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莫修远,你肯定猥琐我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房间,安静无比。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异于常人的举动,直直的看着。

陆漫漫躺在他大床的被窝中,睡得理所当然。

莫修远在房间站了一会儿。

就这么站了一会儿。

好久,似乎才迈着脚步,拿起放在床上的睡衣。

他背对着床,用身上随手系着的毛巾擦了擦身体,然后穿上黑色四角紧身裤,穿上墨绿色的睡衣,转身。

转身,就看着陆漫漫瞪着眼睛看着莫修远。

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莫修远喉咙微动。

昏黄的灯光下,映衬着陆漫漫细腻的肌肤,泛着暖暖的光芒。

陆漫漫突然说,“莫修远,你刚刚在我面前换衣服了吗?”

莫修远紧抿着唇瓣看上她。

总觉得这个女人不会一直这么安静下去。

总觉得这个女人随时都会做出让人惊叹无比的举动。

莫修远站在那里,甚至有些防备的看着她。

陆漫漫眼眸动了动,又闭上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微微闪烁,粉红的唇瓣轻轻地抿在一起,透着光的色泽,很有诱惑力。

莫修远似乎在默默的,默默的调整自己的心里反应。

下一秒。

陆漫漫突然从床上蹦起来。

直接掀开被子蹦起来。

莫修远整个人一下子就怔住了,甚至是防备性的往后稍微退了半步。

陆漫漫站在大床中央,站的笔直笔直的。

莫修远已经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了?!

他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陆漫漫低着头,开始解身上的衣服。

莫修远喉咙不停的上下波动,看着陆漫漫自若的举动。

她脱掉她繁琐的修身女士白衬衣,里面紧穿着一条黑色的文胸,有低着头,脱掉自己的时尚阔腿裤,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清凉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灯光下的陆漫漫,肌肤好到晶莹剔透,吹弹可破。

她往前走了两步。

往莫修远的那边走了两步。

莫修远隐忍着,看着陆漫漫有些懵懂的模样。

陆漫漫站在莫修远的面前,站在大床边上,伸开手臂,“抱。”

莫修远蹙眉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她,如此,难得,很难得的撒娇模样。

她小嘴微撅着,小脸蛋上扬着一副你必须抱我抱我抱我的模样,否则我下一秒就会哭给你看!

莫修远咬牙。

上前,一把将陆漫漫搂紧怀抱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陆漫漫直接掰倒在床上,身体就这么压了上去。

他没必要拒绝,也没有必要压抑自己的身体反应。

何况,她这么主动。

莫修远压着陆漫漫娇小的身体,没来得及前戏,甚至开始直接拉扯着陆漫漫的剩下的内衣服,脱着自己的睡衣。

男人真的被引诱后,就会变得失去很多,原则和理智。

他一边脱着陆漫漫的衣服,一边去吻她的唇。

唇刚吻在她唇瓣上。

“嗯!”莫修远突然离开她。

陆漫漫的牙齿印就这么留在了他的嘴唇上,很明显。

莫修远捂着自己的嘴,陆漫漫甚至还在笑。

莫修远狠狠的瞪着陆漫漫,埋头又将吻印在她的脖子处,正胡乱的拉扯自己的衣服时。

“嗯!”莫修远突然身体弹开,捂着自己的下面。

莫修远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看着大床上迷乱不堪的陆漫漫,看着她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么看着他难受到几乎扭曲的表情。

“莫修远,你是想要上我吗?”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捂着自己的下面,不说话,隐忍着的汗水都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我不想和你上床。”陆漫漫清脆的嗓音,轻轻地说着。

莫修远没什么好心情,身体上那一秒天崩地裂的疼痛也在慢慢的得到缓解。

“我就是想和你一起睡觉。”陆漫漫说。

“在男人的世界里,睡觉就是上床,上床就是睡觉。”莫修远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陆漫漫似乎有些委屈,也有些失落,她垂下眼眸,身上几乎已经全部裸露。

她就这么光着身体,从床上下来,往门外走去。

莫修远也没有栏着她,就看着她一丝不挂的往门外去。

陆漫漫握着门把手,房间门正被她打开那一瞬间,陡然又被一股蛮力给关了过去。

陆漫漫仰头看着莫修远,嘴角灿烂一笑,笑得那般纯洁。

分明,还有得意。

莫修远有些窝火的拉着陆漫漫,直接让她重新躺进她的被窝,甚至还给她狠狠的拧了拧被窝,狠狠的拧了拧被窝,把她整个人包裹得严实,这样仿若才可以给自己心理上的提醒,提醒不去冲动的强了这个女人。

“莫修远。”陆漫漫又叫他。

“你就不能好好的闭着眼睛睡觉吗?”莫修远问她,口吻中分明有些暴躁。

陆漫漫瞪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莫修远受不了的拿起床头上的一支烟,放在嘴角,却莫名的一直没有点燃。

陆漫漫又叫他,“莫修远。”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和喝醉的人,根本没办法正常的交流!

“我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对我个人本身能力的认可。”陆漫漫说。

莫修远转眸似乎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脸上,带着一些欣喜的笑,笑容并不是原本应该的洋洋得意,随后带着些苦涩。

莫修远没有开口,只听到陆漫漫说,“以前所有人评价我的都是,陆漫漫贤良淑德,知书达理,善解人意……那些正面的评价,只是站在家庭妇女的角度对我进行一番恭维,其实渐渐,流传在文城的大街小巷变得其实是有些讽刺,都说我是上流社会教育下非常成功的产品,只会依附在男人身上,少了新时代女性的独立。”

说着,陆漫漫还笑了一下,笑得还有些让人惊艳。

莫修远玩弄着自己手上的打火机,将视线转移。

“可悲的时候,我却理所当然接受那样的评论。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样的依附在男人身上,为了男人而活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在我传统的家族教育中,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就是如此,到了一定年龄,嫁给一个门当户对自己又喜欢的男人,然后相夫教子,白头偕老。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独当一面的出现在公众场合,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的赞许。那一世,成功的所有事情,得到的所有荣誉,都是来自文赟。因为文赟的能干,因为文赟的发展,让我,沾光被人所嫉妒,从来没有人知道,文赟的一切都是我在暗地里一手帮他,帮他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地位上……”

上一世?!

帮他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地位上?!

莫修远眉头微紧。

陆漫漫说的,是酒醉后,迷糊不清的胡言乱语吗?!

“莫修远。”陆漫漫突然又挪动着身体。

莫修远身体一紧,看着她因为他裹得太紧而如蝉蛹一般挪动身体的可爱又笨拙的模样。

陆漫漫这么挪动了好久,似乎都没办法把自己挪动开,只是身体动了动,将头埋在了坐在大床边上,莫修远的大腿上。

莫修远低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

“莫修远,我觉得很高兴。”陆漫漫拉出一抹灿烂的笑,“原来被人这么认可这么赞扬,可以如此的有成就感,如此的满足。”

莫修远抬起手,自然的去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长发。

陆漫漫的脸就这么挨着莫修远的说,亲昵而暧昧的贴着他的手心,“不知道该和谁分享这份心情,在公司在外人面前我都表现得无比的淡定自若,我不想别人看出来我的情绪,怕显得不够稳重,不够成熟。我没有接受过这份荣誉,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样才会显得很自然!但此刻的内心深处,就是很开心,开心到,很想要尖叫。”

莫修远终究笑了一下。

终究觉得这个女人,这个把自己伪装得这么严实的女人,还是有她小心思的一面。

他说,“嗯,和我分享。”

陆漫漫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的了,她说,“莫修远,我还想喝酒。我们喝酒庆祝吧。”

“不行。”

“你说过和你分享的?”陆漫漫噘嘴看着他。

“不行。”莫修远一脸肯定,半点走转都没有。

陆漫漫憋屈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都说了不行了!深更半夜的喝什么酒,睡觉!”莫修远暴躁的怒吼。

陆漫漫咬唇,委屈的模样望着他。

“装可怜也没用!”莫修远毛躁的将手上根本就没有点的烟放在床头,整个人站起来,一脸不近人情的样子。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莫修远这么走向房间的酒柜中,拿出了一瓶珍藏的红酒,拿了1个杯子。

陆漫漫嘴角一笑。

莫修远转头瞪着陆漫漫一脸得逞的模样,“我自己喝得!”

陆漫漫还是在笑。

莫修远用红酒器打开红酒瓶,倒了一杯,在高脚杯里面。

陆漫漫又开始挪动身体。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转身走进衣帽间取了一件自己的白色衬衣给她。

陆漫漫像个蝉蛹一般翻滚了半天,才从被窝里面爬出来,然后穿上莫修远给她的大衬衣,衬衣直接已经到了她的大腿边,她两腿跪着坐在大床上,然后伸手去拿莫修远手上的红酒杯。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这幅模样,眼眸瞪着她。

陆漫漫仿若没有看到一般,直直的黏在莫修远的后背上,搂过他的脖子,拿过他手上的红酒杯。

莫修远就感觉到陆漫漫凹凸有致的身体在他后背上摩擦。

摩擦。

陆漫漫成功拿到红酒杯,又这么蹲坐在大床上,高兴地又喝起了酒来。

莫修远显得沉默了些,身体几乎是紧绷着的。

陆漫漫喝得很嗨。

喝完了一杯,又倒了一杯。

莫修远就看着陆漫漫将这么整整一瓶红酒给喝了下去。

甚至还带着酒嗝。

脸上的红润更加明显了,像是熟透的红苹果。

熟透……

莫修远喉咙微动。

陆漫漫将高脚杯里面的最后一滴酒喝完,左手拿着的红酒瓶往里面倒,倒了半天都倒不出来,有些冒火的将红酒瓶直接就往地上扔去,发出剧烈的玻璃碎掉的声音。

莫修远脸色一沉,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看上去无辜的模样,半点看不出来自己做错了一般,她突然又将手上的红酒杯给扔了出去。

莫修远脸色更加难看了。

那个红酒杯,他妈的是古董!

价值连城甚至古玩市场根本就是求之不得的上世纪由最著名大师亲自设计制作出来的第一批红酒杯,仅三个,这一批红酒杯设计出来之后,才在红酒市场流行并普及这种杯子,算得是是师祖的古玩物,无可估量的市场价值!

莫修远还未发脾气。

陆漫漫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开始扔床上的被子,将被子枕头全部扔在地上,扔完了之后,开始在床上蹦蹦跳跳,就跟小孩子跳蹦蹦床一样!

莫修远脸色已经铁青。

陆漫漫的真实秉性到底是怎么样的?!

陆漫漫喝醉酒后,就这么的不受控制。

他整个人还在心疼他那碎成玻璃片的红酒杯,真相掐死面前这个玩得一脸嗨皮的女人。

陆漫漫这么跳了足足有十分钟,突然赤脚往地上走去。

莫修远一把抓住她,“你要做什么?!”

陆漫漫捂着嘴看着他。

“你要做什么?!”莫修远有些大声的问她,因为很生气,所以没有注意到陆漫漫已经憋得通红无比的脸蛋。

“莫修……我……呕……”陆漫漫拉着他的衣服,嘴脸的东西一下子就全部吐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莫修远那一刻,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很不好!

陆漫漫此起彼伏的呕吐声,不停的在他耳边响起。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恶心的呕吐物在他身上滑落。

吐了不知道多久。

莫修远也不知道自己隐忍了多久。

陆漫漫整个人突然一番,擦了擦嘴角的污渍,给顺势躺回了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整个房间被她搞得凌乱不堪,她自己却毫无愧意,睡得这般理所当然!

莫修远压抑了又压抑,大步的走进浴室不停的清洗自己的身体。

他甚至觉得陆漫漫这女人就是在报复他。

报复他上次在酒店,让她在浴室里面干的那事儿!

他把自己清洗干净,穿着白色浴袍出来,陆漫漫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下的,在床中央睡得,已经开始打鼾,这哪里有半点的淑女形象了?这哪里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贤妻良母?!

这分明就是,女土匪!

莫修远恶狠狠的从地上将干净的被子捡起来,搭在她的身上。

随后,又认命的将地上的红酒玻璃渣和被子玻璃渣捡起来。

每看到这些玻璃渣,心就会痛一次,痛得手都在发抖。

将玻璃渣放在外阳台上,又拿着帕子将陆漫漫呕吐物清洗干净。

越做越气。

他成保姆了吗?!

恶狠狠的将脏帕子扔进厕所的垃圾桶里面,调整了一会儿情绪,他不保证自己真的会不会掐死陆漫漫,他左右摸了摸,习惯性的想要抽支烟,走出厕所,就看到陆漫漫坐在床头上,低着头在点烟。

那支烟是他之间放在床头上的,那个打火机也是他随手放在那里的。

陆漫漫看上去很认真的在点烟,即使半天都没有点燃。

“陆漫漫,别以为你喝醉了就可以随便撒野的!”莫修远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茫然的抬头看着莫修远。

嘴角叼着他刚刚也叼过的那支烟。

下一秒,将那只根本就未点燃的烟捏在手心上,捏成了一团,狠狠的扔在他面前。

莫修远压抑怒火。

陆漫漫似乎也有些不开心的转进被窝里面,重新睡觉。

莫修远真是控制了有控制,他大步走过去,又从床头柜下的抽屉里面拿出一支烟,走向外阳台,点燃,吮吸,似乎在很用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夜色的夜晚很深。

他在狠狠的吸了大半支烟之后,整个人也似乎平静了些,看着安静无比的夜太空,看着那一晚冷月孤零零额挂在天空上,他其实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被气得这么不受控制过了!

他刚刚甚至都在压抑得发抖。

熄灭烟蒂。

莫修远转身,回到房间。

陆漫漫算是彻底的安分了下来,真个人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偶尔有打着鼾,似乎是真的累了。

这个女人,应该很累了。

这段时间,做了很多让人惊讶的事情。

却因为这份荣誉,而变得患得患失,不敢相信。

他走过去,看着陆漫漫睡熟的脸庞,嘴角突然拉回一抹笑,笑容在嘴角瞬间僵硬。

他几乎差点忘记了,刚刚这个女人在这个房间的所有恶劣行为。

莫修远冷酷的直起身子,掀开被子躺在陆漫漫的身边,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

渐渐。

夜色更深了下去。

不知道是谁先靠近谁。

反正两个人就这么,相拥在一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大天亮。

阳光已经透过窗帘,随着风的方向,照耀在光亮的地板上。

陆漫漫睁开眼睛,看着那窗帘摆动的方向。

她只觉得头痛,欲裂。

身体有气无力,仿若不是自己的一般,她甚至不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尽管,她感觉到身后那个贴在自己后背上,将大长腿直接压在她身体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的男人,而那早上的苏醒也这么靠在她的身上,很明显。

“醒了?”身后,从她耳朵边,传来莫修远低沉而沙哑的男性嗓音,带着早上起床时的慵懒之气。

“我怎么在这里?”陆漫漫问,口吻还带着质疑。

身后,突然没有了声音。

亦或者,还感觉到莫修远嘴角发出来的一丝冷哼,

好久,莫修远才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的说道,“陆小姐,我也很想问你,你怎么在这里?!”

陆漫漫反抗着身体,转身面对着莫修远。

两个人这般一起睡觉醒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此刻,也不那么尴尬。

“昨晚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陆漫漫说。

身体,分明酸痛无比。

像是昨晚上被人千百虐待了一般,根本就是有气无力。

“这句话我也很想问陆小姐。”

“莫修远,你昨晚肯定猥琐我了!你怎么能够在我喝醉后,乘人之危!”陆漫漫怒吼,脸色很不好!

“对,我猥琐你了,我他妈的把你上了几十百把次!”莫修远突然大声的吼着。

陆漫漫瞪着他,看着他突然火冒三丈的模样。

到底谁比较憋屈啊!

莫修远发这么大的火!

莫修远似乎也不想要多说,直接掀开被子起床。

陆漫漫眼眸一顿。

他裸露的后背上,全部都是狰狞的抓痕,甚至一直延伸到他的他的腰间直到穿着内裤的下面。

这是,谁的杰作!

她吗?!

她咬唇,努力的回想自己昨晚上都做了什么。

她整个一个晚上睡得貌似都不太好,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自己和莫修远一起庆祝,然后突然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般,开始玩耍,好像还记忆在自己读书年代,一直在跑步,跑了八百米,第一次成功的及格了,她还挺高兴的……

莫非,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她昨晚上,到底都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想着,头更痛了!

而此刻,从床上离开的莫修远直接走进浴室,看着自己身上的抓痕,看着自己脖子处的狰狞。

昨晚上以为陆漫漫闹腾够了就会睡了,哪里知道,他刚睡着,就听到陆漫漫突然大叫的声音,口里还呢喃着,一定要及格,一定要及格,然后下一秒就感觉到这个女人突然从床上起来,直接就想要冲出去,他眼疾手快的抱着她,才不至于让她直接从床上摔下去,随之而来的却是拳打脚踢,外加掐咬抓抠。

莫修远第一次见识了,陆漫漫酒醉后的疯狂。

下一次,下一次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再醉的这么疯狂!

绝对不行!

莫修远转身脱掉裤子,上厕所。

陆漫漫突然从外面走进来,看着莫修远的举动。

“莫修远,你都不害臊的吗?上厕所也不关门!”陆漫漫气急败坏的大吼。

莫修远很自若的继续尿尿。

不害臊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陆漫漫转身走出厕所。

本来想问一下昨晚上她是不是真的做了很疯狂的事情,现在也没心情了。

其实因为她没有特别的醉过,以前不怎么喝酒,也从来不去夜场,醉的时间很少很少,后来也醉过两次,但都是醉的很有理智,从来没有像昨晚醉的,完全是断片。

但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对莫修远做过什么,脑袋里面很乱。

她咬了咬牙,反正,她一介女流之辈,也不能对莫修远怎么样。

这么想了想,陆漫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莫修远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让自己身体变得清爽了些,又漱口整理自己的着装,今天确实太累太困了,累到困到一点都不想要去上班。

她伸懒腰,决定这么放自己一天假。

懒洋洋的整理好自己从房间出来。

莫修远似乎也已经洗漱完毕,两个人相遇。

莫修远对着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眼神怪怪的,不爽的瞪了他一眼,跟着他的脚步。

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客厅。

当时已经是上午10点左右,王忠已经开始收拾房间,简单的做着一些清洁。

看着他们一起下楼,有礼的一笑,恭敬的说道,“莫先生,莫太太。”

“嗯。”莫修远点头。

“昨晚听说你们酒醉,给你们准备的绿豆粥,我马上去帮你们盛上来。”

“嗯。”

莫修远和陆漫漫两个人都坐在玻璃餐厅里。

两个人都不说话,显得很疏远。

王忠将早饭推过来,恭敬的为他们摆放在他们面前。

“你去忙你的,不用候着了。”莫修远说。

王忠点头,离开的一瞬间突然感叹道,“年轻人真好。”

陆漫漫蹙眉。

王忠不由得说道,“一晚上这么折腾后,精神还能够这么好。”

陆漫漫更加诧异了。

王忠说,“昨天老爷还打电话来说,问莫先生孩子的事情,我没有说你们还在分房睡,还好没说,这或许就是你们年轻人的情趣,我也不懂你们的世界。”

“……”陆漫漫直直的看着王忠。

王忠的意思是,他们分房睡是为了情趣,为了新鲜感?!

“祝先生和太太,早生贵子。”说着,王忠恭敬的离开了。

早生什么贵子!

她什么啊!

她才不生!

莫修远倒是很淡定,依然优雅无比的吃着自己的早餐,吃得不快不慢,看上去还很优雅,似乎注意到陆漫漫的情绪,擦了擦嘴角开口道,“昨晚上你尖叫的声音,差点把房顶都掀开了,不怪王管家怀疑!”

“……”陆漫漫皱眉。

“再看看我的脖子。”莫修远说,说得很冷。

陆漫漫咬唇。

是人都会遐想连连,再加上昨晚那么大的动静!

指不定会认为,他们在房间怎样的*!

关键是,她没有印象,他们有那啥呢?!

到底那啥了没有?!

“放心,我对你昨晚的表现,很不满意,所以不会满足你!”莫修远一字一句。

“怎么不满意了?!”陆漫漫说,“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什么事情都没做,你不是禽兽,你是禽兽不如!”

莫修远眼眸一紧。

陆漫漫挑衅的看着他,看着他眼底的怒火。

陆漫漫觉得自己似乎是刺激过度,大口喝了两口粥,“不吃了,看着你的脸就反胃!”

莫修远脸色极度不好的看着陆漫漫。

昨晚上是谁说了,只想睡觉不想上床的?!

前段时间是谁说的,做不到有性无爱!

陆漫漫当然只是为了刺激莫修远的,她才不想自己这一世的清白就这么毁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她气呼呼的跑回房间,将房门光死。

她怕莫修远报复她。

总觉得那个男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她躺在床上,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

那边迷迷糊糊的接通,声音还带着睡意,“喂……”

“古歆你还在谁?”

“嗯,有事儿吗?”

“我今天有空,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聚聚吧。”

“哦。”古歆应了一声。

“是中午饭,你干净的起床了。”

“好。”

“别答应的干脆,挂了电话又睡着了。”陆漫漫提醒。

“知道了,啰嗦啰嗦。”古歆把电话挂断。

昨晚上又是玩到1、2点才回来,现在才10点多,按照自己的正常睡眠,应该到12点过才会起床的。

她闭着眼睛,真的很想又这么睡过去,挣扎了好久,才勉强着自己坐了起来。

坐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她看着自己脸色明显不太好的样子,气色也不太好。

这段时间玩得跳累了,每天都泡在夜店里面,纸醉金迷,其实她真的都已经厌烦了。

仿若也是逼迫自己去做一件事情,越是觉得了无生趣。

她洗漱完毕后,换了一套外出服,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上去脸色更好了些。

她打开房门。

客厅外。

翟安坐在沙发上,电视没有开,所以很安静,安静到,只能够听到那个年轻佣人小琴的声音。

小琴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翟安的旁边,说道,“翟先生,是先点开绿色的这个IE浏览器吗?”

“嗯,然后你输入花海邮箱地址。拼音花海加上。com。”翟安耐心的说着。

“哦,我试试,我不太会用电脑,拼音也不太会。”小琴有些抱歉的说着。

“没关系,我教你,慢慢来不着急。”

“嗯。”小琴点头,手指有些僵硬的在键盘上点了点。

好不容易,小琴进去,说道,“翟先生,我进去网页了。”

“你看到登录了吗?”

“登录……嗯,看到了。”小琴说着。

“账号是翟安的拼音加句号。翟是大写,安是小写。”翟安继续说道。

“大写怎么是大写啊?”小琴问道。

“你按下capslock键。”

“哪个键?”小琴迷糊的问他。

“就是你手最左边从上往下第四个,你按下后就输入翟的拼音,完了就再点一下那个键,再输入安的拼音,再加句号。”

“哦。”小琴点头,手指还是僵硬着,弄了半天,又说道,“句号怎么打啊?”

“句号就是一点,在你右手边,M字母往右的第二个。”

“哦。”小琴又按照方法输入。

“密码是AX3344,前面一个字母是大写,后面一个字母是小写。”翟安说道。

“哦。”小琴输入。

“完了之后,你点登陆。”翟安引导。

小琴点登陆,弹出一个小窗,“翟先生,电脑说账号或者密码不正确。”

“那我们重新来一次,你慢一点,按照我说的重新输入。”

“嗯。”小琴连忙点头。

她根本就没有怎么接触过电脑,初中都没有毕业,当时所有乡下的同龄人都会用电脑打字了,她的印象就只有电脑这个东西,后来也一直在家里帮着父母干农活,到18岁才跟着同村的一个大姐姐到城里来打工,进了家政公司,刚开始都只是做临时清洁工,好不容易才应聘到这里当全职保姆的。

翟安不耐其烦的又给小琴说了一次。

结果还是,错误提示。

小琴有些紧张,还很不好意思,“对不起,翟先生,我……”

“没什么,你以前没有接触过,用不来很正常。”翟安说着,口吻没有半点不耐烦。

小琴真的觉得翟先生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男人。

“我们再来一次……”

“古小姐。”小琴连忙抱着笔记本,站起来。

古歆看着两个人的模样,将笔记本从小琴手上拿过来,“账号和密码是多少?”

翟安转头似乎是看了一眼古歆,即使眼神很迷茫。

“账号和密码?”

翟安用低沉的嗓音说了出来。

古歆输入,一次成功。

小琴不仅在后面欢呼,“翟先生,终于进了。”

“嗯。”翟安点头,对着古歆说道,“谢谢。”

“你是要看什么内容?”古歆表现得很冷漠。

“你帮我点开一个叫做ALEX的人发过来的邮件,帮我转发给一个叫做小齐的人。”翟安说。

古歆照做。

点开ALEX的邮箱,正准备转发的时候,眼眸顿了一下。

里面的正文结束后,有个PS,那边说,Leo,你之前不是说你丢了一张照片吗?我现在在Ken的床底下找到了,估计那货看了之后随手让在一个地方给忘记了,我找了张传给你,你看看是不是你要找的这一张,是的话,我就给你寄过来。

古歆看着那张自己的照片。

她已经记不得那是自己多大时候的照片了,笑得没心没肺的,还穿着学校的校服。

当时觉得校服的裙子太长,她还特意让她家的裁缝给缝制了一下,把裙子缝制到了膝盖之上。

“发了吗?”翟安问她。

古歆抿唇,将那个那段PS删掉,转发给小齐的联系人。

“好了。”古歆将电脑又递给小琴。

小琴接住。

“谢谢。”翟安说着。

“我帮你找一个会电脑的佣人。”古歆直白道。

小琴一怔,她是要失业了吗?

“不用了,小琴挺好的,我也不经常用电脑,这些工作都是尾声了一些善后。”翟安说。

古歆抿着唇,就这么看着他。

然后,转身,离开。

小琴看着古歆的背影,虽然翟先生说不用找新的佣人,但总觉得,古小姐说的话,翟先生会听得,要是古小姐执意,她不就面临失业了吗?她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连忙说着,“翟先生,我很想照顾你,我虽然不会电脑,但是其他家务我都会做得很好的,也可以降低我工资我都愿意的……”

“别急,我不会辞退你的。”翟安笑了一下。

小琴还有些心有余悸。

翟安说,“想不想学电脑?”

“学电脑?”

“虽然我看不到,但是简单的一些操作我还是可以教你的,你愿意学,我就教你吧。”翟安说。

小琴连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但是,会不会太麻烦翟先生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找点事情来做。

“谢谢翟先生。”小琴恭敬无比。

翟安笑了笑,“那你把电脑拿着坐过来一点,我想告诉你每个键的功能。”

“嗯。”小琴坐在翟安身边,抱着笔记本放在他们彼此中间。

两个人挨得很近。

翟安摸索着键盘,然后对着小琴讲解着哪个键哪个键的用处,小琴为了认清楚,头靠得很近,几乎都要靠到翟安的身体上了,看上去亲密。

古歆走出大门才知道自己忘了拿车钥匙,转身回来,就这么看着客厅上这么两个人。

翟安一般不是很喜欢亲近别人,也不喜欢别人亲近他……

此刻,他反而微笑着,好听的嗓音耐心的说着,看上去很自然。

------题外话------

盟主的票选~

小宅已经哭晕在厕所~

呜呜!

呜呜!

推荐《豪门婚爱之赖上冷娇妻》作者:司空鬼刃。

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一下,如果喜欢,别忘记加入书架哦!

潼筱玖,美貌与智慧并存,外冷内热,气质脱俗,大四学生一枚。

沐景梵,情商与睿智齐驾,颜高多金,威势逼人,集团总裁一位。

【总则】

愿得一人心

冷男逆神经

白首不相离

景为玖着迷

【本文一对一,双C,婚宠+商战+杀手+宝宝,无误会,无小三,男强女强,强强联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