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连环计(八)陆轩然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走廊上,所有人都紧张的守候着。

陆轩然的手术时间特别长。

刚开始的兰小君还一直在哭泣,到后来,估计已经不知道怎么缓解心里的伤痛,就这么不停地流眼泪,没有了任何声音,陆嫣然就一直陪在兰小君的身边,似乎在给她无形的支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陆漫漫都觉得自己似乎是越来越紧张,弦是越绷越紧。

陆轩然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她敢肯定,她设下的那个圈套就会功亏一篑,文赟又会逃过一劫。

陆漫漫往文赟的身上看了一眼。

文赟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眼眸微动,回视着她的视线。

两个人眼神,各怀心思。

整整过了5个多小时,手术中的字样熄灭,手术室的房门打开。

所有人一拥而上。

陆漫漫也在第一时间走过去,有些焦急的看着医生。

“患者送来的时候情况就已经非常不好了,我们经过抢救,患者的生命是保下来了,但却没有了肢体意识,我们初步断定,患者已经成了植物人。”医生说,说得有些无奈。

植物人?

兰小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两步。

身体都在发抖的。

完全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连一向在外人面前都很稳重的陆勤政,也都完全不敢相信的,身体都软了下去。

“我们已经尽力了,最后患者能不能醒过来,就只有听天由命了!”医生说完,疲倦的离开。

“不!”

兰小君突然大叫。

已经深夜的走廊,突然一下子响起巨大的哭叫声。

“我的轩然怎么可能成为植物人,怎么可能一动不动,他今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还和我笑着闹着,怎么可能突然就不动了,不,我不相信这个事实……”兰小君疯狂的大叫。

整个人已经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

陆子川自然也难受到不行,自己的儿子,突然变成了这样。

眼眶也突然就红了,这么大把岁数,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走廊上弥漫着巨大的悲伤。

陆漫漫也真的没有想到,陆轩然会变成这样。

植物人……

植物人,代表着以后,都只能一辈子待在床上吗?!

陆漫漫抿唇,狠狠的抿唇,眼眸看着文赟。

文赟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心安,让陆漫漫真的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明知道是这个男人所为,却就是没办法当面撕破他的真面目。

他此刻看上去非常难过的样子,一直低着头,似乎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爸!”陆子山突然大声的叫着。

所有人才把注意力放在陆勤政的身上,看着他突然猛地一下往后仰了过去。

陆子山眼疾手快的一把抱着陆勤政。

陆勤政此刻脸色都是青紫的,仿若突然中风了一般,话也说不出来。

上一次陆漫漫也看到过陆勤政如此,那一次是为了诬陷她,倒在了她的面前,这次,大概真的是气急攻心,伤心过度。

陆子川连忙大声叫着医生。

此时陆轩然也从手术中推了出来。

走廊上一片混乱。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变成了这样。

陆轩然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严重的车祸之后整个人已经惨不忍睹了,全身插满了仪器,整个人从此以后都只能这么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想死都死不了。

陆勤政被送去了急救室,经过抢救,又被推进了VIP病房,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仿若无法接受如此大的打击一般。

所有一切恢复平静。

所有一切真相,被迫接受。

陆漫漫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外,就这么看着已经根本认不出模样的陆轩然。

陆轩然到最后那一刻想过没有,到底是谁在害他?!

身边,突然走过来一个人。

陆漫漫眼眸微动,从玻璃橱窗的恍惚影子中,看到文赟站在她的身边。

“陆漫漫,你应该高兴了?没有人再在你面前捣乱了。”文赟的话,冷冷的又带着讽刺,就这么传入陆漫漫的耳朵里。

陆漫漫沉默着,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转头看着文赟。

看着曾经她以为,器宇轩昂绝世无双。

她说,“文赟,现在是你应该高兴了。”

“我?”文赟眼神一冷。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文赟一字一句。

“走久了夜路终会撞鬼。”陆漫漫说,说得很轻很淡,“文赟,你就不怕做恶梦!”

“噩梦?”文赟冷哼,“我从来不会做噩梦!”

“果然是,魔鬼。”陆漫漫咬牙切齿。

没有良心的魔鬼。

陆漫漫转身,就走。

文赟看着陆漫漫的背影,脸色难看无比。

身后,似乎有轻微的脚步声。

文赟脸色缓和,整个人表现出极大的忧桑。

“文赟哥哥?”是陆嫣然的声音。

文赟转身,“嫣然。”

“你和堂姐之间……”

“早就是过去式了。”文赟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苦涩,“我现在难受的只是因为轩然,今天下午轩然才给我打过电话,到现在,却突然躺在了里面,真的难以接受……”

“不是你的错,文赟哥哥你不要难受了。”陆嫣然自己却哭了。

文赟难受着,却拉开一抹勉强的笑容,抬起手帮陆轩然擦拭着眼泪。

陆嫣然整个人一怔。

文赟却表现得很自然。

这样的亲密,让陆嫣然整个人完全是心跳加速的。

她本来一直就喜欢文赟,奈何被陆漫漫给霸占,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如陆漫漫,所以也不敢表现出来,而且从小在家她父母就比较喜欢她哥哥陆轩然,自己一直都是被人忽视的那一个,也不敢大胆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第一次被自己喜欢的人这般触摸。

陆嫣然只是茫然的看着文赟,看着她,脸蛋有些绯红。

“你还要在医院吗?”文赟问她。

“不,我就是准备离开了,我爸妈要在医院守着我哥和我爷爷,让我先回去,明显再来。”陆嫣然说。

“那我送你吧。”

“会不会太麻烦?”陆嫣然期待的问道。

“当然不会。”文赟说,说着宠溺的一笑,“走吧。”

陆嫣然点头,紧跟在文赟的身后。

文赟开着车,送陆嫣然回去。

此刻已经很晚了,文城的街道都变得安静无比。

两个人其实都很沉默。

陆嫣然其实很紧张,这么和文赟独处,她觉得紧张无比。

她的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文赟,看着他认真开车的模样,看着他脸上似乎还带着难受。

一定是因为陆轩然出事了,文赟才会这么难受。

其实,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陆轩然的事情。

以前的自己在家里半点地位都没有,就是因为陆轩然,就是因为他是儿子她是女儿,所以从爷爷到父母,都没有人注意她,不仅没有人注意她,他哥从小还喜欢欺负她,总是把她弄哭了,还很得意洋洋,父母又从来不说什么,她每次哭的时候她父母还说,说她小气,哥哥在开玩笑。

没有人开玩笑,开得让她全身都被打的青青紫紫的。

但她也不敢大吵大闹,因为陆轩然就是爷爷的心头宝,父母都喜欢他。

现在落得这个下场,陆嫣然甚至有一丝大快人心。

分明就是活该!

她没有表露自己的情绪,也知道这段时间就算是装,也应该装的难受一些。

车子不快不慢的,突然停在一个暗黑的接到。

陆嫣然看着文赟,看着他突然停下来,头埋在方向盘上。

身体在微抖动着,似乎是刻意的压抑难受。

陆嫣然觉得文赟这个男人真的很好,尽管做了男人都很容易犯的错误,但陆漫漫就这么不要文赟,分明是她的损失,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陆漫漫会价格莫修远那个渣男,那个文城所有人都知道的,花花公子。

文赟这么好的男人,她丢掉了完全是她的可惜。

“文赟哥哥?”陆嫣然声音很小的叫着她。

“嫣然,让我冷静一会儿,我响起轩然出车祸的样子……”身体似乎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文赟哥哥你心真好……”陆嫣然由衷的说着。

文赟摇着头。

陆嫣然伸手去主动拉他的手臂。

文赟抬头,整个脸上都是难受到不行的表情。

陆嫣然鼓起勇气大胆的说着,“文赟哥哥你别难过了,你难过,我也会难过的。”

文赟咽了咽喉咙,似乎是在控制心情,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陆嫣然。

陆嫣然也这么看着文赟,觉得他的眼神仿若要把自己给吸进去了一般,身体完全是无法动弹的。

文赟突然靠近陆嫣然,吻在她的唇上。

陆嫣然完全是愣怔了。

文赟居然在吻她,她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主动亲吻她。

那一刻,恍惚觉得是上天的恩赐,来得太突然了。

她其实也不是什么黄花大大闺女,像他们这个年龄的大学生,早就尝试了禁果,早就和不同的男人尝试过多次,她表现出来的清纯也只是为了骗骗男人而已。

她闭着眼睛,回应着文赟。

单身男女之间,理所当然会在这样特定的环境发生什么。

陆轩然只感觉到自己的椅子已经完全放平,然后两个人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她很主动……

……

陆漫漫从医院出来,疲倦的坐在秦傲的小车上。

那个时候已经凌晨过了,她拿起电话给叶恒拨打。

那边响起巨大的音响声。

陆漫漫眉头微皱了一下,说道,“不用保镖了。”

“你逗我玩的呢,莫太太。”那边传来有些不满的声音。

“谢谢。”

“不、客、气!”话语间,分明很是不友好。

陆漫漫挂断电话,脑海里面还能够回忆着陆轩然的模样。

陆轩然的车祸,确实让人有些始料不及。

她深呼吸一口气。

陆子山现在在医院陪着陆勤政。

从知道陆轩然成为了植物人之后,陆勤政就再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陆勤政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孙子,几乎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孙子,居然变成了植物人,这份打击,大概不是谁都能够接受得过来的,何况,陆勤政也70多岁了。

轿车缓缓停靠在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疲倦的下车。

而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有些累。

心累,身累。

陆漫漫走进大厅。

别墅中,已经安静无比,只有几盏暗黄色的灯光,照耀着别墅的光亮,以至于不会看不见。

陆漫漫往2楼上走去。

脚步停在了莫修远的房门口。

房门紧闭,莫修远大概是睡着了。

陆漫漫抬起脚步欲走。

房门突然打开。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有些疲倦的神情,眉头微扬,“听说陆轩然出了重大交通事故,现在怎么样?”

陆轩然虽然在文城不算什么特别大的人物,但毕竟和陆氏企业有关,媒体上应该早就有相关的报道了。

“成植物人了。”陆漫漫说,说得直白。

其实心里是有些崩溃的。

她不是为陆轩然这个人感觉到可惜,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作不死!

陆轩然如果能够安分点,能够知足点,什么时候都不会发生,怪就怪在他的自以为是,所以他这样的结局,也会是早晚的事情!

她只是又一次无比深刻的体会到,文赟那残忍的手段!

同床共枕过7年的男人,第一次刷新她的底线。

她真的隐忍得,有些发抖!

身体,突然一怔。

她抬头。

莫修远就这么轻轻地把她揽入怀抱里,双手搂抱着她。

陆漫漫微动着身体,有些反抗。

“别动,我伤口才好一点。”莫修远说。

陆漫漫咬唇。

其实这个时候,也不想动。

她反而觉得,这个怀抱很温暖,很可靠。

以前一直以为莫修远这个男人全身都是脏的,总是传出他各种各样和不同女人绯闻的流言,她以为她是很排斥这样的男人,毕竟,不管如何,她确实在上流社会的条规中教育得很传统,她排斥那种人,她会觉得,恶心。

这么久和莫修远的接触,她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不再那么反感,不再觉得肮脏,也或许是自己真的没有亲眼看到过莫修远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也或许自己是真的很需要一个这么坚挺的胸膛,她此刻,反而主动抱着他的后背,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她的胸膛上,在努力的寻找安慰。

她觉得,此刻,她需要这一点依靠。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陆漫漫一直都觉得,拥抱其实比上床,可以让人走得更近。

男女之间,因为荷尔蒙的产生才会做身体本能的需求,但拥抱,是放手给予的信任,是因为内心波动才会去主动做的身体接触。

莫修远嘴角淡笑着,将这个女人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抱里。

平时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谁都不会打败谁都不需要依靠的陆漫漫,此刻在他怀里面,却如此柔弱到,甚至觉得用点力气,就会碎掉一般,他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深沉,好看的手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在环节她此刻有些压抑的情绪。

时间,滴答滴答。

陆漫漫觉得,在这般沉溺下去,就真的不再是自己想要自己变成的那个样子。

她轻轻的推着莫修远。

莫修远顺势,放开了她。

每次,在她反抗的时候,分明有那么一点点排斥的时候,莫修远就会很主动的离开,不会太让她为难。

她其实很多时候都知道,如果莫修远再强硬一点,再强硬一点,或许她会妥协。

就如古歆婚礼上,他们在酒店里面发生的那些不受控制一般,莫修远再激进一点,她会承受。

可是这个男人就是这般,会离开。

会在她觉得自己不想的时候,离开。

她想,莫修远应该知道,他现在对她,其实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但是他就是不,强迫。

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耐心十足,还是说,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他很想要得到她?!

莫修远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着她脸上的情绪变化,薄唇微动,“想不想杀了文赟?”

有些恍惚的陆漫漫整个人陡然一紧,她猛地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淡然的脸上,那般云淡风轻。

“杀了文赟,要不要?”莫修远重复道,在提醒她,刚刚听到的话,并没有听错。

“为什么?”

“他不是惹你不开心了?”莫修远说。

“你可以杀得了他?”陆漫漫警惕的问道。

“试试,也许可以。”莫修远淡然道。

“不。”陆漫漫摇头。

本能的摇头。

莫修远眉头一紧,脸色在那一刻似乎也有了细微的变化。

陆漫漫说,“就因为我看不惯他,我就杀了他,我和他又有什么区别!而且就这样让他死了我觉得不解恨!我没有看到他身败名裂的样子,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样子。

看着她有些激动。

“莫修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存在,我其实也为之前找到你合作而感到后悔,因为我原本以为我知道你的过往,知道你的能耐,现在才白痴的觉得,我对你毫无了解,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你不知道你背地里在做些什么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叶恒这种公子哥会听你的使唤,不知道为什么你身边总有一些神秘的人出现,我甚至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一天,就这么死在了你的面前。”陆漫漫说,其实内心是有些崩溃的,她所说的这一些,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想象到的,完全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的结果。

她深呼吸,深呼吸说,“莫修远,我要用我的双手,弄死文赟!”

莫修远还是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的情绪变动,没有安慰,也没有解释。

他修长的手托起她的脸庞,笑了笑说道,“那,加油。”

这么云淡风轻的三个字。

陆漫漫抿紧了唇瓣。

莫修远放开她的脸颊,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陆漫漫也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重重的躺在那张大床上。

重生一世,她看透了很多人,知道了很多事,却还是掌控不了,人生的发生轨迹……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上班。

陆子山因为守了陆勤政一夜,今天并没有出现在公司。

陆漫漫在全身心的处理工作的事情,不管如何,营销活动迫在眉睫,她靠这个营销,做到在公司的名正言顺。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陆漫漫头都没有她抬,“进来。”

“陆总。”张翠恭敬道,“刚刚工商行政管理出了新的案子进展情况,我们公司的内奸已经被抓住,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陆漫漫猛地抬头,“具体什么情况?”

“克兰集团的营销活动策划总监受不了这段时间的不停压力,终于出面指证,说出了公司的内奸就是出车祸的陆轩然,说当时是陆轩然主动找到他将活动方案给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压你在公司的地位,让你没办法完成市场份额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的提升。那边总监提供了陆轩然给他的电话记录和短信交易记录,以及方案U盘。”张翠一字一句,“工商行政局已经将相关证据转交给了公安机关做经济犯罪刑事案件的处理,现在算是真相大白了。这是没有想到,一切是你堂弟所为,而现在,你堂弟又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

“这就叫死无对证了。”陆漫漫眼眸一紧。

“陆总怀疑不是陆轩然安所为吗?”

“是他。”她当然知道,就是他。

她只是想要引蛇出洞将文赟给暴露出来,失败了而已。

昨天陆轩然出车祸,今天克兰集团的营销策划总监就出来自首,她当然不会相信这是巧合,文赟倒是聪明,知道这件事情影响大了调查下去自己肯定脱不了关系,而文赟这么聪明的人,在交易的时候肯定不会自己去蹚浑水,肯定是让陆轩然直接和那边对接,自己穿针引线就行,如果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还可以避过风口浪尖……

想到这里,陆漫漫讽刺一笑。

她说,“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张翠恭敬的离开。

陆漫漫放下手上的工作,整个人那一刻也突然没有心情做其他事情了。

她转动着椅子,在默默的让自己平静。

文赟倒是真的很会为自己着想,但凡威胁道他利益的时候,总是能够这么快的快刀斩乱麻,她已经不想去考虑克兰集团的营销策划总监怎么能够这么爽快的出来承认这一切,以文赟的能耐,指使这么一两个人自投罗网并不难,她只是心里有些压抑而已,这算是她第一次和文赟的主动交锋,她承认,她小看了他的残忍。

眼眸微动。

这般残忍。

陆漫漫轻抿了一下唇瓣,电话在此刻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接通,“爸。”

“你现在在公司吗?”

“嗯。”

“跟我去一趟医院。”

“怎么了?”

“你爷爷说是,下身瘫痪了,刚刚接到医生的电话。”

“……”陆漫漫眉头一紧。

“我直接从别墅去医院,你赶紧过来。”

“好。”

陆漫漫放下东西。

老年人中风,总是很容易出现身体机能的缺失。

陆漫漫没想过让陆勤政如此,就如她没想过让陆轩然变成植物人一样,但很多时候,她学会了冷漠,冷漠的去看待,对自己产生恶意且心狠手辣的人。

她随手拿起包,给张翠交代了一番,坐着秦傲的车到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走向陆勤政的病房。

他父亲已经提前到了。

病房中陆勤政正在发脾气,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突然一夜之间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陆漫漫脚步停在病房门口。

陆勤政一眼看到了陆漫漫,脸色极度难看,“你来做什么?!你给我滚!”

声音很大,脾气很暴躁。

陆漫漫的脚步也没有上前,看着陆勤政这般模样,“惹你的人可不是我!”

“我就是不喜欢你!陆漫漫!”陆勤政狠狠的说着,没有原因,就是不喜欢。

陆漫漫真的觉得很好笑,这是一个爷爷辈的人,该对自己的孙女说的话吗?!

“同感,我也不喜欢你。”陆漫漫笑了一下。

陆勤政脸色黑透。

“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我父亲让我来看看你,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来看你,我也真的觉得我自己做了多此一举还得力不讨好的事情。”陆漫漫说,“你保重。”

“陆漫漫你给我站住!”

陆漫漫觉得自己傻了才会站着让你骂!

陆家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此刻到底应该把脾气发在谁的身上。

而她的离开,陆子山也没有叫她。

大概也知道,她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好处。

原本只是单纯的想要漫漫来看望一下他父亲,却真的没有想到,他父亲如此的不讲理,如此的不可理喻。

越发的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孝心,渐渐地几乎要磨光了去!

……

陆漫漫脚步停在走廊上。

文赟提着水果篮子出现在那里。

越是不想见的人,越是这般冤家路窄。

文赟看着她此刻的样子,一副看笑话的表情,“怎么了,被你爷爷撵出来了。陆漫漫,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受人待见呢?”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

“怪不得,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你,你确实,很让人生厌。”文赟一字一句。

在故意的讽刺。

陆漫漫就这么听着文赟的话语,看着笑得尤其恶毒的样子。

文赟现在还能够这般得意?!

当年那个男人,当年那个在她耳边说着情话的男人,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面目怎么可以这么的可憎!

她总算是见识了,什么才叫真正的,表里不一,狼心狗肺!

她抬起脚步,一步一步走近文赟。

文赟看着她靠近自己。

陆漫漫突然垫脚。

文赟皱眉,看着陆漫漫的举动,看着她脸庞靠近自己,似乎是准备亲吻。

而文赟,似乎是在等待。

等待,接下来的举动。

“啪!”突然一个巴掌,狠狠的,毫无预料的打在他的脸颊上。

安静的走廊,响起无比清脆的声音。

陆漫漫大概是用了全力,才会让文赟的脸颊上,瞬间起了无根手指印,那么明显。

文赟脸色一冷,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这个女人居然敢打她!

这个女人,居然再让他放松警惕的那一秒,就这么甩了她一巴掌!

他还没有被哪个女人,这般对待过!

陆漫漫冷冷一笑。

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因为真的很可恶,所以情不自禁的,撕破这个男人的样子,撕破不了的时候,这么发泄一下也好。

文赟气得身体发抖,扬着手就准备一巴掌打回来。

“文赟,这个地方可是有监控的。”陆漫漫眼眸一紧。

女人打男人和男人打女人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如果文赟敢一巴掌给她打过来,那么他几乎又可以,被人唾弃一万遍了。

文赟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这番得意的样子。

“怎么,不敢打了?”陆漫漫扬眉,讽刺道。

文赟捏紧手指。

陆漫漫说,“你虚伪的面目,真让人恶心。”

说完,转身走了。

走得,那般潇洒自若。

文赟身体在隐忍着发抖。

陆漫漫,这一巴掌,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文赟控制情绪,大步往陆勤政的病房走去。

陆勤政还在发脾气,陆子山此刻从病房走出来,似乎也招教不住他父亲的乱骂,决定离开。

文赟看了一眼陆子山,走进病房。

病房中,就只剩下陆勤政和陆子川,兰小君一直在陆轩然的重症监护室守护着,一直没有走出阴影之中。

“你居然还好意思来?!”陆勤政此刻也顾不了文家的颜面,狠狠地说着。

文赟将礼盒水果放在一边,说道,“我就是来解释的!”

“解释?!”陆勤政冷哼,“轩然才出了事儿,你就将他全盘托出,我倒是真的很想听你怎么解释!”

文赟表现的很恭敬,也很尊重,“爷爷,我也很难过轩然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但为了我们以后,我们现在只能让轩然来承担这份责任,何况他现在这样的情况,警察也不会对他做什么。”

“说得好听,轩然的名声全毁了,万一哪天他醒过来……”

“那个时候,陆氏集团都是你们的了,还在乎别人的谣言吗?!”文赟一字一句。

陆勤政狠狠的看着文赟。

文赟继续解释道,“陆漫漫现在一直在调查内奸的事情,我不是觉得她一定可以调查到我的身上,但是调查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对我们越不利。爷爷,我就直白的说,我现在是和陆漫漫水火不容,我被她弄成这个样子对她是一点留恋都没有,我现在只想看到她落魄不堪的样子,而且我现在和嫣然,反而感情好了些……”

“你说什么?”陆勤政说。

“嫣然对我一直有好感,我也觉得她不错,以前是因为陆漫漫我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反而对她有了感情。”文赟说,“我喜欢陆嫣然。”

“你说的是真的?”陆子川忍不住问道。

“真的。”文赟说,“所以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爷爷还有叔叔一起,将陆氏集团抢过来,这本来就应该是爷爷的东西,是陆子山运气好,得了而已!”

“你会和嫣然结婚吗?”陆子川急切的问道。

“当然会,但不是现在。现在暂时不要公开我和嫣然的事情,对我们双方都不利,而且陆漫漫现在也不知道我们在合作,如果公开了关系,她这么聪明,肯定一下就能够猜到。我们现在需要里应外合!”文赟一字一句。

陆子川似乎是在思考,其实他也思考不出来什么,什么都是听陆勤政的。

陆勤政看着文赟,“文赟,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么多年和你爷爷又是老交情,你可别做什么让我失望的事情。”

“当然不会。”文赟说,“我一直很敬重爷爷。”

“这件事情我就不和你追究了,但是现在被陆子山被陆漫漫搞得我们家鸡犬不宁,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我一定要从陆子山手上夺回我们陆氏企业!”陆勤政一字一句,“一定要给轩然报仇。”

“会有这么一天的!”文赟闪过一丝狠烈。

很有这么一天,让陆漫漫,跪在他的面前,求饶!

……

陆漫漫从医院出来。

身后,是他父亲在叫她。

她转头,“爸,你也出来了。”

“你爷爷那臭脾气……”陆子山叹了口气,“算了,还好没让你母亲来。”

“妈在家还好吧。”

“嗯。有空你带着修远回家坐坐,你妈有时候也念叨你。”

“好。”陆漫漫点头,又问道,“爸现在回公司吗?”

“嗯,回公司,一起吧。”

“好。”

陆漫漫坐在陆子山专用轿车内。

陆漫漫说,“爸,我觉得我们这么一直忍让真的不是办法。”

“爸知道你的感受。以后爸不会轻易承诺和妥协,你爷爷说的事情了。”

陆漫漫微微一笑。

经过这么多知道,他父亲终于也受够了。

“对了。”陆漫漫说,“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收购克兰集团。”

“你什么意思?”陆子山问。

“收购克兰集团,让我们通信业更加壮大起来。克兰集团这段时间负面新闻不断,我留意了一下他的股市,已经跌得很低了,克兰集团为了让自己的股市能够平稳,肯定会投更多钱进去稳定市场,不过听说这么多年克兰集团一直都是亏损的,已经没办法再从银行贷款出来,而我们这个时候融资,成为克兰集团的大股东不难。”

陆子山似乎在思考陆漫漫的建议。

“爸,我们是应该扩展我们的市场了,不能再这么循规蹈矩下去。”陆漫漫说。

陆子山沉默着,“这件事情,我需要和董事会商量。”

“我期待爸的好消息。”

陆子山点头,说道,“漫漫,你越来越能干了,我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你居然比我提前思考。”

陆漫漫微微一笑,“只是很想让我们家更加强大而已,强大到,至少不被人所威胁。”

陆子山笑了笑。

陆漫漫转眸看着文城的街道。

陆家发展得越好,越有市场竞争力,文家人越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毕竟,还有个帝都在那里,文家人还不能一手遮天!

陆漫漫眼眸一紧。

电话在此刻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显示,“古歆。”

“你堂弟出车祸了?”那边询问。

“嗯。”陆漫漫点头,“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不知道要做什么,就给你打电话了。”

“你和翟安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古歆讽刺。

结婚当天晚上分房睡,第二天早上,翟安和古歆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叫了佣人在家里来。

所以家里面多了两个佣人。

其实都是为了照顾翟安。

古歆没有那么好心,自己亲自照顾。

而从第二天开始,两个人几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她甚至很多时候睡醒了就离开,等很晚了才会回去,她和翟安这两天连见面的时间都少得可怜!

“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床上,昨晚玩得太晚了。”

“古歆,你都为人妻了,就不能安分点吗?”陆漫漫皱眉。

“安分不了。”古歆有些孩子气的说着。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

“你忙我就挂了。”古歆说。

其实也没想过怎样,就是起床后觉得很空,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

而且每天这么在外面玩越玩越没兴趣。

很多时候都是强迫着自己不回到这个地方而已。

强迫着自己,又回到这个地方!

她掀开被子,起床。

古歆去浴室洗漱,穿了一套睡衣打开房门。

反正翟安什么都看不到。

客厅中,一个佣人吴妈,是翟安叫的翟家别墅的佣人,据说是从小照顾翟安长大的,在开放式厨房做饭,另外一个佣人,是她找的,其实也不熟,让人在佣人市场找的一个,年龄才20来岁的小姑娘,长得倒是很灵气,看上去很机灵,此刻正在客厅做清洁,很认真。

而客厅沙发上,翟安坐在那里,偶尔和坐着清洁的小姑娘说着话,嘴角带着友善的笑容。

古歆其实不知道,这个家已经变成了这样。

因为找到佣人来了之后,这两天她就没有怎么在家里。

小姑娘做着清洁一抬头,就看到了古歆,连忙恭敬道,“太太。”

太太?!

古歆不喜欢这个称呼。

翟安抿着唇,开口道,“小琴,叫她古小姐吧。”

“哦。”小琴连忙改口道,“古小姐好。”

古歆也不喜欢这个称呼。

她不爽的转身回到房间,将房门关了过去,狠狠的还很用力。

小琴有些不知所措,“翟先生,我是不是惹到古小姐了?”

“不是你。”翟安说。

“嗯?”小琴更加听不懂了。

“没什么,你继续做清洁吧。”翟安笑了笑。

“是。”小琴乖巧的点头,认真的做着。

她才从乡下到城里打工,也没有文化,就进了佣人公司,没想到一个月不到就收到通知说可以上班,她没想到主人这么和善,她以为大富大贵家里面的人都很刁蛮,翟先生居然还会主动和她说话,问她一些基本情况,一点都感觉不到压迫感。

只是古小姐,古怪了点。

好在,古小姐在家的时间不多。

而且翟先生和古小姐分房睡,到底是为什么呢?!

……

陆漫漫挂断电话。

陆勤政看着陆漫漫的模样,问道,“古歆怎么了?”

“没什么,大小姐脾气而已。”陆漫漫说。

陆勤政叹了口气,“古歆真固执,也不知道会不户安心和翟安好好过。”

“会的。”陆漫漫一口咬定。

陆勤政看着自己的女儿,遂问道,“那么,你和莫修远呢?”

陆漫漫一怔。

“会不会好好的过?”陆勤政和蔼的一笑。

自己的女儿,其实多少,还是看得出来,她和莫修远的感情,在什么地方!

当初结婚,明显不是因为,互相喜欢。

------题外话------

注意了!

亲们注意了!

书院在评选盟主。小宅觉得自己挺萌的(不要吐O(∩_∩)0)!

活动参与方式:回到520小说主页——520小说公告——现代盟主评选——恩很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每个类别只有一票,亲们人认准了,恩很宅。

小宅很希望你能够给予宅一票支持。

小宅感激不尽。

另外,小宅正版群已建,亲们去评论区看验证群号码加入,然后验证正版群,会有你们喜欢的东西,等着你!

爱你们么么哒。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投盟主票给恩很宅,恩很宅,恩很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