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连环计(七)引蛇出洞/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新房内。

古歆清脆而肯定的声音在房间内,似乎久久回荡。

翟安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前方。

当然,什么都看不到。

他其实也料想到,古歆不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试问又有谁会愿意,睡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边。

他薄唇微动,“嗯。”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翟安,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原本可以和翟安就算不能像普通朋友那边的交往,但可以在心中给他留一个特殊的位置,至少是友善的位置,但现在,她实在不知道该把翟安放在什么地方,仇人上吗?!

她不知道。

她转身,表现得很冷漠。

耳边就听到古歆的脚步声,似乎是在挑选房间,似乎是选定了一间,他听到房门关过来的声音,然后上锁。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突然的失明,才会让他的耳朵变得异常的灵敏。

翟安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很久,他摸索着从沙发上起来,然后缓缓地推开一个房门,走进去。

这套公寓他住的时间不多,所以其实并不太熟悉。

公寓里面也没有佣人。

他想至少新婚之夜,让彼此能够单独的在一个屋檐下也好。

现在看来,自己果然太勉强了。

他想象着浴室的方向,免不了被磕磕碰碰。

身上的西装有些紧,领带勒得他真的有些难受。

翟安让自己保持着心平气和的方式脱着衣服,就怕自己一个急躁,真的把自己勒死在家里面。

好不容易,他将外套脱下,就剩下一条四角裤。

听说喜欢当天要不能穿新的内衣裤,说是这样才能够和彼此过到老,他还特意让他母亲帮他收拾了一条红色的,他想至少是喜庆的颜色。

记忆中和实际规划的路线其实是有差异的。

所以翟安已经不记得自己撞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打坏了多少东西,房间里面不时的响起玻璃碎片的声音,他只能凭着感觉避开碎片,他没办法弯腰捡起来,他其实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狼狈。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那么深刻的感觉到,看不到眼前的一切是有多迷茫,是有多无助。

他独自站在浴室中央,站了很久。

他在缓缓地调节情绪,让自己尽量的安静下来。

隔壁还住着古歆,他实在不想自己的弄出太大的声音,而影响到她的休息。

也实在不想自己如此落魄的样子,被她看到。

他深呼吸,决定不去找睡衣。

回到洗漱台前,一点一点的寻找牙膏牙刷和漱口杯。

结婚真的太急了,定的婚房也定的比较匆忙,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去适应这个房间的所有一切。

他的手一直在洗漱台前,慢慢的寻找。

古歆其实真的不想到翟安的房间。

她回到自己挑选的卧室,还在各种发着脾气各种压抑情绪的时候,就听到翟安房间不停的传来玻璃打碎的声音,她忍了很久,她不是一个很会压抑自己心情的女人,所以她终究还是打开房门,推开了翟安的房间。

翟安忘了关门,所以她费力气的走进了他的房间,走向浴室大门。

一抬眼,就看到翟安显得无措的样子站在浴室中央,身上就穿了一条白色的四角裤,身上很白,还有很多纱布缠绕,看上去有些狰狞,那一刻古歆才似乎才想起,翟安才出了车祸,翟安眼前什么都看不到。

大概是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自己摸索这个房间上,翟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站在浴室门口,已经站了一会儿了。

他平静的脸上,难得有了些汗水,应该是在极力隐忍着自己,极力的适应。

他的手一直小心翼翼的在漱口台上寻找。

动作很轻,大概是怕再摔坏东西。

他的手摸到了漱口杯,然后在旁边找到了未开封的电动牙刷。

撕开包装纸都废了好长的时间,翟安又摸到了牙膏,很困难的挤在牙刷上,然后拿着漱口杯,摸索着水龙头,接水,接得到处都是,好在,还是接好了,他弯腰开始刷牙。

刷的很仔细。

古歆沉默着,沉默着,转身欲走。

她想,翟安还是能够照顾自己,慢点,但他生活自理也不会太难。

她看到翟安放下漱口杯去寻找毛巾。

脚前面不远处,就是玻璃碎片,翟安大概也记不得,碎片都在什么地方。

他迈步直直的走过去。

古歆上前拉着他的手臂。

翟安整个吓了一大跳,突然有人的靠近,让他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古歆?”

“嗯。”古歆应了一声。

是她让他失明的是,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处于好心,而是处于内疚。

“要毛巾是吗?”

“嗯。谢谢。”翟安有些愣怔,缓缓点头道谢。

两个人之间其实显得太过客气。

古歆上前将毛巾递给他,然后拉着他的手去感受水龙头。

翟安接过毛巾,自己拧着毛巾,洗脸。

古歆蹲在地上,捡起浴室里面的那些碎片。

她看着地上这么多玻璃渣,莫名觉得有些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今天不如意的婚礼才会这般的难受,还是看到翟安如此没办法自理的模样,她眼眶突然就红了,蹲在地上,莫名觉得有些难受。

“古歆,你在捡碎玻璃吗?”翟安问她。

“嗯。”古歆回答,用平常的语调。

“别去捡了,明天我让佣人来处理就行。”翟安说。

古歆咬唇,让自己的情绪恢复,“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不想你出了什么事儿,所有人又将所有的过错都指认在我的身上。”

翟安抿唇。

古歆将碎片放在垃圾桶。

翟安此刻已经简单的洗漱完毕。

古歆看着他有些呆立的模样,上前扶着他,两个人肌肤相亲,却半点都没有任何男女独处的温热气氛,更别提*,大概只有两颗都越渐冰冷的心,越走越远。

“你还要做什么?”古歆的口吻有些不耐烦。

“我想上个厕所。”翟安开口,脸其实有些微红。

古歆也这么沉默了一秒。

沉默着,还是把他带到马桶边,给他解开马桶盖,转身背对着他。

翟安其实有些不习惯,他能够感觉到古歆就站在他的身后,并没有离开浴室。

他觉得脸更红了。

古歆似乎也有些受不了,原本想着早点把他弄上床自己早点回房间休息,不想和他独处在一个房间里面太久,但想着翟安在她身后上厕所,终究还是在下一秒,走了出去。

翟安微松了口气。

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

他脱掉裤子,开始上厕所。

因为看不到,其实不知道会不会洒在马桶外。

他上得很小心翼翼。

刚刚上完,穿好内裤。

古歆就进来了。

进来的时候,瞄了一眼马桶。

马桶是自动冲洗的,马桶内倒已经很干净了,但是周围,有些翟安注意的尿液。

翟安似乎也感觉到了,声音有些小,“没关系,明天让佣人来清理。”

然后,很尴尬。

古歆抿了抿唇。

其实翟安是有轻微洁癖的,到现在,却总是不停地在牵强。

她随手抓出来一张白色的毛巾,其实马桶圈上只有一点不干净而已,她三两下擦拭着,将毛巾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莫名有些暴躁的说着,“还要做什么?”

“没什么了,我去睡觉。”

古歆上前粗鲁的扶着他走出浴室,走向床边。

古歆有些冷漠的声音问道,“你穿哪一件睡衣?”

“都可以。”

古歆从他的衣橱里面拿出一套淡淡棕色男式睡衣。

此刻翟安坐在大床上,像个像孩子一般,似乎在等待吩咐下一步该做什么

古歆走过去弯腰,将睡衣穿在翟安的身上,帮她系好纽扣。

一颗一颗,彼此的距离也近了些。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古歆淡淡的呼吸,轻轻地扑打在他的胸口上。

穿上睡衣。

古歆帮他掀开被子,“睡吧。”

说完,就走了。

走的很干脆。

翟安那句还未说出来的“晚安”就这么哽咽在喉咙处。

或许,古歆根本就不愿意和他说什么话。

他挪着身体,躺在大床上。

灯光应该是没有熄灭了,整个房间都是感应式灯光,只要有人都会自动开灯,他摸索着触摸着这个房间的开关,将感应灯关掉。

不管自己能不能看到,总觉得,这样才算是一个正常的人。

他又重新躺回床上。

闭不闭上眼睛,都是黑暗的。

他还是闭上了。

在默默的让自己早点入睡。

和古歆的婚礼就这么,就这么告一段落,以后的路,会走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

……

隔壁房间。

古歆有些莫名烦躁的躺在浴室里。

刚刚把翟安伺候着上了床,自己脱掉繁琐的礼服躺在按摩浴缸里面,心情就是很不好,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今天分明应该和翟奕一起的,他们分明应该在一起,共度良宵。

却莫名的,要来面对这么冷冰冰的房间。

她暴躁的扑打着浴缸里面的水,忍不住尖叫。

压抑的尖叫。

她想起自己翟奕,一个人躺在床上的翟奕,想起更加的崩溃。

眼眶甚至瞬间就红透了,到最后,忍不住的开始哭泣,完全是不受控制。

她真是受够了!

从婚礼到婚礼结束到现在,她真是压抑得够难受了!

她真的都有些佩服自己,和翟安的这场婚礼,她配合到了最后,这么言不由衷的配合到了最后!

而此刻,还真的,住进了翟安的房子里。

结婚证上,有了她和翟安的名字。

这不是很喜剧吗?

这不是很讽刺吗?!

她真的恨透了这个,荒唐的世界!

……

莫远修别墅。

莫修远和陆慢慢参加完婚礼回来。

两个人其实都有些疲倦了。

莫修远回到别墅后,脸色似乎就有些变了。

他转头对着恭候着大厅的王忠说道,“打电话叫肖医生过来。”

“是,莫先生。”王忠连忙点头。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你怎么了?”

“伤口绷开了,大概也发炎了。”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眼眸微顿。

莫修远陡然笑了一下,看着陆漫漫有些紧绷的情绪,“放心,不是你的错。”

“和我有什么关系,要亲热要洗澡还要……那啥的人,又不是我。”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笑得更加的深沉,嘴角带着让人沦陷的魅惑。

陆漫漫真的觉得莫修远这个男人很会勾引人,她真怕自己一个不留心,就这么栽在了他的身上。

心里有些不爽,咬牙转身先上了楼。

随着陆漫漫的背影离开,莫修远眼眸回转,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阿修。”

“叶恒,对方开始怀疑我们了,暂时先不要有任何轻举妄动,等我养好伤再说。”

“嗯。”叶恒连忙应着。

“挂了。”

“阿修。”叶恒突然叫着他,“陆漫漫渐渐会知道我们的一切。”

“就让她知道吧。”

“是。”叶恒不再多说。

莫修远也知道他的担心,亦或者,在试探他,要不要信任陆漫漫!

显然,他其实不想瞒那个女人太多。

但也不觉得,需要主动给她说出一切。

总有一天她会知道。

而至于要不要接受,他一向很淡定。

眼眸微转。

肖尘拿着医药箱出现在大厅,看着莫修远站在门口,随意的口吻说道,“伤口怎么样了?”

“估计有些发炎。”莫修远说。

两个人走向2楼,他的房间。

莫修远解开自己的衬衣,扯开胶布。

肖尘看着伤口,眼眸有些微紧,“看来不是发炎这么简单。”

莫修远也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回味。

“是做了少儿不宜的事情?”肖尘用的询问句,但语调分明是肯定的。

肖尘看上去40多岁,典型的资深大叔,没有发福,身材保持得很好,因为经常出入健身房身上还有一块一块的肌肉,显得更有魅力,长得不算很帅的五官,因为人生历练的积累反而散发着从内到外的涵养,现在流行的少女梦幻的中年成熟欧巴,也就和肖尘给人的感觉差不多。

对于肖尘的调侃,莫修远没有做任何回应。

他坐在大床上,靠在床头,就这么忍受着伤口的疼痛。

他身上的伤口真的不算少,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无数,也留下了一些伤疤。

陆漫漫看过他的身体,对他应该已经充满了好奇。

嘴角蓦然一笑。

他其实很喜欢看着陆漫漫因为他,而变得有些失控的样子……

肖尘将伤口处理完毕,抬头就看到莫修远嘴角那抹显眼的笑容。

他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给莫修远准备一些应急的医药品,放在他的床头边,说道,“放在你旁边的这些东西,吃的药要坚持吃完,每天换药的时候让王忠帮你,洗澡的话绝对不要让水碰到伤口。”

莫修远转眸淡淡的看着肖尘,微点了点头。

肖尘拿起医药箱准备离开,走向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一下脚步,说道,“虽然你看上去一脸春风得意,但是少儿不宜的事情在这段时间还是尽量少做,对你身体的恢复,没有什么用处。”

说完,就走了。

莫修远却莫名的笑得更加开怀。

陆漫漫其实就是路过而已。

她只是先下楼一趟,却没想到一路过莫修远的房门前,就听到那个昨晚上的私人医生说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少做……

而她正在有些愣怔到脸蛋微红的时候,那个私人医生似乎看到了她,很直白的说到,“体谅一下阿修现在正在受伤。”

说完,就走了。

陆漫漫看着私人医生的背影。

莫修远那货的伤口复发和她有什么关系,搞得好像是她的错一样!

心里不爽,一转头就看着莫修远笑得很灿烂的模样。

什么事情让他突然这么高兴。

平时莫修远的笑,仿若都只是一种本能的面部反应,虽然真的笑起来很有魅力,但终究是有些面不由衷的感觉,但此刻,分明是,难得的心情似乎很好。

莫修远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陆漫漫,嘴角的笑容没有收敛,就这么笑着看着她。

陆漫漫真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刚刚那私人医生说的话,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让他这么高兴。

“要不要搬到我房间来?”莫修远问她。

分明就是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还很,坦然!

他半点都不会觉得尴尬的吗?!

她想起今天下午在酒店里面,在那个客房里……

她实在回忆不下去了。

冷冷的声音恶狠狠的说着,“你就不怕死在床上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陆漫漫翻白眼,直接下楼。

楼下,王忠还在,似乎在收拾房间。

陆漫漫接了一杯温开水,看着王忠的忙碌,忍不住随口问道,“王管家,刚刚那个医生是莫修远的私人医生吗?”

“嗯。”王忠点头。

“哦,看上去和莫修远的关系不错。”陆漫漫说道。

“嗯。”

“莫修远平时受伤很频繁吗?”陆漫漫又继续问道。

“还好。”王忠停下手上的工作,对着陆漫漫恭敬道,“莫太太有什么具体想要问的,可以直接问莫先生,莫先生交代过,不该说的话不能说。”

又是这句话。

陆漫漫也从秦傲的口中听到过。

真是!

莫修远到底什么来头吗?!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她将温水喝干,放下被子有些不悦的上楼。

脚步停在莫修远的房门口,那个男人就这么坐在床头上,似乎就睡着了。

刚刚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这一刻这么快就已经入睡?是真的很累了!

陆漫漫走过他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床上。

她洗漱卸妆,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有些出神。

手指忍不住摸着自己的唇瓣,有些温热,有些柔软。

莫修远似乎很喜欢她的唇……

脑海里面似乎还能够回想起,他吻她时,那张满是*的脸颊,分明还很帅。

心口猛然有些微动。

她强迫着自己不去多想。

想太多,总觉得对自己而言不是好事。

翻身。

突然响起古歆和翟安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其实不用猜想也会知道,今晚应该不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夜幕,越来越黑。

久久,终于进入梦乡。

……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睡得很好的睁开眼睛,伸懒腰。

她看了看时间,看着窗外清晰的天空,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洗漱。

脸色红润,气色不错。

陆漫漫不由得感叹,23岁的年龄,果然比30岁,更加的水嫩。

她换上衣服,淡妆,出门。

她想今天,工商行政局应该会有一个初步的答案了。

她走在别墅的楼梯上,看着莫修远优雅的坐在玻璃花园房里面斯文的用着早餐,那货气色看上去很不错,昨天分明还显得有些不太好的血色,今天也已经恢复得很好。

陆漫漫走过去,坐在莫修远的对面。

王忠给她摆放好早餐和餐具。

陆漫漫低头,静静的吃着。

莫修远似乎是吃完了,擦了擦嘴角,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她盯得全身都不是滋味,不爽的说道,“你看我做什么?”

“随便看看。”

“神经病。”陆漫漫咒骂。

莫修远一笑,笑着突然从餐桌上站起来,站起来离开,走到她身边时,突然停下脚步,弯腰在陆漫漫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话一出,陆漫漫整个脸一下就爆红了。

她狠狠地瞪着莫修远,莫修远一面漫不经心,嘴角挂着微笑离开。

莫修远这货……

陆漫漫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

什么话都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来吗?!

分明,又不是在床上!

在床上,这种话,也太太太,色情了吧!

陆漫漫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三两口解决了早餐拿着包快速的离开。

总觉得有莫修远在的地方,满房间都是,赤果果的,*气息。

别墅大门口。

秦傲恭敬的等候着她,为她拉开车门。

陆漫漫坐上车就直接吩咐道,“开快点。”

秦傲一怔,看了看时间,“还早。”

“我想要开快点不行吗?”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秦傲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莫太太。

车子开快了些。

陆漫漫到达陆氏大厦的时候,员工到得都不多,甚至于张翠都还没到。

陆漫漫打开电脑,开始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过了十来分钟,张翠才急匆匆的敲门进来说道,“陆总。”

“昨天工商行政局这边,有什么最新进展没有?”

“那边没有明确的给我们回复。”张翠恭敬地说道,“不过昨天又是一天的在给我们取证调查,下午的时候收到工商行政局那边的传单,说将我们陆氏和克兰集团的情况报备给了物价局,让物价局先核定克兰集团是不是出现恶意压低价格消费的行为,暂时不允许克兰集团做任何促销活动。”

“是谁让工商行政局那边报备给物价局的?”陆漫漫扬眉。

“是董事长。”张翠说道。

“嗯。”陆漫漫点头。

“陆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进展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张翠离开。

陆漫漫拿起电话拨打,“爸。”

“漫漫。”

“你昨天让物价局这边核定克兰集团的定价消费行为了?”

“嗯。”陆子山说,“总得先保证你的活动进展,调查内奸的事情,需要时间。”

“谢谢爸爸。”

“傻孩子,说什么客套话。”

陆漫漫微微一笑,挂断了电话。

又重新拿起电话,对着张翠说道,“让市场部几个负责活动的中心按照原计划开展活动,克兰集团暂时的营销政策被封闭,我们按照正常开展。”

“是。”

陆漫漫抿唇,又将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

上午时刻,电话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叶恒。”

“莫太太,你让我调查的陆轩然,昨天和今天都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倒是和文赟见过两面,都是在喝酒。陆轩然这两天似乎精神状态不太好,整个人有些暴躁。”

“是和文赟喝酒吗?”陆漫漫眼眸一紧。

“嗯。”叶恒说,“但没有任何交易的成分。”

陆漫漫蹙眉。

显然,这不是她要的最终结果。

她眼眸微动,“叶恒,帮我对外传播消息,就说有人在跟踪陆轩然,在调查他的一举一动。”

“你要做什么?”

“引蛇出洞。”陆漫漫嘴角一勾。

叶恒似乎是笑了一下,“我倒是成了你的御用王牌了。”

“回头重谢犒劳你。”

“倒不如多犒劳犒劳你老公,我都听他使唤。”

“为什么……”话还未问。

叶恒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个男人!

陆漫漫不爽的咒骂了一下,转眸拿起电话,“张翠,你进来。”

“是。”

张翠推开房门。

“陪我去一趟工商行政局。”

“是。”

两个人直接离开办公室。

离开的时候,正好和陆轩然相对。

陆轩然看着陆漫漫这般趾高气昂的样子,心里不爽透顶。

这两天工商行政局的人一直在公司调查问卷,弄得整个公司上下都鸡犬不宁,自己更是紧张到不行,有时候工商行政人员问他话,他都会紧张出一身的汗水。

他知道自己做得很隐蔽,用的专设硬盘进行拷贝文件,电脑里面是不能够查出他硬盘使用过的痕迹,而且他也是亲手交给文赟的,那个男人做事情的谨慎程度绝对比他想象的更厉害,他本来就不应该担心什么,但做贼心虚,又是犯法的事情,他就更加的担惊受怕,这两天每天晚上都只能找文赟出来喝酒。

文赟也安慰他人,让他保持镇静,说陆漫漫就是在虚张声势而已,这件事情最后就会不了了之,让他别担心,也说以后尽量少见面,免得引起怀疑。

“轩然。”陆漫漫开口。

陆轩然突然一惊,转头看着她。

陆漫漫看着他紧绷的样子,嘴角淡淡一笑,“好好工作,家里人都希望你能够有一番成绩。”

陆轩然皱眉,陆漫漫突然的好心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心里一定暗藏了什么阴谋。

陆漫漫就这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你现在去哪里?”陆轩然突然问道。

“去工商行政局,听说有新进展,让我过去看看。”

“什么进展?”陆轩然紧张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电话里没说清楚,过去了才知道。”

“我陪你一起吧。”陆轩然有些急切的说着。

陆漫漫眼眸一紧,脸上去而表现的很坦然,“不用了,别耽搁了你工作。”

说完,就大步走了。

陆轩然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咬牙切齿。

他快速的回到办公室,心慌的给文赟打电话。

那边接通,“轩然,不是说了,不要这么频繁给我电话吗?”

“文赟,陆漫漫说工商行政局已经有最新动静了。”

“她骗你的,我这边有人盯着,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进展。”

“真的吗?”

“别给我打电话了,等过了风头再说。”

“好。”

陆轩然有些心境的把电话挂断。

陆漫漫和张翠去工商行政局,当然没有她口上说的那个有什么进展,她只是为了过场而专程去找了工商行政局的局长,然后谈了些事情,故意引人耳目而已。

文家在文城政府的地位几乎不可撼动,想要把文家人从这些事情中调查出来几乎是不可能,她其实也想到,当然不会硬碰硬,她会有侧敲的方式,让人心慌不已,最后自乱正脚。

去了工商行政局,下午陆漫漫回到办公室。

她相信很多传闻已经传了出来,陆轩然的一举一动已经在监控之中,文赟得到珍惜消息,肯定也开始有些揣测,揣测到底对方知道了多少事情。

她现在不能说百分之百的肯定,但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肯定是有的。

陆轩然在和文赟合作。

文赟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会想到找陆家大院的人一起做事情,陆家大院的人一向很想要依靠文家人扬眉吐气,双方肯定是一拍即合!

眼眸陡然一紧。

这样正好。

她就不相信,文家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就不会没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下午4点钟。

工商行政局的人再次来到公司,这次就对几个嫌疑比较大的人进行了询问。

陆轩然就是其中之一,且陆轩然的询问时间明显比其他人多了几倍。

这是陆漫漫的策略。

工商行政局的局长是文家的人,但他并不知道这起时间和文家人有关系,而此刻,文赟肯定也不会主动的让工商局的局长暂停调查这个事情,这样反而暴露了自己,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文家人一般不会行动得太过草率!

何况,这件事情传播出去之后,早就被媒体所关注着。

必定是两个大企业之间的经济犯罪,谁也不敢私底下做太多,一不小心就会被抛出水面,舆论的声音不管多大的一个职位,说翻就翻!

所以,陆漫漫找工商行政局的局长直白道,她有嫌疑人,但是没有证据,得他们用方式,让嫌疑人自乱正脚。

陆轩然虽然说得还算流畅,但明显的有些心虚。

他从询问室里面出来,身上几乎已经有了一身大汗水。

他实在憋不住,拿起电话又给文赟拨打,“文赟,我觉得我已经被怀疑了。”

“陆轩然,你冷静点。”文赟也有些受不了他的不成器。

他当初找陆轩然合作的事情,真的没有想到陆轩然这么沉不住气,要早知道,他肯定不考虑和他牵扯,他原本打算用这次的活动打压陆慢慢的嚣张气焰,也用的确实极端了点,但能够唯一阻止陆漫漫在陆氏发展的途径,这就是最快也最直接的方式。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记下来后的一系列计划,在先打压了陆漫漫,打击了陆氏短暂性的销售业绩后,利用克兰集团的发展趋势,通过政府的政策倾斜,将陆氏手上的而用户份额抢过来,形成三大运营商的三角鼎立,而后的规划更是想要壮大其他两家,慢慢弱化陆氏集团,让陆氏没落下去!虽然是一个比较长久的计策,但事实的可能性并不低。他只是没想到陆漫漫真的不笨,凡是都夸张化的上纲上线,弄得人尽皆知。

搞得他现在根本不敢轻易下手,反而第一个如意算盘就被落空,陆氏没有被阻止,克兰集团面临着经济危机!

他还得一边平复陆轩然的消极情绪,还得想办法让克兰集团不至于一蹶不振!

撕破了皮,自己指不定就会被曝光了出去。

想到这里,倒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得不尝失。

文赟咬牙。

刚刚接到暗地消息,说早就有人监控着陆轩然,陆轩然这么沉不住气,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就真的被抓住了把柄,而那个时候,按照陆轩然的脾气,肯定会供出他……

眼眸突然一紧。

别怪他无情无义,怪只怪陆轩然,确实不成大器!

“我真的冷静不了,文赟,我不想坐牢。”陆轩然说,狠狠的说着,“我要是坐牢了,我肯定会拉着你一起!你赶紧给我想办法!让工商行政局的人停止调查这个事情。”

陆轩然说得简单,简直是让人觉得他很无知。

他以为,文家有权利,干涉任何事情吗?!

文赟控制着情绪,声音温和了些,“晚上老地点见,我们再想想办法,现在你先别做任何事情,到时间点,我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

“好!”

陆轩然猛的挂断电话。

文赟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脸色一沉,拿起电话拨打,“帮我动陆轩然。”

“是。”

电话挂断!

文赟脸色一紧,在利益不存在的时候,在选择自保的时候,他会义不容辞,从来不会手软!

下午下班。

陆轩然根本没有停留一秒的离开了公司。

他急切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仿若才可以放松他压抑的情绪!

他走向陆氏停车场,开着自己的跑车,一涌而出。

车子快速的行驶在文城街道上,陆轩然开得有些快,因为心里很慌,这两天都已经慌张到不知道如何排解,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肯定不会这么做,当初,也是因为受到了文赟的蛊惑,也是想要早点看到陆漫漫的下场!

他加大油门。

车子往目的地拼命的开了过去。

前方不远处一个岔路口,一辆偌大的卡车突然从岔路口开了出来。

陆轩然看着前方的车,眼疾手快的踩着刹车,打着方向盘。

正惊心自己避开了大卡车时,后面突然响起一声巨响!

大卡车狠狠的撞击在他的跑车上,跑车直接撞在了一边的栏杆上,把跑车瞬间挤扁。

而大卡车上的司机此刻带上鸭舌帽,手上正准备拿起座位上的捆绑,或许是准备再补上一下。

前方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了下来,上面下来两个人,看着陆轩然的车辆情况,拿起电话在拨打。

卡车司机犹豫了半响,看着陆轩然的跑车情况,想着也活不了,放下了手上的捆绑,从大卡车生下来,看上去很焦急,似乎是简单的车祸现场,也在拨打110报警。

一瞬间街道上开始变得混乱。

即使此刻已经出了文城最繁华的主城区。

那两个小车上的人开着车子离开了,警察车到了,开始询问现场情况。

救护车也及时的赶到。

陆漫漫当时还在加班看活动的执行情况。

接到电话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

她听着叶恒一字一句的说道,“陆轩然出了重大事故,大概活不了了!”

活不了了!

她挂断的电话。

文赟!

肯定是文赟做的手脚!

当年,她毫无利用价值的时候,也是这般,用车撞死了她!

何况,文赟肯定觉得,此刻的陆轩然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利益。

她咬牙。

她真的没有想到,文赟从这一年开始,就已经如此的心狠手辣到根本禽兽不如!

陆轩然至少没有得罪他,还在帮他做事情!只因为没有达到他要的效果,就这么的赶尽杀绝!

她紧捏着手机。

此刻房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陆子山有些焦急的声音说道,“漫漫,陆轩然出事儿了,现在所有人都在往医院去,我们赶紧去看看。”

陆漫漫点头,放下手上的工作,跟着他父亲一起去医院。

小车内,他父亲一言不发。

陆漫漫也很沉默。

谁都没有料到,会突然出这种事情。

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陆家大院的人早就已经到了。

兰小君完全是崩溃的,在医院走廊上哭过不停!

陆勤政和陆子川也焦虑到,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陆嫣然也不停的在哭。

走廊上充满了悲伤的气氛,源源不断。

兰小君似乎是看到了陆子山和陆漫漫,整个人一下就激动无比,她破口大骂,“陆漫漫,都是你这个祸害精,才会让陆轩然出车祸的,都是你!”

陆漫漫眼眸一紧,“轩然出了这种事情,我们都很难过。我真是不知道二婶为什么非要怪在我的身上,陆轩然出车祸,难道是我造成的?!”

“就是你,不是你一直调查……”

“闭嘴!”陆子山冷吼着。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人。

兰小君也知道自己似乎差点说漏嘴,整个人又开始昏天暗地的哭着。

“够了!保持安静!”陆勤政突然大声吼着!

兰小君看着陆勤政大怒的模样,声音小了些。

看着手术中的字样,似乎还是没办法安静得下来,整个人一直不停的抽搐。

陆漫漫也看着手术中的字样,她也很祈祷能够有奇迹发生,如果陆轩然能够活下来,在那一刻,他肯定会说出,所有的事实。

身体一紧。

陆漫漫连忙走向一边,给叶恒打电话,“你帮我找点4个保镖,就是能耐很强很强的那种,现在此刻就到市中心私立医院来候着。”

叶恒淡淡的应了一声。

现在问都没有再问原因,觉得问多了反正也是多余。

莫修远说给她最大支撑,他就照做呗。

她电话挂断,转身走向走廊。

脚步一顿,看着文赟脸色焦急的出现。

似乎也看到了陆漫漫,两个人眼神都不太好。

文赟直接走向陆家大院的人,关心无比的问道,“轩然出了什么事儿?”

“车祸,还在急救。”陆子山说,重重的说着。

文赟看着手术中的字样,显得无比的焦急。

陆漫漫当然知道,文赟的担心,并不是在于陆轩然会不会死,而是,会不会活?!

------题外话------

加入小宅QQ群:378414307(有你想要的)

……

推荐小宅好友的文:枕上暖婚文/堇颜

一纸婚约,婚期3年,有名无实的婚姻形同陌路。

婚期尽头,步入职场,没想到Boss居然是他……

“抱歉,无意打扰,选择顾氏,是因为薪资够高。”

男人修长的手指翻看着手中的简历,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小腹上为什么会有一道疤。”

“阑尾……”

男人目光讳莫如深。

推荐好友程小一的火文《暖妻成瘾文》

为了给儿子赚奶粉钱,她低调嫁给绯闻不断的腹黑总裁!

结婚三年,除了偶然在长辈面前秀秀恩爱,还要在外人面前撇清关系,假扮陌生人。

老公之于她的意义,应该就是每月打到卡里的一笔生活费吧?可是……

土豪老公邪魅一笑,“乖,睡都睡过了,凑合凑合过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