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昨晚,想起了什么?!/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别墅。

陆漫漫就这么尴尬的看着陆子山抱着那个古董花瓶爱不释手的样子,甚至拿着他的放大镜一点一点的欣赏着古董花瓶,看上去分明是已经喜欢到根本就不可能能够再拿得回来的地步,陆漫漫觉得自己此刻都没办法说出来,那些不送的话。

她转头看着一边的莫修远,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个男人总是这般不动声色,此刻心里面应该早就崩溃到淌血了吧!

微叹气,陆漫漫咬牙,决定,先就这么静观其变。

客厅中,陆子山就一直在和莫修远讨论古董的事情,陆漫漫其实没有想到莫修远对古董似乎很了解,和陆子山说得头头是道!陆子山对古董是钟爱但不沉迷,也就是说会喜欢古董,但不会和其他极端爱好者那样很多时候想要不择手段的得到某一样东西,他有这份爱好但不会为了这份爱好而疯狂的去追求,所以看着这种自动送上门的古董花瓶,自然是兴奋了些。

何秀雯将陆漫漫拉到一般的沙发上坐下。

佣人还在准备晚餐,因为不知道他们几天能够回来,所以让佣人准备得稍微晚一点。

何秀雯语重心长的说着,“漫漫,这段时间经常看你出现在新闻上,对你的赞美很多,妈其实是觉得,你作为一个女人,不用这么拼的?太拼搏了,对家庭不太好。”

陆漫漫当然理解她母亲的意思,以前的自己也是这样,愿意为了男人做一片绿叶,愿意为了他,隐居幕后,所有的荣耀和光芒全部都给了男人,自己还会觉得很有满足感。

经历了上一世的愚蠢行为后,现在,她已经完全做不到了。

她只说,“妈,我的事情我有分寸。”

“妈不是想要阻止你什么,我听你爸说起你,也对你赞不绝口,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这般能干,觉得自己现在上班在董事会面前,腰杆都是挺直了的。妈只是怕……修远会对你有意见。当男人hold不住一个女人的时候,家庭会产生矛盾。”何秀雯说,说得有些担忧。

她年轻的时候也受过高等教育,也知道女性应该自立自强。

但真的嫁给了陆子山之后,还是选择了在家相夫教子,不去抛头露面,在北夏国这么多年男强女弱的传统文化下,女人始终应该在男人的依附下,不能太过锋芒毕露,这样会让外人议论纷纷,男人的自尊也会同时受挫,并不利于家庭的组建和发展。

当然,也有极少数的女强人存在,不过据说,家庭都不算美满。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莫修远。

现在在外人的眼中,她比莫修远能干太多了?!

莫修远还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公子爷,而自己,已经跻身在了商业界的名人行业,两个人在外人看来,应该怎么都有差距了?!

可是自己错觉吗?她总觉得,莫修远这么一个不务正业的男人,绝对不是外人所想象的那么一无是处,他的能耐,就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陆漫漫拉着何秀雯的手,“妈,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有分寸。”

“漫漫,我怕你已经习惯了享受这份荣誉,越到后面越没有办法拒绝。倒不如,现在开始,和修远造计划,生个孩子出来。”何秀雯劝慰着。

说了半天,又提到生孩子的事情。

生个孩子,就有那么重要吗?!

陆漫漫咬牙,有些不耐烦,“妈,这个事情我会自己考虑,何况我现在也才23岁而已,哪里有这么早就要孩子的!”

何秀雯瞪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妈给你说多少次了,23岁要孩子已经算是要的晚的了。别拖得自己一把岁数了才生,那个时候身材也不好恢复,父母年龄也大了,谁还帮你带孩子啊!”

“哎呀妈妈。”陆漫漫有些撒娇,“你就不要逼我了,我会和莫修远顺其自然的,孩子的事情不也急不来。”

“你会顺其自然还好,我就怕你现在还在避孕!”何秀雯有些不悦的口吻。

如果她说,他们压根没有同房,她妈会不会气得吐血。

何秀雯看陆漫漫愣怔了一秒,说道,“别给我避孕了知道吗?还有,今晚上就在别墅住一晚上,明天周末你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就不回去了。”

“……”陆漫漫看着她母亲,“就这么近,我可以晚点回去。”

“这么快,连自己家也住不习惯了?”

“不是,莫修远那人恋床,不是自己的床根本就睡不着。”陆漫漫只得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莫修远坐在那边分明和陆子山在讨论古董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对着何秀雯礼貌的说着,“妈,我不恋床。”

陆漫漫觉得自己头顶上飘过无数头草泥马!

何秀雯忍不住笑了一下,“看人家莫修远都比你诚实,你还想把责任推卸到他的身上!”

陆漫漫嘟嘴。

反正,睡就睡,又不是没有睡过。

四个人在客厅中各自聊着天,没多久佣人就恭敬的说着可以开饭了。

陆子山才很是不情愿的离开古董花瓶,围坐在陆家偌大而奢华的饭厅。

饭桌上,何秀雯一直在帮莫修远夹菜,对他很好。

陆漫漫突然响起上一世文赟来家里吃饭也是如此,她父母对文赟极好,也是这么一直照顾着他,夹他喜欢的饭菜,文赟表现得也很好,总是对着他父母恭敬有礼,她当初一直以为,嫁给文赟就是天大的幸福,现在反而想着,会有些心寒。

眼眸微动。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的餐盘里。

她抬眸看着莫修远的脸。

莫修远淡淡笑着,“你应该多吃点,养好身体,我们才能好好的造计划。”

“……”陆漫漫就这么瞪着莫修远。

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何秀雯一听莫修远说造计划的事情,连忙热情了起来,不停的给陆漫漫夹菜,口里说着,“就是,身体要先养好,漫漫你还是太瘦了。”

她哪里太瘦了。

分明是凹凸有致的,超标准身材。

何秀雯给陆漫漫夹菜,又给莫修远夹菜,“修远你也多吃点,你也要养好身体。”

“谢谢妈。”莫修远有礼的说着。

何秀雯这么忙乎了帮他们夹菜,看着两个人坐在一起的模样,心里其实是有些安慰的。

刚开始陆漫漫回家说嫁给莫修远的时候她是很排斥,不过看女儿这么坚定,也知道女儿不是一个无缘无故就会做这种无厘头事情的人,也就没有多反驳,加上文赟后来爆出来的不好新闻,她就更没有说什么,但其实也没有对莫修远报什么希望,因为莫修远在文城的口碑确实不好,人都会受影响。

但真的结婚后,这么接触后,反而觉得莫修远比文赟显得更诚实大方,文赟偶尔到家里面表现出来的那过于良好的家教和礼节,反而越是和他们家产生了距离感,总是不自觉地会觉得,他们家族在世家面前,低了那么一丢丢。

不说不能接受,总觉得是有些压抑和不自在的!

何秀雯眼眸微动,又注意到莫修远脸上的抓痕,都是过来人,那么暧昧的在那个地方,多多少少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莫修远看着何秀雯的视线,摸了摸,玩笑的说着,“下次得把漫漫的指甲剪了才行。”

何秀雯笑了一下,这种事情她也不好多开口。

陆漫漫反而脸红了,红着说,“我也不是故意的。”

她其实很单纯的只是想要表达自己仅仅喝醉了而已。

“嗯,我知道。”莫修远说,那么低沉好听的嗓音,说得那么暧昧不清。

分明,不是那样的。

却就是让人,想入非非。

她转头看着自己的父母,看着两老相似一笑,似乎是很明白什么的,为了不让气氛尴尬而选择不多说。

陆漫漫咬牙,狠狠的瞪了一眼陆漫漫。

莫修远笑得很坦然,似乎是为了缓解气氛,主动和陆子山又说起古董的事情。

陆子山因为了突然得了这么一个宝贝花瓶,对古董的话题自然是有兴趣得很,一会儿就和莫修远说了起来,气氛变得又和谐了些。

陆漫漫就这么看了一眼莫修远,总觉得这个男人,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分明,当初大家说好的是形婚。

为什么现在,反而觉得羁绊深了很多。

晚饭吃得不快不慢。

吃完之后,陆子山一直缠着莫修远和他研究这个古董,兴致昂昂。

陆漫漫就和何秀雯在家里客厅聊天,佣人准备了上好的红茶,摆放着水果和点心。

女人之间聊得无非都是一些家长里短,何秀雯突然想起古歆,问道,“她和翟安的婚姻如何?”

“还不就这样。”陆漫漫也觉得有些头大。

古歆这个女人真的不是那么好掌控,很多时候完全是会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出来,她都不知道下一秒她会不会疯狂做什么,所以觉得有些头疼!

“哎,这孩子也是,从小没了母亲,自己的性格就是那种半点不会转弯的极端,这么逼着她让她嫁给翟安,不说她怎么样,我倒觉得,委屈的是翟安。”何秀雯感叹道,“翟安和你一起长大,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那孩子心底柔软善良,指不定被古歆欺负得死死的。”

是啊,一定会被欺负得很惨。

陆漫漫叹了口气,“算了妈,现在我们劝再多古歆,古歆也会觉得自己是最委屈的那一个,也不会看到翟安的好,先给他们点时间,至少让古歆先冷静下来不这么暴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何秀雯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就看古歆那丫头,能不能走出自己的死胡同。”

陆漫漫点头。

古歆倔的一头牛都拉不回,她也很期盼,古歆突然哪一天就明白了!

一家人聊得有些晚。

陆漫漫看时间都已经10点了,她母亲都有些累了,而他父亲那边还在热火朝天,想了想,她对着她母亲说,“不早了,我们先休息吧,让他们自己聊。”

何秀雯似乎是瞪了一眼陆子山,也没有当面说什么,和陆漫漫一起上楼。

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陆漫漫回到自己曾经的卧室,卧室里面干净整洁,想来她母亲也让佣人专程打扫过。

她坐在大床边,有些沉默不语。

她母亲这么想要让她生个孩子,一方面是觉得一个家庭组建后就需要一个孩子,另一方面,大概也是觉得别墅太冷清了!

其实北夏国对孩子生育问题并没有多大的强制要求,国家说的是只能生两个,但很多生得更多的,也都是睁眼闭眼,亦或者,象征性的罚点小款,并没有规定得很死。而他们家之所以只有她一个孩子,据说是因为她爸身体不好,精子存活度不高,她能够在结婚后就立马怀上已经算得上是奇迹了,后来,就再也没有怀起。

当年她几岁的时候似乎隐约听到父母商量过做试管婴儿,她父亲觉得做试管婴儿她母亲太受罪,就说算了,家里有个孩子就够了,他们也没有那么传统到,家里非要有个儿子。

所以,生二胎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而她就成了他们家的独苗。

她拿起佣人准备好的干净睡衣,走进浴室洗澡。

她想莫修远和她父亲应该一时半会儿也聊不完的,她也不想等他。

陆漫漫这么慢悠悠的洗完澡,吹干头发,一打开浴室的门,就看到莫修远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她出来,因为沐浴后有些红润的脸蛋,显得有些可爱。

“你这么快就上来了?”陆漫漫有些诧异。

“你妈让我上来和你生孩子。”莫修远说得直白。

陆漫漫翻白眼,她觉得她根本没有办法愉快的和他聊天。

她掀开被子,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走进浴室,洗澡。

浴室内响起水流哗啦啦的声音,陆漫漫捂着被子,在让自己尽量的睡着。

反正不可避免的会和莫修远睡在一张床上,而且也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莫修远想要动她早就动了,她也没那么矫情到需要掩饰什么。

这么越是想着这些事情,越是睡不着。

她深呼吸,干脆坐在床头上,拿起手机看娱乐新闻。

十多分钟,莫修远打开浴室的门出来。

他仿若习惯性洗完澡时候就这么只系一条白色浴巾挡在他的下半身,她承认他身材很好,他有露的资本,但至少,也应该考虑一观众的感受吧。

她眼眸微动,不去直视。

她想起那次在古歆结婚的酒店这个男人也是这般,想起昨晚上……

昨晚上。

陆漫漫整个人猛然一紧。

昨晚上,莫修远也是这样,这样从浴室出来。

她恍惚记得自己昨晚上喝醉后,分明是躺在自己的床上那个的,而她怎么就去了莫修远的房间,而她还记得,她看到莫修远从浴室出来,就是面前这个样子。

有些零碎的画面,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的从脑海里面不停的浮现出来。

她真的很想要尖叫!

昨晚上她到底都做了什么?!

那个女人,绝对不是自己!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有些崩溃的神情,嘴角蓦然一笑,笑着掀开被子坐在陆漫漫的旁边,靠在床头,说道,“想起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想起。”陆漫漫直白道,说得还狠咬牙切齿。

莫修远看着她的神情,看着她此刻连耳朵都红了的可爱模样,脸颊突然靠近她。

陆漫漫警惕的将头往后靠。

莫修远的唇放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似乎触碰着她的耳垂,无比暧昧的气息扑打在她的耳垂上,身体蓦然一紧,鸡皮疙瘩肆起。

他说,“你说我昨晚禽兽不如来着?”

“我开玩笑的。”陆漫漫防备无比。

莫修远笑了一下,笑着的时候,就感觉到嘴唇的弧度一直摩擦着耳垂,让她整个人有些紧绷。

陆漫漫翻身,突然躺进被窝里面,“我睡了。”

说完,就捂着被子,几乎让自己全身都钻进了被窝里面。

莫修远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又是一笑。

他转身关掉房间的灯。

房间瞬间就黑暗了起来,莫修远也躺进了被窝,身体就这么自然的挨着陆漫漫,修长的大手环过她的腰,两个人距离很近,还很暧昧。

陆漫漫不舒服的扭动身体。

莫修远却依然没有放开她。

陆漫漫咬牙,也不敢太放肆的反抗,就怕适得其反,她只是有些不爽的抱怨着,“莫修远,你就不能穿件衣服再睡吗?!”

他就系了一条浴巾,浴巾那么脆弱的东西,分分钟就会掉在床单下。

她可真的不习惯和这么一个*睡在一起。

莫修远将头埋在她细腻而好闻的秀发上,“我不喜欢。”

“那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陆漫漫抱怨。

莫修远说,“那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说着,身体挨得更近了些。

陆漫漫脸猛地一下爆红。

爆红无比。

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笑着,将她僵硬的身体,搂得很紧。

陆漫漫强迫着自己不去和莫修远计较,强迫着自己不去反抗,这般蜷在他的怀抱里,感受着他身体的强硬,睡觉。

睡觉。

她其实是不明白这个男人身体为什么反应会这么频繁。

仿若每次抱着他都是如此。

以前文赟,偶尔也只会早上才会有这样的身体反应,他们其实以前和文赟做的事情不多,文赟很忙,有时候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美其名说不想要打扰她,现在想来,也早就是吃得饱饱的了。

脑海里面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夜色越来越黑。

陆漫漫已经感觉到莫修远均匀的呼吸声。

她闭上眼睛,也这么慢慢的睡着了。

一夜无梦。

陆漫漫觉得自己睡得很是香甜,她一直以为这么被莫修远抱在一起什么都不可能好好睡觉的,却每次都从他的怀抱里,醒得很自然。

她动了动身体,看着窗外已经透亮的天色,伸了伸懒腰。

转身,就发现莫修远已经不在床上了。

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陆漫漫有些诧异,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左右看了看,也没有想太多的,直接走进浴室,准备上厕所洗漱起床,刚推开浴室的门,陆漫漫真个人就不好了,莫修远这个男人早上起床漱口洗个脸都要脱得这么干净吗?关键是,还不关门!

陆漫漫转身就准备出去。

一个有力的手臂猛地一下拉住她,强迫性的让她不能出去,下一秒就把她抵触在浴室光滑的强上,莫修远整个人欺压下来,两个人彼此对着彼此的脸颊,挨得很近。

陆漫漫将头偏向一边,“莫修远你放开我。”

“昨晚睡得可好?”莫修远问她,低沉到沙哑的声音。

“嗯,很好。”

“但是我睡得很不好!”莫修远说。

陆漫漫有些发火,“我昨晚上又没喝醉酒,又没有咬你抓你,你干嘛睡得不好!”

“所以……陆小姐是想起前晚上都对我做了什么了?”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

陆漫漫脸蛋有些红,“我没想到,猜的。”

“猜的?”莫修远强迫性的将她脸颊掰过来,一只手狠狠的掐着她的下巴。

“莫修远,你放开我!”陆漫漫暴躁无比,下巴还隐隐作疼。

这个男人,半点都不知道轻重吗?!

莫修远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眼眶似乎都要有些红的模样,一把放开了她。

然后转身,开起淋浴,似乎是准备洗澡。

一大早洗什么澡!

陆漫漫不悦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地上扔着的那一根白色浴巾,应该是昨晚上莫修远系在腰上的那一根,而此刻,被他嫌弃的扔在地上,分明有一团……

眼眸,陡然一紧。

一瞬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莫修远说的,睡得很不好,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这种事情,不是一般都只发生在,青少年时期吗?!

她觉得脸很红,也不敢转头回去看莫修远,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出去,然后好心的还给他把浴室房门关上了,万一那货,还想要子做点什么呢?!

她干脆直接走出了浴室,去另外一个房间洗漱。

他俺看着镜子中自己脸红的发烫的模样。

莫修远这个男人,是*太强,还是……好久没有发泄了?!

陆漫漫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往下想去了,她洗漱完毕,回答房间,莫修远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房间内,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陆漫漫也没有说话,找了一套衣服跑进浴室换上。

两个人一起走出卧室。

刚一走出门口,陆漫漫就自然的挽着莫修远的手臂,显得很亲昵。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回头看了一眼他,然后默默的,就是不说话。

两个人走下楼。

陆子山在后花园喝茶,何秀雯在客厅等他们,看着他们下楼热情的招呼着莫修远,一个劲儿问他昨晚睡得好不好,莫修远笑着回答着,家里的气氛很好。

陆漫漫想了想,走向那边的后花园,坐在他父亲的旁边。

“怎么不多睡会儿?”陆子山问道,“今天也不用上班。”

“睡醒了。”陆漫漫随口说着,又严肃了些,“爸,关于收购克兰集团的事情,你给董事会提过了没有?”

“提过了,专程为这个事情开了一个董事会。”陆子山说,“你知道魏国庆一般都喜欢反驳我,但好在其他董事对你非常信任,觉得让你来主要操作收购克兰集团是可以实施的,等到了周一,我再和董事会的人商量一下,将最终的答案回复给你。”

“嗯,爸,我觉得壮大我们通信业的其实是有必要的,克兰集团虽然的市场份额不大,不过对北夏国而言,也不算很少,而且有些地方的基站建设也是我们陆氏没有覆盖完全的,正好可以互补,而且我初步还有想法,就是把市场做成精细化细分市场,也就是分为中高低端品牌,如果收购了克兰集团,我们就把这个公司主要用来攻克高端市场营销。这是企业增收的一个重要环节。”陆漫漫说,将自己接下来的考虑也说给了陆子山听。

陆子山点头,“我知道你的考虑,也相信你的能耐,我会好好劝说董事会成员的。”

“谢谢爸爸。”陆漫漫开心一笑。

“傻瓜,应该我谢你才是。没想到我们家的漫漫突然就长大到可以独当一面了。我也放松了些。”陆子山说着。

陆漫漫笑了笑,“以后,你可以多陪陪妈,别让妈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就想着让我生孩子。”

“你妈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但是生孩子这个事情也急不来。”陆漫漫说。

陆子山笑了笑,“慢慢来吧,你也还小。”

“嗯。”陆漫漫点头。

正时,佣人叫陆漫漫去吃早餐。

陆漫漫和莫修远坐在餐桌上,陆漫漫说,“吃完饭我们就走,然后我尽量将那个古董花瓶一并带走。”

莫修远喝着粥,无所谓的说着,“算了,留在这儿吧。”

“太贵了……”

“那你拿得时候不考虑太贵?”莫修远扬眉。

“你分明看到我拿的,你也不说句话!”陆漫漫也有些气愤。

莫修远抿了抿唇,“我对古董也没什么研究,你爸喜欢就让他拿着吧。”

骗人的吧!

没有研究,还懂得那么多?!

两个人不急不慢的吃着早餐,吃完之后就说还有些事情离开了陆家别墅。

陆漫漫回到了莫修远的别墅,莫修远坐着秦傲的车又离开了。

陆漫漫总觉得莫修远似乎很忙,但又真的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而她,也不想去了解他的事情,她真的觉得,他们之间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越界了。

陆漫漫在家休养了两天。

这两天,莫修远基本上都不在,偶尔回来,两个人也都是斗斗嘴,反正,就是平和不了。

到了周一。

陆漫漫穿着得体的衣服,上班。

走到别墅大门口,莫修远也这么衣冠整齐的出现在门口。

“你去哪里?”陆漫漫询问。

“面试。”

“公务员面试?”陆漫漫继续问道。

“嗯。”

“你笔试通过了?”陆漫漫看着他莫修远。

“否则你觉得我是去搞笑的?”莫修远看着她。

好吧。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有点白痴。

“那祝你好运。”

“嗯。”莫修远点头,显得很是平静的走向了自己的小车内,开车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尽管知道他肯定会通过的,但又想到,上一世毕竟是文家人没有注意到莫修远的情况,这一世,文赟会不会动什么手脚?!

在这个关键时期,会不会,铤而走险。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内,车子平稳的往陆氏大厦开去。

车内很安静。

陆漫漫手机突然响起,看着来电的时候,眉头微皱了一下,“文赟。”

“原来你还记得我的电话号码。”那边传来一个讽刺的声音。

“我记忆一向不错。”陆漫漫冷漠。

“今天公务员面试。”文赟直接说道。

“你想说什么?”

“听说莫修远运气还挺好的,考了个全市第一名!”文赟说,“最好别让人发现了作弊和抄袭,否则你也没面子!”

陆漫漫冷笑道,“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早就着手调查了,既然没有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有什么好怀疑别人的能力的!”

“别太嘚瑟!”那边咬牙切齿。

“打电话给我如果就是想要说我老公考了全市第一,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你觉得他能够顺利通过面试?!”文赟传来有些不屑的声音。

“文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现在在文城的口碑可不好,别让人抓住了什么把柄,我还真的不想你这么快就给掉了下去,那样我真的会觉得,我确实太low。”居然,上一世被你玩死!

“陆漫漫!”那边突然很冒火!

“我很忙,挂了!”陆漫漫直接挂断了电话。

每次接到文赟的电话,每次都觉得自己,太过白痴!

她调整情绪,车子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走进陆氏大厦,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开始汇报这几天的一个市场工作。

因为上一次在工业园区的大型体验营销活动得到广泛的好评后,他们开始策划按照地域性不同进行个性化复制营销,活动开展如火如荼,井然有序。

张翠汇报完工作之后,恭敬的问道,“文城电视台的经济频道晚上9点有一个商业名人有约,这段时间做得不错,收视率也在不停的提升,那边今天有人联系说想要邀请你作为青年企业家的身份去做嘉宾访谈。”

“什么时候?”

“时间没定,说是看你的安排。他们再做排期。”张翠说道。

“这个访谈节目是录播还是现场直播。”

“做的是录播。”

“给那边回话,说就定在这个月之内,且这个月就要播放出来,让他们安排时间。”陆漫漫直言道。

“是。”

“还有其他事情吗?”陆漫漫询问。

张翠摇头,“暂时没有了。”

“嗯,去忙吧。”

“是。”张翠恭敬的离开。

陆漫漫投身在工作之中,在看这段时间的营销安排计划,同时也关注了一下克兰集团的股市动荡情况。

克兰集团这段时间不停的亏损,和不良的社会营销造成了股市一路下跌,如果没有人融资,大概是不那么容易起得来的,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进行收购,等克兰集团找到了银行贷款,再做就难了。

这么考虑着些事情,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接通,“董事长。”

“一大早我就把让董事来开了个会,将我们收购克兰集团的计划再次沟通了一下,少数服从多数,你大胆的去做,有什么需要支撑的直接找我。”

“谢谢董事长。”

“好好做。”

陆漫漫挂断电话,眼眸陡然一紧。

她拿起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张翠推门而入。

“从现在开始,你抽离接下来市场部的所有营销计划,我会交给营销策划师总体牵头负责,你现在有重要的其他事情要做。”陆漫漫说,“我现在要着手收购克兰集团,你和财务部出纳进行衔接,让他们在这周内准备大量的资金,约在8千万左右,我需要这笔钱做周转。”

“是。”张翠连忙点头。

“别声张,收购克兰集团的事情,也算商业机密。”

“是。”

陆漫漫转头看着电脑屏幕,将注意力放在了克兰集团的股市上,在作分析。

目前,克兰集团的股市虽然开盘就跌停,但还真的没有到需要宣布破产的地步,而她相信现在的克兰集团肯定也在不停的找银行贷款稳住自己的市场,同时,文家人也不可能袖手旁观,毕竟文城就三家大的通信公司,克兰集团还能勉强有一点自己的市场,如果被陆氏吞并,还剩一家小的公司早晚都会是陆氏企业的,文家人想要阻止陆氏发展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所以这个时候,文家人势必要帮着克兰集团贷款的。

想到这里,陆漫漫脸色紧绷了些,她抿着唇,拿起电话,“张秘书,把克兰集团的一个详细公司人员的架构组织给我一份,重点是看一下克兰集团的持股人信息。两个小时候给我。”

“是。”张翠恭敬道。

陆漫漫挂断电话。

颜克兰现在知道文家人会帮他,但并不代表,所有的其他人会这么认为,毕竟大家不知道颜克兰和文赟的勾当,肯定不会完全尽兴,所以这个时候唯一可以让克兰集团加速破产的方式就是,先从其他持股人手上将股票买过来,然后再利用这部分股票强势打压克兰集团,她并不觉得按照现在的情况,那些小股东还会对颜克兰持以绝对的信任!

整个人,就这般投入到工作之中。

一直到晚上9点过。

陆漫漫将克兰集团的情况进行分析,并对持股人进行标注,接着,就会陆续接触。

她伸着懒腰,从办公椅上坐起来。

她站在偌大的落地窗面前,看着灯火阑珊的文城夜景,似乎是让自己疲倦的神经得到部分的缓解。

她这么站了一会儿,深呼吸准备下班。

今天太忙,差点都忘记了,莫修远今天去参加面试,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犹豫了一秒,还是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强烈的音响声音让她有些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

“莫修远你在魅色?”陆漫漫直白道。

“嗯。”莫修远回答。

“在做什么?”

“喝酒。”莫修远回答。

“今天面试如何?”

“挺好。”

“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陆漫漫有些冒火。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

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没有听到声音,拿起电话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修远凭什么就这么,这么管她电话。

她是有病才会去关心他!

这么不爽的拿起包下班,秦傲还在陆氏楼下等她。

陆漫漫不爽的坐进小车内,一言不发。

秦傲看着她的模样,也没敢多说。

车子看得不快不慢。

陆漫漫眼眸看着窗外,其实也没有去欣赏文城的城市夜景,只觉得火气很重。

车子停下,陆漫漫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整个人顿了一下,似乎才发现异样的说道,“秦傲,我没说来这里啊?”

秦傲转头恭敬道,“莫先生交代,你加完班就把你送到这里来。”

“……”

陆漫漫就这么咬牙切齿的看着“魅色sleepless”这个霓虹灯闪烁得特别张扬的字牌!

------题外话------

昨天晚更了,今天有准时更新,有没有很爱宅!

美妞们,爱宅,赶紧的加入小宅的正版群,小宅等候你们的到来。

具体加入方式,看评论区!

么么哒。

小宅喜滋滋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