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帮我洗澡/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碰我。”古歆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厌恶。

翟安身体微怔,薄唇轻抿,在靠近古歆很近很近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好在,他还没有碰到她。

他站直了身体。

神父看着他们,有些悻悻然,看着全场有些尴尬的气氛,连忙缓和情绪说道,“结婚缔约仪式完成,恭喜你们成为合法夫妇。”

合法夫妇。

古歆觉得这四个字怎么就这么刺耳。

婚礼仪式结束。

翟安和古歆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走出教堂。

翟安的脚步有些慢,因为脚步有些骨折,走起来并非那么自若。

古歆却显得有些不耐烦,她恨不得马上飞奔了出去,这种被逼迫着走的红地毯,她分分钟都想要逃离。

翟安似乎是感觉到古歆的不耐烦,唇瓣抿得很紧。

因为其实是看不到前方的路的,他今天早上一早让她母亲来回带着他走了好几次,根据自己的感觉和判定,总算没有出丑。

他们率先走出了教堂。

教堂外,听着一辆红色的轿车。

走过那段违背良心的祝福走廊后,古歆直接就放开了翟安。

其实教堂内的宾客此刻也陆陆续续的从教堂内走了出来,所以很明显的看到古歆丢下了翟安,一个人先进了小车,而翟安在自己完全看不到的情况下,摸索着,坐了进去。

不算太狼狈。

翟安还很庆幸,自己一早就来熟悉了环境,才不至于让自己变得手足无措。

也或许,古歆说不定在哪一秒,就真的跑了。

他其实做了所有,最坏的打算。

……

陆漫漫和其他宾客就这么看着主婚车先走。

古歆还是这么小孩子脾气。

现场隐约传来一些八卦的声音。

谁都知道,古歆爱的是翟奕,突然嫁给翟安,她会高兴才奇怪了。

只是很多人都不清楚这场婚礼,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太多的揣测,即使如此简单的一场婚姻仪式,也引起了无比轰动的效果。

古妍站在教堂门口远远地看着那辆主婚车越走越远,整个全身都是气的,不是她哥一直看着她,早就冲上去恨不得取缔古歆的位置!她今天来参加婚礼,她一直以为和古歆结婚的那个男人是翟奕,怎么就成了翟安。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事实却是,古歆真的嫁给了翟安。

全文城人都知道她爱的翟安,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看着整场婚礼,她随时都要尖叫的冲动,她随时都想要跑上去抓着翟安的手让她和他一起离开,就算他失明了,她也愿意照顾他一辈子,而不是委屈在古歆身上!

她完全完全无法接受这一份打击。

“安分点。”耳边,又传来她哥文赟有些严厉的声音。

文妍跺脚。

她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闹开了会是什么后果。

他们家作为文城最大的官丞世家,名誉重于一切!

虽然他们家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对她哥的培养上,但她也不敢因为自己的冒冒失失,而影响了这个家族的荣誉,那样的后果她也承担不起!

她此刻,只得狠狠地看着前方,狠狠地,咬牙切齿!

正时。

一排排车子有秩序的停靠在教堂门口,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所有宾客坐进了其他婚车内,往婚礼酒店中去吃婚宴。

陆漫漫一直挽着莫修远,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

他们坐进一辆轿车。

莫修远眼眸有意无意的看着外面,外面很远处,隐蔽在教堂外的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他的视线看过去,黑色西装只露出一只手臂,似乎是在打电话。

他薄唇微动。

车子离开。

那个人影越来越远。

而那个黑色人影看着一排排轿车相继离去。

依然无比恭敬的在电话中说道,“是的,没有任何异样,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

“在观察。”

“是。”

黑色西装赶紧坐上了最后一辆婚车。

莫修远的眼神收回,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此刻眼神放在文城的流离的街道风景上,感觉到莫修远在看她,回头对着他,“你身体……”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唇瓣上,再一次阻止她将要说出来的话,他说,“我挺好的,今晚还能继续。”

陆漫漫蹙眉。

这货说的什么意思。

莫修远笑得意味深长,意味深长的,用手指勾勒着她的唇瓣,暧昧不已。

前排的司机似乎是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两个人,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有些羞涩的笑了一下,职业操守让他很认真的继续开车。

……

主婚车内。

翟安和古歆虽然坐在一起,却是生疏无比。

古歆坐在最左边的位置,翟安坐在最右边的位置,不算很大的轿车内,此刻却硬生生的觉得,后座还能再坐三个人。

车内依然安静到不行。

翟安也很沉默。

其实他话一向不多。

古歆却,故意保持了沉默,还保持着疏远。

主婚车没有直接去大酒店,而是先到了民政局,因为结婚太突然,他们连法律仪式都没有走,只是完成了婚礼仪式而已。

车子停靠在路边。

古歆自己开车,下车,也没有搭理翟安。

翟安拉开车门,在司机的陪同下,走进民政局。

翟弘早就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提前做了沟通,所以翟安和古歆去的时候没有耽搁半点时间,两个人坐在民政局的办公室内,古歆就看着民政局的大妈一脸喜庆的对着他们,今天还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满脸热情。

古歆真不知道翟家人塞了多少红包给人家。

“两位请出示你们的户口本。”中年大妈说道。

司机将他们的东西递上。

中年大妈在帮他们完善手续。

然后递给他们一张申请单,让他们填写。

翟安看不到,古歆也不会帮她,她把自己的基本信息填写得很快,填完之后,在自己准备签下自己大名的那一刻还是犹豫了,犹豫着很久都不想下笔,这一笔下去,就意味着,她古歆的名字旁边,就是,翟安的了。

心里越想,越难受。

眼眶都忍不住有些泛红。

“在这里来结婚的,好多新娘子都会感动得哭泣。”中年大妈似乎为了缓和气氛,笑着说道。

翟安抿着唇。

这应该不是感动。

他对着司机说道,“你帮我说说哪个地方填写什么?”

“是,二少爷。”司机恭敬道,一点一点的帮翟安指着该填写的地方。

过程有些慢。

翟安写的也有些吃力。

古歆终究将自己的名字签上,签上字后,重重的将手上的笔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出去了。

中年大妈似乎被古歆的样子怔住了。

好半响说不出话。

翟安也这么沉默了一下,下一秒反而笑了。

他其实还真的很希望,古歆继续这么小孩子脾气,至少不会冷冷的对他说,冷冷而生疏的话。

他写的有些慢。

好半响,才把自己的申请交给中年大妈。

“你的新娘子……”中年大妈为她。

“嗯,没关系,你直接给我们办理手续就行了。”翟安无所谓的说着,“两个人的2寸合影也在这里。”

这是之前他找他以前的助理P的一张。

有些时候,能够减少点不必要的环节,他会尽量的去减少。

“好吧。”中年大妈无奈。

很快,两张有着彼此信息彼此照片的结婚证抵在了翟安面前。

翟安其实看不到长什么样子,他只是笑着接过来,紧紧的拽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在司机的搀扶下,走向婚车。

古歆已经很不耐烦的在婚车上等候,看着他们到来,很想要抱怨,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一个字。

她觉得今天对着翟安,说不出来什么好话。

司机赶紧恭敬的打开车门。

古歆坐进去。

翟安也坐了进去。

两个人还是保持着来时的距离。

婚车速度稍微有些快的往酒店开去。

“你的。”翟安将手上的其中一本红色结婚证递给她。

“不要。”古歆说,拒绝得很直接。

翟安抿了一下唇,缓缓说道,“离婚的时候也要结婚证。”

古歆转头看着他。

仿若,今天是第一次正眼看他。

他脸其实很白,皮肤也好。以前她和漫漫就老师调侃翟安,说他这么小白脸最适合做小受了,每次翟安脸色都会微变,那个时候总觉得,翟安就算是生气也是温柔的,还让她莫名觉得暖暖的。

但是现在。

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看着今天因为特意打扮下,更加帅气的一张脸颊,心里却在发寒。

翟安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固执。

就是因为,这双不能再看到世界的眼睛吗?!

她承认她真的内疚过。

真的很内疚。

可是她无法接受,被人逼迫着去负一些自己不想要负的责任。

她咬唇,一把拿过翟安手上的那本结婚证。

冲着“离婚”的字样接过来的。

翟安嘴角笑了笑,将头偏向了车窗外。

车窗外,什么都看不到,一片黑暗。

他看不到今天古歆穿着婚纱的模样,即使脑海里面想了很多,想着各种她美丽的样子……

安静的小车,很快到达目的地。

酒店大门口,他们一下车,就有礼炮的声音,炫彩的礼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越是看到越隆重的画面,她越是无法忍受。

古歆咬牙,当着宾客,当着那么多远观的记者面前,终究没有冒火,她只是很不甘心的挽着翟安的手臂,走进酒店大厅,都在红地毯上,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他们直接走向了彼此的更衣间。

现在还早。

还有一个半个小时才到开房时间,那之后再慢慢地去敬酒都行。

古歆因为装扮很简单,化妆师也不敢给她搞得太复杂,所以换上敬酒服后,也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给她梳妆完毕。

古歆坐在偌大的化妆镜面前,沉默玩着手机。

她打开新闻端,满屏的都是自己和翟安的婚礼消息,显然没有半个月前漫漫婚礼那般的盛世那般的让人羡慕,却因为这么离奇的婚姻,让媒体,依然津津乐道!

她突然有些冒火的将手机扔向一边。

响起剧烈的声音让化妆师们又是一惊,根本大气都不敢出。

古歆就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真的嫁给了翟安!

……

翟安的休息室。

医生已经在里面等候。

翟安进去后,就坐在了轮椅上。

医生开始对他的身体进行一番检查,对他的骨骼进行修正。

翟安忍着痛,没有吱声。

温情在旁边看着,心都痛木了。

她就真不明白她儿子为什么就能这么的执着。

好半响,医生才重新给翟安打上了石膏和支架固定他的骨骼,然后不忘叮嘱道,“尽量不要站太久,能够坐的时候,一定不要站着。”

翟安点头。

医生收拾着,去外面等着吃婚宴。

房间中就剩下翟安和温情。

翟弘得去招呼宾客。

不管请的人多少多简单,但终究都些文城有头有脸的角色。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温情拉开房门。

文妍看着温情,连忙叫着,“阿姨,我来看看翟安。”

温情其实不太喜欢文妍,尽管文妍很喜欢翟安,整个文城人都知道,她却觉得,文妍并不适合翟安。

上流社会的人都很会伪装,温情脸上还是露出和蔼的笑容,说道,“嗯,翟安在里面,我正好出去招呼一下客人。”

“阿姨您忙。”

温情点头。

文妍看着温情离开,房门随手带了一下,走向翟安。

走过去,看着翟安盲目的眼神,瞬间泪崩,“翟安,你眼睛是怎么回事儿?”

“出了点车祸。”

“现在是什么都看不到吗?”文妍走过去,自然的拉着他的手。

翟安的手微动,在避开。

文妍当然能够感觉到翟安的排斥。

她其实早习惯了翟安的排斥了。

她看着他,一字一句问道,“翟安,为什么你突然就娶了古歆?”

“因为我喜欢她。”翟安说得直白。

“可是我喜欢你啊,我一直以为你会娶我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今天早上来参加翟奕的婚礼,怎么看大新郎变成了你!翟安,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文妍,我从来没有给你承诺过什么。”翟安说的有些冷漠。

“但我一直以为,我会嫁给你!你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女性朋友,我就以为,你早晚都会和我结婚的!”文妍有些受不了。

越说,越失控。

她是真的些遭受不住这般打击,坐在婚宴的饭桌前,终究忍不住过来质问翟安。

她知道翟安不喜欢自己,也知道翟安喜欢的古歆。

但就是没有想到,古歆会突然和翟安结婚,古歆不是很爱很爱翟奕吗?!

古歆和翟奕,不是很相爱吗?!

仿若一夜之间,所有一切都天翻地覆的变了!

“不接触其他女性,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文妍,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人,我不值得你这么等待。”翟安说得很淡。

很淡很淡,分明就是在排斥她。

以前的翟安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就是天真的以为,翟安终有一天会被她感动,总有一天,他们会在一起。

此刻。

她的那些天真和幻想,瞬间破灭!

不。

她完全无法忍受这样的滋味。

文妍看着翟安冷漠的样子,她突然弯腰,搂抱着翟安的脖子,狠狠的吻着他的唇瓣。

她不要翟安和任何人结婚,她不要翟安离开她。

翟安一怔。

似乎没有想到文妍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他右手世界上还带着石膏,根本就使不出什么力气,左手猛地一下用力在推她。

男人尽管在受伤的情况下,力气都是很大的。

文妍被翟安退出了好几步,几乎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两个人的气氛,显得有些僵硬。

文妍看着翟安,她刚刚只不过亲了他一下,他就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翟安以前基本不会发火的!

她眼眶很红,很红,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一直往下掉。

她崩溃的大声吼着,“翟安,你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是我,你失去我你会后悔一辈子,一辈子!”

吼完,转身就想跑离。

脚步却陡然顿了一下。

她看到门口站着的古歆,半掩的房门外,古歆似乎看到刚刚房间内的一切。

而古歆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半点反应都没有。

文妍痛恨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古歆,没有说一个字,拉大房门离开了。

古歆看着文妍的背影。

回头看着休息室里面的翟安。

马上饭席开始,翟安看不到,她被迫去休息室找他一起去大厅敬酒。

她没想到她刚走到门口处,就看到文妍在吻翟安。

所有人都知道文妍喜欢翟安,她也不例外,只是以前的自己因为很不喜欢文妍,所以不太支持翟安和文妍在一起,尽管她从来都没有说过。

仿若很久了,她和翟安之间,都避谈任何关于感情的话题。

到现在,却讽刺的结婚了。

她眼眸微动,看着翟安在一点一点的擦拭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擦掉不干净的东西一般,他茫然的推着轮椅走向化妆台,然后摸索着找到了餐巾纸,继续擦拭着。

古歆抿着唇瓣,转身自己先离开了。

走到敬酒大厅。

温情看着古歆一个人出现,脸色有些微变,“翟安呢?”

“不知道。”古歆说。

温情瞪了一眼古歆,大步的走向休息室,然后扶着翟安出来。

要不是自己儿子真的很喜欢,要不是她儿子现在失明,她绝对不同意这门婚事!

与其让翟安娶古歆,倒不如娶她以前不太喜欢的文妍。

至少文妍是喜欢翟安的!

真是文妍不会做任何伤害翟安身体的事情!

心里有些冒火,口气也不太好,温情对着古歆冷冷的说道,“照顾好翟安。”

古歆很想反驳。

翟安直白道,“妈,我都大的人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温情知道自己儿子在打圆场,没多再多说什么。

工作人员准备好敬酒的酒杯,翟安和古歆按照礼节一桌一桌的敬酒。

只有6桌人,所以一圈下来,也不算太累。

敬酒完之后,他们就坐在主人席上,吃着午饭。

到现在才吃午饭,尽管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去也没有半点食欲。

古歆抬头,看着对面坐着的翟奕。

原本是属于他们的婚礼,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翟奕似乎感觉到古歆的视线,他抬头看了一眼古歆,又低着头吃饭,吃得稍微快了些。

古歆咬着唇,就这么无言的看着翟奕。

翟奕吃完之后,礼节的招呼了一声,就先离席了。

古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

翟安坐在古歆的旁边,其实是看不到的。

只感觉到古歆一直没有动筷子。

他抿着唇,什么都没说,自己吃的斯文。

古歆也突然放下了筷子,说有些累,想要到楼上的包房休息。

所有人也都没说什么,古歆离开。

她走向餐厅电梯,按下客房。

19楼整层的VIP客房全部都已经被他们给包了下来供宾客午休,她现在是真的很累,累得不想要应付那些言不由衷。

电梯到达。

她脚步刚停下,不远处看到翟奕的身影。

他手上拿着一支烟,因为是禁烟区,所以也没有吸,但整个脸色真的很不好看。

翟奕似乎也看到了古歆。

两个人这么无声的对视着。

古歆正想开口。

翟奕已经转身离开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古歆鼻子一酸。

就这么看着翟奕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知道这段婚姻到底是谁的错,也不知道他们的三角关系到底是谁先说离开,但终究而言,古歆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翟奕,今天原本所有的风光和幸福都应该属于翟奕的,却被媒体那般不停讨论,并宾客用着无比奇异的眼神所打量。

她心口有些疼,一步一步走向VIP套房,随便打开一个房门,走进去,倒在大床上。

眼泪就顺着眼眶这么一直往下。

她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人生,真的很不喜欢这么压抑的人生!

……

吃着婚宴。

陆漫漫左右环视,看着主人席间,古歆已经不在。

她想了想,也放下的餐具。

“去哪里?”身边优雅吃着饭菜的莫修远,淡淡的问道。

“去找古歆。”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已经往电梯走去。

到达19楼,陆漫漫给古歆打电话。

古歆有我无力的接通到,“1908。”

陆漫漫推门而入。

古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陆漫漫走过去,看着她如此模样,“怎么了?”

“恨不得想死。”古歆一字一句。

陆漫漫无声的笑了一下,“你今天挺漂亮的。”

“别安慰我了,怎么安慰我,我都不可能高兴得起来。我一想到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都得面对着翟安过日子我就各种不爽透顶!你说我们一结婚就分居,怎么样?!”古歆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很认真的问陆漫漫。

“我劝你不要。”陆漫漫回答着,“你这样只会让翟家人逼你更紧。”

古歆脸色很不好看。

“好啦,翟安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事情,你就算和他一个屋檐下又能怎样。”

“现在的翟安,我真不知道会对我做些什么事情!我真不知道翟安到底为什么就一定要娶我!”古歆越说越气。

陆漫漫有些无奈的摇头,“别想了。以后你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你的人就是翟安。”

“你别劝我了行吗?”古歆有些忍受不住的说着,“我不爱翟安,到底我要给你说几百遍!”

“固执!”陆漫漫忍不住责备道。

“哼。”古歆也不想搭理陆漫漫。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你睡一会儿吧,今天也累了,我出去走走。”

“嗯。”古歆又躺在床上。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看着她似乎是真的不想再说话的样子,转身离开了客房。

打开房门,就看着莫修远也出现在金碧辉煌的走廊上。

陆漫漫一怔,看着他,“你找我?”

“我想休息一会儿。”莫修远直白。

“那你休息吧,我下去看看。”

莫修远似乎是正欲点头的一瞬间,眼眸陡然一顿,一把拉过陆漫漫,“陪我一起。”

“喂我……”陆漫漫甚至没有反抗,就被莫修远给带到了一个客房,她甚至觉得,莫修远应该还没有关门吧。

陆漫漫有些不悦,被莫修远就这么给带到了床上。

“我真的不困。”陆漫漫说。

“我困了。”莫修远抱着她。

陆漫漫皱眉,“那你睡觉把我弄上床做什么啊,放开我!”

莫修远将她搂得更紧,嘴唇靠近她的耳朵,暖暖的气息说道,“别说话,也不要反抗。”

“什么?”陆漫漫完全不懂莫修远的意思,只感觉到他嘴唇靠近她耳垂时,一阵酥麻的感觉。

莫修远突然从床上撑起来,直接压在了陆漫漫的身上。

陆漫漫蹙眉。

莫修远的吻就这么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陆漫漫本能的就想要推开他。

脑海里面似乎又回想起刚刚莫修远说的那句话……说什么,不要反抗。

总觉得,好像是有什么原因,莫修远才会这样。

而那一刻,鬼使神差的,她就真的没有反抗。

她只感觉到莫修远难得温柔无比的吻辗转在她的唇瓣上,轻咬着,带着火热的气息,让房间似乎陡然就升温了一般,而这样的拥吻,明显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两个人的距离也在彼此之间变得更加紧密,仿若,仿若,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陆漫漫莫名有些招架不住莫修远此刻的亲密。

分明是在做她不想要做的事情,但就是,没有去推开。

莫修远吻得她气喘吁吁。

他嘴角那一抹好看的笑容,再次在她的眼前放大。

他的唇落在了她的颈脖间,一点一点,吻得深浅不一。

她其实恍惚知道,他们好像要做什么……

毕竟,上一世,也经历过一些。

只是,感觉不一样。

她也不知道什么感觉?!

上一世和文赟也是自觉自愿,也是觉得这般美好,因为想着能够把自己的所有给自己最爱的男人。但终究,和这一世的感觉,完全不同,这一世,分明不那么喜欢莫修远,但就是,不排斥他的亲密。

她的吻落在她落在外面的香肩处,深深吮吸。

陆漫漫忍不住低吟了一声,有些暧昧的声音在她口中溢出,伴随着一些急促,“莫修远……”

话刚起。

修长的手指已经覆盖在了她的唇瓣上。

不要说话。

可他妈的她再不说话,她就贞洁不保了!

这货,这货到底要做什么?!

她甚至感觉到,身上的衣服已经摇摇欲坠。

她的嘴唇被莫修远这般暧昧的捂着,她的衣服在他的手心下,已经凌乱到感觉到了冰凉……

一室,春光乍现。

陆漫漫是不是该提醒莫修远,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关客房门。

而这一切,就理所当然的,差点全盘发生。

裸露的被单下。

就差了那么一丝一毫。

她其实在想,如果那个在门口晃过一个身影的男人是不是在关键时刻不离开,他们就真的会,什么都发生了。

渐渐平息下去的身体。

莫修远突然起身,走向浴室。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走进去穿了一件白色浴袍,走向房门口将客房门关了过来。

然后对着陆慢慢说道,“到浴室来。”

“衣服!”陆漫漫怒吼!

身上都被扒光了,她的衣服呢!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从浴室里面扔给她一件白色的浴袍。

陆漫漫穿上后,走进浴室。

一走进浴室,整个人猛地一下就怔住了。

莫修远的上半身已经脱下了白色浴袍,胸口下方伤口处的血渍很明显,但是是用特殊的医药胶布缠住,血才没有流出身体之外,而她此刻拉扯着伤口的时候,血就这么流了下来,莫修远用棉花在止血,然后对着陆漫漫说道,“我西装衣服里面有一瓶笑得消毒液,你帮我拿过来一下。”

陆漫漫回神,连忙将他的西装拿过来,找出消毒液,又找出绷带布及绷带胶片。

莫修远一边止血,一边在消毒,然后忍着痛,包扎。

“过来帮我一下。”莫修远说。

陆漫漫走过去。

“帮我贴一下胶布。”

陆漫漫拿过胶布,然后贴在他的白色绷带上,贴好之后,整个伤口又像刚刚那样,包裹得很严实,看不到伤口,恍惚也想象不到,他伤口的疼痛。

包扎好之后,莫修远似乎是忍耐了一下。

缓缓,将自己身上还挂着的白色浴袍脱下。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人怎么就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当着他裸奔。

“帮我擦一下身上。”莫修远说。

陆漫漫就这么瞪着他,半响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要洗个澡。”

“你疯了,医生说了你不能洗澡!”

“医生说执意要洗,不要碰到伤口就行!”莫修远说!

陆漫漫咬牙,这货昨晚上到底睡着没有!

“过来!”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动不动。

“陆漫漫,我听叶恒说你在让他帮你查陆轩然……”莫修远眉头一扬。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深呼吸,在控制情绪。

这厮分明在威胁她!

“简单洗一下就行了。”莫修远嘴角一笑,还很自若的提醒道,“注意别洗到我伤口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这么理所当然站在那里的,真的很想转身就走。

忍了忍,陆漫漫还是走过去,打开水龙头。

温度刚好。

“你准备怎么洗?”

“你用湿毛巾帮我把身上打湿人,然后帮我擦沐浴露,然后再用湿毛巾清洗干净就行了。”

陆漫漫觉得自己手都要烂掉!

真的会烂掉!

陆漫漫恶狠狠的给莫修远洗澡。

眼神还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到某些地方。

洗澡时间不长。

莫修远洗完,穿着白色浴袍走出浴室,陆漫漫猛地一下将浴室门关过来,拿起水龙头不停的清晰自己的手,不停地洗,总觉得自己摸了好恶心好恶心的东西……

一身翻身都已经湿了,陆漫漫也顺便洗了澡,擦干头发出来。

出来后,就看到莫修远已经穿好衣服,一派西装革履的样子。

陆漫漫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刚刚这个男人在浴室里面都对她……

一个大大大大大大的污!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气呼呼的样子,嘴角还扬着好看无比的笑容,显得那般的高贵优雅。

陆漫漫气冲冲的抱起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

VIP房间的好处就是,连女性用的保用品和化妆品都会准备。

陆漫漫换上衣服后,擦拭脸颊,简单上妆,打扮。

打开浴室门。

两个人的模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依然光鲜亮丽,天生一对。

陆漫漫直接走向房门外,打开房门。

莫修远和她并肩而行,手自然的去拉她。

陆漫漫厌恶的推开他。

莫修远又笑了一下。

两个人并肩而过,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电梯口,很随意的靠在墙壁上,似乎是在玩手机。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那个人一般,莫修远故意在逗着陆漫漫,两个人就像小情侣闹着别扭一般,看不出什么异样。

电梯到达。

莫修远和陆漫漫离开。

电梯关过来,莫修远的眼眸狠狠的看着那个黑色西装。

黑色西装感觉到电梯已经离开,抬头,连忙拿起电话,拨打,“老大,确定不是莫修远,他根本就没有受伤,我还闻到他和他老婆上床后洗过澡的沐浴露味道。”

“嗯,你可以撤了。”

“是。”

……

电梯内。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眼眸一紧,“你被谁盯上了?”

莫修远转眸看着陆漫漫,嘴角蓦然一笑,“你发现了。”

废话。

今天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举动,到此刻她还感觉不出来有些异样的话,那她真的是白活了那7年。

刚开始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莫修远会来参加古歆的婚礼,犯不着仅仅为了让媒体知道他们感情很好就做这么惊人的举动吧,现在想来,或许只不过是想要掩人耳目,让人以为他没有受伤,就比如刚刚的上床以及洗澡,都是莫修远的故意掩饰。

她只是不知道,莫修远为什么要掩饰,到底是被谁盯上了?

他昨天晚上满身是血的回来,是因为什么原因?!

莫修远似乎也注意到陆漫漫的打量,他手摸着她柔顺的长发,笑着说道,“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话落,电梯突然打开。

电梯口,站着文赟和文妍两兄妹。

真是冤家路窄,什么地方都可以碰到。

文赟眼眸狠狠的看着电梯中的两个人。

莫修远自然的拉过陆漫漫,亲密的带着她走出电梯。

走过文赟身边时,莫修远似乎还故意的说了句,“漫漫,你身上沐浴露味道很好闻,我得问问酒店用的什么牌子……”

如此暧昧无比的话语,文赟脸色一下就变了。

文妍看着两个人那般大肆的模样,本来今天的心情就够崩溃了,此刻似乎更加不爽的咒骂着,“臭婊子!”

臭婊子!

莫修远突然停了一下脚步。

文妍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就被莫修远听到了。

他转头,看着文妍。

那个眼神,那个看上去轻描淡写的一个眼神,让文妍突然一阵心颤。

莫修远放开陆漫漫,走向文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文赟连忙上前,拉过自己的妹妹,护在身后。

莫修远冷然的声音,冷冷的说着,“别让我听到第二次!”

“臭……”文妍咬牙,脱口而出想要说的话,硬生生被莫修远的眼神给咽了下去。

那样的憋屈,文妍的脸色几乎已经扭曲。

莫修远转身离开,搂着陆漫漫,大摇大摆的离开。

文妍看着他们走远,整个人甚至有些崩溃,“莫修远那男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他居然敢威胁我!哥,他不是在考公务员吗?!你一定要给他难看,一定要!”

文赟紧捏拳头!

他压抑的火气,并不比文妍的少。

他只是不能像她一样什么都不顾的发泄出来而已。

眼眸陡然一紧!

莫修远,别得意得太早!

……

古歆睡着了。

她以为自己睡不着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已经有些昏暗的房间,看着夕阳都已经照耀在了地板上,反射出剔透的光芒。

她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坐起来那一刻,就似乎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男人睡在沙发上。

他似乎只是靠在沙发上,或许没想到自己会睡着,才会这般,连被子都没有搭。

她都不知道翟安什么时候在这个房间的。

而他此刻的模样,分明还在熟睡。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晚宴要开始了,不管如何,总得把过场走完。

她走过去,直接就想要叫醒他。

刚欲开口的声音,又突然闭上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突然不想打扰他。

每次都觉得他熟睡的样子,莫名的让人很安心。

突然想起有一次,他陪她上补习班一样,老师还在讲课,她听得有些无趣,想要找翟安说话,一转头就看着翟安睡着了,趴在桌子上,对着她就睡着了。

均与的呼吸,看上去有些累的样子,睡得很香。

她就这么看着他熟睡的模样,然后度过了那个无聊的补习课。

尽管,什么都没有学到,但总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暖。

她曾经也以为这样的懵懂是爱情,遇到翟奕之后才知道,那只是萌动,只是青春期的心理反应。

古歆突然深呼吸,有些暴躁的走向外阳台,觉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脑海里面,很烦。

她看着文城这片繁华的城市在夕阳下,美得不像话。

不知道多久,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翟安,快起床了,宾客都坐好了。”是温情,有些急促,但还是很温柔的嗓音。

古歆转头。

温情似乎也看到了阳台上的古歆。

两婆媳,似乎从说结婚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关系不会太好。

“你醒了这么不早点叫醒翟安。”温情有些责备的说道。

“你儿子谁的跟猪似的。”古歆不悦。

“古歆,你用的什么形容词……”

“妈,扶我去洗个脸。我刚刚确实睡得太熟了。”翟安只得做和事老。

古歆翻白眼。

听着温情有些责备的声音还在嘀嘀咕咕道,“你从来都很惊醒的,怎么可能叫不醒……”

声音,越来越远,被浴室的房门隔壁。

古歆一肚子火大,脸色不好的先走出了房间。

翟安洗完脸出来,温情左右看了看,“古大小姐又走了。”

翟安笑了一下。

不走才奇怪了。

不过他真觉得他母亲跟小孩子似的,和古歆计较个没完。

温情带着翟安走宴会厅。

古歆在那里等候。

温情将翟安给古歆,什么都没说走了。

翟安无奈地说着,“我妈没有恶意的,她人其实很好……”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和你妈住。”古歆不爽的口吻,然后带着翟安去敬酒。

翟安也没有再多说。

貌似和古歆已经没办法,好好的说话了。

敬酒完,又吃了晚饭。

送走最后一批宾客,婚宴才结束。

已经累了一天,翟家和古家两家都累了。

大家互相寒暄了一番,然后各自离开。

古歆和翟安坐在一个轿车内。

离开的时候温情分明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古歆,分明对她满脸不信任。

心里有些不悦。

古歆也没多说,两个人到达目的地。

婚房是翟安自己以前的一套电梯入户公寓。

车子停在车库后,古歆拉开车门直接下车。

翟安下车后司机准备陪他一起上楼。

“不用了,累了一天,回去休息吧。”

司机看着他,“二少爷,夫人交代……”

“没关系的,回去吧。”

说着,翟安就转身,凭着感觉走向电梯。

司机停了一下脚步,还是回到车上,开车离开。

心里也有些叹气,总觉得二少爷这么好的人,不应该这么委屈自己!

古歆站在电梯里面,就这么冷漠的看着翟安的迷茫,半点都没有帮他的意思。

翟安费了点时间才走进电梯,对着古歆说道,“16楼,密码是3344。比较简单,你可以改一个你觉得好记的密码。”

“不用了。”

两个人又沉默。

电梯入户。

古歆走进翟安的公寓。

公寓内装修很干净,现代格局,装饰不多,看起不会廉价也不会显得太过富贵,反而给人一种很清爽感觉。

此刻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因为是婚房而专门弄得很喜庆。

古歆觉得是没有时间,当然她也不想看到那些东西。

翟安却知道,古歆不需要那些喜庆的东西。

“我们分房睡。”古歆直接开口。

房间有些安静,本来两个人,偌大的房子,就会显得额外的安静。

今天。

古歆主动给他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别碰我。”

第二句是,“我们分房睡。”

------题外话------

呼呼,加入小宅正版QQ群:133124126

有你们想要的!

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文:黑老大霸宠替身妻文/蝶乱飞

“怎么样才知道喜欢上一个女人?”

“想睡她。”

炎少有强迫症,有洁癖,不喜欢女人近身,但第一次见到杨小凝,就想睡她,这是唯一一个他想睡的女人。

第一次见杨小凝时,杨小凝的手挽在一个男人的手臂上,笑得千妖百媚,笑得炎少一股邪火自腹底升起,炎少当即决定,这个女人就是用抢的,也要给抢到手。

但,事实难料。

炎少再见杨小凝时,墙上的她依旧笑得千娇百媚,身体却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炎少心如死灰,他找来许多许多相似杨小凝的女人,一一摆在他的面前,但却没有想睡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