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女人之战(三)他值得被深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别墅,泛着昏黄光芒的走廊。

陆漫漫站在莫修远一步之遥的距离,两个人彼此沉默的看着彼此,时间流逝。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还是上翘着,在如是昏黄不清的灯光下,带着一种让人沉迷的魅惑。

周围很安静。

全世界仿若都安静了。

莫修远的脚步轻扬了半步,他修长的手臂缓缓地伸出来,右手托着她左脸颊,他的手很大,而她的脸很小,他的手几乎已经将她的脸包裹,手心间传来有些微凉的气息在她脸上流淌,而她如火辣一般的脸颊,显得更加的绯红好看。

莫修远似乎是在静静的打量着陆漫漫一点一点,从她的眉到她的唇。

陆漫漫只觉地自己的心跳,在安静的环境下,变得异常的疯狂,她几乎只能够感觉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撞击着她的胸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

莫修远突然弯腰,唇靠近她的脸颊。

薄唇微动。

陆漫漫纤细的手指突然放在他的唇瓣上。

莫修远扬眉。

“算了莫修远。”陆漫漫说,“别说了。”

莫修远眼眸微紧,看着她。

“我想了想,你任何一个答案或许都不是我想要听到的答案,知道了又能怎样。”陆漫漫说,心跳在那一刻,也突然平复了一般,显得那么的淡漠。

莫修远站直了身体,手放开她的脸颊。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情绪,缓缓,“晚安。”

她转身离开。

莫修远没有拉她,也没有告诉她,他的答案。

她不是在欲擒故众,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个答案呼之欲出后,而她内心到底又是一个什么答案。

她承认,重生一世之后她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却做不到,以前做到过的事情。

这是,人的本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也逃不掉这种命运。

房门打开,关上。

莫修远就看着陆漫漫离开的身影,似乎还在走廊上静静的回荡。

她说,莫修远,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他嘴角扬着一抹好看的弧度,在昏黄的灯光下,异常的,动人心扉!

……

翌日一早。

陆漫漫从床上起来,依然顶着那崩溃的黑眼圈。

又是失眠。

她真的做不到古歆的洒脱,总是可以把很多事情大而化小小儿化了,她总是会去计较和纠结很多自己无法处理的事情,知道某一天,这个结在自己手上解开,否则,她觉得她会想一辈子。

她有些累的从床上起来,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颓废不堪的模样。

揉着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穴,缓缓,洗脸漱口,上妆。

换上得体的衣服,陆漫漫打开房门。

往楼下大厅走去。

大厅很安静,莫修远貌似并没有起床。

陆漫漫吃过早饭后,坐在秦傲的车去陆氏大厦。

车子摇摇晃晃,陆漫漫也有些昏昏欲睡,感觉睡眠完全不足的情况下,精神得到了很明显的影响。

她深呼吸,看着前面的烫金的“陆氏大厦”,努力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下车,走进去。

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恭敬的跟随其后,“陆总,这是你明天晚上要用的稿子和主持人的一些互动环节,综合部新闻中心那边帮你拟定的稿子和内容,如果有什么需要修改的,我会让他们及时处理。”

陆漫漫看了一眼,随口说道,“放我桌子上。”

“是。”

“张秘书,帮我泡一杯咖啡,不加糖。”

“陆总这两天休息不好吗?”张翠恭敬的问道。

“嗯,昨晚没有休息好。”陆漫漫随口说道。

“如果晚上失眠的话,可以在房间里面点上催眠的熏香,效果会好很多,陆总你可以试试。”张翠建议道。

“嗯,回头我试试。”

张翠一笑,“那我去帮你准备咖啡了。”

“嗯。”

张翠离开。

陆漫漫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之上。

今天第二天,克兰集团的股市又低到了一个新境界,显然,尹兰旖这个女人一直在不停的操作,控股,这样下去,克兰集团如果拿不到一笔巨款进行融资,股票崩盘,破产就会是这几天的事情!

陆漫漫脸色有些微变。

这个时候再不找颜克兰谈,就真的会错失了良机。

刚这么想着,房门外突然被人敲开。

“进来。”

“陆总。”张翠站在门口,“有个同城快递给你送来了一份资料。”

“拿过来。”

“是。”张翠恭敬的递上。

陆漫漫随手接过那份快递,快速的打开。

里面一个蓝色文件带,陆漫漫打开,看着里面的所有。

看得很快。

陆漫漫将文件关上放在自己的桌子上,“张秘书,准备收购颜克兰手上百分之四十的股票合同协议,你拟定好了之后直接找公司的律师审核,不要通过其他他人之手,这事儿不能张扬,一点点失误就可能功亏一篑。合同收购的价钱按照现在股市跌停板上涨两个点的价格进行核算,弄完了之后,拿给我看一下,今天下午2点钱我要看到合同定稿内容。”

“是。”张翠点头。

她不知道为什么陆总突然这么有把我的样子,分明前面一秒看上去还有些一筹莫展。

反正,总觉得陆总不管在任何时候,仿若都会出现让人惊叹的能力。

陆漫漫看着张翠离开的背影,回头,拿起电话。

那边接通,带着些懒洋洋,“莫太太。”

“叶恒,谢了。”

“其实你应该谢的人是阿修。”那边直白。

陆漫漫没有做证明回答。

甚至于现在,她不知道怎么去正面面对莫修远这个人。

因为,感情很复杂。

“你知道这些小道消息其实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挖掘得到的,就算挖掘得到也需要时间。”叶恒说,“所以,阿修用了很极端的手段在帮你,你不能当不知道。”

“什么手段?”陆漫漫眼眸一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帮了你。”

陆漫漫咬唇。

“而他帮了你,没有帮尹兰旖,你应该就知道,你们在阿修的心目中,孰轻孰重。”叶恒继续道。

陆漫漫依然有些沉默。

“算了,我一向不是一个很会劝别人的人,何况也不是什么感情专家,你以后别辜负了阿修就行了,他值得被任何女人所深爱。”叶恒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值得被任何女人所深爱!

莫修远在叶恒的心目中,到底有多强大的一个存在,会让叶恒对他有着如此高的评价。

而不得不说,她恍惚也觉得,莫修远的能力,已经超出了她对他的想象。

而那句,孰轻孰重……

让她内心突然又疙瘩了一下。

莫修远为什么会选择帮她,而不是,和他这么多年感情的尹兰旖……

她咬牙,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向自己的落地窗前,看着上午灿烂的阳光,铺洒在锦绣繁华的文城街道上。

她想,莫修远终究在她这一世的人生轨迹上,产生了很大,极大的影响!

……

下午。

张翠将最终的合同定稿修正完毕,陆漫漫过目后,两个人离开了陆氏大厦。

下午的股市开盘,克兰集团依然跌停。

几乎是不需要有任何意义的,陆漫漫预估,至少还得这么跌停2到3次,才会大量回收。

陆漫漫和张翠坐在秦傲的小车上,到达克兰集团。

克兰集团的前台询问过后,对陆漫漫多好有些敌意,但毕竟是前台,肯定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表现,她恭敬的打电话到秘书室预约,那边直接的婉拒,“不好意思,我们董事长今天不在。”

陆漫漫看了看前台,看着电梯的方向,缓缓,嘴角一笑,“那我下次再拜访。”

“您慢走。”

陆漫漫带着张翠离开。

脚步刚走到大厅,就看着尹兰旖这般趾高气扬的样子出现。

两个人对视。

尹兰旖将脚步停在她的面前,有些不屑的嗓音带着些讽刺,“怎么,被人拒之门外了?”

陆漫漫淡淡一笑,“何尝不是。”

尹兰旖看着她,冷冷的说着,“别费精力了陆漫漫,早点放弃吧,这块肉你啃不动。”

陆漫漫看着她讽刺的模样,淡薄道,“不知道最后一刻,谁会知道成败与否。”

“作死。”尹兰旖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带着她的秘书大步往前走去。

陆漫漫转头,看着尹兰旖轻松无比的走向了克兰集团电梯,显得那般的高傲无比。

回头,陆漫漫依然面不改色的,带着张翠离开。

回到小车上,秦傲欲开车离开。

陆漫漫直接,“等一会儿。”

“是。”秦傲点头。

陆漫漫拿起电话,照相,编辑彩信。

张翠一直恭敬的坐在陆漫漫的旁边,有些不悦的口吻说道,“刚刚那个女人看上去好嚣张。”

“毕竟,她现在有嚣张的资本。克兰集团的股市再这么被她玩下去,她可以用最低的价格得到克兰集团大部分的股份,然后,成为克兰集团最大的股东。”

“真是不喜欢那个女人。”张翠难得有情绪的抱怨。

陆漫漫倒是显得很不在乎。

至少,尹兰旖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在台面上的,没有那么多阴险的招式。

她将彩信发出去。

这么坐等了不超过10秒,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你是谁?”

“你好,颜董事长,我是陆漫漫。”

那边瞬间就沉默了,很沉默。

陆漫漫淡笑着,“只想耽搁颜董事长半个小时时间,如果你有空,我想要来见你一面。”

“你在哪里?”

“我在克兰集团楼下,可以的话,我现在上楼来你办公室。”

“我给前台说一声。”

“谢谢了,颜董事长。”陆漫漫嘴角一笑,挂断电话。

然后对着张翠,一笑。

张翠真的觉得,陆总不仅能干,还漂亮得,让所有人都会动容。

两个人又走向了前台。

前台看着她们,这次明显恭敬无比,还亲自帮她们按下的电梯,陪同她们上楼。

电梯打开。

尹兰旖出现在电梯口。

两个人又是这般正面相对。

尹兰旖脸色有些难看,“陆漫漫,你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见颜董事长。”陆漫漫说得直白,“尹小姐这么快就要走了?事情这么快就谈完了,果然是,效率神速!”

“陆漫漫,你别得意!你以为你见着颜董事长就能够将克兰集团收购了,笑话!”尹兰旖狠狠的说着,“克兰集团我尹氏集团,势在必得!”

陆漫漫耸肩,“咱们,拭目以待!”

陆漫漫直接走出电梯,迈过尹兰旖的身边。

尹兰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牙痒痒的。

她今天是来谈股份的,这段时间她通过控股的方式将股票进行不停的贩卖,进而不停的导致克兰集团的股市一开盘就跌到低谷,而克兰集团此刻最需要的就是融资,她可以通过购买最低价的股票得到克兰集团的大部分股份,从而成为最大的古董,而她今天,挑选了一个她觉得颜克兰最可能被说动的时机,却刚开始谈,就被颜克兰委婉拒绝,她以为是他的一些私事,随后可以再谈,却没有想到,陆漫漫突然出现,就这么冠冕堂皇的出现!

心里说不出来的气氛,而她并不知道陆漫漫怎么有这份自信,可以出现在这个地方!

于情于理,颜克兰都不可能将股份卖给陆氏集团也不选择他们从来没有过什么恶交的尹氏。

总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慌张,尹兰旖拿起电话,发短信,“颜董事长,我们尹氏抱着很大的诚意和你们合作,股票上面的价格我们可以商谈,请你慎重考虑,不要轻易下决定。”

发送完毕。

尹兰旖才有些心不甘的离开了克兰集团的办公大厦。

而此刻,陆漫漫坐在了颜克兰的对面,没有主动开口,但嘴角带着笑,笑得很友好。

颜克兰的短信亮了一下。

颜克兰似乎有些紧张的连忙点开,看着短信内容,又猛然的将手机给关了,看上去似乎对那条短信半点兴趣都没有,他放下电话,看着陆漫漫,说,“你有什么就说!”

陆漫漫又笑了一下,让张翠将那份股票转让合同放在颜克兰的面前。

颜克兰的脸色又难看了。

“颜董事长你先别生气。”陆漫漫说,“我一般不喜欢乘人之危,所以股票的价格并不是按照现在最低的价格在和你谈交易,你可以看看,而我之所以愿意用高于现在克兰股票的价格购买,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们陆氏很诚心的想要收购克兰集团,并保证会将它发展得更好。”

颜克兰似乎一直在隐忍着,此刻也没有说一个字。

“这里有一份我们对克兰集团之后的规划。”陆漫漫又将另外一份文件放在颜克兰的面前,“我们是希望,在收购了克兰集团之后,将它主要作为高端时间的一个细分集团进行营销和发展,当然,我们就算是收购了克兰集团,也并不是将它吞并到陆氏,只是说属于陆氏集团记下公司,会单独成立,而我们也将为克兰集团聘请CEO进行全全统筹和管理。”

颜克兰抬头看着她。

陆漫漫笑了笑,“而我觉得,颜董事长是最适合的人选。”

颜克兰眉头一紧,似乎才在愤怒的情绪下,听进去陆漫漫说了什么。

陆漫漫又开口道,“意思就是,就算陆氏成为了克兰集团的大股东,克兰集团的管理权,依然属于你。”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颜克兰询问,“任何一个集团吞并了另外一个集团,最想要做的不就是改朝换代?!”

“我有我们的考虑,当然也有对颜董事长的信任。”陆漫漫说。

颜克兰似乎不觉得陆漫漫有这么好心。

“没关系,我不着急,按照克兰集团现在的情况,应该还能够支撑3、5天,只是不知道这3、5天,颜董事长能不能得到大量的融资让克兰集团起死回生?!说真的,颜董事长,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你还想着靠着他人来帮你一把,我劝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到时候真的吃亏的是你自己,那个帮你的人,也最多不过一句歉意,他不会损失什么。”陆漫漫说得隐晦。

颜克兰当然知道陆漫漫暗指的是什么。

不是刚刚尹氏集团的收购,而是文赟对他的承诺。

这么多天,眼看股市越来越低迷,他也知道是有人在控制,了解才知道是尹氏集团在大量收购,同时又在大量出售,这样一个大公司,想要收购克兰集团并不难,而他等待的银行贷款却半点消息都没有,这样的窘迫局面,时时刻刻,都可能让克兰集团瞬间破产。

而他现在,是真的不对文赟报以太大的希望。

现在他自己的情况,他也清楚得很,没有哪家银行愿意给他贷款,而且外界消息都在传有人要收购克兰,银行不可能来趟浑水,除非银行都不想活了。

颜克兰跳投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年纪轻轻的脸上,有着让人折服的沉稳。

她起身,非常优雅的站起来,“我会给颜董事长时间慢慢消化,等你的好消息。”

“陆漫漫。”颜克兰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对着她一笑。

“我的东西呢?”颜克兰直奔主题。

刚刚彩信里面的那张照片,让他整个人,已经如坐针毡。

陆漫漫微微一笑,将手上的那份资料放在颜克兰的面前,“都在这里。”

颜克兰一把接过,狠狠的将里面的文件翻了出来。

好多污秽的画面,就这么出现在颜克兰的面前,简直不堪入目!

他脸色变了又变,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陆漫漫也没有开口说话,毕竟被人揭了老底,谁都没办法开心得了。

其实,换成是一般的偷情就算了。

有钱的人,有钱的商人,外面有几个情人又去玩了几个小姐,又能怎样,大不了被媒体辱骂一番,大不了就谴责一下他的生活不检点,该怎么样生活还是得怎样,不过就是让人过过口瘾而已。

只是,如果那偷情的人,换成了自己的女儿……

乱。伦在北夏国,对任何人而言,容忍度几乎都为零的!

陆漫漫看着颜克兰和他女儿上床的画面时,也真的为之而震撼,而她也知道,有了这份东西后,颜克兰根本就没有和她谈条件的资本,不说这件事情会让外界对颜克兰产生多大的影响,对她女儿呢?!颜克兰绝对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和他一样面对如此不堪的辱骂!

如果这样的事情一经曝光……

后果,大概是颜克兰根本就不敢想象的!

何况现在他女儿还结婚了,正在孕期。

后果,就更加没办法想象了!

颜克兰的脸色变了又变,整个人完全是处于极端崩溃的状态,他狠狠的捏着手上的文件,狠狠的说着,“陆漫漫,你果然让我刮目相看。”

“颜董事长谬赞了。”陆漫漫说得礼貌,“我也不想这般乘人之危,也知道这些事情对颜董事长你名誉以及你家庭的重要性,所以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至少不会从我这边流传到任何外界人的手上,更何况,如果是我们达成了协议,我愿意继续聘请你作为克兰集团的CEO也可以表明我对你的承诺,我犯不着拿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颜克兰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回视着他,显得如此的从容不迫,“还是那句话,颜董事长可以好好考虑。”

“不用考虑了。”颜克兰直白道,“陆氏集团给出这么大的诚意,加上你手上的一些东西,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但不得不说,我还是要感谢陆漫漫你愿意给我这份尊重。我和我女儿的事情……我承认这是我曾经的荒淫无度,现在也实在是后悔莫及,所以很希望这个事情就在我的人生中彻底消逝。”

“放心吧,目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不会说出去!我可以给你保证!”陆漫漫一字一句。

颜克兰爽快的将自己的大笔签了上去。

陆漫漫嘴角一笑,让张翠将签字的合同收了起来,她主动伸手,“希望合作愉快。”

颜克兰沉默了一会儿,伸手,“合作愉快。”

合同达成。

陆漫漫让张翠将合同整理,对着颜克兰说道,“颜董事长,还有一事相求。”

“你说。”

“我和你达成协议的事情,还希望你暂时不要说出来,如果尹氏集团找你谈股份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和她打太极,时间不会太长,我需要利用尹氏集团现在手上的股票,做点文章。”

颜克兰也不算笨,隐约知道陆漫漫在说什么,而此刻,他既然已经签订协议,自然不会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也不要对那个帮你的人说,毕竟,我和他矛盾匪浅。”

颜克兰点头。

其实是真的有些佩服,陆漫漫能够知道这么多!

陆漫漫感激一笑,拿着那份股票转让合同,离开克兰集团。

坐回到秦傲的小车内,张翠显得有些激动,说道,“陆总,我们签下了百分之四十的股票了!”

陆漫漫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就算在拿到那份叶恒给的文件后就知道这是势在必得的东西,在得到好,还是会忍不住有些兴奋。

“我其实很想看看,那个尹小姐在知道我们是手上已经有了百分之四十的股票后,会有什么样的脸色?!”

“你变坏了,张秘书。”陆漫漫嘴角一笑。

张翠有些害羞的笑了笑,“实在很不喜欢她嚣张的样子。”

“嗯,我也不喜欢。”陆漫漫应了一下。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陆漫漫带着张翠走进公司,她直接走向陆子山的办公室,敲门而入。

“进展如何?”陆子山开门见山的问道。

“很好。”陆漫漫在自己父亲面前,已经褪去了故意的伪装,显得活泼了很多,她说,“我拿下了克兰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从颜克兰手上!”

“怎么做到的?”陆子山也有些惊讶。

“不能说!”陆漫漫贼贼一笑,笑眯了眼,是难得的这般,高兴,她说,“我保证绝对不犯法。”

陆子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看你得意的样子。”

“也就在爸面前撒撒娇,我在外人面前很稳重的。”

“知道我女儿有分寸,又能干。”陆子山宠溺着,表扬道。

“那是!”陆漫漫骄傲无比,又突然严肃道,“对了,我是来给你汇报工作的。”

差点被胜利冲昏了头。

“嗯。”陆子山点头。

“握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并不代表就保证是克兰集团百分之百的最大股东,尹氏集团的尹兰旖和我有些过节,我怕那个女人极端起来会做些非人的事情,也就是将剩下在外的所有股份都给收购了去,意味着,我们可能就只是一个大股东而已,所以我想趁着尹氏集团在控股克兰集团做低价抛售的时候,进行股票购买,所以我希望还能够给我2千万的周转资金。”

“当然没问题。”陆子山一口答应,“我这几天也有观察克兰集团的股市情况,很明显有人在暗中操作,我们顺着她的操作方式,寻找一个点进行大量回收,然后再通过陆氏的融资,并制作一系列新闻效应,瞬间拉回克兰集团的一个股市情况,到头来,就在股市波动下,我们赚的可能性都比较大,更何况,接下来克兰集团这个公司给我们带来的大批量收益。”

“是。”陆漫漫点头,很认同他父亲的分析。

“漫漫。”陆子山由衷的说着,“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的思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是我在商场纵横了这么多年,也才能够考虑到的事情,你却已经开始实施你的计划和安排了!”

陆漫漫微微一笑,“别这么表扬我,我也是运气好,刚好遇到,有人相助。”

“谁?”

“莫修远。”陆漫漫直言。

陆子山诧异。

“这次没有他,什么都没有。”陆漫漫抿了抿唇,“算了爸,其他的你就别担心了。”

“漫漫,你别为了工作误了自己的家庭。”

“不会的。”陆漫漫笑了笑。

“这次之后,我会想办法让董事会提升你的职位。”陆子山直言。

“谢谢爸爸。”

“那是你应该得的。”

“我还有事儿,先出去忙了。”

“嗯。”

陆漫漫离开。

莫修远……

如果不是他的帮忙,真的什么都没有。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思有些在摇曳。

眼眸微动,尽量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在工作之中。

一直上班到晚上9点过。

因为明天会有一个对股票的大动作,所以她多花了些时间,来分析这次收购克兰集团的一个营收情况,不能让自己亏了本,又要达到自己更好的目的。

算了时间,找准了明天股市的一个低落点。

伸懒腰,从办公室离开。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上,有些懒洋洋地问道,“以后我加班太晚,其实你不用一直在公司等我,倒是我给你打电话。”

“平时我也没有什么消遣,在什么地方都一样。”秦傲恭敬道。

“你都不谈恋爱的吗?”陆漫漫直白的问道。

秦傲的脸貌似一下就红了,完全是通红无比。

就算是晚上灯光很暗,陆漫漫似乎也看到他的无措。

“成年人恋爱结婚生子,很正常的人生轨迹,你应该试试。”

“暂时不会考虑的。”秦傲说,“等莫先生做完了他的事情……”

秦傲突然欲言又止。

陆漫漫眼眸微动,缓缓,还是打消了从秦傲口中打听莫修远消息的念头,叹气道,“你说,我会不会有一天被莫修远算的,体无完肤。”

秦傲一直保持着沉默。

陆漫漫也保持着沉默。

以后的事情,大概只能看造化了!

车子停在莫修远的别墅,陆漫漫走进大厅,秦傲开车离开。

大厅中,莫修远坐在客厅看电视,看一些,陆漫漫其实兴趣不大的电视节目。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回来,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陆漫漫犹豫着,走向莫修远,坐在他的身边。

莫修远有这么看了她一下,看着她脸上的疲倦。

“原来上班这么累。”陆漫漫靠在沙发上,伸着懒腰。

“那就早点回房休息。”

“莫修远。”陆漫漫很认真的看着他的脸。

莫修远眉头微紧。

“你说,我能不能,信任你?”

莫修远好看的薄唇,轻启,“你说呢?”

“我知道了,还问你吗?”

莫修远蓦然一笑,笑容非常明显,“陆小姐,你要认清的不是我的真面目,而是你自己的真实想法。”

陆漫漫皱眉。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一直到她的胸口处,隐约感受着她迅速的心跳,“问问这里,怎么想的?”

陆漫漫咬唇,咬唇,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离开。

陆漫漫捂着刚刚被莫修远摸过的地方,感受着,那不寻常的心跳频率。

如果知道这里是怎么想的又能怎么办?!

她根本就不知道,莫修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他存在的世界里,到底算什么!

她已经不会那么单纯的,放肆的让自己,不求回报的付出!

电话铃声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呜呜……”那边,传来古歆低低哭泣的声音,隐约有些音响声!

陆漫漫眉头一紧,“古歆!”

“呜呜……”那边依然哭得,很压抑。

“喝醉了吗?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漫漫。”那边哽咽着,似乎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喝醉,但心里很难受。”

“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漫漫眉头一紧。

“我看到翟奕了。”古歆说,说得,伤心欲绝。

陆漫漫口气不太好的说道,“都在文城这么一个城市,你嫁给的是翟奕的弟弟,你见到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哭什么哭!”

“但是就是心好痛,看着他离自己这么远,看着他坐在那里一个人喝酒,我又不敢靠近,我就真的很想哭,漫漫,我不想隐忍了,我不想和翟安过日子了,我能不能任性的,去找翟奕!”

“打消你的念头,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陆漫漫连忙说道。

“我在梦未眠酒吧。”

“等着我!”

陆漫漫挂断电话,真是很怕古歆这女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

她拿起电话一边出门,一边给秦傲拨打。

这么晚了,她虽然不想麻烦秦傲,但也确实不敢自己一个人出门。

很多时候,她会比一般的女人,更会保护自己。

这几乎是条件发射就能够形成的意识,她完全不懂古歆那个女人,为什么能够半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秦傲很快到达别墅大门。

陆漫漫坐着车一路到达目的地,里面疯狂的音响效果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半点停留的,往大厅走去,左右环视,找了足足十分钟,才看到一个人坐在一个阴暗角落在不停喝酒的古歆,而古歆的方向,一直看着吧台上,那个似乎也在买醉的男人。

“古歆,你别喝了。”陆漫漫阻止她不要命的喝酒方式,声音有些责备。

“漫漫你来了?”古歆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陆漫漫,声音都是沙哑的,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走。”古歆说,“我不想走。”

说着,眼眸一直看着那个背影,一动不动。

“古歆。”陆漫漫口吻严厉了些。

“不想走。”古歆眼眶似乎又红了,整个人委屈到不行。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不准说不。”陆漫漫有着不容反抗的气势。

从小到大,古歆虽然调皮归调皮,但是陆漫漫认真给她说的事情,她基本上都不会反驳,也不会拒绝,只会不爽,然后骂骂咧咧的,听话。

今晚也是如此。

古歆在极度不情愿的情况下,将古歆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扶着她离开。

古歆的眼神还一直眼巴巴的放在翟奕身上。

翟奕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转瞬即逝。

陆漫漫拖着古歆坐上秦傲的小车,古歆很不高兴的趴在小车上,一动不动,在闹着小姐脾气。

陆漫漫也没有安慰,让秦傲开车送她回去。

车子开得很稳。

到达目的地后,古歆还是忍不住哗啦啦的吐了出来。

陆漫漫一直照顾着她,拍背,送水,帮她擦拭嘴角,两个人在楼下折腾了好久,陆漫漫才拖着笨重的古歆一步一步的走进电梯,好在是入户,电梯打开就直接到了家里面。

家里已经很安静了。

客厅有一盏浅灯,仿若就是为了每晚晚归的古歆留的。

陆漫漫很多时候都觉得,翟安这么好一个男人,古歆为什么就能够这么的无动于衷!

酒醉的古歆一直都在摇摇晃晃,陆漫漫怎么拖都拖不住,老是不停的撞在这里撞在那里。

她可以想象,明天起床古歆看着自己青紫的身体,会这么的鬼哭嚎叫!

客厅发出的声音,让房间中似乎已经熟睡的人,打开了房门。

翟安有些迷茫的眼神看着客厅。

陆漫漫连忙开口道,“翟安,我是漫漫。古歆喝醉了。”

翟安顺着方向,对着陆漫漫,“她房间在那里。”

“你来帮我一下,沉死了。”陆慢慢说,是真的对古歆这妞无语了。

翟安听着声音,以及对这个房间的熟悉,连忙走过来,伸手托着古歆。

古歆似乎感觉到另外一个依靠,整个人就这么扑了进去,陆漫漫拉都拉不住。

翟安似乎是有些僵硬的。

古歆那妞还毫无知觉的往翟安的身上蹭,蹭着翟安的身体,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翟安的身上。

如此,亲密无间。

------题外话------

听说有人给一次性送了14张月票给莫男神~

小宅能说,小宅好鸡冻吗?!\(≧▽≦)/啊啊啊啊啊啊~

好啦,鸡冻完毕。

小广告时间:

袁雨《婚不守色》

http:///info/813224。html

当温软如玉的少公子,遇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他们之间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夏千语,利益场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投资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唐宁,前途美好的首席翻译官,高贵美好得让人自惭形秽;

她见他的时候,一脸不屑: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就算了,拽着好几国语言谈笑风声的样子,实在是欠揍;

他见她的时候,眼底的厌恶被掩饰得刚刚好: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真是太过堕落;

直到那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