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连环计(五)莫修远出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私立医院的VIP病房中。

古歆压在翟安的身体上,看着翟安白净的脸颊,看着他有些紧绷的神色。

她说,“翟安,我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你就不要说要娶我了好吗?这个世界这么大,以后,你肯定会找到你更爱的女人的。”

她说着,低头,吻着他温热的而沉默的嘴角。

她的吻就在他唇瓣上亲舔。

而他此刻似乎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感觉到古歆难受的,亲吻着他的唇。

亲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大概是心都痛木了吧。

犹记得高三那一年,他们一起上补习班。

古歆成绩很差,从来没有摆脱过全班倒数第三,她父亲怕古歆升学困难,就给她报了晚自习补习班,古歆不太爱去,但估计也实在受不了自己那拿不出手的成绩,还是勉强着去了,然后翟安陪着她一起。

那个时候古歆还没有翟奕。

那个时候古歆还一天和翟安一起玩。

有一天上完补习课,已经很晚了。古歆老是做不会一道物理力学题,翟安一直耐心的给她讲,两个人就学的更晚了,留校的老师和同学都已经离开,冷清清的教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有时候静谧的夜晚总是会发生一些情不自禁的事情。

古歆大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一刻会主动的吻翟安。

当时翟安一直很认真的很细心的用笔在草稿纸上给她一遍又一遍的验算,讲解,没有半点不耐烦。

古歆就这么突然仰头,亲了过去,吻在了他的唇瓣上。

翟安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就这么看着古歆。

古歆这么亲了一下,放开他。

脸其实也有点红。

红彤彤的,很好看。

翟安其实脸也有些红,他看着古歆,又低头,主动亲了一下她的唇瓣。

那是青春期的一丝懵懂。

翟安亲吻着古歆的时候,两个人渐渐放开了彼此,唇舌交融,如胶似漆。

那是他们彼此的初吻。

在特定的环境,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发生。

而翟安也没有想到,在那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古歆说,她爱上了翟奕。

然后,他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

他藏在心底很多年很多年的暗恋,就被宣告了死刑。

而此刻。

时隔多年。

古歆再次主动亲吻他,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甜蜜,满身是伤。

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胸口处,他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

他微微的推开她,说道,“古歆,别这样。”

古歆把头埋在他的颈脖间,身体一直在发抖,眼泪一直流在他的脖子深处,全身一直在抽搐,大概是难受到不行。

“翟安,你也觉得我们之间是做不下去的是吗?”古歆问他,静静的问他。

翟安沉默着。

是她做不下去。

和一个不爱的男人,怎么可能做得下去。

“不管做不做,我都不会改变决定的。”翟安说,说得那么陌生。

古歆真的不知道翟安为什么突然就变了。

就像漫漫一样,突然就变了。

可是漫漫还是那个对她很好很好的漫漫,为什么翟安就变得这么的不近人情,就变成这样,非要让她难受才可以吗?!

“娶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到底有什么意思?”古歆问他,狠狠的问他。

“我爱就行了。”翟安说,说得字字句句。

“你到底爱我什么地方,翟安,你告诉我,我改了行吗?”古歆崩溃的怒吼。

她这么任性这么不善解人情,他到底爱她那一点?!

她有时候都觉得,她坏得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爱的。

翟安沉默着,没有说话。

古歆此刻真的很想死在翟安面前,她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说通翟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才能够让这个男人听她的一句话。

以前的翟安,她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听的。

但是此刻,她觉得很无力。

无力到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古歆离开翟安的身体。

此刻,翟安反而松了一口气。

古歆将自己脱掉的衣服又穿上,她说,“翟安,我不知道我能说什么才能够改变你的决心,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做才能够阻止你娶我,但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翟安,你娶我你不会幸福,一点都不会!”

后面那句,似乎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

翟安抿唇,依然不发一语。

他看不到古歆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她发火的模样。

他默默的感受着心里有些绞痛的滋味。

古歆看着翟安,狠狠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觉得好像天地都黑暗了。

她隐约觉得,这个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只要说不听翟安,说不通他,就没办法改变所有人的决定。

她父亲,翟奕……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让她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眼泪仿若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不停的往下掉。

她想,估计自己23年都活得太幸福了,幸福到从来不知道何为难过,所以老天爷都开始嫉妒她的人生,才会真的这般难过……

她回到小车上,开着车,慢慢的开着。

她不知道现在能去什么地方。

仿若去每一个地方,都是让她和翟安结婚。

没有一个,自己可以觉得安静的地方。

她游走了很久很久。

电话在此刻响起。

其实响了很多个,全部都是她父亲给她打来的。

这个世界上很多感情说不清楚,就如她对他父亲的爱一样,不管她对他发多大的脾气,不管她多娇蛮,但就是没办法割舍他父亲对她的爱,她挂上蓝牙,接通。

“小歆,你还没有回来?在什么地方?”那边传来他爸急切无比的声音,大概是真的很担心。

古歆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反正就是开着车在大街上游逛,她看着文城熙熙攘攘的街道,看着这一片繁荣景象真的没有因为她此刻的难受而有半点变化,整个世界还是按照原始轨迹行走着,她这一点悲伤,又能算得了什么。

她深呼吸,深呼吸说道,“爸,除了嫁给翟安,就没有其他方法,让你,让你们不那么担心我吗?”

古正英听着自己女儿的话,心里有些难受。

小歆从小到大都是活波开朗,从来不会因为半点事情而变成这么冷冷的样子,即使大吵大闹也好。

“嗯。”此刻,古正英还是重重的应了一声。

因为,没办法改变。

这件事情他也努力了,但就是没有办法改变。

古歆听着那个“嗯”字,还是觉得那般的,天崩地裂。

她控制情绪,控制好久的情绪,才隐忍的说道,“好,我嫁给翟安。”

“小歆。”得到肯定答案,古正英心反而更加隐痛了。

“明天,找翟家人谈条件。”

“什么条件?”古正英说。

“结婚条件!”说完,古歆猛地一下将电话挂断,将耳朵上的蓝牙扔在小车上。

结婚!

结婚而已。

难受的,她不相信只会是她自己!

……

莫修远别墅内。

陆漫漫翻滚着身体,睡得很好。

她睁开眼睛,看着窗外已经暗黑的天空。

自己从翟安的病房中出来,坐上莫修远的车后,就好像睡了过去。

睡得很熟。

还隐约做了一些梦。

她躺在床上,在回想着那一个仿若是上一世的梦。

梦里面文赟还是那个翩翩公子,还是那个对她宠溺到不行的绝世好男人。

她翻身,伸了一下懒腰。

从床上坐起来,走向浴室的镜子面前。

一顿熟睡之后,整个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她看着自己有些懒懒的模样,下午的那个梦,到最后那一刻,那个让自己心暖的男人,最后却成了,莫修远。

分明是梦而已。

醒来后,却莫名的会想很多。

她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换了一套保守的家居服,走出房间。

别墅灯火通明。

一般这样的情况,莫修远都在家。

莫修远果然在,在客厅坐着看电视,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

陆漫漫从楼上下去,坐在莫修远的旁边。

两个人之间保持生疏的距离。

“莫修远,谢谢你抱我回来。”陆漫漫说。

不管如何,她睡着了之后,莫修远没有把她扔在车上,而是将她抱回房间,作为礼节,也会这么去道谢。

莫修远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去谢王管家吧。”

“他抱的我?”虽说王管家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单薄,抱她应该也不难。

莫修远没有回答。

陆漫漫真觉得,对莫修远这个男人,半点期待都不能有。

正时。

王忠恭敬的走过来说道,“莫先生,莫太太,可以吃晚饭了。”

陆漫漫看着王忠。

王忠被陆漫漫这般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颤颤的问道,“莫太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今天下午……”

“王管家,去将我房间收拾一下,有些乱了。”莫修远突然开口。

王忠连忙点头,“是。”

然后,就恭敬的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王忠的背影,看着莫修远已经自若的起身走向饭厅,心里不爽的暗骂了两句,跟着走进了饭厅。

偌大的饭厅内,放着奢华的饭菜,满满一大桌。

“你平时都吃这么多的吗?”陆漫漫询问。

“我平时很少在家吃饭。”莫修远直白。

“王管家会不会做得太多了点。”陆漫漫说。

“没让你一定吃完。”莫修远冷漠。

“我就随口感叹一下,你今晚上脾气很大耶。”陆漫漫不爽,分明觉得莫修远有点故意针对。

莫修远抿了一下唇,不多说。

陆漫漫也觉得心情有些不太好,低头斯文的吃饭。

饭桌间,两个人都很沉默,沉默着,就是一直在吃饭,像两个陌生人一般。

吃过晚饭之后,陆漫漫因为睡了一个下午睡不着,所以就待在客厅看电视,她喜欢看娱乐节目。

莫修远没有停留在客厅,而是直接回了房间。

到晚上9点多,陆漫漫准备回房的时候,莫修远又从楼上下来,换了一身衣服,似乎是准备外出。

陆漫漫有些诧异,看着他的模样随口问道,“你去哪里?”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没有说话。

“我说莫修远,我今天惹你了吗?”陆漫漫突然拉着欲走的莫修远。

莫修远脚步停了一下。

“我招惹你了吗?你对我爱理不理的。”

“陆小姐不是说过形婚吗?”莫修远问她,“所以你为什么要来问我,我的行踪。”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眼神放在她拦着他手臂的手上。

沉默的两个人。

莫修远的电话突然响起。

他拿出电话,看着来电显示,“尹兰旖。”

“到哪里了?”

“准备出门。”

“等你。”

“嗯。”莫修远挂断电话,转眸看着陆漫漫,“去解决生理需求,陆小姐。”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动了动手臂。

陆漫漫条件反射的放开他。

莫修远直接走向了门外,没有再给她多余的一个申请,直接就走了。

走得那般坦率!

陆漫漫莫名有些冒火。

偷人也能够偷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估计这个世界上除了莫修远就没有第二个男人!

……

一夜,未归。

第二天早上,陆漫漫离开别墅去上班。

刚准备上秦傲的小车,就看到莫修远看着他的车回来了。

车子停好后,打开车门下车。

脸上有些疲倦,看上去也不算太没精神。

莫修远似乎是看了一眼陆漫漫,什么都没说的直接往别墅内走去。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背影,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够渣。

她气呼呼的坐在小车内,沉默不语。

秦傲似乎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透过后视镜看了好几次陆漫漫,然后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般,只得这么沉默着,小车内真是安静无比。

车子一路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下车,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陆漫漫问,“营销活动开始实施了吗?”

“嗯。所以分工单位都已经明确,现在正在有条不紊的,如火如荼。”

“好,有什么最新动态,随时给我汇报。这次活动对公司,对市场,对我而言,都很重要,不得有失。”

“是。”张翠恭敬无比。

“出去工作吧。”

“嗯。”

张翠离开,陆漫漫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工作上,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儿,她暂时不想多做考虑。

正整理着这段时间的一些工作思路,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叶恒。”

“查到刘中全和克兰集团的一些私下交易了,我就说刘中全这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和一些集团某私立,才知道,克兰集团的董事长颜克兰的女儿和刘中全的侄子在一起了,两个人这番勾结,所以私底下做了些动作,我马上把那些查到的证据通过邮箱发给你,至于纸质档的文件,我找人给你送过来。”

“谢谢。”陆漫漫由衷的感谢。

“那倒不用。”

陆漫漫笑了一下,上一世觉得无比讨厌的人,这一世真的接触起来,反而觉得,比上一世那些冠冕堂皇的上流人士,更加的实在,没有那么多的,拐外抹角和阴险狡诈。

“对了,昨晚上你和阿修吵架了吗?”叶恒突然问道。

“怎么这么说?”陆漫漫有些诧异。

她什么时候和莫修远处吵架了。

那货昨晚上不是独自逍遥了吗?!

“那估计和你没什么关系。”叶恒说。

“到底怎么了?”陆漫漫问。

“没什么,一般阿修在不高兴的时候就会一直喝酒,我看他喝了一个晚上的酒,想着可能是遇到些不开心的事情,以为和你有关,大概不是。”

“他也会有不开心的事情?”陆漫漫说得有些好笑。

“当然,而且很多。”叶恒直白,“算了,不给你透露太多了,我怕阿修会杀了我。”

陆漫漫也难得深究,她说,“昨晚上尹兰旖不是和莫修远缠绵悱恻吗?怎么喝了一个晚上的酒?”

“缠绵悱恻?”叶恒笑了一下,“你吃醋了?”

“吃什么醋,就是随口问问,反正男人的下半身,谁管的住!”陆漫漫说得一脸淡定。

叶恒似乎又笑了两声,说道,“阿修挺洁身自好的。”

“对比起你吗?”陆漫漫有些讽刺。

叶恒哑然,半响,“不信就算了,我挂了。”

陆漫漫就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洁身自好来形容莫修远,搞笑的吧!

她转眸,看着电脑,点开叶恒传过来的邮件。

正看得起劲,张翠突然敲门而进。

陆漫漫看着张翠的模样,遂问道,“怎么了?”

“刚刚接到一线员工的通知说,说克兰集团现在在经济园区搞大型的活动,活动内容和我们的几乎如出一辙,政策是按照我们的政策出的,活动也是按照我们的活动弄的,现在搞得比我们还快一步。”张翠急急忙忙的说道。

陆漫漫脸色一沉。

“陆总?”张翠着急无比。

“嗯,我知道了。”陆漫漫应了一声。

活动的复制,肯定不可能是克兰集团和他们想到了一致去,她不相信那么多巧合。

眼眸陡然一紧。

陆漫漫直接说道,“陪我去工商行政管理机构,带上我们的营销活动方案,我现在要去申请调查陆氏商业紧密泄露案。”陆漫漫一字一句。

张翠有些吃惊,“陆总的意思是,有人透露我们的商业机密?”

“嗯。”陆漫漫很肯定。

张翠连忙点头,“我马上去准备相关资料。”

陆漫漫看着张翠离开的背影。

陆轩然,别怪我做得太绝!

……

古家别墅。

古歆坐在客厅等着她的父亲。

古正英穿着一件黑色西装,显得有些正式的从楼上下来,反观古歆,一件体恤,一条牛仔裤,一双板鞋,显得随意了很多。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想要提醒,想了想,还是默许了她的行为。

两个人坐着古家的轿车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好半响,终究也只是叹气。

车子到达目的地。

两个人下车,走进翟安的病房。

病房很大,因为是VIP,病房内有一个会客厅,此刻,翟家所有人都已经在那里,包括翟弘,温情,翟奕,连很久都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江伊遥那朵白莲花都恭敬的坐在了那里。

古歆和古正英坐在他们对面。

翟安此刻被高级护工推着轮椅出现,他好看的眼眸依然看不到任何东西,显得有些迷茫。

古歆甚至看都没有看翟安一眼,直接对着面前的人说道,“我答应嫁给翟安。”

翟安寻着方向,看着古歆。

尽管昨天就听说,古歆答应了,今天亲耳听着她说出口,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好。”翟弘点头,甚至欣慰的笑了笑。

古歆对着翟弘,一字一句道,“但是我有一些条件要说。”

“你说。”翟弘表现得很和蔼。

古歆直白道,“第一,结婚我要聘礼,我爸养我不容易,而且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嫁给你们翟家,不能就这么嫁过去,我要2千万的聘礼。”

2千万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翟弘沉默了一下,也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可以。”

当初古歆和翟奕说结婚的时候,聘礼从来没有提过。

只有在不愿意嫁的情况下,才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因为,至少这样,可以让自己内心觉得,不那么委屈。

“第二,结婚后我不会住进翟家,当然我也没想过让翟安入赘,结婚后我要搬出去住,我翟安单独住在一起。”

“年轻人自己住,我没有意见。”翟弘点头,转头又询问翟安,“翟安,你说呢?”

“嗯。”翟安点头。

就这么听着古歆的一字一句。

“第三,结婚后不要逼我生孩子。”古歆说,“我没想过给翟安生孩子!”

翟弘眼眸一紧。

翟安却说,“好。”

翟弘看着自己的儿子。

翟安似乎感觉到视线,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小孩。”

翟弘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没有多说。

古歆也没有管任何人的情绪又说道,“就这三点,做得到,我原本和翟奕结婚的日子,就定为我和翟安结婚的日子。”

“明天?!”翟弘说,“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翟安的身体才出了车祸,医生也要建议一周后出院。”

“就明天。”古歆看着翟弘,半点都不妥协,“拖得太久,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随时反悔。你们都知道,我是在什么情况下嫁给翟安的!”

翟弘皱眉,脸色有些难看。

翟安说,“明天就明天吧,医生说我没有什么大碍。”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看不到古歆,但是知道她脸色并不好看。

他其实知道,古歆谈这些苛刻的条件,也只是故意在给他难看而已,也只是故意在表达她对他的的不满而已。

“明天怎么能行!”一向温柔的温情也有些冒火了,“翟安你根本站都站不起来!”

“我不介意他坐着轮椅结婚,反正,婚礼也不是我期待的。”古歆说得直白。

“就算不期待,你总得考虑翟安的感受!”温情终究是冒火了,对着古歆大声说道,“不管你多不愿意,翟安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不是你的错?!”

“我从来没有推过过责任!否则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委屈的要嫁给你儿子!”古歆也突然就和温情给吵了起来。

还没进门,婆媳关系就开始撕逼了!

“你!”温情气得火大。

翟安推着轮椅,根据声音走向温情,“妈。我身体我自己知道,明天不会有事儿的。”

“翟安。”温情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隐忍着难受。

她其实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奈何翟安执意,她也只能顺从。

“妈妈,我知道照顾自己,你别担心。”翟安笑着安慰道。

翟安从小就让她省心,她倒是不怕翟安会怎样,她就是怕翟安为了古歆,会做一些身体本来就不能承受的事情。

“你们好好商量,商量好了给我说一声。”古歆似乎不想再多说。

她觉得多带在这里多一秒钟,全身都会不自在。

她起身,拉着自己的父亲准备离开。

“不用商量了,我答应你,明天就结婚。”翟安说。

古歆看着翟安的模样,缓缓,“你现在的身体也不用在家里来接我了,明天直接到教堂就行了,我会自己去。”

“嗯。”翟安点头。

“婚姻仪式越简单越好,我不想太过复杂,宾客就是近亲,不要超过5桌。”

“嗯。”

古歆最后看了一眼翟安,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眼眶终究有些红。

她甚至不敢去看翟奕。

整个谈判过程显得很是麻木。

而翟安,为什么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他还是要娶她?!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无奈,“古歆,以后你会知道,翟安真的不错。”

她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喜欢而已!

没办法喜欢的人,再好,又能有什么用!

古歆坐在回家的小车内。

明天结婚了,新郎已经却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

她觉得真的很讽刺。

这般讽刺的事情,大概就只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她突然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古歆。”

“漫漫,明天我结婚了。”

“嗯?”陆漫漫诧异。

“和翟安。”古歆说。

陆漫漫沉默了一下,“嗯,我明天会提前到你家别墅来。”

“漫漫,我其实有点难受。”

“我知道。”

“我不知道我以后的婚姻会变成什么样子!”古歆有些崩溃。

古正英看着身边的女儿,却只能选择沉默。

“以后就会知道了,别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我,你会爱上翟安的。”陆漫漫说得很肯定。

“永远不可能!”古歆一字一句。

“古歆……”

“不说了,我也不想再听到关于翟安的所有事情了,明天见。”

“嗯,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此刻,她正从工商行政管理处出来,所有的证据进行了提交,那边正在审核处理,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会派人到陆氏集团和克兰集团做详细调查,事情闹大了,总会有人原形毕露。

陆漫漫看着手机,有些出神。

她想了想,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漫漫。”

“恭喜你,翟安。”陆漫漫说。

“古歆给你电话了?”

“嗯。”

“会不会觉得我很卑鄙。”

“不会。”陆漫漫很肯定。

“谢谢。”

陆漫漫笑了一下,“翟安,从这一刻开始,就不要放开古歆的手了。”

“嗯?”翟安有些诧异。

这段时间都觉得陆漫漫说话,总是话中有话。

仿若知道点什么一样。

“记住我说的话就行,再次恭喜你,我还有点事情要忙,先挂了。”

“嗯,拜拜。”

陆漫漫将电话挂断,放进包里,看着窗外文城的景色。

她不知道凭她的能力,能够改变上一世多少的格局,但是她知道,有些,总会变的。

眼眸微动。

车子已经停靠在陆氏大厦。

陆漫漫和张翠走进大厅,陆漫漫吩咐道,“我去董事长办公室,你不用跟着我。”

“是。”张翠恭敬的点头。

陆漫漫直接到达她父亲的办公室,敲门。

“进来。”

陆漫漫推开房门,走向他父亲的办公桌前,说道,“爸,公司有内奸。”

“什么?”

“公司有人透露我们的商业机密,现在我已经给工商行政局进行了报案,接着就会做进一步的调查。”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陆子山脸色一沉。

“爸。”陆漫漫说,“其实,把陆轩然安排到市场部,是你的决定是吧?”

陆子山看着陆漫漫。

“陆轩然自己作死,我们只是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陆漫漫说。

陆子山沉默。

“我就是告诉你,这次我不会心软了。”陆漫漫笑了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

“嗯,”陆子山点头。

陆漫漫走出陆子山的办公室。

她当初是不太确定也有些不理解她父亲为什么答应陆轩然到市场部,就算是抵不过爷爷的命令,但也不会根本不和她商量就这么而决定了,现在大概是知道了,他父亲也觉得,陆家大院的人不应该留在陆氏。

想了想,当初是她答应陆轩然到陆家企业的,他父亲从来没有松口过。

而他父亲,似乎是准备利用她,来除掉陆轩然。

在陆氏企业这块领土上,她父亲似乎半点都不会给别人机会。

陆漫漫当然不是在谴责她父亲什么,她只是觉得,她父亲比她想象的,更看重陆氏企业!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下午4点钟,工商行政局的人开始做透彻调查。

与之同时,克兰集团也在被相关的商业调查,正在启动的活动因为牵涉到经济犯罪而责令停止,所以花了大价钱搭建的场地现在处于空窗期,克兰集团此刻应该是憋屈得很,而且还面临着被刑事查办。

陆漫漫在5点时刻,将刘中全和克兰集团的私下交易给了公安局,公安局同时开始立案调查商业行贿罪,克兰集团一时之间面临着两个犯罪事实,什么商业活动都处于停滞状态。

陆漫漫就等着时间发酵。

反正她也不急。

活动再耽搁一个星期,她也有把握,将市场拉回来。

一直忙碌到下班时刻。

陆漫漫准时下班。

此刻工商行政局的人也在做完第一批调查文档,回去整理。

她正打开办公室门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口突然被陆轩然给堵住。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怎么?有事儿?”

“陆漫漫,你在做什么?”陆轩然问她,很沉不住气的问她。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

“你突然叫工商行政的人过来调查什么?”陆轩然狠狠的说着。

“调查我们公司是不是有内奸,是不是有人泄露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怎么了,堂弟突然这么感兴趣?莫非,和你有关?”

“你乱说什么!”陆轩然整个人脸色都不好了,“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商业机密!”

“不懂,不代表无罪。”陆漫漫说得直白。

陆轩然大概是真的不知道,所谓的泄露营销活动方案,是属于商业犯罪的范畴。

否则,也不会傻到这个地步。

“陆漫漫!”陆轩然咬牙起床,恨不得杀了她。

“我现在要赶着下班了,麻烦让让。”陆漫漫对着陆轩然,显得淡定无比。

陆轩然依然一动不动。

“陆轩然,这个时候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怎么保护自己,而不是来威胁别人。”陆漫漫眼眸一紧,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楚。

陆轩然虽然不聪明,但也不算太笨。

他瞪了一眼陆漫漫,转身大步走了。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她就是要利用陆轩然,抓出他背后那个指使的人。

最好是文赟。

最好是!

陆漫漫起身下楼,坐进秦傲的小车。

她拿起电话,拨打,“叶恒。”

“莫太太,你找我的时间果然有点多,但我今天真的有点忙。”

“但是真的有急事儿。”

“你快说。”

“你帮我找人跟踪一下陆轩然,跟踪他这两天的行动轨迹,我要证据。”

“好。”那边说完,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什么事情,这么忙?!

陆漫漫也没多想,反正叶恒的事情和她关系也不大。

她倒是很庆幸,因为莫修远的关系,用了叶恒这个有力的武器。

车子很快到达莫家别墅。

陆漫漫走进大厅。

大厅的冷清预示着,莫修远根本不在莫家别墅。

王忠看着陆漫漫回来,恭敬道,“莫太太。”

“莫修远呢?”

“莫先生今天下午就离开了文城。”

“去了哪里?”

“帝都。”

“什么时候回来?”

“莫先生没说。”

陆漫漫沉默了半响,拿起电话。

那边没有接通。

陆漫漫又打了两个电话,那边还是没有接通。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莫修远这货,到底在闹哪样?!

明天古歆结婚,他是准备不参加的吗?!

心里有些窝火。

晚上。

深夜时刻,陆漫漫似乎听到别墅有些异样,她其实睡眠还不错,但就是突然就被别墅内的声音惊吓住。

她连忙从床上蹦起来,打开房门,往楼下走去。

她整个人突然懵了。

因为他看到了莫修远,看到他突然全身是血的躺在别墅客厅的地板上。

此刻,王忠也从别墅房间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别墅大厅外,叶恒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身上也有些血渍。

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漫漫完全是不知所措。

她就看着莫修远脸色惨白无比,整个人一动不动。

不会是死了吧?!

陆漫漫心里一阵惊吓。

叶恒蹲坐在地上,对着王忠说道,“打电话给私人医生,快!”

王忠连忙拨打着电话。

陆慢慢吃从来没有看到叶恒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

从来没有。

也从来没有看到莫修远这般,毫无生气的样子。

这一切,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题外话------

啊,我们家莫男神突然变得这般虚弱~

呼呼,小宅飘走~

嗯,来点月票吧,小宅喜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