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用妻子的身份在质问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历了陆轩然第一次上班的闹事风波后,陆轩然变得安分了很多。

陆漫漫这段时间也没精力去关注陆轩然的一举一动,但凡有点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绝不是惹是生非的时候,即使陆轩然压不下这一口气,陆勤政不可能不会提醒。

所以陆漫漫几乎全身心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这段时间的市场营销上。

“陆总。”张翠将手上那份文稿放在陆漫漫面前,“这是公关室给你的工厂基本信息。”

“嗯,放这里吧。”陆漫漫手指一直在电脑上面敲打,眼眸紧锁着屏幕,应了一声。

张翠点头,离开。

陆总这几天连续加班,甚至已经在办公室睡了几夜,虽然陆总的办公室会有单独的小房间供休息,但怎么也不会有家里方便,何况,陆总还在新婚,新婚就这样,她丈夫没有意见吗?!

张翠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陆总的身上都是新闻,强迫自己不去注意都难。

陆漫漫处理完手上的一个方案初稿,转眸拿起张翠给她的文件。

阳光惠民电子厂,主要做电脑电子硬件,主要给班博电脑做供货渠道,每年的收益额度在工业园区中名列前茅,算得上是近两年政府引进的工厂中,最盈利的一家,是政府大力扶持的一家工厂。

阳光惠民电子厂的老板余惠民,外地长滩人,50岁,平时在文城时间不多,一周大概2天左右,其他很多工作都是交给副总经理陈科在负责,陈科系文城本地人,曾经自己开过多个小公司均以失败告终,最后应聘到这家工厂做经理,事业发展起来。

说起陈科。

陆漫漫倒是有过一些联系。

那个时候为了让文赟在政坛上的业绩做出来,大力对陈科进行过扶持,将文城工业园区打造成了全国的标杆,当时年纪轻轻地文赟,硬是收到了来自帝都最高常委席的表彰,可谓是光宗耀祖。

陆漫漫眼眸一紧,冷然一笑。

她拿起电话,拨打,“让公关室的杨经理进来一下。”

“是。”张翠答应。

不多久,杨灿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门口。

陆漫漫抬头,“坐。”

杨灿规矩的坐在陆漫漫办公桌前。

“我看了你给我的这份基本资料,陈科这个人你们接触多吗?”陆漫漫询问。

“有接触,不过他这个人比较老奸巨猾,我们平时对他进行攻关的时候绝不手软,但真的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将所有事情退脱到余惠民总经理身上,说他都得给他汇到,但很多时候,又因为余惠民根本就不在文城而搞得很多事情的进度一直拖欠,我们公关室有时候都怕了陈科这只老狐狸,典型的拿了钱不干事儿。”扬灿说得有些义愤填膺。

“这次基站建设就是他从中阻挠?”

“他说不是,说是余总经理的意思,他也多次为我们劝说,不过余总经理就是不听,反正这个人,总是不会为了任何人,出卖自己一点点利益。”

“那陈科说过,余惠民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建设基站吗?”

“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说基站会影响员工的身体健康,说基站有辐射。第二个是说怕影响他员工休息,因为有了网络而一天抱着手机玩,耽搁了睡眠时间而营销工作效率。”杨灿说得憋屈,“余惠民也真是想的出来!真是暴发户出身,什么都不懂。”

对于杨灿的抱怨,陆漫漫反而笑了一下。

暴发户才好处理。

最难处理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有有点钱的知识分子。

陆漫漫眉头一扬,“帮我约陈科吃饭,就说有红包拿,他不会拒绝的,就今天晚上7点。”

“好。”杨灿连忙点头。

从工作进展开始,就从来没有哪个领导人主动说要邀请客户吃饭的,特别是对于陆氏这种在文城而言的龙头企业,泛不着去讨好一个工业园区的小工厂,可也不得不说,就是这么一个小工厂,也足以让陆氏的发展受到严重的阻碍。

“今晚除了你之外,就再叫一个同事,能喝酒一点的。然后我和张秘书一起,一共4个人,记得提醒一下对方,免得陈科不知道是几个人的饭局,不好安排。吃饭的地点选一个稍微豪气点的地方,规格弄高一点。攻关的标准超了直接找我汇报。”

“好的。”

“去准备吧。”

“是。”

杨灿离开,陆漫漫又看了看手上的文件。

晚上6点半,陆漫漫就已经在奢华的五星级酒店豪华包房等候。

杨灿一直在门外迎接。

其实对陈科这种角色,犯不着这么大阵仗,不过按照上一世自己的接触,这个人最喜欢就排场,最喜欢就是被人吹捧。

7点过几分,陈科带着其他两个人出现在酒店,杨灿连忙上前迎接,带着陈科走进包房。

包房的奢华让陈科陡然眼前一亮,好在这么多年也见过些世面,到没有表现的太明显,他只是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门口,“陈总你好,我是陆漫漫。”

“陆总你好。”陈科笑着,两个人握手。

陆漫漫招呼着陈科坐下。

偌大的房间,偌大的饭桌上都是些山珍海味,陈科坐在陆漫漫身边,不由得说道,“今天什么主题,这么铺张浪费。”

“能有什么主题,还不就是吃顿便饭,认识认识。陈总应该知道,我才进公司,自然要和现在文城的大企业大公司多认识认识,扩充人脉。”陆漫漫看似平常的话,却满是恭维。

陈科听着心里也舒服,他这个人就怕被人看不起他,曾经自己也做过老板,现在在别人手下当官,心里也有些落差。很多人都是如此,越是没有的东西,越是喜欢炫耀,比如陈科就恨不得全世界人都认可他的地位。

“有听小杨提起过你,说你年纪轻轻就担当大任,刚开始还持怀疑态度,现在看到你,才真的不得不感叹女中豪杰,后浪推前浪。”陈科也说着些冠冕堂皇的话。

“过奖了。”陆漫漫笑着,让服务员上酒。

酒是北夏国最出名的金凤酒,一瓶上千,虽比不上国外某些知名品牌的红酒,但在北夏国的传统,喝这种酒,都是用来招待贵宾的。

陈科看着酒水,脸上已经不由得有些得意了。

饭席间大家吃得很和善,酒也跟着一杯一杯不停的喝得火热。

陆漫漫酒量确实不太好,尽管杨灿和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帮她挡了不少,但也顶不住陈科这般一直不停的找她喝酒,她隐忍着胃里面的难受,在酒醉之余,在大家都很尽兴但因为喝酒太猛都有些在控制节奏的时候,陆漫漫说道,“陈总,这段时间你知道陆氏在你们工业园区遇到点事情。”

“当然知道。”陈科笑着说,似乎也想到陆漫漫的来意,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吃饭。

不过陆漫漫会说话,他听着舒服。

“杨经理这段时间压力很大,迟迟没办法有进展,还请陈总高抬贵手。”

“陆总,这事儿你就有所不知了,不是我陈科不帮忙,一年到头我和你们陆氏关系也不错,我都当兄弟伙一样的在对待,实在是我们总经理的原因,他固执得很,我多次给他说了这个事情,最后一次还朝我发了脾气,毕竟在被人手下工作,我也不敢得罪,陆总害得体谅我的难处。”陈科说得无可奈何。

“当然体谅。”陆漫漫说着,说着让张翠拿了一个信封。

陈科看着信封,脸上的欣喜的笑容不言而喻。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先收下。”

“那可要不得。”陈科摇头,推脱。

“拿着。”陆漫漫故意强迫的推给他,“我知道陈总的难处,不会让你做任何你不方便做的事情。”

陈科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下来,“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推脱了,显得见外。”

“我们都不是外人。”陆漫漫顺势说着,又笑道,“我就给陈总你打听点事情,其他我们要做的工作,我们陆氏自己去做。”

“你说。”陈科显得很豪迈。

“不建设基站的事情,是余总的意思,还是余总有所顾虑?”陆漫漫询问。

一句话,一针见血。

陈科似乎是愣怔了好一会儿,也再次审视着陆漫漫。

看上去依然年轻,尽管处事待人显得成熟稳重。

“陆总,你比我想的聪明。”陈科直言道。

陆漫漫微微一笑,显得很单纯,“也就是随便猜到,想着其他工厂都没有顾虑,为什么余总会有这种顾虑,现在大家都知道,基站建设对人体本来没有多大伤害,这是经过科学论证的,而且我们用的设备也严格按照国家检查标准。另外,我听杨经理说,说余总很顾虑员工使用网络后的睡眠,这点,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提醒陈总一下,这其实有点触犯劳务合同法。员工是有权利享受,各种公众待遇及生活基本需求的,而网络需求已经提升到生活日常,继而是员工理所当然应该拥有的。如果有员工要告你们工厂,不是没有胜算的。”

说着些漫不经心的话语,口吻显得很是温和。

陈科在社会上也是很多年的人精,当然知道陆漫漫的意思,陆漫漫这个看似年轻的女人,其实在提醒他,有些时候大家能够走转点对大家都有好处,否则,真的对抗起来,陆氏也不是没有胜算。

“陆总的提醒我也有过考虑,但余总确实也有难处。”陈科顺势,说得无奈。

“陈总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考虑。”

“阳光惠民厂是文城在外引进来的工厂,工厂人数已经发展到规模8000人以上,算得上是文城比较大的工厂了,给文城带来的经济效益不低,当然,我们工厂的收益也确实提升很快。而陆总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外来工厂,都是通过政府扶持的,地皮都是通过政府这边规划而所得,现在好不容易将工厂发展起来,得罪了政府相关部门,我们也不好生存。”

“陈总的意思是,政府有人故意不允许我们陆氏进驻进站建设。”

“这个我不好多说。”陈科当然不会把花说到明处,“但你知道,虽然你们陆氏没有进场,其实文城其他两家大的运营商中的克兰企业基站已经入场了,信号还不错。而不得不说,那句所谓的会影响员工休息的话,也只是余总随便找的个借口,哪里可能真的让员工没有网络使用。”

“克兰企业。”陆漫漫唇瓣紧抿。

“所以,顺藤摸瓜,我想陆总这么聪明,不会找不到出处。”陈科笑着说道,“我能够说得就这么多,陆氏之后的发展如何,就要看陆总你的能耐了。不过我相信你。”

陆漫漫微微一笑,拿起酒杯,“那就借你吉言了。”

饭桌上又恢复气氛。

从7点过,一直吃到晚上10点,陆漫漫送走了陈科。

胃里面其实已经在翻滚了。

但不得不说,今晚的饭局确实没有白费。

陈科既然能够说出政府的压力以及克兰集团基站的建设,也就是在提醒她,基站的建设找他们工厂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得找到始作俑者。

陈科不说那个人是谁,但通过他透露的信息,想要查出来确实不难。

陆漫漫抿了抿唇,在控制胃里面的不舒服。

她对着杨灿说着,“你帮我送张秘书回去,明天一早,到我办公室,我们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是。”杨灿说着,又有些担忧的看着陆漫漫通红的脸,“陆总你一个人能行吗?”

“嗯,不用管我。今晚大家好好休息。”

说着,陆漫漫就坐进了秦傲开的小车内。

一坐上车,陆漫漫觉得头更加晕了,看外面都是天翻地覆的,她捂着自己的胃,在让自己尽量的冷静,平和。

秦傲似乎是知道陆漫漫的不舒服,很认真的将车子开得无比的平稳,就怕颠簸太厉害,陆漫漫会更加难受。

车子一路到达莫修远的别墅。

她好像已经有3天没有回来了。

为了拿下市场指标和业绩,她已经连续在公司加班到凌晨,太晚,她也不想麻烦秦傲来接她,何况来回也耽搁时间,索性就找了些换洗衣服,直接在公司休息,今天如果不是因为酒醉在公司不方便,或许她还是会回到办公室。

她拉开车门,秦傲已经站在了旁边,准备搀扶她。

“不用了,秦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陆漫漫说着。

很多时候,她其实不是那种,很喜欢麻烦别人的人。

从小到大根深蒂固的教育让她习惯了,很多事情自己能够做的,就尽量独立。

她半点都没有上流社会的娇惯,她真的被她的父母教育得很好。

很好,就落得了上一世的下场。

她把这个社会想的太单纯,单纯的以为,自己只要用心的付出,都会有回报。

陆漫漫深呼吸,不想让自己多想。

想太多,把被恶心得吐出来。

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秦傲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离开,看着她走进了别墅里面,才开着车离开。

陆漫漫走得有些缓慢,甚至好几次都想要吐出来,但终究,忍住了。

很多人吐了之后就会舒服,但陆漫漫吐了之后,胃会更加难受,甚至是绞痛。

她拉扯着自己的紧绷的衣服走进偌大的大厅内。

大厅的光线已经很暗了,这三天没有回来睡觉,王管家也没有在大厅等候她,而且她之前也特别交代过,晚上都不用等她,说完那句话后,她就真的晚上一直没有回来过。

她直接走向2楼,眼前其实有些迷糊,好在意识还很清楚。

她顺着走廊走进自己的房间。

一推开房门,陆漫漫就实在忍不住的跑向了厕所,吐得撕心裂肺。

她就知道,每次吐了之后,胃就会疼的难受,她圈着身体坐在地上,脸上都是冷汗,一阵阵的呕吐,此起彼伏。

好半响,陆漫漫似乎才觉得自己稍微好了一些。

她强迫着自己打起精神,洗澡,然后睡觉,她可不想一晚上趴在马桶边,然后半夜被冻醒,感冒。对她而言,这段时间的身体很重要,不能那身体开玩笑。

她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自己的衣服。

因为头很晕,手也不太听使唤,所以脱衣服脱得有些乱七八糟,甚至好半响都没有脱下来。

她有些生气,生气的狠狠的拉扯着衣服。

反而,让自己的皮肤勒得红彤彤。

“我来吧。”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陆漫漫一怔。

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而在自己愣怔的那一秒,一个人影蹲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开始给她一点一点的解开白色衬衣纽扣,一点一点,她感觉到胸前的冰凉,带着一些冷冷的风。

陆漫漫就这般突然安静的看着她面前的男人。

她都快忘记了,这栋别墅里面还住着她名义上的丈夫莫修远。

而此刻,这个男人蹲在地上,在帮她脱衣服。

眼眸垂下,睫毛很长,性感的薄唇轻抿,脸部轮廓线条很完美。

“为什么会喝醉?”他一边帮她解开衣服,一边问她。

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任何情绪,却显得尤为的磁性。

陆漫漫动了动有些迟钝的脑袋,缓缓说道,“陪了客户。”

莫修远将她的衣服脱下来,随手扔在了一边的衣服篓子里,她身上就剩下一件黑色的文胸,以及下半身穿着的紧身7分牛仔裤,修长的腿交叉着,带着些诱惑。

“下面需要我帮你脱吗?”莫修远问她。

眼神放在她的身上,眼里去却没有半点迷茫。

陆漫漫看得不太真切,但那一刻真的觉得,莫修远对她没有*。

没有像前面很多次那样,一副恨不得马上强了他的*。

心里闪烁着的,一些复杂的情绪,让陆漫漫本能的将他往后推了推。

当然,此刻陆漫漫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开,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排斥而已。

莫修远淡笑了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就走了出去。

浴室突然就安静了,很安静。

陆漫漫坐在地上,只感觉到周围很冷。

是真的很冷,因为上半身那么清凉。

她只是莫名觉得,心里有些发凉。

这么沉默了很久,她从地上站起来,缓缓的站了起来。

很努力的在默默忍受胃里面的难受,她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走进浴室。

在浴室里面躺了一会儿,不敢洗太久,怕把自己给洗吐了。

换上干净的睡衣,陆漫漫直接扑在床上,脸头发都没有吹干,只是这么简单的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如此湿润的长发就这么打湿着她的衣服,而她趴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她其实还是很庆幸,自己睡眠很快,不知道是这几天太累,还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睡得很熟。

熟睡之后,就不会觉得胃难受了。

半夜,却又陡然清醒。

她觉得喉咙很干,渴得要命。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随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头发已经干了。

她看着时间,也才凌晨2点多而已,头发干得这么快?!

没多想,陆漫漫从床上坐起来,准备去楼下倒水。

刚坐起来,就蓦然看到床头上一杯泛着有些淡黄色的水,她眉头微皱,看着那杯水,鬼使神差的就拿了起来,轻喝了一口,是蜂蜜水,蜂蜜水一流入她干涸的喉咙,冰冰凉凉的带着些甜味,很是舒服。

她一口气将一整杯水喝光,瞬间就解决了她的干渴,那一刻觉得身心都舒畅了!

她又重新趴在大床上,其实心里一直在想,这杯蜂蜜水,是谁帮她准备的?

而昨晚酒醉回家后,她恍惚记得莫修远在她身边,而她一直以为,自己其实是在做梦。

……

翌日一早。

陆漫漫拖着有些疲倦的脸色起床洗漱,然后看着自己脸色有些惨白的模样。

酒醉真的太难受了,她深呼吸,让自己打起精神,换了一个淡妆,穿上干净的职业套装。

出门,下楼。

远远地,就看到玻璃房那个男人坐在那里吃着早餐。

所以,昨晚上莫修远是真的在。

这是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昨天晚上,还是更早之前。

如果更早之前,她没有回家睡觉,他也没有问她?!

她抿着唇,走过去。

昨晚酒醉,今早如果不吃点东西,胃里面会更加难受。

王管家将她的早餐一一的放在她的面前,恭敬无比,然后退下。

陆漫漫看着王忠的背影,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依然泛着一丝说不出来的高贵和优雅。

“什么时候回来的?”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昨天。”

“哦。”陆漫漫应了一下。

两个人似乎又陷入了沉默。

沉默着,反而气氛有些僵硬。

“我这几天有点忙,可能不会回来住。”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耸肩一笑,表示无所谓。

陆漫漫觉得自己似乎也不需要给莫修远交代什么,反正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这样,谁都管不着谁。

静静的吃过早饭之后,陆漫漫拿着自己的包就准备出门。

而出门的那一刻,看着莫修远也穿着西装,整个人看上去很正式,也是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她诧异,“你要上班?”

“否则你一直以为我这么闲?”莫修远吊儿郎当的一笑。

陆漫漫瘪嘴,“我只是随口问问。何况你本来就闲,说出文城玩几天,就几天。”

“玩?”莫修远淡笑着,“你可真是了解我。”

陆漫漫难得搭理莫修远,大步先走了出去。

莫修远也没有其他过多的情绪,跟着陆漫漫一起出门。

陆漫漫坐进秦傲的小车内,莫修远却是自己开了一辆轿车。两辆车子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开去,陆漫漫很是诧异,看着莫修远的方向,忍不住嘀咕道,“莫氏企业不在那边啊!”

秦傲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陆漫漫说道,“莫先生不去莫氏上班?”

“那他去哪里上班?”

“今天公务员考试,他去应考。”

“什么?!”陆漫漫惊呼。

秦傲很严肃,“嗯,莫先生去考公务员,虽然我也觉得莫先生和公务人员的形象相差甚远,但就是……去考公务员,我也是昨天听叶先生说的。”

“你昨天和叶恒见面了?”

“叶先生说没人陪喝酒,就让我去陪,说莫先生今天公考,他紧张,所以他得把自己喝醉,最好是一觉醒来后,莫先生就给考完了。”

“……”陆漫漫实在不能理解,莫修远公考,管他什么事儿,他这么紧张干嘛?!

“莫太太,你不知道莫先生要去公考吗?”秦傲询问,今天难得话多。

“不知道,他没给我说。”

“哦。”秦傲点头,似乎是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陆漫漫看着他模样,问道。

“没什么,就是说你要不要给莫先生打个电话鼓励一下?”秦傲说完之后,脸都红了。

陆漫漫实在无法理解莫修远身边这群怪人。

要么内敛得要死,要么奔放得要命!

她淡淡的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窗外的,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陆小姐?”

“莫修远,听说你公务员考试。”

“嗯。”莫修远说,声音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那你好好考试,祝你成功。”

“谢谢。”

“那我挂了。”陆漫漫准备挂断电话。

“晚上一起吃饭。”莫修远突然开口。

“啊?”

“吃饭,有时间吗?”莫修远问她。

“我这两天有点忙,然后忙完了给你庆祝。”

“嗯。”莫修远也不多说,“那挂了。”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眼眸一直看着窗外。

莫修远就是从现在开始踏入政坛的吧?!

然后一步一步,在上一世,在陆漫漫和文赟毫不在意的情况下一路往上,直到某一天,莫修远的势力突然大到让他们有些招架不住,甚至后期处处争锋相对,但就是无法拿到莫修远的任何把柄,当年甚至想过用莫修远曾经不好的历史来让他的政坛染上污点,而那些流传在文城的流言蜚语,却始终无法找到证据指证莫修远,这个男人,莫名的带着很多无法琢磨的神秘色彩,也成了文赟上一世发展的,最大的绊脚石。

而在她还没有看到莫修远的真面目,而在文赟还没有真的发展到无人能及的地步,文赟用了残忍无比的手段,让她再也看不到,她其实想不通文赟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让她突然死亡?!是因为得到了陆氏企业,还是说,文赟找到了更有利他发展的依靠?!

眼眸微紧!

陆漫漫抬头,看着面前的陆氏大厦。

每次,一想到文赟上一次的种种恶性,都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男人。

她打开车门,下车。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杨灿已经在门口等候,随着陆漫漫一起进了办公室。

两个人坐定。

陆漫漫直白道,“既然克兰企业能够进场建设,我们要建设不会太难,但我现在不想撕破脸皮和政府作对,得不尝失。先确定和余惠民对接的要员,然后攻关联系,如果油盐不进,我们再想办法。”

“是。”杨灿说着。

“出去忙吧。”

“陆总,你身体如何?”杨灿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昨天看你喝得有点多。”

“还好,我一般醉了第二天就好了。”

“那就好。”杨灿笑着,“那我出去工作了。”

“嗯。”

陆漫漫点头,已经又投入了工作之中。

杨灿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陆漫漫,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容易让人感染,然后不自觉的,追逐她的脚步。

下午时刻。

杨灿将资料递送,和克兰企业联系紧密的规划局官员刘全中全全在暗中操作这个事情,刘全中是之前规划局局长的心腹,而规划局副局长因为行贿下台后,是最热门的候选人之一,现在在政府基本上算是默认的,所以权利自然更大了些。

陆漫漫倒是对这个人印象不深,至少和文赟没有太多的联系,所以应该不是文家人在从中捣鬼。

不是文家这条线,很多事情解决起来就会比较干净利索。

陆漫漫对着杨灿说道,“今晚约他吃饭。”

“他不太好约。”杨灿说道,“我们之前因为一些土地规划什么的,专程去找过他,不过他这个人做得很清高,基本上不会参加任何企业的饭局,我们邀请了几次都没能够成功,所以后来就直接通过以前章副董的关系,找的规划局副局长,直接越过他的权利。现在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能行。”

陆漫漫皱眉。

这种人确实不好沟通,二期这段时间正好是他的大选期,肯定更不可能答应一些商业饭局,一不留神,或许就会被人陷害。

而她也不指望直接找规划局局长。

规划局局长这么重要的职位,肯定都是听文家人的,文家人现在在文城的政坛上这么多年的垄断,大部分人都是他的人,而她去找文家人,分明就是在,自找罪受。

沉思着,陆漫漫突然灵机一动,“你帮我查查,工业园区那块地皮,是政府直接规划购买的,还是说是租赁,现在是否属于当初占地的居民所有,亦或者有没有其他企业入驻进行招标,然后再做租赁?!”

“是。”杨灿点头。

陆漫漫看着杨灿离开,想了想,又拨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接通,“莫太太,有何贵干?”

声音,分明慵懒到不行。

“莫修远今天没有去参加公考,你知道吗?”陆漫漫开口。

“什么?!”那边声音高昂,似乎是猛地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开个玩笑。”陆漫漫直言。

“我说莫太太,你这个玩笑会吓死人的。”

“莫修远考公务员,对你而言很重要。”

“别向我打听,我不会告诉你的。”叶恒表现得自己很有原则的样子。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醒了叶恒的瞌睡后,回到正题,“你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刘全中这个人,就是规划局的主任。”

“你怎么老是和规划局的人搁上啊?!”

“谁知道,估计上辈子有仇。”陆漫漫直言。

“我觉得是这辈子有仇。”叶恒狠狠地说着,“我尽量给你查,但不保证能够查出什么来,这个人其实挺清官的。”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否则怎么白黑两道通吃。”

“可我很肯定,刘全中不清官,至少和克兰集团有瓜葛。”陆漫漫一字一句。

“好,我知道了。”叶恒抿唇,“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和政府的人斗,你就不能好好的经商吗?”

陆漫漫笑了一下。

以后斗得更厉害,现在只是蜻蜓点水而已。

“对了陆漫漫。”叶恒叫着她。

“嗯?”

“你和阿修怎么样?”

“什么?”

“就是床上。”叶恒直截了当。

“为什么要告诉你?”陆漫漫皱眉。

“阿修还行吧。”叶恒询问,还有些小心翼翼。

陆漫漫抿唇,说道,“他行不行,你们平时一起玩的,还不知道?!”

“……”

“挂了。”陆漫漫直接挂断电话。

叶恒这男人,确实无聊。

她转眸,听着敲门的声音,“进来。”

“陆总,查到了。”杨灿有些激动。

“嗯?”

“就是工业园区的那块地皮,是政府通过企业圈地,然后企业购买中标再转租。”杨灿说着,似乎是让自己保持冷静,“而那片地皮的所有权属于莫氏集团。”

“什么?”陆漫漫惊呼。

是莫氏集团的!

“嗯,是你丈夫莫修远家的土地。”杨灿说着,“这样,就很好解决了。”

陆漫漫皱眉。

这样,就代表着,她得主动找莫修远了。

而她今天早上才非常冷静的而直白的拒绝了莫修远说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

“陆总?”杨灿看不出来陆漫漫的激动,有些诧异。

“嗯,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现就这样吧,这个事情我来解决,你通知建设室准备建设,不出意外,一周后可以进场。”

“是。”

陆漫漫看着杨灿离开,转眸有些沉思。

她打开电脑,查询公务员考试时间,要到下午4点半。

所以4点半打电话预约莫修远,应该差不多……

陆漫漫有些若有所思,知道下午4点半。

她拿起电话,拨打。

第一次还在关机。

又拨打。

第二次接通,“陆小姐。”

声音不温不热。

“晚上一起吃饭。”陆漫漫直白道。

“晚上有约了。”那边直接拒绝。

“不是今天早上才说一起吃饭吗?”陆漫漫有些激动。

“陆小姐不是说很忙吗?”

“……”这个男人就半点都耐不住寂寞吗?!

“你约谁吃饭了?”陆漫漫压下脾气。

“一个朋友。”

“叶恒?”

“不是。”

“到底是谁?”陆漫漫询问,声音有些大。

“这是在用妻子的身份质问丈夫吗?”

陆漫漫咬唇。

“如果不是,我想我没必要交代。”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就真的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这货!

这货,风流成性!

------题外话------

话说当时首订中实体书的亲,赶紧Q联系宅,宅弄丢地址了,互相通知哦!

另外,亲们继续踊跃的为宅投月票。

虽然是19名,但是宅还是希望名次保持,当然,有所提升更好。

听说,给宅投了月票的姑娘,都是好姑娘。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