陡然还有些好,陆漫漫走进浴室洗澡,换上佣人准备好的新睡衣,躺在床上。

她其实想的是,莫修远最好今晚别回来。

省的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谁都不自在。

这么正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莫修远的脸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陆漫漫忍不住一脸厌恶。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我丑到让你不忍直视吗?”

陆漫漫转头,不发一语。

莫修远关上房门,直接走进了浴室。

浴室内,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陆漫漫听着那声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要是睡得着,早点睡了,免得去感受和莫修远的这么同床共枕。

半响。

莫修远从浴室出来,身上似乎还散发着沐浴露的味道。

他掀开被子,准备上床。

陆漫漫身体往右扭动着,在拉开彼此的距离。

莫修远一笑,脱掉身上的睡衣,只穿了一条小裤躺在了陆漫漫的身边。

陆漫漫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挨着莫修远。

两个人自然的拉出了一段距离。

“被黛西咬了?”莫修远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

“在我家发生的事情,你说我怎么知道?”莫修远有些好笑的说着。

“嗯,是被咬了,还打了狂犬针,痛死我了!”陆漫漫直言,心头其实还有些怒火。

所有人都忘记了提醒她黛西不亲近其他人,这货也忘记了。

莫修远长臂一伸,直接把陆漫漫抱进怀抱里。

陆漫漫身体扭动,在反抗。

何况,她能够感觉到身后莫修远几乎没有穿的精壮身体。

“别动,你知道你动的越厉害,越容易刺激男人的本能。”莫修远说,“而我很累。”

陆漫漫停下动作,心里暗骂。

“以后别靠近莫璃了。”

“为什么?”陆漫漫转头询问。

莫修远此刻闭上眼睛,头埋在她的发丝间,她转头看他的时候,看到了他满面疲倦,睡意朦胧。

“早点睡吧。”莫修远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在安慰小孩子一般的举动。

陆漫漫瘪嘴,“明天我爸让我们回陆家大院。”

“嗯。”莫修远的声音越来越迷糊。

陆漫漫咬牙,不再多说。

很快,耳边就传来了莫修远均匀的呼吸声。

到底都做了什么,会累成这个样子,几乎是一挨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而她,却因为今天闲了一天而显得有些失眠。

身体被莫修远这么搂抱着,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月色,久久,睡了过去。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

清晨,并不是所有人都起床了,就听到门外响起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陆漫漫睁开眼睛,有些诧异。

莫修远此刻一直抱着她,也因为这样的举动而睁开了眼。

“什么事儿?”莫修远声音有些冷。

“大少爷,不好了,小姐的病情发作了,你们赶快起来,据说是黛西不见了,小姐现在哭得很伤心。”佣人又快又急的说着。

莫修远猛地一下掀开被子,披着一件睡衣就走了出去。

陆漫漫也有些惊讶,连忙换了一身衣服,跟着跑了出去。

莫璃的房间内,莫家两老一直看着莫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整个人身体都开始抽搐,两老的脸色都吓白了,莫修远大步走过去,冷静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张医生了没?”

“叫了,在赶来的路上。”姜雨烟说着,眼眶都是红的,“今天早上一早说是小璃找不到黛西了,就开始哭,然后就出现了这样的反应,昨天张医生才检查过,说她恢复得很好的……现在佣人全部都在帮她找黛西。”

莫修远坐在莫璃的旁边,声音温和了些,“小璃,你别激动。”

“哥。”莫璃一把抓住莫修远的衣服,整个小脸靠在他的胸膛上,“我要黛西,我要黛西,平时她都跟我在一起的,今天早上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它……”

“你别哭,听话,大家都在帮你找,黛西会没事儿的。”

“哥……”莫璃抱着莫修远,哭得他整个胸膛都湿了,身体一直在发抖,发抖。

莫修远把莫璃抱在怀抱里,一直安慰着,“相信我,就算是翻遍整个文城,我也会帮你把黛西找回来的。”

“嗯,嗯。”莫璃答应着,却还是一直哭个不停。

陆漫漫也在房间,看着莫璃这般模样,又看了莫修远担忧的神色。

她一直以为莫修远这个男人不会对谁特别上心,平时看他对莫璃也没有特别的感情,莫璃真的出事儿了,他的表现却真的出乎陆漫漫所料。

房间内一直传来哭泣的声音。

所有人都紧张的无比的看着莫璃,带着担忧无比的脸色。

正时。

房门外的佣人突然叫着姜雨烟。

姜雨烟赶紧出去。

陆漫漫也跟在了后面,本能的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夫人,我们找到黛西了。”佣人说,但脸上没有欣喜的神色。

“在哪里,赶紧拿进去啊。”姜雨烟有些责备的说着。

“不是,夫人……”佣人欲言又止,将手上的篮子提出来,看着一个湿漉漉的小狗,毫无生气的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姜雨烟脸色一下就变了,变得苍白无比。

陆漫漫站在旁边,整个人也都说不出一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儿?!”说出来的话,声音都在发抖。

“我们也不知道,所有人都在到处找的时候,就看到后花园的小溪里面飘上了一个白色的东西,捞起来才知道是黛西,但是黛西已经死了,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佣人无措的看着她。

姜雨烟气得发抖,似乎此刻无处发泄,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佣人的脸上,“没用的东西!”

“对不起,夫人。”佣人惊吓着,眼眶通红无比。

“妈。”房间内,传来莫璃的声音。“找到黛西了吗?”

“没有,还没有,妈正在帮你找。”

“可是我感觉黛西就在身边。”说着,莫璃就从床上下来。

莫修远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任由莫璃走了出去。

姜雨烟慌忙之下准备把黛西藏起来。

却在一个手忙角落中,黛西的尸体就这么落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惊住了。

莫璃看着黛西如此硬邦邦湿漉漉的身体,本来就惨白无比的脸一下就变得毫无血色,身体都仿若没了支撑的动力一般,直直的看着黛西……

“小璃,妈答应你,妈再给你买一个和黛西一样乖的小狗陪你好吗?妈什么都答应你。”姜雨烟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整个人已经哭得不像话了。

“可是,这些怎么能够和黛西比,黛西陪着我这么久,黛西就亲近我一个人……”莫璃蹲坐在地上,抱起黛西。

姜雨烟看着自己的女儿,心疼得要命。

所有人也不敢去靠近她。

莫璃一直碎碎念,仿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身体一直不停的抽搐着,呼吸很重,脸色铁青。

她突然抬头看着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她。

第一次看到了莫璃严重的的杀气,“是不是你杀了它?!是不是你!”

陆漫漫心里一怔。

莫璃突然用尽全力大声吼着,声音几乎嘶哑,“是不是因为黛西昨天咬了你,你就杀了它!陆漫漫!”

------题外话------

月票。

小宅要月票。

要不小宅卖个萌吧~

呼呼,萌萌哒。

话说亲们觉得咱们漫漫被这么冤枉,应该怎么沉冤得雪然后漂亮一击呢?!

嗯,明天,咱们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