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连环计(一)莫修远没有不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大厦。

下午6点。

大多数员工已经下班。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内,看着电脑满屏幕的各种方案计划,夕阳通过偌大的落地窗照耀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温暖的笼罩在一片昏色之中,带着一些淡淡的光晕,看上去如梦如幻。而她严肃的表情以及紧抿的唇瓣,却让人有些不易靠近。

张翠将今天所有的工作进行了全部汇报之后,准备下班回家。

出门的时候,想了想,又突然折回来,敲开陆总的办公室门。

“陆总。”

“嗯?”陆漫漫甚至连头都没有抬,纤细的手指一直在键盘上敲打。

“早点下班吧,你都在办公室睡了几夜了。”张翠关心的说道。

陆漫漫微皱了一下眉头,抬头看着张翠。

夕阳下,下班后的张翠似乎也变得柔和了些。

“你不是还在新婚吗?”张翠说出来的话,脸蛋有些微红。

“嗯。”陆漫漫笑了一下,“谢谢你的关心,你先下班吧。”

“是。”张翠恭敬无比,还是走了。

张翠的离开,突然让陆漫漫停了一下。

她动了动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向大大的落地窗前。

此刻正是下班高峰期,楼下密密麻麻的车辆和人群,井然有序的一走一停。

微叹了口气。

她想起今天下午莫修远的那个拒绝的邀请。

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但就是觉得,如鲠在喉,就连上班今天也分了些神。

她归结于,她是不知道如何从莫修远的手上,将那块地皮的所有权拿到,亦或者,让他为了她,和政府作对。

虽说一直是合作,但不得不说,从头到尾,那个享受利益的,一直是她。

眼眸微动,陆漫漫再次看了看文城昏黄的天色以及繁荣似锦的接到,拿起放在一边的包,下班。

秦傲一般会等她到8点。

这个点,他还没走。

陆漫漫坐进小车内,对着秦傲说着,“回莫修远的别墅。”

“是。”秦傲点头。

车子缓慢的行驶在文城的街道,因为下班高峰期加上吃饭高峰期,车子走走停停,比平时至少要多花费一倍的时间,她其实有些怕浪费时间,怕时间不够,怕她想要做的事情,来不及做。

所以她总是不停地加班不停挤出更多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情。

安静的轿车内,陆漫漫的手机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陆漫漫,你现在在哪里?”古歆无比激动的声音,总是无比的大声。

“在车上,准备回家。”

“回什么家,你给我赶紧的到尊尚顶级牛排西餐厅,我他妈的看着你家莫修远在偷人!”古歆那高嗓门的声音,她是想要整个西餐厅的人都知道,莫修远在偷人了?!

陆漫漫眉头微皱,眼神看着窗外夕阳西下,昏黄的阳光将这座熟悉的城市照耀在一片繁华中,她说,“不了,我今天很累。”

“累?”古歆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眼睛都鼓圆了,“你丫的被戴绿帽子了,你居然给老娘云淡风轻的来个一累字!赶紧过来,姐妹陪你去找小三撕逼!”

陆漫漫实在不想给古歆解释太多,那妞,那么爱的疯狂而执着的女人,不会懂他们这种掺杂着利益的婚姻,说多了,怕她对爱情失望,她显得很平静,说道,“莫修远只是和普通朋友吃饭,我也知道。我只是这几天上班太累了,不想去。古歆,我相信莫修远。”

“相信那渣货?”古歆实在不予苟同,但终究是说不通,也只得有些抱怨的说着,“后悔了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看那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就普通不了!”

说完,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抿紧了唇瓣。

车子总算是往前开了些。

交通似乎也没有了这般堵塞。

文城人多,繁华,交通设施无比先进,一般上下班时间,堵车不会太多。

都说这是文家人这么多年在文城创造的便利,很得市民之心。

文家人!

陆漫漫看着远远地一个大型广告牌,看着文赟的父亲文为民偌大的形象照片,笑得慈祥的样子,旁边写着一句他的话语:立足文城,发展文城,创造文城。

如果有那一天,文家人从文城的历史舞台上下来了,文城的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子?!

眼眸闪过一丝狠烈。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车子不缓不急的达到莫家别墅。

陆漫漫走进大厅。

王忠似乎有些诧异,还是恭敬道,“莫太太。”

“今晚吃什么?”陆漫漫嘴角一笑,显得很可亲。

心里的压抑情绪,不管多少,她从来不愿意发泄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甚至不愿意影响到别人。

“莫太太喜欢吃什么都可以。”王忠愉快的说着,“不过莫先生今晚不会回来吃饭。”

“嗯,我知道。”陆漫漫心里不屑,不就是有约嘛,“我喜欢吃文城比较地道的家常小菜,会做吗?”

“当然。”王忠自信的一笑。

“那等你开饭。”

“是。”

王忠离开。

这个40多岁的男人,看着她回来,显得很是高兴。

她其实也有些疑惑,像王忠这样的人,长得不算太差,气质很好,工作也不错,家庭怎么样?!

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任何家庭的事情,是还没有成家吗?!

心里有些疑惑,陆漫漫打开客厅的电视,看一些减压的娱乐节目。

看得起劲,彩信铃声响起。

陆漫漫拿起电话,点开,眼眸陡然一紧。

发件人是古歆。

而照片中是莫修远和一个女人在吃饭,那个女人陆漫漫认识,尹兰旖。画面中两个人对立而坐。而此刻,尹兰旖的手放在莫修远的手上,在餐桌上,很是明显。

陆漫漫看不到莫修远的表情,因为是背对着镜头,但是尹兰旖妩媚笑容中,眼中的爱意,很明显。

所以莫里斯又是个什么角色的存在?!

彩信中没有任何文字。

陆漫漫知道古歆在赌气。

她淡淡一笑,将手机放在一边,继续看着电视节目。

不多久,王忠将饭菜做好,四菜一汤,还不算奢侈。

陆漫漫坐在饭桌间,看着只摆了一张碗筷,说道,“反正就我们两个人在家,王管家坐在一起吃吧。”

王忠连忙摇头,“不用了,莫太太,我陪着你吃就行了。”

“没关系,就我们两个人,坐下来吃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习惯。”

王忠犹豫了一会儿,才从厨房里面拿出碗筷,坐在了陆漫漫的旁边。

两个人的饭桌其实有些安静。

“饭菜很好吃。”陆漫漫真诚的说着。

“谢谢莫太太。”即使坐在一起,王忠也显得尤其的恭敬。

“平时都是你一个人在家?莫修远很少回来吗?”陆漫漫询问,让饭桌看上去没那么尴尬。

“莫先生很少回来。”

“哦。”陆漫漫猜想也是,要不然估计也不会这么早就搬出来一个人住,怕家里人拦着他不能好好玩耍。想了想,陆漫漫又问道,“莫修远带过多少个女人回来这里住?”

“没有的。”王忠连忙说道。

陆漫漫一笑,“我不是打听什么,就是随口问问。”

“莫先生真的没有带过哪个女人到这里来过夜。”王忠再次肯定道,“只有莫璃小姐有时候会过来找莫先生。”

“莫璃?”陆漫漫眉头一紧。

“嗯,莫璃小姐和莫先生关系还不错,不过因为莫璃小姐的身体原因,来的也不频繁。”

“莫修远很疼他妹妹?”

“嗯。”王忠点头。

陆漫漫有些沉默。

“哦,对了。莫先生还带过尹兰旖小姐到别墅来。”王忠突然想到。

陆漫漫眉头微紧。

“没有过夜。”王忠连忙又解释,“只是来过几次,真的没有过夜。在这里过夜的女人只有莫太太你一个人。”

“尹兰旖是莫里斯的女朋友是不是?”陆漫漫问道。

“是吧,我也不太清楚。”王忠摇头,“很多莫先生的事情,我都不是特别清楚。”

像莫修远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很多人应该都不清楚她的事情。

她也觉得今天自己很莫名其妙的,干嘛非要去大厅莫修远的情事儿。

两个人又安静的吃着晚餐。

吃完饭之后,王忠收拾餐桌,陆漫漫又回到大厅沙发上看电视。

一直看着看着。

都已经过了晚上10点了,莫修远还没有回来。

王忠此刻基本上已经将房子的所有一切都打扫干净,回到了房间。

陆漫漫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大厅,偌大的大厅看着电视,其实是在打发时间。

她拿着手机,按下古歆的电话,刚按下,又放弃。

这个时候问古歆莫修远走了没有,估计那个女人不知道会怎么的嘲笑她。

深呼吸,陆漫漫还是决定这么安静的等。

等到12点,如果12点没有回来,她想这男人估计也不会回来了。

这么默默的等候着。

陆漫漫看着角落大钟的方向,一声一声钟摆声在如是安静的夜晚,甚是清脆。

12点。

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

晚上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好谈话的时间,明天再约吧。

她起身准备上楼。

门外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陆漫漫转头,就看到了莫修远,看到他身上的西装早就拖了下来,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面前的纽扣已经解开了3、4颗,此刻就这么松松懒懒的穿在身上,带着些不羁和傲慢。

“陆小姐这么晚了还没睡?”莫修远询问,声音不温不热。

“你不也这么晚才回来。”陆漫漫很淡然。

莫修远耸肩一笑,也没多说。

两个人的屋檐下,就像两个陌生人一般,亦或者说,就像两个普通住客一般,见面会打招呼,不会尴尬,也不会深交。

莫修远直接走向2楼,走得很自若。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大步跑上去,跑上楼,堵在莫修远的前面。

两个人站在楼梯上。

“怎么了?”莫修远看着她。

这么近距离下,陆漫漫似乎闻到了莫修远身上,带着女人幽香的香水味。

“我有事情找你谈。”陆漫漫严肃了些。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深邃的眼眸微动,嘴角扬着好看的微笑,“什么事情非要深夜谈?”

“一些公事,但我怕明天找不到你。”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揉着自己肩膀,脸上也有些疲倦,“在哪里谈?”

“客厅。”

莫修远转身,下楼。

陆漫漫跟随其后。

两个人坐在客厅的一个休闲下午茶室,房间在客厅一角,用着仿古而考究的欧洲吊灯,散发着昏黄而柔和的光芒,两个人对坐在悠闲的沙发单椅上,莫修远就这么一脸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不多说其他,此刻很晚了,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睡眠,她直言道,“我听说文城新规划的那片工业园,产业属于莫氏集团。”

“大约是。”莫修远回答。

“陆氏现在遇到点事情。我们准备建设工业园区的其中一个叫做阳光惠民电子厂的基站入室建设,受到阻碍。而通过了解发现,这家工厂的老板之所以不愿意让我们建设是因为政府规划局有人故意指使,反而通信业的竞争企业克兰集团已经完善了所有基站。造成陆氏丢失了很多潜在客户。”陆漫漫一字一句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通信业应该是有三方协议明文规定的,不允许基站独家入场。你拿着这个东西去告克兰集团,应该不成问题。”莫修远扬眉。

“但我时间有限,我不能保证当我赢得了这场官司后,我还有不有时间去提升我的市场份额。何况,不只是克兰集团,很多其他某些领域,我们陆氏也有独家入场的情况,我这样做,只是在拿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个三方协议,其实只是一个政府要的文件而已,真正实施的情况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好,至少没有达到百分之百,这也是业界不成文的条约,通信企业都不会白痴的去将这条规定打破!

“所以?”莫修远扬眉。

“我希望你们莫氏能够出面直接威胁规划局。”

“意思就是,让我们莫氏出面说,如果你们不让陆氏进场建设基站,那么莫氏就宁愿承担大额协议赔偿金,收回所有的土地使用权?!”莫修远说,嘴角笑得还很好看。

这样的买卖,谁都知道利弊关系。

“我知道这样听上去很滑稽,但规划局主任刘中全现在正处于规划局副局长的升职期间,他不敢冒这么大的险,将这么大一片工业园丢失。而且就算是赔偿的大额违约金,我愿意支付给莫氏。”

“听上去好像如此莫氏没有什么伤害。”莫修远说。

说着,嘴角陡然一笑,“那你想过,我现在处于什么时期吗?”

陆漫漫抿唇。

“我刚参加公务员考试,你说在面试时,考官发现我们家一直在和政府作对,我的成功几率有多大?”莫修远问她,一字一句。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般看着她。

安静的空间,只听到大厅一角,钟摆响动的声音,显得此刻的房间更加的安静。

沉默过后的尴尬。

陆漫漫突然站起来,“当我什么都没说。”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离开的背影,此刻却没有急着离开。

他随手拿出一支烟,点燃,吮吸。

烟雾弥漫。

莫修远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很淡薄的,只是在抽烟而已。

夜晚越来越深。

莫修远将手上的烟蒂熄灭,然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其实陆漫漫说的那些,很多私底下的东西,也根本不会浮出水面,比如他只要让他父亲去找规划局刘中全,刘中全不会冒险,绝对会马上松口,那些事情根本就不会被其他人知道,也就根本不会影响他考公务员。

大家都知道会发生的情况,陆漫漫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莫修远冷漠一笑,转身走进浴室。

今天和尹兰旖吃晚饭,尹兰旖大概从叶恒口中听说他考公务员的事情,专程从帝都赶了回来,然后晚上一起吃了饭,接着去叶恒的地方喝了点酒,酒喝得不是很多,尹兰旖倒是喝了不少,最后他送她回去,让他留下。

他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很多时候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定要为任何人保留的,他只是不喜欢强迫自己去做不喜欢做也没有必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拒绝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难得的在客厅看到了陆漫漫。

想了想,这个女人果然是有事情求他。

陆漫漫和印象中的陆漫漫变了很多,记忆中那个女人,还一脸胆怯,永远都习惯躲在别人身后,即使他知道,她很聪明,也知道,他可以保护自己,但现在。

现在的陆漫漫,分明多了一份独立。

独立到,不想要依靠任何一个人。亦或者是,怕依靠任何人!

她让自己在不断地变得强大,变得自主!

莫修远简单的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擦拭着头发,躺在大床上。

突然响起今天叶恒神秘兮兮的在他耳边说,说什么药物一定要吃,有病一定得治。

他起身,拉开床头柜,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一些药品盒,他拿出来一盒,都是些国外进口药物,叶恒是怕他看不懂英文吗?还用鬼画符的中文给他做了解释。

门外,突然被人推开。

莫修远眼眸一转,看着陆漫漫出现在门口。

陆漫漫此刻也看到莫修远手上的东西,远远地看了一眼,和那天王忠给她看的差不多,所以那一瞬间也知道莫修远手上拿的的是什么了。

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

莫修远漫不经心的将药品拿在手上玩弄,半点没有不好意思,“陆小姐找我又有何事?”

“莫修远,我们说好合作的。”

“嗯?”莫修远扬眉。

“如果不是真的时间紧迫我不会来让你出面。”陆漫漫再次开口道。

莫修远淡淡的眼神看着他。

“刘中全不会在政府待多长时间,现在我在让叶恒帮他调查他的底细和一些犯罪证据,调查出来后,我会向有关部门检举,到时候他受罚了,他也不可能在政府给你小鞋穿。”

“你还是想要让莫氏去威胁刘中全?”莫修远询问。

“这是我能够想到对我们陆氏而言最快的方式。”陆漫漫说着,一字一句。

她回到房间想了很多。

她这样的举动不会影响到莫修远,她甚至在一开始就想好了,莫修远现在在考公务员,肯定不可能影响了他的前程,所以才让叶恒第一时间去查刘中全,但怕查的时间太长,她耽搁不起,而她敢肯定,既然是做过的的事情就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她会帮莫修远扫除障碍,不会让他因为她有任何为难。

既然是合作关系,必须考虑的是双方利益,这个道理她懂!

而刚刚,她承认,在和莫修远谈事情到时候,她有些意气用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秒有些生气。

仔细一想,莫修远会有那种顾虑也是理所当然,她根本就没有生气的权利,回到房间后,冷静下来就觉得,为了彼此利益,她其实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和莫修远继续合作。

所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是推开了莫修远的房门!总觉得这个男人,总是可以不动声色的,让她主动送货上门!

莫修远嘴角一笑,玩弄着的药丸盒突然在他手心中停了下来,他说,“你过来。”

陆漫漫眉头微皱,还是走了过去。

“陪我一晚如何?”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脸色一下就变了。

莫修远笑得邪恶,“虽然你说的很对,我也认同你的观点,你所有的一举一动也考虑了我的后患,但没有发生的事情,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怎样,万一我因为你,就这么短了我的仕途之路,你说我会不会后悔死?”

陆漫漫眼眸一紧。

“所以在事情没有发生前,我么不妨,先做一个等价交换,我至少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我想要的。”

“你就想要和我上床?”陆漫漫问他,一字一句。

莫修远说,“是挺想的。”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笑得那般好看,不骄不躁,显得很淡定。

陆漫漫咬唇,整个时候真的很想上前掐死莫修远这货,每次在她无比严肃认真的时候,这跟男人总是可以将思维跳跃到千里之外,还是说,男人都真的只是在用下半身思考事情?!

莫修远没有等到陆漫漫靠近,反而自己走向了陆漫漫。

一步一步。

陆漫漫身体往后退缩,整个人靠在了门上。

莫修远走过去,将她压在门上,与此同时,房门响起清脆的,反锁的声音。

陆漫漫有些紧张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那张帅气而邪恶的脸逼近自己,两个人近到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暖暖的,扑打在彼此的脸颊上。

“要不要用这个?”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转眸,看着莫修远手上拿一瓶药丸。

“听叶恒说,你给你姐妹古歆说我不行。”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一怔。

古歆那个大嘴巴,真的大到居然给叶恒说这事儿,怪不得叶恒会莫名其妙问她,莫修远行不行?!

那晚上,她也只是不想多解释,所以就附和着古歆。

“试都没有试过,你怎么就这么了解我?”莫修远笑得尤其的好看。

陆漫漫咬唇。

唇瓣紧咬着,觉得自己此刻很危险,所以宁愿不说话。

“我觉得,我需要证明一下自己。”莫修远话音一落,唇就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一秒。

陆漫漫侧头离开。

唇瓣最后停留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莫修远该用舌头轻舔。

添了一下,嘴角带着满足的笑。

陆漫漫莫名觉得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她觉得是恶心。

她双手撑住他的胸膛,排斥着他的靠近,用很冷静的声音说着,“莫修远,如果是因为我的口误让你丢了男性的尊严,我会马上给古歆说,你很棒,不用实践,也不用证明。”

“是吗?”莫修远扬眉,唇瓣在她耳边,若即若离。

身上的鸡皮疙瘩此起彼伏。

这是在触电吗?!

汗毛都竖了起来。

“是,我可以给她解释清楚。”

“那你现在打电话解释。”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怔,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这个邪恶的男人。

“不亲耳听到,我不相信。”

陆漫漫咬牙。

比起此刻被这个男人女干,她宁愿违背良心。

陆漫漫从牛仔裤的屁兜里面掏出手机,然后拨打。

那边响了几声,然后迷迷糊糊的接通,“喂,漫漫,你大半夜睡不着啊?”

“古歆,莫修远很厉害。”陆漫漫急切的说。

“什么?”古歆莫名其妙,揉着朦胧的眼眶。

这妞是半夜梦游啊!

“我说莫修远床上很厉害。”陆漫漫说得咬牙切齿。

“……”

“他没有不行,啊……”陆漫漫突然一个娇嗔。

古歆耳朵都竖起来了,完全是兴奋无比,“你们现在在做事情吗?”

陆漫漫恨了一眼莫修远。

刚刚那货咬了她脖子一口,又痛又麻。

“不是,啊……”陆漫漫忍不住又是一声低叫。

“陆漫漫,你这是在寻找刺激。”古歆觉得整个脸蛋都红了。

“没有,我就是告诉你,莫修远很厉害!”说完,陆漫漫猛地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看着莫修远笑得一脸不受控制,因为隐忍,身体都在发抖。

陆漫漫恶心的擦着莫修远留在她脖子上的口水,“现在你爽了?”

“是挺爽的。”莫修远说,“如果在床上会更爽。”

陆漫漫狠狠的瞪着他。

莫修远放开他,转身回到大床,然后将手上那瓶药丸放进抽屉里,说道,“或许我真的得用这玩意才行。”

“……”陆漫漫看着他。

瞬间觉得这个男人又是在逗她玩。

“晚安,陆小姐。”莫修远在下达逐客令。

陆漫漫转身,真觉得有时候这个男人很幼稚。

幼稚无比。

她气呼呼的离开莫修远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趴在大床上。

脸蛋莫名很红。

想起刚刚莫修远的亲吻……

短信铃声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自己随手扔在身边的手机,点开。

“真的很爽吗?”古歆问,问的这么污。

陆漫漫咬牙,回复着,“睡你的大觉。”

“睡不着了,全身燥热难安。”

“洗冷水澡去。”

“……”

陆漫漫再次将手机扔下一边。

突然从床上蹦起来,然后浴室洗澡,然后……

洗了冷水澡。

她其实不是在冷却自己的身体,女人不会有男人那么激烈的身体反应,她只是冷却自己的心。

……

翌日一早。

陆漫漫起床,明显的挂着两个偌大的黑眼圈。

昨晚居然睡得不好。

很不好。

陆漫漫走向客厅外的那个玻璃房,莫修远依然已经坐在那里吃早餐了,看着陆漫漫出现,淡淡的说着,“你看上去没睡好。”

“我睡得很好。”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笑了一下。

王忠将早餐放在陆漫漫面前恭敬的退下。

“我上午给我父亲打了电话,晚上他会约刘中全吃饭,如果你有时间,跟着一起更好。”

“好,我腾出时间。”陆漫漫说,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莫修远慢条斯理的模样,“谢谢。”

“嗯。”莫修远点头,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早饭之后,陆漫漫出门。

莫修远等着公务员成绩,这段时间又显得闲了很多。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车一路到达陆氏大厦,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张秘书。”陆漫漫坐定,说道,“半个小时后让策划部的两个中心经理开会。”

“是。”

“让他们准备好自己的营销稿。”

“是。”

陆漫漫打开电脑,开始投入工作。

半个小时后,出现在小会议室。

会议室两个中心经理以及陆漫漫坐在一起,张翠负责记录。

“看了你们的营销策划案,说真的,有些拘谨,少了些大胆。”陆漫漫说。

两个中心经理沉默着。

“太计较成本得失了。”陆漫漫直言道,“以前的陆氏都这般吗?”

“章总比较在乎收入,所以会让我们在做每一个营销策划案的时候,控制成本。”一个中心经理邓宇说道。

“现在这次,我们就加大成本,不需要控制。”陆漫漫说,“邓经理你的方案中,我看到有一个点说的是做一个大型的娱乐性活动,我觉得这点创意不错,但规格太low。”

邓宇有些不好意思。

“根据现在流行的明星真人秀,开展平民化的营销活动会引起共鸣,特别是工厂中其实很多都是20多岁的青年,来自五湖四海,平时娱乐很少,能够突然有一个这么大型的真人竞技活动,参与的积极性肯定不低。”陆漫漫说,“所以按照这个想法,在你这次预算的基础上提升百分之三十,邓经理,交给你去做,应该不难!”

“百分之三十吗?”

“不够?”

“不是,够了,我会做得更好。”邓宇连忙说着,“绝对不让你失望。”

“这次活动不只是针对这个工厂而已,我们针对的是整个工业园区,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再次提升我们陆氏的品牌。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找形象代言人。”陆漫漫一字一句。

“我们不是有代言人吗?”另一个中心经理左华连忙说着。

“我当然知道。”陆漫漫说道,“不过我觉得可以换了。”

“姜小怜挺好吧,形象这么正,没有什么负面影响,现在也还挺火的。”左华提出疑问。

“就是岁数到了,而且没有什么新鲜感,这次我想要找更年轻一点的。”陆漫漫对着两个中心经理说道,“正好借助这次活动,如果我们在这次活动中邀请明星来参与,效果会不会事半功倍?”

“肯定会的。”两个中心经理连忙说着,是真的很佩服陆慢慢的idea。

“张秘书。”陆漫漫转头,“你去找综合部要一份现在当红的明星的一个报价情况。”

“是。”张翠说。

“邓经理负责策划稿,左经理负责做策划落实实施。”

“是。”

“两位经理抓紧时间,基站建设开通,营销就会同时实施,不能耽搁。”

“是的,陆总。”

“散会。”

陆漫漫离开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陆漫漫整理着一些工作上的事宜安排,核算自己还有的时间,张翠敲门而进,“陆总,你想要的资料我已经通过OA全部都传给你了。”

“嗯。”陆漫漫点头。

“刚刚去综合部要东西,正好碰到你堂弟。”

“所以……”

“没什么,就是给你汇报一下,总觉得你堂弟对你好像存在敌意。”张翠说道。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

张翠恭敬的离开。

陆漫漫眼眸陡然一紧,陆轩然这么关心她的一举一动,当然是存在敌意。

陆勤政知道她承诺了市场业绩提升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这个时候不出手阻止她的发展,下次也难得找到更好的机会吧?!

很好。

她其实也在故意给陆勤政设下一个局,让他往下跳。

上次他父亲可以隐忍陆勤政对她父亲的陷害,但这么一次又一次,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原谅吧!

而她,设下的局,可不是一个。

孙子兵法中叫做,连环计!

眼眸陡然一转,外面突然又敲响了房门。

“进来。”

“陆总,董事会让你上去开会。”张翠说道。

“好。”陆漫漫很冷静。

董事会肯定会各方面为难她,她其实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陆漫漫收拾自己的东西,走进偌大的会议室。

会议室内,几个董事,包括她父亲坐在里面,她坐在偏远的一个位置。

“听说你要重新找代言人?”开口说话的是魏国庆,对她一直很有看法。

“嗯。”

“你知道代言人的费用在多少位数吗?”

“我知道。”

“你知道还说找就找?!陆漫漫,你到底是富二代出生,没把公司的钱当钱看待吧?!”魏国庆满脸讽刺,说得很是不屑,“让你提升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的营业额,不是让你拿钱出来随便玩的!姜小怜代言得好好的,你居然说换?!”

“企业在发展,思想要创新。人们需要的是新鲜感,而不是一味的一成不变。陆氏这些年一直在循规蹈矩。”陆漫漫直言。

“陆漫漫!你是在否定我们这么多董事,这些年无所作为了?!”魏国庆火冒三丈。

“我没有否定你们的任何成就,陆氏依然是文城的龙头企业,就足以说明这些年陆氏依然在发展,我想要表达的只是,陆氏需要新鲜血液,需要创新!不能以不变应万变,这样会显得很被动。我们需要的带领时代变迁!”陆漫漫一字一句。

“就凭你?!”魏国庆讽刺无比。

“凭我们大家!”陆漫漫纠正。

魏国庆冷哼着。

“姜小伶的代言费在8位数,每年还在递增。”陆漫漫说,“而我现在想要找的代言人,不会超过7位数,这是一笔大大的开支节约。”

“那么违约金呢?”魏国庆询问,“我们才和姜小怜签了3年的合同期,你想过这笔违约金在多少吗?!”

“我会处理。”

“你?”魏国庆又是一脸讽刺,“你怎么处理?!”

“半个月后,我会给你们答案。”

“你是不是太自大了点陆漫漫!你说三个月时间提升市场份额,现在我可没有看到你一丁点进展,甚至于,连个基站都没有进场,更别提什么营销?!”

“我说的三个月,就是三个月,到期后,没有达到效果我会自动离职。”

“嗯。就先这样吧。”陆子山突然开口,“不管怎样,陆氏确实需要创新。这些年虽然稳住了在文城的发展,但不得不说,确实发展比曾经慢了很多,既然年轻人有想法,就给她时间试试。”

“你还不是在护短!”魏国庆一点不给面子的狠狠说道。

“如果你儿子有想法进公司,我也会同样给予同样的待遇。”陆子山说得很大度。

魏国庆脸色一黑。

谁都知道他儿子不成器。

董事会气氛不太好。

陆子山很大气的说着,“三个月后看成效,在此之前,所有董事会成员暂时不能干涉陆漫漫的所有决定,如果三个月后没有能够达到预期所想,我陆子山将自掏腰包,将陆漫漫这段时间给公司带来的损失,一并弥补。”

所有其他董事成员都闭上了嘴。

魏国庆虽然不舒服,看陆子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再多说。

陆漫漫对着陆子山感激一笑。

陆子山给他一个和蔼的笑容,随即,“散会。”

所有人离开。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

姜小怜这个女人……

她比别人多活了7年。

这7年,她的信息可比其他人多了几百倍!

正时,电话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连忙接通,“爸。”

“漫漫。”莫昆说道,“今晚上的饭局在6点半,已经约好了。”

“谢谢爸爸。”

“不客气,都是一家人,能够帮你的地方爸都会尽力。”

“让你为难了。”陆漫漫真诚的说着。

“一家人,就不多说了。”莫昆和蔼无比,又说道,“漫漫,今晚你就不要带其他人了,刘忠全这个人比较谨慎。不想张扬。”

“我知道的。”

“那不打扰你上班了。”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不得不说,莫修远的父母确实给她留下的印象很好,比起文赟的父母……

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眼眸微动,让自己投入工作中。

直到下班时刻,陆漫漫准时下班,怕耽搁了时间。

走到楼下,秦傲的轿车不在,反而不远处车窗摇下的莫修远。

莫修远似乎是在等她。

她停顿了一下,走过去,“秦傲呢?”

“总不能让他一年365天的不休假!”

陆漫漫抿唇,“那我要去参加你爸的饭局。”

“我知道。”莫修远说。

陆漫漫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对了,车后备箱帮我拿一个东西出来。”莫修远指使。

陆漫漫不爽,还是转身走向后备箱。

车门打开。

鲜红的玫瑰,一朵一朵,组成形成了一偌大桃心。

陆漫漫抿唇。

身后,传来此刻下班高峰期同事的驻足,以及惊叹,羡慕……

------题外话------

啊啊啊啊,19名,你比18名多一名!

啊啊啊啊啊啊,19名,你别20名少一名!

~

当宅在无病呻吟。

话说推荐宅的明星完结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简介: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