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霸气教训陆轩然/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总,你堂弟在综合部一直吵闹,还打了我们两个同事。”员工的声音,在偌大而安静的会议室,清楚无比的响起。

陆漫漫眼眸一抬,脸色突然一冷。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她,似乎是不敢大声呼吸,更加不敢有任何讨论,原本安静的会议室,显得更加的寂静,还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压抑气氛。

“张秘书。”陆漫漫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以为陆漫漫要离开会议室,却只听到她严肃而冷然的声音说道,“报警。”

张翠一怔,完全是反应不过来的看着她。

陆漫漫眼眸一转,根本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继续开口道,“针对刚刚说的部分宿舍不允许信号入室的情况,公关室将工厂的所有基本信息给我一份,包括工厂的老板的基本信息,工厂的经营情况,工厂的客情关系以及在文城,和政要官员谁走得较近,当初引进这个工厂的时候,是政要中谁负责规划和开发。”

公关室经理愣了一下,似乎才反应过来迅速答应着,“是。”

不只是公关室经理,其他人也都还处于有些懵懂的状态,张翠还站在会议室,此刻似乎才有所行动,拉着人力资源的一个同事往外走去。

会议室的气氛恢复。

陆漫漫没有多说其他废话,继续冷静而严谨的说道,“营销策划的方案我看过了,很粗糙,没有深入主题,单纯的只是去搞一场稍微正规的大型地推,我并不觉得现在在这个通信业竞争环境如此差下,能够有什么实际性的突破,所以第一稿方案,我明确地表示,不合格,而我需要的第二份方案,我希望在下周一之前,也就是加上周末,还有5天的时间,放在我的办公桌前。”

“是。”营销策划中心两个经理连忙点头。

“基站的设备采购,我看到到货并不完全,支撑中心要全全的负责催促采购部以及确保到货,如果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不想什么都准备好了,设备出了问题。”

“是。”

“互联网中心负责做好线上营销策划和数据分析,和营销策划中心相互配合。”

“是。”

“经分中心根据工业园区的人数及规模,预算一个我们即将建设基站以及现场营销活动后,能够达到的规模的占比,依然下周一之前反馈给我。”

“是。”

“其他,我说的就这些,我希望大家抓紧时间。”陆漫漫说,“一个月的期限,迫在眉睫。”

“是。”所有人应着。

“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补充或者需要我帮助解决?”陆漫漫扬眉。

所有人都默不住声。

陆漫漫也不纠结,现在是执行阶段,要的是执行力,所以不需要花费无谓的时间去耽搁时间,抿了抿唇,“散会。”

说完,她大步先走了出去。

刚回到办公室还未来得及喝一口水,电话就响了起来。

陆漫漫其实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打的电话。

她眼眸一紧,看着来电显示,“爷爷。”

“陆漫漫,你疯了吗?!你找警察来抓你弟弟,你有病啊!”陆勤政毫无遮掩的声音,暴躁无比的在她耳边响起。

“我只是在用最公平公正的方式,给陆氏所有员工一个交代。”陆漫漫说,“陆氏在文城排列第一,凡是都有自己的原则性。陆轩然到公司第一天就闹事儿,如果我偏袒了他,爷爷你想过会引起公司其他员工怎样的一个口舌吗?!我想不仅对我们陆氏的威望又影响,对陆轩然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你少给我胡扯,你现在找人去找陆轩然,对他而言就是好事了!”

“我是站在公司的大局观考虑,爷爷不在陆氏上班,不会知道公司领导层的决策对一个公司的发展有着多重要的意义。何况,事情是陆轩然自己挑起来的,他就应该负起他的责任。他也不小了,”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不骄不躁。

陆勤政当然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人,猛地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唇瓣紧抿。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进来。”

张翠推门而入,恭敬道,“陆总,陆轩然被警察强制性带走了,接下来……”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说,“被陆轩然打的那两个员工在哪里?”

“打得不严重,刚刚顺便问了一下原因。你堂弟到财务室去报道的时候,貌似是因为给他安排的职位不满意,就质问人力资源中心经理,经理给他解释,他不听,然后一直吵着说要综合部总经理来单独见他。人力资源中心经理只得不停劝说,哪里可能让岳总亲自来见他,显得太不符合规矩了。不过你堂弟不屈不饶,最后开始砸办公室的电脑,财务室几个同事就上去拉他,结果被他揍了几拳,人力资源看着事情有点大了,才下来叫的你。”

“嗯。”陆漫漫点头,“走吧,去楼上看看肇事现场。”

“是。”

陆漫漫走进电梯,直接出现在人力资源中心。

所有人看着陆漫漫,连忙恭敬的站了起来,陆漫漫走向人力资源中心经理处,“辛苦了。”

中心经理一怔,“应该的陆总,只是你堂弟……”

“他第一次涉足公司,不太懂规矩,从小又被大人宠着,脾气坏了点,让你受委屈了,我替我表弟给你说一声对不起。”陆漫漫说得真诚。

这一下,倒是让人力资源中心经理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说着,“陆总,不敢当,这是我应该做的,没有能够劝服你表弟,我真的很抱歉。”

“不是你的原因,陆轩然也该受点教训。”陆漫漫微微一笑,显得很是和蔼,“对了,那两个受伤的同事,能否和我一起去看看他们。”

“可以的。”中心经理连忙说着。

两个人一起走向财务室。

所有人看着陆漫漫出现,都恭敬无比。

那两个被陆轩然揍了的员工,看上去没有什么伤痕,不过在公司被打,多少还是有些委屈。

陆漫漫看着他们,很真诚的说着,“对不起,我替我弟弟给你们道歉。”

“没关系的陆总,没关系。”两个人都连忙摇头,“我们也只是在拉扯你堂弟的时候碰撞到,没有真的被怎么打。”

陆漫漫一笑,“还希望你们不要对公司失望,继续好好工作。”

“不会的陆总。”

“嗯,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所有人的费用都可以通过公司对你们进行报账。”陆漫漫继续说道。

“谢谢陆总。”

“好好工作。”陆漫漫看上去很温和。

两个同事都有些受宠若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受着公司领带层这般的关心和慰问,心里莫名的会感染得,很温暖。

陆漫漫转身离开。

张翠紧跟其后。

两个人走进电梯,陆漫漫直接说道,“去警察局。”

“是。”

这个时候如果不去解决陆轩然的事情,她是真的觉得,她爷爷会冲到公司来大吵大闹。

当然,在处理陆轩然的事情之前,安抚员工,保持员工的信心和积极性,是作为领导最需做的事情。

她坐在秦傲开的小车内。

车子开得很平稳。

陆漫漫一直很沉默,淡定。

张翠就坐在前排,偶尔透过后视镜看着陆漫漫不动声色的脸。

她在陆氏工作时间不短,很多才毕业年轻的大学生踏入职场多多少少都是青涩甚至是手足无措的,陆漫漫给了她无比大的震撼。

23岁的年龄,说话处事,连掌控局面都显得那般大气,仿若已经深入职场很多年,亦或者说,她整个人表现出的年龄和她那张年轻的脸庞相差甚远,总觉得,她的一举一动,超过了30岁女人才有的成熟和稳重。

张翠当时被突然安排在陆漫漫手下当秘书的时候,其实心里是有些隐隐不悦的,她是一个对工作很有追求的人,一心想着能够在公司更好的发展,她不想跟着一个草包的领导人把自己弄得没了前景,但跟着陆漫漫的第一天,她就恍惚觉得,陆漫漫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更甚至,她这段时间在陆慢慢身上学到了很多,比如待人方式,比如处事不惊,比如沉着应对。

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爸。”

“听说陆轩然又肇事了。”

“是。”

“你让警察来抓的他。”

“爷爷给你打电话了?”

“你说呢?”

陆漫漫抿唇,“我现在去警察局,我只是在给陆轩然一个教训,也在给公司其他员工一个交代,我们不可能这么护短到,因为陆轩然姓陆就让其他员工受委屈,爸,我并不觉得这样的处事方式有任何错误。”

“我没有指着你,反而很赞同你今天的方式。”陆子山说着,似乎带着笑意。

“啊?”陆漫漫有些吃惊。

她一直觉得,他父亲对他爷爷,几乎没有什么过多的原则性。

“其他我都能够顺着你爷爷,但是在公司的管理上,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否则这么多年,你爷爷和你二叔,早就能够在公司指手画脚了。”陆子山解释。

陆漫漫一笑,“我就知道我爸一点不昏庸。”

陆子山也笑了笑,“刚刚综合部总经理岳南单独到办公室,对你进行了一番大力的赞扬,说你还主动去安慰受伤的员工,很有领导的担当,确实很让人佩服。第一次这么明显的听到从别人口中表扬我女儿,也没有任何阿谀奉承的成分,心里真是觉得异常的得意。漫漫,你让爸觉得骄傲。”

“爸这么表扬我我也会骄傲的。”陆漫漫说着,看着文城有些萧条的街道,微松了口气。她不怕其他人不理解,她怕她爸为难。

果然,她爸真的比她想象的,更有自己的原则。

“好好干,有什么不能解决的找爸爸。”

“嗯,我知道。”

挂断电话,陆漫漫会心一笑。

能够得到父亲的支持,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成就感。

眼眸微动。

车子已经停靠在了警察局。

陆漫漫下车,走进去。

张翠跟在她的身后。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陆总不管出现在什么地方,都是霸气十足。

陆漫漫有礼的询问了陆轩然的情况,因为只是一起很小的职场事故,并不构成任何拘留和犯罪,也只是带回来教育一番,有人保释就能够出来。

陆漫漫完成了一些列的手续。

陆轩然满脸不爽的出现在陆漫漫面前,看着她那一眼,眼神甚至都是轻蔑的,一副根本就不想搭理陆漫漫的表情。

“你把我送进去,又把我弄出来,陆漫漫,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陆轩然恶狠狠的说着,“别给我好人坏人都坐尽了,我堂堂陆家二少爷,根本就不需要你来!”

陆漫漫没空和他多说,转身就走。

“陆漫漫!”陆轩然拉住她,很用力的拉扯着。

陆漫漫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在陆轩然的手掌下,带着疼痛感。

微皱了一下眉头,陆漫漫脸色一沉,“陆轩然,我不介意再报警的!”

陆轩然气得脸通红,一把甩开陆漫漫,愤怒无比的咆哮着,“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陆漫漫,一个女人而已,你觉得你还能够真的支撑下陆家的烟火?!北夏国的传统,所有一切都得由男人来继承,你一个女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只是个赔钱货!我才是陆家真正的接班人!”

陆漫漫冷笑着,“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曾祖父不把陆氏企业留给爷爷,留给你父亲了,大概就是知道,你父亲会养你这样一个说话不经大脑的儿子出来。”

“陆漫漫你什么意思!”

“陆轩然,你要给我认清一点!陆氏企业最大的股东是我父亲陆子山。你觉得,你父亲会无条件的将这么大的一个陆氏企业传给你?!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点?!”

“你!”陆轩然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能够让你到陆氏上班,让你不至于成为无业游民亦或者,招人唾弃的富二代,你就应该知足了!”陆漫漫一字一句,带着威胁的口吻,“别触碰我的底线,陆轩然你惹不起!”

丢下一句话,陆漫漫转身就走。

陆轩然气得咬牙切齿,身体都在发抖,恨不得发泄。

奈何此刻在警察局,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警察局里面闹事。

隐忍着,看着陆漫漫高傲无比的离开!

他凭什么要比陆漫漫矮一等。

他作为陆家唯一的孙子,他就是应该继承陆家的企业,陆漫漫那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

答应他去陆氏上班,居然还敢给他安排一个如此低贱的岗位,他前段时间还耀武扬威的给他的那些猪朋狗友说自己马上要去陆氏担当大任,现在传出去,他不被下掉大牙才怪!

陆漫漫那女人,就是诚心的再和他作对!

越想,越气不过,他拿出手机,狠狠的拨打号码,“爷爷,陆漫漫骂我!说我不知足,说她才是陆家的继承人,让我想都别想,说让我进陆氏给我天大的恩惠,还威胁我别惹她,否则给我好果子吃!”

“她敢!”陆勤政厉吼。

“爷爷你在哪里?”

“我现在和你爸妈从大院出来,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警察局大门口。爷爷,不管如何,你也要给我主持公道。陆漫漫凭什么让我去当小职员,而她进公司就可以当总经理助理,这分明就是故意给我难堪,也没有给爷爷你任何面子!”陆轩然煽风点火!

“轩然你别急,爷爷会给你讨回公道的。”陆勤政安慰。

“谢谢爷爷。”陆轩然邪恶一笑。

他是他爷爷最宝贝的孙子。

他就不相信,陆漫漫真的能够一手遮天!

……

陆勤政狠狠的挂断电话。

陆子川也听到了电话内容,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儿子也是儿子,陆子山的女儿也是女儿,为什么待遇就能够相差这么大。爸,陆子山现在越来越目中无人了,根本也不把你当回事儿。指不定哪一天,陆子山就真的把我们给撵出了陆家,总觉得现在的陆子山,什么龌龊事都做得出来!”

陆勤政狠狠的说着,“他要是敢,我就让他倾家荡产,所有人都别想得到陆氏!”

陆子川邪恶一笑,“爸,这次,一定要让陆漫漫亲自给陆轩然道歉。还得让陆子山给轩然安排一个和陆漫漫相等的岗位。”

“这事儿我知道怎么办!”陆勤政冷冷的说着,“接了陆轩然,直接去陆家别墅。”

“是。”

……

陆漫漫回到小车内,车子往陆氏企业开去。

车内依然安静无比,陆漫漫不说话,张翠不会主动找话,对秦傲就更加不用期待了。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张翠准备打开车门,陆漫漫说道,“我回家里去有点事儿,有什么给我打电话。”

“是。”张翠连忙点头。

点头的一瞬间,突然有些感动。

陆总原本不用单独送她回公司的,她可以打车回来。

一般的领导在自己有事儿的情况下都不会送下属的吧?!

张翠看着陆总的轿车离开……

就是这么细微的举动,就能够看出,一个领导人的气度和周全。

车内,陆漫漫依然唇瓣紧抿。

陆轩然的事情肯定不可能就这么一了了之,对于陆家大院的人,不可能会隐忍到真的让陆轩然受了什么委屈,所以这个时候,她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陆家大院那些人,肯定现在往陆家别墅去了。

而她母亲一个人在家,根本就不可能招架得住那么大一家子人。

“秦傲,稍微开快一点。”陆漫漫说。

“是。”秦傲点头,又说道,“但是莫先生有交代,要保证你的安全。”

“我相信你的技术。”陆漫漫不纠结。

“谢谢莫太太。”

莫太太。

陆漫漫总觉得这个称呼,说不出来的别扭。

车子稍微快了些,到达陆家别墅。

大厅内,她母亲何秀雯正在做瑜伽,看上陆漫漫突然回来,有些诧异,“漫漫,有事儿吗?突然回家?”

“嗯,今天和陆轩然起了点矛盾,我想爷爷他们肯定会来别墅闹,就提前回来了。”陆漫漫直言道,“真是受够了我爷爷那家人了,没完没了的。”

“哎,当年谁遇到你爷爷那事儿都甘心不了,这么多年我和你爸是能够不起矛盾就不起,也算是家和万事兴。没想到这些年,你爷爷越发的逼的紧了,甚至把怒气还发泄在你的身上。”

“所以我们不能一直容忍,养虎为患,总有一天陆家那些人会成为我们陆氏的祸害。”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何秀雯也不得不点头。

上次陷害陆子山的事情陆家人都做得出来,以后,指不定会做出更加恶劣的事情。

陆漫漫和何秀雯在沙发上聊着天。

不多久,就听到佣人喊着太老爷和二老爷恭敬的声音。

陆漫漫抬头,看着陆勤政气势冲冲的带着一大家子人出现在大厅,看着陆漫漫的时候,眼眸狠狠一紧,“陆漫漫,你倒是在家!”

“专程为你等你爷爷。”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嘴角微笑,显得有些讽刺。

陆勤政看了一眼陆漫漫,大步的走向陆家大厅的沙发上,最中间的位置,以显示自己在陆家的地位。

其他人也陆续做了过去。

陆轩然恶毒的笑容,一直面对着陆漫漫。

陆漫漫真的不想搭理陆轩然。

她真的觉得陆轩然愚蠢到,分不清楚,这个陆家,到底谁才是主人。

他真的以为,找爷爷,就可以主持公道了?!

何况,公道到底是什么?!

是私心的话?!

陆勤政也不需要主持了!

陆漫漫眉头轻扬,对着陆勤政说道,“爷爷今天来,是想要问轩然的事情吗?”

“陆漫漫你不用给我说些有的没的,我没时间听你说!我现在来就是让你给陆轩然道歉的!”

很好。

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不用说,就是让她道歉。

陆漫漫薄唇轻抿,在隐忍的控制情绪。

何秀雯感觉气氛不对,连忙开口道,“爸,或许有什么原因……”

“我们陆家人说话,你一个外姓人,又什么资格插嘴,给我闭嘴!”陆勤政恶狠狠的对着何秀雯,火气很大,似乎是把一路压抑的怒气,全部都发泄在了何秀雯的身上。

何秀雯被陆勤政惊吓,就这么有些发愣的看着他。

陆漫漫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对着身边的用人大声喊了一句,“李管家。”

“是,小姐。”李管家走过来,站在陆漫漫的身边。

“送客,这里不欢迎其他人面目可憎的外人。”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无比大声。

李管家一怔,当然知道陆漫漫说的是谁。

但是。

李关键还在犹豫的一瞬间,陆勤政就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陆漫漫,你敢撵我走?!你居然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今天为了陆轩然的事情已经耽搁了大半天的时间,我以为你们来是为了好好的解决陆轩然上班的事情,既然你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没有陪你们浪费时间!爷爷,不送了!”说着,陆漫漫转身就准备拉着自己的母亲往楼上走去。

陆勤政气得跺脚,整个人火冒三丈,“陆漫漫你给我站住!”

陆漫漫充耳不闻。

陆勤政似乎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个陆家到底是谁的!

那些年她父亲的隐忍,一直纵容着陆勤政倚老卖老,以为不管任何时候,就算是没有陆家产业的股权也能够因为自己的地位而有着绝对的发言权,所以对着谁都是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甚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陆漫漫现在要非常明确地用行动告诉他。

陆勤政如果不讲理,她也可以,更不讲理!

而吃亏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她陆漫漫!

“陆漫漫!”陆勤政怒吼。

陆漫漫脚步微停,对着她母亲说道,“你先上楼。”

“漫漫。”

“妈,我来解决。”

“妈不放心。”

“你在这里,我才不放心,上去吧,我不会有事儿。爷爷现在不敢对我怎样。”陆漫漫微笑着。

何秀雯想了想,上了楼。

陆漫漫转身,回到大厅,面对着盛怒的陆勤政,声音很是冷静,“爷爷,我回来不是因为你吼我我怕你,而是因为,你是我爷爷,我晚辈,我可以尊重你,但不代表,我会无条件的顺从。”

陆勤政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这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悍的陆漫漫。

以前的陆漫漫,只会以为的躲在陆子山的身后,甚至对他是避让的,眼前他从来没有把陆漫漫真的放在眼里过。

从那个时候,开始,陆漫漫变得这般的,强大!

陆勤政狠咬牙,在调整怒气。

陆漫漫刚刚说的话,不仅仅是在提醒,更是在威胁。

而此刻,如果陆漫漫不松口,陆轩然更别提可以进陆氏发展。

想到这里,微让自己歇了口气,但终究是一把岁数,习惯了对人吆来喝去,声音还是很大,“你为什么要让警察来抓你弟弟?”

“我在电话里面解释过了,相信陆轩然也给你说过了。陆轩然第一天上班,和同事起了冲突,打了架。我只是用正规的渠道处理这个事情而已,换成任何一个员工出现这种事情,我都会这么做,这是对陆氏几千员工的一个公平对待,并不会因为陆轩然是陆家的人就能够有特殊待遇,作为公司的领导层,更应该公平公正的处理事情,才能够服众,才能够让员工更加有信心的在陆氏工作。”陆漫漫说,解释得很清楚。

陆勤政控制情绪,“那你知道陆轩然为什么会发脾气吗?”

“我真不知道。”陆漫漫故意装傻。

“你会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陆漫漫说,直直的看着陆勤政。

“你觉得你给陆轩然安排的那个狗屁不如的职位,你觉得你做得很好?!”陆勤政狠狠的说着。

“你所谓的狗屁不如的职位,是指财务出纳吗?”陆漫漫询问。

“你自己知道。”

“我并不觉得这个职位不重要,出纳作为公司的一个重要金钱流通渠道,担负着的责任,我想我不需要做太多解释,这个位置,也是可信的人才能够去做,更何况,目前财务部也只有这么一个空缺。”

“只有这么一个空缺?还是说你不想给陆轩然安排更好的?”陆勤政说得讽刺。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觉得陆轩然刚大学实习期,做这个岗位,很适合。”

“那凭什么你一进公司就能够当市场部总监助理!”陆轩然突然怒吼。

而他要去做一个小破职员?!

“因为那是你对你的保护。”

“对我保护?真是感谢!”陆轩然讽刺无比。

陆漫漫没有表露任何情绪,直言道,“我在陆氏董事会的面前立誓签订过契约,如果我在3个月内没有让市场业绩提升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我会主动离开陆氏企业,且再也不会踏入一步。如果陆轩然可以同样做出这样的承诺,别说总监总助,就算是总监我也可以带着你去给直面董事会。”

陆轩然脸色一下就变了。

陆勤政和陆子川也突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如果可以,我马上让我父亲安排。”陆漫漫紧逼。

“你明知道陆轩然才出生社会,怎么可能承诺什么业绩提升。”兰小君突然开口。

“二婶,所以我才好心的让陆轩然从头做起。”陆漫漫好心的说着,“在公司发展,不是说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也得看自己的能力的,从底往上升,这是职场发展定律,没有谁是凭空而降的,除非你对自己有那个绝对的自信,可以经得住他人的考验和承担起非人的压力。而我的想法很简单,陆轩然如果有那个心,在同样可以提拔其他相等的人前,我想我父亲会优先考虑陆轩然。否则,言不正名不顺,我并不觉得这对陆轩然在陆氏的发展是一件好事儿。”

一字一句,说得头头是道。

陆勤政在内的陆家大院人,突然有些哑口无言。

陆轩然此刻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尽管心里不爽透顶。

但他不敢做任何承诺,他没有那个魄力,也确实没有那个能耐。

他的会计证都是通过关系买的,自己考了3次都没有通过。

陆漫漫看着面前一大家子人,“我想我的解释,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如果你们觉得陆轩然可以接受这份安排,我想我父亲不会拒绝陆轩然,毕竟是一家人,能够相互扶持都是应该。”

陆勤政迟迟不开口。

这个时候,打的是自己的脸。

刚刚一脸怒气的跑来质问陆漫漫,现在却被说得无力反驳。

心里还是隐忍着些无处发泄的怒气,开口道,“你应该提前沟通,不用等到轩然去了公司才说,这让轩然的面子往哪里搁。”

“我实在是没想到,陆轩然对自己有这么大的自信。认为从学校一出来就应该担当大任。算是我疏忽了。”看似说自己的错,世界上都是在贬低陆轩然的自以为是。

陆轩然脸色有些难看,但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你们回家商量一下吧,看陆轩然要不要继续来陆氏上班。其实以轩然的条件,去其他企业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爷爷和文家关系这么好,让文家帮忙给轩然找个好工作,不会太难的。”陆漫漫好心提醒。

讽刺无比的话语,陆勤政一口气几乎气到喉咙,半天咽不下去。

“那不用了,自己家的企业不做,去做别人的成何体统!”陆勤政一口咬定,也没有经过商量,算是回复了陆漫漫刚刚说的话。

陆漫漫嘴角一笑。

陆轩然一脸不爽,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主见,什么事情都是听陆勤政的,此刻当然也不敢说什么。

“不过在此之前,陆轩然在公司惹事倒是让整个陆氏所有人都知道了,也算是引起了一些轰动。”陆漫漫开口道,“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既然陆轩然决定在陆氏好好发展,当然就应该表明自己的诚意和态度。”

“所以,今天在公司陆轩然对人力资源中心的经理大吼大闹,对财务部两个同事进行了殴打,这样恶劣的行为,我希望陆轩然能够当众道歉。”

“什么?!”陆轩然大叫,“怎么可能?!让我去道歉?!我陆轩然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陆漫漫你故意让我难堪是吧?!你凭什么让我给那几个什么都不是的鸟人道歉?!我疯了我!”

陆漫漫脸色一沉,冷声道,“陆轩然,你不是什么大人物,别把自己说得多高贵。何况,你觉得道歉是难堪,那别人被你打就不是难难堪了?!”

“你什么意思!”陆轩然怒吼,爆出口,“我他妈的不上班了!陆漫漫,你真的以为我很想被你这么欺压吗?!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算什么,所以我懂得注重。”陆漫漫开口道,说得坦然,“至于上不上班,随便你,我不强求。”

“你,你!”陆轩然气得脸涨红无比,上前就准备去抽陆漫漫。

陆勤政一阵怒吼,“够了陆轩然!陆漫漫说道歉你就道歉去!”

“爷爷,你怎么也站在陆漫漫那边!”陆轩然眼眶都红了。

陆勤政甩手,大步走出陆家大厅。

陆轩然停了一下,跟着跑了出去。

陆子川和兰小君狠狠的看了一眼陆漫漫,什么都没说,跟着走了出去。

大厅突然安静。

陆漫漫冷冷一笑。

激怒了陆家大院的人,才能够让上一世精心策划的阴谋,提前浮出水面,而她也要借此,一网打尽,彻底把文家,拔根而起!

……

翌日一早。

陆漫漫上班。

上午十点,陆轩然还是来到了公司。

然后,陆轩然一个一个对昨天引起的事端道歉。

陆轩然压抑着怒火。

才上班第一天,就似乎被自己狠狠的扇了巴掌,总觉得别人看他的视线,都在鄙视。

而他陆轩然,从来没有这般难堪过!

他忍着怒气,昨天回家发了一通脾气,今天还是来了。

他爷爷说,为了得到陆氏企业,必须要进陆氏上班!

而他爷爷也给他保证,陆氏早晚会是他的,就算不是他的,也不会是陆子山或者陆漫漫的,他们家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会让陆子山一家得到便宜。

所以,他真的很想看看,陆漫漫被他踩到脚下的滋味。

他要让她尝到,比他此刻更难受一百倍的滋味!

只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底鹿死谁手?!

------题外话------

一直都在月票19名徘徊,今天能前进一名吗?!

……

豪门军少密爱成瘾文/落风一夜

简介:第一次见面,她在gay吧当着所有男人的面差点把他强上。

第二次见面,他认出她,见她正对其他士兵献殷勤,便把她当成喜欢男人的gay。

第三次见面,他是她大学严厉的教官,因为第一天就迟到,他第一次决定假公济私拿出铁腕手段把这个‘小子’训出个人样。

凌霄然自问自己堂堂一国最有手腕和威慑的上将。

昔日赫赫威名,却没想到有一天竟然差点毁在一个女人手上,更没想到自己将来有一天会对着这个‘小子’不可自拔!

一个月后,他才知道训练了大半个月的‘小子’竟然是个女人!

一年半后,看着一排排训练有数的保镖恭敬喊着自家媳妇‘湛少’,凌霄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