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庆功,酒醉异常的陆漫漫/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和莫修远,会不会好好的过?”陆子山问陆漫漫。

陆漫漫沉默,哑然一笑。

总是劝别人应该好好的过,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段婚礼,到底应该,怎么过下去。

人是不是都是如此,能看透的永远都是别人的人生,发生在自己身上后,就什么样的大道理都变成了,泡沫。

陆漫漫咬唇,看着窗外的景色,淡然道,“看造化吧。”

陆子山摇了摇头。

以前不觉得,现在是真的觉得,莫修远不错。

就说家世而已。

文家作为世家,如果真的有心,对陆家的发展自然是好的,但因为从一开始走的途径和发展方向不一样,终究会出现生活上的分歧,他们陆家在文家这种世世为官的背景下,总显得低人一等,当初之所以觉得漫漫和文赟不错也只是单纯的看中了文赟的人品,然后才考虑到文赟的家世。

文赟的人品被曝光后,多少就有了对文家的阴影。

相对而言莫修远,作为莫氏集团的继承人,和漫漫算是门当户对,即使莫氏位于四大家族之尾,但总算是家族行业,两家人的成长背景相当,结婚自然不算谁亏谁。

莫修远在外人面前表现对漫漫的好,众所周知。

浪子回头金不换,莫修远的形象因为陆漫漫,变得越来越正面。

陆子山也对莫修远的表现很满意。

何况,两个人真的已经结婚,总是劝和不劝离的。

车子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跟随陆子山走进公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却突然没有了上班的心情。

她沉默着,沉默着,脑海里面翻来覆去想她父亲刚刚给她说的那句,说什么,会不会和莫修远好好过?!

当时第一眼重生醒来的时候,没想过和任何人好好过。

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让文赟不得好过。

此刻,却莫名有一丝悸动。

她莫名一笑,笑得有些无奈。

总以为自己经历了一世之后会变得心如死灰……

想来。

莫修远的段数,确实太高!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拿起座机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张翠推门而入,“陆总。”

“下午2点,就工业园区的营销活动做一个最终进度沟通和具体实施方案优化。市场部中心经理和室经理都要参加。同时邀请综合部的广告传媒中心,我们要对自己多做一些正面宣传。问问章总要不要参加?”

“好的,陆总。”

张翠恭敬离开。

陆漫漫将注意力全身心的投入在工作之中。

她想。

既然她还是没办法掌控这个世界,没办法违背自己的心,一切,顺其自然,即可!

……

下午2点。

市场部会议室。

营销策划中心经理讲解了这次活动的主要内容及目前的一个活动进度。

陆漫漫和章显德坐在中间的位置,听着目前的一个情况。

活动进度按照计划在进行,没有半点耽搁和拖沓,可以说是有条不紊,如火如荼。

章显德并非一直参与这次营销活动的策划,甚至很多活动的最终定稿,也只是给他会签了一下,相当于整个活动,全部是陆漫漫一手谈成,从最开始的基站入室,他都觉得这是一件极度棘手的事情,甚至有一种可能一年半载绝对是谈不下来的感觉,陆漫漫却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搞定了。而后传出代言人的负面新闻,当时也给陆氏带来了不小的新闻影响,初出茅庐的陆漫漫不仅没有惊慌,从容不迫的用媒体大肆的做了一番文章,让竞争公司亏损大量资金不说,还给陆氏做了证明宣传,同时加深了和传媒公司的友好合作,实则是,完全让人想象不到她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而最后,在活动准备妥当实施的阶段传出来被人copy,很多人第一时间是想不到报案处理的,大多数人都会想着,怎么优化方案,怎么赶时间加快步伐,毕竟市场在那里,丢了就真的丢了。

陆漫漫什么都没有考虑,直接选择报案处理。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真的运气好。

那个时候正好又爆出竞争公司和政府人员勾结的徇私贿赂的事情,让竞争公司的股市一落千丈,活动涉及到商业犯罪,加之竞争公司自身的经济危机,活动自然不能顺利进行,相当于再次花了大价钱,却一无所获!

不得不说,这个营销活动能够如此顺利的进行到这个地步,不说最终效果如何,陆漫漫的能耐就已经让很多人刮目相看了,再说这个严谨的活动内容和活动方式,以及营销手段,也早就超出了现在这个年代很多人的一个营销习惯,陆漫漫看上去主要是以体验和宣传为主,肤浅点的人就只觉得是在为了提升工业园区这份低份额网格,实际上,是在做一个大面积的正面营销。

否则,陆漫漫不会叫来广告传媒中心。

营销策划经理讲解完了之后,陆漫漫开口道,“今天是最后一次活动落地实施沟通会,活动进度也已经在我们的计划范围内,且中心合作也都不错,我就不会再针对这个活动做其他会议沟通,你们按照进度分工合作就行,我接下来要看的只会是营销结果。”

“是。”营销策划中心的经理连忙开口道。

陆漫漫沉默了一秒,又说道,“今天之所以邀请综合部广告传媒中心的魏远经理参加会议,是针对这个活动有一个构想需要你们配合完成。”

“陆总您请说,我们中心定全力配合。”谁都知道,陆漫漫作为陆氏董事长的女儿,从最开始的非议声不断到现在能力的有目共睹,职场上的人哪个不是精儿,谁都知道讨好大红人。

陆漫漫直言道,“活动当天,我需要你们协调文城几家大的媒介公司包括卫视有限电视台的记者去现场进行采访拍摄和报道,这次的活动尽管只是针对经济园区而特设,但我们需要媒体的传播影响,让陆氏尽可能多的在新闻上出现,以加大我们这段时间的市场竞争力度及知晓力度,从而为我们即将开展的多次营销活动打下群众基础。”

“是。”魏远连忙点头,“我们中心会全力配合。”

“营销活动具体时间你可营销策划中心邓经理联系,媒体主要需要采访和宣传的内容我会私下给你,注意配合好时间,我不希望到时候有什么时间上的差错,影响了这个活动的宣传效果。”

“好的。”

“其他,我这边暂时没有了,只希望大家各司其责,共同完成这次营销活动,取得更好的效果。”陆漫漫说,转头对着章显德道,“章总,你还有什么需要安排的吗?”

“活动做得很完美,细节也都考虑得很好,我没有什么多说的,先预祝大家能够成功,成功后,市场部所有员工,开香槟庆祝,费用我会给综合部单独申请。”章显德说得大度。

所有人忍不住笑了笑。

原本有些压抑的办公室,气氛稍微好了一些。

陆漫漫也抿唇笑了一下,说道,“章总既然都开下了海口,我们可不能让他失望,大家多多努力。”

“是。”中心经理很有志气的答应着。

一个团队要的是团结,也要的是,信心!

会议结束。

整个陆氏所有部门的员工都在流言蜚语,都听说,市场部A组这段时间的志气很高。

多多少少,似乎带动了整个陆氏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这一连贯的效应,让陆漫漫在陆氏瞬间也变得,炙手可热。

特别是,营销活动开始后,那一天真的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火爆成绩,当天在文城而言不算特别大的营销活动,硬生生的上了足足一个星期的头条,各种电视台的报告此起彼伏,陆氏集团再次家喻户晓。为了让这次活动的效果明显,陆漫漫甚至是分了媒介的对不同的角度进行报道,比如一般的八卦新闻终端,主要则以陆氏陆漫漫和唐夭夭的代言话题为炒作点,爱八卦的市民乐意看到这两个人的深度八卦,毕竟对媒体上而言,两个人都不是用烂的知名人物,所以新鲜感十足。对于商业经济报道,则是以商业的角度分析和报道此次陆氏在营销上的一个大创举,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而对于相对而言比较正式的电视台,陆漫漫则以深入民生为民工谋福利的营销策略,气到正面宣传陆氏形象的作用!

一时之间,陆氏集团股市上涨,好几个百分点。

陆氏集团在工业园区的新增份额达到百分之九十八,创下历史记录,同时市场份额也达到百分之八十三,是陆氏遍布全国如此多的网格中,最高的一个。算是从困难户一下子变成了暴发户,这样的活动效果,瞬间就引起了所有商业企业的大肆关注和争相学习,陆氏的火爆程度,超乎想象!

陆漫漫看着新闻频道对陆氏的报道,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

活动已经开展后一个星期了,新闻似乎还一直处于火热的状态,停都停不下来。

陆漫漫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她想过活动效果会很好,但没有想过,活动效果会这么好。

而仔细一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确实有点多。

陆氏的新闻,也确实有点多。

从陆轩然车祸变成植物人的开始,新闻就在文城大街小巷吵得沸沸扬扬。

随后陆轩然有被爆出偷盗陆氏商业机密,陆轩然原本不好的形象,更加的被人所唾弃,而他年纪轻轻落得这样的下场,不仅没有人为之惋惜,反而有些大快人心。

与之同时。

陆氏企业的市场营销活动,开创了活动营销的体验式户外大型体验活动的先例,更是让新闻一直围绕在陆氏身上,更多的,渐渐围绕在她陆漫漫的身上。

所有新闻已经传播出来,陆漫漫作为新人出道商场,能力所向霹雳。

以前大家的印象还都停留在陆漫漫的知书达理,聪慧贤良,还仅仅只是把她形容成贤妻良母,现在反而觉得,这个女人的能力已经不是一个家可以容纳的,分明锋芒毕露,还被人冠上了商界女王的称号,而且认为她后面的发展不可估量。

陆氏企业这个在业界一直断定为会走下坡路的夕阳企业,再次开创了领头人的作用,走在了时代的前沿。

“陆总。”房门外,张翠敲门而进。

陆漫漫转头,看着张翠。

这段时间陆总的新闻真的很多,外界把陆总形容得风光无限,按照常理,陆总应该高兴才对,去没有想到,陆总反而没有一般人都该有的得意或许意气风发的骄傲,表现的很是淡定,仿若对这些名誉和取得成就并不太在意。

而陆漫漫这般大度的情怀和胸襟,再次让张翠,佩服得五体投地。

“陆董事长的秘书让我通知你一声,下午三点钟的董事会,你要参加。”

“好。”

“这次的董事会,不仅董事长会参加,所有部门经理都会参加。”

“好。”

“然后晚上市场部的庆功宴,在卫斯五星级大酒店,7点钟,开始,同事们都让我提醒你不要迟到了。”张翠笑着说道。

张翠其实不是一个很会亲近人的人,做事情一板一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在陆漫漫的手下工作着,反而更近人情,其实对于陆漫漫这个人而言,陆漫漫并不是一个随和的人,更甚至对待工作极其认真和负责,可人格魅力,就是会让人不自觉地被感染,从而让自己的性格随之波动。

“知道了。”陆漫漫笑了笑,坐在办公椅上。

张翠汇报完工作,出去。

陆漫漫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她爸一直没有开口说可以收购克兰集团,却知道这也是早晚的事儿,所以这段时间对克兰集团的股市观察得比较多,从陆氏集团不停的往上攀升的时候,克兰集团自然受到下降的影响,再这样下去,大概是支撑不了多久!

……

下午3点半。

陆漫漫和部门经理所有人都参加了董事会议。

董事会议一般不会邀请部门经理参加,这次显然,是为了进行表彰。

不得不说,陆漫漫这次在陆氏的表现让所有人的刮目,那个一向对陆漫漫无比不屑无比反对的董事魏国庆几乎在董事会上不发一言,应该叫做被打脸得很难看,其实很多人都不太喜欢魏董事的固执,以前也多多少少有传言听说魏董事处处为难陆漫漫,现在这样的模样,分明让人觉得很舒坦,自然其他部门经理对陆漫漫的印象更好了些。

董事会上直接对陆漫漫进行表彰,并直接过了她市场部A组总监总助的试用期,聘用并升级为市场部A组副总监。

整个会议上,陆漫漫出尽风头。

陆漫漫在陆氏,变成了名正言顺。

会议结束。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章总也单独给她提醒了一下晚上的庆功宴,陆漫漫也不是一个愿意迟到的人,开完会整理了一下手上的东西,就直接去了卫斯酒店。

市场部的员工人不少,坐了三大桌,很多人都在那里坐起了,看着陆漫漫的到来,都恭敬的叫着她。

陆漫漫笑了笑,“下班时间,大家可以随和一点,而且今晚是庆功宴,不用拘束,只要不犯法,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么一开口,员工们就真的放松不少。

等到章显德的出现后,大家才开始吃晚餐。

当时无比的丰盛,这样的庆功宴,自然是少不了有所浪费的。

章显德主动拿起杯子,对着陆漫漫道,“来,陆总,我敬你一杯。”

“章总,应该我敬你的。”

“我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章显德说,表现得极度友好。

之前可以对陆漫漫不太重视,以为她只是凭着陆子山的关系进了公司,没多少能力,而且一个年纪轻轻女人,能有多少能耐,所以就算是因为她的身份对她还算客气,但终究以为这个女人不会又打作为也构不成自己威胁,这次的活动之后才知道,陆漫漫这个女人,不能小窥,以后指不定就会,担当大任。

讨好对自己有利的人,这是职场生存的有一定律。

陆漫漫拿起杯子,和章显德干杯。

章显德是什么样的想法陆漫漫当然很清楚,而章显德的能力,不得不说,她并不觉得他适合居高这个位置,但毕竟自己此刻才进公司,发展已经惊人了,再做些过火的事情,就会适得其反,所以陆漫漫决定,和章显德在这么耗一段时间,她不要求他能力有多强,但至少,不会拖她后退就行。

两个人这么各怀心思的喝了几杯。

其他员工在吃了点饭菜填胃后,就开始陆续敬酒。

陆漫漫知道今晚肯定是躲不过大醉的。

想着也就醉这么一次,显得也豪爽了些。

越是豪爽,敬酒的人就越是多,越是连绵不绝。

陆漫漫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了。

她胃里面有些难受,找个借口往厕所跑去。

故意在厕所多待了些时间,让那群人先喝点,自己歇口气。

这么想着,陆漫漫在偌大的厕所镜子面前,漫不经心的补妆。

眼眸突然微动。

陆漫漫看到尹兰旖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大大的镜子面前。

尹兰旖似乎也有些诧异,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碰到陆漫漫。

两个人的眼神对视着,显得并不太友好。

尹兰旖火焰般的红唇扬起一抹冷笑,走进一个厕所间。

陆漫漫看着尹兰旖的模样,也难得去搭理。

她继续补妆,继续休息着,缓解自己的酒意。

尹兰旖从厕所里面出来,也拿起自己的化妆包开始补妆。

两个人这么并肩站在偌大的镜子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尹兰旖开口,不想再和这个女人比耐心。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尹小姐。你不在帝都,倒是隔三差五的就来文城,做什么?”

“文城是你家开的?”尹兰旖冷笑,“别以为这段时间在文城风光了一把就自以为是,不过就是一次突然的成功而已,不知道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

陆漫漫就真的不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什么炫耀的成分。

不过越是因为在意,才会越说出这么反弹的话,陆漫漫似乎也不想去计较。

她放下手上的化妆包,准备离开。

“陆漫漫。”尹兰旖似乎有些受不了陆漫漫毫不在意她的样子。

陆漫漫到底为什么,可以表现得这般的,高傲。

这般的,目中无人!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有事儿?”

“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尹兰旖控制情绪。

“我好奇过,但貌似尹小姐不愿意回答我,更何况,我仔细一想,你在这里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我们之间又没好好到需要知道彼此在干什么,所以我觉得,可以不用知道。”陆漫漫说得很淡然。

尹兰旖却觉得火冒三丈。

她怒火的看着陆漫漫,狠狠的还说着,“我在和莫修远聚餐,单独。”

说完,拿起自己的包,愤怒的先走了。

聚餐,单独?!

管她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

从活动营销策划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周时间,她似乎都不记得她和莫修远在一个屋檐下见过面几次,很多时候她回去,莫修远已经睡了,而她起床的时候,莫修远或许还在睡觉,也或许,不知所踪,反正基本上碰面的机会很少。

她抿着唇,也从厕所离开。

离开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不远处的一个走廊上,陆漫漫看到了叶恒。

叶恒似乎是喝了点酒,喝得还很高兴的,摇摇晃晃的出现在走廊上。

定眼,看了一眼,似乎是确定是不是陆漫漫,他嘴角上扬,有些酒醉的声音说道,“莫太太,真是好巧。”

陆漫漫走过去,看着富丽堂皇的一个包房,问道,“莫修远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

“碰到尹兰旖了。”所以,尹兰旖所谓的单独……

也就仅仅只是刺激她而已。

估计如果真的单独在一起,也不会那么愚蠢的说出来!

万一,她就冲进去,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儿呢?!

尹兰旖也不会这么笨!

“情敌见面,有没有撕逼?”叶恒突然很好奇的问道。

陆漫漫看着叶恒,“莫修远和尹兰旖之前什么关系?!”

“你想知道?”

“想。”

“想知道的话……”叶恒抬高声音,话还未说完。

身后,就响起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想知道的话,问我。”

陆漫漫抬眸。

叶恒转头,看着莫修远出现在他身后。

叶恒嘴角一笑,笑着离开了。

走廊上就剩下莫修远和陆漫漫两个人。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突然笑了一下,“陆小姐,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咱们好久不见?”

陆漫漫咬牙。

“我这段时间很忙。”

“看出来了。”莫修远走近她身边,闻到她身上一股明显的酒味,“喝酒了?”

“喝了一点。”

“别喝醉了。”丢下一句话,莫修远离开她身边。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若即若离。

若有若无。

莫修远这个男人,到为什么总是让她,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陆漫漫抿唇,大步离开。

手机突然响起,陆漫漫看着来电,“唐小姐,你到了?”

“嗯,我到卫斯酒店的大厅,我是直接上楼吗?”

“你上来,我在电梯口等你。”

“好的。”唐夭夭表现得很是礼貌。

陆漫漫挂断电话,等候在电梯口。

电梯打开。

唐夭夭出来,对着陆漫漫打着招呼,“陆总你好。”

陆漫漫笑一下,“走吧。我同事在包房,你就是作为嘉宾演唱三首歌就可以离开。不用陪酒。”

“好的。”唐夭夭点头。

两个人并肩,走在走廊上。

远处,叶恒那货又这么有些迷糊的样子,慵懒的走过来。

本来打算打开包房进去的,突然往这边看了一眼,就看到陆漫漫和一个长得还算清纯看上去也挺漂亮的女人走在一起。

男人有时候都会突然被异性相吸,特别是,长得很正的异性。

叶恒就这么往前走了几步,走向陆漫漫。

陆漫漫眉头微扬,“叶公子,你走错包房了。”

“我知道。”叶恒一笑,“你朋友?”

眼神,看着唐夭夭。

唐夭夭有些羞涩的微低下头。

搞了半天,这一世,这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她了?!

她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他们之间的一段孽缘。

陆漫漫说,“嗯,我朋友,唐夭夭。”

“名字很熟悉。”叶恒说。

当然,上辈子就写在你名字的旁边。

“你好,我是东方乐传媒经纪公司的艺人唐夭夭,目前是陆氏的形象代言人。”唐夭夭礼貌的介绍自己。

或许是艺人的本能,为了知名度,总是会把自己不停的推销出去。

而且既然是陆漫漫认识并熟悉的人,肯定也不会是来头太小的人,说不定就给自己制造了商机。

叶恒连忙开口道,“我叫叶恒,大家都喜欢叫我叶公子。”

“叶公子你好。”唐夭夭笑了笑。

叶恒看着这唐夭夭,就觉得这女人还挺顺眼的。

而且是艺人。

他邪恶一笑,“我还有事儿,有缘下次再相聚。”

唐夭夭微笑着,点头。

陆漫漫看着叶恒离开的背影,直白的说着,“文城宝龙堂的公子爷叶恒。”

“宝龙堂?”唐夭夭有些诧异,仿若不太清楚。

“以后你就会知道,是干什么的了。”陆漫漫说。

唐夭夭点头。

其实也不太清楚,为什么陆总会突然给她解释叶恒这个人的背景。

“走吧,进去。”

陆漫漫推开包房大门。

里面的人已经喝很疯狂了,三三两两的,喝得无比的开心。

转头看着陆漫漫进来,活跃点的同事正想说陆总跑哪里去了,就看到了陆总带着唐夭夭进来,瞬间又有了些骚动。

在陆氏企业,能够见到明显其实也不足为奇,不过这样直接带进来,近距离可以接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虽说唐夭夭现在并不大火,但因为长得漂亮,自然是很受欢迎。

“小小的惊喜,唐小姐会驻唱三首歌,要合影的,要签名的,赶紧了。”陆漫漫话音落。

男同事还好,不太追星,只追美女。

知道这种女人追不上,也都识趣。

其他女同事就一拥而上,将唐夭夭给围了起来。

陆漫漫趁乱回到饭桌上。

章显德此刻已经醉了,喝得语无伦次,但明显看得出来很是高兴。

陆漫漫坐回位子上,男同事就开始轮番敬酒。

陆漫漫也没有推脱。

喝酒。

唐夭夭似乎是应付完了所有人人,开始上台唱歌。

唐夭夭的实力还是很足的,又能唱又能跳又能演戏,以后大火,其实也是理所当然,更何况,还会自我炒作。

一顿饭,一群人吃得无比开心。

一直吃到晚上11点过,除了几个良家妇女,其他人都还没有想要走的迹象。

只有唐夭夭,唱完三首歌又一起敬了所有人一杯后,离开了。

而此刻的陆漫漫,也是真的喝醉了。

醉的有些迷迷糊糊。

张翠拿着一杯酒坐在陆漫漫身边,“陆总,我想再敬你一杯。”

陆漫漫都几乎看不清楚张翠了。

她还是拿起酒杯,和她一干二净。

张翠似乎也因为喝了点就,说话也多了些,“陆总,真的很佩服你,之前你才到公司的时候真的很看不起你,以为你就是一个小虾米,什么都不懂,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能干,我真的觉得自己之前对你的看不起完全是对你的亵渎,我要自罚一杯。”

说着,自己干了一杯。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张翠。

看着这个女人因为酒精而多了些性情,脸蛋还红扑扑的。

她淡淡的摇了摇头,阻止张翠的行为,“不用了,以前的都不重要,以后好好跟着我。”

“陆总,我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陆漫漫又笑了。

一本一眼的老处女,还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她对着张翠小声说道,“张秘书,我醉了,先走了,别告诉任何人。让他们玩尽兴。”

“好的。”张翠连忙点头。

就像两个在做错事要互相保密的感觉。

陆漫漫起身,有些摇晃。

她小心翼翼的往大门口走去,就怕自己突然撞到东西,引起大家的注意,就肯定走不不了。

还好,她摸着门把手,打开。

里面的人其实大多数都已经喝高了,也注意不到那么多。

陆漫漫打开包房的门出去。

出去,走了几步,整个人就突然踉跄的,差点就要和地板接触了。

身体突然被人一把抱住。

陆漫漫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胸膛,带着熟悉的味道。

耳边还听到他熟悉的声音,“还是喝醉了?”

声音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反正就是莫修远那厮,又低又磁性的嗓音。

陆漫漫抬头,迷迷糊糊的看着莫修远的轮廓。

有些人长得很帅,第一眼就会给人惊艳的感觉,但这种人多半,不耐看。

而莫修远这货,怎么可以就越看越帅。

是自己喝醉了吗?!

嗯,大概是吧。

她突然垫脚,一个吻印在莫修远的唇瓣上。

“噗。”身后突然发出一个声音。

是叶恒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到发出的声音。

莫修远似乎也被陆漫漫突然的举动给震惊住,半响没有反应。

反而是陆漫漫,缠绵着他的唇瓣,小舌头还伸进了他的嘴里,在勾引他。

叶恒就这么瞪大了眼睛看着陆漫漫和莫修远的亲热。

那谁谁谁说陆漫漫矜持了……

他已经看到她这么大胆的侵犯了莫修远两次了!

要知道,莫修远这男人真的不那么好上!

对比起叶恒的幸灾乐祸还一脸兴致,尹兰旖的脸色几乎都已经扭曲了,扭曲的看着陆漫漫和莫修远,看着陆漫漫这般理所当然亲吻着莫修远,而莫修远还这么,接受着……

接受得这么,亲昵。

陆漫漫亲了好久莫修远,亲完之后,还这么舔了舔莫修远的唇瓣,似乎很满意他的味道。

莫修远就这么笑了一下,宠溺的摸了摸陆慢慢的头发,变得温柔了很多。

他搂抱着陆漫漫,对着身后的人说了句,“都散了回去吧。”

然后,就先走了。

其他几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的离开。

刚刚分明说好,还要去魅色坐坐的。

现在,说走就走。

叶恒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尹兰旖的脸色,明显就不好了。

莫里斯拉了拉尹兰旖,“走吧。”

尹兰旖不爽的甩开莫里斯,大步的走在前面。

叶恒真不知道这三角四角还是几个角的恋情,怎么就能够这么复杂!

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了今天才见面的唐夭夭,心情陡然还很好。

一直在女人丛中,难得第一眼就这么想要上一个女人。

顿时觉得,人生似乎都明朗了!

尽管他的新鲜感估计也就只能够维持一个月!

从不会超过一个月!

……

莫修远把陆漫漫抱进小车内。

陆慢慢就这么软软的靠在莫修远的身上,似乎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莫修远也没有打扰她,任由她这么靠着自己,感觉到她热热是身体,热热的呼吸。

一路上平稳。

小车到达别墅,莫修远抱起她。往大厅走的脚步突然一顿,想起上一次这么抱起这跟女人时,最里面呢喃的那句,赟……

薄唇微紧。

要是此刻再叫一句,他不保证会不会突然把她丢掉。

他就是有些紧张的大步的将陆漫漫抱进别墅,直接上楼,将她放在她的床上。

一路,还算安静。

莫修远看着她躺在创伤后,就有些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翻身抱着被,似乎就睡了过去。

莫修远看了她一会儿,看她睡得似乎很熟,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就直接走进了浴室,洗澡,开的冷水。

他的枪伤基本已经愈合了。

不拉扯到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他快速的给自己洗了一个冷水澡,随便系了一条毛巾挡着下半身走出浴室。

刚走回自己的房间,整个人就顿了一下。

他看着陆漫漫抱着一个枕头,赤脚站在他的房间,睁着眼睛看着他,迷迷糊糊模样,就这么看着他,似乎小脸上还带着些委屈,一种被人遗弃了的委屈。

莫修远眼眸微动。

陆漫漫突然转身走向他的大床,直接躺进了他的被窝中,然后翻身睡了过去。

莫修远整个都石化了一般,看着这个女人异于常人的举动。

这是在梦游?!

还是在……

勾引?!

------题外话------

小宅就吼吼盟主的票选。

落后了很多有些忧伤……

亲们喜欢宅,请支持投票,宅感激不尽!

推荐好友新文,〈重生十六岁〉心之音

本文讲述一位而立之年的女子,在事业无成,生活无望的情况下回到年少时。

在外星人的帮助下,改造身体,并拥有读心术的异能。

拥有前世的记忆,明了前世社会发展轨迹的她,在这一世必将生活得风声水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