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婊砸(二)证据确凿/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不是因为黛西咬了你,你就杀了它!陆漫漫!”莫璃歇斯底里的叫声在悲伤的别墅中疯狂的响起。

陆漫漫心里一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莫璃,看着她一直颤抖,抽搐,脸色白的,仿若下一秒就要断气的模样。

她其实没想过和莫家所有人作对。

她和莫修远的结婚也只是因为彼此各取所需,她没想过太过深入的加入莫修远的家庭,也没想过莫修远完完全全的融入自己的家庭,彼此之间本来就是将将就就即可。

所以昨天尹兰旖提醒她莫璃是个小婊砸,让她多防备她的时候,她其实不太以为然,即使,昨晚的种种表现,她已经知道莫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不笨,准确说还有点聪明。

上一世的自己很单纯。

这一世,早就褪去了那份自以为是的隐忍。

她心里泛着冷笑,表面上却可以这般不动声色。

她就看着莫璃,看着她崩溃无比的模样。

身后也传来很多异样的目光。

她那一刻没有注意观察,因为她眼神就一直在和莫璃对视着,她其实也在想,这个小婊砸可以表演到什么时候。

她只是觉得,所有人的视线不停地在她和莫璃的身上来回循环,而看着她的时候,明显有些刺眼。

唇瓣轻抿了一下,陆漫漫正欲开口。

莫璃整个人突然一下子就晕了过去,重重的往后仰着。

而在莫璃闭上眼睛那一秒,她看清楚了,她眼眸中转瞬即逝的邪恶,在她纯洁苍白的脸上,格格不入的一种神色,分明,就是在和她挑衅,很是得意!

“小璃。”姜雨烟连忙抱住自己的女儿,将她狠狠的抱在怀抱里。

看着她突然昏迷,脸色被吓得苍白无比。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转移到莫璃的身上,别墅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在等候医生及救护车的赶来。

陆漫漫也这么安静的人群中等候。

莫璃是真的很聪明,聪明到这个时候,连辩解的时间都没有给她,让她就这么,根本有话说不出。

如果说这是莫璃一直策划的事情,她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心计。

如果这是莫璃突然期限的一次故意栽赃陷害,她还得承认,这个女人不止有心计,还有智慧。

一举一动分明算准了时间,找准了节奏,完完全全的按照她的步骤在发展,没有留下一点缝隙,让人可去反驳。

别墅楼梯下,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张医生的出现让莫昆和姜雨烟都激动无比,“张医生,快看看,莫璃突然晕倒了。”

张医生坐在地上,对莫璃快速而简单的做了一个检查,仿若已经熟悉了这个画面一般,张医生很快检查完毕,给莫璃的嘴里喂了一口药,正时,救护人员也都出现在了莫家别墅,抬着移动床,在张医生的吩咐下,快速而小心的将莫璃放了上去,然后抬着她离开了莫家大厅。

莫昆和姜雨烟自然是跟着救护车去的。

莫修远也跟着出了别墅的门,陆漫漫犹豫了一秒,笑趴不跟着莫修远。

莫修远自己开车,陆漫漫坐在他的副驾驶室,车子一直紧跟着前面的救护车,安静的空间,两个人不发一语,甚至没有给彼此一个眼神,陆漫漫此刻也没想过莫修远还会给她什么好脸色。

车子很快到达市中心私立医院。

莫璃急促的被推进了急救室。

所有人焦虑的等在医院的走廊上。

走廊很安静。

安静无比。

莫昆和姜雨烟急得一直不停的上下走着,根本就停不下来一秒。

莫修远也靠在走廊上,默默的看着“急救室”的字样,脸色紧绷。

倒是陆漫漫,显得淡然了很多。

其实这个时候,如果莫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大概最应该担心的就是她了,所有人都会对她千夫所指!

唇瓣紧抿,陆漫漫一直在控制情绪,很安静。

足足2个半个小时。

急救室的大门打开。

姜雨烟几乎是冲过去的,紧张地问道,“张医生,我女儿怎么样?怎么样?”

“莫夫人你别激动,莫小姐已经稳定了下来。”张医生说,有些疲倦,似乎也微松了点气,“而且也没有出现心脏排斥的现象,所以不需要太过担心,但因为莫小姐身体底子很不好,今天又莫名的很激动,我现在用药物让她冷静下来不是长久的办法,所以还望莫夫人多开导开导莫小姐,对她这样的病人而言,心情是直接影响她病情好坏的关键因素。而为了安全起见,此刻我也会让莫小姐在重症病房待一段时间,以防万一。”

“是是。”姜雨烟连忙答应着。

一听说自己女儿暂时没有了危险,整个人也松了一口大气。

张医生点头。

先离开。

莫璃也被几个护士从急救室里面推了出来。

所有人围了过去,就看着莫璃苍白无比的脸颊,看着她闭着眼睛,眼角似乎还有未干涸的眼泪,小脸上那般的脆弱,仿若一碰就碎,仿若下一秒就会消失。

姜雨烟甚至用了最轻最温柔的声音叫着莫璃,亲切的,怕真的吵到她的声音,“小璃,乖,妈妈一直陪着你,不管任何时候,妈妈都陪着你。”

说着,姜雨烟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简直是不受控制的在哭泣。

莫璃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只看到她眼角的眼泪,流的越来越多。

她此刻因为药物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办法激动,悲伤的时候,只能用眼泪来发泄,还是用这种静静的,静静的方式。

所有人跟着护士一起,推着莫璃进了重症病房。

姜雨烟换上消毒医用衣服,陪着莫璃进去。

其他人就这么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户,看着满身都插满仪器的莫璃。

这个家,昨天才经理了那么喜庆的事情,今天就突然陷入如此大的悲伤之中。

陆漫漫看着莫璃如此模样,是个人,不管男人女人都会心疼的脆弱模样。

她不得不佩服,莫璃真的很有能耐,分分钟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她的身上,无暇顾及其他任何。

她转眸,看着一直安静无比的莫修远,看着他的眼眸也这么一直看着病床上的莫璃,此刻眼眸深邃,陆漫漫倒是看不清楚莫修远到底在想什么,她想这个时候,莫修远应该更不愿意让她看得透彻。

手机震动的声音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

她离开别墅的时候,顺手拿走了自己的电话,她不知道会折腾多久,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离开莫家别墅,所以她拿着手机,想着她父母肯定会给她打电话问她回陆家大院的事情,而她没必要为了这些,对她而言不太重要的人,而去让他父母担心。

她走向一边,声音有些低,“爸。”

“漫漫,你们回来了吗?你爷爷都打电话来催了。”

“爸。”陆漫漫深呼吸。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离开,如果她就这么走了,所有人都会以为黛西是她杀的,不仅如此,杀了黛西,惹得莫璃进了重症病房,此刻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离开……她实在不能想象自己之后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爸,我今天不回去了。”

“什么?”陆子山有些激动。

“在莫家遇到点事情,我能够解决,只是不能回去了,你给爷爷说一声,明天一早,我登门道歉。”陆漫漫说,说得很严肃。

陆子山沉默了半秒,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修远的妹妹病情发作,我们走不开。不是什么大事儿。麻烦今天爸爸代替我回爷爷家一趟。”

陆子山微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谢谢你爸爸。”陆漫漫现在不想纠结也不想解释或者安慰,即使她能够听出来他爸爸很强烈的失落感。

“嗯。”陆子山应了一声。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转头。

莫修远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陆漫漫放下手机,看着他,“我其实不太在乎你们家里的人怎么看待我,但我这个人很讨厌被人算计。自从曾经经过了一场不愿意回忆的噩梦后,就更加没办法容忍,不管你信不信,现在我要回莫家别墅,去查明原因。”

莫修远就这么抿着唇看着她。

“我先走了,你在这里陪着莫璃吧。”陆漫漫说着,就准备离开。

反正此刻,她的走对任何人而言都没有什么影响,莫修远的父母此刻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对于第一天新行门的媳妇发生了如此的事情,大概还没有哪个家庭会发生如此奇葩的事情。

她想他父母此刻对她的印象已经查到了低谷,所以这个时候,她犯不着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

“陆漫漫。”莫修远叫她。

陆漫漫的脚步停了一下。

“家里有监控。”

陆漫漫一怔,转头看着莫修远,是在提醒她什么吗?!

莫修远已转身离开。

离开着,走向了莫璃的重症病房外,陪着他父亲。

他父亲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没有大声责骂什么,只是这么看了一眼莫修远,无奈的叹着气。

陆漫漫不在犹豫,大步往医院门外走去。

医院门口打了一个出租车,快速的到达莫家别墅大门口。

付了钱,下车。

陆漫漫走进去。

今天发生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情,家里面一个主人都没有,所有的佣人都集聚在了一起,陆漫漫的脚步停在大厅门口,听到里面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说着,“小姐病情发作,老爷和夫人都快急死了,也不知道新进门的少奶奶怎么能够这么心狠手辣,黛西这么乖,虽然对我们不亲热,我们也绝对下不了如此毒手。”

“是啊,看着大少奶奶人长得漂亮又知书达理的,真的看不出来这么狠。今天早上小姐那脆弱的模样,我看着都心惊,别说老爷夫人了。”

“还有黛西那小狗,我们从小溪里面捞起来的时候,圆圆的眼睛就这么瞪着我们,我看着都心里一痛,简直不忍心看下去。那么乖那么萌的一条狗,真的不知道怎么下手得了。”

“所以啊,都说上流社会的人学的礼仪知识比我们平常百姓多太多,这道德,倒是比我们下流人还不足!”

“我的道德如何?你们知道?!”陆漫漫突然的声音,让聚集在一起的几个佣人一阵惊吓,原本都坐在沙发上的,此刻猛地一下从沙发上蹦跳了起来!

脸色瞬间惊吓得说不出一个字,就这么看着战战兢兢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数了一下,很好,5个。

“所有真相都没有查出来之前,就认定我的罪?!告诉你们,诬陷也可以判刑的!”陆漫漫一字一句的声音,让佣人更是惊吓着说不出来一个字。

以前只有小姐病发,莫家所有人在医院一待就是一天,没想过这么快就有人回来。

而刚好,一回头就听到他们在说坏话,自然是心虚得不行。

“我现在不想追究你们的任何责任!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们,管住自己的嘴巴!”陆漫漫严厉的声音,充满了威信。

所有人大概没有想到陆漫漫会有如此气魄。

以前他们小姐莫璃永远都是温温柔柔的样子,不管对着哪个佣人,都是很好很好,从来都不会这般红脸的。

“都下去!”陆漫漫厉声。

佣人连忙鞠躬离开。

陆漫漫看着佣人怆惶而逃的背影。

她一般不会对着佣人发脾气,因为知道这些人也只是见风使舵循规蹈矩而已,但不立下自己的威信,她并不觉得她偶尔出现在这个家庭时,能够得到该有的尊重。

眼眸一紧,她抬头,观察莫家的摄像头。

大厅中一共有3个,3个,几乎没有死角,而根据黛西出事的时间,应该是昨天晚上或者今早凌晨发生的事情,她往楼上走去,楼梯上有一个摄像头是可以覆盖整个楼梯的,而2楼的走廊上也有一个摄像头,直到各个房间。

陆漫漫回到莫修远的卧室。

卧室连着一个大大的外阳台。

莫修远提醒她说家里有摄像头,但是她并不觉得莫修远是在让他找视频,毕竟依照她对莫璃的了解,这个女人绝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所以常规人会犯的错误她肯定不会犯。而莫修远的提醒似似乎是在说,家里有这么多摄像头,应该想想怎么避开摄像头达到自己的目的。

陆漫漫停在外阳台上,外阳台连着的是后花园,而二楼离地面的高度约3米左右,3米,一条小狗这么扔下去,应该不会死。

但,如果莫璃昨天晚上将黛西从2楼上扔下去,依照小狗的本能,应该是会大叫大闹的,也就意味着,肯定会吵到其他人。就算捂着嘴没有吵到,莫璃也不可能避开摄像头自己从2楼上跳下去,既然莫璃不能跳下去,那么黛西是怎么跳进小溪的?!她可不相信黛西会自己跳进去。

不管多听话的小狗,也不会为了主人去自杀,这是生存的本能。

陆漫漫眼眸一紧,转身下楼。

楼下的佣人看着她,都有些拘谨。

“监控一般在哪里看?”陆漫漫询问。

“在大厅外连着的一个小房子里,我们有保安室。”佣人连忙回答道。

“嗯。”陆漫漫大步出去,右转,看着一个小型的房子,敲门而进。

保安看着陆漫漫,连忙恭敬无比,“少奶奶。”

“嗯,我要昨天晚上9点到今天早上6点的监控视频。”陆漫漫直白,用的吩咐的口吻,且不容置喙。

这样的气势保安根本就没办法反抗,立即将她想要的内容调配了出来。

陆漫漫一边看着视频一边问道,“昨晚上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没有发现时很么,我们这里都是24小时轮岗的,刚好我是晚上12点上班,从昨晚12点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异样。”保安解释。

陆漫漫点头。

看了一遍视频,确实验证了她所想。

视频中从大家都入睡后开始,就没有看到黛西和莫璃的身影,而她深刻的记得,她在最后上楼的时候看到过黛西跟在莫璃的身边,呆萌呆萌的样子,所以,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摄像头没有监控到的地方,深夜发生的。

“后花园没有摄像头吗?”陆漫漫询问。

“有是有的,只是覆盖得不是很广。有些地方就看不到,有些地方看得到。”保安恭敬道。

“好。”陆漫漫点头。

然后,不需要多问其他,走出了保安室。

莫璃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小小年龄,一直深居闺中,能够有这番严谨的做事风格,她确实有些诧异,而且不得不说,莫璃用了很好的方式,就是让任何人都看不到也不知道黛西是怎么死的!

死无对证,莫璃可以一直指控着是陆漫漫杀了黛西。

而陆漫漫不说能够找到证据说她杀了黛西,至少没有证据证明她没有杀它。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栋别墅,除了她,谁都没有有杀黛西的动机。而她刚到莫家,而黛西昨天刚咬了她一口,莫璃说她杀了她的黛西,就算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没有人会觉得她在无理取闹!

她只是不知道,莫璃到底为什么,要演出这么一场戏,甚至是杀了自己最喜欢的一直陪在身边的小狗,任何一个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做不出来如此残忍的事情,而那个看上去单纯无知,心底善良的莫璃,却做了出来!

陆漫漫冷冷一笑。

她倒是要看看,莫璃这么残忍这么聪明的女人,会高明到什么程度!

回到大厅。

陆漫漫眼眸一紧,直接对着佣人说道,“今天早上抱着黛西尸体的那个佣人在哪里?”

“你说小娟吗?”佣人询问。

“我不知道叫什么。”

“今天是小娟最早发现黛西的尸体的,你说的应该就是她。”佣人说着,“我马上去叫她。她今天以为黛西的原因,被夫人扇了一耳光,心情也不太好,我们也美好去打扰她。”

“不用了,我去找她就行。”陆漫漫直言,“她在哪里?”

“从后门出去,紧挨着的一个长长走廊尽头的往右的第一个房间。”

陆漫漫走过走廊。

后面有一个独立的一排房间,应该是专程为佣人准备的住处。

她按照刚刚佣人给她说的提示,敲第一个房门。

房门内没有声音。

陆漫漫继续敲了两声。

房门内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陆漫漫握着把手,直接推开了房门。

房门内,空无一人。

陆漫漫诧异的一瞬间,身后似乎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

陆漫漫连忙转身,就看着今天上午抱着黛西尸体,叫做小娟的那个女人拿着一个木槌往她头上撬过来。

“小娟,你住手!”陆漫漫连忙叫着她。

小娟似乎是顿了一下,身体手都在发抖。

大概并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心里也有些惊吓。

“你先放下东西,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我会帮你。”陆漫漫说。

“你知道什么?!”小娟惊讶无比。

“你先冷静。”陆漫漫叫着她,“我知道你是因为被夫人骂了,心里有些难受,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我知道和你没有关系。”

陆漫漫说得又快又急。

刚刚差点,露馅了。

她反应灵敏的转移了话题,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小娟看着陆漫漫,手上一直握着木槌。

“你现在把我打伤了,你觉得你能够顺利的走出莫家吗?杀人是要犯罪的。”陆漫漫尽量温和的说着,她眼眸无意看到房间中的一个小型箱子,看得出来,是在打包行李。

小娟身体一直发抖,发抖。

陆漫漫很温和的上前,轻轻的握着她的手,然后从她手上拿下木棍。

小娟眼泪噼里啪啦就掉了下来,“对不起少奶奶,我真的太怕了,我怕夫人又找人来打我,我没有做错什么!”

“嗯,我知道。”陆漫漫柔声安慰。

“我从18岁开始就到了这里,一直伺候着小姐,现在都有6年时间了,夫人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扇我耳光,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小娟哭得很难受。

陆漫漫一直轻声安慰。

安慰着,眼神往四周到处看去。

一点点在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很简单,就一个床,还有一个书台,书台上有几本书,此刻看上去有些凌乱,也应该是刚刚匆忙着想要离开才会搞得如此,陆漫漫眼眸一点点往下,看着光亮的地板上,有一些白色毛发的痕迹,在莫家别墅,会有这种毛发的只有黛西。

所以黛西是经常到这里来?!

陆漫漫心里一悸,将冷静下来的小娟扶在床上坐下,“你收拾东西是准备离开吗?”

“嗯,我不想在莫家待下去了。”小娟点头。

“我知道莫家人对用人一向都很大方的,你在这里应该比在其他地方更赚钱,怎么想着要走?”陆漫漫问她,“就因为今天被夫人打了吗?其实夫人当时也只是太气了找不到地方发泄才会扇你耳光,要是换做其他人也会如此,你不用这么计较。”

小娟低下头,“我也不想离开,我还有两个弟弟要上大学,我还要供他们,但是……”

“有什么你就说,我可以帮你的就会帮你。”陆漫漫温和一笑。

“你为什么要帮我?”小娟突然有些警觉。

“因为被人这么冤枉的滋味不好受。”陆漫漫笑了笑,“我也被你们小姐冤枉,说我害死了黛西。”

小娟脸色有些微变,“难道不是吗?”

“你知道不是的。”陆漫漫有些紧逼。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娟连忙摇头。

“你别怕,我没有在说什么。”陆漫漫看上去又温和了些,她轻声道,“刚刚听说你伺候了莫璃很多年了?”

“嗯。”

“她平时对你好吗?”

“小姐对我恩重如山,经常给我私房钱,让我拿去供弟弟上学,她说因为她没办法像平常人那样上学,能够满足别人的愿望也会很高兴。小姐真的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小姐!”小娟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微笑着点头,点头道,“嗯,我也觉得。”

“所以你为什么要杀了小姐最心爱的小狗。”小娟此刻反而问她。

“我说过,我没有杀它。我现在也是在调查,黛西怎么死的,也算是给你家小姐一个安慰。”陆漫漫说,叹气。

“不需要调查,黛西死了,对小姐就是打击,你调查了,还不是死了。”

“总要有个明白。”陆漫漫说,说着从小娟的房间站起来,“小娟你好好考虑一下,别随便就辞职了,你两个弟弟以后还要不要上学了。”

小娟不说话,就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一笑,走出了小娟的房间。

她脚步往后花园走去。

从小娟的房间到后花园,有一道小径,如果没有记错,摄像头是看不到的。

陆漫漫在后花园来来往往走了几遍,脚步停在莫璃的外阳台外。

如果有人从这里将一个东西抛下来,下面的人接住,应该不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陆漫漫眼眸一紧,猛地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莫太太,这么快又想起我了?”

“叶恒。”陆漫漫开口道,“找你帮一个忙。”

“我已经习惯了你一打电话给我就是找我做事情,有什么你说。”叶恒很洒脱。

陆漫漫直言道,“帮我调查一下,莫修远的妹妹莫璃有没有什么私人账户,账户里面有多少钱?近段时间,不,就昨天,有没有什么转账的记录。”

“用来做什么?”那边询问,显得有些吊儿郎当。

“证明自己的清白。”

“原来。”叶恒恍然大悟,“刚刚阿修已经让我做了相关调查了,我问他原因他黑着脸把电话挂断了,我就说他平时对她妹妹也没见的这般关心的,怎么想起查她的账户情况,原来是为了你!”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陆漫漫不爽透顶。

“因为,阿修没有吩咐啊。”叶恒说,“你知道我们看上去是好哥们,其实我挺怕他的。”

“你怕他做什么?”

“就不告诉你,憋死你!”叶恒故意,笑得邪恶。

陆漫漫脸色有些微微变。

这个男人还小吗?!玩这种幼稚无比的游戏。

“对了。”陆漫漫正欲挂断电话,叶恒突然又开口道,“你和阿修同房没?”

“什么?”

“就是上床没有。”叶恒询问。

“你想知道?”陆漫漫邪恶一笑。

“嗯。”

“就不告诉你,憋死你!”

“卧槽!”

陆漫漫已经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那一刻,脸色并没有因为捉弄了叶恒而感觉到开心,反而有些沉默。

沉默的想着,莫修远做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分明已经有了答案,为什么又不告诉她,非要让她自己主动去问!

太多想不通的地方,陆漫漫不决定想下去。

反正,总有一天会知道。

亦或者不会知道,那个时候大概也已经和莫修远分道扬镳。

分道扬镳后,莫修远是个什么样的人,和她都没关系!

这么想着,陆漫漫再次回到大厅,一边接收着叶恒发给她的邮件,一边对着佣人说道,“小娟因为今天夫人的事情准备辞职离开,你们先不要让她走,就说是我的意思,一切都夫人回来了再说!”

“是。”佣人赶紧点头,“那我去劝劝她。她平时和小姐的关系最好,小姐对她也很好,黛西死了,这个时候如果连她也走了,小姐肯定会更加伤心!”

“所以,快去劝劝。”陆漫漫说。

“是的,少夫人。”

说着,佣人就赶紧去了小娟的住处。

陆漫漫嘴角一笑,她只是需要留下人证而已!

眼眸一紧,从手机上打开叶恒发给她的账单,嘴角微微一笑。

不管多严谨的伎俩,不会没有破绽可循!

陆漫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此刻已经是中午11点过。

陆漫漫准备随便找点东西吃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姜雨烟的电话。

“妈妈。”陆漫漫还是恭敬无比。

“听阿修说,你先回别墅了。”姜雨烟问道,声音温和。

“嗯。”

“是这样的,漫漫。”姜雨烟说,“我知道黛西的事情其实和你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你妹妹就是一口咬定,她也是伤心过度,有些口无遮拦。不过呢……”

姜雨烟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

“妈你有什么就直说吧。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没有关系的。”陆漫漫一直表现得很好。

姜雨烟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漫漫,小璃已经脱离了危险期,而且很想要出院,而小璃心脏不好,不能受刺激,所以……”

“妈的意思是,让我回避一下是吗?”

“我和你爸爸都知道,黛西的事情肯定和你没关系的。”姜雨烟说着,口吻有些无可奈何。

陆漫漫当然不相信姜雨烟说什么黛西的事情和她无关,只是因为是才和莫修远结婚,估计是不想要让彼此弄得这么尴尬而已,而且莫昆和姜雨烟看上去都不是很会闹事儿的人,大概是想要息事宁人了就行,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去追求这个事情的真实性。

其实越是这般,越是让人以为,一切都是她做的。

而莫家人,对她容忍而大度!

陆漫漫嘴角一笑,笑得很淡定,“好,我会回避的,不会让妹妹看到我。妈你们早点回来。”

“委屈了你,漫漫。”

“不会,妹妹身体重要。”

“嗯,那我挂了,我们大概20分钟左右到家。”

“好的。”陆漫漫挂断电话。

姜雨烟在变相的让她离开。

离开这个家,别刺激到了她的宝贝女儿!

上一世,就算是被文家人轻蔑而压榨,但终究没有被这么撵出去过……

眼眸一紧。

她其实很想要看看,如果莫家人知道一直隐忍这么多年的莫璃,其实是个内心阴暗到甚至残忍的女人时,会怎样?!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稍微有些少更了点。

啊啊啊啊啊~

小宅默默的飘过。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