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命运的扭转(三)既然你这么爱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陆氏会议室,陆漫漫坐在正中间的位置。

“今天做方案的最后一稿确定,下午我有事儿不在公司,这周末开展活动。”陆漫漫直言道。

策划部的两个中心经理连忙点头。

“张秘书,将方案投影出来。”张翠连忙打开。

左华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陆总,我们中心联合经分组对经济区进行了APPU值的一个测算,算出来的结果大约在62。34元左右,不是一个特别高的消费水平,却不是我们的想的那么低。所以根据用户的消费APPU值和消费习惯,我们融合了号卡的资费和销售的产品。依然选用我们主打的套餐58卡,融合叠加半年的体验流量包3GB和120分钟长市通话,同时为提升用户的APPU值,我们将选择用户有极大需求的无线上网卡进行承诺88元的消费赠送。”

陆漫漫看着屏幕上用户的分析数据,微点头。

看得出来,营销中心有深入的挖掘用户的消费行为,对用户进行了全面分析然后推出来的产品。

“OK,政策方面我没有什么意见。左经理做了多年,比我有经验,按照你想要的政策,张秘书作好记录,到时候活动做一个责任分工出来,担任责任的中心或者室不得以任何借口推卸责任。”陆漫漫直言道。

“是。”

“邓经理,说说你这边的营销活动方式。”陆漫漫说。

邓宇点头,连忙站起来,说道,“这次活动的主题叫做‘一陆有你,风雨同行’。我们策划的是一个大型户外类体验游戏,根据现在最火的‘急速奔跑’这一档明星真人秀做的一个小型全民活动,为了安全起见,活动内容我们搞得并不复杂,主要分为水上项目和陆地项目,用户通过闯关来赢得奖励,奖励的内容根据闯关的关口和时间进行归类,一等奖是公司新推出的5。5寸的大屏限量版手机,5台,参与奖是公司的各种体验业务,包括视频流量优惠,包括话费包赠送等等。活动时间我们设定的为两天,本周六和本周日。我们已经给宣传那边做好了对接,今天营销活动一确定,将会第一时间在经济园区及周边上我们的宣传灯箱,同时对目标用户进行短信群发和外呼通知。”

陆漫漫看着这个基本已经成熟的方案,问道,“唐夭夭呢?”

“唐夭夭我们初步设想是作为一二三等奖的颁奖嘉宾,在活动开始前和结束时,进行现场演唱,活跃气氛。”邓宇说。

“我觉得太简单了。”陆漫漫皱了皱眉头,“既然活动搞了起来,就不能单单的只做一个品牌的营销,也要考虑其他营销项目比如手机的销售。左经理将这段时间的手机政策做一个汇总,我倒不觉得需要特殊政策,就运用原有的政策做一个宣传。邓经理到时候找几个模特和唐夭夭一起,做一个简单的手机现场发布会。”

“好的。”左华和邓宇连忙点头。

“方案基本确定,还有什么细节就劳两位经理费心了。”陆漫漫不喜欢耽搁无畏的时间在开会上,说道,“半个小时后将方案最终汇总成稿,然后给我签字后,交给章经理会签,最终给董事长审批,发文。活动进度张秘书你记得通知经分组的同事做好日通报工作。”

“是。”所有人恭敬无比。

陆漫漫站起来,“散会。”

说着,先走了出去。

陆轩然坐在会议室,看着陆漫漫如此干练而霸气的模样。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陆漫漫吗?

他所有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年他各种欺负陆漫漫的事情上,还停留在陆漫漫总是躲在她父母身后,对他各种避让的事情上,有时候他甚至故意欺负她,比如抓他的头发,扯她的裙子,她也只是委屈的,不太敢吱声,那个时候爷爷总是偏向他,不管他做了什么恶作剧,都是以他是弟弟,你是姐姐要谦让而使他更加的为所欲为。

陆漫漫仿若突然一夜之间就变了。

变得这般强势,再也不是自己想要欺负就能够欺负得了!

甚至于自己好像还在她的欺压之下。

这种滋味……

越想越不是滋味!

陆轩然转头看着正欲离开的两个经理,随口问道,“活动方案什么时候能够出来?”

“半个小时候。”

“好。”陆轩然点头。

两个经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没有多想的走出了会议室。

陆轩然看着所有人离开,拿起电话拨打。

“文赟。”

“嗯,轩然。”

“陆漫漫准备在工业园区的营销活动方案,半个多小时我可以给你。”

“效率这么高,超乎我的想象。”那边笑着说道。

“我要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失败过!”陆轩然说,显得很自负。

“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文赟提醒。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愚蠢。”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文赟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不是怕陆轩然太愚蠢,而是怕陆漫漫太聪明。

……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坐在自己办公椅上。

陆轩然突然出现在会议室,突然说要在市场部,无非就是想要掌控她的行径,知道她在做什么,更可以将她所有的计划和安排不费吹灰之力的传播出去。

而陆轩然突然有这么“明智”到自取灭亡的方式,是陆勤政安排的?

还是说,有其他人?!

她眼眸微紧,拿起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张翠很快出现在陆漫漫的办公室,“陆轩然现在是安排的一个什么职位?”

“刚刚听其他同事说起,说是轮岗实习,章经理刚刚安排的是经分组,实习期是两周。”

经分组。

章显德倒是真会安排。

公司所有的日程进度经分组作为通报部门,显然是最清楚明了的。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点头,又开口道,“给经分组的组长说一声,让他多注意陆轩然的一举一动,有什么特殊行为给我说一声,私底下的。”

“是。”张翠点头。

“出去忙吧。”

“嗯。”

陆漫漫看着张翠离开,下午肯定得陪着古歆去处理她的事情,上午之内必须将最终的方案稿确定并实施安排。

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半个小时后张翠将营销文件给她过目,她认真的审查了一遍,签字。

20分钟后,内部发文。

活动生效。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正好中午12点。

她拿着包离开了陆氏大厦。

回到莫修远的别墅,走进大厅。

大厅中,莫修远和古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陆漫漫怎么看怎么觉得,太有违和感了。

而她看了一眼电视节目,果然附和奇葩的两个人。

动物世界。

她实在不懂他们的追求。

两个人看到陆漫漫回来,古歆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漫漫,你总算回来了,和你家莫修远这个男人在一起,闷死了。”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转头看了一眼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

陆漫漫转移视线,说道,“不是在看电视吗?”

“谁想看动物世界?!”古歆不悦。

“那你让莫修远换台啊?”陆漫漫直白道。

“你以为我想看动物世界!”莫修远也没好气的说着。

陆漫漫又彻底懵了,两个人都不愿意看的节目,为什么还看。

“因为找不到两个人都愿意一起看的节目,所以找了一个都不愿意看的节目。”古歆突然说。

“……”奇葩的人生,她果然没办法理解。

但她可以想象,今天在客厅上演的电视撕逼大战。

“漫漫,你回来了,我就走了,我去找翟奕。”古歆直白的说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想和他再多谈谈。”

“谈什么?”陆漫漫问她。

“谈婚礼啊,我绝对绝对不会因为翟安而影响到我和翟奕的婚礼,绝对不会!”古歆说得义正言辞,义愤填膺,“不管我对翟安有多内疚,我都绝对不会委屈了我的爱情。”

“翟奕给你打电话了吗?”

“上午打了一个,让我别多想,他会解决我们的事情。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去见见他,在他的立场上,最不好处理这件事情了。何况,本来所有事情也是因我而起,一人做事儿一人当,我不想翟奕为难。”

“不想他为难的最好方式就是和翟安结婚。”陆漫漫直白无比。

“我说了不!”古歆有些冒火,总是很容易被激怒。

这个毫无心思完全不会掩饰情绪的女人。

莫修远似乎是听到声音往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似乎并不太好。

陆漫漫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莫修远好像挺不喜欢古歆的。

虽然她也没打算让莫修远对古歆有好感。

他们又不真的是夫妻关系,她干嘛要去要去莫修远接受她的朋友。

有些火药味的大厅,古歆的电话突然响起。

古歆不爽的看着来电显示,接通,“爸。”

“你回家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情?”古歆皱眉,“我现在要去找翟奕,然后再回来!”

“现在给我马上回来!”那边声音很大,陆漫漫站在古歆旁边,都听到老头子怒吼的声音。

古歆也被怔得不要不要的,整个脸蛋一下就委屈了,“你凶我。”

“爸也是气急了,你赶紧回来,爸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那边瞬间,又温和了些,说话的语气,甚至还带着请求。

古歆就是被这样宠坏的。

“你非要现在就见我吗?”古歆满脸不爽。

“嗯,现在,爸很着急。”

古歆还在犹豫。

陆漫漫直接拿过古歆的电话,“古叔叔,我是漫漫。我马上带着古歆回家。”

“漫漫,谢谢你了,还是你最让大人省心,古歆怎么就没有你半点懂事儿。”古正英由衷的说着。

“总会有懂事儿的一天的。”陆漫漫说。

人都会在经历过一系列事情后,学着长大学着成熟。

挂断电话,陆漫漫对着古歆直白道,“先回你家去。”

“你怎么现在也这么讨厌。”古歆瘪嘴。

“就你不讨厌?!”陆漫漫翻白眼,“不说了,我们先回你家去。”

古歆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陆漫漫走了。

偌大的别墅大厅,莫修远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

陆漫漫果然不是对任何人都这么一板一眼的,她也有如此在乎的人!

……

秦傲开着车送陆漫漫和古歆回到古家别墅。

古家别墅陆漫漫很熟悉,因为从小要好,几乎是你家我家不分彼此的在一起玩耍。

两个人走进大厅。

古正英在大厅等她们,显得有些焦急。

古歆的母亲在她8岁那年就去死了,当时古歆哭得昏天暗地,大家都以为她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却也不得不感叹她那少股筋的情感,不出半年时间,古歆就变回了原本那个活泼机灵还有些小淘气的她。而古正英也因为古歆的母亲突然去世,将更多的宠爱放在了古歆的身上,几乎是有求必应,不管古歆做了什么,古正英都不会责骂,反而是宠得让人都看不下去,俨然的印证了那句“慈母多败儿”,古歆明显的到现在依然,无所事事,最能干的事情就是八卦和逛街。

可也正因为她如此单纯的生活环境,才让她的性格变得更加的简单,完全是一个生活在童话故事里面,没有被这个万恶的金钱世俗社会所沾染。

“爸,你找我做什么啊?”古歆不爽的开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满脸不开心。

陆漫漫也跟着古歆坐过去,显然比她看上去有规矩得多。

古正英招呼了一下陆漫漫,转头对着古歆语重心长的说着,“小歆,昨晚上我和你翟叔叔讨论翟安的事情几乎到天亮,我回来也想了很多,翟安因为你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下半辈子确实没办法好好生活,我们做人不能太过自私,翟安从小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也是你的好朋友,你倒不如,就嫁给他吧。”

“爸,你怎么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古歆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到现在,你也要来逼我吗?!让你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你会怎样?!你们为什么就不考虑我的感受?!我知道我对不起翟安,让他现在双目失明。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这么一推就给他推出去撞车了!”

“可是翟安还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古正英尽量在用温和的语气劝说。

古歆整个人已经暴躁到完全不受控制,“你说什么都没用,我说不嫁给翟安就不嫁!”

“古歆!”古正英似乎也压抑不下去了,声音又大了些,“你就不能听爸一次吗?!”

“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但是结婚这件事情,你不能插嘴,这是我的终生幸福,我不要任何人干涉!”古歆对他父亲,完全是大吵大闹。

“所以你就想要去坐牢了是不是?!”古正英说着,身体都在发抖,眼眶都有些红了,“昨晚上翟弘直白的说了,如果你不答应翟安的要求,就会把你送进大牢!古歆,过失杀人,也是杀人!过失也可以判刑的,你就想要让爸看着你坐牢吗?!”

“坐牢就坐牢!”古歆完全不顾她父亲的激动,整个人也一直处于无比崩溃的状态,“越是这么逼我,我越是不会如愿!翟安想要怎么样我偏不,我现在恨透了他,恨死了!我真后悔我这辈子为什么会认识翟安!”

说着,古歆就莫名的哭了。

哭得还很撕心裂肺,仿若没想到自己为什么,就会面临这些事情。

古正英整个人也有些难受,他原本站在的身体,突然坐在沙发上,似乎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古歆就站在那里,使劲哭,还像个孩子一样,用哭来发泄自己的脾气。

陆漫漫看着这对父子,微有些叹气。

古歆应该庆幸,自己有这么好一个父亲。

虽然她父母对自己不错,但也不得不说,古正英完全是把古歆当公主在宠,宠得人神共愤。

有些僵硬的大厅内。

古正英看着自己哭泣的女儿,脸上难受的神情让陆漫漫都觉得,古歆有时候真的太不体谅他父亲了。

“小歆。”古正英有些苍老的声音温和无比。

古歆看着他父亲,还是在哭。

“你母亲在你8岁那年就去世了,那一天开始,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古正英说,说着,眼眶是真的红了,虽然没有眼泪流出来,但真的神情很难受,“我当时甚至很想这么一蹶不振下去,就是因为你,我想到我还有这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女儿,我想着你母亲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正英,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女儿小歆,不要让她受到委屈,要让她快快乐乐的成长。”

古歆这一刻突然停止了哭泣,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一直以为,他父亲没有这么多情绪的,在她心目中,他父亲对着她,不管多疲倦多累的时候,都是笑着和她玩耍,笑着任由她子他身上恶作剧,比如在他睡着后故意拔他的胡子,在他睡着后突然捏着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那些一个一个瞬间,不管她多调皮,他都会笑着,从来不会骂她。

她没有母爱,8岁前的记忆也不太深刻了,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在家庭的安静世界里,缺少了什么。

她咬着唇,看着自己的父亲。

看着他似乎两鬓都开始有了白发。

她其实不敢甚至不想去承认,他父亲已经到了一定岁数。

她一直以为,他父亲还是那个,可以把她举在天上玩游戏的父亲,还是那般健壮。

“这么多年过去,爸看着你长大了,大到有一天也要嫁人了。”古正英说,说着有些哽咽,“你不知道,当你兴致冲冲给我说,翟奕给你求婚时,我当时的心情。”

古歆看着自己的父亲。

那晚上很晚了她才回去,回去的时候他父亲其实已经入睡了,她爬到他的床上,扯着他的胡子说,“爸,我要嫁人了,翟奕给我求婚了。”

当时,她太兴奋了,兴奋到,没有看到他父亲的表情。

她没有注意到他父亲沉默了好久,才笑着说,终于长大了。

“很多事情我都可以纵容你,只要你不要伤害到自己。”古正英似乎缓和了情绪,对着古歆说道,“但在伤害你的事情上,我不会妥协。古歆,嫁给翟安。其实翟安真的更加适合你,翟奕……”

“爸爸。”古歆打断他的话,没有在大吵大闹,她说,“我知道我很任性也很调皮,也大大咧咧到注意不到别人的感情,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想委屈了自己。我不会嫁给翟安的,死都不会。不管你们怎么劝说我,不管我将面临什么,我都不会嫁给他。绝对不会!”

“那你就想要让爸这么看着你,去坐牢?!”古正英一字一句问道。

古歆咬着唇,眼眶内包裹着眼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受不了被人这么逼着,我很受不了,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我对爱情的追求真的很简单,我只想要嫁给,我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不管他什么背景什么身份!而现在,我只是想要嫁给翟奕而已,为什么那么难?”

古正英沉默着,半响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古歆擦了擦眼泪,突然说道,“我要去找翟奕。”

“古歆。”古正英叫着她。

古歆已经大步跑了出去。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没有追出去,他看着古正英,说道,“叔叔,让古歆去找翟奕吧,反正不到最后她绝对不会死心。”

古正英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为什么她性格这般的固执。”

“是因为她太纯真了。”陆漫漫笑了一下,“她以为爱就是简单的直白的一股筋的就行,没想过要委屈自己去接受别人。”

“也是我从小纵容的。”

“总有一天会学着长大的。”陆漫漫说道,“叔叔,我还有事儿也先走了。你别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转的。”

古正英对着陆漫漫慈祥的一笑,“去忙吧。”

“嗯,再见。”

陆漫漫离开古家别墅。

坐在秦傲的车上,说道,“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嗯。”秦傲恭敬的点头。

陆漫漫看着车窗外的文城街道,不知道现在做的一切最后会不会改变将来的设定,她只知道,不做肯定改变不了,做了,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走向医院,直接往翟安的病房走去。

病房中,陆漫漫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是莫修远。

莫修远站在翟安的病床前,两个人似乎说了些什么,又似乎,没有说话。

而她的出现,成功的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脸上没有半点不一样的神色,只是这么淡然的笑了一下。

“谁来了?”翟安问。

如此深刻的感受到,翟安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一切。

“陆漫漫。”莫修远说,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磁性。

“漫漫,你随便坐。”翟安招呼。

“嗯,我就是来找你说说话。”陆漫漫走过去,问道,“叔叔和阿姨他们呢?”

“昨晚守了我一夜,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哦。”陆漫漫点头。

陆漫漫脚步也停在翟安的病床前,站在莫修远的旁边。

突然有些沉默的空间,陆漫漫转头对着莫修远说道,“我想和翟安单独说点话,你能回避一下吗?”

莫修远看着她,耸肩一笑,“下次再来看你,翟安,养好自己。”

“嗯。”

莫修远大步离开。

离开的背影,让陆漫漫越发的肯定,莫修远和翟安,关系绝对不一般。

但又是为什么,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如此生疏?!

眼眸微动,她回头看着翟安,看着他今天气色明显比昨晚好了很多,尽管身上依然绷带缠身。

“漫漫,你想劝我不要逼古歆是吗?”翟安直白道,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半点生气,显得还很温和。

“不是。”陆漫漫摇头。

上一世这么劝过,也和古歆一样觉得他太过自私和可恶。

但是这一世,就不会如此了。

翟安似乎因为陆漫漫的话而感到有些吃惊。

“我就是来告诉你,不管怎样,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娶到古歆。”

“为什么,你会怎样对我说?”翟安真的很不可思议。

“不为什么,就觉得你比翟奕更适合古歆。”陆漫漫一字一句。

翟安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

“翟安,我为我以前对你做的一切道歉。”陆漫漫突然开口。

“你对我做了什么?”翟安实在是不知道陆漫漫在说什么。

以前。

上一世,帮着古歆做的那些,事情。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好好休息吧,我就是来看看你。”

翟安皱眉。

“我先走了。”

“漫漫。”翟安叫着她,尽管眼眸看着她,但她知道,他其实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谢谢你。”

陆漫漫摇头。

该说谢谢的那个人,到底应该是谁?!

“朋友,就不要说谢谢了。”陆漫漫直白道。

“嗯。”

“好好休息,拜拜。”

“拜拜。”

陆漫漫走出翟安的病房。

病房外,莫修远修长的身子靠在走廊墙壁上,似乎是在等她。

两个人这么对视了一眼,然后彼此很有默契的,并肩离开。

走到医院大门口,莫修远直接拉着她的手,也不说话,让她上了她的副驾驶室。

陆漫漫也没有反抗,坐在莫修远的小车内。

莫修远开着车离开。

文城这两天的天气难得很好,眼光刺眼到,陆漫漫几乎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睁不开眼。

她微闭上眼睛,淡淡的开口道,“你认识翟安?”

“嗯。”开着车的男人应了一声。

“你们是朋友?”

“嗯。”

“你们关系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嗯。”

陆漫漫突然笑了一下,笑着也没有睁开眼睛,反正这么都看不透那个男人,她就这么闭着眼睛开口道,“莫修远,你到底隐藏了多少,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耳边没有再听到回答的声音。

陆漫漫只感觉到,周围很静,车内很安静。

她闭着眼睛,其实很困,很倦。

她以为是阳光让她显得懒洋洋,后来才想起,自己昨晚上几乎没睡,这段时间也在超负荷工作,所以,真的很累了。

她记得她在熟睡前说了一句,她说,“莫修远,越靠近你,越觉得你很可怕。”

而她似乎恍惚听到了一个磁性的男性嗓音。

他说,“别怕。”

别怕。

陆漫漫真的已经沉睡了过去。

莫修远微转眸,就看到陆漫漫熟睡的模样。

他以为,这个女人不知道累,不知道疲倦。

这么一会儿,就熟睡了过去。

他车子开得慢了很多。

他其实习惯开快车,他有时候甚至不喜欢太过稳重,太多思考,那样,会畏手畏脚。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靠在莫家别墅。

莫修远下车,走向副驾驶室,打开车门。

他弯腰,解开陆漫漫的安全带,低头,看着她熟睡的模样。

这个女人睡着后,眉头都微皱起。

他薄唇微动,靠近她的唇瓣。

浅吻,一点一点,坳开她的唇齿,寻找她的甘甜。

陆漫漫突然微微的呻吟了一声。身体还不知觉得往他身上靠了靠,嘴唇贴合着他的唇瓣,仿若在主动的回应他的亲吻。

迷迷糊糊中,总是带着迷迷糊糊的身体反应。

莫修远这么吻了她好一会儿,微喘气。

陆漫漫双唇红润,仿若还在睡着梦,睡得很甜。

莫修远双手横抱着她。

陆漫漫就这么软软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喃喃的声音有些迷糊不清,“赟,别这样……”

赟。

莫修远抱着她往大厅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顿了一下。

所以刚刚的主动回应,是因为,赟……了?!

……

古歆从别墅跑出去,开车去见翟奕。

他们约在了一个咖啡厅。

古歆到的时候,翟奕已经在VIP包房等她。

古歆看着翟奕那一秒,隐忍的眼泪又这么哭了出来,一下扑进他的怀抱里,“翟奕,我受够了。”

翟奕就这般僵硬的抱着她,将她抱在怀抱里,似乎在无形的给她安慰。

古歆哭了很久,哭得天翻地覆。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

真的觉得自己,委屈得好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般。

她控制着自己眼泪,抬头看着翟奕的样子。

翟奕其实没有翟安那么帅,翟奕的轮廓显得太生硬了一些,不过气质很好,总是透着些说不出来的高贵,翟安显得要随和很多,看上去就像邻家大哥哥,所以两兄弟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是两幅画面。

所以古歆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谁,绝对不会搞错。

其实她对翟奕也不是一见钟情,因为和翟安从小玩耍,经常会见到在翟家别墅看到他,他比他们成熟,从小就不太爱说话。古歆也不喜欢这样的男人,会觉得太闷。

而翟奕也没有主动追求过她。

他们两个在一起,完全只是因为,一次宴会翟奕搂抱着她跳了一曲舞蹈,那一刻的悸动。

那一刻让她,心跳加速,然后,一曲舞蹈结束之后,她表白了。

翟奕答应了。

他们就顺理成章,好了这么多年。

好到现在,准备结婚的。

她望着翟奕此刻有些冷硬的脸颊,主动仰头亲吻他的嘴唇。

翟奕眼眸微动。

缓缓,两个人吻得如胶似漆。

古歆就知道,自己是很喜欢很爱翟奕的,否则不会在此刻,这般的想要和他靠的更近,更近。

热情似火的房间,古歆甚至很想就在这个地方,就把自己给了他。

但是。

翟奕却在彼此都兴奋的那一点,推开了她。

气喘吁吁的两个人,沉默的看着彼此。

“翟奕?”古歆看着他。

翟奕看着她,不发一语。

“你还会娶我的是吧?”古歆问他。

翟奕抿着唇。

“你还会娶我的是吗?”古歆问他,眼眶开始红了。

她不喜欢这么沉默的翟奕,一点都不喜欢。

她希望他可以坚定的告诉自己,他要娶她!

“翟奕……”

“小歆,对不起。”翟奕突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让古歆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可以用一个叫做天崩地裂的词语来形容。

她不相信的看着翟奕。

她想,也或许自己理解错了。

对不起,或许在说,让她经历了这么多不开心的事情。

“我决定退出了。”翟奕再次开口,说,“我们不能结婚。”

一秒的自我安慰后,换来的是更加崩溃的事实。

所以,那个一直一直在坚持的自己,是有多么的难堪?!

“为什么?”古歆问他,很认真的问他,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问他。

“你知道,我父亲更喜欢的是翟安。他昨晚上逼我,让我放手,他说,让我把你让给翟安。”翟奕说,脸色很难看,“还说,如果不放手,他会把你告上法庭,你会坐牢。”

“我不怕坐牢。”

“但是我怕!”翟奕说。

“翟奕……”

“小歆,我没办法让你受到伤害!”

“我不怕受到伤害。”古歆说得急切,很急切,“我只想嫁给你。”

翟奕心疼的看着她,“古歆,别这样。”

“就这样!”古歆固执地说着,固执的抱着翟奕,“我们结婚吧,我们现在就上床,生米煮成了熟饭,谁都没办法逼我们了!”

“古歆,不会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翟奕说,“就算是上床了又能怎样,你保证翟安就会说不娶你吗?!我父亲会用各种方式逼着我们分开,只要是翟安要的我父亲会不折手段,你根本无法想象,他们会我们做什么?!”

“除非杀了我,做什么我都不怕。”

“古歆。”翟奕似乎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捧着她的脸蛋,一字一句道,“你嫁给翟安吧,他也会对你好的。”

“不!”古歆摇头,很崩溃,“我以为全世界都在劝我们不结婚的时候,你会像我一样坚决的,你会像我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也会和我结婚,你为什么要说退出,你为什么要妥协?!”

“对不起古歆,我没有你这么坚决,我没办法拿你的来做赌注,我在无法完全保护你的时候,我不能做固执的事情。”

古歆真的觉得很心寒。

她以为,爱情不是这样的。

她以为的爱情是,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携手同行的。

他不知道,爱情还可以这般,因为一点点就随便动摇。

“古歆……”翟奕看着她难受的样子,轻声叫着她。

他其实也恨,恨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翟安说要的东西,他父亲不折手段都要给他。

今天一早,他父亲甚至在一晚上没有合眼的情况下,和他谈协议。

他父亲说,他给公司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份给他,让他放弃古歆。

他父亲知道他所有的性格,所以知道,他一定会答应。

他答应了,甚至没有犹豫。

古歆他是很喜欢,是真的喜欢,二十六年来,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动心过,但是古歆他确实动心了,而她的家世背景,也完全附和他择偶的基本标准!

他甚至没想过,他的世界还会出现其他女人!

但此刻,因为翟安,他得放手。

他咬牙,看着他父亲递给他的转让股份协议。

协议中说,他放弃和古歆结婚,且从放弃这一刻开始,保证以后不再和古歆藕断丝连,也不能和古歆发生任何超出朋友关系的亲密举动。否则,转让协议自动失效!

他签了!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彻底的放弃了古歆。

而此刻。

古歆哭得泪眼婆娑。

他心里越发的痛恨无比。

“走吧,我送你回去。”翟安说。

“不用。”古歆拒绝,狠狠地说着,“我不用你送!”

“古歆。”

“翟奕,我不用你送,我不用你这么好心!”古歆大声的吼着,声音几乎嘶哑。

翟奕看着她如此模样。

“我真的是受够了,受够了你们所有人全部都逼着我嫁给翟安!我为什么要嫁给他,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她,我死都不要!”古歆突然从房间跑了出去。

翟奕追了几步。

此刻,也只能紧捏着拳头,看着她离开。

古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小车上,她发动车子离开。

开得很快。

她其实开车技术并不好,但是她此刻,却疯了一般的往街道上开去。

她的油门使劲往下一直踩。

如果她此刻死了,如果她此刻突然撞车死了,是不是就没有可以逼她了?!

是不是翟安就会知道,她就算是死,也不回嫁给他?!

她通红的眼眶狰狞无比,她咬唇,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瓣,看着前面的偌大的一个石头柱子,她脚上的油门狠狠一紧。

飞快的车速,却在最后一秒停了下来。

刹车上,惊动了整个街道。

好多车从她身边,惊恐而过。

古歆狠狠的抱着方向盘。

刚刚巨大的冲击迫使她安全带勒得很紧,身体很痛,此刻,却似乎都感觉不到。

她只是无声的在哭。

无声的哭着。

她做不到。

她脑海里面突然想起她父亲,想起她父亲说,古歆,你8岁那年,你母亲去世,我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

心在,她如果死了,她父亲怎么办?!

她狠狠地抱着方向盘,周围响起喇叭的声音,在催促她挡住了街道。

她擦了擦眼泪,狠狠地擦了擦。

她启动车子,转弯,开着离开。

她一路将车子开到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车子停好,她走向翟安的病房。

她想了很多,她或许好好求求翟安,翟安不会质疑要娶她。

所有一切根源都是翟安,如果翟安说不娶她了,所有人都不会再比她。

她又可以,开开心心的嫁给翟奕,她的人生,还是可以那么完美。

她深呼吸,深呼吸,敲开翟安的门。

病房中,只有两个高级护工在护理翟安。

翟叔叔和阿姨现在应该还在休息,听说,守了一夜的。

翟安躺在床上,他看不到,温和的声音问道,“是谁来了?”

古歆隐忍着。

她其实也无法接受,翟安不能再看到的事实。

她咬着唇,在控制情绪。

翟安沉默了一会儿,似乎突然知道,说,“古歆,你是吗?”

古歆点头,“嗯。”

翟安笑了一下,“你坐吧。”

“翟安,我想和你谈谈。”古歆说,很直白。

翟安点头,对着房间里面的护工说道,“你们先出去。”

护工离开。

病房中,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古歆看着他,看着他迷茫的眼睛,隐忍着心里的各种情绪,直白的说道,“翟安,我们不想爱,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我答应你,我会对你很好的,像以前一样你好。我也不要你离开文城了,你想要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我也会经常过来陪玩,带你出去逛逛街,我会尽量弥补你眼睛给你带来的伤害……”

古歆似乎是说不下去了。

翟安也没有打断她的话,在等她继续。

古歆说,“算我求你了翟安,你放过我吧,不要说娶我好吗?我真的很爱翟奕,我真的很想嫁给她,我真的很想当他的妻子,和他携手到老。我求你,不要这么来阻止我们……”

翟安沉默着。

沉默着,喉咙微动,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古歆从来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求别人,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指使着别人干着干那。

大概,是真的,无计可施。

大概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够不嫁给他。

大概是真的,很怕很怕,嫁给了他。

他眼眸微动。

其实,他也看不到,只是在掩盖自己的情绪。

他说,“古歆,我需要的就是你,不爱我并没有关系。”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

就像陌生一样的而看着他。

翟安看不到她的模样,却能够感觉到,她对他的厌恶。

他微动了动身体,“你回去吧,我想睡一会儿。”

很多时候,在自己无法面对的时候,他也会逃避很多情感。

逃避很多,古歆对他的厌恶情感。

沉默的空间。

古歆没有走,还是这么看着他。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翟安要如此的来强迫她。

“翟安,你很喜欢我吗?”古歆问他。

问的很平静。

“嗯。”翟安点头。

没有说有多喜欢,就是这么点头。

古歆咬着唇,眼泪突然就往下掉,她说,一字一句很冷静很冷静的说道,“你这么喜欢我,也很想要我的身体是吗?我把第一次给你,你就放我走行吗?”

翟安身体微动。

古歆将自己的衣服脱了,因为天气很大了,一件衣服下就只有一件文胸。

她把文胸也解开了。

但是翟安看不到。

她走过去,站在翟安的病床面前,“你看不到。”

翟安不知道古歆在做什么。

心里有些紧张。

古歆突然爬上床,避过他的伤口轻轻压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大手抓起来放在她的胸口处,“感觉得到吗?”

------题外话------

今天周末,小宅晚更,小宅还是这么傲娇的,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