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婊砸(三)撕破真面目/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家别墅。

陆漫漫并没有离开。

她说的是回避,并没有说走。

所以她只是回到了莫修远的房间,然后紧关房门。

她就坐在连着的那张大阳台上,大阳台上有一张舒适的躺椅,她躺在上面,看着莫家优质的后花园。后花园占地广,绿草丛生,设施齐全,倒真的是一个让人看着舒服的地方。

眼眸微动,看着那流淌着的溪水,唇瓣紧抿。

20分钟后,莫家一行人回到了别墅。

别墅内很安静,所有佣人恭敬无比的守候着,然后看着莫璃苍白无比的模样。

从医院回来,莫璃就一直依偎在莫修远的怀抱里,此刻也是莫修远抱着她上楼,轻手轻脚的放在床上。

莫璃似乎不愿意离开莫修远的怀抱,紧捏着他的衣角。

莫修远抿了抿,“小璃,你现在需要休息。”

“哥能陪我一会儿吗?”莫璃问她,漆黑的眼眸,闪烁着期待的眼神。

莫修远还未开口,姜雨烟连忙说道,“阿修,你就陪陪妹妹吧,免得她想东想西。”

“嗯。”莫修远点头。

莫璃破涕为笑。

笑着的那一秒,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儿一般,眼眶通红,随时都欲哭出来的模样。

“别哭了,听话。”莫修远柔声安慰。

莫璃隐忍着泪水,就望着莫修远,单纯又清澈。

莫修远坐在莫璃的旁边。

莫昆和姜雨烟看着莫璃这般安静的模样,没有了情绪反复,又转头看莫修远陪着,心里也松了口气,姜雨烟说着,“小璃你多休息,爸妈先出去了,有什么一定要叫我知道吗?”

“嗯。”莫璃点头。

因为莫璃,早上不到7点就开始折腾,经过一上午的惊心动魄,两老是真的累了,所以要回房休息一会儿。

两个人离开莫璃的房间,莫璃依然一直抓着莫修远的手,一直不放开。

“睡一会儿吧。”莫修远说。

“睡不着,感觉自己一天都在睡。不过不想让爸妈担心,所以就只能安静的躺在床上。”莫璃笑着说道,心情是好了很多。

莫修远点头,“那我陪你会儿。”

“谢谢哥。”

“小璃。”莫修远看着她纯净的脸,声音低沉了些,“你今年满20岁吧?”

“是啊。”

“也不小了。”莫修远说。

“嗯。”莫璃乖巧的点头。

“别太任性,该懂事了。”莫修远用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

“哥是觉得我很不懂事吗?”莫璃眼眶瞬间红了,鼻子也有些红了,“我也不想这么一直惹爸爸妈妈担心,如果不是黛西突然死了,我不会突然发作的。我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愉悦的心情,很努力的养自己的身体,如果可以选择,我也宁愿当一个正常人。”

莫修远看着她有些起伏的情绪,薄唇绷得有些紧,“好,我知道了。”

“哥,你会不会因此而嫌弃我,嫌弃我老是拖累这个家。”莫璃问他,深深的问道。

“不会。”莫修远直白。

莫璃破涕为笑,拉着他手心的手更加用力,紧紧的抓着,仿若是救命稻草一般。

安静的房间,时间流逝。

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莫修远就这么坐在旁边陪着她,莫璃也很安静的躺在床上,不睡觉,就抓着他的手,看上去很恬静的模样。

直到。

佣人敲门而进。

“大少爷,小姐,吃午饭了。”佣人恭敬无比。

莫修远点头,“小璃,起来吃点东西。”

“嗯。”莫璃坐起来,半靠在床头。

佣人恭敬的将放在放在床头柜前,然后将专设的床上定制餐椅放在莫璃的面前,一盘一盘将饭菜放上去,样数很多,都是莫璃特制的营养套餐。

“哥,你下去吃午饭吧,你也饿了,我自己就行了。”莫璃笑得好看的说着。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点头,“乖乖吃饭。”

“嗯。”

莫修远离开。

莫璃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她一边吃着饭菜,吃得很慢,细嚼慢咽,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是你将饭菜送上来的,小娟呢?”

“小姐,小娟今天因为黛西的事情……”佣人刚开口,突然又顿住了。

就怕刺激了小姐,不敢再说下去。

莫璃温和一笑,“没关系,你往下说。”

佣人有些战战兢兢。

小姐倒是不可怕,就是怕小姐因为被她刺激了病情发作,老爷和夫人肯定绕不了她!

她咬着唇,好半响才开口道,“小娟今天因为夫人扇了她一巴掌,一直在房间哭,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帮忙,我们知道她心情不好就没有打扰她。”

“小娟还在她房间?”莫璃眼眸陡然一紧。

“嗯。小姐是需要她吗?”佣人恭敬的问道。

“把她叫上来。”

“好。”佣人连忙说着。

准备离开的那一秒,莫璃又突然开口道,“陆漫漫走了吗?”

“没有走,应该没有走。上午回来过一次,我最后一次看着她是上楼了,但是不知道后来走没有。”佣人纤细的说着,说完之后,眼神有些诧异,诧异的看着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莫璃。

总觉得好像哪里不一样的,虽然脸色一样的不太好,身体也虚弱,说话温柔,嘴角带笑,但就是觉得,她好像和自己印象中的不同,何况,她今天不是因为少奶奶才被气得晕倒的吗?这个时候怎么会问起她,还是这般心平气和的方式。

“先去把小娟叫上来。”莫璃吩咐。

“是的,小姐。”

佣人一走,莫璃整个脸色就变了。

陆漫漫还没有走?!

死皮赖脸在这里做什么!

刚刚她分明听到了她母亲的电话,在让她离开莫家,她还一直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更何况,小娟怎么还没走?!打了一笔钱给她让她拿着钱离开,她还在磨蹭个什么劲儿!

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她对陆漫漫了解不深,所以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能耐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她被文城市民标榜得很厉害,全文城的男人都想要娶陆漫漫,包括她哥,且,他哥还真的给了陆漫漫如此让万人嫉妒的盛世婚礼。

眼眸微转,嘴角冷笑。

她有很多种方式,因为她身体原因,她可以行驶很多,特权!

所以陆漫漫……

当然不只是陆漫漫,只要是靠近他哥身边的女人,她都会一个一个,排除掉,包括以前的尹兰旖。

……

莫修远离开莫璃的房间。

离开后,却没有直接下楼,而是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打开,就看到外阳台上,陆漫漫睡在躺椅上,悠闲而舒适的模样。

陆漫漫似乎也注意到来人,嘴角一勾,“回来了?”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莫璃回房了吗?”

“嗯。”

“所以我此刻出去应该不会碰到莫璃,也就不会让她看到我了是吗?”陆漫漫表现得很平静。

对比起今天上午突然发生的事情,此刻的陆漫漫显得更加的沉稳。

莫修远点头。

“好,我有事儿找你父母,以及你。”陆漫漫从躺椅上站起来,伸伸懒腰,似乎是舒展自己睡得有些慵懒的身体。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说道,“我陪你下去。”

陆漫漫耸肩,跟随脚步。

两个人没有并肩,而是一前一后的往楼下走。

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小娟急匆匆的往楼上走去。

陆漫漫一把拉住她,问道,“去哪里?”

“小姐找我。”小娟连忙说着,分明有些紧张。

“等等。”陆漫漫说,“我找你有点急事。”

“但是小姐……”

“很重要。你小姐现在也需要休息,你最好别去打扰她。”陆漫漫一字一句,口吻有着不容反抗的气势。

小娟咬着唇,毕竟自己是佣人,主人说什么,她也没办法反抗。

“跟我下来。”陆漫漫直白道。

小娟只得跟随其后。

莫修远站在楼梯上,看着陆漫漫一步一步往下的脚步。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够了吗?!

陆漫漫的能力到底在什么地方?!

楼下大厅。

莫昆和姜雨烟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待莫修远下来吃午饭,听着脚步的声音,两个人同时转头。

转头,就看到了陆漫漫,看到她的时候,脸色都有了些细微的变化,其实很明显,但两个人都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他们。

“漫漫,你还在。”姜雨烟问她,带着笑容问道。

“放心吧妈,我不会让莫璃撞见我,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你以及爸爸说说,说完我就会离开这里。”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无比。

姜雨烟沉默着,审视着她。

大概,心里会很厌恶,什么时候非要现在就说,在这个关键时期以后不能好好说嘛?!电话里面也不能好好说的吗?!

陆漫漫没有在意那么多。

以前的自己会很注重教养以及那些繁文缛节。

死过一次的人就会知道,这些全部都不重要,一些表现给别人看,以为能够得到别人认可的那些行为,其实,只是在给自己不停的设下陷阱而已,当跳下去的时候,那个别人还会讥笑她的,愚蠢。

陆漫漫的情绪其实很稳定,再次重复道,“不会耽搁你们太多时间。”

“既然你想说就先说吧。”姜雨烟看上去和蔼,“现在趁着小璃在吃午饭,正好可以避免见面。”

言语间,看似大度温和,世界上,字字句句都在责备她的不懂事,以及很想要让她离开莫家大院。

陆漫漫不是听不出来,而是不想去听了,她一字一句开口道,“妈,黛西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姜雨烟似乎是没想到陆漫漫还在说这个事情。

她在电话里面还要说得多清楚,不管是不是她的关系,她都已经不计较了,他们家所有人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了一家人的和谐,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那么明白,陆漫漫为什么就一定要扭着这个事情不放!

其实,大家都知道,陆漫漫是唯一杀黛西的嫌疑人,而这个时候他们莫家人选择了原谅她,不予计较,她到底要在拧巴什么?她到底还想要让他们怎样?!

“漫漫,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我们也都相信和你没有关系。”姜雨烟依然一脸温和,“但这个非常时期,就不要再纠结这个事情,你妹妹需要静养和休息,而我和你爸真的很累。每次你妹妹一发病,我们两老就跟着老了两岁。漫漫,妈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黛西的事情我们大家就不要再提了,也算是把这个悲伤的事情,跳过去,好好想想以后。”

陆漫漫没有打断姜雨烟,没有打断她说的大度其实字字句句都已经说明了黛西的事情和她有关,而他们莫家人,正在大方的原谅她,让她有点自知之明。

“妈,我知道你想要息事宁人,这个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可你这样,对无辜的人其实是不公平的。因为不管如何,我已经被所有人所怀疑,你们不在乎最后的结果,只想要看着莫璃身体好起来,但你们想过没有,那个被冤枉的人,一直承受着你们的大度,而这份大度,对她而言,就是一直在消耗你们的感情。”

陆漫漫很认真的说着。

她为什么要去接受莫家人的大度和施舍的宽容,她本来就没有做过的额事情,她根本就不需要面对这些好心,莫家人就是在用道德绑架她而已,估计还觉得,给了她莫大的恩惠。

姜雨烟脸上的不耐烦越来越明显,却因为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事端发生,不情愿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长话短说吧。”

“谢谢妈妈。”陆漫漫点头,嘴角一笑。

姜雨烟和莫昆都带着些不悦,也有了对陆漫漫越来越不识抬举的坏印象,本来黛西的事情他们两老就已经有些隔阂了,但想着毕竟是阿修的新婚妻子,所以不想再计较此事,以后大家也不会再提起。

只要陆漫漫认知到错误就行。

他们家一向和其他四大家族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从有了莫璃开始,因为她的病情,一家人早就磨得,少了很多棱棱角角。

“黛西是昨天死的,今天早上被小娟从小溪里面拾起来。”陆漫漫说,“我今天回来专程看了监控,监控上看不出来黛西昨天晚上有没有去后花园去小溪边,然后到了那里突然失足。我其实不太了解黛西,也不知道它的生活轨迹和脾气习惯。我只是按照我平常人的推理,觉得黛西不会是我刚刚说的那种,在小溪边玩耍失足掉下去淹死的。因为对狗而言,就算是不会游泳,在水里面应该都会这么让自己动几下漂浮着,而这个时候黛西本能的可会大叫,它虽然很小,但叫声应该还是会被人听到,特别离小溪比较近的佣人的房间。很显然,昨晚上没有任何人听到黛西的任何声音。”

“所以,意外死亡几乎不太可能,那么就一定是他杀。”陆漫漫停顿了一秒,似乎是在让自己能够更加平稳而有理有据的说下去。

莫昆和姜雨烟脸上的不悦已经不耐烦,越来越明显。

倒是莫修远,一个人坐在单身沙发上,此刻显得认真了些,深邃的眼眸一直看着她。

陆漫漫再次开口道,“我没有杀过黛西,所以我就一直在想,其他人杀黛西的动机。想来想起,整个别墅会有杀黛西动机的人只有我,显然,而那个人杀黛西,她的动机就是为了冤枉我。”

莫昆和姜雨烟还是如此,不说话,就听着陆漫漫,看似在狡辩。

“前天和莫修远举行婚礼,昨天回到莫家别墅,我其实对别墅的一起都是陌生的,包括父母,还有莫璃,我真的不知道谁会这么讨厌我?!会不会是哪个佣人?所以我就先去找了最先找到小娟的黛西,一倒小娟房间,小娟就无比的紧张,甚至拿起木棍准备一棍子打在我的脸上……”

“少奶奶,我刚刚已经给你解释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站在一边的小娟连忙说着。

“我知道,我不是在责备你,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陆漫漫说,继续道,“小娟说是因为今天被夫人打了一巴掌,心情压抑得难受,才会这样。而她当时也确实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我听很多佣人以及小娟自己说,说小娟伺候了莫璃很多年,莫璃和她感情很好,还总是给钱给她让她供弟弟上学,她对莫璃感激不尽。既然这么好的感情,我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小娟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在莫璃病情发作的时候,只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委屈就要离开,没想过在这个时间段好好陪陪莫璃吗?这份感情,我其实是不予认同的。”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有些讽刺。

姜雨烟此刻脸色一沉,对着小娟厉声道,“小娟,我们平时对你也不是不好,小璃一向都最照顾你,就因为今天我气急了一个巴掌打了你,你就说走?!你这样没有良心,真是百搭了小璃对你这么好!你要走赶紧滚,以后别再出现在莫家别墅!”

“不是的夫人,不是这样的,我对小姐感情很深的,我没有想过离开她,我也很想一辈子留下来照顾她,但是……”小娟欲言又止,“我只是,只是,只是……怕夫人再责罚我。”

“简直胡说八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在莫家别墅时间也不短了!我是那种会把脾气乱发在别人身上的人吗?!今天上午我也只是气急了而已,你居然这么说,简直一派胡言!”姜雨烟脸色难看,对于自己在佣人心目中的印象,也有些气不过!

平时对她们到底还不好吗?!

“对不起夫人。”小娟战战兢兢,连忙哭腔着说道,“我以后不会了。真的不会了,是我不对,是我自己太小气……”

“其实不是小娟你太小气,是莫璃让你离开的是不是?”陆漫漫突然插嘴。

插嘴,让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所有人都看着陆漫漫,觉得她说的话简直莫名其妙。

莫璃为什么要让小娟离开?!

她从发病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小娟单独见面,也没有时间打电话。

“少奶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和小姐感情这么好,小姐为什么要撵我走?!”

“至于原因……”陆漫漫眼眸一紧,冷冷一笑,“小娟,刚刚我去你房间的时候,你为什么会紧张到想要杀了我?一般人不会因为被人责备就郁闷得想要杀人吧?!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怕别人知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少奶奶。”小娟摇头,一直摇头道。

“而你一直收拾了行李,收拾了很久都舍不得离开,那是确实因为,在莫家当佣人是你不愿意丢弃的工作,而且你和莫璃感情这么好,你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你的犹豫只是因为,不是因为你的自愿离开,而是有人被迫着,你其实也心有不舍。”

“没有,没有,我收拾行李就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小娟。”陆漫漫打断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莫璃之所以会让你离开,是因为她想要掩盖一件事情。”

“少奶奶你不要冤枉我,也不要冤枉小姐,小姐这么善良大方,你为什么要冤枉她?!”小娟此刻,一个急中生智,反而反咬了她一口。

莫昆和姜雨烟脸色也变了变,好几次想要插嘴,终究还是准备等陆漫漫说完。

只是不想耽搁太长的时间。

陆漫漫依然平静,她对着小娟,“我什么都没说,你为什么说我在冤枉莫璃。”

“……”小娟看着她,好半响,“你、你不是说小姐让我帮她掩盖一件事实吗?”

“谁说过这个事实就是坏事了。”陆漫漫嘴角一笑,笑得那么无邪。

小娟咬牙,做惯了佣人,就是和主人说话都得小心翼翼,更别说反驳了。

“小娟,我今天让人查到,你私人账户里面多了一笔不菲的钱,这笔钱是谁给你的?”

“我不知道。”小娟连忙摇头,“我不知道有什么一笔不菲的钱?”

“不知道吗?是莫璃的私人账户打给你的。”

“我,我……”

“这么多年,她为什么会突然打钱给你?”陆漫漫紧逼着询问。

“不是,是我弟弟要上大学,需要一笔钱。小姐看我拿不出钱,就多给了些钱给我,让我养弟弟用的,小姐一向很善良。”

“刚刚不是说不知道吗?”陆漫漫讽刺的说着,“何况是80万!谁上大学一次性需要花这么多钱?”

“我……”

“还是说莫璃真的已经钱多到可以随便挥霍?随便对给一个佣人,就能给佣人做10年都赚不到的钱?!”陆漫漫询问。

小娟哑口无言,她不知道怎么反驳。

“小娟,黛西除了莫璃能够亲近以外,你是不是也可以亲近?”陆漫漫询问。

分明是询问,口吻却无比的冷静。

“不,黛西只有小姐一个人能够亲近……”

“那你房间为什么会有黛西这么多毛发?别告诉我是莫璃经常带着黛西去你的房间。别撒谎,佣人这么多,都可以作证的。”陆漫漫眼眸一冷。

小娟整个人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被陆漫漫冷言到根本说不出一句话。

“所以,其实你是可以照顾黛西的是不是?”陆漫漫再次问道,然后看她一句话不说,开口道,“这个家装这么多的摄像头,也能存储至少半年的视频,我不是没有时间一点点去看,我只是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去验证你口中话语的真实性,我希望你能够诚实的自己告诉我们!”

“是。”小娟突然开口,突然说道,“我是能够亲近黛西。因为我是怕小姐一个人照顾黛西太累,才经常逗黛西玩,然后真诚的对它,动物都是有感情的,我对它好,它自然也会对我好的。”

“黛西能够亲近你的事情,莫璃知道吗?”

“……”小娟咬唇。

“好吧,其实莫璃是否知道你能够亲近黛西的事情对我今天要说的也不是很大关系,我们回到主题。”陆漫漫话锋一转,“重点在那80万。80万对你而言不算小数目,对莫璃而言可能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我不会相信,莫璃会随便给你,所以我有理由在怀疑你,是不是你偷了莫璃的私人银行卡,而你和莫璃感情这么好,莫璃的银行卡你知道密码也不足为奇……”

“我没有偷小姐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偷她的东西,这个钱是小姐自愿给我的!”

“为什么会一次性给你这么多?你不是说,莫璃私底下会给了一些钱弥补家用,为什么她会突然一次性给你?!”

“我说了是因为小姐想要资助我弟弟上大学,所以才会……”

“小娟,对于你这种不诚实的行为,我们可以报警的。”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冰冷无比,甚至带着些威胁,“你最好想想,你坐牢了,你的弟弟们怎么办?”

“我,我……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坐牢。”

“因为你偷了莫璃80万!80万的偷窃书目,在北夏国的法律中,是可以判10年及以上有期徒刑的!”

“我说了不是我偷的,是小姐主动给我的,是她让我,让我……”小娟激动得说不出一个字,她身体在发抖,发抖着,一直说不出来。

“是她让你帮她把黛西杀了是吗?”陆漫漫说得很轻,声音很轻,口吻很淡,仿若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

小娟看着陆漫漫,眼眶通红,仿若不知道为什么,陆漫漫就什么都清楚。

当然,此刻最不淡定的就是莫家两老了,他们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姜雨烟冒火无比的说道,“陆漫漫你在说什么?!莫璃怎么可能让杀了黛西,她宠她都不行!”

“妈,你别激动。很多事情真的不能看表面,当然,我没有觉得妹妹有多坏,而我总是在想,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原因。何况,到底有没有这么做,问问小娟就知道了。”陆漫漫又将视线放在小娟身上。

姜雨烟忍着气,此刻有些严厉的将视线放在小娟身上,说道,“小娟,你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人,我……”

“别吞吞我我的,你说出来!”

“夫人,我真的不想坐牢,我也不想背叛小姐,但事实就是……”小娟哭得眼眶通红,声音也哽咽着,“小姐昨天突然找我,说给我账户里面打了一笔钱,让我好好照顾弟弟。我当时真的很感动,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姐突然会给我这么大一笔钱。她只说,帮她把黛西杀了,从此以后离开莫家别墅。”

“你说什么?!莫璃为什么会杀了黛西!她怎么会让你这么做?!”

“是真的夫人。小娟不敢乱说。小娟和小姐感情一直很好,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会这么做,分明黛西一直在她身边,和她感情这般好。她说,让我别问原因,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做了之后,第二天将黛西的尸体抱到她房间来就行,完了之后就让我离开莫家,再也别出现。而那笔钱,就是给我的弥补。虽然小姐给我的钱很多,但其实我是很舍不得离开这里,大家都知道这里老爷夫人对我们佣人都很好,工资也高,大家都舍不得丢了这份工作,所以今天才迟迟的不愿意离开。但又不敢违逆了小姐。”小娟交代,一字一句的交代。

姜雨烟不相信的看着小娟,眼睛都瞪大了,似乎是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的亲女儿,会做出这般残忍的事情。

小娟一直低着头哭着,她不是真的想要出卖小姐,她只是怕坐牢。

她还要照顾弟弟上学的!

“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是不是在信口雌黄!”莫昆突然严厉无比。

“老爷,小娟不敢撒谎,真的不敢!”小娟突然跪在地上,“昨天晚上凌晨的时候,小姐从2楼上捂着黛西的嘴扔了下来,我在2楼上把黛西接住了,黛西不排斥我,我抱着它它也不会大吵大闹。小姐给我说,从我房间到小溪边有一条通道是没有摄像头的,让我顺着走。我昨晚就带着黛西去,然后……我真的不想杀黛西,我看着它无辜的眼神一直看着我,我其实也很难受,整个晚上一直在恶梦,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残忍的事情……”

莫昆似乎也是气得,气得完全不能够相信,这件事情是他女儿在自导自演,而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而小娟这个佣人在莫家这么多年,面对他们这多人,肯定不可能随便撒谎的。

何况,刚刚陆漫漫审问小娟的时候,种种一切表现都已经在说明,黛西的死确实是莫璃的亲手所为!

突然安静无比的大厅,漂浮着压抑的气氛。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莫修远,整个过程这个男人一直很淡定,还很沉默。

楼梯上,突然出现一阵轻微的咳嗽声。

所有人转头,看着莫璃,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这么静静地看着楼下的所有人。

小娟看着莫璃出现,头更加低垂了下去。

莫璃在一家人的视线下,一步一步的走下来,走下来,然后这么苍白的模样出现在他们视线前。

她眼眸放在了陆漫漫身上,看着她。

所有人都安静着。

莫璃突然说道,“嫂嫂,你是真的很不喜欢我吧。”

陆漫漫扬唇,没有回答。

“看到你,我真的会想到黛西,即使我很想要原谅你,即使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但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的,安静一会儿。”莫璃说,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惨白的脸色真的很吓人,“我知道你是我哥哥的妻子,我们终究会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是真的没想过要恨你,我只是想多要一点时间而已……”

陆漫漫看着她。

看着她此刻依然梨花带雨的模样。

莫璃还不知道,刚刚在这个客厅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陆漫漫到底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突然从房间出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吗?!

“小娟,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让人叫你到房间来吗?”莫璃说,口吻温和,带着些不满。

就算是这般不满,也看不出来半点强势,软绵绵的声音,让人觉得很舒适。

“小姐,我……”

“跟我上楼吧。”莫璃说,有些抱怨,“还非要我下来找你。”

“嗯。”小娟点头,起身准备跟着莫璃离开。

莫璃离开的额脚步停了一下,“嫂嫂,麻烦你了。”

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让她赶紧离开这个家而已。

莫璃的如意算盘真的很好。

到现在陆漫漫也算是明白了,莫璃做了这么多种种的事情,从诬陷到发病到送进重症病房到回到家,把自己表现得这般脆弱不堪,就是不想要让陆漫漫继续留在这个家里,更或者说,为了不让她查任何真相,让她就这么被人误会着离开,不给她任何一个解释的机会,而按照一般的人而言,家里都乱成了这个地步,稍微有点教养,稍微会体谅别人的人,这个时候也得回避。

而过了这个关键时期,以后再说起这个事情,所有人都只会觉得,她在没事儿找事儿做,没有人愿意听她说的,还会觉得她在无理取闹,旧事重提!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事情会这么不了了之,她没有机会为自己辨别和发言,就这么吃了哑巴亏的,根深蒂固的在莫家人心目中留下了心狠手辣的形象!而莫璃依然是那个乖乖女,反而会因为莫璃后来的故意大度,越发的凸显她的卑鄙。

“小璃,那你好好保重身体。”陆漫漫突然说道。

莫璃看着她的模样,点头。

点头的时候,身体又在微微颤抖。

似乎是在刻意的隐忍自己的情绪。

越是这般伪装,越是,能够看出她虚伪的真面目。

陆漫漫起身,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莫昆、姜雨烟以及一直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莫修远,然后,准备离开。

她可不想再经历今天上午的事情,她可不想莫璃突然又晕倒了,然后不管什么原因,莫家人关心的还是那个莫璃。

她只是将整个过程的所有清清楚楚的说出来。

莫家人会怎么对待,她真的不在乎。

毕竟这是他们莫家自己的事情,她只是为了把自己抽身而已。

她脚步刚走了两步。

身后突然听到莫昆的声音,他一字一句问着莫璃,“小璃,你为什么要去诬陷陆漫漫?”

------题外话------

嗯,月票。

小宅一不说月票,亲们就不知道小宅的需求了!

话说月票真的是小宅码字的动力哦!

小宅,鞠躬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