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孩子,未遂?!/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陆家吃过晚饭,陪着陆子山和何秀雯看了一会儿电视,到了晚上8点左右,两个人离开。

夜色朦胧。

文城的夜景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很出名,灯火阑珊,美不胜收。

陆漫漫坐在加长林肯上,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窗外的一切。

莫修远总是习惯性的坐在那里,然后用云淡风轻的眼神,看着陆慢慢的一举一动,包括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车子不快不慢的行驶在文城宽广的街道上,车内保持着安静,直到到达莫修远的私人别墅。

别墅,很安静。

没有那么多佣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大厅。

陆漫漫觉得这么两天折腾得真的很累,不想停留准备直接上楼休息。

刚走了两步。

突然转身。

莫修远似乎也跟她一样,准备早早回房。

陆漫漫突然停下脚步,两个人就这么不轻不重的撞在了一起。

陆漫漫皱了皱鼻子,对着莫修远说着,“把红包给我。”

“嗯?”莫修远眉头一扬,嘴角带着一些笑,笑容在水晶吊灯璀璨的光芒下,魅力四射。

“我说,把我爸妈给你的大红包还给我。”陆漫漫一字一句,重复。

莫修远又笑了一下,笑容很明显,“不还。”

“莫修远!”陆漫漫气呼呼的叫着他的名字。

莫修远似乎并不在意陆漫漫的情绪,越过陆漫漫,往楼上走去。

走得那么,坦荡从容。

陆漫漫觉得自己有一天真有可能被莫修远这个男人气死。

安静的别墅,两个人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

陆漫漫推开房门,眼眸突然一顿。

这个房间什么时候又变样了,她方向感不错,所以不可能是走错了房间,所以这个房间是什么时候开始重新装修了?!床换了,床单也换了,房间的装饰换了,水晶吊灯换了,连墙纸都换了。

她沉默着,半响。

没有踏进房间,反而转身走向莫修远的房间。

敲门。

房门打开。

莫修远此刻将身上的西装脱掉,白色衬衣也解开了几颗纽扣,看上去慵懒着,但这些不羁的味道。

“陆小姐找我有事儿?”莫修远淡淡然的说着,手上的继续解着自己的衬衣纽扣,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莫修远,房间是你重新装修的?”

“不用太感谢我。”莫修远笑了一下。

“谁说要感谢你了,只不过确认一下是不是走错了房间。”陆漫漫嘟嘴。

一脸口是心非的样子。

莫修远嘴角轻抿,手指突然放开衬衣纽扣,在陆漫漫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一把将她抱进怀抱里,宽广的胸膛包裹着她的身体,两个人的距离瞬间靠近,陆慢慢甚至能够感觉到莫修远身上说不出来的温暖,以及淡淡的烟草味。

“你做什么!”陆漫漫挣扎着,扭动。

“我以为你刚刚的举动,就是在我对我提出邀请。”

“邀请什么?”陆漫漫莫名其妙。

“生孩子。”莫修远磁性的声音,靠在她耳边一字一句。

莫名的带着一阵酥麻感,让她很不自在,的将头往一边扭去。

“放开我!”

“你妈让我们生孩子。”莫修远一字一句,依然吹着热热的气在她耳边,骚动。

“莫修远,你不要这么调戏我行吗?!”陆漫漫真的觉得莫修远这货,分明就是故意在逗她。

她总觉得,莫修远不会强迫她上床。

这个男人看上去吊儿郎当,实际上,不会做那种真的让人厌恶的事情。

反而和那个曾经被文城万众敬仰的文赟,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差距。

文赟总是把自己伪装成绝世好男人,做出来的事情,却比一般的男人都不如!

“那不调戏了。”莫修远突然放开陆漫漫。

得到只有的陆漫漫这么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莫修远这个男人,是真的不会对她用强。

脚步刚往外提起。

陆漫漫突然觉得身体腾空。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莫修远压在了大床上。

莫修远说,“你不调戏你了,我们直接到正题吧。”

话音落,一个吻就落在了陆漫漫的唇瓣上。

根本没有给陆漫漫半点缓冲,*而霸道无比的吻就一直在陆漫漫的唇上辗转,激情四射的房间,总觉得染上了阵阵说不起出来的炙热气息,一直不停的在往上升。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这个男人很有吻技。

每次他们之间的接吻,总是以她的迷糊不清而结束。

甚至,气喘吁吁。

陆漫漫迷离的眼神看着面前和她此刻形成鲜明对比的莫修远,他依然把她压在身下,脸对脸的彼此,莫修远还是那般淡漠的笑,而陆漫漫却显得妖娆而迷乱……

“这个样子,很难让男人把持不住。”莫修远低哑的嗓音,带着无比的磁性,“陆小姐,我就给你三秒钟时间,如果你不推我,我们就继续。”

一字一句如此暧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看上去不动声色的脸上,其实那双眼眸也已经染上了点点*。

陆漫漫喉咙微动。

莫修远看着她红润的脸颊,以及如此有光泽的唇瓣。

在自己低头准备再次吻上的那一刻。

陆漫漫将手指放在了彼此的唇瓣。

莫修远吻着她纤细而白净的手,暧昧的吮吸了一下。

陆漫漫却也没有推开,只说,“莫修远,你很想吗?”

“还不明显?”莫修远眉头一扬。

陆漫漫陡然一笑。

分明随意的一个笑容,在这样的环境下,分明就是,妩媚妖娆,还带着让男人不受控制的,悸动。

“放开我。”陆漫漫要求,声音不大,也不强势。

但是莫修远真的放开了她。

两个人一起躺在大床上,各自躺在一边。

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是真的不会对她怎样,在她不是自愿的情况下。

她有时候其实是搞不太懂莫修远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莫修远这个男人,为什么看上去吊儿郎当一脸无畏甚至在外界眼中渣得要命的男人,却比一般的男人,更尊重女人!

显得,很高贵。

她深呼吸,从大床上坐起来。

身边莫修远还在静静的,淡淡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和情绪。

陆漫漫往房间外走去,脚步停在门口,“莫修远,我曾经是不是说过,不会亏待你的下半身?”

“所以……”莫修远半躺在床上,深邃的眼眸看着陆漫漫。

“别做得太明显,只要不要被外人知道,你不用压抑自己的身体。”陆漫漫说,说得隐晦。

莫修远却听得清楚。

她的意思是说,他可以在外面发泄自己的身体需求。

嘴角一笑,笑容却有些泛冷。

他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陆小姐的慈悲为怀。”

“不用太感谢,男人的身体本来就需要得到发泄,我也是不想连累了自己。”陆漫漫微微一笑。

莫修远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发怒,没有欣喜。

脸上就是那样,和他一贯都有的神色一样。

看不出来任何不妥。

陆漫漫已经转身离开,她觉得她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莫修远要怎么做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莫修远刚刚整个人突然有些冷,即使那般笑着,也能够感觉到一丝,说不出来的寒冷气息。

也或许,自己多想了。

她回到自己已经焕然一新的房间。

刚刚分明是去感谢的,她并不是那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如此,别人对她,她会对别人更好,比如当年以为文赟对她的真心,她几乎是用了自己的全部去报答。

这一辈子……

应该,不会这般愚蠢了。

但很多时候人的本能,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

陆漫漫走进房间的浴室。

连浴室也进行了大面积的修改,浴缸换了一个新的,更大更舒适。

她躺进去,缓解着一身的疲劳。

陆漫漫坐在按摩浴缸内,缓解着一身的疲劳。

洗了有半个多小时。

陆漫漫清洗了一番,穿上崭新的浴袍,吹干自己的头发,回到大床上。

很显然,这张床比结婚当天晚上住的那张,不知道温暖到什么地步了。

陆漫漫也说不出来自己什么感受,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隐隐难耐的情绪。

正准备关灯早点入睡。

手机突然响起。

陆漫漫随手拿了过来,看着来电显示,嘴角一笑,“古歆。”

“陆漫漫,是不是老娘不给你打电话,你丫的就把老娘给彻底忘记了?!”那边传来古歆火爆无比的声音,而听筒旁边,似乎还隐约能够听到音响的火爆声!

不是说,要做一个贤妻良母吗?!

这么快就又忍不住出去放纵了?!

“嗯,有点忙。”陆漫漫敷衍着。

古歆和她同岁,但就是比她幼稚,总是希望有人一直在她身边,在乎她,仿若总是缺少安全感。

而此时,这般吼着她,大概也是自己忍不了了,忍不了她结婚这么多天,都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

心里有些不甘。

“忙什么呢?忙着洞房?”那边突然邪恶的一笑。

陆漫漫就知道古歆的关注重点,永远都和常人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个?”陆漫漫问她。

“要不然呢?女人的第一次可是大事儿,我这不是关系关心你。”古歆说的理所当然。

陆漫漫哑然一笑。

“快说啊,到底感觉如何?莫修远让你爽不爽?第一次痛不痛?会不会像小说里面说的那样,撕心裂肺的?你流血了吗?”古歆的问题一股脑的全部抛了出来,而且很明显,这个女人分明一脸兴奋无比。

陆漫漫翻白眼,忍不住泼冷水道,“你刚刚问的所有问题,我都不知道。”

何况,她其实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

上一世或许觉得是,甚至和古歆一起甜甜的回忆第一次的一幕一幕,即使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疯狂点,但还是觉得,被文赟拥抱着,就是一种幸福。

“不知道?什么意思?”古歆一脸雾水。

“因为没有和莫修远同房!”

“什么?!”那边惊呼。

陆漫漫觉得自己耳朵已经爆炸。

“莫修远是不是有问题?!”古歆忍不住抱怨,“卧槽,我就知道像莫修远这种完全不洁身自好的男人,肯定以前玩多了,现在不行了!”

陆漫漫也不知道古歆为什么想象力能够这么丰富。

而她此刻,反而难得解释。

“漫漫,那你岂不是很委屈。”听口吻,古歆似乎非常的难受。

为她难受。

陆漫漫觉得这样也挺好,免得古歆这个好奇宝宝问太多,说道,“还好,我不是很在乎这个。”

“怎么能不在乎呢?女人的终身幸福,也是性福啊!”古歆说,又怕自己说太多刺激到陆漫漫,连忙开口道,“好了,你别想了,听说现在治疗男人那方面的医院很多的,你到时候劝劝莫修远去看看。”

“好,知道了。”陆漫漫又补充道,“你别给外人说,你知道……”

“我知道的。”古歆一口笃定,“男人肯定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不行,你放心吧漫漫,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用有色眼镜看莫修远。”

“嗯。”陆漫漫忍住笑。

“那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古歆小心翼翼。

陆漫漫点头,“拜拜。”

“拜拜。”

古歆挂断电话,看着手机有些若有所思。

莫修远不行,陆漫漫这下辈子的幸福该如何是好?!

“咳咳。”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男人故意咳嗽的声音。

古歆转头。

叶恒。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

好吧,在叶恒的会所见到叶恒这个男人,其实也不足为奇。

“那个,你刚刚电话里面说的那个莫修远,是我认识的那个吗?”叶恒询问。

“否则你觉得文城有几个莫修远?”古歆没好气的说着。

这个男人居然偷听她打电话。

“所以,莫修远不行?”叶恒问她。

“别告诉任何人,男人都是爱面子的!”古歆威胁。

叶恒咽了咽喉咙,废话!

他敢告诉谁?!

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

他突然有礼的对着古歆微欠身,“你好好玩,不打扰你了。”

古歆就看着叶恒走了,走得还很快。

叶恒确实走得很快,他直接走向会所的妈妈桑,把妈妈桑拉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很认真的问道,“男人那方面不行,吃什么药?”

“什么?”妈妈桑一脸茫然。

“就是不行,丫的,你还不懂吗?”叶恒有些冒火。

“是你要吃吗?但是听小姐们说你床上挺好的,不用吃啦,吃多了会有依赖性。”妈妈桑劝道。

“妈的,我就不能让自己更强啊!”叶恒怒吼。

妈妈桑怔怔的看着他。

“我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妈妈桑,你连这些都不知道吗?”叶恒有些着急。

“不是不知道。”妈妈桑说着,“要看你什么症状,如果是想要增加情趣,就可以吃一些X药,吃了之后会让时间更长。如果是不行,一直不行,就得吃O药,调养身体的同时,慢慢的让身体恢复,话说老板,你到底要哪一种啊?”

“都给我,都给我,多给点给我。”叶恒烦躁,他也不知道该吃哪种。

妈妈桑觉得莫名其妙。

“快去啊。”

“哦。”妈妈桑只得按照老板的要求办事。

叶恒看着妈妈桑离开,想了想,给莫修远打电话。

“喂。”那边传来莫修远有些淡漠的声音。

“阿修。”叶恒叫他,有些欲言又止。

莫修远皱眉,“有什么就说。”

“那个,我知道你的隐情……”叶恒还是这般,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半响,又开口道,“哥们只能帮你到此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莫修远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只当叶恒突然又抽风!

……

古歆看着叶恒急匆匆离开的背影。

叶恒和莫修远不是穿连裆裤的吗?他还不知道!

这么瘪嘴,放好电话准备回到房间去疯狂。

她其实真的很久没有出来玩了,而她又真的觉得憋得难受,终究被朋友蛊惑着,还是来到了这里。

火爆的环境,总是很容易让她兴奋。

她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正欲离开。

眼眸突然微动。

迎面走过来两个人。

两个熟悉的人。

两个人似乎也看到了古歆。

然后,就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这不是古歆吗?好久不见。”女人的声音,分明是带着惊喜,却满口的讽刺。

古歆眼眸一紧,“文妍,你什么时候回到文城的?”

“有一段时间了。”文妍说,说着,故意将手挽着身边的男人。

翟安。

文妍喜欢翟安,估计整个文城的人都知道。

当初为他写情书,搞得全校皆知。

当初为他去国外留学,搞得全上流社会都知道。

但是翟安喜欢古歆,却只有那么几个人,知晓。

因为翟安,只是默默地,还没来得及表白,古歆就已经投入了他人怀抱。

这么多年过去。

文妍终究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古歆就看着翟安还挂着石膏的手,却陪着文妍来到了这种地方。

其实她不是看不得翟安和别人交往,她只是单纯的不喜欢文妍,这个女人从小就霸道任性,自以为是,当年总觉得文妍和文赟分明是一个父母生出来的,性格怎么能够形成这么鲜明的对比,现在想来,两兄妹果然有血缘,都一样的恶心!

“是回来准备参加你哥的婚礼的?”古歆故意说起,笑得还很纯真。

“古歆你什么意思!”文妍瞬间火冒三丈。

“就是随口问问而已,你这么生气做什么?!你哥做过的事情全文城人都知道,就算大家不说,事实还不是就是如此!”古歆狠狠的说着,说得讽刺无比。

“我告诉你古歆,别以为你最好的朋友陆漫漫不和我哥结婚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我哥前程似锦,莫修远那个渣货,早晚有一天完蛋!”文妍气得声音越发的大声。

“哎,你是没去参加陆慢慢的盛世婚礼,去了你就会知道,莫修远那渣货,甩了你家文赟几百条街!”

“那都是用钱烧的,这么败家的男人,总有一天倾家荡产!”文妍反驳,一直很护着自己的哥哥。

“一般仇富的人都会这么说。”古歆笑得灿烂。

文妍气得身体发抖,本来就是个火爆的女人,本来就不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从小也是被文家长辈宠着长大的,没人敢这么欺负自己,此刻被古歆刺激得,上前就准备和她打架。

古歆似乎也习惯了文妍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脾气,一副随时迎战的样子。

“好了,文妍。”翟安突然开口,用左手拉着她。

文妍一顿。

翟安说,“走吧,不是说参加朋友的聚会吗,迟到了这么久了。”

文妍很听翟安的,因为很喜欢,所以终究还是隐忍着。

隐忍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古歆。

然后乖乖的拉着翟安的手臂,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文妍狠狠地说着,“野蛮人。”

“你才野蛮人!”古歆怒吼。

怎么都觉得,文妍这个女人很欠揍。

文妍挽着翟安的手臂,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

古歆气得牙痒痒的。

分明刚刚的口舌之争她占了上风,现在去莫名觉得全身不爽透顶。

很不爽!

翟安这个男人,怎么现在又看上了文妍这个贱人的!

这个女人脾气这么坏,性格这么不好,心眼也多,翟安这个蠢货!

心情有些不爽的,回到自己的包房。

她反正都要结婚了,她和翟安也没什么关系了,那个男人想怎么就怎样吧,以后不见面,彼此没有联系,就会是两条没有相交的平行线,所以翟安要和文妍交往,她也不会知道。

这么想着,又很快的和几个朋友疯狂了起来。

她玩的很嗨。

一不小心,就快到深夜12点了。

她一定要在12点前回家,这是对翟奕的承诺。

尽管翟奕在这方面其实很纵容她,知道她是一个喜欢玩,不喜欢寂寞的人,所以基本上不会干涉她的生活,反而很尊重。

这点,她真的觉得自己满满的都是幸福。

上流社会的人,都不太喜欢自己的妻子一天在夜场。

古歆拿着包偷偷的从包房中溜出来,要是让她那些猪朋狗友知道她离开,肯定不会放行,她多半都只能这么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她酒量还不错,所以一般也不会酒醉。

好不容易离开包房,她踩着高跟鞋大步往外走。

是不是每次都要这么偶遇。

她真的是很不想又这么碰到了翟安和文妍。

文妍看上去是醉了,整个人靠在翟安的怀抱里,抱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膛前,两个人很亲昵的拥抱着,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翟安看上去有些吃力,毕竟有一只手不方便,这么抱着她,两个人歪歪倒倒的,缺乏的觉得暧昧。

古歆抿了抿唇。

突然大步的往前走着,直接走过他们的身边。

她真的都懒得提醒翟安,文妍那女人的酒量比她还好,怎么可能轻易就醉了。

而古歆突然出现的身影,也让翟安一怔。

他脚步停了一下。

装醉的文妍也无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看着古歆的背影,眼眸一紧。

她真是讨厌透了古歆和陆漫漫。

准确说,因为翟安喜欢的是古歆,所以她很讨厌这个女人,很讨厌,继而,也非常讨厌陆漫漫,因为陆漫漫是古歆最好的朋友,突然响起那天被陆漫漫毫不给面子的教训了一顿,心里的恶气就更加明显。

翟安停顿了一秒,又抱着文妍离开。

两个人一起坐进了会所外面的小车内。

文妍整个人还一直黏在翟安的身上,推都推不开。

翟安也没有使劲,任由她这么靠着自己。

车子离开。

无比安静的空间,散发着酒醉的味道。

“翟安。”文妍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些迷糊。

“嗯。”翟安应了一声。

“今晚不回去了好吗?”这样的邀请,再明显不过。

翟安眼眸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说,“文妍,我不适合你。”

“那你觉得古歆适合你了?”文妍突然怒火的从翟安身上起来,狠狠的看着他。

这么多年,自己追了他这么多年,他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吗?!

古歆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她也不适合我。”翟安微微一笑。

“那你就不能试着和我交往吗?你没有和我交往,你怎么知道我不够好,你怎么知道你不会爱上我。”

对于文妍的激动,翟安显得尤其的冷静,他说,“很多事情,不需要尝试,也知道结果。”

“翟安……”

“你现在酒醒了,就自己回家吧。”翟安声音很淡,他对着司机说道,“停车。”

出租车司机一怔,赶紧靠边。

翟安已经拉开车门下车。

文妍看着他的模样,气得咬牙切齿。

古歆那女人都要结婚了,他还在期待什么?!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古歆了!

心里憋着恶气,狠狠的对着司机说道,“开车!”

司机开车离开。

翟安看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就一个人走在文城有些冷清的街道上,夜晚的凉风吹得人有些冷,翟安一个人走在昏黄的路灯下,看着文城这一片熟悉的街道,夜景。

他想,他应该是真的要离开这里了。

离开,文城这座,有着太多回忆的城市。

……

莫家别墅。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起床,伸着懒腰。

今天要去公司上班了。

走的时候,陆氏的业绩,一片狼藉不堪。

她快速的洗漱,化了一个淡妆,穿上稍显职业但也不会太过死板的衣服,反而职业的修身衣服让她的身体更加有线条感,也显得更加的干练,带着别一番的职业女性之美。

她下楼。

意外的,偌大的全玻璃餐厅内莫修远不在。

而管家却已经恭敬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候。

陆漫漫走过去。

管家一一的将早上丰盛的早餐摆放在她的面前,说道,“莫太太慢用。”

“王管家,莫修远呢?还在睡觉?”

“莫先生今天一早的飞机,已经离开文城。”管家恭敬的说道。

“什么?!”陆漫漫惊呼。

这货,就算是要偷腥,也不用跑那么远吧。

不对,跑远点更好,否则文城无处不在的狗仔,指不定哪天就被抓住了!

莫修远这点倒是考虑周到。

陆漫漫想了想,很淡定的吃着早餐。

她其实也不是太习惯有人这么站在自己身边,对着管家说道,“你下去忙自己的吧。”

“是,莫太太慢用。”管家离开。

陆漫漫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继续吃着早餐。

早餐吃完之后,陆漫漫出门。

管家正在打扫房间,此刻手上拿着一叠纸件类的东西,陆漫漫瞄了一眼,“这么多飞机票?”

“是莫先生的。”管家回答。

“他经常出文城吗?”

“嗯。”管家说,“不过前段时间比较频繁,为了给莫太太你一个盛世婚礼,有时候一天3趟飞机,我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些废弃的机票。”

“……”陆漫漫有些微怔。

管家一笑,“莫先生真的很用心的在准备你们的婚礼。”

“嗯。”陆漫漫眼眸微动,说不出来的情绪。

管家看着她的模样,也没有再继续,“我送莫太太出门吧,正好有人送包裹过来。”

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向大门外。

门口处,已经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秦傲站在门口,等候着她。

莫修远说让她用秦傲,真的不是随口说说。

陆漫漫走向秦傲的轿车。

秦傲恭敬的开门。

陆漫漫正欲进去了的时候,管家突然叫着她,“莫太太。”

“嗯?”

“这是叶恒送给莫先生的东西。”管家说道。

陆漫漫皱眉。

给她说什么意思?!

况且了,叶恒这货是太无聊了吗?这么几步路的距离,还得用快递来送?!

“是一些夫妻用品。”管家说得直白。

陆漫漫整个脸一下就红了。

管家似乎也有些不自在,“我是放在莫先生的房间,还是放在你的房间……”

“他的东西,当然放在他那里了!”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关上后,觉得自己脸已经红透。

叶恒那傻逼,送的什么东西给莫修远!

要送,也私底下送啊!

男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眼眸微动,突然响起江伊遥说的文赟。

说文赟在床上很疯狂,喜欢各种姿势……

男人,是不是都一样。

她抿着唇,实在不想去回忆,觉得满满的一屏,都是恶心。

车子很快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进去。

仿若每次出现在这个地方,总是让人注目观礼。

陆漫漫也不在乎,直接走进电梯,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刚坐在办公椅上,张翠跟随而进,“陆总。”

“嗯,将这段时间的市场业绩传一份电子档给我。”陆漫漫吩咐。

“是。”

“张翠,我前段时间要求的各个中心的责任分工,给我一个最新的进度给我。”

“是。”

“半个小时后,通知各中心经理,开会。”

“是。需要邀请章总参加吗?”

“暂时不用。”

“是。”

张翠离开。

离开之后,陆漫漫打开电脑,很快收到张翠发开的文件,然后开始认真的上班。

这段时间陆氏的股市因为她和莫家的联婚而往上攀升,但是陆氏的通信行业市场占比却一直在不停的往下降,新增份额也持续偏低,高价值用户的净增绝对值和APPU值也相对有下落趋势。

不得不说,如果不改革创新,在如此强大的通讯业竞争环境下,陆氏很容易其他两家运营商,三分天下。

眉头紧皱,陆漫漫开始一点一点规划接下来的市场营销。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陆漫漫甚至没有抬头。

“堂姐。”是陆轩然的声音。

陆漫漫看着他,半响,“你来了。”

“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我上班的吗?”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然后拿起电话拨打,“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很快,张翠出现。

“陆轩然,我堂弟。你现在带着他去人力资源部,然后找综合部总经理,让他帮我堂弟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他学财务的。”

“是。”张翠连忙答应着。

“交给人力资源后,你就赶紧下来去准备10分钟后的会议,今天会议很重要,不准任何人请假。”

“是。”

陆漫漫交代完之后,对着陆轩然说道,“好好工作。”

陆轩然有些不悦。

他怎么都觉得他第一次来上班,应该是陆漫漫亲自全城陪同他去他的岗位,没想到找个秘书把他敷衍,想着心里也没有不爽,但觉得第一天,不应该表现得太明显,而且也从来没上过班,还是不敢太过放肆,装作有些有礼貌的样子说道,“谢谢堂姐。”

“嗯,在公司以后叫我陆总。”

陆轩然脸色有些微变。

陆漫漫已经将视线放在了电脑上,开始对部分重点工作做相关的准备。

陆轩然看着她的模样,忍了忍,跟着张翠离开。

陆漫漫一直沉寂在自己的工作中,看了看时间,拿着电脑走向会议室。

此刻会议室,所有中心经理都已经坐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陆漫漫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张翠将这段时间的工作进行投放。

“我婚前安排的工作,比我想象的进度要慢很多。”陆漫漫直白的开口。

会议显得有些压抑。

“我很想听听各位中心经理或者室主管是什么原因让你们的进度这么缓慢!”陆漫漫有些严厉,眼眸一转,“我曾经说过,有问题的时候给我提出来,我不希望到了终点才说,遇到麻烦完成不了。前段时间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导致你们没办法给我汇报,今天我希望你们能够言无不尽。”

虽然严厉,但没有毫无分寸的发脾气。

陆漫漫这个么一个年轻的女人,倒是比章显德更加的沉着稳重,抗压能力更强。

想这顿时间章总开会,总是对着他们不停的发脾气,但又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建议引导他们更好地工作。

建设室主管鼓起勇气,“陆总,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准备建设工业园区的基站,做好室内覆盖,也通过采购部对新一批的设备进行采购,并与此同时,和公关部一起在做室内公关,然后遇到了一些问题。工业园区部分工厂宿舍不允许我们进场建设,经过几番周折,工厂领导人已经对我们避而不见,进度一直没办法往下。”

“章总知道这个情况吗?”陆漫漫询问。

“知道。”

“他出面协调过吗?”

“章总貌似给那边领导打过电话,但是那边领导似乎并没有松口,章总也没有给我们一个具体答复。”

陆漫漫皱眉。

基站正规建设,按理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正微思索。

会议室大门突然推开。

陆漫漫转眸。

人力资源一个员工咬唇,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敢推开,说道,“陆总,你堂弟在综合部一直吵闹,还打了我们两个同事!”

陆漫漫眼眸一紧,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题外话------

月票!

小宅要月票!

呜呜!

给我月票给我月票!

顺便推荐小宅的完结《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精彩片段欣赏:

某日,闲来无事。

“小猴子。”某女对着前面5岁大的某小孩。

某小孩很委屈。

他不是小猴子,他是她儿子。

“来来来,说说咱俩曾经都被谁欺负过?”某女问道。

某小孩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说道,“爷爷,奶奶,二叔,二婶,小叔,小阿姨,姑姑,二弟,三妹,还有家里的金毛狗……”

某女皱眉,眼眸遂一紧,“有没欺负过咱倆的人吗?”

“有。”某小孩很响亮的回答。

“谁?”

“爸爸。”

“……”

“不过,昨晚我听到了,爸爸欺负了你。”某小孩有些难受的说着。

“……”某女咬牙!

小猴子,那不叫欺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