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连环计(二)主动出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是真的没有想到莫修远会突然这么抽风。

所以打开后备箱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考虑太多,开的时候还显得特别的不耐烦。

眼前如此多的玫瑰,如此张扬的在她的眼眸下放大。

感受着周遭传来的项目眼光,以及一些惊叹声。

“哇呀,好浪漫!”

“陆总好幸福,刚刚才从盛世婚礼中抽神出来,现在又这般罗曼蒂克,真是羡慕死我了。”

“天呀,太美了……”

……

此刻,莫修远已经从驾驶室下来,帅帅的模样,完全成了现在整个陆氏的焦点。

他自然的将陆漫漫搂紧怀抱里,磁性的嗓音开口道,“喜欢吗?”

“莫修远。”陆漫漫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道,“你就不能低调点?”

“对你一向低调不了。”他邪魅一笑,拉着陆漫漫回到小车内。

车子扬长而去。

留下一片片羡煞的众人,一直津津乐道。

小车内,陆漫漫瞪着莫修远,一直瞪着他。

莫修远显得很自若,开车开得很随意。

“我不喜欢惊喜。”陆慢慢说,一字一句。

“那你喜欢什么?”莫修远问她。

“什么都不喜欢。”陆漫漫有些赌气的成分。

总觉得刚刚的举动让她有些尴尬。

当着那么多陆氏员工面前接收这份浪漫,莫名会很不好意思。

一个红路灯前,莫修远停下来,转头看着陆漫漫微有些潮红的脸蛋,“陆小姐你知道我们新婚后,你就好几夜没有回家吗?”

陆漫漫诧异。

“我只是在告诉别人,我们感情并不是不好。”莫修远说。

陆漫漫眉头微皱。

她倒是没有想那么多。

绿灯起,莫修远启动车子。

陆漫漫坐在副驾驶室内看着夕阳西下,安静无比。总觉得此刻的自己,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好像有点,自以为是。

两个人突然就变得有些沉默。

沉默着一路到达目的地。

莫修远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下车。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问道,“你也下车?”

“说是家宴。”莫修远搂着陆漫漫的身体,很自然很亲昵的举动。

而在公共场合,陆漫漫也没有排斥。

就像莫修远刚刚说的,只是表明,他们感情并不是不好。

做样子,也得这么做过去。

两个人相拥着走进酒店大厅。

刚走了两步。

迎面看着一个熟悉的男人。

这段时间变得安静,安静到几乎已经很少会让人特意的去想起的男人,文赟。

文赟此刻西装革履,一个人似乎是从酒店里面出来,正好和陆漫漫以及莫修远正面相对。

文赟的视线从上而下,然后停留在莫修远那么自然抱住陆漫漫的手上。

“很巧,文大少。”莫修远主动招呼。

文赟冷笑了一下,“文城这么大,在这里也能够碰到你们。”

“我也很诧异。”莫修远笑得好看。

“听说你在考公务员?”文赟讽刺无比。

莫修远耸肩,“文大少的消息还是这么灵通。”

“但愿你能够过笔试!”文赟显得很是不屑。

莫修远反而笑了笑,“借你吉言。”

文赟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就是有这般能耐,总是在漫不经心下,将人刺激得吐血。

文赟没再多说,直接越过他们离开,大步走向门外。

莫修远和陆漫漫均转头看着他有些匆匆忙忙的样子,看得出来应该是接待什么重要的人,这段时间的文赟倒是聪明的,没有再把自己往风口浪尖上堵,而陆漫漫相信,文赟这个男人不可能真的安静得了。

被她如此算计之后,文赟恨不得将她踩在地上,狠狠蹂躏!

而她,一直都在等待这种机会!等待他报复!

“我实在不喜欢你这么看着那个男人。”莫修远开口。

陆漫漫回神。

“走吧,我爸在等了。”莫修远说。

陆漫漫抿唇,跟上莫修远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指定包房。

包房打开,莫昆已经在包房等候,看着他们出现,招呼着他们坐下。

此刻刘中全还没有来,三个人就坐在包房中等他。

莫修远说是以家宴的身份邀请刘中全来吃饭,也知道刘中全这个人确实谨慎,怕沾惹上什么商业饭局影响他接下来的升职,越是这般小心翼翼的人,越是有把柄怕被人捉住!

陆漫漫左右看看了,随口问道,“爸,妈妈今天没来吗?”

“小璃这段时间身体都不是特别好,你妈担心小璃一个人在家,就一直陪着她。”莫昆说着。

“妹妹又身体不好了?”陆漫漫关心的问道。

“我和你妈也都习惯了,没大事儿。”

“哦,但愿妹妹能够早点好起来。”陆漫漫微微一笑。

莫昆笑了一下,“医生说还是有可能的。”

“嗯。”

这么聊着一些家常,房门被人推开。

刘中全带着他的妻子走了进来。

莫昆上前,“刘主任。”

“莫董,你好。”刘中全表现得非常的谦虚,“让你破费了。”

“哪里的话,就是一顿家常便饭。”

两个人寒暄了一番,双方坐定。

莫昆介绍道,“刘主任,这是我儿子莫修远,这是我儿媳妇陆漫漫。”

“刘主任,你好。”莫修远和陆漫漫相继的打着招呼。

刘主任点头。

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语之后,开饭。

刘中全拉开话题主动说道,“听说犬子这段时间在考公务员。”

莫昆笑了一下,“他说想走走仕途之路,我做父亲的还不是得支持。”

“其实挺好的,现在你们家业这么大,出一个政府官员还是有必要的。”刘中全由衷的说着。

看得出来,刘中全和莫昆之间还是有些交情的,毕竟莫氏企业助攻地产业,而刘中全作为规划局主任,多少有些接触。

“倒是没有奢望他能有什么大的发展,他难得有兴趣去做一件事情。”莫昆笑着说,又开口道,“今天请刘主任一起聚个餐,其实是有个不情之请。”

“莫董有什么尽管开口,不过你知道这段时间我属于尴尬期,不太方便做太多,不过能够帮忙的地方,我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刘中全说得诚恳。

莫昆笑着,“当然不能让你为难。我儿媳现在在陆氏企业上班,这段时间在开发建设一批基站,遇到点麻烦。文城新开的工业园区阳光惠民电子厂的老板迟迟不让陆氏入场。我听说当初引进这个工厂的时候,刘主任和老板余惠民有些交情,还希望通过你的关系,给他说一声。”

刘中全有些谨慎的看着莫昆。

莫昆说得隐晦,虽然没有点名,但刘中全不得不怀疑莫昆知道些什么。

而且工业园区的所有地皮都是属于莫氏集团的,尽管当初和政府签订了三方协议,要是莫氏执意的收回土地,就算是赔偿大额的赔偿金也有可能会和政府撕破脸皮,他可不觉得像莫修远这种豪门公子哥真的想要往公务员的身份发展,最多也不过就是突然心血来潮,所以到头来,如果他不摆平这个时间,莫氏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影响的确实是他自己,何况他极有可能马上升副局长,半点都不能出差错。

想的很多很快,刘中全开口道,“是有点交情,虽然不太深。不过既然是莫董亲自开口,这点小事情我还是能够办到的。放心吧,明天我就给余惠民打电话。”

“那真是谢谢。”莫昆感谢道。

刘中全能够这么说,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也就不言而喻。

“漫漫,敬一下刘主任。”莫昆开口。

陆漫漫连忙拿起酒杯,“刘主任,感谢。”

“不客气,以后有什么直接找我,别客气。”刘中全说着客套的话。

陆漫漫笑着应付,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显得无比的成熟和稳重。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商交和应酬,整个饭席间显得有些冷然。

饭局时间不长。

因为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家庭聚餐,晚上9点多就已经结束。

送走了刘中全,莫昆也坐着车子离开。

酒店大门口就剩下莫修远和陆漫漫,两个人都喝了点酒,酒店小厮去给他们开车,送他们离开。

晚上的风有些凉。

陆漫漫穿的不多,觉得身体有些发冷。

莫修远将身上那件黑色西装披在她的身上。

陆漫漫转眸看着他。

“不用太感谢我。”莫修远嘴角一笑。

陆漫漫瘪嘴。

小厮开着车停靠在他们脚边。

两个人上车,坐定。

车子驶出酒店,陆漫漫无意识的看着窗外,就看到酒店大门口文赟和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女人是背对着她,她自觉地有些熟悉的身影,但就是记不得,到底是谁?!

莫修远也看向了陆漫漫的方向,“你前未婚夫还真是一点都不寂寞。”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有些讽刺的说着,“男人不都寂寞不了吗?”

“总结得真对。”莫修远嘴角一笑,“所以刚刚叶恒发短信让今晚去他那里喝酒,你要去吗?”

“不去。”陆漫漫直接回绝。

莫修远耸肩。

车子先送陆漫漫回到别墅,然后又带着莫修远离开。

陆漫漫独自走进别墅。

别墅显得很空很冷清。

男人果然真的都是一群,耐不住寂寞的生物!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起床吃过早饭,莫修远却还在熟睡。

王忠说莫修远昨晚凌晨3点多才回来。

她很想说,这么晚了,索性就不该回来!

吃过早饭之后,去上班。

别墅门口,秦傲开车停在那里,为她礼貌的打开车门。

车子开得很稳。

秦傲基本不说话,陆漫漫今天也没有什么心情找话题,所以车内很安静,安静的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走进自己办公室,张翠汇报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陆漫漫全身心的将自己投身在接下来的营销策划中,直到上午11点,莫昆打电话告诉她,刘中全已经和余惠民通话,让她联系对方。

陆漫漫连忙主动给余惠民打了电话,还未等她开口说事情,那边就一口答应了,还说他不在文城,让她有什么事情直接找陈科,他已经给陈科交代过。

陆漫漫说着些感谢话,又给陈科打了电话。

陈科接到指示当然是满嘴热情。

基站进场建设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陆漫漫紧急召开建设室会议,将基站的建设节点明确安排,工期要求以及验收工作等,开完会之后已经是下午,陆漫漫又和营销策划中心的两个经理讨论了一下营销计划,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是真的有些疲倦了。

疲倦着,陆漫漫也没有停下来,她看着明星档案以及他们的各自报价,以及看着姜小怜当时签订的代言合同,研究了一番,拿起电话拨打,“古歆。”

“嗯?”

“你和张伟熟吗?”陆漫漫直接开口道。

“娱乐圈那个经纪人张伟?”古歆诧异。

“否则你认识几个张伟?”

“我的意思是你找他做什么?你不是最不喜欢接触娱乐圈的人吗?”

“我现在想要接触了不行吗?!”陆漫漫翻白眼。

以前不接触那是因为娱乐圈的人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当时所有一切的焦点都在文赟身上,文赟走仕途的,当然不可能和娱乐圈的人有任何联系,自然自己也不可能会有兴趣。

“那你要我做什么?”古歆瘪嘴。

“帮我约张伟吃饭行不?越快越好。”

“张伟这个大忙人,我在哪里去帮你约他吃饭?”古歆说,“他这段时间手上好几个新艺人,忙都忙不过来,不是飞欧洲就是飞非洲什么的,满世界的在给他的艺人做宣传,我好几次让他出来玩他还拒绝我呢!我都难得和这个男人玩了!”

陆漫漫皱眉。

“你找他做什么?”古歆好奇的问道。

“有事儿。”

“什么事儿。”

“说了你也不懂。”陆漫漫难得解释。

古歆火冒三丈。

气得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古歆突然又想起什么,“哦,对了,今晚上有一个娱乐圈的小型聚会,都是些一线明星两三个月的一次私人聚会,我弄到两张邀请函,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和我一起去。话说张伟可能会在,他得来看着他手上的几个大牌艺人。”

“好,那我要去。”陆漫漫连忙说着。

“晚上8点的,我现在要去挑选礼服,你要不要一起?”

“你先去,我等会自己过来。”

“那挂了。”

“等等。”陆漫漫突然又想到什么,“你是快结婚了吧?”

“你总算是关心我了。本周六。还有5天。”古歆说,说着,也有些兴奋,“其实我本人很紧张。”

“淡定点。”说完,挂断了电话。

或许婚礼,根本就不会是她期待的!

陆漫漫放下电话,不准备想太多。

有些该发生的事情,终究会发生。

陆漫漫再次看了看明星档案,看了看时间,给张翠交代了一番工作后,就直接下了班。

难得提前下班。

陆漫漫坐着秦傲的车去商厦礼服区挑选礼服。

古歆已经换上了礼服,此刻正在化妆。

看着陆漫漫出现,故意阴阳怪气的说着,“反正没事儿的时候,都不会想起我。”

“小气。”陆漫漫嘴角一笑,在服务员的陪同下,挑选了一件比较低调的白色晚礼服,很普通的设计,比起她新婚当天的那些礼服,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就是这么普通的礼服穿在陆漫漫身上,也美得不像话,

所以古歆看着穿衣镜里面的陆漫漫,脸色更不好了。

还好伴娘不是这女人。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陆漫漫换好衣服后,坐在古歆旁边化妆。

“你家莫修远呢?”

“你干嘛每次都问他。”陆漫漫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些不悦。

“昨晚上不才大战了三百回合,今天就这么冷漠,女人也这么现实啊!”古歆故意说道。

陆漫漫一想起昨晚上的一幕,脸陡然有些红。

“脸都红了,你们太色情了!”古歆大吼。

几个化妆师都在旁边忍不住低笑。

陆漫漫咬牙,也不知道色情的人到底是谁!

化完妆之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

每次从礼服区出来古歆总是哇哇大叫,每次都不爽陆漫漫不管多随意,还是比她漂亮。

其实古歆也真的不算丑,小巧可人,绝对是很多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天真烂漫,俏皮可爱,不太会悲伤也不会记仇,偶尔还会觉得她没心没肺得,让人莫名还会觉得很贴心。

两个人走出商厦,陆漫漫让秦傲先回去了,坐着古歆家的轿车一起去宴会现场。

古歆家旗下有一个公司是有限电视传媒,所以她从小就和娱乐圈的人打交道,从小就游走在娱乐圈中,她说她其实更喜欢娱乐圈的世界,虽然现实,但不会像上流社会这般虚伪。

陆漫漫不得不说,古歆难得说得很有道理。

两个人到达宴会现场,刚好8点。

走过这个奢华的宴会厅,不大,却到处都星光璀璨。

陆漫漫看了看,确实都是些大牌明星,那些文城目前最火的一线基本都聚在了一起,当然是三五成群,自然形成了一个一个小圈子,在电视上所谓的那些表面和的艺人,私底下,确实分清了界限。

就是这么现实。

陆漫漫和古歆一直游走在人群中。

古歆一直在帮陆漫漫找张伟,眼睛突然一亮,“漫漫你果然运气不错,张伟在那边。”

陆漫漫也看到了那个王牌经纪人,此刻正站在外阳台上,抽着烟,和一个男艺人在聊天。

古歆拉着陆漫漫过去,张伟看着古歆,看着陆漫漫有些诧异,“第一次看陆小姐,哦,不对,现在应该叫莫太太。第一次看莫太太参加这种聚会,真是幸会。”

“张先生你好。”陆漫漫主动伸手。

张伟连忙握上。

两个人寒暄礼貌之后,陆漫漫对着张伟说道,“不知道张先生有没有时间和我聊两句?”

“找我?”

“姜小怜不是你手上的艺人吗?我觉得我们有理由可以聊聊。”陆漫漫微微一笑。

“当然,有请。”说着,张伟有礼的带着陆漫漫走向后花园。

古歆看着他们离开,心里有些不爽,很快就转身走向大厅,玩自己的去了。

陆漫漫和张伟坐在后花园的一个餐椅上,面前放在一些甜点,两个人都各自吃着自己那一份。

“莫太太找我什么事儿不妨直说。”张伟直言道。

“其实是想要张先生合作。”陆漫漫擦了擦嘴角,笑了一下,“捧一下你手上的新人。”

“既然如此,我很乐意合作。”

“我知道张先生是个直率的人,我也不拐外抹角。我现在想要撤换姜小怜作为我们陆氏通信业的代言人,从而选择你手上的新人。”陆漫漫直白。

“撤换姜小怜?”张伟有些诧异,稍微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没有记错,姜小怜和你们签订的代言合同还有3年。”

“所以才需要和你合作。”

“还请莫太太直说。”

“姜小怜的违约金我们陆氏不想要支付,而节约出来的那部分钱,可以用于和你首先艺人新签的代言费。”陆漫漫直言。

“违约合同是法律程序,我一个小经纪人确实没办法做主。”张伟摇头,觉得陆漫漫此刻有些异想天开。

“不,只要你想你就能够做到。”

“经纪公司都没办法做到,我更不可能。”张伟一字一句,对陆漫漫显得有些不屑。

陆漫漫抿唇一笑,“签约合同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条是,如果艺人因为自身的负面新闻而影响了企业的形象代言,陆氏可以不付违约金和艺人终止合同,同时,会根据事态的严重性,反而可以让艺人赔偿相应金额给陆氏集团。”

张伟眼眸一紧,缓缓讽刺道,“你觉得我会自己抹黑自己手上的艺人。”

“据我说知,姜小怜在你手上发展,却根本不听你的安排,总是一意孤行,很多时候你还得给她善后。这不说其他的,她还经常给经纪公司老板打你的小报告,说你对她不仁不义,硬是让你在她手上的提成降到最低。以前你还是不出名的小经纪人就算了,现在你都发展到这个地步再被她一直欺负,你甘心?!”

张伟看着陆漫漫,审视着这个女人。

“何况,我说过,用姜小怜的名声来换你下一个艺人,你可以仔细算算怎样才比较划算。”陆漫漫说得不缓不急,“姜小怜给你带不来什么收益,而且她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却还一直居高自己的身份,我并不觉得你需要这么忍下去。这么多年,不想想出一下恶气?”

张伟看着陆漫漫,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经纪人,自然不会太笨,他皱眉,问陆漫漫,“你怎么知道我能够让姜小怜产生负面新闻。”

“因为我知道姜小怜看着形象气质性格品行各方面都不错,实际上是公司包装出来的,她的坏脾气应该圈内人都知道吧,只是没有人敢爆料出来。而你,要不要爆料,要不要让你的经纪人生涯重新开始,看你自己。”陆漫漫嘴角一笑,从椅子上站起来。

张伟看着她。

陆漫漫从包里面拿出来一张自己的名片,“想通了给我电话。”

转身欲走,那一秒又想到什么说道,“听说经纪人的竞争也很激烈的,新艺人的发展可是衡量经纪人的能力所在,要不要和我一起合作,随你。”

说完,陆漫漫这次转身走了。

上一世,她虽然不在娱乐圈发展,但却偶尔通过娱乐新闻还有古歆那个大嘴巴中得知一二。

当年,大约也就是这个年份的往后半年,有人爆料了姜小怜,形象一落千里,说她欺负新人,打骂自己的助理,同时和很多艺人抢片约抢合约,口碑极差,还有很多照片和视频,几乎让姜小怜根本没办法在娱乐圈生存,当时陆氏也因为姜小怜受到部分牵扯,因为来的突然,搞得陆氏很被动。

而现在,她因为知道很多未知的事情,所以走到了前面。

至于当年是不是张伟爆料的,陆漫漫不能肯定,但她知道张伟可以利用姜小怜发展自己,所以不会拒绝,而且作为姜小怜一直欺负着的经纪人,没道理没有一些姜小怜证据,且通过今晚交谈之后,她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我,张伟会这么做。

陆漫漫走向大厅。

古歆在大厅中和优质男明星在跳舞。

陆漫漫随手拍了一张,然后在旁边等古歆。

一群完毕。

古歆跳得意犹未尽,看着陆漫漫出现在大厅,还是放开男明星走了过来,脸上红扑扑的,看上去水色不错,“刚刚那男明星帅吧?”

“有你家翟奕帅吗?”

“当然没有。”古歆一口咬定,“在我心目中,翟奕永远最帅。”

“那你说我把这张照片传给翟奕,他会不会更帅?”陆漫漫拿出手机,将照片在古歆面前摇晃。

“陆漫漫,你个小贱人!”古歆怒吼。

“不想我这么做,就跟着我一起离开。”

“麻痹,现在误会才开始!”古歆狂叫,“听说今晚有国外的艺人会来,我还想看看……”

陆漫漫开始编辑彩信。

“陆漫漫,你丫的够狠!”古歆咬牙切齿。

陆漫漫得逞一笑。

古歆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陆漫漫走出宴会厅。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古歆赌气的一句话都没说。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开口道,“不是说要在家做贤妻良母吗?”

“我紧张啊,我一想到马上就结婚了我就紧张得要死,然后一出来放松我就不紧张了。”

“矫情。”陆漫漫低笑。

“你才矫情,我说的是真的!”古歆说,狠狠的说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段婚姻越是逼近越是没有安全感,其实翟奕对我越来越好,我却越来越觉得,很虚幻,就像好像会经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晚上偶尔还会失眠。”

陆漫漫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想我大概也是想多了。”古歆开口道,“听说这在心理学上叫做患得患失,就是越是期待的东西,越是怕失去,才会产生恐惧感。”

“古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嫁的人不是翟奕,会怎样?”陆漫漫突然很严肃的问她。

“怎么可能!”古歆一口咬定,“这辈子除非天打雷劈,否则我不可能嫁给翟奕以外的其他男人!”

陆漫漫看着她坚定无比的模样,淡笑了一下,然后没再多说。

两个人又聊了些其他话题,车子先送了陆漫漫到莫修远的别墅,然后再载着古歆离开。

陆漫漫站在那里看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转身走进别墅。

别墅中,灯火通明。

虽然不算晚,但也不算早,以往莫修远不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暗黑的,此刻因为他,整个别墅都通透无比。

莫修远转眸看着陆漫漫一身礼服装扮,嘴角轻笑了一笑,“参加了宴会。”

“嗯。”

“一个人?”

“和古歆一起。”陆漫漫直言,“一个娱乐圈的聚会,谈了点事情。”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往楼上走去。

这段时间超压力的工作,让她整个人其实是有些遭不住了的。

她回到房间,将礼服逃掉,然后洗澡,卸妆,躺在床上,真是累到脚趾母都不想动。

正在昏睡的边缘,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强迫着自己拿起身边的电话,接通,“喂,你好。”

“我是张伟。”

陆漫漫怔了一下,似乎是连瞌睡也醒了很多,她冷静的声音开口道,“嗯,张先生。”

“明天你会看到姜小怜被爆出的负面新闻。”

“张先生是聪明人。”

“只希望我的聪明没有认错人。”

“放心吧,我承诺你的事情绝对会答应。陆氏下一个代言人绝对会是你手上的新人。”陆漫漫一字一句。

“十分感谢。”

“不客气。”

“不打扰你休息了,拜拜。”

“拜拜。”

陆漫漫嘴角一笑。

能够这么快就答应她,甚至没有让陆漫漫承诺太多,而是先把一切都做了出来,不得不说,张伟估计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事实而已,陆漫漫刚好,做了一个推进作用。

所以,上一世,她敢肯定,爆料姜小怜的肯定是张伟。

当然,这对她而言其实不重要,她只是还很庆幸,她比别人多活了那7年,虽然结局不太好,但并不代表,一无所获。

将手放在一边,陆漫漫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睡着了之后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又恍惚觉得是幻觉。

因为实在太累,她睡得很熟,一夜无梦。

睁开眼睛,就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她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看新闻。

她当然没有忘记昨天张伟说的那些。

果不其然,娱乐版头版头条,“姜小怜打人事件视频曝光,简直震惊!”

陆漫漫点开,看着一个偷拍的视频,里面是姜小怜一边打着自己的小助理,一边用恶毒的语言骂小助理的画面,完全看不出来姜小怜平时的可人模样,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网友粉丝直呼不能相信,眼前视频里面的女人是姜小怜,看上去分明像是在拍电视剧!

新闻报道出来之后,跟帖无数。

陆漫漫去看了看姜小怜的微博,几乎已经被网民的踩爆,更重吐槽和辱骂,震撼了整个娱乐圈!

陆漫漫放下手机,简单的洗漱,下楼。

楼下,莫修远又在玻璃房中吃着早餐。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直接走出大厅。

莫修远转眸看了一眼陆漫漫,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陆漫漫坐着秦傲的车去陆氏大厦,她去的时候还很早,陆氏还算冷清,不过张翠因为要提前准备汇报工作,已经在自己的办公位上,看着陆漫漫来的这般早,连忙匆匆忙忙的抱着文件跟进去。

“张秘书,先放下其他工作,以董事会的名义帮我拟一个通告,就说陆氏将会全部结束和姜小怜的所有合同工作,并通过合同内容将对姜小怜产生的负面新闻而引起的不良社会效应通过法律要求赔偿。”

“是。”张翠连忙走出办公室。

陆漫漫再次打开手机,看着娱乐圈的头版头条。

陆陆续续爆料出来的新闻多不胜数,除了打骂小助理的视频曝光,还有很多欺负新人排挤新人的报道一涌而出,如此地步,完全是让姜小怜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娱乐圈立足,且到目前为止,姜小怜除了关闭了自己的微博以外,没有做任何声明,也足以说明,张伟是死了心的让姜小怜一败涂地,永不翻身!

陆漫漫抿唇一笑,拿起电话给张伟拨打,“方便说话吗?”

“嗯,你说。”那边直言道。

“看到新闻了,你做得很彻底,我很满意。”陆漫漫直言。

“谢谢。”

“下午你带着姜小怜到公司来谈合同毁约的事情,顺便我找你谈签约你艺人的事情。”陆漫漫说,“保证送给你一个大礼!”

“我拭目以待。”

陆漫漫挂断电话。

张翠敲门而进,“陆总,你要的申明。”

陆漫漫接过来看了看,从办公椅上起来,“跟着我去找董事长签字。”

“是。”

陆漫漫走向顶楼,敲开他父亲的门,让张翠在门口等候。

“董事长。”陆漫漫恭敬道。

“坐。”

“刚刚新闻爆料出姜小怜的负面新闻,借此,我们正好毁约,你不仅不会付违约金,还能够让姜小怜进行赔偿,这是我写的申明。”陆漫漫说。

陆子山看着那份申明文件,抬头看着陆漫漫,“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我没有冤枉任何人,只是在惩恶除奸,大快人心。”陆漫漫甜甜一笑。

“你啊!爸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树大招风,别那么快把自己当成靶子。”陆子山宠溺一笑,“去吧,另外找一个代言人。”

“谢谢爸爸。”陆漫漫拿着那份签了字的申明,转身走出办公室。

张翠在门口等候。

陆漫漫将那份文件拿给张翠,“找综合部盖章,然后找新闻中心将申明挂出来。”

“是。”张翠点头。

“同时传播出去,就说我们准备找新的代言人。”

“啊?”张翠有些诧异。

“告诉公司最八卦的那群人就行了。”陆漫漫嘴角一笑。

张翠更加诧异了。

平时不是做什么营销方案,或者计划,都要隐蔽吗?!

给了那些八卦的同事,不全公司都知道了?!

陆漫漫没有解答张翠的疑惑。

她就是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陆氏在找新的代言人。

连环计,一计接着一计!

从此以后,不会被动,她开始,主动出击!

------题外话------

推荐纳兰语语《纯禽王爷的金牌宠妃》

她是有史以来最嚣张、胆大的女人,居然把威武无双的战王给强了,还死不承认,拒绝负责。

战王表示非常生气,发誓要将这个女人捉住,将她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倍百倍还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