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命运的扭转(二)事故发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3天婚礼。

古歆掰着手指,从魅色sleepless酒吧出来。

现在才不过10点30而已,她以前从未这么早回家过。

其实她这两天玩点也不太疯狂,莫名的紧张情绪让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

她想,结婚本来就是大事情,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她其实是有些不明白,陆漫漫怎么可以那么坦然的,说结婚就结婚。

她那么爱翟奕,以前还未将婚礼提上行程的时候,她甚至是分分钟想要抱着自己的枕头嫁给那个男人。

但是现在。

越是,患得患失。

她坐在回家的轿车内,喝了一丁点酒,全无酒意,也全无睡意。

她想今晚果真又得失眠。

看着文城流利的夜景,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今晚上在酒吧碰到莫修远的画面,看着他和一个女人卿卿我我,也不知道陆漫漫那妞会不会来,要是她,肯定立马就来捉奸了!

很多时候她其实是想不通陆漫漫的。

但很多时候她都觉得,陆漫漫做事情,有她自己的分寸。

反正从小打大,调颇捣蛋的那个人从来都是自己!

抿了抿唇,古歆决定再给陆漫漫打电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刚拿出电话,电话突然就响起。

她看着来电,皱眉。

翟安已经很久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了。

此刻,她看着来电显示,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电话铃声响得此起彼伏。

古歆咬牙,接通,“翟安。”

“古歆你在哪里?”那边传来翟安有些急切的声音,很难得能够在翟安口中听到的一种语气。

“回家的路上。”

“具体在哪个地方?”

“中环路商贸大厦。”

“你马上停车,我过来找你。”

“翟安。”

“等我。”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古歆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是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她不知道翟安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这么激动。

那一刻,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对着自己的专用司机说道,“停车。”

“是,小姐。”

车子停靠在路边。

古歆就这么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小游戏,等着翟安的出现。

不到10分钟。

翟安坐着一辆出租车出现在她面前。

依然右手打着石膏,走路却很急促。

他走到古歆的车门前,直接拉开古歆的车门。

古歆一怔,看着翟安的模样,下车,“翟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翟安沉默的看着古歆,拉着她走向一边。

古歆被翟安搞得莫名其妙,她排斥的甩开他的手,“翟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歆。”翟安停下脚步,转头对着古歆,“别结婚了。”

古歆眉头一紧,一丝厌恶从眼底一闪而过。

翟安看着她的神色变化,再次开口道,“别和翟奕结婚了。”

“那和谁结婚?”古歆有些讽刺,冷冷的看着翟安。

不是说好的,放手吗?

她原本真的以为翟安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男人。

她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龌龊的一面。

“别和翟奕结婚。”翟安一字一句。

“和你结婚吗?”古歆问他,一字一句,满是讽刺。

翟安看着她冷漠的样子。

“翟安,我一直觉得我们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不管我们当初似乎有过青春懵懂,但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的我从来没有把你放在,超过朋友以外的其他敏感位置。而我真的很爱翟奕,很爱,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取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可能不嫁给他。”古歆说得很冷,甚至带着些对翟安的排斥和疏远,“到此刻,我真的不想,讨厌你!”

其实,知道。

很久之前就知道,古歆不会爱他。

他其实没有奢侈过她会爱上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

他从来不做超过他们友谊范围内的事情,也不会告诉她,他的情绪。

就如,古歆直白的告诉他,翟奕不喜欢看到她和自己开往时,他不会说他内心是什么感受,他只会淡笑着说,他会离开。

离开古歆的身边,离开文城这座城市。

即使,觉得文城挺好。

而此刻,很显然,他被厌恶了,被古歆狠狠的厌恶着。

还会觉得,他很龌龊。

到这个时候,到古歆即将结婚的前两天,来阻止她的婚礼。

两个人之间飘着一些淡淡的沉默,夜晚的风吹拂在冷清的街道上,显得彼此的气氛更加的僵硬。

古歆就这么看了一眼翟安,不再多说的,转身欲走。

“古歆。”翟安伸手去拉她。

古歆本能的推开他,因为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翟安,因为真的很怕自己因为翟安,而做出一些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的什么事情出来,她很用力的挥着手不让翟安拉着自己,也非常排斥的,甚至狠狠的推了一下翟安。

她其实知道,不管她力气多大,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随手一推,刚好碰到了翟安还打着石膏受伤的右手,力气一大,翟安似乎一个吃痛,就这么往后退了好几步,而他身后,就是文城车行的街道。

一辆急速前进的小轿车突然在此刻开了过来。

“哐”的一声,伴随着剧烈的急刹声。

古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翟安被那辆小车撞出了好远,突然全身都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真的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受,她就这么像傻了一般的看着突然离自己很远的翟安,看着他突然就,满身是血,毫无生气。

她很久了,没有反应。

远远的看着翟安在自己面前,好像,再也看不到。

小车内的司机打开车门,看着翟安的模样也不敢上前,整个人似乎也是颤抖的连忙拿出手机拨打。

不知道过了多久。

救护车敢了过来。

警车也赶了过来。

古歆那个时候才似乎真的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刚刚她那么一推,翟安就发生了车祸。

她走过去,身体都在发抖,全身都在发抖。

救护人员将翟安抬上了救护车。

她跟着坐了上去。

她看着翟安闭着眼睛,嘴上盖着吸氧器,她一直觉得,这样的画面,只会出现在8点档的言情剧里面,怎么可能,就这么真实的在自己眼前。

她好半响,才拿出颤抖的手机,给陆漫漫打电话。

她不知道给谁打电话,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陆漫漫。

而非,翟奕。

电话接通。

那边传来有些细微的吵杂声音。

古歆那一刻其实已经尽量的控制情绪了,尽量的让自己不那么惊慌失措,可是说出来的声音,自己都听不下去,她说,“翟安,出车祸了!”

陆漫漫眼眸陡然一紧,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你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在救护车上,漫漫怎么办?翟安全身都是血,全身都是血……”古歆一直颤抖的声音,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

“现在去哪个医院?”陆漫漫却表现出了惊人的平静。

“市中心私立医院。”

“我马上过来。你别哭,翟安不会死。”陆慢慢说,一字一句。

“你怎么知道?”古歆问她,那一刻因为陆漫漫坚定无比的语气,也似乎无形中给了她力量。

“嗯,我知道,所以别哭,守着翟安就行,我马上到。”

说完,陆漫漫挂断电话。

莫修远坐在她的旁边,听得很清楚她电话内容。

他脸色似乎有些变化,“发生了什么事情?”

“翟安出了车祸。”陆漫漫直言,此刻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放在一边的包,“我现在要赶到医院去,你们继续。”

说着,陆漫漫就准备大步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莫修远突然拉着陆漫漫。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

莫修远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得更快,“我陪你一起。”

“哦。”陆漫漫有些踉跄了跟了两步。

叶恒看着莫修远和陆漫漫离开的背影,还在划拳的他连忙大步跑过去,“阿修,你要走了吗?”

“翟安出了车祸,我陪她去医院。”

“翟安出了车祸?”叶恒惊呼,脸色明显就变了。

陆漫漫微皱眉。

听口吻,叶恒和翟安关系不错?

莫修远眼眸似乎是紧了一下,叶恒的脸色也有些收敛,缓和了一下情绪,“哦,那你去吧。”

莫修远微点头。

陆漫漫突然响起什么,连忙对着叶恒说道,“对了,最后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叶恒勉强的拉出一抹笑容。

陆漫漫看着叶恒的模样,来不及深想就被莫修远拉着走出了魅色sleepless酒吧。

两个人坐在魅色的专用轿车上。

秦傲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

车内很安静,此刻已经接近11点,文城的街道也渐渐变得冷清了些。

陆漫漫咬着唇。

虽然上一世经历过,这一世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

她默默地在调整自己的情绪,转眸看着一言不发的莫修远,莫修远的脸色有些紧绷,陆漫漫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如此,陪她去医院的举动她承认有那么一秒的感动,但是她终究有些觉得,这份感动有些自作多情。

莫修远方若不是为了陪她……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车子很快到达市中心私立医院。

陆漫漫一边下车一边给古歆打电话,“你在几楼?”

上一世也久远的事情,她也已经忘记了具体细节。

“我在9楼,手术室外面,翟安被推进去了,漫漫你在哪里?”古歆紧张无比的问道,现在似乎很想要找到依靠。

“我现在在医院大门,马上就来。”

“嗯。”

陆漫漫和莫修远走进电梯。

两个人一直看着电梯的字数,到达,走出去,转右,就看到古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走廊上,娇小的身体一直抱着自己,浅色的衣服上还染上了一些血红的痕迹。

感觉到来人,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那一秒,终于忍不住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就这么不停的往下掉。

陆漫漫走过去。

古歆抱着她,“漫漫,我好怕,翟安全身都是血,也不会说话了……”

陆漫漫安慰着她,“翟安不会有事儿的。”

古歆摇头,哭泣着,“我不知道,我好害怕,救护车来的时候,我看着医生护士那么焦急的样子,我真的越来越怕,我怕翟安再也睁不开眼睛,而这一切都是我害的,都是我……”

“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询问。

即使上一世很清楚,但为了分散一下古歆的注意力,她还是问了出来。

古歆咬着唇,身体在颤抖,似乎在隐忍着,回想刚刚的一切。

“到底怎么了?”陆漫漫表现得有些焦急。

而身边站在他们不远处的莫修远,眼神似乎也往这边看了过来。

“我今晚本来和平常一样在外面和朋友喝酒。我想着还有三天就要和翟安举行婚礼了,我真的很紧张,所以这几天玩得有些频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翟安今晚会突然给我打电话,然后突然来找我,还说让我不要和翟奕结婚,我和他争执了几句,然后推了他一下,身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来了一辆小车,将翟安就这么撞了出去……”古歆说,说着,眼泪似乎流得更凶。

都是,她害了翟安。

都是她。

她为什么要去推他!

分明知道,翟安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她为什么要去推他。

“你说什么?!”走廊上,突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

陆漫漫和古歆转头,看着不远处的翟弘冷冷的看着古歆。

古歆心里一窒。

她眼神看向一边的翟奕,翟奕的脸色也无比难看。

她其实不怕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以前的自己从来不会逃脱自己干的那些坏事儿,但现在,她却很害怕,很害怕,她总觉得翟奕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些……

如果翟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管他们彼此多相爱,都没办法结婚的是吗?!

她狠狠咬着唇,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你让翟安出的车祸?!”翟弘脸色很难看。

古歆说不来慌的,只是这么垂下眼眸。

所有人似乎都明了,翟安的母亲温情也这么看着古歆,尽管没有表现得翟弘那么明显,也不难看出,她对古歆的埋怨。

“你最好祈祷翟安没出什么大事!”翟弘狠狠地说着,根本不顾及古歆是他未来儿媳妇的身份。

如果翟安出了大事儿,该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刚开始走廊上就只有翟家人以及陆漫漫、莫修远和古歆。

后来,古歆的父亲似乎接到消息也匆匆赶了过来。

如此多人,走廊上却显得无比的安静。

翟弘一直看着手术中的字样,有时候急得凶了,就狠狠的走几圈,然后又看着闪亮着的灯光。

古歆一直趴在陆漫漫的身上,随时都是崩溃的。

有时候甚至护士一个走动的声音,也会让古歆整个人紧张得,完全不像平时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时间流逝。

一直过了整整4个半小时。

手术室的大门才打开。

所有人一翁而上。

古歆却只是这么远远看着,不敢上前。

翟弘紧张的开口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患者送过来的时候,情况其实已经非常不好了,不过好在送得及时,没有因为大出血而死亡,我们现在也对患者进行了生命抢救,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医生说。

所有人都忍不住松了一口大气。

“不过。”医生开口。

所有人又紧张无比。

“患者的头部受到极大的撞击,脑里面有一块淤血我们没办法取出来,不过从淤血压迫的地方可以诊断,应该会压迫到一些大脑神经。有可能会出现身体上的各种技能不适,这得等到患者麻药彻底清醒后才能够知道最终结果。”医生直言。

翟弘有些不明白的问着医生,“什么叫技能不适?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会出现神经受损吗?”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大脑神经控制的地方很多,很有可能压迫到一个位置,就会出现局部瘫痪,身体不遂等。”医生说。

说出来,所有人又紧张无比。

“不过一般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先不要惊慌,等患者清醒了再说。”说着,医生对着他们安慰的一笑,带着疲倦的身体离开。

与此同时,翟安也从手术室里面推了出来。

全身都是点滴,全身都是绷带,几乎已经看不清楚他原来的模样。

一群人将翟安推着进了病房。

古歆还坐在走廊上,手一直抓着陆漫漫的衣角,整个人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紧张情绪。

走廊变得安静了。

很安静。

古歆却还是如此,仿若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她其实刚刚有听到医生说,说什么瘫痪,说什么不遂……

她真的不想这么害了翟安。

“古歆。”面前,突然出现在一个高大的身影。

陆漫漫抬头。

古歆也木讷的抬头。

两个人看着翟奕。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放开古歆,起身离开。

这个时候,总得给他们一点私人时间。

不管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陆漫漫走向莫修远,那个从头到尾,都一直一言不发也没有什么过多情绪的莫修远。

莫修远自然的将她楼抱在怀里,两个人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翟奕和古歆。

古歆主动去拉翟奕的手。

翟奕任由她这么拉着,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

“翟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古歆说,那个其实不太喜欢掉眼泪的女人,今天似乎一直在哭。

“翟安为什么要突然阻止我们的婚礼?”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古歆摇头。

翟奕坐在古歆的旁边,将她温柔的楼在怀抱里。

仿若也感受到了古歆整个人崩溃的情绪,显得很温柔,很温柔。

陆漫漫站在那里,眼眸微微闪烁。

翟奕其实是爱古歆的。

虽然爱的很有目的,但至少,是真的爱的。

陆漫漫反手拉着莫修远的手,说,“走吧。”

那个时候,已经凌晨3点多了。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不等翟安醒过来吗?”

“你不累吗?”陆漫漫问他。

“我还好。”

陆漫漫沉默了半响,虽然知道后面的一切发展,但至少,这个时候多陪陪古歆吧。

翟奕搂抱着古歆往翟安的病房走去。

陆漫漫和莫修远也跟随其后。

病房中,刚刚出现在走廊上的所有人,都在翟安的病房中,焦急的等待着翟安醒来。

又是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

翟安似乎是动了动眉头。

所有人那一刻,确实紧张到不敢开口说话。

翟安低吟了一声,声音显得有些难受。

一直守在他身边的护士连忙开口道,“翟先生,你醒了吗?”

翟安觉得头剧痛。

整个个身体也僵硬了一半,完全不能动弹。

他动了动嘴唇,缓缓让自己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

所有人看着翟安已经醒了过来,都忍住激动的情绪,都在等待翟安,自己开口说话。

“为什么,这里这么黑?”翟安说,显得有些疲倦的声音说道,“很晚了吗?”

黑?!

怎么会黑。

病房的灯光,分明,亮的刺眼。

护士连忙叫着医生。

病房中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惊讶到不知所措。

医生很快的赶了过来,“翟奕,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是谁?”翟安往声音的方向转去,但就是怎么都看不清楚,眼前黑暗一片。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还记得你出车祸了吗?”

翟安沉默,半响点头,“嗯。”

随即,又说道,“开灯行吗?我什么都看不到。”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你放松。”医生表现得很平静。

翟安那一刻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整个病房中的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翟安的母亲温情,坚强忍了那么久的眼泪,就这么无声的流了下来。

翟安那么喜欢摄影,那么喜欢……

失明了,怎么办?!

房间中瞬间弥漫着悲伤的情绪。

医生检查了翟安的眼睛,又对身体各个部位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做完一切之后,对着翟弘比了一个手势,两个人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口,翟弘就忍不住问道,“我儿子怎么样?”

“经过检查,你儿子其他几乎正常,就算是受伤比较严重的手臂也是有知觉的,虽然骨折,但过段时间就能好,只是眼睛,可能就失明了。”

“是血块压迫吗?”翟弘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嗯,瞳孔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眼睛看上去也没有受到伤害,我们初步断定就是脑里面的血块所致。”

“那能够将血块取出来吗?”

“暂时不行,收拾太紧密,压迫的神经太多,强行取出来很有可能损坏他其他神经,所以我们会观察一段时间,有可能后期会自己散去,也就理所当然的,眼睛会自动的恢复。”医生说这,又叹了口气,“但这都是理想状态,只得看患者恢复情况。当然,如果根本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我们后期会建议患者做脑部手术。”

翟弘有些难受,重重的说着,“谢谢医生。”

“嗯。”医生点头,离开。

翟弘回到病房。

此刻所有人都已经围在了翟安的旁边。

温情一直抓着翟安的手,身体都在发抖,隐忍着哭泣。

翟安此刻反而还在安慰温情。

翟安总是这般,隐忍得让人心疼。

也不得不说,对比起翟奕,他更喜欢翟安。

不说其他,翟安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女人温情和他的儿子。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好不容易才娶到温情,所谓爱屋及乌,翟安又懂事,又聪明,他其实以前对他抱着极大的希望,甚至想过将翟家产业交给翟安,奈何翟安拒绝,说让翟奕接手,他对经商没有兴趣。

最终,他也没有逼迫翟安。

就放任他自由。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让他回国,听说,翟奕结婚后,又要离开。

总觉得自己两个儿子,两种性格,形成了两个极端。

“翟安。”古歆走过去,叫着他。

翟安转头,其实是看不到古歆的。

古歆看着他茫然的眼神,看着他满身的伤,说着,“对不起翟安。”

翟安笑了一下。

古歆看着他的笑容,眼泪就是这么止不住。

翟奕一直搂抱着她,在给无形的给她安慰。

“对不起翟安……”古歆道歉,真的不知道此刻还能够给他说什么。

他那么漂亮的眼睛,他那么喜欢摄影。

以后看不到了,怎么摄影。

“古歆。”翟安开口道,此刻麻药已退,她显得尤其的清醒。

“嗯。”古歆点头。

“现在,让你嫁给我可以吗?”翟安说。

话一出,整个房间似乎都被震撼了。

古歆也突然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一般,就这么看着翟安。

翟安依然笑着说,“嫁给我。”

“不!”古歆摇头,疯狂的摇头,“我不嫁给你!”

拒绝的,那么彻底。

翟安淡笑的脸庞,有些微怔。

就算是内疚,也不会以身相许。

因为古歆,确实不爱他。

而他,却在爱情这条路上,阴险了。

房间内,翟奕冷冷的开口,带着威胁的语气,“翟安,你别乱说。”

“大哥,我一直喜欢古歆你不是都知道吗?”翟安一字一句。

翟奕的脸色难看无比。

“我昨晚之所以出车祸,也是因为我想要劝古歆不要和你离婚,古歆才和我发生了争执导致我被车子撞成了这个样子。”翟安只能凭着声音分辨人的位置,而他大概能够猜到翟奕此刻搂抱着古歆。

好在,他真的看不到。

“翟安!”翟奕咬牙切齿。

“别这么卑鄙行吗?”古歆突然开口。

别这么卑鄙。

翟安想,他有多卑鄙?!

其实有些难受古歆的这种形容词,转念,还是欣然的接受。

“我失明了,生活无法自理,你不应该对此负责吗?古歆。”翟安说,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说得那么冷,那么冷。

古歆咬着唇。

她没办法反驳,她只觉得心寒。

所有对翟安亏欠到要死的心,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她此刻,反而恨透了这个男人。

“我不负责!”古歆说得那般坚决,“我会赔偿你,好多钱都行!我会给你找佣人,找贴身佣人,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但是我不会用我自己来负责,翟安,我不会心软,我不会!”

最后,甚至是歇斯底里。

病房中,原本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不受掌控了。

谁都没有想到,翟安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他要和古歆结婚。

当然,除了陆漫漫。

上一世的陆漫漫其实也是觉得翟安是卑鄙的,很卑鄙,她甚至觉得自己认识了二十多年的翟安,完全的变了一个人。

可现在,她却觉得莫名的心疼。

为翟安选择的这种,方式,这种被万人唾弃的方式而觉得心疼。

房间处于有些压抑的气氛之中。

古歆一直抓着翟奕的手,她突然开口道,“翟奕,我们走,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你带着我离开。”

翟奕看着古歆的模样,冷冰的眼神看了一眼翟安,搂抱着古歆准备离开。

翟安似乎也能够想象到他们的举动。

那张满是伤痕的脸上,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似乎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

终究,不管如何。

古歆爱的人,永远也不会是他!

“站住!”房间中,翟弘突然开口。

翟奕停了一下。

古歆也停了下来。

翟弘根本没有对翟奕和古歆说什么,直接对着一直也守到现在的古歆父亲古正英说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古正英转头看了一眼古歆,回头对着翟弘,“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儿子失明了,医生刚刚也告诉我,说脑部有淤血,不能做手术。也正如我儿子说的,他生活没办法自理,作为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的古歆,不应该负责吗?”翟弘气势很强烈。

“我们愿意赔偿。”古正英也觉得此事理亏在自己,所以并没有多反驳。

“钱我不稀罕。”翟弘说得绝对,“我只在乎翟安要什么!”

“老翟!”古正英忍不住口气有些大了点,“古歆喜欢的是翟奕,你不能这么没有原则的棒打鸳鸯!”

“我也考虑不了那么多,现在翟安失明了,他总得有个人来照顾。对我而言,我儿子现在的需求比什么都重要!”翟弘说得半点婉转都没有。

作为一个父亲,为自己儿子出头也是天经地义。

古正英看着自己哭泣的女儿,所有人都知道,古歆是被宠着长大的。

她母亲去世得早,古正英一直怕自己一个人没办法给她爱,总是对她无限的宠溺的纵容,所以养成了古歆有些刁蛮而人心的性格。

“爸,我不会嫁给翟安,死都不会!”古歆狠狠的说,拒绝的那么彻底。

古正英沉默半响,又对着翟弘说,“现在翟安一时无法接受失明我们都可以理解,这件事情影响到孩子们的终身幸福,老翟,我们都别冲动,多给点时间给他们缓冲。”

“我没有冲动。”翟弘脸色一直很难看,狠狠的说道,“如果谈不拢,我们法庭上见,我也不会顾及亲家不亲家,交情不交情,翟安的车祸由古歆而起,我想法院会给翟安一个合理的交代。”

“你要告我就告我吧!”古歆大叫,“就算是坐牢一辈子,我也不会嫁给翟安,绝对不会!”

说完,古歆这次没有等任何人开口,拉着翟奕就走了。

房间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的尴尬。

陆漫漫想了想,也拉着秦修远离开。

不管古歆现在多倔强,最后的结果还是不能改变。

陆漫漫和莫修远走到医院大门口,远远看着古歆已经和翟奕准备坐着车子一起离开。

“古歆。”陆漫漫大步跑过去。

古歆眼眶红红的看着陆漫漫,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她狠狠的还说着,“翟安怎么可能这么卑鄙,这么卑鄙!”

“别哭了。”陆漫漫说道,“今晚去我那里。”

古歆一怔,摇头道,“不了。”

“去我那里!”陆漫漫很坚决的拉着古歆。

上一世,古歆去了翟奕那里。

而这一世,她觉得她有必要阻止一些没必要发生的事情。

“古歆,我想和你谈谈。”陆漫漫说得固执。

古歆转头看着翟奕。

从小到大,仿若陆漫漫每次要她做的事情,她都习惯了顺从。

“走吧。”陆漫漫直接拉着古歆的手离开。

古歆似乎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陆漫漫走向了另外一辆小车内。

翟奕就看着陆漫漫和古歆离开,狠戾的眼神,闪过一丝嗜血的味道。

黑色轿车内。

莫修远坐在副驾室,将后面宽敞无比的位置留给陆漫漫和古歆。

古歆一直在微微抽泣。

“别哭了,你这是准备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光吗?”陆漫漫受不了的说道。

“你遇到这种事情你试试。我想起刚刚翟安说的那些话,我就忍不住恶心。他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翟安!”古歆愤愤不平的说道,“反正我死也不会妥协,我就不相信,翟叔叔会真的把我告上法庭,他也是气急了,平时分明对我很好的。”

古歆总是把人心显得很单纯。

陆漫漫也不想揭穿,她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考虑,真的嫁给翟安。”

“为什么要考虑?!”古歆瞪大眼睛,“我根本就不爱他。”

“也或许,你爱过呢?”陆漫漫说。

“不可能!”古歆直言无比,“我现在对翟安,只有讨厌,讨厌!”

陆漫漫抿着唇,看着文城此刻冷清无比的街道,“算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

“我才不想,反正两天后,我准时和翟奕结婚,我才不管翟安怎样,我才不要管他!”古歆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发生了这儿大的事情,这个女人这么快一会儿功夫,就又想通了。

车子一路到达莫修远的别墅。

古歆跟着陆漫漫进去。

此刻已经很晚了,大家也没有了心情在做些其他,直接就往楼上走去。

古歆看着莫修远和陆漫漫很自然的分别走向一个房间,拉着陆漫漫问道,“你们不睡在一起吗?”

陆漫漫一怔,拉着古歆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是要陪你吗?”

“我不需要你因为我影响了你们的夫妻生活。”

“这个时候了也影响不了。”陆漫漫说,“我帮你找干净的衣服,你去洗个澡,看你一身的血。”

古歆低头,看着身上还染着翟安的血渍。

心里面也说不出什么滋味,脑海里面自动浮现着翟安满身是血的模样……

陆漫漫看着她的表情。

这妞就是死鸭子嘴硬。

她叹了口气,将手上的未穿过的新睡衣和内衣递给她,“去洗澡。”

古歆回神。

回神的时候望着陆漫漫,幽幽的声音问道,“你说,翟安以后失明看不到了,会怎么样?”

“以后就知道了。”陆漫漫拉着她的手,“快去洗澡吧,先别想了。”

“嗯。”

古歆走进浴室。

陆漫漫看着浴室的方向。

以后,你会陪着他,就知道,翟安会怎样了?!

……

翌日。

昨晚上折腾到凌晨4点才上传,又安慰了一些古歆,待她睡着后,自己才入睡。

闹钟一响,陆漫漫赶紧关上,勉强的支撑着自己起床。

她看着身边熟睡的古歆,轻脚轻手的起床,洗漱,然后离开,轻轻的关上房门。

下楼。

王忠在客厅收拾,看着陆漫漫,恭敬道,“莫太太这么早就起来了?昨晚上不是很晚才回来吗?”

“嗯,我有点事情,要去公司。”陆漫漫声音有些疲倦,脸色也不太好,“我朋友昨天在我房间休息,你不要去打扰她,她一般要中午时刻才会自动醒来,醒了之后让她别离开别墅,等我回来!然后你给她做点她喜欢吃的酱炒鸭什么的,她口味稍微有些偏重,可以放点辣椒。”

“是的,莫太太。”王忠恭敬道。

陆漫漫微点头,离开。

秦傲已经在门口等候。

陆漫漫看着秦傲的模样,想起昨晚上他们还在喝酒,随口问道,“昨晚上喝到几点?”

“结束得很早,莫先生和你走了之后,叶先生也招呼着大家散了。”秦傲回答道。

“哦。”陆漫漫点头,点头的一瞬间又问道,“叶恒认识翟安是不是?”

秦傲一怔。

陆漫漫看着他的表情。

秦傲恭敬的说道,“莫先生有吩咐我,不该说的话,不能说。”

“……”莫修远那厮!

秦傲不再多言。

陆漫漫也没再多说,车子很快听到陆氏大厦。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张翠恭敬的跟随其后。

陆漫漫说道,“上午11点前过昨天修改的方案,你和两个中心经理定一下具体时间,下午我有事儿不会在公司,所以让他们抓紧。”

“是。”张翠点头,准备离开。

“对了,帮我泡一杯咖啡,不加糖。”陆漫漫已经打开了电脑。

张翠诧异的看着她。

平时很少喝咖啡的,还不加糖。

陆漫漫淡淡的说着,“有些疲倦,提提神。”

“哦。”张翠点头,离开。

陆漫漫投入工作之中。

张翠给她送来咖啡,确定了开会时间10点半。

到达时间。

陆漫漫起身走向会议室。

两个中心经理以及手下的专业人员都已经坐在会议室等候。

陆漫漫坐定,直截了当,“开始吧。”

话音落,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眼眸微紧看着陆轩然出现在会议室。

“有事儿?”陆漫漫脸色不太好。

“陆总。”陆轩然叫着她职位,却显得无比的吊儿郎当,“刚刚董事长已经通过了,从今天开始,我来市场部上班,跟着你一起学习市场营销。所以今天我就从你们的会议开始吧。”

陆漫漫脸色一沉。

她倒不觉得,陆轩然会这么上进。

眼眸微转。

冷然道,“找个位置坐下。”

陆轩然痞痞一笑。

陆漫漫总有一天会知道,看不起他的下场!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

来吧,月票。

小宅的最爱。

不对,小宅的最爱是我可爱的亲们!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