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连环计(六)莫修远,吃醋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莫家别墅。

陆漫漫站在大厅中央。

莫修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叶恒蹲坐在他的身边,一直在观察莫修远的情况,此刻王忠在打电话,声音压得很低,但说得很清楚。

王忠打完电话,叶恒对他说道,“扶阿修上楼。”

王忠连忙点头,和叶恒两个人把莫修远从地上扶了起来。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眉头狠皱了一下,仿若是碰到了伤口,在隐忍着痛。

三个人从她身边走过。

陆漫漫沉默了半分钟,还是跟了上去。

叶恒和王忠小心翼翼的将莫修远放在他的大床上,莫修远脸色更加惨白了,连嘴唇都在发白,虚汗从额头上一直不停的往下掉,看上去,已经虚弱到不行。

将莫修远放好之后,王忠直接走进浴室,叶恒脱开莫修远的衣服。

两个人之间仿若形成了很好的默契。

而这份默契,一般是熟能生巧。

陆漫漫咬着唇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她的眼眸也这么有意无意的看着莫修远苍白无比的脸颊。

叶恒脱掉了莫修远的衣服,原本精壮的上身,此刻几乎被血染红,胸口下方有一个无比狰狞的伤口,是枪伤,很明显,现在正不停的渗出血渍,周围都已经有些发炎的痕迹。

王忠从浴室拿来两条热毛巾。

叶恒一条直接压在了他的伤口处,似乎是在防止他继续流血。

另外的一条热毛巾,王忠在小心翼翼的帮他清理身体其他地方的血渍。

这么大约过了10多分钟。

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走向莫修远。

叶恒看着私人医生,自觉地离开说道,“胸口下方10厘米的地方,中枪,大概4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现在开始有些化脓了,我也不敢轻易给他取子弹,怕碰到他的心脏。”

“嗯。”中年医生微点头。

他用手压了压莫修远的伤口。

莫修远“嗯”了一声,似乎是突然的疼痛让他不自知发出的声音。

“阿修,我现在帮你取子弹,你忍着点。”私人医生开口,显得很平静,他有转头对着叶恒和王忠说道,“叶恒你帮我辅助取子弹,王忠,拿张毛巾给阿修咬着。”

“是。”

所有人分工合作,配合极好。

陆漫漫就看着叶恒将医药箱打开。

首先将医药消毒液递给私人医生。

医生在莫修远的伤口进行消毒,莫修远的身体开始微有些紧绷,狠狠咬着毛巾的嘴唇,也开始发出难以忍耐的声音,脸上的虚汗不停的往下掉,甚至已经湿透了他的整张脸颊,看上去虚弱到随时都可能突然暴毙。

消毒完了之后,叶恒又地上手术刀和手术钳子。

私人医生有些低的声音对莫修远说道,“阿修,忍住,我取子弹了。”

莫修远似乎还点了点头,尽管弧度不明显,但显然是听到了。

私人医生将他子弹周围的化脓进行剔除,然后拿起手术钳子,往内。

那一刻,站在那里的陆漫漫忍不住都闭上了眼睛。

她恍惚看到了血淋淋的肉,仿若自己感受到了疼痛一般,本能的就不敢去看。

房间中响起莫修远压抑到无法控制的声音。

时间很快的,大约不到2分钟,陆漫漫睁开眼睛,看着私人医生将那颗子弹放在了王忠递上去的餐巾纸上,还带着血丝。

莫修远那个时候脸色更加苍白无比,但明显的,脸部神经似乎放松了很多。

私人医生对伤口进行缝针,莫修远只是闭着眼睛,半点反应都没有,不知道是痛的麻木了,还是已经昏睡了过去。

包扎完毕。

私人医生让叶恒从医药箱里面拿出消炎点滴瓶,帮莫修远挂上点滴,一切似乎才告一段落。

莫修远静静的睡了过去。

叶恒忍不住走向窗台,抽了一支烟,狠狠的抽着,似乎是在此刻,开始控制自己的情绪。

王忠一直拿着毛巾在帮莫修远擦拭上半身的污渍。

陆漫漫觉得那一刻的王忠分明是有洁癖。

擦拭干净了之后,王忠才帮莫修远把身体用被子盖上。

私人医生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早准备好的药递给王忠说道,“醒了之后让他把这几样药都吃点,每一样药品要吃的份量上面都有标注,一天三次,先吃两天。”

“嗯。”王忠点头。

“注意他这几天的伤口不要感染了,我明天会过来帮他换药和检查伤口,督促他这两天尽量不要洗澡。执意要洗澡的话,也不要碰到伤口。”

“嗯。”

私人医生点了点头,转头看着一边的叶恒,“你现在走不走?”

叶恒将手上的烟蒂熄灭。

难得看到他整个人疲倦不已的模样。

他从外阳台走进来,走在陆慢慢的面前,样子看上去很严肃,和陆漫漫平时看到的模样,完全是天壤之别,他带着冷漠的声音,甚至是威胁的说道,“陆漫漫,今晚的事情别告诉任何人!”

陆漫漫咬唇。

叶恒狠狠看了她一眼,和私人医生一起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

王忠此刻守在莫修远的旁边,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转身欲走。

“莫太太。”王忠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

“你帮我今晚照顾一下莫先生行吗?”王忠直白道。

陆漫漫皱眉。

她没有这个义务吧。

而她之所以一直站在这里,一直守着莫修远直到手术结束,也只是因为,她好奇。

对,就是好奇而已。

“莫太太?”

“好。”陆漫漫都不相信自己,居然答应了。

王忠感激的一笑,他从莫修远的房间离开,离开的时候,很是诚恳的说了一句,“谢谢。”

莫修远的房间,突然就空旷了。

刚刚分明还这么多人,现在突然就剩下他们两个。

陆漫漫走向莫修远,走到他的大床旁边。

莫修远此刻睡得很好,尽管脸色依然没有什么血色,额头上依然冒出点点虚汗。

犹豫了一下,陆漫漫从浴室里面拧了热毛巾,帮他轻轻地擦拭着额头,和脸颊。

如此。

陆漫漫就这么打量着莫修远完美的五官。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受这么重的伤?叶恒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紧张成那样,还会那么嗜血的威胁她不准说出去,而那个死人医生和王忠又和莫修远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是不是都知道莫修远的底细?!

莫修远不会暗地里干着些,杀人放火的事情吧?!

陆漫漫这么想着,眼眸突然微动。

莫修远缓缓的睁开眼睛。

一睁开眼睛,就看着陆漫漫审视的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脸颊上。

两个人的视线突然就这么相撞,彼此看着彼此。

气氛反而更加的凝重。

陆漫漫微咬了嘴唇,半响才开口道,“你受伤了。”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枪伤。”

“我知道。”莫修远虚弱的声音开口道。

“怎么受伤的?”陆漫漫问。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勉强,大概此刻应该还在疼痛,他低低的声音说道,“你靠近一点我告诉你。”

陆漫漫听话的将耳朵靠近他的耳边,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陆漫漫几乎是大半个身体挨在他的身体上的。

耳边没有听到莫修远的声音,反而感受到一个淡淡的吻印在她的脸颊上。

她身体一顿。

起身,等着莫修远。

此刻的莫修远已经闭上了眼睛,嘴角依然还笑着。

虽然很好看,但还是很让人生气的好吧!

莫修远这厮就不能稍微认真点吗?人都要死了,还玩她?!

她有些冒火。

莫修远突然抬起还打着点滴的手拉着她的手。

手心间,传来他有些湿润的温柔。

大概是刚刚隐忍后还带着的汗渍。

陆漫漫一怔,心里有些莫名的悸动。

此刻也不敢甩开他,因为他手上还有点滴,她怕不小心将点滴针给弄掉了,她不是专业医生,她只会扒针不会扎针。

陆漫漫以为莫修远有什么话要说。

等了半分钟,就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平稳的起伏。

陆漫漫此刻真的很想爆粗口,她看着莫修远睡得这般理所当然的模样,心里不爽透顶,总觉得自己老是被莫修远玩,完全是毫无招架之力的的被玩弄着。

夜幕越来越冷。

陆漫漫看着点滴瓶。

整个人已经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她想要起身活动活动,以缓解自己此刻昏昏欲睡的状态,正准备离开,手被熟睡的莫修远抓住,不是很用力,但明显感觉到他拉着她的力度,陆漫漫看着他那只大手,沉默着,还是这么坐在他的大床旁边,坚持让自己不要睡着。

点滴一滴一滴的。

也不知道熬了多久,总算是看着点滴完了。

她撕开医药纱布,一下拔掉莫修远的点滴针,然后用棉签帮他压住针扣,压了好久,感觉到针扣已经不在流血,陆漫漫才是撑不过去的,顺势就躺在了莫修远的床上,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帮她盖被子,而她有些冰凉的身体也忍不住,往更温暖的地方靠近。

靠得很近很近。

闭眼睡去,很沉。

窗外的阳光轻轻地洒在窗台上。

陆漫漫翻了一个身,刚翻完身,沉默了两秒钟,突然从床上蹦起来。

几点了?!

古歆今天结婚,她答应了早点去别墅陪她的。

她整个人猛的有些慌张,到处找自己的手机,在慌乱中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在自己的房间,这么突然沉默了一秒,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转头,看着睡在一边的莫修远,而被单下,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不受裸露,但真的挨得很紧,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男人早上苏醒时的异常。

莫修远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着陆漫漫清晨起来就这般有活力的样子,好看的唇角上扬着,“早。”

早什么早?!

昨晚上那个都快死了的男人,今早起来,又这般的生龙活虎,唇红齿白了?!

果然是祸害,祸害活千年!

陆漫漫猛地一下掀开被子起床,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她找到自己的手机,看着时间已经是早上7点半了,她连忙拨打电话,“古歆,我昨晚上遇到点时间,起来晚了点,我现在到别墅来。”

“不用了漫漫,你直接去教堂吧,反正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新郎来接,就简单的化个妆穿着婚纱就去现场了,你不用传承赶过来,我没事儿。”那边传来古歆很是低沉的声音,完全没有新娘子该有的喜悦情绪。

陆漫漫犹豫了一会儿。

“漫漫我挂了。”古歆似乎也没有想要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看着镜子中自己被化妆师打扮得好看的模样,每一点妆容都精美无比,她看着自己身上那套婚纱,那套原本是准备嫁给翟奕时,他们一起去挑选的婚纱,现在讽刺的,却是穿着和另外一个男人结婚。

今天早上5点,就有化妆师到她的房间说化妆。

她当时发了很大的火,几乎将房间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砸碎,化妆师都被吓住了,根本不敢靠近她。

她抱着身体隐忍了很久,很久跑进浴室将自己清洗干净,坐在了衣帽间的化妆镜面前。

化妆师对着她小心翼翼,其实不太清楚她到底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所以接下来的化妆工作,气氛变得很是尴尬和僵硬,几乎没有任何人敢开口说话。

脸蛋已经化妆完毕,化妆师开始给她盘头发。

“不用装饰,不用皇冠,什么都不用,一个婚纱就够了。”古歆说。

化妆师看着面前早就准备好的所有装饰品,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古小姐,这些都是你的配套装饰,都是大师给你专程设计的,如果少了一件装饰品就会觉得少了很重要的东西,都是相铺相成的额……”

“不用!”古歆有些暴躁,“我说不用就不用!我打扮这么好看做什么?!我干嘛要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

说着,古歆还随手拿着化妆师的卸妆棉,在狠狠的擦拭自己的脸颊。

“古小姐……”化妆师心都痛木了,简直是欲哭无泪。她可是花了好长功夫才化得这般完美的。

这样一来,又得重新化了,她都不知道时间能不能赶得急。

古歆将脸蛋涂抹得很花,说道,“帮我化一个淡妆就行了,淡妆!”

化妆师真的不懂,这位传说这脾气很坏的大小姐到底被谁给招惹了,她干嘛就这么躺枪了!

……

陆漫漫挂断电话,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古歆的别墅看看。

那个倔脾气的女人,口上答应了,心里其实是反抗得很,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让人欲哭无泪的事情。

她简单的洗漱,稍微化了一个稍显隆重的彩妆,将头发微往上盘了一下,换上一套白色的晚礼服,佩戴着自己最喜欢的几样饰品,显得很正式,总觉得自己似乎挺长时间没有穿过这么优雅的衣服,难得的,自己都觉得很满意。

她打开自己的房门。

房门外,莫修远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真丝睡袍站在那里,背微的靠在墙壁上支撑着他的动力。

陆漫漫皱眉,看着他,问道,“你找我?”

“嗯。”

“有什么事儿?我有点赶时间。”陆漫漫直言道。

莫修远说,“我陪你一起去参加婚礼。”

“你现在的情况,适合吗?”陆漫漫瞪大眼睛。

“所以你得帮我一下。”

“嗯?”

“进来。”说着,莫修远大步走在前面,走进了他的房间。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莫修远坐在他有些凌乱的大床上,对着陆漫漫说道,“衣帽间第二格的第三件白色衬衣,第四格第五件黑色西装,下面第三格的黑色皮鞋,中间玻璃储物格中第三排从左往右第三格领带,第四排第二格皮带,最下面一排最右边的手表,你帮我拿过来一下。”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她。

两个人对视了好几秒,陆漫漫终究忍不住,“你是在让我帮你拿衣服?”

“还不够明显。”

“莫修远,我觉得这个时候你的身体更适合在家里养身,我可不想害死了你。”

“你还没那么大的能耐。”莫修远说得淡定,“去拿吧。”

陆漫漫咬牙看着莫修远,整个人真的很想发火!

有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吗?!

“你说,如果我不出现在你的身边,媒体会怎么传我们?你也不想惹上不必要麻烦是不?”莫修远漫不经心的话语,说得不缓不急。

陆漫漫蹙眉。

她可不觉得莫修远有这么好心。

但转念一想,这段时间她和莫修远在公众场合一起出现的时间几乎为零,他们那个盛世婚礼,其实好多人想要看到他们最后的结果,毕竟太过招摇总是会引发人的嫉妒,媒体最喜欢迎合大众的口味写一些不真不假的报道。

陆漫漫咬牙,转身直接走向他偌大的衣帽间。

这男人的衣服……

陆漫漫真的只能有“啧啧”两声来形容。

她脑海里面回忆着莫修远的刚刚给她说的,然后一一的将他要穿的衣服给抱了出来,非常粗鲁的放在大床上,说道,“穿吧。”

莫修远依然高贵无比的坐在大床边上,看着她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说道,“你帮我。”

“莫修远……”

“我受伤了。”莫修远说得直白。

“你可以让王管家帮你。”

“我不习惯男人碰我。”这种话,莫修远怎么就能够说得这般的,云淡风轻!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的样子。

陆漫漫心里不爽,还是走过去,先帮他脱掉睡衣。

睡一下,只有一条白色的紧身四角裤。

形状还很明显。

陆漫漫看了一眼,就一眼。

脸蓦然就红了。

而此刻,头顶上似乎还想起一个调侃的笑声,让陆漫漫真的窝着一肚子火!

衣服脱掉之后,陆漫漫开始给他穿衬衣。

因为衬衣贴身,会碰到他的伤口处,她手脚很轻。

好不容易将他两个衣袖穿好,陆漫漫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帮他系上,很认真的样子,从莫修远的脚步,刚好能够看到她低垂的睫毛在他眼前晃动,带着些说不出来的情趣。

而她认真的模样,真的很容易让人,犯罪。

他喉咙微动,说,“陆小姐,其实我更喜欢你帮我解纽扣。”

陆漫漫此刻本来就火大,不爽的抬头看着他,怒气十足,“你再闹一句,你信不信我让王管家那个老男人来碰你?!”

此刻,房门口正好站着王忠,他端着一份早餐,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脸色有些扭曲,他说,“莫太太,我是哪里惹到你了吗?”

陆漫漫就说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

“何况,我的性取向很正常。”王忠补充。

陆漫漫转头,尽量保持着好看的微笑,“我只是用来威胁莫修远的。”

“这是夫妻情趣。”莫修远好心的补充。

王忠笑了一下,显得很大度,他将手上的早餐放在床头柜上,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们的夫妻情趣了,请莫太太随便调侃我的性取向。”

“……”陆漫漫无语的看着王忠就这般走了。

陆漫漫不爽的瞪了一眼莫修远,又开始给他穿裤子。

长这么大,她还真的没有被人使唤过穿衣服,她父母没有,文赟那个时候也没有,最多不过,她会偶尔帮文赟打领带,每次在文赟要参加什么正式场合的时候,文赟说,他喜欢戴着她打的领带,这样,他们就算不在一起,他低着头也能一下就感受到她的气息。

没没,都会想起情深的话语。

越是这般想起,越是这般讽刺。

她其实一直很好奇,文赟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内心在想什么?!

他在想,陆漫漫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想起了谁?”耳边,想起莫修远有些低沉的声音。

陆漫漫给莫修远穿好裤子,系上皮带。

然后又开始给他打上领带。

她说,“一个贱人。”

莫修远眉头一扬,“文赟?”

陆漫漫没有回答。

“你曾经也这样伺候过他?”莫修远随口问道。

陆漫漫抬眸看着莫修远的模样,“过程不会是你想要听到的。”

莫修远就这么笑了一下,笑着说,“我想也是。”

两个人突然沉默了很多。

陆漫漫总算给莫修远穿衣完毕。

她松了一口气,也有些累,但那一刻却恍惚还有些成就感,毕竟莫修远很帅,穿上衣服后,气质更好了。

“可以了,我们走吧。”陆漫漫说。

“你觉得我可以不用洗脸不用刷牙,直接出门?”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蹙眉,“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

“……”陆漫漫难得和莫修远争辩。

她三两下又把他的西装外套和领带取掉,跟着他走进浴室。

她真觉得自己就跟他的贴身保姆一样,给他挤牙膏,给他拧毛巾,莫修远那货享受得还很理所当然。

洗漱完毕之后,陆漫漫又重新给他打上领带,穿上西装。

准备出门的时候,莫修远说,“我要吃早餐。”

“你就不能不吃吗?!”陆漫漫冒火,她赶时间,她也每次早餐,她已经在他身上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毕竟我昨晚大出血。”莫修远说。

“……”她觉得她现在已经要呕出一口老血了!

莫修远慢条斯理的吃着王忠给他准备的红糖鸡蛋。

陆漫漫就这么坐在他的旁边,等的随时可能火冒三丈。

好久,莫修远吃完,说道,“嗯,我还得再去漱口。”

陆漫漫咬牙,又跟着莫修远走进浴室。

这么折腾了至少两三次。

陆漫漫看着时间,她和莫修远真的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点半了。

9点半,也确实没办法去古歆的别墅了。

她心里有些不爽。

坐在小车上不发一语。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就这么看着,也没想过安慰她,嘴角还带着好看的笑。

车子开得很稳的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到达文城唯一的一个西式教堂。

教堂门口,已经拥挤着一群记者。

古歆的婚礼成了现在的一个大热门,不说两大家族的联姻,更重要的是,婚礼当天突然宣布新郎换人,还是原新郎的弟弟,所有人都震撼不已,震撼的同时,又想要挖出更多的内幕。

陆漫漫的车子停靠在路边。

莫修远先下车,然后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这么能装的样子,翻了翻白眼,在面对记者和摄像机的面前,还是很亲昵的挽着莫修远的手臂,两个人被记者围困。

“莫先生,莫太太,你们是来参加古小姐和翟安先生的婚礼的吗?”记者故意强调翟安的名字。

“嗯。”陆漫漫点头。

“莫太太,你作为古小姐最好的朋友,能不能谈谈为什么古小姐在最后一天嫁给的不是之前一直传言的翟奕,而是他的弟弟翟安?”记者急切的问道。

“真爱无罪。”陆漫漫微微一笑,“其他我不多说,麻烦请让让。”

“莫太太……”记者叫着她,不想让她走。

保安已经将记者圈出他们身体之外。

陆漫漫正欲离开的时候,转眸说道,“不妨问问当事人翟奕。”

记者所有视线全部放在刚下车的翟奕身上,一涌而至。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恶作剧,嘴角淡淡的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两个人走进教堂。

教堂点缀不多,看似简单,但绝对不想的低调。

这就是有钱人,就算是很晚才下定的决心,也会在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陆漫漫走向教堂里,和莫修远挑选了一个位置。

来参加婚礼的人不多,此刻偌大的教堂里面,稀稀疏疏坐了不到30个人,当然,四大家族的人都在。

陆漫漫和自己父母以及莫修远的父母问候了一番,转头看到了坐在一边的文赟。

文赟似乎也看到了陆漫漫,两个人的眼神有那么一秒的交叉,转瞬即逝。

陆漫漫和莫修远一起回到位置上。

陆漫漫说,“我去看看古歆。”

莫修远微点头。

陆漫漫抿唇,走出教堂外,直接走向专设衣帽间。

她推开房门,就看着古歆一脸不悦的坐在化妆镜前,就跟别人欠了她几百万似的,脸上半点笑容都没有,化妆师也规矩的站在旁边,根本不敢说一句话。

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有气无力的说着,“你来了。”

按照古歆的脾气,如果是嫁给喜欢的人,早就已经兴奋得活蹦乱跳了,且长这么大,有古歆在的地方,还没有过,这般死气沉沉的,她一般都是活跃气氛的那个!

有些微叹气,陆漫漫走向古歆。

明显看得出来,她今天过于简单的打扮。

“笑一个。”陆漫漫逗她。

古歆睨了一眼陆漫漫,“我可以哭给你看。”

“都决定了,就不要多想了,好好和翟安过。”

“怎么可能?!”古歆讽刺,“我绝对不可能和翟安过得下去!”

陆漫漫想要再说点什么。

古歆直接打断道,“别说其他了,你看到翟奕了吗?”

“我说古歆。”

“我就是随口问问。”

“看到了,没有缺斤少两。”陆漫漫说。

古歆咬唇,眼眶似乎都有些红了。

“别想了,翟奕既然都可以放手,就证明他没有你想的那么爱你……”

“陆漫漫,你非要说些刺激我的话吗?!”古歆不爽。

陆漫漫无奈,“那你别哭了,我出去看看翟安。”

古歆不说话,满脸不悦。

陆漫漫也没在乎古歆的情绪,直接走出化妆间,问了工作人员,往翟安的休息室走去。

敲门。

房门推开。

翟安和他的母亲温情在房间里。

听说今天是没有伴郎和伴娘的,一切从简。

翟安看着房门的方向。

陆漫漫连忙开口道,“翟安,是我,漫漫。”

“嗯。”翟安一笑。

“新婚快乐。”

“谢谢。”

“你今天很帅。”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穿着白色西装,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挺帅的,而且此刻穿着衣服,身上的绷带也都掩盖了去,脸上的擦伤也不太明显了,头发这般规矩的梳着,还真的挺好看的。

只是。

陆漫漫看着翟安的点滴瓶,终究还是有些心疼。

翟安似乎也感觉到陆漫漫的视线,无所谓的说道,“其实不需要输水的,不过我妈太担心我了。”

“什么担心你,医生都让你别出院的,就你,为了古歆那丫头,也不知道会做多少让人惊掉下巴的事情!”温情带着些责备的语气。

翟安默默的笑了一下不再多说。

陆漫漫走过去,坐在温情的旁边,显得有些亲热,毕竟以前和翟安一起长大,多少和父母辈都有些接触,所以还算很熟,“翟阿姨,你就别担心翟安了,翟安一直都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他不会做勉强自己的事情。”

“才怪。”温情无奈的说道,“平时都可以不勉强自己,但凡遇到古歆,什么原则都没有。”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那倒是,不过阿姨应该高兴,至少翟安娶了自己喜欢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古歆那么不愿意嫁给我们翟安……”

“给他们点时间吧。阿姨,古歆不坏,就是任性了点,慢慢就会知道翟安的好的。”陆漫漫说,说得很是友好的口吻,“阿姨你别因为现在的古歆就对她存在偏见哦。”

“偏见到不至于。”温情说,“反而,我还有些佩服那丫头,虽说是她造成翟安现在的情况,但能够真的下定决心嫁给翟安,我带上觉得,她还挺直率的。”

陆漫漫灿烂一笑,“我就是阿姨是明白人。”

“你说要是我们翟安喜欢的是你该多好。”温情感叹。

陆漫漫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

她和翟安,完全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算了,你嫁给莫修远也挺好的。”温情似乎也觉得她和翟安一起的画面有些无法想象,又连忙说道。

陆漫漫微微一笑,“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出去看看。”

“去吧,别拘束。”

“嗯。”陆漫漫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你一定要保护好,古歆!

带上房门,陆漫漫往教堂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力量一下子把她拉到一个角落,陆漫漫正欲惊呼,一直大双压在她的唇上,逼近她的脸庞,狠狠地说着,“怎么,连我都感觉不出来了?!”

一张熟悉无比的脸颊。

曾经,以为自己的世界里只有这张脸颊的男人,文赟。

他带着些狰狞,狠狠的看着陆漫漫,她被他压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文赟放开陆漫漫的嘴唇。

陆漫漫狠狠的说着,“你找我做什么?还用这种卑劣的方式!”

“我说我就看不得你和莫修远在一起,你会怎样?!”文赟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

笑着说,“你这个样子让我会误以为你在吃醋!”

“可笑。”文赟冷哼。

“所以,放开我!”陆漫漫说,“我知道你文大少爷,喜欢的都是些能够给你身体快感的女人,像我这般在床上木讷得跟尸体一样的女人对你而言提不起半点兴趣,你怎么可能会在意我?!”

“知道就好。”

“一直很清楚,所以放开我。”陆漫漫说,眼眸微紧,“别怪我在这里大吼大叫。”

“叫?”文赟冷笑,“你叫一声试试,指不定,婚内出轨,谁的新闻更火爆一些?!”

“你倒是够聪明啊,文赟。”陆漫漫冷冷的说道。

“也和你学的不是!”文赟的脸颊更逼近了些,嘴唇几乎都要碰到他的唇瓣。

“文赟。”陆漫漫叫着他,在努力的压下自己的下巴,她说,“我一直觉得像我这样的女人放在你床上你应该都不会有兴趣的,所以别对我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会看低你!”

“看低我?”文赟讽刺的一笑,说得有些咬牙切齿,“陆漫漫你什么时候看上过我?!我真怀疑,那些年那个对我巴心巴肺的女人,是不是你装出来的!”

“你不也一样吗?”陆漫漫回问。

“我从来不喜欢公平,我喜欢得到更多!”文赟说,“所以……虽然不爱你,虽然对你毫无兴趣,但现在如果我吻了你,总觉得吃亏的那个人是你,所以,我宁愿违背自己的良心,也要让这个不公持续下去……”

“所以,你准备吻她了?”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两个人猛地转头,看着离他们不到两米的莫修远。

莫修远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莫修远这个男人,都没有一丁点声音吗?!

或者说,是因为她和文赟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对方身上,所以才会没有注意到莫修远?!

“文赟,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莫修远说,边说边靠近他们,脚步就停在他们一步之遥的地方。

文赟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他当然知道莫修远刚刚说的教训是什么!

上次为了生米煮成熟饭,那一次,差点毁了他的所有前程!

好在,他家庭背景在那里,当时制造了些舆论,但不代表风头一过,他后面不能往上爬。

脚步慢了点而已。

“放开她,我数三声!”莫修远说,声音冷冰,散发着莫名的寒气。

“一!”

“二!”

“三!”莫修远眼眸一紧。

一拳,猛地一下朝文赟打过去。

文赟似乎早有准备,放开陆漫漫,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莫修远的力度。

莫修远顺势一把将陆漫漫拉扯回来。

陆漫漫整个人猛地一下扑进莫修远的怀抱里,伴随着惊吓的尖叫声。

其实不是有多痛,而是她感觉自己撞到了莫修远的伤口上。

莫修远这厮,就不会把她往其他地方撞的吗?!

她想要离开。

却被莫修远狠狠的抱住。

陆漫漫也不敢反抗太凶,太厉害怕他伤口更明显。

此刻只感觉到莫修远强大的气息,狠狠的看着不远处的文赟。

文赟也这么看着莫修远,脸色很难看。

莫修远说,“文赟,别碰陆漫漫,一根头发都不行!否则……”

否则!

怎样?!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文赟也看着他,冷冷的脸,冷冰冰的说着,“莫修远,别太得意。不是在考公务员吗?你以为你会这么轻易的就过了?!你以为像你这样人说进政府就可以进?”

“你这样的人都进了,我觉得我的优势还很明显。”莫修远这般淡淡然的话语,更加刺激得文赟火冒三丈,甚至脸都憋红了。

他狠狠地说着,“我们走着瞧。”

说完,大步往前离开。

莫修远看着文赟的背影。

缓缓,放在陆漫漫。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看着他的脸色其实微有些变化,嘴唇都在发白的样子。

“莫修远,是不是……唔。”刚开口说话,就感觉到一道霸道而冷冰的吻狠狠的压在她的嘴唇上。

陆漫漫一怔,有些放开,吱吱唔唔的说着,“莫修远,唔,放开我,唔……”

莫修远将她压在墙壁上,狠狠的吻着她的唇瓣,其实没有很深入,但就是一直在她唇上辗转。

陆漫漫怕碰到他的伤口,也不敢太用力的推他。

不远处的文赟似乎是感觉到什么,大步离开的脚步又顿了一下,转头,一转头就看到如胶似漆的一面。

分明一点都不爱陆漫漫,一点都不喜欢那个被上流社会家教得很好的传统女人,但此刻,分明是恨的,恨得牙痒痒的,他紧捏着拳头,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让他的脸色更加狰狞,狰狞着大步离开。

总有一天,他会让陆漫漫躺在他的身下,委曲求全!

这边。

吻依然火辣而激情。

好久,莫修远才放开她的唇瓣。

陆漫漫就这般看着他,看着他刚刚明显有些苍白的嘴唇,似乎又带着而一些红润的光泽。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

莫修远将手指放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然后一笑,笑着拉着她离开。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的举动分明很奇怪。

她刚刚是在堵她的话吗?还是说,是在吃醋?!

吃醋?!

怎么可能。

莫修远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吃醋吧,或者说,男人都有劣根性?!自己的东西,不管自己要不要,都不能让别人碰?!

这么想着些事情,也没有注意到其他。

没有注意到莫修远的眼神微紧,似乎是看到一道人影,从他们身后,转瞬即逝。

两个人回到教堂现场。

莫修远和陆漫漫坐在位置上。

离婚礼举行仪式还有10分钟。

陆漫漫转头看着翟安已经被他母亲推着轮椅先到了神父的面前,然后缓缓,翟安在她母亲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分明,右脚有些轻微骨折的。

这样强迫着自己从轮椅上站起来,真的好吗?!

陆漫漫看着翟安隐忍的脸颊,看着他母亲温情有些心疼的模样。

翟安似乎是安慰了他母亲几句,让后劝着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翟安就这么器宇轩昂的站在那里。

他看不到的眼眸显得有些迷茫,却依然,好帅。

陆漫漫抿着唇,看着如此的翟安。

时间倒计时。

教堂响起婚姻进行曲的音调。

所有人转头,看着古歆和她父亲出现在红毯尽头,随着音乐,一步一步的走向教堂中间,翟安的位置。

古歆就这么看着远处的男人,看着他带着浅笑,等着她的到来。

她咬着唇,眼眸垂下,脚步突然停下。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的视线,放在了坐在那边的翟奕身上。

翟奕看了她一眼,回头,紧绷的脸色没有说话。

古歆眼眶有些红。

全场都响起了有些骚动的声音。

翟安看不到,隐约觉得有些异样,却还是那般,淡淡的站在那里,不发一语。

“小歆。”古正英在耳边提醒她。

古歆回神,从翟奕的视线离开。

她转头看着翟安,看着那个不是自己想要嫁的男人,好几次想要转身扔掉手上的捧花,直接逃婚。

可终究,她重新迈着脚步,走向了翟安。

古正英将古歆的手放在翟安的手上。

靠在一起的手,能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古歆的排斥。

排斥得甚至是有些厌恶。

翟安却依然这般,沉默而淡笑着。

古正英离开。

两个人面对着神父。

古歆很快的将自己的手抽离,就感觉像是摸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神父清了清喉咙,说着开场白,“很荣幸今天在上帝的面前见证古歆女士和翟安先生缔结婚约。首先感谢各位宾客的到来。”

全场响起掌声。

神父微笑着,对着翟安说道,“古歆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男士?无论疾病还是健康……”

“我愿意。”神父话未说完,古歆直接答应着。

神父一怔,幽默的笑了笑,“新娘有些迫不及待。”

全场哄堂大笑。

古歆翻白眼。

她哪里看上去迫不及待了?!

她只是,不想听完后面那些对她而言,毫无意义的誓词!

“那么翟安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你身边这位女士,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总他,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嗯,我愿意。”翟安好听的声音,磁性的说着。

“我以上帝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合法夫妻,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工作人员递上戒指。

翟安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拿起那枚戒指。

不是之前和翟奕一起去挑选的那颗,古歆没有注意看这颗,只觉得大小刚刚好。

她拿起戒指,有些粗鲁的套在翟安的手上,差点没有戴好,就已经离开他的手。

翟安就这么淡淡然的摸着戒指。

神父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现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古歆的眼神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也这么看着她,不发一语。

翟安已经靠近她,摸索着,嘴唇靠近她的唇瓣。

古歆的声音,不高不低,也就前排的人能够听到。

她说,“别碰我。”

翟安身体一怔,唇瓣轻抿。

------题外话------

达拉达达拉!

今天宅更新得又早又多,要不要表扬一下?!

话说推荐小宅的完结文《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简介如下:

她是财阀千金,从小智商超群,20岁即继承家业,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商界闯出一片惊为天人的商业帝国,商界称之为“神奇女子”,并以狠辣、冷血著称!

如此传奇,却在一场离奇的车祸中去世。

享年,28岁。

据说,车祸现场,一家三口尸首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外界传闻,此等残忍画面,只会因仇杀所致!

……

她是上流社会豪门长媳,也是上流社会豪门笑话。

据说,她丈夫双腿残疾,下身不遂,而她却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

还听说,她胸大无脑,误杀佣人,有过3年牢狱案底。

更甚者说,她婆婆不爱,妯娌欺负,甚至几次扫地出门……

……

喜欢宅支持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