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昨晚,只是亲了一下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就这儿站在大门口,看着翟安和小琴如此自然而亲密的相处方式。

她唇瓣微抿。

翟安不管任何时候仿若都是这般,温文尔雅,不急不躁。

她有时候其实也会在想,如果自己遇到翟安这样的情况,如果自己突然有一天双眼失明了,会怎样,大概,天崩地裂到根本无法接受,而翟安,却这般冷静的,甚至是沉默的接受了这样的命运,没有对任何人抱怨,甚至表现出来的,反而是对别人的安慰。

小琴将所有键盘上的功能了解了一遍,一抬头,就看到古小姐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

她也不知道古小姐这么站了多久,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和翟先生似乎过于亲密的距离,整个人猛然一紧,连忙直起身体,保持着和翟安的距离,无比恭敬的叫着,“古小姐?”

古歆似乎才回神,眼眸微动。

翟安听到声音,也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

古歆垂下眼眸,尽管知道翟安看不到,她还是习惯性的不想和他的眼神对视,有些淡漠的声音说道,“我回来拿钥匙,你们继续。”

小琴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切的解释道,“古小姐,我刚刚只是在跟着翟先生学电脑,我刚刚……”

翟安轻轻拍了拍小琴的手。

小琴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说,“坐下吧,我继续教你。”

小琴有些诧异,看了一眼古歆,又看着一脸平静的翟安,缓缓还是坐在了翟安身边。

翟安将注意力放在电脑上。

他其实知道,对古歆而言,他的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解释,不用解释。

而解释得多,反而会引起古歆的厌烦。

古歆看着翟安和小琴的模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特别是刚刚翟安那般漠不关心的态度,让她整个人莫名有些火大,她拿起放在玄关处的车钥匙,转身狠狠的将大门带过去,响起无比强烈的声音。

小琴有些惊吓的看着门的方向,“翟先生……”

“古歆从小脾气就不太好,和你没有关系,别想太多。”

“她不会因为你这样教我而生气吗?”小琴鼓起勇气问他。

“不会。”

绝对不会。

翟安嘴角微笑,她不会在意,他的一切。

在意的只会是,他阻止了她的一切。

小琴才20来岁,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爱情,所以不太清楚夫妻间的感情生活,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但既然翟先生说不是,她就会当不是的,她认真的的听着翟先生的讲解,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翟先生更好更温和的男人了。

……

古歆坐在自己的小车内,开车离开。

一股子的气,就是发布出来。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厌烦到翟安,厌烦到他做任何事情她都会很不开心。

她深呼吸,让自己保持着冷静。

她一直在想,如果她不嫁给翟安,嫁给的是翟奕,日子会不会就不用这么难过。

开着车很快到达她和陆漫漫约好的目的地。

跟着服务员走进预定包房。

陆漫漫已经坐在包房的沙发上,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

古歆习惯了迟到,显得无比的淡然。

陆漫漫抬眸看了她一眼,也没多说,两个人走向饭桌旁边。

包房很大,但是餐桌其实很小,很适合少数人的聚餐。

两个人对立而坐。

服务员陆陆续续开始上菜,很多都是古歆喜欢吃的。

只要每次出去,不管在哪里吃饭,陆漫漫总是会先考虑古歆的口味,她爱吃的不爱吃的,仿若她真的是特别极端的一个人,爱吃的东西超级爱吃,剩下的,就超级不爱吃,不喜欢将将就就,不喜欢委屈自己。

陆漫漫和翟安都很照顾她,总是把她放在第一位的考虑。

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了一定年龄,情绪就会特别的丰富,她以前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感动。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古歆说,缓和情绪。

她不喜欢太过矫情。

陆漫漫看了她一眼,嘴角笑了笑,“和翟安生活得很不开心?”

“别倒我胃口了好吗?”古歆似乎很不想要提起翟安的样子。

陆漫漫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放进古歆的餐盘里面,说道,“古歆,今天叫你出来,就是想要和你认真的谈谈翟安的事情。”

“能不谈吗?”古歆不爽的看着她。

“先吃饭吧。”陆漫漫也不强迫。

古歆瘪嘴,吃得有些郁郁寡欢。

陆漫漫无声的笑了一下,没有多说。

两个人吃得不快不慢,40多分钟,没有喝酒,饭席就基本结束。

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坐在包房偌大的外阳台上,服务员给他们泡上了花茶,摆放着点心。

面前瞭望出去就是被阳光点缀的璀璨璀璨的护城河,护城河河水干净,周围岸上柳树成荫。

文城不仅在北夏国,在整个国际上都算是繁华的大都市,人均收入水平在全世界城市排名中列前五十,文城的经济发展也举世闻名。而文城的四大家族产业,均排列在全球300强之内,其中陆氏已经跻身在全球前100名之中。

陆漫漫找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躺在贵妃衣上,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城市风景。

都说,文城的发展离不开文家人的呕心沥血。

曾经或许是,但现在……

现在的文家人已经少了曾经的那份单纯,开始从守护变成了掠夺。

北夏帝国还一直保持着传统的君主立宪制,帝都作为君王的皇室居住地,从三百多年前打下这片北夏国帝国开始,一直保持着他的绝对领袖地位,北夏帝国最高领导人称为统帅。文家人作为丞相一直坚守着文城以北的地方管辖,文家老爷子拥有地方领域里文城最高的领导权,称之为部长,高于城市省长职位的独立存在职位。而北夏国的两大世家还有的一个世家,是来自于南山以南的南氏家族,曾在攻打江山的时候是将军的存在,后来北夏帝国稳定之后,主要负责国防,主要居居住地在南山省。三个城市,形成了北夏帝国的三角鼎立。

原本最为坚固的黄金三角,在这些年,开始有了暗藏的变化。

“漫漫,有什么你说吧。”耳边,突然响起古歆的声音。

陆漫漫回神,觉得自己想的稍微远了一些。

那些暗藏的变化,按照上一世的发展,现在应该还在文家人的肚子里面,并没有实施出来。

而上一世的自己,就在不知不觉的,成为了那个计划的,策划者之一!

眼眸微动。

陆漫漫其实很不想去回忆上一世的事情,会觉得自己太过白痴。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躺在她身边的古歆,她说,“古歆,我不知道如何给你解释很多事情,也没办法给你解释我的经历的一切我觉得简直可以成为奇迹的事情,我现在只是很认真的告诉你,翟安才真的是你的归宿,好好的和翟安过日子,这是真的在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除了翟安,没有人更爱你。”

古歆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脸色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她很认真的对着陆漫漫,“我非得嫁给一个我不爱而最爱我的男人吗?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一个我也爱对方也爱,即使爱得不是那个最,但至少是爱我的男人吗?我为什么不能选择性的追求我喜欢东西,而要被动的接受,别人带给我的东西?”

曾经,陆漫漫也很支持古歆的观点。

曾经陆漫漫也觉得,古歆的观点是对的,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去被迫接受别人最爱,而不主动追求自己的最爱?!

她抿了一口花茶说道,“因为最后,你会爱上翟安。”

古歆笑,冷笑,“如果能够爱上,早就爱上了,何必等到现在,等到我都已经爱翟奕爱到这个地步了,才会突然喜欢上翟安?!漫漫,我知道你想要劝我和翟安在一起,我从小到大基本上不会反驳你对我的要求,即使我心里偶尔也会很不爽,但终究会听你的话,但现在,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爱上翟安,绝对不可能。我爱的人永远都是翟奕,因为得不到,会更爱。我这段时间一直不愿意回到翟安的住处,一直不停的在外面玩,一方面是因为不想和翟安独处在一个屋檐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怕自己一个人那就给你的时间太多,而去找翟奕,如果我现在去找翟奕,以一个已结婚的女人去找翟奕,这是对他的不公平,这是在玷污他!”

说着,古歆有些激动。

她那么爱翟奕,因为翟安,选择了放弃翟奕。

这样,要她怎么和翟安好好相处!

她承认是她害得翟安如此,失去了他生命中很重要的光明,她可以在所有人的逼迫下用自己来赔偿,用自己的婚姻来赔偿,但她从来没想过,要去爱上翟安,从来没有真的从心底里面想要去试着喜欢翟安!

她只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绝对不可能!

陆漫漫紧抿着唇瓣,缓缓开口道,“因为我现在拿不到证据,所以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翟奕的一切也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在无中生有,我今天找你出来,我只是想要让你在这段时间好好的和翟安相处,不要极端的做一些事情,就算是弥补,也要和翟安好好的相处下去,而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你选择翟安,是人生中最正确的一次选择。”

古歆笑了一下。

不管多久的时间,她都不会觉得,翟安是她人生最正确的一次选择。

而她虽然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男人到底爱不爱她,她不可能感觉不到。

所以她清楚,翟奕绝对是爱她的。

两个相爱的人,被迫分开,她并不觉得谁会大度到,一笑而过。

陆漫漫也知道自己劝再多,或许用处不大。

对古歆而言,起不到什么作用。

而自己手上现在没有任何翟奕的证据,唐突的对古歆说翟奕的坏话,以古歆的脾气,指不定会适得其反,反而会更加的站在翟奕的角度上,以为全世界人都抛弃了翟奕,那样,做的事情或许会更加极端。

而她现在只会引导她别做什么过火的事情。

她怕很多事情发生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陆漫漫沉默半响。

古歆也不开口说话。

两个人之间因为观点极度不和而产生了抵触情绪。

所以彼此的气氛显得有些僵硬。

陆漫漫微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从来不劝你和翟安在一起,就算我们三个人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也可以因为你而去背叛了翟安,一如既往的站在你的角度上思考事情……现在想来,或许是自己害了你,成为那个罪魁祸首。所以,我不想同样的事情还这么发生在你的身上,古歆,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不管任何时候,我为你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你什么意思?”古歆听得云里雾里。

陆漫漫说,“以后,你别怪我。”

“除非你抢了我的男人,我说过,你对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怪你!”古歆很直白。

对她而言,她和陆漫漫之间,绝对不会产生矛盾。

因为陆漫漫不可能会和翟奕在一起。

那样极度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排除后,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她们的感情。

陆漫漫伸手,主动拉着古歆。

古歆一怔。

陆漫漫说,“古歆,其实你幸福就好。”

古歆觉得陆漫漫今天有些多愁善感。

虽然陆漫漫没有自己这般没没心没肺,但也不至于无病呻吟,多少还算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年轻青年,而现在的陆漫漫,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总觉得,似乎是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

两个人躺在一起,喝着花茶,随便的聊着一些不关痛痒的话题。

古歆其实真的很庆幸,自己有个最好的朋友陆漫漫,因为没有兄弟姐妹,总是很想要粘着她,陆漫漫总是会妥协着,满足她的所有无理取闹,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因为什么事情,而去责怪陆漫漫?!

两个人一起躺倒下午将近5点。

本来打算一起吃过晚饭才离开的,陆漫漫接到她父亲的电话说让她带着莫修远回陆家别墅吃饭,两个人只得分道扬镳。

彼此离开之后。

古歆开着车在大街上游荡。

去什么地方?!

她不想回家。

尽管陆漫漫劝她,让她好好和翟安过日子,她也不想回到翟安的地方。

可是不回去那里,去什么地方?!

夜场对她而言已经没有多大吸引力了,反而越是待在那个地方越是觉得心里疲惫,而且老在喝酒,喝得她只要现在一闻到酒,不对,一想到酒就有种反胃的感觉!

而不去夜场,回古家别墅吗?!

回去之后,他父亲指不定又会问东问西,她都懒得搭理那老头子了!

心里一横。

下定决心开着车回家。

回到,有翟安的那个,言不由衷的家里。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到家后5点30。

她推开大门,看着大厅中,翟安和小琴还一直握着电脑在学,此刻翟安把手放在小琴的握着鼠标的手上,似乎是在教她怎么灵活的用鼠标。

两个人如此亲密的模样。

古歆突然觉得,她倒是不应该回来!

正时,开放式厨房里面的吴妈正端着晚上的饭菜上桌,看着古歆连忙叫着,“古小姐。”

古歆眼眸微动。

沙发上那两个人也同时抬头。

翟安缓缓的将手离开小琴的手,也没有多尴尬。

倒是小琴看着古歆出现有些无措的样子,连忙叫着,“古小姐。”

古歆看了他们一眼,脱掉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有时候这么一声巨响的关门声。

小琴又是颤颤的看着房门的方向。

翟安倒是显得很自若,他说,“你先自己感觉一下,不懂的地方再问我,这么坐了一天了,我站起来动一动。”

“我扶你翟先生。”

“不用了,家里的环境我基本了解了,可以自己来。”

“翟先生你真的好厉害。”小琴由衷的说着。

翟先生现在居然可以在看不懂的情况下知道房间的所有摆设,完全不需要人帮忙能够自己回到房间,自己去饭厅客厅和沙发,甚至还可以自己倒水,只不过每次,翟先生会要求她,不要随便改变家里的格局,一定要把所有东西,放在原处。

吴妈将晚饭做好,摆放在饭桌上,擦了擦手走过来恭敬道,“二少爷,吃饭了。”

“嗯。”翟安随意的在客厅里走了两步,点了点头。

然后,自己就走向了饭桌边。

小琴连忙也跟了过去。

吴妈又问道,“古小姐回来了,要不要喊她一起吃饭?”

翟安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去问问。”

“嗯。”吴妈连忙点头。

这么久以来,二少爷似乎从来没有主动去照顾古小姐,而古小姐也从来不会亲近翟先生,准确说,两个人之间存在很深的隔阂,带着很明显的疏远感。

吴妈是从翟家别墅过来的,自然是知道翟安和古歆的事情,知道古歆想要嫁给的是翟奕,而非翟安,所以这段婚姻,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和撮合,只得这么任由两个人,这么冷冷漠漠的发展下去。

翟安凭着自己的感觉走到了古歆的房门前,敲门。

好久,里面才有些不耐烦的拉开房门,看着门口站着的翟安,有些抵触的情绪不爽的浮现在眼底,口吻也并不是很友好,“什么事儿?”

“吃晚饭了。”翟安说。

没有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

他想问了,答案根本就不用想也知道。

古歆转眸看了一眼饭厅。

饭厅中,吴妈和小琴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他们。

古歆本能的想说不吃,就在那一秒,又突然莫名的应了声,“嗯。”

翟安怔了一下。

他其实没想到,古歆会答应。

尽管自己已经用了很大的技巧来叫她吃饭。

他似乎是有些紧张的,抿了一下唇,然后没有再多说一个字,转身往饭厅走去。

古歆看着翟安的背影,看着他完全自若的行走方式。

如果不是知道他眼睛看不到,她真的不相信这般模样的翟安,是一个完全都看不到任何光明的男人。

翟安这个男人总是默默的在做着一些改变,做着一些,让人不会去过多让别人担心自己的,改变,总是很努力地在让自己看上去生活得很好。

而这样的人,分明让人有些……心疼。

如果换成是她,她或许早就自暴自弃,或者,让她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得安宁了!

古歆咬唇,默默的跟上翟安的脚步。

饭厅中,翟安选择了一个位置坐下,古歆坐在他的对面。

吴妈和小琴还都站在一边。

翟安直接说道,“坐下来一起吃。”

平时其实都是一起吃饭的,今晚因为古歆,所以两个人都拘束了些。

听到翟安这么说,吴妈和小琴都转头看了一眼古歆,古歆没什么特别表情,才缓缓的坐下。

古歆不是一个拘小节的人,尽管习惯了佣人在旁边伺候着吃饭,但也不排斥佣人上桌一起吃饭,对她不会产生情绪影响的事情,她一般不会在乎。

四个人的饭桌。

小琴一坐下后,就小声的在翟安旁边说道,“翟先生,离你最近这一盘是你最喜欢的酱炒鸭子,然后旁边的是清炒豆角,红烧肉,大清蒸石斑,爆炒花甲,土豆肉丝,燕窝汤在最中间,吴妈都给我们盛了一碗放在你左手边。”

翟安微点了点头。

古歆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面前的翟安和小琴。

小琴这么细细的介绍完了之后,才开始吃饭。

而翟安在小琴的这般简单说了之后,就能够非常准确地,夹到自己想要夹的饭菜。

四个人围坐在一个饭桌上,吃得不快不慢,但也没有人说话,显得很安静。

古歆一直在夹着酱炒鸭,她对喜欢的食物,总是情有独钟,也从不掩饰。

吴妈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我就说二少爷一般不喜欢吃鸭肉的。”

古歆一怔。

翟安也这么抿了一下唇。

吴妈解释道,“我从小带着二少爷长大,平时在家基本不吃鸭肉,一搬出翟家后就让我每天都要做一份酱炒鸭子,我以为是二少爷口味变了,小琴也一直以为二少爷喜欢吃酱炒鸭,就一直放在他面前,现在才知道,二少爷是一直为古小姐准备的。”

说着,吴妈还有些恍然大悟。

她就是有些不明白了,二少爷不喜欢吃鸭肉每顿都要让她做酱炒鸭,而其实她观察了一下,每顿他都吃得很少,反而是她和小琴吃得比较多,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一个原因。

果然二少爷是真的很喜欢古小姐。

翟安脸有些微红,整个人反而有些尴尬,低着头一直在扒饭。

古歆看着面前的翟安,然后也这么默默的吃饭,只是吃得稍微快了些。

“古小姐,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吴妈倒显得很大方和热情,“就是不知道符合不符合古小姐的口味。”

“挺好吃的。”古歆说着。

是真的觉得吴妈做的饭菜不错。

“你还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我又给你做。”吴妈继续说道。

“我平时在这里吃饭很少,不用专程为我准备饭菜。”古歆说。

吴妈笑了笑,“不经常吃,也偶尔会吃得,你把你喜欢吃的给我,到时候你有在家吃饭的,我就能做给你吃了。”

“也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我主要是肉食动物。”古歆说,似乎也抵不过吴妈的热情。

古歆也不是那种见人就喜欢撕逼的那种,反而很单纯,对比别人的友好,她其实是不怎么会知道拒绝。

当然,前提是没有招惹到她的时候。

比如翟安这种,不管他对她多友好,对古歆而言,都不可能会有好脸色。

饭桌上,因为吴妈的主动说话,稍微还显得气氛好了很多。

那顿饭还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尴尬。

吃完饭之后,小琴就主动去洗碗筷。

因为家中有两个佣人,吴妈基本上是昨晚晚饭后简单收拾一下房间就会离开,然后一早买好菜就来,所以就只有小琴一个人是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居住的。

翟安吃完饭之后习惯性的会在沙发上听一会儿电视。

古歆觉得无聊,也不想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胡思乱想,也就破天荒的坐在了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电视。

“你喜欢看什么?”翟安突然问她。

“都可以,我不那么喜欢看电视。”古歆随口说道,低着头玩手机,和一些酒肉朋友群聊,其实就是在打发时间。

翟安没再多问,就将电视频道锁定到一个热热闹闹的娱乐节目上。

吴妈已经离开了,小琴洗完了碗,家里也没什么事情了,就蹲在茶几上继续学习电脑。

“翟先生,你今天给我申请了一个聊天工具微聊,我又忘记怎么登陆了。”小琴有些可怜兮兮的问着翟安。

“你点开微聊的图标,鼠标左键点一下,然后弹出来一个登陆框,你的账号和密码是……”翟安耐心的说着。

古歆从手机的频幕上移开,看着翟安对着小琴的模样……

她突然觉得,如果翟安会喜欢上其他女人,也许就不会对自己,这般执着了。

只是,翟安会轻易喜欢上谁吗?!

那么多年,自己和翟奕那么多年,翟安一个人在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他有过什么绯闻,就连文妍这么疯狂的追求翟安,也没见到他动心过。

古歆又将视线放在手机上,聊得却有些,毫无兴致。

到了晚上9点半,小琴突然惊呼道,“翟先生,你该休息了,夫人前几天来这里的时候专程说过,你现在要注意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说你是有希望恢复光明的。”

翟安淡笑了一下,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

站起来的时候似乎是想要对古歆说什么,然后又觉得自己可能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么沉默的往房间走去。

小琴放下电脑,连忙跟着进去。

古歆看着翟安离开的方向,小琴一直在伺候翟安洗漱睡觉?!

怎么伺候的?!

眼眸微动,古歆突然有些心情烦躁的也离开了饭厅,回到房间。

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

真是无聊透顶!

无聊透顶!

……

陆漫漫和古歆分道扬镳后,坐着秦傲的轿车。

她拿起电话,拨打,“叶恒。”

“莫太太,你倒是对我情有独钟。”叶恒的口吻,显得有些无奈。

陆漫漫没有和叶恒开玩笑,直白道,“帮我盯一下翟奕,监视一下他的一举一动。”

“翟奕有招惹你了?”

“没有。”

“没有你干嘛要去盯他?”

“我就是好奇。”

“莫太太。”叶恒说,“翟奕这个人很谨慎,做事情也比较心狠手辣,大家内部圈子的人都知道他的为人,你执意让我盯我也可以这么做,但不一定会有很好的效果,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嗯,我知道。”陆漫漫说。

因为上一世,直到最后,她才知道,翟奕的所有,一切阴谋!

而过程是怎样的,她当年确实没有将精力放在翟奕的身上,而当事实发生后,古歆已经不在了,她调查了,又有何用?!

这一世,才会不会知道,翟奕的切入点,到底在什么地方?所以找不到突破口,找不到证据!

“对了,陆漫漫。”叶恒总是一会儿叫她莫太太,一会儿叫她陆漫漫,就跟这个人的人品一样,总是吊儿郎当的。

“什么事儿?”

“昨晚上你们是不是大战了三百回合?”

“嗯?”陆漫漫有些诧异。

“你和阿修啊,我今天下午去找阿修谈点事情,我看他的脖子……想不到你这般热情!”叶恒说,笑得还很邪恶,“尹兰旖那个女人知道了,肯定要哭晕在厕所,她可说,阿修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让女人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

陆漫漫觉得叶恒的关注重点,永远都会走偏。

她也难得解释,“我挂了。”

说完,就挂了!

陆漫漫深呼吸一口气。

她实在很不想计较莫修远和尹兰旖两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每次叶恒那货总是故意的提起,让她莫名烦躁!

车子开得很稳,到达别墅。

莫修远在大厅看电视,看着陆漫漫的出现,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陆漫漫直接走过去说道,“莫修远,我爸让我们回别墅吃饭。”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

陆漫漫左右看着别墅大厅里面的东西。

莫修远蹙眉,“你在看什么?”

“看有什么可以带回去的不?”

莫修远眼眸微紧。

陆漫漫似乎是看到客厅中摆放着的一个青花瓷的花瓶,不大不小,看着还不错,就随口说道,“把这个送给我妈插花吧,总不能空手而归。”

“……”莫修远唇瓣抿紧。

陆漫漫看莫修远没有拒绝,就对着旁边在收拾着房间的王忠说道,“王管家,麻烦你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王忠放下手上的事情,走过去,看着那个花瓶,问道,“莫太太你准备收起来吗?”

“我拿回去送给我妈。”陆漫漫直白的说道,觉得自己还真的眼光挺好的,越看越好看,她妈肯定也喜欢。

王忠转头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看着他没有拒绝,但绝对也没有点头,还是听着陆漫漫的话,将花瓶接过来,在包装。

一边包一边想着,莫先生大概心里已经在淌血了。

这般费劲儿才得到的古董花瓶,就这么没了……

包装完毕,陆漫漫提着花瓶,对着莫修远说道,“走吧,时间不早了。”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手上的花瓶,似乎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跟着陆漫漫一起出门。

两个人坐在秦傲开的轿车内。

陆漫漫转头,突然看到莫修远脖子上的痕迹,突然说道,“你应该穿一件高领的。”

“陆小姐,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你,现在文成的温度在29度到32度之间,你觉得我适合穿高领吗?”莫修远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陆漫漫眼神闪烁,“我只是随口说说。”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转眸将视线放在车窗外。

车窗外,夕阳西斜。

昏黄的光芒偶尔会透过车窗照耀在莫修远的脸上,形成一明一暗立体感的视觉效果,帅得很有深度。

陆漫漫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开始,对莫修远的五官,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欣赏。

眼眸微转,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一些零碎的画面。

昨晚上,她是不是对着这张脸,做过些什么……

仿若,做过些什么,因为觉得很帅,所以,就亲了一下。

只是亲了一下吗?!

她整个脸一下有些红。

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往下想。

想到的画面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画面。

她努力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分散注意力。

而此刻的莫修远,这么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突然有些微红的脸颊,嘴角拉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夕阳下,那么暖……

车子,停靠在陆家别墅。

两个人显得有些亲密的走进大厅。

陆子山和何秀雯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回来,连忙都走了过来。

何秀雯对着陆漫漫一阵的嘘寒问暖。

陆漫漫将自己手上的东西递给她,说道,“妈,这是我和阿修给你带的礼物。”

“这孩子,回家带什么礼物。”何秀雯有些宠溺的责备道。

“你先看看喜欢吗?”

何秀雯让佣人把花瓶的包装拆开。

何秀雯看了一眼,点头道,“很漂亮,正好可以放在那边的小桌子上插花,这段时间我正好对花艺有所研究……”

其实,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陆子山此刻一把把花瓶抱过来,“这可是17世纪凌王朝的古董,应该是当年的陶艺师祖莫天启的手笔,你居然拿来插画?!几年前在古董市场似乎有消息过,很多古玩界的人想要弄到手,但据说根本没有流窜在市场就已经被人给收了下来。漫漫,现在怎么在你的手上?”

陆漫漫一怔。

这东西是古董吗?!

她以为,就是比较值钱的装饰品,没想到莫修远家的里面,这么随随便便的一个东西,就这般的有价值。

“我,我也是……”陆漫漫欲言又止,想着这么贵的东西,她也实在不好意思让莫修远这么就送了出去,捉摸着怎么从她爸手上弄回来,就看着她爸一脸宝贝到不行,根本是爱不释手的样子。

她对古董这些没什么研究,喜欢的也只是一些古画或者古诗词,早知道,就应该另外抱一样东西回来的。

“是我一个古玩界的朋友送给我的,想着爸可能喜欢,就带过来送给你了。”莫修远突然恭敬道,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闪烁得很快,分明是在说,你死定了!

陆漫漫觉得人都不好了!

早知道这么贵,你丫的倒是说啊,弄得她现在觉得自己,好尴尬!

------题外话------

抱歉,宅今天确实有事儿,所以耽搁了进度。

而且下午也发生了些突发情况,导致更新现在才上,小宅真是罪过。

不过明天小宅会准时9点更新了,小宅深鞠躬,表示,非常抱歉!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