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女人之战(二)你爱上我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别墅大厅。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一步一步往楼下走了下来。

尹兰旖也这么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的脚步停在陆漫漫的面前,“今天回来得挺早。”

一句随口的话,话语不冷不热。

这其实本来就是两个平时相处的方式,但陆漫漫这一刻却莫名有些不爽,她主动伸手搂着他的手臂,笑着说,“回来早了你还不高兴了?”

对于如此主动亲昵的陆漫漫,莫修远笑了一下,笑得还是那么,不冷不热。

陆漫漫这个现实的女人,一般在外人面前需要表现恩爱的时候才会这般主动,平时多半都是冷冷淡淡的,偶尔还会对他的靠近产生排斥,今天突然这般在没有必需的情况下爱这般模样……

莫修远自然的将陆漫漫搂紧怀抱里,两个人更显亲密了。

坐在一边的尹兰旖看着面前的一幕,脸色又黑了。

“没有不高兴,怕你累着了。”莫修远低沉的嗓音,磁性无比,分明还带着宠溺的口吻。

陆漫漫被莫修远这么抱着其实还很不习惯,他们两个人平时可没有这般亲热,此刻想要挣脱开又想着尹兰旖那狐狸精还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忍了忍,还是没有反抗。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住在沙发上,两个人坐得很近。

尹兰旖就这么看着他们,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不爽的情绪,表露得很明显。

陆漫漫才懒得去搭理尹兰旖那女人,其实是真的有些累的,也就很自然的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难得的,感觉很放松很减压。

“哥,你大厅里面的那个古董花瓶呢?”莫里斯这么欣赏了一圈,突然转头问道。

“送人了。”莫修远回答得很淡定。

陆漫漫分明看到莫里斯整个身体这么抖动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样,“你真送人了?”

“嗯。”

“送给谁了?”

“我爸。”陆漫漫直接回答道。

话一出,莫里斯就这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觉得莫里斯的眼神很奇怪,她诧异的问道,“就一个古董而已,你需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仿若自己是怪物一般的看自己。

“我就是,好像没有仔细的看过大嫂你,这么一看,真的觉得长得挺漂亮的。”说着,恭维的话,分明脸都扭曲了。

陆漫漫皱眉,当然不会觉得莫里斯在真的表扬她,分明是找不到话说才会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正时。

王忠恭敬的过来说道,“吃饭了。”

所有人从沙发上起来走向饭厅,莫里斯似乎又这么看了一眼陆漫漫,分明看得有些莫名其妙,然后才走向饭厅,四个人围在一个大大的饭桌上。

王忠一直站在他们身后。

尹兰旖看着满满一大桌子菜,笑着说,“这么久没有来别墅,王管家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吃的菜。”

王忠微微一笑,“莫先生的朋友,我基本都记得他喜欢吃的。”

“是吗?”尹兰旖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

“是啊,王管家记忆一直很好。”陆漫漫插嘴。

尹兰旖看了一眼陆漫漫,在这个地方的分分秒秒,都觉得陆漫漫在不停的炫耀!

陆漫漫倒是淡定得很,她就是故意针对尹兰旖,她也不需要伪装,对于这个女人,越是退缩,她也会觉得,你好欺负。

四个人围桌的饭席,大家吃得还算安静。

莫里斯突然又开口道,“哥,你的古董酒杯呢?”

他手上拿着红酒杯,似乎是突然想到。

吃着饭菜的莫修远这么顿了一下。

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也对,你平时这么爱不释手的,肯定不可能经常用。”莫里斯自然的说道。

莫修远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打碎了。”

“噗。”刚喝进去的红酒,就这么给吐了出来。

莫修远看着他的模样。

莫里斯也觉得自己有够恶心的,连忙用餐巾纸擦拭着自己的嘴角,王忠也在赶紧的整理着桌面。

“不是,哥,我说的是那个你一向很宝贝的古董酒杯?”莫里斯连忙又问道。

“嗯,破了,现在玻璃渣还扔在我的阳台上。”莫修远说得漫不经心。

谁知道他此刻内心的崩溃程度。

陆漫漫原本只是很局外人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什么古董酒杯,她怎么不知道?绞尽脑汁,觉得也没必要知道,正想要放弃思考那一秒,突然想起什么,整个人猛然一顿。

那晚上,那个她酒醉后扔出去的酒杯……

不,不,不会是所谓的古董吧!

听莫里斯的口吻,莫修远应该是爱到不要不要的?!

她有些颤颤的声音问道,“你说的那个破了的红酒杯,是我那晚上,打碎那个?”

莫修远转眸睨了她一眼,不温不热的语气有些淡漠,“你还想得起。”

“……”她也不想想起好吗?!

她也很想那晚上的所有一切和她根本就沾不上关系的疯狂都不是她的作为好吗?!

但就是,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在陆家别墅那晚上,就想起了。

莫里斯又这么转头看着陆漫漫,就这么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

陆漫漫被他看得很不舒服,眉头皱了皱,“我就那么漂亮吗?”

“嗯,是很漂亮。”莫里斯收回视线。

其实,他只是在细细的打量,陆漫漫又是送花瓶又是打碎高脚杯的,怎么就没有少块肉,看样子,连毫毛都没有少一根。

四个人吃得各怀心思。

尹兰旖尽管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但她是真的嫉妒,嫉妒陆漫漫可以在莫修远的世界,这般的为所欲为,莫修远分明不是一个喜欢有人来打扰自己生活的男人,他们的婚姻就让她已经够天崩地裂了,她当时安慰自己的是,肯定是形婚,毕竟对于文城而言,能够娶陆漫漫是最好的。而现在,现在看着莫修远和陆慢慢的相处方式,分明……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单纯。

分明,莫修远的眼底已经有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咬牙,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很难受。

饭席间又保持着沉默,晚饭时间不快不慢,吃完之后,所有人又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8点半了,这两口子,是没有打算离开吗?

正在不爽和诧异的时候,莫修远突然对莫里斯说,“你跟我去一下书房。”

“嗯。”莫里斯连忙起身,跟着莫修远的脚步。

两个男人离开。

其实莫修远和莫里斯长得不太像,当然,因为不是一个父母生的,自然不像,这不过,陆漫漫觉得,莫修远和莫璃那小婊砸都不像,两个人的五官长得都不错,但就是,看不出来半点相似度。

陆漫漫有些若有所思。

耳边,突然响起尹兰旖的声音,“陆漫漫你现在倒是得意。”

陆漫漫转头,看着尹兰旖,听着她无比讽刺的声音。

“我不懂你所谓的得意是什么意思?对我而言,这只是我和阿修的平常生活而已,我半点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如果刺激到尹小姐了,那真是无心之过。”陆漫漫说得,看似友好无比。

尹兰旖当然不可能听不出陆漫漫口吻中的暗讽,冷笑了一下,“我听说你们陆氏也有意收购克兰集团。”

“尹小姐的消息倒是灵通。”陆漫漫也这么笑了一下。

笑着的两个人,反而故意让彼此的距离拉远了些。

“不灵通,怎么和你抢市场。”尹兰旖说,说得硬是春风得意。

陆漫漫就看着她如此模样,看着她红焰的嘴唇,依然这么妖娆而张扬,她说,“尹氏集团想要进军文城商业市场,通过一个个区区的克兰集团,我并不觉得会有任何优势,当然,我也并不觉得尹氏集团能够这般轻松地拿下克兰集团。”

“所以你知道是我在收购克兰集团的股份了?”尹兰旖眉头轻扬。

陆漫漫点头,讽刺道,“不灵通,怎么应对你抢我的市场?!”

尹兰旖冷漠道,“我们尹氏集团对你们文城这个小公司克兰集团兴趣不大,不过如果是陆漫漫你想要的,我肯定会全部都抢过来,不为什么,我就是想要试试,文城这段时间标榜得如此强大的青年企业家陆漫漫,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如果被我这个不知名的帝都商人给碾压了下去,你说,文城人民又该怎么的评价你?”

“或许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有机会等到这一天!”陆漫漫眼眸一冷。

尹兰旖故意笑得,还是那般,自以为是的带着妩媚的笑,“当然要试,否则你以为我收购了克兰集团的股票,是在玩的了?”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她,“我怎么都觉得,你会得不偿失。”

尹兰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那就走着瞧!”

丢下那句话之后,就突然拿起身边的包,大步往别墅大厅走了去。

陆漫漫看着她的背影。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吗?!就为了打压她,故意来和她争锋相对!

她虽然并不觉得自己会败在尹兰旖的手上,但不得不说,确实得花费她的精力和时间!

眼眸一紧。

也是。

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总得给点教训才是。

尹兰旖对她如此,她对尹兰旖,也如此!

耳边,似乎听到下楼的声音。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里斯从楼上下来,表情还是如此。

莫里斯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存在,她不相信,莫里斯迟钝到,真的不知道尹兰旖喜欢的是谁?!

“兰旖呢?”莫里斯问大厅中的陆漫漫。

“走了。”

“哦。”莫里斯表现得似乎很淡然。

“莫里斯。”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叫着准备往大厅外走去的莫里斯。

莫里斯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

陆漫漫走过去,直白的问道,“你和尹兰旖是情侣关系吗?”

“看起不像吗?”莫里斯笑了一下,笑得很自然。

“很不像。”陆漫漫直言。

莫里斯笑得更加明显了,他说,“不知道算不算情侣,但应该算床伴。”

陆漫漫看着莫里斯。

所以,就可以说明为什么,尹兰旖不停的给莫修远放电,而莫里斯都可以这么淡然的接受。

“如果是床伴,为什么你会带着她走进你亲朋好友的圈子?”陆漫漫很诧异,如果只是为了满足身体需求,用不着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身边有个女朋友的的存在吧。

“没有特别的把她打进来,她本来就一直在这个圈子里。”莫里斯并没有隐藏的说道,“其实,尹兰旖也就是一个自尊心嫉妒心比较强的女人而已,你犯不着太过在意。”

“……”有这么说自己“女朋友”的吗?!

“而且我哥,也没怎么喜欢过她。”莫里斯笑了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礼节性的欠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里斯的背影。

什么叫做,也没怎么喜欢过她?!

她其实还想问,尹兰旖和莫修远两个人曾经是不是真的有一腿?!

想了想,觉得问了,估计堵心的是自己。

……

莫里斯走出莫修远的别墅,别墅门口,尹兰旖的车子停靠在那里,并没有离开。

莫里斯打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尹兰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莫修远那个卧室房间的方向,沉默不语。

而莫里斯上车了,她还是这么,一动不动。

莫里斯也不在意,低头玩手机,仿若在等着她主动开车离开。

尹兰旖好久,垂眸,转头看着莫里斯,“阿修为什么会选择陆漫漫?”

莫里斯玩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懒懒的声音回答道,“我也不是他,我怎么知道。”

“陆漫漫有的,我都可以,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莫里斯抿了抿唇。

他其实不喜欢掺杂到这些爱恨情仇中去,他父母去世得早,很小的时候就跟着莫修远的父母长大,因为不是自己的家,造就了他对很多事情都习惯了置身度外的性格,所以自然,不太喜欢关心自己意外的事情。

尹兰旖启动车子,离开。

两个人话不多,因为不是情侣,偶尔的亲密也只是为了伪装给外人看的。

对于尹兰旖而言,她对莫里斯的亲近只是为了引起莫修远的注意,显然,这招在莫修远的身上半点用都没有,只有女人才会单纯的以为,男人会为之吃醋。

而真正的男人,当那个女人已经不是属于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对她的一切包括她的身体,毫无兴趣了。

车子开得有些快。

尹兰旖将车子停到酒店的车库,下车。

莫里斯准备坐上酒店的专用小车离开,尹兰旖却突然勾着莫里斯的脖子,两个人就这么一路吻到了酒店房间,衣服落了一地在地上,两个人疯狂的上床,此起彼伏。

床上的时候,他们都可以很主动。

结束的时候,彼此剩下的,也只是冷漠而已。

莫里斯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尹兰旖裹着被单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文城夜景,吸烟。

烟雾一直弥漫在她的身边,看上去带着别样的风情。

莫里斯走过去,自然的拿起一支烟,也这么点燃,吮吸。

沉默的两个人,莫里斯突然开口道,“其实你可以好好的找个男人,用不着这么放纵自己!”

尹兰旖转眸看了他一眼,有些冷漠的声音说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莫修远,任何人都不重要,所以,除了他,其他人是谁和我上床和我缠绵,我都不在意。”

莫里斯似乎是早就知道,脸色都没有变的,淡淡的抽着烟。

他抽得有些快,将烟蒂熄灭,“你好好休息。”

尹兰旖点头。

莫里斯离开。

总觉得,尹兰旖的一举一动,只是在自取灭亡而已。

显然,尹兰旖不会听任何人的劝说,而他,其实也没有那个义务。

……

莫里斯和尹兰旖走了之后,陆漫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脑海里面就是莫名其妙的浮现着,自己酒醉后那晚上的疯狂举动,她已经记不得莫修远那货当时是什么脸色了,有没有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她只是就有那么些过意不去。

何况,古董打碎了,谁都心疼。

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她不停的辗转,辗转难眠。

猛然,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根本没有给自己半点犹豫的时间,直接就跑了出去,直接就冲进了莫修远的房间。

房门打开,莫修远此刻穿着白色浴袍正在阳台上抽烟。

陆漫漫的突然出现让他眉头微皱了一下。

两个人眼神交错。

陆漫漫咬牙,直接走向外阳台。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异于常人的举动。

陆漫漫左右看了看,蹲下身体,看着那一包莫修远根本就舍不得扔掉的碎玻璃,提着就想走。

“做什么?!”莫修远一把拉住她。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我拿去扔了。”

“陆漫漫!”莫修远咬牙切齿,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半响,突然笑了一下。

莫修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原来,故意气人是这般滋味,总觉得自己老是被莫修远气得有火发不出来,这么突然气一下莫修远,心情真是棒棒的。

忍不住,就给笑了出来。

而且越笑越明显。

“我数三声,你再笑!”莫修远脸色更黑了,完全是用威胁的口吻和她说话。

陆漫漫有些停不下来。

莫修远低沉的嗓音冷冷道,“一、二、三……”

“唔。”陆漫漫笑着的唇,突然被他带着烟味的唇给封住了。

陆漫漫眉头一紧,排斥性的推开他。

莫修远却把她抱得更紧,两个扭扭捏捏的身影一直不停的在阳台上交错,亲密。

陆漫漫被莫修远吻得喘不过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修远才放开她,看着她几乎被他咬得红肿的唇瓣。

陆漫漫摸着自己滚烫的唇,脸色很不好。

“不笑了?”莫修远优雅无比的问她。

陆漫漫瞪着他。

“你这么看我,让我会忍不住继续。”

“莫修远,你是种马吗?一天到位都想着那种事情!”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是不是,试试就知道了。”

“神经病。”陆漫漫咒骂,转身就走。

“陆小姐!”莫修远叫着她,“你把我的碎玻璃拿到哪里去?!”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没有回头,有些火大的说着,“我听说文城有一家高级修护店,很多碎了的东西都可以还原,几乎看不出来瑕疵,我想要去试试!”

莫修远嘴角一勾。

陆漫漫就感觉到身后一道深深的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打量。

咬牙,陆漫漫大步走了出去。

房门被狠狠的关了过来。

莫修远眼眸微动,嘴角的那抹笑容,依然明显。

他又拿出一支烟,不缓不急的抽着,夜色在自己的手指间,越来越深……

……

翌日一早。

陆漫漫出门的时间比较早,秦傲来的都稍微晚了一些,非常不好意思的一直道歉。

陆漫漫真心觉得秦傲这个男人,看上去这般魁梧这把岁数,但心思真的很单纯,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部队里面一本一眼的训练方式,整个人给她的感觉也是,严肃到不能转弯。

秦傲开着车,在陆漫漫的指使下,停靠在一个偌大的门市面前。

此刻门市还关着门。

陆漫漫就一直坐在车里面等候。

秦傲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莫太太,上班快要迟到了,要不要我先送你去公司?”

“不用了,我再等等。”

秦傲点头,也没有多说。

一直到上午9点半,门市才开门。

陆漫漫提着手上那包碎玻璃,走进去。

才开门的老板对着她还算热情,“小姐有事吗?”

“我有个玻璃打碎了,听朋友说你这里还原技术了得,你看能帮我修补不?”陆漫漫将那包碎玻璃递给他。

老板拿着一个放大镜看了看,说道,“只能尽力,但不保证能够没有半点瑕疵。”

“希望你能够帮我尽量还原,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

“当然,这毕竟是古董。”老板直言道。

“看得出来?”陆漫漫惊呼。

为什么就她半点都看不出来!

看得出来,她打死也不会这么给扔出去,以抛物线的方式。

老板笑了笑,“这个高脚杯在古玩市场很出名的,而我做这一行自然对古董有些了解。”

“哦。”

“小姐你登个记,因为东西比较贵重,留下一个手续。”老板说着。

“嗯,好的。”陆漫漫跟着老板签字,然后录入系统,存档。

办理完所有一切之后,陆漫漫才回到小车内,已经是早上10点过了。

陆漫漫有些急急忙忙的让秦傲开快了些,到达陆氏大厦。

秦傲就看着陆漫漫脚步很快的走进去。

分明很赶时间,其实刚刚的事情,他都可以代劳的。

想不明白,秦傲也不喜欢去想明白。

他开着车准备将车子停靠在指定位置,刚启动车子,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无比恭敬,“莫先生。”

“今早陆漫漫去了哪里?”

“去了一个修复行。”

“具体在什么地方?”

秦傲恭敬的将地址说出来。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莫先生?”在挂电话的那一刻,秦傲突然叫着他。

“嗯。”

“我会一直在这里为莫太太开车吗?”秦傲问道。

“或许吧。”莫修远说,“不喜欢这份工作?”

“不是。”秦傲说。

莫修远笑了一下,“毕竟陆漫漫很喜欢你。”

秦傲脸一下就红了,“莫先生,我……”

莫修远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他说,“先这么干着吧。”

“是。”

电话挂断,莫修远嘴角突然一笑。

陆漫漫还真的拿起修补去了!

心情莫名有些好,莫修远从床上起来,看着窗外璀璨的阳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渐渐,渐渐习惯,陆漫漫在身边的日子……

……

陆漫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连忙跟着她进去,汇报工作,“昨天电视台邀请你参加青年企业家的访谈节目,昨天和对方进行了对接,今天一早就给了我们回复,说是定在本周四晚上,也就是还有两天晚上,然后播出时间在下周六。”

“好,回复他们可以。”陆漫漫打开电脑,点头道。

“是。”

“张秘书。”陆漫漫叫着她,“颜克兰这个人,谁比较熟悉一点,我们公司的员工?”

张翠沉默了半响,似乎是在思考,“好像没有谁比较熟悉,毕竟是竞争行业,多少都会有些避讳吧。”

“好,我知道了,出去忙吧。”

“是。”

陆漫漫坐在电脑前,继续翻阅着颜克兰的一些周边新闻。

颜克兰这个人对什么事情会特别的敏感?!

陆漫漫眉头微紧。

她打开股市。

果不其然,克兰集团的股市一再跌停,甚至是一开盘,就跌停!

尹兰旖现在握有的克兰集团股份,肯定已经开始了她的计划。

陆漫漫盯紧着屏幕。

现在应该还不是最低,以尹兰旖手上的股份,应该还会再跌停过三天左右,才会是尹兰旖大肆收购的好机会,这三天时间,她必须要拿到颜克兰手上的股票,然后在尹兰旖准备回收的时候,将股票瞬间往上拉回,让克兰集团起死回生!

眼眸微动。

陆漫漫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整个人其实是有些崩溃的,不敢轻举妄动,时间又迫在眉睫。

不得不说,尹兰旖第一次和她的正面交锋,确实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又是一天过去,陆漫漫几乎没有多少进展,对她而言,现在就是想要找到颜克兰的软骨,又不能太过明目张胆,而颜克兰这种人又不算什么大人物,自然不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她现在倒是有些烦躁,上一世对这个人了解太少。

她看了看时间。

又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半个小时。

陆漫漫拿起包出门。

办公室外,张翠还在加班。

陆漫漫看着她,问道,“还在忙什么?”

张翠恭敬的站起来,“就是在整理一下这段时间的一些资料,然后还有你周四晚上访谈的一些问题筛选和清理。”

“早点下班。”陆漫漫说。

张翠笑得有些腼腆,“反正孤家寡人一个,加班也算是打发时间,回去也一个人,都差不多。”

陆漫漫突然顿了一下。

张翠看着她的模样,“陆总?”

陆漫漫回神,一笑,“嗯,那你慢慢忙。”

“陆总慢走。”

陆漫漫下楼,秦傲的轿车停在大门口,陆漫漫坐进后座,脑海里面一直在想一些事情。

车子一路到达别墅。

陆漫漫走进大厅,大厅显得有些冷清。

王忠看着陆漫漫回来,“莫太太。”

“莫修远呢?”

“莫先生今天有事儿不在,应该晚点会回来。”

“他事情还真的不少。”陆漫漫不爽。

王忠淡笑了一下,“我去做晚餐。”

“辛苦了。”

“应该的。”王忠微笑着,离开。

陆漫漫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

其实心思根本就没有在电视上。

她刚刚突然听到张翠在说,说什么孤家寡人一个……

她突然想起颜克兰不管参加任何活动,做任何事情,都会和她妻子一起出席,成双成对,貌似和他夫人关系很好,还有报道对他们的夫妻感情做了专门的采访和报道,说颜克兰是难得的好丈夫,他妻子也对他赞口不绝。

印象中对颜克兰这个人真的没有多少交集,但恍惚觉得,这个男人应该不是表现出来的那般好,毕竟她记忆中似乎有过那么一瞬间,是看到颜克兰和除了他妻子意外的,其他人有过不清不楚的关系,当然,不太具体的一点记忆,她也记不得是曾经什么时候有过这个照面!

整个人的心思全部都放在这个上面。

直到,王忠恭敬的过来让她吃晚餐。

陆漫漫也吃的有些若有所思,王忠看着她的模样,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饭菜做得不符合她的口味。

陆漫漫吃完饭,回到房间,又开始在想,如果从颜克兰的人品出发,会不会有点什么效果,要是颜克兰抱着反正集团也破产了,自己形象也不重要了,来个破坛子破摔,其实也没有达到自己的效果,反而加速了这个收购计划的失败。

不得不说,这次的收购,让她真是绞尽脑汁,身心疲惫。

深呼吸,陆漫漫拿着睡衣准备回房洗澡。

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叶恒。”

“莫太太,你突然不给我打电话,让我有点,不自在。”叶恒的话,说得有些吊儿郎当。

陆漫漫眉头微紧,“你查到了翟奕的一举一动?”

“没有。”

“……”

“不过,我想,我有一些东西是你需要的。”叶恒说。

“什么东西?”

“比如,颜克兰的一些,不雅的东西。”叶恒直白。

“你怎么知道我在查颜克兰。”

“我不知道。”叶恒说,“阿修告诉我的!”

“他?”莫修远怎么又会知道!

“明天一早送到你公司,不要太感谢我,我一向这么乐于助人!”叶恒自恋无比。

“为什么你不给尹兰旖?”陆漫漫突然问道。

“为什么要给她?”

“你们不是朋友吗?”陆漫漫询问,皱眉。

越来也不懂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不得不说,当自己想到要去找颜克兰的弱点的时候,就想到了让叶恒来帮她查,但转念又觉得,对于她而言,指不定尹兰旖更重要,她这样做了,万一叶恒告诉了尹兰旖,反而是打草惊蛇。

现在,倒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算是朋友又能怎样?”叶恒继续反问他。

“……”陆漫漫觉得没办法和这个人愉快的沟通。

“阿修让我给你,我自然就给你了。”叶恒说得理所当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阿修让我给你……

莫修远为什么会给她?!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

何况,她怎么知道她要什么?!

这个男人,是不是都知道她所有的一举一动……

她突然觉得,把秦傲放在自己身边,指不定就是他故意安排在她身上的眼线。

指不定就是为了监视她的所有行为举止,毕竟他们是合作关系!

脑海里面故意想了很多莫修远猥琐又不堪的行为举止,就算自己很不想要承认,但此刻,心口还是在微颤着感动……

不仅是感动,应该是心动!

有些感情,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尽管,想着要隐忍!

她就明白,同样都是男人,莫修远和文赟为什么能够这般的不一样。

文赟不管任何事情都放在嘴上,每次说出来的话腻人无比,她当时以为,文赟说的都是真的,她当时以为,文赟不会骗他!

而莫修远,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会说,就这么默默的做一些,让她觉得很惊喜的事情。

表现出来的,似乎又是对她的漠不关心!

男人,是不是都是,口是心非。

越是能说的人,越是虚伪。

而越是不会说的人,才会是真心……

心。

猛地漏跳了一拍。

整个人陡然一怔,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这般,心跳加速。

房门外,隐约响起了些声音。

陆漫漫猛地打开房门。

走廊上,莫修远有些疲倦的模样出现在他的房门前,似乎是准备开门进去。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这么猛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

“找我有事儿?”莫修远依然如此,漫不经心,嘴角的笑容,还是那般,模糊不清。

陆漫漫咬牙,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一步一步走向莫修远,停在他的面前。

莫修远微皱眉,看着她有些奇异的举动。

陆漫漫开口道,“你让叶恒帮我了?”

莫修远笑了一下,好听的嗓音开口道,“所以想要专程来感谢我?”

“为什么会帮我?”

“谁知道。”莫修远耸肩。

“你知道尹兰旖现在在和我争锋相对是吧?”陆漫漫询问,有些咄咄逼人。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看着陆漫漫有些莫名的情绪。

“尹兰旖不是曾经和你有一腿吗?你这样做,会不会太落井下石了?”陆漫漫问他,一字一句。

莫修远眼眸微动,有些低沉的声音带着些冷漠,“所以陆小姐准备正直不阿的拒绝我的给予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就这么冷冷漠漠的样子。

很多时候,其实都会以为这样的莫修远是不易让人靠近的,很多时候觉得这样的莫修远,是遥远的到深不可测的。

但是此刻,去莫名的,让她有了一丝悸动。

她站在离他不近不远,也就是一步之遥的距离,很认真的看着他,问道,“莫修远,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莫修远眼眸微动。

薄唇紧抿。

------题外话------

呼呼。

你们觉得,咱们家莫男神,会怎么回答漫漫呢?!

嗯,宅其实也很想知道。

今天天气不错,宅兴高采烈的,上班咯!

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