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女人之战(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魅色sleepless酒吧会所。

陆漫漫站在霓虹灯下,看着如此金碧辉煌的大门。

门口的服务员恭敬的弯腰,隐约能够听到里面动感狂热的音响效果。

陆漫漫咬唇。

她能说她真的很想进去吗?!

秦傲站在她的身后,似乎是在等待。

陆漫漫终究还是迈着脚步走了进去。

服务员一路将她带到一个偌大的包房门口,然后为她推开房门。

一打开房间,就看到叶恒疯狂的唱着摇滚歌曲,看上去歇斯底里的,陆漫漫觉得那货的模样跟得了精神病似的,还很投入。

陆漫漫眼眸微转,看着坐在沙发上莫修远,以及莫修远身边零零碎碎的几个人,比如莫里斯,比如尹兰旖,还有冷泽成和王海洋。陆漫漫走进去之后,自然的走向莫修远,坐在莫修远的旁边,而秦傲就走向了冷泽成他们,打着招呼,没有喝酒。

“你叫我来做什么?!”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手上拿着一杯酒,在细细的品尝着。

这样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来在酒吧,反而觉得他在一个高档餐厅用餐。

莫修远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种种,总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他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好看的唇角上扬着,“怕你拒绝,就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说得,那般理所当然。

“谁霸王硬上弓了?”陆漫漫还未开口,耳边就听到另外一个女性嗓音。

陆漫漫转眸,看着尹兰旖。

尹兰旖拿着一个酒杯很自然的坐在了莫修远的旁边,侧着身子,整个脸是对着陆漫漫的。

陆漫漫眉头有些微皱。

其实,双方都知道,彼此对彼此,很不喜欢,甚至是讨厌。

尹兰旖说,“阿修脖子上的那个抓痕是陆小姐的杰作?看上去暧昧得很,还让人嫉妒得很。”

陆漫漫眉头微紧。

“想当年,我可是怎么都没办法在阿修的身上留下痕迹的,果然阿修比较爱你。”尹兰旖继续说道。

陆漫漫笑了一下,“尹小姐这么喜欢给男人留下痕迹,莫里斯应该是很乐意的。至于以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尹小姐,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大度,所以还希望你不要在我耳边提起,毕竟你们是过去式,而我是进行式,还是,合法的。”

尹兰旖的脸色难看了那么一分。

分明,是有些挑衅的。

陆漫漫有些亲昵的靠在莫修远的怀抱里,显得暧昧无比。

尹兰旖厌恶的眼神对着陆漫漫一扫而过,她突然拿起桌子上的酒,给陆漫漫倒了一杯,“既然如此,我敬你一杯,祝你和阿修白头偕老。”

陆漫漫看着面前那么满满一杯洋酒,唇瓣抿了抿,纤细的手指拿起,也没有多想,就和尹兰旖碰杯,“谢谢。”

说完,就准备大口往嘴里喝。

莫修远突然接过陆漫漫的酒,一干二净。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

尹兰旖也这么看着莫修远。

两个人看着他喝完酒,一脸淡然的将酒杯放在面前奢华的茶几上,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找她的酒,我代喝。”

“为什么?”陆漫漫和尹兰旖同时开口。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觉得这份默契在彼此的严重都显得恶心了起来。

“没有为什么。”莫修远什么都不说,将陆漫漫楼抱在怀里。

尹兰旖脸色极度不好。

其实陆漫漫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其实不太喜欢和莫修远这么亲密,即使可以让尹兰旖那个女人气得火冒三丈又无处发泄!

“真的没有想到,阿修你变了这么多。”尹兰旖看着他,深情的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莫修远淡薄的眼神看着尹兰旖,淡淡的说着,“嗯,人都会变化。”

“我以为所有人都会,但是你不会。”

“我也只是普通人。”

“在我心中不是……”尹兰旖带着幽怨的眼神,有些受伤的看着莫修远。

尹兰旖总是毫不忌讳的当着她,当着莫里斯的面对莫修远放电,撒娇,暧昧,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仿若都不习惯躲躲闪闪,但终究会让人很厌恶。

陆漫漫甚至是不自觉得靠在莫修远的身上,以行动在告诉尹兰旖,莫修远这个男人,是属于谁的?!

只是。

到底属于谁?!

她其实都很茫然。

偶尔会觉得莫修远对她很用心,偶尔又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只是在对她应付着,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想要靠近她。

经过了上一世的一切之后,她真的没有办法完全的信任一个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人,都逃不过这个命运。

尹兰旖看着他们相拥的画面,看着莫修远似乎解释都懒得给她解释的模样,隐忍了一会儿,起身走向了莫里斯。

莫里斯看着尹兰旖对着莫修远的模样,当没有看到似的,已经和狼嚎后的叶恒喝得天翻地覆。

“累了吗?”莫修远突然问她,拉回了她的视线。

陆漫漫转头,突然想起被尹兰旖打断的话,“刚刚说怕我拒绝?”

莫修远一笑,“如果我说让你来魅色sleepless酒吧陪我,你会不会拒绝?”

陆漫漫沉默着,也或许,想都不想就会聚聚。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就知道了答案。

他脸色也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只淡淡道,“10点半之前我们离开。”

陆漫漫是真的有些看不懂莫修远的,她看着他英俊的侧脸轮廓,问道,“今天的面试顺利吗?文赟给我打了电话过来,他或许会阻止你进入市政部门。”

“他或许还没有那个能耐。”莫修远淡笑着,“而且,他也不敢。”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市政厅,也有人盯着文家的一举一动,现在文赟还不敢贸然行动,否则在得知我考了全市第一的时候,就该有行动了,也不会让我的成绩曝光了出来。当然,也或许文赟觉得我是在作弊,所以想要先公布我的成绩,然后再着手调查我的行为,侥幸的以为能够查出我的种种迹象,然后再把我丑陋的一面曝光了出来。这样的事情,不仅不会冒险,还一举两得。可惜。”莫修远说,“他查不出来!”

“你是凭实力考的?”其实,陆漫漫也有些怀疑。

而且就如莫修远说的那样,稳重点的做法就是文赟选择先给莫修远荣誉再给他致命一击,而刚刚莫修远也说了,那是在侥幸,根本就不是百分之百肯定能够抓住作弊事实,按照文赟以前的做事风格,绝对不会让自己做没有完全把握的事情,现在被逼到这个地步,也只是因为这段时间他的负面新闻不少,这段时间或许真的有人开始盯文家的一举一动……

果然。

文家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帝都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

一个巴掌拍不响。

莫修远抿了一口酒,淡淡然的声音说着,“不早了,走吧。”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

莫修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她隐约觉得,莫修远就是考自己的实力的。

关键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莫修远看过关于任何公务员的书籍……当然,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多,或许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莫修远在奋笔疾书。

想起莫修远做作业的样子,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两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莫修远搂着陆漫漫直接就往包房大门口走去。

叶恒看着他们,连忙上前,“阿修,你不多玩一会儿?”

“你们好好玩。”莫修远淡薄的声音,淡然的说着。

“哦。”叶恒也不强迫。

莫修远也没有和包房中的其他人再说什么,就这么自然的走了。

其他人也这么看着他离开。

秦傲跟随其后。

小厮将车子停在大门口,秦傲坐上驾驶台,陆漫漫跟着莫修远坐在后排。

才晚上10点过的文城,夜景显得喧嚣而繁华。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

陆漫漫就闻着莫修远淡淡的酒味,一直在封闭的小车空间里,流淌。

莫修远突然打开车窗,一丝凉风吹进来,吹散了淡淡酒味。

“我和尹兰旖没有你想的那么多。”莫修远说,说得直白。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没想到他会主动给她解释这个。

他们之间……不是说形婚吗?!

陆漫漫垂眸,是自己想的太多,还是……

她微咬唇,将头又转向了车窗外的灯火阑珊。

莫修远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

很多时候,两个人的话题都是在一个人的沉默下,变得更加的沉默。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停靠在莫修远的别墅。

两个人下车走进去。

别墅中王忠已经将别墅打理干净回到了房间,只留下一盏浅灯似乎是在等他们回来。

莫修远和陆漫漫一前一后的上楼。

莫修远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陆漫漫的脚步被迫停了一下。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

陆漫漫有些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导致她有些,不知所措。

“别总是退缩。”莫修远的声音,深深浅浅的,在她耳边不停的萦绕。

她就这么木讷的看着他背光下俊得让人心醉的脸颊,看着他墨绿色的眼眸,在近距离下越发的深邃好看,看着他完美的薄唇轻轻抿在一起,带着些不易亲近,又那般的高贵优雅。

别墅中很安静。

耳边仿若还能够听到大厅内那古董式的座钟钟摆走动的声音,滴答滴答……

仿若连心跳也跟上了这个慢节奏的频率。

莫修远薄唇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放开她的下巴,转身上楼。

陆漫漫觉得心跳,开始莫名的加快。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莫修远消失的方向。

别总是退缩……

别总是在他靠近那么一点点的时候,她就开始回避。

陆漫漫咬唇,在尽量的让自己变得平和,变得,不那么去在乎。

她抬起脚一步一步往上走,走得不快不慢,仿若故意在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在乎一样。

回到房间,她一屁股坐在大床上。

刚刚的莫修远,带着那般认真的眼神看着她的莫修远,她承认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不是正常的心率有那么一秒的紊乱,而是对莫修远这个男人,有了一份想要靠近的,心思。

她咬牙,在默默的调整自己的情绪,在默默的让自己变得冷静。

她承认,她确实在不停的保护自己的内心,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要轻言信任。

而她重生一世,要的只是报复,要的只是保护自己身边觉得重要的人,其他……她不会考虑。

真的,不要考虑!

……

翌日一早。

陆漫漫盯着黑眼圈看着镜子中有些精神不济的自己。

昨晚上失眠了。

失眠的后果就是,今天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完全是崩溃的。

虽然不太觉得应该把自己打扮得多花枝招展的出现在公司,但也不希望自己这么萎靡不堪的模样,她给自己稍微化了一个浓妆,让自己至少不会显得那般的没有精神,也不会看出自己脸色那般的暗沉。

深呼吸,她换上得体的职业装出门。

走在高高的楼梯上,就看到莫修远一脸优雅的在玻璃房里面吃着早餐,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体上,分明看上去,精神奕奕。

昨晚上他说了那么深沉的一句话之后,甩手走了。

留下她,就是她一个人,想的太多吗?!

莫名有些不爽,陆漫漫甚至没有去吃早饭,直接就往大门口外走去。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嘴角挂着一丝淡笑。

陆漫漫走进秦傲的小车,坐在小车内。

秦傲认真的开车。

陆漫漫对着秦傲开口道,“你跟着莫修远多久了?”

“很久了。”秦傲回答。

“多久?”

“大概6年了。”秦傲回答。

“莫修远才25岁!”陆漫漫说。

“所以他19岁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了。”秦傲继续回答。

陆漫漫真的觉得和秦傲沟通有些障碍,她深呼吸说道,“莫修远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19岁,你就跟着他了?”

秦傲表情严肃了些,他说,“对不起莫太太,莫先生说过,不能说的话……”

“好,我知道了。”陆漫漫瘪嘴。

以前觉得,自我安慰的觉得莫修远就是有钱又不学无术,所以总是会认识一些猪朋狗友,当然也会认识一些如秦傲这种不是社会主流的保镖,打手,特种兵……男人都好面子,有一个特种兵在自己身边,终究觉得自己比较高人一等。

当然,曾经那些自以为是的观点,现在已经觉得,越来越不对了。

仿若莫修远,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而他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变得有目的了起来!

深呼吸,陆漫漫真怕自己又掉了一个坑,一个大坑里面,估计哪天被埋了都不知道。

车子停靠在陆氏大厦。

陆漫漫一走进这里,就开启了她全身心的上班工作,不希望有什么事情打扰她,分散她的注意力,对她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自己变得更强,没有谁能够绝对依靠,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如此。

她坐在会议室,严肃的给市场部各中心和室开了一个小会,将之后的一系列营销活动进行再次明确的分工,接下来,她的主要终点在收购克兰集团的事情上。

会议结束后,陆漫漫直接对着张翠说道,“准备一下我上午给你交代的东西,10分钟后,我们出门谈事情。”

“是。”张翠点头。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简单整理了一下,很快带着张翠一起离开陆氏大厦。

两个人坐在秦傲的小车内,陆漫漫在检查张翠准备的资料,股份转让手续,克兰集团股市亏损,柯蓝集团的经济情况分析,以及陆氏集团将对克兰集团的一个粗略的整体规划。

车子停在文城那片寸土寸金的奢华公寓,陆漫漫带着张翠进去,直接走向其中一栋大楼,按下电梯。

电梯停在一个楼层,打开。

陆漫漫和张翠走到一个大门前,按下门铃。

门内,一个中年男人的嗓音对着陆漫漫和张翠,“你们找哪位?”

“你好高永福老师,我是陆氏集团的陆漫漫,关于你们克兰集团的一些事宜,想要和你当面沟通一下。”陆漫漫说。

里面的人似乎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大门被电子锁点开。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玄关处,给了他们两双拖鞋,“进来吧。”

陆漫漫和张翠换上鞋子,走进去。

高永福带着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高老师,我也不想耽搁你太多时间,就开门见山了。”陆漫漫说着。

高永福点了点头。

佣人此刻已经给他们递上了几杯茶水。

陆漫漫从文件袋里面拿出来一份克兰集团此刻经营情况分析,“相信作为克兰集团的股东,高老师应该是知道,这段时间克兰集团的股市亏损到什么地步,加上董事长颜克兰的一些错误决定导致现在的经营不善,甚至官司连连。其他我也不多做解释,我相信高先生应该比我们更清楚,而我今天找你的目的是,我希望购买你手上的克兰股票。”

高永福看着她,带着审视。

陆漫漫嘴角一笑,“高先生,目前我能够收购克兰集团唯一的方式,就是通过你们股东进行股票收购,然后大量融资让克兰集团起死回生。这里有一份我们对克兰集团接下来的融资金额和发展规划,我们陆氏很诚心的想要将克兰集团重新发展起来。”

“那我为什么要把股票卖给你?!”高永福说,“看着你们陆氏对克兰集团如此规划,我将股票卖给了你们,我以后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对着高永福排斥的情绪,陆漫漫显得很平静,“高先生,我知道当初在成立克兰集团的时候,其实是你和其他董事一起,共同和颜克兰参与经营的,颜克兰后来为了独断,才规定董事会只参与分红,不参与做公司任何政策经营上的决定,且不能担任公司任何职责,相当于是直接将你们的权利架空。”

高永福这么看着陆漫漫,似乎是笑了一下,却带着些讽刺,“你倒是了解得很清楚。”

“总是要了解客户的需求才能够往后谈得下去。”陆漫漫自然的说着,又继续道,“高先生,克兰集团是你们和颜克兰一手建立,不管如何,你应该也不想这个集团就这么在你面前宣布破产吧。而且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克兰集团很难在文城任何一家银行进行贷款,其他跨区域的贷款就更加的天方夜谭了。我初步预估了一下,克兰集团按照现在的方式下去,不超过一个月就会支撑不下去,到时候,你手上的股票将真的不值钱了。”

陆漫漫将那份已经准备好的股票转让合同拿给高永福,说道,“这是我们准备的合同,你可以看看价格,这是按照你们克兰集团还未亏损的时候当初在市面上的一个价格,陆氏集团在认真的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拿出最直接的诚意。”

高永福认真的在看着协议内容。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如果不是真的想要出售自己手上的股票,也不会看得这么仔细。

她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开口道,“高先生,其实退一万步讲,当年颜克兰对你们如此不仁不义,为了不让他尝试一下,被人架空权利的滋味?!反正对你们几个老股东而言,也同样是看着自己的一手带大的孩子交给别人培养了,倒不如,交给一个富贵人家,我想我们陆氏现在在文城而言,比其他任何公司都适合,接受你们的孩子,让他壮大起来!”

高永福一边看着协议内容,一边听着陆漫漫说着的话语。

他抬头,将协议放在陆漫漫面前,说道,“这段时间文城上都在传你的新闻,我其实并不看好你。我也实在是没有想到,颜克兰会败在你一个黄毛丫头的手上。不得不说,刚刚你在我面前表现的沉着和冷静,以及谈判技巧确实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你可以非常准备的找到我的需求,让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你。但是……”

陆漫漫皱眉。

“在你来之前,已经有人给我谈了关于收购我股票的事情,而她的谈判方式虽然并不觉得比你高明,可刚好,她来得时间比你更早一些。克兰集团现在的情况我们几个股东都已经对它不抱希望,且以前颜克兰对我们的苛刻和忘恩负义,不是看在每年还有分红的份上,早就已经甩手不要了,现在正好是个机会出售。”高永福说,“不好意思,陆小姐,你来晚了一步。”

陆漫漫唇瓣紧抿。

是谁,已经开始早于她一步的开始对克兰集团进行收购?!

其实,她当时也考虑到克兰集团这块肥肉肯定有人会要,加上现在的形势是大好的机会,所以总是催促他父亲要早点授权,没想到就这么耽搁了两天,就真的晚了。

商场如战场,时间就是生命。

陆漫漫没有表现出她极大的愤怒和不甘,她反而笑着说,“没关系,尽管协议达不成,但是还是很高兴,你能够给我时间,将我的计划说给你听。”

高永福似乎也对陆漫漫的印象很好。

对于一个才20出头的黄毛丫头,能够有这份气魄,确实难得。

两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张翠将资料和文件收拾好,陆漫漫主动和高永福握手,“打扰你了。”

“陆小姐。”高永福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看着他。

“克兰集团是我们当初的心血,就算是对颜克兰有意见,也确实是不想要看它就这么一败涂地了去。我刚刚粗略看了看你们对克兰集团的规划和设想,我想应该比另外一家公司更适合来经营,所以不妨违背商人的原则告诉你,来找我收购我手上股份的公司是帝都的尹氏集团,而来找我谈转让的是尹氏集团的千金尹兰旖。希望可以给你点帮助。”

陆漫漫忍着各种听到尹兰旖的情绪,笑得得体的说道,“已经给我很大帮助了,谢谢你高先生。”

“不客气,慢走。”

陆漫漫和张翠离开。

陆漫漫脸色有些紧绷。

张翠看着陆漫漫的模样,也没有开口说话。

两个人坐在电梯直接回到小车内。

秦傲在楼下等他们,看着他们的模样,似乎是也隐约知道进展得不顺利,所以并没有开口询问她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陆漫漫就这么坐在小车内,沉默了半响,突然对着秦傲说了一个地址。

秦傲点头。

张翠很清楚陆漫漫说的地址是什么地方,因为克兰集团的股东资料是她做的,所以知道她现在是要去下一个股东的地方。

车内很安静,都没有谁说话。

到达目的地后,陆漫漫带着张翠又去见股东,给出的答案也是,已经转让给其他人了。

而这个其他人,当然是尹兰旖。

尹兰旖这段时间如此频繁的出现在文城,除了跑来和莫修远聚餐,原来也是有她的目的。

嘴角有些冷冷的一笑。

尹兰旖倒是真的动了心的想要和她死磕到底了!

张翠看着陆漫漫模样,看着她回到小车内一言不发,想了想对着秦傲说了一个地址。

“不用了,我们回公司。”陆漫漫说。

张翠看着她,“不再试试其他两个股东?”

“没必要了。既然对方已经开始找股东买股票,要卖的股东早就卖了,不卖的,我们先现在谈也没用!”陆漫漫说得直白。

“那接下来怎么办?”

“静观其变。”陆漫漫眼眸一沉,“秦傲,回陆氏。”

“是。”

张翠总觉得,陆总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一个紧急的情况,都会游刃有余,半点都不会慌张和不知所措。

这个女人,越来越让她佩服,五体投地!

车子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直接走向了陆子山的董事长办公室,敲门而入。

陆子山看着陆慢慢的模样,询问道,“看上去,进展得不太顺利。”

“嗯。”陆漫漫坐在陆子山的对面,直白道,“帝都的尹氏集团,开始着手收购克兰集团,且先我们一步,现在手上应该我有了大概百分之十三到十八的股份。”

陆子山皱眉,缓缓,“我耽搁了你的时间。”

“事实已经发生了,也就不重要了。”陆漫漫说,“我现在需要改变策略。”

“你说。”

“我想了一下,既然尹氏集团知道用我们同样的方式去收购克兰集团,我们就得攻其不备。她这样的方式无非就是通过购买其他董事的股票然后进行市场交易变卖,导致克兰集团的股票低到一定程度无力支撑的时候,进行融资购买,以低的价格收购克兰集团,纳为己有。这样的方式虽然用的金钱是最少的,但是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因为一切的市场效应,都需要时间。”

陆子山点头,很认可的问道,“所以你的想法是?”

“直捣黄龙。”陆漫漫直言,“颜克兰手上握有超过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拿到他手上的股份后,就基本上拿到了克兰集团的掌控大全,我不相信尹氏集团会花高价格高精力去收购剩余的百分之五十七的股份,何况,我们还可以在股市低迷的时候,适时的购买回来,保证拿到百分之五十一,我有这个信心。”

“但是依照现在的情况,你觉得颜克兰会将股份主动卖给我们吗?决定选择出售,颜克兰肯定会选择出售给其他公司,毕竟是我们造成了他现在如此的窘迫情况,不管遇到谁,都不可能自觉自愿。”

“所以这需要谈判。”陆漫漫说,“董事长,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就是唯一的方式可以和尹氏集团对恒的,而且我们不能放弃对克兰集团的股份收购,这对我们陆氏通讯业在北夏国的发展非常重要,这是一个跳板。如果被尹氏集团收购,进行大量融资重造,我敢肯定,以后通信业的发展会超出我们的掌控,而我们的市场份额会很明显的被退化!”

“说说你的困难?”陆子山直截了当,似乎是非常认同陆漫漫的观点。

“我想要在我原本预算的基础上,提高百分之二十的资金进行周转。”陆漫漫直言。

最开始她能够想到的方式,肯定是最为公司节约成本的一种方式,而此刻,那样的方式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他们想要取得成功过,只能多花金钱。

陆子山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我答应你,你先放手去做,我会给财务室先打招呼。回头再好好和董事会商量,不耽搁了你的安排。”

“谢谢董事长。”

陆子山温和的一笑,“去忙吧。”

“嗯。”

陆漫漫走出陆子山的办公室。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内,拿起之前陆漫漫让张翠给她做的克兰集团的详细报表。

尹兰旖在收购其他董事的股票,肯定现在就不会这么急切的收购颜克兰手上的股票,任何一个企业都是以最大的利益进行商业活动,尹氏集团不会财大气粗到不考虑任何成本,所以颜克兰的那一块,她不会直面去碰,而这个点就给了他去和颜克兰谈合作的时间,当然,她虽然不太了解尹兰旖在商业上的做事风格,但按照尹兰旖对她的敌对,知道她在和颜克兰谈收购股票的事情,肯定会不顾一起的和她对着干,而她并不觉得她有优势。

就如她父亲说得那样,颜克兰宁愿选择其他公司,也绝对不会鞠躬卑微的选择陆氏这个祸害他的集团。

所以。

她在找颜克兰谈合作的事情,就要一举成功,要不然,分分钟失败。

眼眸一顿。

她冷静的想着自己,接下来的方式。

找人谈判,需要技巧。

这在上一世,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其实学到了很多。

官场上的人,复杂得比商场上的人,更加的狡猾龌龊。

商场上的人至少要的只是钱,而官场上的人,可谓名誉金钱,样样不能少,还得做得冠冕堂皇。

唇瓣微动,陆漫漫将心思放在颜克兰的身上。

找这个人谈判,只是找到他的需求点,应该不足以让他对陆氏妥协,任何一个有点自尊的男人,应该都不会轻易的和竞争对手妥协,因为需求就客观而言,不叫做必须,而弱点,就是!

逮到任何人的弱点,都有可能,对任何事情妥协。

陆漫漫眼眸一紧,在慢慢的回忆上一世的事情。

上一世,其实对颜克兰就没有什么印象,当年没有和文家人合作过,因为对于文家人而言,有了陆氏这个大企业,克兰集团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东西,犯不着花精力在这个身上,所以,对这个集团了解不够深刻,也不能指望上一世给自己点什么信息了!

陆漫漫调整着自己情绪,强迫自己不要太过激进。

她想人都有软骨。

只是稍微花点时间而已。

这么一直,待在办公室,通过网络一直在寻找相关资料线索,或许能够给自己一点灵感,她现在其实不是那么着急,还有点时间可以让自己好好的去处理手上的事情。

一天过去。

陆漫漫伸懒腰,从椅子上坐起来。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太阳西斜,夕阳已经照耀了进来。

她承认,人越是到一个急切的时刻,越是容易把自己钻进死胡同里面,所以她承认,今天有些一无所获。

深呼吸,她拿着包下班。

总得给自己一点休息的时间,慢慢想。

她坐在秦傲的小车内,一直默默地看着窗外,让自己的大脑在这一刻先放松下去。

到达莫修远的别墅。

陆漫漫疲倦的模样毫不掩饰,她走进去,眼眸突然顿了一下。

尹兰旖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

她左右环视,没有看到莫修远,倒是看到一边的莫里斯,这么在客厅转悠着,似乎是在看家里的装饰品,显得很有乐趣的样子。

王忠在厨房忙碌,出来就看到陆漫漫有些惊讶的模样,连忙解释道,“今天莫先生和尹小姐要在这里吃晚餐。”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尹兰旖。

尹兰旖也这么看了一眼她,嘴角恶毒一笑。

“回来了?”尹兰旖主动开口。

“难得大驾光临。”

“以前我经常来的,这段时间忙而已。”尹兰旖带着挑衅的口吻。

“可惜,没能在这里过夜。”

尹兰旖脸色微变。

陆漫漫显得很淡定。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穿着一身休闲服下楼,这个男人,仿若穿什么衣服,都能够穿出他的高贵。

------题外话------

啊啊啊~

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啊啊啊啊啊~

来吧,还剩几天,月票都投给宅吧!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