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连环计(三)埋下陷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大厦。

下午。

张伟带着姜小怜出现在陆氏会议室。

陆漫漫和综合部总经理岳南一起谈代言合同的事情。

姜小怜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私底下的明星比上镜中看上去瘦很多,显得太过骨感到其实不太符合现在人的审美,所以整体而言姜小怜长得不算是倾国倾城,而且即将40岁,近距离下也有了一丝细纹。

姜小怜此刻一直在抽泣着,似乎是想要获得同情,墨镜下那双眼睛早就已经哭肿。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都不是我们所想,但不得不说,我们陆氏是一个盈利的企业,今天因为姜小姐的新闻而让我们陆氏跟着受到牵连,根据合同条约中第六条上的明文规定,如乙方因个人原因如负面新闻等影响到甲方利益,甲方可以单方面终止代言合同且不给予任何违约金,同时,将根据乙方新闻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进行相应赔偿。”岳南一字一句,说得掷地有声。

姜小怜哭得更加厉害了。

张伟此刻站在经纪人的角度说道,“小怜的情况我们也知道给贵公司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我们愿意终止和贵公司的合作,但小怜代言陆氏这么多年,不管任何广告或者商业活动,均是准时准点出席,配合度极高。还请贵公司看在多年合作的份上,尽量不再追究小怜的个人赔偿问题。”

“这种情况,我们需要通过董事会才能决定姜小姐最后是否面临官司。”岳南直白道。

姜小怜一直在抽泣,一直在哭,看上去楚楚可怜。

岳南微叹了口气,“是谁都不想这个事情发生,我们一直和姜小姐合作得很好,要不然也不会再签了3年的合同,现在董事会对这件事情引起了重视,我们也无能为力,还希望姜小姐做好心理准备。”

“我,我只不过上次因为助理做错了事情才发的火,平时我待她们都很好,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被曝光了出来……”姜小怜哭哭啼啼。

陆漫漫就这般看着她的模样,眼眸看着张伟,隐藏着的,得逞的笑。

应该是,很爽。

陆漫漫开口道,“让你们过来,就是谈关于姜小姐合约终止的事情,至于需不需要赔偿,我们将后续通知。另外,能不能让姜小姐先回避一下,我们和张先生有些单独的事情要谈。”

姜小怜一怔,这个时候也确实没有了趾高气昂的资本,只得默默的从会议室离开。

陆漫漫看着姜小怜的方向,直白道,“姜小怜的事情对我们公司影响很大,这点我想我不需要多说张先生肯定知道。而我考虑了很久,虽然对你手下的艺人很失望,但还是想要继续和你合作。”

“当然。”张伟连忙答应着,“如果陆氏还能够相信我们,我肯定是一百个愿意和你们合作的。”

“但张先生,我想我们陆氏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终究是有些委屈的,能够愿意再给你们机会,你也应该拿出点诚意。”陆漫漫直言道,“艺人的知根知底情况,我想你比我们更清楚,要不要断送了彼此的合作关系,我想你会慎重。”

“陆总你放心。”张伟一口咬定,“陆氏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我已经非常满足。我手上有一个艺人简瞳,现在刚好是星途璀璨,势头绝对比姜小怜更强,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绝对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平时我们公司管教得严格。如果陆总还能够相信我,我推荐她给你,为感谢陆氏的信任,简瞳的代言费在千万以上,我们愿意以八百万的价格和陆氏合作。”

“岳总,简瞳你觉得如何?”陆漫漫转头询问。

岳南点头,“艺人倒是不错,一直形象很正。只不过……董事会可能不会再考虑张伟手上的艺人。”

“这点我可以去说通董事会。”

“既然陆总已经有这方面考虑,我没什么意见。”岳南直言道。

“那张先生,等我给董事会汇报后,再给你谈接下来的合作项目。”

“谢谢陆总。”

“嗯。”

陆漫漫点头,双方离开会议室。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

很快,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陆漫漫准备签张伟手上的艺人简瞳。

一时之间,从陆氏几乎传遍了娱乐圈。

陆漫漫要的就是这样的效应。

两个小时后。

陆漫漫出现在董事会。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么去正面董事会的成员,陆漫漫显得很淡定。

“陆漫漫,你还真够搞笑的,姜小怜才被爆出来这么负面的新闻,对我们陆氏影响这么大,你居然还敢要张伟手下的艺人?你是半点不把陆氏当回事儿吗?一意孤行的做你完全不顾后果的事情!”魏国庆狠狠的说着。

“魏董事,我之所以继续选择和张伟合作。原因有四个。”陆漫漫不缓不急,“第一,张伟手上的艺人在娱乐圈的势头很高,张伟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可以让他的艺人发展得比其他艺人更好,这是一个潜在的利益。第二,通过这次事故后,我们陆氏愿意再相信张伟和他合作,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再冒险的将自己手上不够好的艺人推荐给我们,除非他真的想要断了找钱的机会!所以,通过这点,省去了我们自己去挑选艺人的麻烦,而且我们自己挑选又可能重蹈覆辙,挑选到如姜小怜这般表里不一的艺人。第三,张伟为了感谢我们对他的继续信任,他会将价格压到最低。我初步询问了一下,价格大约在800万,比他手上艺人的报价少了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八十,而我们还可以往下继续谈。最后,我们陆氏是文城的龙头企业,在文城举足轻重,任何一个行为都可能引起媒体对我们的大肆报道,我们陆氏可以不计前嫌的愿意继续和张伟合作,这本身就是企业的一种大度行为,我想这也可以免费的对我们陆氏做一次正面的宣传,而这个宣传机会、效果以及节约的宣传费,应该是一笔可观的价值!”

魏国庆冷哼了一声。

虽然依然不喜欢陆漫漫这般自以为是的样子,但却也没有什么语言反驳,毕竟陆漫漫说的也是事实,而且完完全全是站在公司的角度在考虑,没有半点意气用事。

其他董事也都没有谁开口说话。

陆子山说,“既然大家没意见,那么形象代言人的事情就交给陆漫漫全权负责。”

“谢谢董事长。”陆漫漫灿烂一笑。

“散会。”陆子山宣布。

陆漫漫离开董事会会议室。

她想她应该是陆氏这么多人中,频繁面对董事会最多的人,还是空前绝后。

回到自己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陆漫漫直言道,“和采购部对接,让他们明天提供采购艺人代言合同,合同拟定好了之后,找对方公司谈价格。价格先定到650万,我们再往后谈。”

“是。”张翠恭敬的点头,离开。

陆漫漫打开电脑,嘴角蓦然一笑。

……

陆轩然在陆氏上班,工作得很不开心。

一天的工作几乎是闲职一般的存在,而且耳边还不停的听着陆漫漫的传闻,说她是女中豪杰,说她是商场奇人,说她女王范十足。

记忆中陆漫漫这个女人,虽然从小学习比他厉害,但从没有听说她有这般霸气。

他好几次看到陆漫漫满脸沉着的走进董事会会议室,又一脸自信的走出来。

以前他觉得那是陆子山在给她撑腰,现在反而……

反而觉得,陆漫漫就是有那份实力。

越是承认这一点,他越是心里嫉妒,嫉妒到很不平衡。

他才是陆家的孙子,唯一的孙子,他才有资格在陆氏耀武扬威,陆漫漫是个什么东西?!

凭什么他可以这般耀武扬威。

他很不爽。

很不爽。

每天都恨不得将陆漫漫那个女人从陆氏大厦楼层上扔下去,眼不见为净。

他坐在办公室内,用打游戏的方式缓解自己愤怒的情绪,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他转头看着来电,接通,“哪位?”

“轩然,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性嗓音,听口吻彼此还很熟络。

“文赟?”陆轩然有些不敢肯定。

既然文赟和陆漫漫都saybay了,他还主动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有时间吗?晚上一起吃个饭。”

“你有事儿吗?”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兄弟,别这么见外,就是吃顿便饭。”文赟说。

陆轩然其实是很不喜欢文赟的。

当初和陆漫漫有关系的人,他都不喜欢!

不过他爷爷很喜欢文赟,因为文赟的家世背景对陆家有帮助。而他爷爷现在貌似还一直和文家人有来往,他想了想,反正现在文赟和陆漫漫也没什么关系了,他也没什么好计较这个男人,随口答应了,“好,在哪里?”

“民谣家常管。”

“嗯。”

挂断电话,陆轩然继续玩游戏。

他根本没有真的把这个饭局当一回事儿。

到了下班时刻,准时下班,然后去了民谣家常管。

随着服务员,走进包房。

不太大却精致豪华的包房内,文赟已经到了。

陆轩然坐在文赟的旁边,直接拿起筷子,也没有多少家教,显得很随意的说道,“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饭?”

“听说你在陆氏上班,就想给你庆祝一下。”

“上班?”陆轩然冷哼着,想起这上班就一肚子窝火。

“怎么,很不高兴的样子。”文赟主动给陆轩然倒酒。

陆轩然倒是理所当然的接受。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儿?”陆轩然似乎不想说上班的事情,显得有些不耐烦。

“也就是因为陆漫漫的一些事情。”

“你别想着我给你说什么情,陆漫漫已经结婚了,你还想娶她根本不可能!何况了,她都是二手货了你还要她你不觉得恶心吗?!送我我都不要!”陆轩然说得一脸鄙视。

文赟笑了一下,“我当然不是想要再和陆漫漫一起了,我只是想要报复她!”

陆轩然眉头一紧。

“这段时间都被陆漫漫欺压着,到头来还转身就嫁给了别人,我也不甘心。”文赟说得直白。

陆轩然狠狠的看着文赟,“你不是很爱陆漫漫吗?”

“做给外人看的你也信?!何况就算爱,也被陆漫漫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磨光了!”文赟说得咬牙切齿。

“那你找我做什么?”

“我知道你和我是一路人。”文赟嘴角一笑,“你作为陆家唯一的孙子,却没有得到陆氏企业,反而让陆漫漫在陆氏指手画脚,自己还得在她手下受委屈,是谁都不甘心。何不,一起报复陆漫漫?”

“怎么报复?”陆轩然甚至没有多想,一心只想要看到陆漫漫的下场,根本没考虑文赟说话的真实性。

尽管,文赟是真的想要和陆轩然好好合作。

不,好好利用!

“我听说陆漫漫承诺过在陆氏发展的3个月期间,销售业绩达到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

“是又怎样!”陆轩然不爽,“这个事情我爷爷和我爸都知道,两个人一直在想怎么阻止陆漫漫的发展,刚开始看着陆漫漫完全是举步维艰,以为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扭转局势,但是现在什么都顺了。今天早上爆出来姜小怜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高兴,陆漫漫就已经做好了下面所有的一切准备。这个女人,仿若什么事情都思考在了前面,半点都不会慌张!”

越说,越是嫉妒。

越是,更加仇恨。

文赟看着陆轩然的模样,说道,“她发展得这么顺,我们就想办法阻止她的脚步。”

“怎么阻止,我根本就阻止不了!给我安排他妈的一个破职位,还让劳资喜滋滋的表示感激,以为给了我什么天大的好事儿,劳资早就一肚子冒火了,不是我爷爷让我留在陆氏,我他妈的见鬼了才会待在那里!”

“你爷爷的考虑是对的,让你留下来,就是为了监督陆漫漫,知道陆氏的一举一动。”文赟说。

陆轩然一脸不屑。

“这段时间陆漫漫在做什么?”文赟询问。

“发展她的市场指标呗!现在基站也建设了进去,等着营销方案出来后,就做现场营销提升销量。”陆轩然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今天因为艺人代言的事情又在和其他艺人谈合约,反正顺风顺水。”

“你知道谈的艺人是谁吗?”文赟问道。

“好像是简瞳。”陆轩然根本就难得打听这些事情,周围八卦太多,不想知道都难!

文赟眼眸一紧。

“轩然,我觉得你其实真的不应该待在财务。”文赟说。

陆轩然看着他。

“你应该待在市场部,待在陆漫漫身边。”

陆轩然皱眉。

“这样才有机会真正的知道陆漫漫到底在做什么?!而我们更有机会得到更多有利的信息报复陆漫漫。”文赟劝慰道,“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总有一天可以将陆漫漫狠狠的踩在脚下!”

陆轩然有些犹豫。

文赟很聪明,当然不会强迫,他笑着缓和气氛,很快将话题转移,“先别说其他的,我们两兄弟喝点酒,大家都很郁闷,发泄发泄。”

陆轩然也没有多说,拿起酒杯就和文赟干了起来。

两个人喝了很多。

喝到最后,陆轩然喝醉了。

陆轩然对酒是来者不拒,一大杯一大杯一口干。

文赟陪他喝了几下,后面趁他不注意就喝得不多,陆轩然也没在意,自己喝得嗨皮。

文赟扶着酒醉的陆轩然坐进小车内,送他回去。

陆家大院。

陆轩然烂醉如泥。

文赟送他进去,然后将他放在床上。

此刻陆家大院陆勤政和陆子川都没有休息,看着文赟把喝醉的陆轩然送回来,满口感谢。

文赟表现的一直彬彬有礼,对陆勤政又是尊重得很。

陆勤政想起莫修远和文赟对他的态度,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爷爷,叔叔,我先走了。”文赟礼貌而有礼。

“文赟,麻烦你还亲自把轩然送了回来。”

“应该的,今天和轩然一起吃饭,就顺便送他回来了。也很久没有看到爷爷了,所以借此机会看看你老人家。”文赟说得好听。

陆勤政忍不住叹息,“你说你这么好的男人,陆漫漫怎么就这么有眼无珠。”

“也是缘分。”文赟说得云淡风轻。

陆勤政也不好多说。

正时。

陆子川的小女儿陆嫣然走进大厅,还在上大学,却已经习惯了晚归。

“这是嫣然妹妹?”文赟友好的一笑。

笑容如三月阳光,温暖和谐。

陆嫣然脸一下有些微红,“嗯,文赟哥哥,好久没看到你了。”

“一不留神,小姑娘就长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文赟赞美,如此恭维的话一点儿都不油腻,反而听着舒服清澈。

文赟总是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陆嫣然的脸更加红了。

“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爷爷休息了,我先走了。”文赟礼貌的说道。

“我送你。”陆勤政说。

“哪里能够麻烦你老人家送我。”文赟笑了笑。

“我送文赟哥哥吧。”陆嫣然鼓起勇气。

陆子川正欲冒火,在他心目中,女孩子就应该在家乖乖的,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嗯,那就嫣然送送。”陆勤政直白道。

陆子川看着自己父亲。

陆勤政递给他一个眼神。

陆子川明了的点头,“嫣然你好好送送你的文赟哥哥。”

“嗯。”陆嫣然连忙答应着。

文赟再次礼貌的欠身,和陆嫣然一起走向大院门口。

“今晚夜色很好。”文赟说。

陆嫣然有些羞涩的点头,“嗯。”

“嫣然你今年多大了?”

“20岁了。”

“都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岁数了。”文赟感叹。

“我没有谈恋爱,没有的。”陆嫣然连忙摇头。

“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的父母的。”

“真的没有。”陆嫣然说,“何况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不会随便和比人谈恋爱的。”

“喜欢谁,要不要文赟哥哥帮你?”文赟故意说道。

其实这个小丫头的心思,他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一眼就知道对自己有意思。

以前自然是看不上她,现在……

有利可图的时候,不存在什么看不看得上。

“没,没有。”陆嫣然红着脸。

文赟笑了笑,两个人并肩走到陆家大院门口。

陆嫣然看着文赟上车,心里很是不舍,她说,“文赟哥哥,你什么时候再来我们家啊?”

“不知道。”文赟说,“你想我来吗?”

“嗯。”陆嫣然满脸通红。

“以后就算是我不来,你也可以找我啊,笨丫头!你有我电话吧?想我了给我打电话。”

“可以吗?”陆嫣然询问。

“有什么不可以的!”文赟说,“我一直把你当妹妹。”

“那一言为定。”陆嫣然满脸欣喜。

“嗯,早点回去休息,拜拜。”

“拜拜。”陆嫣然看着文赟轿车离开的方向,脸火辣辣的烫,心里早就甜出了蜜汁。

而坐在小车上的文赟,此刻却脸色陡变,和刚刚那个温和的男人天壤之别,甚至泛着冷光和狠烈。

陆漫漫,我就不相信,我文赟还斗不过你!

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绝对!

……

翌日。

陆漫漫将合同准备妥当,给张伟打电话。

张伟迟迟未接电话。

半个小时后给她打过来,说道,“陆总,抱歉,刚刚有点事情耽搁了。”

“没什么,你现在有空就过来谈谈简瞳合约的事情。”

“陆总。”张伟有些欲言又止。

陆漫漫眉头微动,“怎么?”

“简瞳的合同可能存在一点问题。”

“你什么意思!”陆漫漫有些火大。

“陆总,你听我解释。”张伟连忙说着,“昨天我在和你谈合约的时候,不知道我们经纪公司的老总已经直接越过了我的关系和其他公司谈了简瞳的合约,而且还是排他。我也是刚刚才接到消息,所以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和我们公司的老总理论,但是老总说已经答应了那边公司,没办法推脱,我现在也是两难的地步。”

陆漫漫沉默着,有些不悦。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除了简瞳外,我们还有其他艺人,我都可以承诺给你最低价格签约给你。”张伟连忙说道。

“我为什么要将就?!”陆漫漫一字一句问他,口吻很强烈。

“陆总,我真的尽力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和你们陆氏的合作出现裂痕,我真的很感谢你昨天给我的机会,但现在是经纪公司做的决定,我根本就没有权利去改变。”张伟说得很诚恳,也很无可奈何。

给别人打工,始终得看人脸色。

“那边给简瞳的代言费是多少?”陆漫漫永远都能够找到重点。

“1千2百万!”张伟说,连忙又解释道,“但对我而言,不是钱的问题,我宁愿给你800万,少赚那400万,至少我的信誉在,但是经纪公司不一样,他看中的是利益,是明星能够给他们带来的直接价值。”

“好,我知道了,你帮我约你们老总,半个小时后,我来找他,亲自面谈。”

“这样最好不过了,我马上给他说。”张伟连忙答应着。

“嗯。”

陆漫漫挂断电话,眼眸陡然一紧,她拿起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张翠走进来。

“半个小时后准备好资料相关,我们去东方乐传媒经纪有限公司谈合同。”

“亲自去?”张翠诧异。

“嗯。”

“是。”张翠恭敬着,准备出去。

“把消息传播出去,就说简瞳的代言出了问题,就说我马上要去找经纪公司谈。”

“哦。”张翠点头。

反正陆总要做的事情,她也搞不太懂。

陆漫漫眼眸一紧。

果然,自己被盯紧了,对方开始出手了!

半个小时后,陆漫漫到达经纪公司。

张伟在门口迎接,脸微露难色。

陆漫漫直言道,“不用这样,我知道和你关系不大。”

“不是,陆总……就是我刚刚给你说的对方公司,就是准备签简瞳的公司,现在也出现在了我们万总的办公室……”

“这样也正好,公平竞争。”陆漫漫嘴角一笑,大步走过去。

张伟陪着陆漫漫,直接敲开了经纪公司总经理万孝华的办公室门,看着克兰集团的董事长颜克兰坐在那里。

两个人似乎正谈得起劲。

陆漫漫根本没有过多礼节,直接就走了进去,打断了他们的合作。

“这位是?”颜克兰故意当不认识。

就算陆漫漫出身商场的时间短,还是一个不知名的角色,但是陆漫漫这个人这个名字,在文城绝对是家喻户晓,前段时间的新闻早就让她,火大比一线明显还疯狂。

她嘴角一笑,“颜董事你好,我是陆漫漫,陆氏集团市场部总监总助,真是很难得,在这里遇到你。幸会。”

颜克兰冷笑了一笑,显得有些不屑,“还真是有缘。前两天我才听说因为陆总的高明,轻轻松松就将我们克兰集团谈了将近半年的项目给一并拿下了,现在又这么相逢,缘分这个东西还真的说不准。只是我颜某一直听说陆总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不知道这番好不礼貌的推开被人的房门,所谓的礼节,在什么地方?”

“颜董谬赞了,所谓的知书达理名门闺秀,也只是外界传闻而已,断然是不能真信的。而今天这般没有礼貌,也确实是我失礼了。不过大家都是商人,争分夺秒就是在节约金钱,创造利润,所以还望万总和颜董见谅。不过,我还真是很诧异,我才说要简瞳做形象代言人,颜董也动了这个心思,我说要来见见万总,颜董倒提前到了,我们这压根就不叫缘分了吧……”

“否则叫什么?”颜克兰眼眸一紧。

“孽缘。”陆漫漫一字一句。

颜克兰眼眸一紧。

万孝华反而爽朗的笑了笑,“第一次见陆总,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介意就坐下来,两个人一起谈吧。”

陆漫漫欣然一笑,坐在颜克兰的旁边。

对于颜克兰而言,不管陆慢慢的家世背景多强大,还不就是一个黄毛丫头,他其实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上次基站的事情他确实是憋着一肚子火。

当时花费了大精力大投入,这才没逍遥两个月,就被陆漫漫这个女人给攻破了,心里压抑着怒气又因为牵扯到政府机构,没有到万不得已肯定不可能撕破脸皮,他可没想过玉石俱焚!

所以打算将这事儿自己压在心底,当吃了哑巴亏,却没想文家人居然找到他,给他后盾力量让他去和陆氏集团竞争,且承诺,以后通信业三家平分天下,他们政府也在打压陆氏,不能让一家独大。

而此刻,拦下陆氏集团的第一个签约代言,就是打击其嚣张气焰的第一步。

陆氏想要通过张伟的关系拿下一个便宜代言,从而做生面宣传,这份如意算盘梦都别去梦!

他宁愿花大价钱,也要出这口恶气!

“关于简瞳的合作,我已经和克兰集团谈好了,陆总真是很抱歉,我知道之前姜小怜的事情让你们陆氏受到影响,我也接受你们陆氏合理毁约,且对我们经纪公司以及当事人的控诉。”万孝华直言道。

陆漫漫眼眸微紧。

万孝华依然能够这么坦率的接受他们陆氏的官司,那么就意味着,这份官司会造成的损失,肯定已经有人给他做了相应承诺,很显然,自然是面前的克兰集团。

陆漫漫冷冷一笑。

为了给她打击,还真的是敢下血本。

“如果万总,我们陆氏答应,不起诉你们经纪公司包括你们的艺人姜小怜,同时给予1200万的代言签约费,你会不会考虑陆氏集团。”陆漫漫直言,诚意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话一出,颜克兰整个人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你疯了吗?!”

陆漫漫嘴角淡淡一笑,“我看中的人,就是不想改变!而且我觉得,简瞳可以带来我给予的这份价值。我只是表明我的诚意而已。”

万孝华摇头,有些无奈的笑着,“陆总,你确实让我为难了。”

“每个公司的存在价值就为了两点,第一,信誉,第二,利润。”陆漫漫直言道,“既然陆氏愿意在你们还存在过错的情况下继续选择和你们合作,就能够说明,你们公司是值得信任!万总你继续选择和我们陆氏合作,对你们公司的信誉是一极大的提升。加之,以简瞳目前的身价而言,最高的代言费也不过1100万,我愿意提升到1200万,算是给你们经纪公司又带来更直接的利润,更别提,官司会额外产生的其他一些赔偿费用。”

颜克兰整个人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行。

这样大的经济价值摆放在面前,谁都不会选择和其他人合作。

更何况,陆氏集团和克兰集团,在相同利益下,谁都会选择更大的公司陆氏。

万孝华有些为难,当场肯定不好做决定,说道,“这样,我们再考虑一下。双方确实都很诚意,我也很为难,但是作为公司的立场,我肯定要站在公司的角度出发,这也是对我们艺人以及整个公司员工的一个责任,还请二位体谅。”

陆漫漫很淡定,从座位上站起来,“当然,我们陆氏愿意等你的大难。还是希望,万总好好考虑。”

“谢谢陆总。”万孝华站起来,握手。

陆漫漫欣然握住,一笑。

“不打扰万总做决定了,我就先走了。”陆漫漫微微一笑,显得很大气,她转头对着颜克兰,“颜董,再见。”

颜克兰冷哼了一声。

陆漫漫离开经纪公司,和张翠坐在秦傲的小车上。

张翠整个过程都在陆漫漫的身后,听着陆慢慢的谈判,虽然佩服他的气魄,但终究而言,花费那么大的价钱去签简瞳,还是觉得有些不值得,她能够理解当一个人认定一个事物的那种比得的决心,总不能,太过意气用事吧,和简瞳同水准的人,娱乐圈应该不难找吧!

“你想说什么?”陆漫漫看着张翠。

张翠犹豫着,说的委婉,“其实我觉得其他艺人比如钟莹也不错……”

“你是在劝我不需要花费这么大的成本去签简瞳是吧?”

“嗯。”张翠点头。

“你以为我在意气用事?”

“嗯。”张翠继续点头。

陆漫漫蓦然一笑。

给人的感觉越真实,越好。

她对着张翠,一字一句道,“我也觉得简瞳其实不是那么好,而且也不是一定要势在必得。”

“那……”就是意气用事了!张翠咬牙,说道,“董事会肯定不会通过你的方案的,陆总,本来董事会现在对你就有意见,除了你父亲支持你之外,其他人都不相信你。如果业绩没有上来,陆董也不能太护短的。”

“我知道你的担心。”陆漫漫说,“而我想要得到的,远远不是你能够想的。”

张翠确实不明白。

“其实你取了眼睛化个妆长得应该也不错,倒不如打扮一下自己,谈谈恋爱吧。”陆漫漫突然玩笑道。

“陆总你是在怀疑我的工作能力,所以想要辞退我吗?”

“你想太多了。”陆漫漫忍不住一笑,“我只是觉得,生活需要调剂。”

张翠完全不懂。

陆漫漫也不多说,眼眸一动,看着来电显示,接通,“莫修远。”

“陆小姐忙吗?”

“你说呢?”

“这么忙,应该是没有时间一起吃晚饭了。”

“为什么突然要一起吃晚饭?”陆漫漫皱眉。

“叶恒过生日。”

“他要庆祝吗?”陆漫漫询问。

“毕竟一年一次。”

“这就是你们这群人找玩的借口吧。”陆漫漫说。

“就当是吧。”莫修远不太在乎的语调说道,“你如果有时间给我电话,没时间,就忙吧。”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心里莫名有些火大。

什么叫有时间给他打电话,没时间就忙。

请人一起吃饭,就不能再诚意点吗?

“陆总?”张翠突然开口。

陆漫漫看着她。

张翠脸蛋有些红红,“你说的生活调味剂,是不是就是你和你先生那样……偶尔斗斗嘴。”

“……”陆漫漫居然无言以对。

“其实看着你们,我偶尔也会想要谈恋爱。”张翠声音有些小。

陆漫漫看着这个大龄剩女。

看着有些春风泛滥的模样……

张秘书是眼瞎了吧,没看出来,她和莫修远关系压根就不好吗?!

眼眸微动,陆漫漫咬唇。

叶恒过生日?!

如果没有记错,叶恒和莫修远,生日在同一天!

------题外话------

嗯嗯,小宅还是会吼月票的。

月票,月票,我爱你!

更爱给宅投月票的你!

推荐书名:《甜妻有毒之老公爱不停》作者岚皇

短介:

他是神秘商业贵族的继承人,手握大权,妖孽腹黑,冷酷孤傲。

她是落魄千金,从20岁开始,她是他的,夜夜贪欢,缠绵不休。

他从不说爱,更无甜言蜜语,却是真心、真爱、真宠。

本文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男女心身干净,暖宠爽文。看到的亲们希望大家收藏支持一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