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命运扭转(一)生日快乐,莫修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和张翠以及两个中心经理一起走向陆氏旁边的一个特色家常馆。

虽然已经下班,但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两个中心经理已经张翠的拘束。

陆漫漫抿唇一笑,本想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

平时大概她上班的样子太严肃了些。

刚准备开口,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对着正在一个餐桌上等着上菜的几个人礼貌一笑,“我去接个电话。”

其他三个人连忙点头。

陆漫漫站起来,走向一边,接通,“古歆。”

“漫漫,如果我说我现在在魅色酒吧看到莫修远和另外一个女人正在卿卿我我,你应该也不会在乎的是吧?!”

陆漫漫眉头一紧。

“反正很亲热。”古歆似乎是有些不爽,也没有等陆漫漫再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脸色微有点难看。

深呼吸,她重新回到餐桌的座位上。

原本还算活跃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有限的拘谨了些。

“张秘书。”陆漫漫对着张翠开口道。

“嗯,陆总。”

“我有点事情要先离开,这顿记我头上,明天来找我报账,你们慢慢吃。”

“陆总你不吃了吗?”

“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陆漫漫一笑,显得很亲和。

张翠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站起来,拿起包,非常有礼节的又对他们说道,“你们慢慢吃,我有点事情先走了。”

两个中心经理也连忙站起来,“陆总那你慢走。”

陆漫漫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家常馆。

文城的繁花似锦的街道夜色。

今天秦傲在下班的时候难得的第一次主动给她打了电话,非常恭敬的问她什么时候下班?当时正在讨论活动方案,随口回答了一句很晚,让他可以先下班,不用等她。

难得秦傲,真的先下班了。

陆漫漫一个人走在文城的街道上。

这段时间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如何让陆氏更加强大,强大到不会轻易就被有心人动摇,在努力强大陆氏的同时,又在对自己家不坏好心,对自己不坏好心的人加以报复。

她说过,重生一世,她绝对要加倍奉还!

夜色照耀在她有些孤独的身影上。

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脚边,陆漫漫坐上去,说道,“去三龙湾的锦江别墅区……算了,去魅色酒吧。”

司机连忙恭敬的点头,车子行驶在宽广的街道上。

陆漫漫的眼眸一直看着窗外闪逝的景色,她说她不是因为古歆刚刚给她的电话而去那个地方,她只是觉得,她有必要给莫修远当面说一句生日快乐,而她很肯定,莫修远这个男人今晚不超过12点绝对不会回家。

还有可能,一夜不归。

一夜不归。

陆漫漫咬唇。

总觉得那四个字,会让人莫名的有些心头不爽。

车子很快达到目的地。

陆漫漫付钱,下车。

魅色sleepless高级会所一片热闹崩腾,宣传的射灯不停在舞台中央形成了火热而巅峰的视觉效果,劲爆的音乐让整个会场疯了一般,纸醉金迷。

陆漫漫穿过如此大厅,走向深深的走廊。

隔音效果好的出乎想象。

刚刚还觉得耳朵和身体的各个细胞都要爆破了,一走过大厅,明显就安静了。

不是偶尔一两个包房偶尔这么打开房门进进出出的一些影响声音,会误以为自己走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里。

她看着面前一个男服务员,正准备开口问叶恒在什么包房时,眼眸陡然一转,看着走廊一个拐角处,有些护栏的角落,站着两个人。

两个人有些亲密的站在一起。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男人她认识,她名义上的老公,莫修远。

女人她也认识,她名义上的老公的堂弟的女朋友,尹兰旖。

昏黄的一角,尹兰旖靠在墙壁上,莫修远一手撑着墙壁,身体几乎靠在她的身上,两个人彼此对望,其实有些唯美,特别是在如此环境下来,两个人长得也还算不错,和电视剧里面霸道总裁壁咚绝艳美女的戏码应该差不多。

陆漫漫想,自己此刻是应该转身离开呢,离开呢,还是离开呢?

眼前的两个人,越发的亲密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主动低头,低头,靠近尹兰旖。

陆漫漫眼眸有些微动。

上一世看着自己的老公文赟和另外一个女人江伊遥上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当时应该是天崩地裂的,即使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平静道仿若她没有脾气一般,那个时候,其实是心死到,突然发不出脾气。

而此刻,这一世,看着自己老公又这么当着她的面,如此理所当然的出轨时……

她选择往前。

上一世,一步一步逼着自己离开,离开那个曾经爱的天翻地覆的男人。

她想,上一世因为太爱,爱到怕自己伤得太深,所以不敢靠近。

而这一世,因为不爱,因为不爱,所以不需要压抑自己的心情。

她的脚步不快不慢,走向那两个人,远远看着两颗头已经靠在了一起的,如胶似漆。

陆漫漫就这么停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大概,半米的距离。

两个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身边的人,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

陆漫漫其实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尴尬,这叫三角关系,还是现场捉奸?!

她看着莫修远和尹兰旖都是那种淡淡然的眼神,并没有因为她的突然出现而变得有任何的惊讶或者惊慌,更没有什么是失措。此刻,尹兰旖一头妩媚而妖娆的长发依然风情万种,她性感而满是*的眼眸没有收敛半分,那双纤细的双手,一只勾着莫修远的脖子,一只放在莫修远的胸膛上,看上去,真是暧昧不清。

而莫修远,一手撑着墙壁,一只托着尹兰旖的脸颊,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在,拥吻。

陆漫漫承认刚刚看得不清楚,因为灯光黑暗,因为距离有些远,还因为两个人靠得太近,尹兰旖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视线。

似乎,不需要看清楚,人都是有自己的想象能力的。

“你怎么来了?”

三个人之间,开口说话的那个人倒是尹兰旖。

她脸色明显不悦。

看着她,原本妩媚而妖娆的模样,瞬间就变得狰狞了些。

陆漫漫想,她真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这个时候去打断他们的好事儿,但刚刚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走了过来,闲杂也没有想过,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

“如果我不来,你们还会做什么?”陆漫漫回问她。

尹兰旖娇媚的脸上更加难看了,“你管我们做什么?!”

“但是你抱着的那个男人,是我老公。”陆漫漫提醒,显得很平静。

尹兰旖眼眸微紧,非常不友好甚至带着敌意的眼神。

陆漫漫上前两步,更近的走到他们面前。

尹兰旖满脸防备。

陆漫漫觉得有些好笑,还突然笑了一下,笑得还很好看。

尹兰旖难道会觉得,她会上前和她干架吗?!

她只是伸手,拉过莫修远的手臂。

莫修远自然的放开了尹兰旖。

尹兰旖就这么看着莫修远从自己身边离开,回到陆漫漫的身边。

她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配得上莫修远,只有她站在他的旁边,才是天生一对男才女貌,她甚至从小就以嫁给莫修远为目标,她不停的修炼自己,变得优秀,变得妩媚,甚至变得漂亮,她以为总有一天莫修远会成为她一个人的,总有一天她会站在莫修远的身边,携手同行,她真的没有想到,莫修远突然就结婚了,而他身边那个女人陆漫漫,让她嫉妒。

不仅嫉妒,甚至有了危机感。

她觉得莫修远不可能对谁会这么快的倾心,不可能会真的爱上了谁,她不能承认自己在20多年时间不停的追逐都无法得到的男人,很快会爱上其他女人,所以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他们一定是形婚,甚至是肯定的。

不管自己多么肯定,她还是有了,很大的失落感以及,恐惧感。

她无形中就会觉得陆漫漫这个女人,会真的成为莫修远的妻子,然后自己一直想要的那个位置,就这么被那个女人轻而易举的夺走了。

此刻,陆漫漫站在莫修远的旁边,没有半点违和感。

就像那场婚礼一样,两个人出现在一个同框的画面中,分明和卸得让她恨不得想要撕碎。

她不能忍受,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女人,站在莫修远的额旁边,这般,般配。

陆漫漫淡漠的看着尹兰旖脸上复杂而狰狞的神色变化,转眸,看着一脸淡定自若到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莫修远,看着他也这般看着自己,不动声色。

陆漫漫难得的,很认真的打量着莫修远,打量着他完美的五官,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是长得挺帅的。”

莫修远眉头一扬,嘴角似乎还泛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带着些邪魅的气息,让这个男人在如此灯光昏黄的场景下,满是诱惑。

第一次,陆漫漫觉得男人也是性感而,迷人的。

她纤细的手指放在他有些薄凉的唇瓣上。

莫修远就这么任由她有些反常的举动。

陆漫漫轻轻擦拭着莫修远的唇瓣,仿若也就是象征性的擦了擦他的嘴角,再次开口道,“脏东西别带回家了。”

莫修远的笑容更加魅惑不清。

尹兰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她当然知道陆漫漫所谓的脏东西是什么?!

远远看上去,他们两个人就是在亲吻。

实际上……

尹兰旖咬着自己的唇瓣,控制着内心压抑的难受。

她也以为莫修远会亲她。

今晚他们聚在一起给叶恒过生日。

大家玩得很疯狂,彼此喝了很多酒。

莫修远难得也喝了很多。

而且,今晚陆漫漫不在。

陆漫漫不在就意味着,莫修远是单身,没有叫陆漫漫那个女人参加他们的,活动。

她今天很兴奋,她以为,陆漫漫这个女人不管如何,莫修远都没有把她带进自己的圈子,这意味着什么,她天生的以为,是莫修远根本就没有真的把陆漫漫放在眼里。

所以今晚的她,表现的很积极。

她抱着莫修远喝了很多酒,亲昵的在她身上磨蹭着。

亲昵的搂抱着他。

在偌大的包房中,莫修远没有推开她,任由她这般亲昵的靠在他的身上。

她以为,他们又回到了曾经。

曾经,可以如胶似漆的时候。

她拉着他走向包房外。

走到一个暗黑的走廊上,她很想要亲他。

她已经记不到自己多久没有亲吻过他了,她很渴望他薄凉的唇瓣,带着丝丝冰凉,那是她吻了那么多人,为了引起他注意而亲吻了那么多人后,觉得最性感的嘴唇,觉得最让她沉沦,甚至于他根本不需要回应她,也可以沉迷的唇瓣。

她呼吸有些快的面对着莫修远。

两个人距离很近。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她。

她知道他眼眸中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但就是让人,想要飞蛾扑火。

莫修远靠近她。

她心跳真的很快。

到底是多久,莫修远没有这般主动的亲吻她,到底是多久,她没有摸到莫修远这,温热的身体。

她紧绷着情绪。

意料中的唇瓣没有落在她微扬的唇瓣上,他的嘴唇放在她的耳朵边,甚至是刻意的,尽管看上去很暧昧,实际上,刻意的根本就没有碰到她身体的任何部位,他只是用他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对她说,“尹兰旖,我们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是什么意思?!

曾经发展在他们身上的一切,全部,结束了吗?!

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

陆漫漫就出现了。

这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理所当然的将莫修远从她身边带走。

而莫修远,就真的跟着陆漫漫走了。

她以为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就是莫璃那个小婊砸。

现在才知道,比讨厌更深一步的不喜欢叫做,恨。

她恨陆漫漫,恨她分明很晚了才出现在莫修远的世界里,为什么能够这么的,耀武扬威!

……

陆漫漫拉着莫修远,离开了尹兰旖的视线。

两个人的走廊。

陆漫漫突然停下了脚步。

莫修远站在她身后。

莫修远还是那么高,她站在他身边,显得很是娇小。

安静的走廊,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陆漫漫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叫什么。

说好的只是合作,却莫名的,看不下去莫修远和其他女人的卿卿我我。

分明当时结婚前就说好的,如果有真爱,任何一方都可以直接说合作终止。就算不是真爱,她也说过,莫修远可以去外面解决的自己的身体需求。

而她此刻到底在干什么?!

只因为觉得看着不顺眼?

“莫修远。”陆漫漫突然转身,仰头。

“嗯?”莫修远眉头一扬。

仿若不管任何时候,都看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陆漫漫真的看不明白。

“刚刚……”陆漫漫欲言又止,然后强词夺理,“我说过我们之间可以寻找真爱,也说过你可以在外面只要不太大张旗鼓,而我刚刚的举动只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尹兰旖这个女人,所以才会打断了你们的好事儿。”

“所以……”莫修远依然很淡漠。

不管听到什么语言。

好听的,不好听的,他都能够这般,显得如此的漫不经心。

其实陆漫漫不太知道,什么事情能够真的让莫修远很在意,又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真的很生气,或者真的很高兴。

这个男人的情绪隐藏得,让她都有些觉得恐怖。

“你现在可以回去。”陆漫漫直白道。

回去,和尹兰旖继续。

莫修远笑了一下。

是真的笑着。

陆漫漫隐约觉得他似乎是有些生气,又隐约觉得,他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觉得她说的话,估计有些好笑而已。

她其实都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没想过等莫修远的回答,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准备踩着高跟鞋离开。

本来就不应该来的。

本来莫修远就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玩法。

她来,反而不是在帮他庆生。

这么想着,脚步刚走了两步。

莫修远突然拉着她的手臂,然后猛地一下将她推在走廊的墙壁上,与此同时,莫修远高大而修长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体上。

陆漫漫有些惊诧的看着他。

莫修远微弯下身体,脸逼近她的脸颊。

两个人面对面,突然很近。

近到能够感觉到自己彼此的呼吸,越渐的急促。

准确说,只是陆漫漫在紧张而已,莫修远分明,还是一脸淡然。

“做什么?”陆漫漫皱眉,在努力地让子平静。

“你想我做什么?”莫修远问她。

“什么都别做,放开我。”陆漫漫直言。

“如果我说不呢?”

“莫修远,你这是在报复我吧!”陆漫漫突然大吼。

报复她打扰到了他的好事儿!

莫修远深邃的眼眸闪烁着一丝冷冽,“嗯,就是在报复。”

话音一落。

唇瓣就已经覆盖在了她的唇瓣上。

霸道,而不容反抗。

陆漫漫拳打脚踢。

莫修远轻松将她桎梏,两个人之间,只传来陆漫漫“吱吱唔唔”反抗的声音,但就是那般刺眼的映衬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眼眸下。

尹兰旖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吻得疯狂。

她以为,她一直以为,莫修远不会主动亲吻其他女人。

她一直以为,莫修远不会对任何女人主动产生*。

她甚至在怀疑,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个,一直这么疯狂陆漫漫的男人,不会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莫修远。

而显然。

所有一切,都在不停的颠覆她的想象。

她眼眶有些红。

仿若每一次掉眼泪都是因为莫修远,都是因为这个,让她欲罢不能,让她无法靠近的男人。

她默默的走过他们的身边。

默默的感受着,莫修远在陆漫漫这个女人身上的急切。

陆漫漫是真的觉得莫修远这货,憋疯了!

她毫无招架之力的被她吻得晕乎所以,她只感觉到他霸道的气息一直在她唇齿之间,她甚至觉得她的舌头都已经被他用唇瓣轻咬着,吻得麻木,而身体却莫名的,软了下来。

耳边突然回想起今天对文赟说的那句话,她说,莫修远吻技比文赟好。

是真的,比他好,很多。

很多。

她眼眸突然一紧。

双手微动。

莫修远其实不会怎么强迫她,所以在这么亲吻的一番后,陆漫漫的排斥让他也适时的放开了她,放开了她的身体,放开了她的唇瓣,他依然用帅气的脸颊,平静的看着她,微有些喘息,但绝对不明显。

反而是陆漫漫,基急促的呼吸是她胸口,上下起伏。

两个人这般对视了一秒,或许还不到,陆漫漫突然主动勾起莫修远的脖子,微垫着脚尖,主动亲吻着他的唇瓣。

莫修远眉头微皱。

陆漫漫主动地亲吻着他的嘴唇,甚至小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去寻找他的舌头。

而他就感觉到,陆漫漫急切的吻,在他嘴唇间疯狂。

难得,这般疯狂。

吻持续了很久。

周围走过一些人,又剩下他们两个。

在这种场合,看到拥吻的人似乎也习以为常,或许,还能够无意中看到现场直播,所以大家,见怪不怪。

陆漫漫也不知道自己亲了莫修远多久。

反正,当自己真的放开他的时候,看到莫修远的嘴唇已经有些微肿了。

肿着的样子,分明还有些好看。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莫修远就这般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模样,带着些气喘吁吁,“够了吗?”

“差不多了。”陆漫漫说,刚刚分明火热的气息,现在瞬间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觉得我帅吗?”莫修远问她。

问句,却用了肯定的口吻。

“嗯,挺帅的。”陆漫漫应着。

“陆小姐,我可以更帅的。”莫修远一字一句,在她耳边,磁性的响起。

陆漫漫看着他邪魅的脸,在背光下,就是显得那般的好看。

“是吗?”陆漫漫眉头一扬。

她当然知道莫修远的暗示。

以前或许不能够一下想通莫修远的暗示,但是现在,和他这么多次的深入交流,她觉得自己也很有慧根。

“你可以选择试试。”莫修远说得,很认真。

“莫修远。”陆漫漫也很认真,“我是不是曾经说过,让你别靠近我太快?”

莫修远看着她。

“我其实不知道你现在对我是存在什么样的感情……”陆漫漫说。

莫修远突然打断她的话,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唇瓣上,饶有魅力的问他,“还不够明显吗?”

“不够明显。”陆慢慢说,“至少,我看得不够明显!我从来不相信表面上做出来的或者说出来的,我在文赟的身上,体会了太多,那些太多让我觉得我上辈子都活得愚蠢,所以我不想,重蹈覆辙。莫修远,或许有些自私,也或许对你不公平,但我现在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心走出那一步,而我没有开放到,可以违背着自己的心去和你上床,我不可能做到,有性无爱!”

莫修远就这么静静地听着陆漫漫的一字一句,听着她说得,很认真的模样。

有性无爱。

他薄唇微扬,手指在她唇瓣上轻轻摩擦,“那,我等等你吧。”

陆漫漫怔怔的看着他。

莫修远笑着说,“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

陆漫漫垂眸。

莫修远拉着她的手,“进去吧,让你认识一下我的那些猪朋狗友!”

哪里有人形容自己的朋友是朱鹏狗咬的!

陆漫漫跟随莫修远走进包房。

包房中,火爆的气息瞬间袭来。

陆漫漫微有些不适应,缓缓,还是自若的跟着莫修远的脚步。

偌大的包房中,叶恒已经玩疯了,在沙发上蹦蹦跳跳,头上戴着一个生日皇冠,看上去滑稽到不行。

转头,看着莫修远牵着陆漫漫进来,以为自己有些眼花,他揉了揉眼睛,确定那个人是陆漫漫而不是尹兰旖,他分明看到是尹兰旖牵着莫修远离开的啊,心想着莫修远那货还搞婚内出轨!

想他这样的花花公子,也绝对不会做什么婚内出轨的事情,而他总觉得自己,也不可能会结婚。

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吊死在一颗树上!

他只是现在有些不明白,陆漫漫怎么突然出现了。

他记得今晚吃完饭的时候他还随口问了一句,问莫修远陆漫漫怎么没来?!

莫修远脸色分明很不好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眼神张望着,找到尹兰旖,看着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直在喝酒。

而尹兰旖不远处坐在的是莫里斯,莫里斯淡定无比的在唱着情歌。

好吧。

叶恒觉得他情商不高,智商也不是特别高,所以搞不懂这么复杂的多人恋爱关系。

“叶恒。”莫修远叫他。

“是。”叶恒那蹦蹦跳跳的身影就这么规矩的从沙发上下来了。

陆漫漫总觉得,叶恒真心的很听莫修远的话。

犯不着吧,犯不着吧!

叶恒这么神秘而强大的家庭背景,干嘛一天跟着莫修远的屁股后面呢?!

“把音响关了。”

“好嘞。”叶恒屁颠屁颠的答应着。

陆漫漫就看着叶恒招呼着服务员将音响关了,然后包房中也变得透亮了起来。

陆漫漫此刻才看到包房中零零散散的一些人。

除了她认识的莫修远、叶恒、莫里斯、尹兰旖、秦傲,还有两个男人,她确信自己没有见到过。

而莫修远说的让她认识他的那些猪朋狗友,也并没有主动作介绍,倒是让陆漫漫显得有些尴尬。

心里暗骂莫修远的不懂事时,那两个陌生的男人突然拿起酒杯走过来,笑着说,“嫂子你好,我叫冷泽成,阿修大学时候的同学。那那个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来过,不过当天或许太忙,你没记得我。”

陆漫漫看着冷泽成。

冷泽成?!

好吧,她真的不认识,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这个男人长得还行,身高足够,身材不错。

而冷泽成旁边的男人也开口说道,“嫂子你好,我叫汪海洋,算命先生说我天生缺水,所以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我是叶恒的表弟。”

陆漫漫看着面前两个陌生的男人。

两个男人都端起酒杯敬酒。

陆漫漫也拿起酒杯,和他们干了。

两个人介绍完了自己,又去了一边和其他人喝酒划拳去了。

包房中还是那般热闹非凡。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很自若的坐在那里,也不太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喝酒。

从来没有参加过莫修远的朋友聚会,她其实还有些手足无措。

想了想,每个人在自己觉得尴尬的环境中,总会做一些事情让自己显得很自然,比如她此刻起身去洗手间。

她刚走进包房内的洗手间,准备关门的时候。

尹兰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陆漫漫看着她。

尹兰旖直接推门而进,力气很大。

陆漫漫也没想到尹兰旖会如此,所以也还没来得及使劲儿,房门就被尹兰旖推开了。

包房中的洗手间和包房大厅有一个拐角,外面的人其实是看不到这里的。

陆漫漫眉头一紧,“你做什么?”

“陆漫漫,我就是看不惯你得意的样子。”尹兰旖说。

她到底哪里得意了?!

话说这妞就没看到她刚刚在包房中那般手足无措的样子吗?!

尹兰旖说,“听说你撕破了莫璃那个小婊砸的真面目?!”

陆漫漫皱眉,瞪着尹兰旖,“还得刚写你当初的好心提醒,当然,现在如果想要感谢我就不必了。”

“感谢?”尹兰旖讽刺一笑,“我只是觉得我太低估了你的能力。你真的以为当初我提醒你是因为我真的好行吗?我只是觉得莫璃那个小婊砸应该受到点教训,我懒得出手,做太多免得莫修远的父母对我产生意见,我倒是没有想到,莫璃那个小婊砸那么高超绝伦的演技以及狠毒而精密的心思,居然让你给就这么撕碎了,反而还得到莫修远父母的赞扬,陆漫漫,你果然能耐啊!”

陆漫漫抿着唇。

所以当初尹兰旖告诉她莫璃的为人只是为了让她故意在莫家挑事儿,一方面为了在莫璃身上出她以前受欺负的恶气,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引起莫家两老对陆漫漫不好的印象?!

不得不说,尹兰旖这步棋走得还不错。一不留神,陆漫漫太过极端,就会引起莫家两老对陆漫漫极度不好的影响,毕竟莫璃是他们从小保护到大的小女儿,谁都不愿意被外人欺负了。而出现这样的结果后,尹兰旖这个女人就可以坐收渔利!

陆漫漫眼眸一紧。

当时,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尹兰旖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她甚至还有些微感激,至少不管尹兰旖多讨厌她,尹兰旖这个女人是光明磊落的讨厌,不想莫璃那种白莲花,阴着来。

现在想来,果然自己把人心看得单纯了点。

“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你这么龌龊的一面,是想要让我说什么?说你,聪明吗?!”陆漫漫显得淡薄的样子,语气中夹杂的讽刺很明显。

尹兰旖脸色无比难看的看着陆漫漫,这个女人,真的比她想象的厉害太多。

而她也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盘,反而让陆漫漫这个女人在莫家得到了更大的优势!

整个脸色无比难看,他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道,“陆漫漫,我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别真的以为自己嫁给了莫修远就真的成为了他的唯一,我曾经为莫修远流过产!”

我曾经为莫修远流过产。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尹兰旖,看着她如此狰狞的模样。

所以说。

嗯,莫修远果然和尹兰旖有一腿了,还羁绊不浅。

她一直以为像莫修远这种男人,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年,至少应该知道不杀生的。

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受,她也难得去深究。

尹兰旖看着陆漫漫有些呆滞的模样,笑得邪恶,“我和莫修远,超出你的想象,几百倍!你不会知道,我的第一次和他的第一次……”

“尹兰旖。”陆漫漫打断她的话。

她承认她有些听不下去。

尽管很理智的知道那都是曾经的事情,而且就算现在,她和莫修远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她只是不喜欢看着,在这一世,很不喜欢看着别人对着她这把耀武扬威。

“尹兰旖,你知道当一个女人说为另外一个男人流产意味着什么吗?”陆漫漫问她。

尹兰旖警惕的看着她。

“意味着,另外一个男人只是不想要负责而已?这不值得任何炫耀,我反而觉得还是一件无比耻辱的事情!”陆漫漫一字一句,看着尹兰旖越渐难看的脸色,“等哪一天你突然告诉我,说你和莫修远之间有个孩子,然后把那个孩子领到我面前,我想也许我会觉得,你对我形成了威胁。”

尹兰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没想到,陆漫漫性格,这般的沉着冷静。

陆漫漫才23岁而已。

陆漫漫一直在象牙塔下保护着长大。

陆漫漫怎么可能是这般的,让人完全不敢相信!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要说,麻烦你退后一步,我要上厕所。而我实在很不喜欢,有人看着我上厕所。”陆漫漫一字一句。

尹兰旖气得发抖,却似乎没有找到任何发泄的突破口,转身大步走了。

陆漫漫看着尹兰旖的背影。

看着她走远,突然也很冒火的把厕所门一下关了过去,响起清脆无比的声音。

莫修远那个二货,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今天有女人为她流产,下一秒会不会有女人真的抱着儿子上门认亲!

不爽的在厕所里面。

陆漫漫好半响才走出包房。

莫修远坐在那里和叶恒喝酒,两个喝得还都不少。

陆漫漫看了看,尹兰旖和莫里斯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概是离开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莫修远的旁边,这次,分明隔出了点距离。

一想到刚刚尹兰旖说的,全身心都在排斥。

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

她甚至还能够自己脑洞,莫修远和尹兰旖上床的画面……

一个大写的污!

“莫太太,你喝酒吗?”叶恒突然问她。

“不喝。”口气很不好。

叶恒怔了一下,转头看着莫修远,一脸无辜,“我招惹她了?”

莫修远耸肩,一笑。

叶恒摸了摸鼻子,“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两口子了。”

灰溜溜的,离开,走向一边和其他几个男人喝成了一片。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长臂一伸,将她楼抱在怀里。

陆漫漫惊叫了一下,也知道自己反正反抗不了,就这么很不爽的靠在他的怀抱里。

“刚刚尹兰旖对你说了什么?”莫修远询问。

所以莫修远是看到尹兰旖去厕所找她了?!

“没什么。”

“真的不说?”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咬牙。

说什么?!

说你丫的就是一匹种马,到哪,哪就种子遍地开花?!

“看你好像在吃醋?”莫修远低沉的嗓音,总是磁性无比。

说着这么不要脸的话时,也能够这般的磁性。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

莫修远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尹兰旖的话你其实可以不尽信。”

“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了吗?”

“我就随便猜的。”莫修远说得漫不经心,此刻甚至还一脸笑意。

分明是在嘲笑。

嘲笑她?!

陆漫漫不爽的扭动着身体。

莫修远一般不强迫她,所以这次,也这么放开了她。

陆漫漫坐在莫修远旁边,突然开口道,“生日快乐,莫修远。”

这才是她这里的主题。

而且,她实在不想再继续和尹兰旖的话题,总觉得说起这个女人,就会自动脑洞,一片白花花的肉……

好大一个污!

“你怎么知道?”莫修远询问。

“结婚的时候,结婚证上面不是有你的身份证号码吗?!”陆漫漫说。

“我以为你没有看过结婚证。”莫修远抿着酒,说道。

她确实没有看过。

从民政局拿走了之后,就根本没有再看过。

她当然不会说,是上一世自己知道的比较多!

“不过,今天不是我生日。”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怔,“什么?”

“今天不是我生日。”莫修远一字一句,“我不是今天出生。”

“那你是哪天?身份证上有错?”陆漫漫诧异。

“身份证上没有错,但是我不是今天生日。”

“这不很矛盾吗?!”陆慢慢很不爽。

她其实也觉得诧异,为什么今天整个包房中,仿若就只有叶恒在过生日而已,仿若就只有叶恒在嗨皮,莫修远根本就没有像是在过生日,她不相信,他这帮朋友不知道他过生,她刚开始还以为是,莫修远不像叶恒这般幼稚,现在……

她彻底茫然了。

彻底不知道,莫修远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隐藏了些什么!

到底为什么,总是做一些让人根本就摸不清头脑的事情。

甚至,越是靠近,越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两个人的对视。

莫修远突然靠近陆漫漫,唇瓣在她耳边,热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垂上,身体一阵,酥麻。

“陆漫漫,我不是……”

电话突然响起。

莫修远的话,消失在他的唇瓣。

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就停了下去。

她分明觉得,后半句话,很重要。

她狠狠地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拿着酒杯抿了一口酒,“你电话响了。”

陆漫漫眼眸一顿,然后拿出手机。

她看着来电显示,看着“古歆”的名字,心里忍不住咒骂这个程咬金。

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非在这个关键时刻打给她。

她按下接听键,压抑着情绪,“古大小姐……”

“漫漫,出事了!”古歆突然大叫,声音惊慌无比,“出事了,怎么办?”

“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很冷静问道,脸色却已经变了。

古歆很少这般,完全无措到,她甚至听到她的声音都在发抖。

“翟安,出车祸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情非缘浅文,《最佳首席设计师》

爱是永恒的乐章!

从无意到有意,她终想与他同行。

于是她开始想要变强大,变成有一日可以跟他并肩,变成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会让众多想要围在他身边的女人,自行退去。

她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步步成为国际最顶尖的设计师。

于是传闻四起!

一句句恶语相加,一次次有意嫁祸,一场场明争暗斗,她如小草一样,春风吹又生!

她爱他,用自己的格调,用最真的心,陪他风雨同舟!

他爱她,用最真挚的爱,来陪她成长,陪她走过黑暗!

片段

浴室里她裹着浴巾看着对面的男人,“你想干嘛?”

男人嘴角带笑,一步步上前将她困于怀中,“吃你!”

“吃完请负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