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婊砸(四)赢得漂亮!/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璃,你为什么要去诬陷陆漫漫?”莫昆的声音,在客厅中突然响起。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她转身。

此刻的莫璃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父亲说了什么一般,眼眶红红的,整个人看上去很脆弱,“爸。”

“小璃,为什么要这么做?”莫昆再次重复,表情严肃,声音严厉。

“爸,对不起。”莫璃突然道歉,红润的眼眶中突然就掉下了眼泪,仿若珍珠一般一串一串的往下掉,速度很快,如此模样看上去总是楚楚可怜,让人不忍心大声说话,她说,“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说嫂嫂。今天上午的时候我看着黛西的尸体太激动了,有些口无遮拦。没有证据,我不应该诬陷嫂嫂的。”

说得那般,梨花带泪。

莫昆脸色一直紧绷着看她,看着她到底还是不是自己原来那个乖巧善良的女儿。

“可是爸爸,我看着嫂嫂就是会突然就想起黛西,我知道我变得自私,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对才进门的嫂嫂,我不应该让哥哥为难,让你们为难。我会努力隐忍的,我尽量不让自己多想,尽量不让自己在看着嫂嫂的时候就想起黛西的死,我……”越来越哽咽的声音,到后来几乎就听你不清楚了。

所有人就这般看着她。

看着她还是以前那般模样,却字字句句,却每一个表情都显得讽刺无比。

“莫璃!”莫昆突然严厉的一声大吼。

大概从小到大,莫璃都没有被这样吼过,所以莫昆的声音一出,莫璃就呆呆的一直看着他,整个人脆弱得就跟一片纸一样,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瞪大眼睛,眼泪直流!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黛西是你自己亲手杀的,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昆说得咬牙切齿,严厉无比的声音似乎带着些心寒,“我一直以为我女儿虽然身体有缺陷,但是心底是世界上最善良的,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残忍,残忍到亲手杀了子养了这么多年,陪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小动物!莫璃,我总以为你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你今天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莫璃整个人真的呆住了。

她还是那般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转眸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

心里猛地一紧。

她看着一边的佣人小娟,看着她一直战战兢兢,然后鼓起勇气一直在给她递眼神。

那一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已经被拆穿!

所有的伪装!

怎么可能这么快!

在如此短短的时间,陆漫漫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查清楚了黛西的死,不可能!

她做得如此隐晦,她甚至没有给陆漫漫多少时间,她怎么可能做到的?!

刚刚从楼上下来,她就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以防万一,所以下楼装着病情让小娟赶紧离开,同时撵走陆漫漫,她没想到,当她下来的那一秒,大厅中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她从来没有这样失手过!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伪装,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被所有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以前自己不管做什么,所有人投来的都只有关心,都只有保护,不管何时何地,她只要出现,只要稍微有些不一样的举动,所有人就会把她当成中心,呵护有加。

不。

她受不了这样的感受。

不,她看着自己的父母那般心寒的表情,她看着自己哥哥,虽然淡薄,确似乎是满脸失落。她一直在家里都是乖乖女,都是被他们宠爱到骨头里面的小公主,她不要变成这样,变得千夫所指!

她脸色在发白。

一直在发白。

姜雨烟看不得自己女儿这样。

不管发生了什么,一直都保护到甚至不愿意她受到任何伤害的的女儿,她怎么可能忍受自己人给她的伤害,她站起来就想走向莫璃。

莫昆严厉无比的声音,“你别过去!莫璃没有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前,谁都不能去帮她!就算是今天没有了这个女儿!我也要把事情弄明白!”

姜雨烟的脚步有些停顿。

以前的莫昆从来不会当着莫璃的面发脾气,不管多大的怒火,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就算是两夫妻偶尔的拌嘴,只要莫璃一出现,莫昆就会马上喜笑颜开,给自己女儿最温暖的一幕。

可是此刻的莫昆,如此的愤怒!

自己养了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这么用尽苦心,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变成这种模样!

愤怒的情绪,还带着深深的失望。

一种对莫璃,很彻底的失望。

莫璃整个脸色更加苍白。

她心脏不好,很不好,经不得刺激,但是她父亲现在居然可以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她眼泪一直流,一直往下流!

整个大厅那一刻似乎被悲伤所掩盖。

没有人开口说话。

所有人的视线还是放在莫璃的身上。

莫璃第一次感受着,这种不被人爱戴的目光!

她突然抬头,对着莫昆,“嗯,是我亲手杀了黛西。”

“莫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真是为我自己感到不值!生了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儿!”莫昆大声无比,身体似乎已经气得发抖。

莫璃沉默着。

心里即使恨不得将揭露她的陆漫漫捏死,但此刻,她还得这么伪装下去。

就算被揭穿了,她也可以伪装下去。

因为她天生就具备比别人更加让人同情的身体。

她小脸上的泪痕一直为干,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句,声音温柔而干净,“是我嫉妒嫂嫂。”

“你为什么要去嫉妒她?”莫昆问她。

他们对她还不够好吗?!因为她身体的原因,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了她,平时如此小心翼翼的保护甚至连一句大声都不敢说,他一直以为自己纯洁干净的女儿,不会有这种世俗的情绪!

“我不知道。”莫璃哽咽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嫉妒她。大概就是因为自从她的出现后,所有人的视线都不在放在我的身上。我很怕被你们忽视,我很怕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你们不再爱我……”

所有人就默默的看着她。

“我一直都知道我和正常的人不一样,我身体很差,我不能出去玩耍,我一天只能待在家里,我经常发病,一发病爸爸妈妈就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还满身都是疲倦!我怕有一天你们会对我产生厌倦。昨天自从嫂嫂到家里来,我看着你们对嫂嫂的关注,看着你们所有人包括哥哥都把焦点放在了嫂嫂身上。”莫璃咬着唇瓣,唇瓣都咬的发白,好久,似乎在调整情绪开口道,“嫂嫂这么漂亮,这么可爱,又大方又惹人喜欢,又有一个健全的身体,我很怕你们从此就喜欢嫂嫂不会喜欢我了,所以我才会杀了黛西,诬陷嫂嫂,然后让你们所有人像以前那样的爱我……”

“你心里怎么能够这么扭曲!,”莫昆真的说得,咬牙切齿。

他真的没想到子的女儿,心里会这般扭曲!

莫璃哭得难受,“爸爸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从小就被你们宠着长大,我怕失去你们,真的好怕!”

莫昆看着自己女儿如此模样,虽然半点没有解气,却也不再狠狠的责备她。

莫璃看着一家人都没有说任何原谅的话。

突然转身走向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莫璃,看着她脆弱无比的模样,看着她在尽量隐忍,却眼泪一直都在往外流的,可怜模样。

这么一个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女人,心里到底已经扭曲到了什么地步?!

而她当然不会相信,至少不会尽信,莫璃口上说的那一切!

更加不能相信的事情,突然在眼前发生。

莫璃直直的跪在了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身体甚至忽然抖动了一下,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真怕自己一个上前,莫璃突然就晕了过去,然后自己又突然成了那个罪魁祸首。

说真的。

白莲花心机婊她也不是没见过。

江伊遥那朵白莲花的段数明显差莫璃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这个女人,让人真的有时候恨得牙痒痒的,又似乎找不到突破口去真的打击,一个过度,所有人反而都会恨她刺骨。

而此刻如此的举动,也让陆漫漫,真的暗自讽刺。

背对着所有人正对着陆漫漫的莫璃,此刻脸上露出残忍而恶毒的微笑,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瞬间,分明是挑衅,如此明显到甚至是故意的。

陆漫漫喉咙微动,她保持沉默。

“嫂嫂。”莫璃开口,依然那般温柔,那般小心翼翼,“小璃想要征求你的原谅。虽然知道你不可能会这般轻易的原谅我,但是我还是想要试试。对不起,嫂嫂,对不起。”

陆漫漫看着她说着如此真诚的话语,脸上却露出如此狰狞的表情。

她实在不知道,这么一个一直深居闺中的女人,心思怎么能够这么复杂,怎么能够让自己做到这种地步!能够这么自若,这么随心所欲的,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

“嫂嫂,你真的长大太漂亮了,性格又好,身体也健康。我知道我不应该嫉妒你的,但是小璃以前没有接触过外人,也从来没有什么其他的女人到过家里来,我看到你来,一边高兴着,又一边害怕爸爸妈妈不再爱我,对不起嫂嫂,以后我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莫璃一直跪着,跪在她面前,真诚的道歉。

而这种方式,让她真的,只能一笑。

笑着感叹莫璃这个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小婊砸。

陆漫漫弯腰,轻轻的扶起莫璃。

看着她恶毒的那张脸颊,而她因为面对着莫家所有人,所有只能这般,微笑而可亲,她说,“小璃,你别这么自责,你的感受我都懂。而我之所以会把事情调查得这么清楚,原本只是因为想要还黛西一个清白。查到是你的时候……”

陆漫漫欲言又止。

其实要装,谁都会。

她也能这般,看上去无可奈何,还带着些心疼,“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告诉爸妈。但最终,我选择了告诉他们,不是为了让你这么难受,只是很想要通过爸妈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知道你一直很善良很单纯,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看现在说清糊了就好了,大家就都知道,你是缺乏安全感,以后也会注意,嫂嫂也会注意。而且你放心,家里面所有人都会一如既往对你,不会因为嫂嫂,而少了对你的那份爱,嫂嫂保证!”

陆漫漫的一席话,说得大方得体。

对比起莫璃一直只会哭只会装委屈的模样,在别人的眼中分明就已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莫璃眼神一紧。

她到底真的没有想到,陆漫漫都被陷害到了这个地步,而她这般口里不一的样子没能把陆漫漫刺激到当场发火,她以为按照任何人,这个时候的陆漫漫都会发脾气,然后她就可以在陆漫漫的衬托下,又变成那个弱势的一方,所有人又将不自觉得站在她的身边,她总是有那个能耐,让自己处于弱势。

而刚刚,陆漫漫说的那番话,反而将她的小气对比得淋漓尽致。

眼眸一紧,正欲再开口。

陆漫漫已经温柔的扶着她说道,“小璃别跪在地上了,地上凉,你身体不好。你要是病情再发作,别说爸妈你哥哥会担心,嫂嫂也会自责无比。”

莫璃被陆漫漫扶起来,这个时候根本就能再用任何伪装的方式,瞬间扳回一局。

至少在此刻,所有人看到的都是陆漫漫的大方。

看到她的,就是那些不堪入目的小心思。

莫璃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拉着她的手,转身往沙发上走去。

莫璃瞬间收拾好自己的神情,一秒钟变成了那般楚楚动人的模样。

陆漫漫嘴角一笑,笑得好看,心里却是无比讽刺,她将莫璃带到姜雨烟的身边,说着,“妈妈,漫漫第一天到家里来就给家里添乱了,心里真的很愧疚。妹妹的事情漫漫做得不够好,是漫漫的错。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妹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我做了什么惹到妹妹的事情,而妹妹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以后,我会好好的和妹妹相处,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回头我再找人帮妹妹买一条纯种的茶杯犬,陪陪妹妹。”

“漫漫。”姜雨烟忍不住拉着陆漫漫的手,“都说你知书达理,懂事乖巧,以前都只是听外人说,现在才知道,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我真的很高兴阿修娶了你当老婆,真的很庆幸。昨天今天发生的事情,事实上是你委屈了,却还帮助你妹妹说话,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漫漫你这份豁达,妈记在心里了。”

“嗯。”陆漫漫善良一笑。

而那个一直站在陆漫漫身边的莫璃,却笑得有些残忍。

这件事情,明显的陆漫漫赢得漂亮。

不仅揭穿了莫璃,让全家人都知道她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善良,让所有人对她都留下了污点,而且越是白净的人,存在的污点会越明显,就如一张干净如新的白纸和一张五彩斑斓的彩纸,一团黑色染上去,白纸会显得无比的突出。这样的对比,就跟莫璃一样!何况,陆漫漫在此时事情的处理中,尽显智慧和大方,分明是莫璃硬生生的给她搭桥,让陆漫漫能够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完美。

如此鲜明的对比!

而莫璃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演了20年的戏,会在陆漫漫半天时间不到,彻底撕碎,虽然还没有到家里人都对她厌恶到失去了信心,但不得不说,这是她20年来,唯一一次的败笔和耻辱!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加倍奉还。

“漫漫。”莫昆也走了过来,语重心长的口气带着些无奈,“我们莫家能够有你这样的媳妇真的是知足了。爸代替妹妹谢谢你了。”

“不用的爸爸,既然我们是一家人,莫璃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妹妹,我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没有多余的亲身兄妹,我也很喜欢小璃,一家人,真的不用这样的。”陆漫漫笑着说道。

“嗯,你能这么想,爸真的很高兴。其他也不多说了,大家都没有吃午饭,我们先吃饭吧。”莫昆连忙招呼着。

不得不说,莫家两老对陆漫漫,都带着一丝抱歉和欣慰,这次事故,确实让陆漫漫在莫家,狠狠的表现的一番。

一家人围在莫家大桌子上。

刚刚还僵硬无比的空间,现在一下子就变得温馨无比。

莫家两老一直热情的在帮陆漫漫夹菜,也是因为她今天的表现确实很令他们满意。

陆漫漫微笑着,很主动的给莫璃夹菜。

所有人都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微微一笑,“妹妹你多吃点。”

莫璃感激着,“谢谢嫂嫂。”

心里,应该已经扭曲到无处发泄吧。

陆漫漫看似笑得开怀。

莫璃当然也知道陆漫漫的故意。

而陆漫漫的举动,也让姜雨烟突然反应过来,她连忙多夹了些菜在莫璃碗里,就怕自己又怠慢了,夹完菜之后,还对陆漫漫感激一笑,似乎是在谢谢她的提醒。

陆漫漫只是微笑着点头。

莫璃低头吃饭的表情,越渐的恶毒!

一家人看上去温馨无比。

吃过午饭之后,陆漫漫有礼的告别了莫家两老,因为今天本来该回娘家的,却耽搁了这么多时间,莫家两老也是愧疚得很,陆漫漫法尔大方的说着,“都是一家人,爸妈别担心,我们家其实没有那么多过场的。晚点回去也不会怎样。”

“嗯,那漫漫你慢走。替我们给你父母带声好。”

“好的。”陆漫漫笑着,离开。

莫修远也跟着她的脚步离开。

两个人坐在奢华的加长林肯轿车上。

似乎今天很长一段时间,陆漫漫和莫修远都没有交集,不管是语言上,还是眼神上。

此刻坐在车上,彼此也没有开口说话,因为车子空间很足,彼此坐得还挺远。

车子一路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陆漫漫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脸色并不太好。

莫修远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就这么淡薄着。

“累吗?”莫修远突然问她。

陆漫漫连头都没有转,说道,“还好。”

莫修远抿着唇,两个人似乎没什么话题可说。

陆漫漫突然回头看着莫修远,“你恨我揭穿你妹妹吗?不管如何,我们毕竟是形婚,你的家世我本来就不应该参与。”

莫修远耸肩,“谁知道。”

“你和你妹感情好吗?”

莫修远淡笑了一下,“算好吧。”

“什么叫算好?”

“毕竟从小长大,感情多多少少。”莫修远说得不在乎,整个人看上去云淡风轻。

陆漫漫皱眉,一字一句说道,“你妹真的心里很扭曲!”

“嗯。”莫修远点头。

“你知道?”陆漫漫眼眸一紧。

莫修远不说话,只是突然转移了话题,“现在去哪里?”

陆漫漫回眸。

她说她真的没必要去了解莫修远的种种一切,她原本很想要质问他为什么已经让叶恒帮她调查了的东西,却不主动告诉她?而尹兰旖离开的时候,说他残忍的话,是不是真的?!

心里莫名有些很不是滋味,陆漫漫看着莫修远,渐渐,在压抑。

压抑着,让车内更加的安静。

陆漫漫拿起手机,拨打,“爸。”

“漫漫。”

“现在我和莫修远往陆家大院赶来,你现在还在那里吗?”

“嗯,在。你过来吧。”

“好。”

“你爷爷很生气,做好心里准备。”

“好。”陆漫漫点头。

电话挂断,陆漫漫突然感觉到车子似乎停了下来,她诧异的看着莫修远,“做什么?”

话音落,就看着车门被打开,张医生提着医疗包出现在门口,弯腰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少夫人,我帮你打狂犬疫苗,三针,连续三天。”

陆漫漫恍然。

今天一上午下来,她几乎已经忘了,还要打狂犬疫苗的。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还是那般,看不出来任何神色。

她真的不知道莫修远这么不动声色的脸上,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眼眸微动。

针头刺进她的手臂。

痛!

狂犬疫苗痛的锥心。

身边,莫修远不知道何时已经坐了过来,将她抱在了怀抱里。

宽广的怀抱,暖暖的气息。

陆漫漫痛的已经没想过去反抗了,反而抓着他的衣服,咬牙切齿的在隐忍。

好半响,张医生打完,收拾东西,说道,“少夫人多注意,别感染了。”

“嗯。”陆漫漫点头。

张医生离开。

车子又往前开着。

陆漫漫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是麻木了,痛得她半点力气都没有。

莫修远却突然笑了。

甚至笑出了声音。

“有什么好笑的,要不你试试!”陆漫漫不爽。

莫修远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只是觉得你痛起来时,脸上扭曲的样子很好看,早知道应该拍下来的。”

“你丫的变态吗?!你就喜欢把快乐建立在被人的痛苦上吗?!你才扭曲,你全家都扭曲!”你妹最扭曲!

陆漫漫怒吼!

莫修远将她的身体抱住,“嗯,我就是心理扭曲,所以就怕有一天……”

“嗯?”

“有一天吃了你。”莫修远邪恶一笑。

陆漫漫挣脱开他的怀抱。

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

车内的气氛变得好了些。两人偶尔这么一句一句的斗嘴,倒是让原本压抑的情绪得到缓解。

40多分钟。

车子到达陆家大院。

每次到这里,陆漫漫都觉得心情不是很好。

尽管,其实他们也没办法怎么对她,不过总是这么看着自己不爽的人,怎么也会很不舒服!

车子被佣人恭敬的打开,陆漫漫和莫修远一起走进陆家大院。

大院大厅内,陆勤政坐在最中间的沙发上,陆子山和何秀雯,陆子川一家分别坐在两边,所有人都看着陆漫漫和莫修远走进大厅,何秀雯直接站了起来,亲昵的拉着漫漫的手,“快过来,给爷爷奉茶。”

“这个时候了,还奉什么茶。”陆勤政脸色很难看。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这么快就开始耀武扬威了起来。

陆漫漫也不在意,直接开口道,“既然爷爷说不用了,那就不用了。阿修,你过来这边坐。”

说着,故意亲密的拉着莫修远,和她父母坐在一起。

陆勤政气得眼睛都鼓了。

是人都听得出来他只是一句气话,此刻反而吃了哑巴亏。

他作为陆家的长辈,陆漫漫作为第一个结婚的孙子辈,居然说不敬茶就不敬茶了?!

心里的怒火一直压抑着,脸色难看无比。

莫修远似乎笑了一下。

陆漫漫还有这能耐,气死人不偿命。

安静的大厅内。

陆勤政严厉无比,“陆漫漫,这么晚了,你在磨蹭个什么劲儿?第一天结婚就赖着婆家不走,你到底还有点规矩没有?”

“爷爷,是我父母舍不得漫漫,所以留着吃了午饭。”莫修远连忙说着,显得很是尊敬。

陆漫漫怎么都觉得莫修远这货就是装的。

装的比她还假!

“你父母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都不知道新婚第二天是要回娘家的吗?!怪不得四大家族,莫氏永远都排在最后!”陆勤政冷言冷语的说道。

莫修远一笑,正欲开口。

陆漫漫直接接嘴,“莫修远的父母怎么样,我不多说,但是我至少知道,我爷爷根本没有关心过我,我这么晚到这里,没有问我一句,我是不是发生了生什么事情?反而,只是一味的责备,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很有规矩?”

“陆漫漫,你说的什么废话。”陆勤政气得大吼。

陆漫漫微微一笑,“我说的实话。”

“你……”陆勤政狠狠的看着她。

“漫漫。”陆子山叫着自己的女儿。

“陆子山,看你教出来的,半点教养都没有!怪不得嫁了这么一个人!”陆勤政说得讽刺,还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表现得很淡定,“能够娶到漫漫,我们莫家确实高攀了,我莫修远也是高攀了。毕竟事实确实如此,四大家族,莫家永远扫尾,而陆家永远排列第一,陆家确实很厉害,也不得不说,是岳父大人的能耐!”

一番话,看似得体,大度。

实际上,所有人都听得出来,莫修远在讽刺,陆勤政连陆氏企业都没有碰过,就算陆氏多厉害,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都是陆子山的功劳。

果然话一出,陆勤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陆漫漫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看着那厮一脸淡定。

这是高级黑吧。

黑得这么有水准,能够一针见血的,找到对方最在意的事情,然后,轻描淡写的回以一击。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陆漫漫你笑什么!”陆子川似乎也听不下去了,对于陆氏企业没有落在自己手上,大概也是耿耿于怀的。

“没有,就是随便笑笑,否则二叔觉得我应该哭吗?”陆漫漫问他,又好心道,“对了,上次的官司吴正伟似乎在等待判刑了,不知道二叔和对方达成了协议没有?别到时候崩盘了,下半辈子在监牢里面度过,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陆子川脸色陡然一紧,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在那件事情上,就一直被陆漫漫抓住了把柄,此刻,根本就没办法反驳!

而陆勤政也一样的脸色难看到底。

想起自己当着媒体的面,头天才说了和陆子山断绝父子关系,为了抹黑他的种种行为,在北夏国,孝道非常重要,一旦不孝,就会被万人所指,陆子山的形象会一落千丈,也算是给他一个打击!

万万没想到。

第二天,扇的是自己的耳光,打击的反而成了自己最宝贝的小儿子!

这份怒火一直压抑在心口,没办法发泄。

今天本来想要等着陆漫漫回来,狠狠的责备一番,又是被反咬一口。

陆勤政真的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爷爷。”陆漫漫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现在也不早了,我就是回来看你老人家,但知道你喜欢清静,所以就不多打扰你了,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陆勤政在尽量的控制自己,“明天陆轩然要去公司上班,你安排一个职位。”

“好。”陆漫漫一口答应。

陆勤政似乎不放心,对于陆漫漫,他根本就不知道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似乎是越来越不能掌控,他转头有对陆子山说道,“你记得这个事情。”

“嗯。”陆子山点头、

陆漫漫有些讽刺的一笑。

对她就是恨之入骨,对陆轩然,就是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遭遇。

陆漫漫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很平静,很平静的接受这些所谓的不公平对待,她笑着说,“那我们先走了。”

说着,陆漫漫挽着莫修远的手臂,很亲昵,表现得很恩爱。

莫修远当然知道陆漫漫是为了故意表现。

他薄唇微笑,有礼的说道,“爷爷,二叔,二婶,弟弟妹妹,告辞。”

陆子山和何秀雯也这么礼貌的打说着离开。

一家人都坐进门口的加长林肯里面。

陆子山有些无奈的说着,“漫漫,以后在你爷爷面前时收敛点,毕竟他一把岁数了。”

“爸。”陆漫漫一字一句道,“爷爷这么对我们,我只是为了自保而已,让爷爷被动太多心思,是为了他好,否则他一直以为我们好欺负,又做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到时候谁都保不住他。这么大把岁数了,我也不想他在监狱里面度过。”

陆子山叹气,也知道自己女儿说得有道理,“算了,按照你的想法就是。”

“嗯。”陆漫漫点头。

“对了,明天陆轩然去公司,你建议给他安排个什么职位。”

“爷爷和二叔他们的意思肯定是想要轩陆轩然到做财务,让他去吧。”

“嗯,那么是安排一个小主管还是更高一层的职位……”

“就是职员。”陆漫漫说。

“你二叔会翻天的。”

“在翻天,也翻不起来。”陆漫漫狠狠的说着,“陆轩然也就这点能耐。”

陆子山沉默。

“爸你别管了,交给我就行了,有什么我来面对。”

陆子山摇了摇头,笑着,“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变得这么的能干了。”

“你就偷着乐吧。”陆漫漫甜甜一笑。

一家人,很温馨。

莫修远坐在陆漫漫的身边,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人的温暖。

不说莫家不温暖,只是少了些气氛。

他父母太在意莫璃的一举一动,反而变得小心翼翼。

“别顾着说工作了,修远还在呢。”何秀雯连忙说着,就怕怠慢了莫修远。

莫修远一笑,“不会的,我觉得这样很好,很自在,不会很拘束。”

何秀雯和蔼的说着,“漫漫虽然被外界传得很好,其实有时候也有很多小脾气,以后就要多麻烦你了照顾了。”

“发起脾气的漫漫也很可爱。”莫修远说。

陆漫漫觉得全文都在起鸡皮疙瘩。

这么肉麻的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妈,我会好好照顾漫漫的。”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怎么都觉得莫修远叫她妈叫妈妈,各种别扭。

想当初,文赟这么叫的时候……

文赟,她突然觉得,她好像有这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男人了。

“你们感情好就好,当时漫漫说结婚就结婚,真是吓了我一跳。”何秀雯说着。

莫修远笑得好看,“这就是一见钟情了。”

何秀雯附和着,“所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和你爸都不插手,你们幸福就好。”

“谢谢爸妈的支持。”

一家人聊着天,气氛难得的很好。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看着他务必认真的在和他们交谈,心里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想人都是这样,分明毫无关系,但换了一个身份,就换了一种感觉!

车子不快不慢的到达陆家别墅。

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了,别墅的佣人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着丰盛的晚餐。

当时的计划就是,上午去陆家大院,下午就回来,在陆家别墅吃晚餐。

“修远,随便坐,当自己家就行了。”

“妈你不用招呼我,我知道的。”莫修远点头,很规矩的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挑选了一个有些远的位置。

何秀雯去厨房看了看,似乎是交代着什么,好半响才出来。

不得不说,两老是很高兴的。

不管她的婚姻有多奇葩,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

“对了。”陆漫漫突然开口,对着佣人说道,“帮我倒两杯茶过来。”

“是。”佣人恭敬无比。

陆漫漫对着莫修远,“给我爸妈敬茶。”

莫修远点头。

两个人跪在陆子山和何秀雯面前。

两老都有些激动。

陆漫漫恭敬的把茶递给他父母,“爸妈喝茶。”

“乖。”陆子山和何秀雯准备了红包,递给他们。

莫修远也敬茶,“爸妈,请喝茶,谢谢你们同意把漫漫嫁给我。”

两老满意的一笑,“你们幸福就好。”

说着,又给了红包。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莫修远这货,怎么这么能装!

这么一想,莫璃那小婊砸也是如此,估计是家族遗传。

两个人敬茶完从地上起来。

一家人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不去给陆勤政敬茶,是她觉得,她的真心不应该被人践踏,而她会给父母敬茶,是因为她真的很感谢他们,对自己这么多年的照顾和养育,尽管这段婚姻有名无实,但她希望,在她能够做到的时候,给他们最大的安心。

所以,她从都到尾都没有给他们说过,她和莫修远的结婚的真正目的。

至少在他们眼中看来,他们感情很好。

晚上6点半,准时开饭。

一大桌子饭菜,都是美味佳肴,丰盛无比。

一家人吃得很温馨,这是在陆家大院不可能感受到的一点气氛。

何秀雯一边帮莫修远和陆漫漫夹菜,一边说着,“漫漫,你和修远什么时候要孩子?”

“噗。”陆漫漫真的差点把嘴里的汤水给吐了出来。

她赶紧咽下去,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妈,你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

“你们结婚了,生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何秀雯看着自己女儿这般激动,还显得有些诧异。

“我们还年轻,这个事情不急。”

“怎么不急啊,早点生早点恢复身材。你看妈就是23岁就生你了,现在多好,身上都没有赘肉。”

“那是你锻炼得好,包养得好,跟生孩子有什么关系。”陆漫漫嘟嘴。

“别任性了。”何秀雯宠溺的责备道,“你也23了,今年怀孕,明年就可以生,生了之后,你们忙,就带回来妈来养,反正妈在家也闲得没事儿。”

“你多玩两年,现在急什么孩子啊。”陆漫漫反驳。

“你说你这孩子真是的。你现在生了,以后才好生二胎啊。要不然等你30岁了生头胎,到35岁了再生二胎?!这才真是折腾,早点生了,以后也不用这么累。”何秀雯一直劝说。

陆漫漫瘪嘴,这第一胎都没有说要生。

第二胎就来了。

怎么家长辈都恨不得马上抱孙子啊!

她妈看着还这么年轻,抱个孙子出去,别人估计还以为她是小儿子!

“妈,你别说了,我自己会考虑。”陆漫漫不想继续话题了。

“记得好好考虑啊。”何秀雯不忘叮嘱。

陆漫漫低头扒饭,总觉得身边有一道视线。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心里不悦,眼眸一紧。

看什么看?!

你难道还有什么期待?!

------题外话------

推荐好友蝶乱飞的文文《黑老大霸宠替身妻》

简介:“怎么样才知道喜欢上一个女人?”

“想睡她。”

炎少有强迫症,有洁癖,不喜欢女人近身,但第一次见到杨小凝,就想睡她,这是唯一一个他想睡的女人。

第一次见杨小凝时,杨小凝的手挽在一个男人的手臂上,笑得千妖百媚,笑得炎少一股邪火自腹底升起,炎少当即决定,这个女人就是用抢的,也要给抢到手。

但,事实难料。

炎少再见杨小凝时,墙上的她依旧笑得千娇百媚,身体却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炎少心如死灰,他找来许多许多相似杨小凝的女人,一一摆在他的面前,但却没有想睡的意思。

直至一个叫夏初秋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硬生生地在他的心里撕开一道口子,钻了进去,霸占着不走,将他睡了一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