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女人之战(四)撕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未眠酒吧会所。

翟奕坐在吧台前,看着陆漫漫扶着古歆离开。

他狠狠的喝了两口酒,整个人有些压抑的暴躁。

耳边全部都是劲爆音响的声音,他其实不喜欢这种环境,以前会中纵容古歆来这个地方玩,自己却基本很少参与她的活动。

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烈酒。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他转头,看了一眼。

文妍其实已经注意这边很久了,这段时间她也喜欢到这些场合玩,为了缓解自己过于郁闷的情绪,所以经常会碰到古歆,经常会看到那个女人把自己故意喝得很晚喝得很醉,她对古歆的讨厌已经到了一个对其他人无法比拟的程度,她是恨不得古歆最好把自己喝死。

而今晚,她难得的看到翟奕也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而她看到古歆的眼神一直放在翟奕身上,一个晚上,如果不是陆漫漫的出现,或许会发生什么想不到的事情。

她很喜欢那些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她喜欢翟安,每当想起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翟安居然和另外的女人结婚,她就觉得心脏痛得完全不是自己的了!

“怎么一个人在喝酒,我陪你。”文妍主动开口道。

“不用了,我不喜欢有人在我身边。”翟奕拒绝得很彻底。

“别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们都是受害者。”文妍说,说着,自己让吧台给她拿了一个酒杯,很主动的拿起翟奕的酒,倒了一杯在自己的杯子里。

翟奕有些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

“刚刚我看到古歆一直在看着你,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掰就掰?”文妍看似漫不经心的问着。

“你想在我身上打听到什么?”翟奕冷冷的看着她,口吻也重了些。

“我说过,我们都是受害者,所以觉得,也许可以合作。”文妍开口。

翟奕冷笑了一下,对于她的提议几乎是嗤之以鼻的。

“别这么看不起我,毕竟的还有文家这么大的家世背景,这可是你们家族怎么都羡慕不来的。”文妍对于自己是文家人,一向感觉到很自豪。

翟奕睨了一眼文妍,没有说话。

“其实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喝闷酒了,我会直接把古歆带走。古歆这么喜欢你,你就忍受她每天回到别的男人那里,卿卿我我。”文妍说得很故意。

翟奕放下酒杯,起身就准备离开。

对他而言,这些不关紧要的话,他根本及不屑听。

“翟奕。”文妍拉着他的手臂。

翟奕眼眸一紧。

文妍放开他,“别这么快拒绝我,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大度。否则你也不会故意在这里喝酒,喝这么久,不就是想要让古歆注意到你吗?你心里面怎么想的我很清楚,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受害者。所以我还知道,你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看着古歆和翟安在一起,而我的目的很简单,我想要翟安,至于古歆这个女人,早晚会是你的。”

翟奕听得很冷漠,似乎不愿意再和文妍废话,起身就走。

文妍看着翟奕的背影。

狠狠的看着他。

她不相信,翟奕对她的提议会,无动于衷。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忍受,这份委屈。

而她,绝对不会忍受!

……

深邃的夜晚。

有些安静的家。

陆漫漫看着古歆这么像条八爪鱼似的缠在翟安身上,看着翟安有些拘谨的样子,她敢肯定,两个人几乎没有这般,亲密无间过,她第一次觉得,酒这种东西,其实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坏。

她对着翟安,说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还得上班。”

翟安似乎才回神,顺着方向对着陆漫漫说道,“谢谢你送古歆回来。”

陆漫漫笑了一下,“说的什么话。”

翟安也笑了一下。

陆漫漫打着招呼,离开了公寓。

陆漫漫离开后,房间显得更加的安静了。

古歆整个人不舒服的挂在翟安的身上,她只是觉得这个胸膛还比较舒服,此刻她整个人都快爆炸了似的,真的很想靠在一个地方,或者是躺在一个地方,睡觉。

翟安抱着古歆,凭着感觉一步一步走进古歆的房间。

其他地方他都已经能够很熟练的行走,但是古歆的房间,他基本上是不知道里面的格局是什么样的,从结婚后,似乎一次都没有进来过,所以他有些紧张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抱着古歆走着,尽量不让自己不让古歆撞上什么地方。

两个人抱在一起,抱得很紧。

古歆一点不规矩的,脸蛋在他胸膛上蹭了又蹭,如此没有敌意,甚至还带着些亲昵。

其实翟安没想过古歆酒醉后会如此的亲近自己,他以为,古歆任何时候都不会亲近自己。

两个人依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在古歆的房间。

古歆有些不规矩的一直在他身上扭动,磨蹭,翟安一边要感受周边的环境,一边还得忍受她的举动,他其实紧张到,额头上都是汗,他摸索着找到床的位置,准备让古歆躺上去,却不小心和古歆的混乱的脚步交错,两个人一起猛地一下直接扑在了床上,古歆就这么直直的压在了翟安的身上,两个人贴合在一起的,躺在了一张床上。

心里,有些心跳加速。

翟安看不到古歆此刻的模样,只能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上,扭动……

他喉咙微动,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古歆一直在翟安身上挪动着,仿若在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她突然托着下巴,眼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在灯光下,显得有些白净的脸颊。

翟安似乎是感觉到一道视线,这么一直深深的注视着自己。

他喉咙波动着,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

古歆嘴角突然笑了一下,笑得很纯,她纤细的手指突然放在翟安的唇瓣上,一点一点,似乎是在跟着唇型描绘。

翟安的心里一怔,身体更加僵硬无比。

他不太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有什么反应,他怕他的反应,只会迎来她的厌恶。

亦或者,她现在根本就是,意识不清。

意识不清……

就感觉到,一个温温热热带着酒气的唇,压在了他的唇瓣上。

嘴唇轻柔的在他的唇瓣上摩擦,小手摸着他的滚烫的耳朵,吻得很认真。

翟安甚至不知道此刻该不该要去回应。

好久,古歆离开他的唇瓣。

翟安微松了口气,慢慢的在调整呼吸。

他总是对古歆的所有主动,患得患失。

而他以为古歆就会这么消停下去时,就感觉到古歆的唇突然吻在了他的脖子上……

翟安抿紧了唇瓣。

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古歆在他身上做的一切,足以让他身体,变得敏感。

他修长的手臂抬起,手指似乎是有些颤抖的搂抱着她……

“奕。”古歆呢喃着的声音,在如是安静的环境下响起。

翟安的手突然一顿,连身体在那一刻,也顿了下来。

果真是自己,多想了。

他的身体,仿若就在那一瞬间,冷了下来。

“奕,我好想你……”古歆的声音,分明带着些哭腔和急切。

翟安默默的放开她的身体,他甚至没有办法去整理她的已经凌乱的衣服,就这么放开她。

身边突然觉得很安静,安静到,仿若全世界都只能够听到自己,心,在一点一点,有些撕裂的声音。

古歆急切的想要脱掉他的衣服。

翟安在那一刻,握住古歆的手。

“痛……”古歆娇媚的声音,低吟着。

翟安喉咙微动,似乎在努力地压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痛,很痛……”古歆带着些哭腔的声音,“翟奕,你把我弄痛了……”

翟安放开古歆的手,也在同时,将她推开了自己身边。

古歆似乎不喜欢他的离开,有些不爽的说着,“你别走。”

翟安却觉得自己那一刻很狼狈,狼狈的听着古歆哭泣的声音,“翟奕,你别走,你别走,我想和你在一起,想要你……”

他不知道自己撞了多少个地方,他甚至摸索了很久,才走出古歆的房间,而那个房间内,依然一直呢喃着哭泣的声音,一声一声,叫着翟奕的名字。

那般委屈,那样心碎。

嫁给自己一个不爱的人,是有多难受?!

原来,娶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也并不那么好受。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身上都是冰的,觉得从内到外,寒得刺骨。

好在,他其实还很庆幸,他看不到古歆的模样,看不到她那么思念那么思念翟奕的痛苦模样。

他还能,在自己的臆想中,自欺欺人。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翟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小琴似乎是听到响动,也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

翟安隐忍着,隐忍着自己的情绪,打开房门,平静的口吻说道,“古歆喝醉了,你帮她准备一杯蜂蜜水,顺便给她擦拭一下身上。”

“哦。”小琴连忙点头。

“麻烦你了。”

“不麻烦,是我应该做的,我这就是照顾古小姐。”小琴连忙说着。

翟安一笑,笑着,让自己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翟先生,你脖子为什么红红的。”小琴突然问道,似乎是觉得很奇怪。

翟安抿了抿唇,“没什么,刚刚挠了一下。”

“哦。”小琴也不深究,毕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甜美一笑,“翟先生晚安。”

“嗯。”

小琴转身走进了古歆的房间。

翟安这么愣怔了半分钟,远远地,听着房间内似乎传来了难受的呕吐之声。

翟安将房门关了过来,似乎是隔壁了,所有!

……

翌日。

已经快到中午时刻!

古歆在大床上微动着身体,清醒。

她难受的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全身都痛,头、身体、胃,她发誓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这么不要命的喝酒了。

想着,整个人又陡然这么安静了一秒。

她想起昨晚上看到的翟奕,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里,而自己却不敢靠近。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忍耐到什么地步,她真的很想,疯狂的奔向翟奕的怀抱,她很想不顾一切的和翟奕上床,不给自己任何退路,不让自己还有退路。

她抱着自己的头,有些烦躁不安。

她从没觉得自己这般懦弱,分明很想要反抗,却最后,还是这般隐忍着接受。

门外,响起小琴的声音,“古小姐你醒了吗?”

古歆不喜欢小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太喜欢。

她没好气的说着了声,“没醒!”

站在门口的小琴已经欲哭无泪了。

“古小姐,你昨晚上喝醉了,早上起来喝点醒酒的绿豆粥会好很多,我还给你专门准备了一点缓解胃里不舒服的咸菜。”小琴再次友好而恭敬的说着。

古歆实在是很不想搭理小琴,但又真的觉得自己胃里面又难受有空,所以还是掀开被子,起床了。

不爽的打开房门,就看着小琴站在门口,对她满是讨好的样子。

古歆抿着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小琴,分明,这个佣人又机灵又能干,还很会讨好人。

“古小姐,饭菜我都给你放在桌子上了。”小琴一笑。

古歆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走向饭厅。

她眼眸无意看了一眼翟安的房间。

房间门打开,但似乎翟安并不在他的卧室,客厅中也不见翟安的人。

“翟先生今天和吴嫂一起回翟家别墅了,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小琴看着古歆的模样,连忙说道。

“你去忙吧,不用守着我。”古歆喝着粥,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是。”小琴恭敬的点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翟小姐你慢慢吃,吃完之后将碗筷放在这里就行了,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翟先生吩咐我得去给家里添点东西。”

古歆点头,觉得小琴的话真的有点多。

小琴笑着,离开。

然后开始回到房间捣腾自己,又在换衣服,又在准备东西,搞得好久。

古歆因为胃口不太好,吃了几口也吃不下了,从客厅过来,看着小琴还在摸摸索索的,半天都出不了门。

小琴看着古歆饭都吃完了,想了想,将手上准备好的东西放在一边,习惯性的去饭厅收拾,然后洗碗筷。

古歆真不喜欢小琴的性格,慢吞吞的,一点都不风风火火。

她打开电视,没有一个节目是自己喜欢看的,她觉得很无聊,无聊着,想又回到房间睡觉,她眼眸无意识的看到小琴刚刚放在一边的东西,看到一张纸条,鬼使神差的拿起来看了看。

小琴似乎是洗完碗出来,看着古歆在看她的东西,连忙解释着,“这是翟先生让我帮他买的一些私人用品,其实我没怎么买过这些,第一次,还有些紧张。”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小琴。

小琴说,“我都不知道国际商贸在什么地方,还有这个sivaseh什么的牌子到底是什么牌子,不过翟先生大概给我画了一个方向,但愿能够找得到。”

古歆看着小琴口中说的那个国际大牌,看着翟安好看的字迹上写着的两条黑色的条纹四角内裤,看着他非常细心的把那个牌子的标志以及型号路径写的很清楚,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说不出来,看着翟安让别人给他买内裤,是什么感受!

她一直觉得,翟安是一个很腼腆的人,以前读书的时候偶尔开的一些稍微H的笑话,他的脸比她比漫漫都红!

她突然将那张纸条递给小琴,“自己去找吧。”

小琴就看着古小姐突然很生气的样子,然后把房门又猛然的关了过来。

翟先生说古小姐没有不喜欢她,没有讨厌她,她分明就觉得,古小姐对她有敌意。

小琴叹了一口气,反正,做好自己的本分吧。

她拿着自己的东西,打开房门出去。

一边嘀咕着怎么买东西,一边离开。

古歆气急败坏的躺在床上,整个人翻来覆去的觉得全身都不舒服,她就是不明白了,她在不爽个什么东西!

……

翟安回到翟家别墅。

结婚后,就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他母亲已经抱怨了很多次了,而今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叫着吴嫂陪他回来了。

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大度,大度到,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切后,是不是能够非常心平气和的面对古歆,而他,也不想和古歆吵架,更甚至说,不想在她面前表露任何情绪。

不知道算是对她的一种保护,还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他坐在翟家别墅的大厅,眼前看不到一切,好在生活了很多年,能够回忆起房间的一点一点。

他母亲在厨房一直忙碌着,在给他准备午餐,有些兴师动众。

他也没有拒绝,反正,他母亲喜欢折腾,就折腾吧。

温情从厨房出来,似乎是给厨房交代完毕,直接走向翟安,心情难得在见到自己儿子时变得很好,她坐在翟安的旁边,“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你应该提前给妈说一声的。”

翟安笑了笑,“给你一个惊喜。”

“怎么古歆没有跟着你一起来?”温情问道。

“她来了,你只会惊吓。”翟安故意玩笑的说着。

温情笑了笑,有些叹气,“算了,你们夫妻间的事情妈也不多说了,能过就过,不能过,也是你自己的造化,别伤着自己就行。”

“嗯。”翟安点头。

温情这么又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儿子,突然看到他脖子处那明显的两个青色吻痕。

眼眸顿了一下,心里突然又有些安慰。

她以为凭着古歆的脾气,是碰都不会让翟安碰的,没想到……

比自己想象的,倒是好了很多。

心情又陡然好了些。

哪个做母亲的不想自己的子女,家庭幸福。

母子间聊了些家常,厨房佣人恭敬的走过来说可以吃午餐了,然后将楼上的翟弘和翟奕叫了下来。

其实翟安选择不是周末的日子回别墅,就是为了错开翟奕的时间,他知道他父亲会经常不坐班,但翟奕几乎是不会旷工,没有想到,今天中午还在别墅。

一家四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

温情随口说着,“翟奕,昨晚喝醉了?”

“嗯,喝了点酒。”翟奕对温情就算冷漠,当着他父亲的面,还是不会做得太过明显。

“以后少喝点,我让佣人给你熬了点醒酒汤,你喝点。”

“谢谢。”翟安说着僵硬的话,其实对于温情的友好,是排斥的。

温情也不多说,转头给翟安夹菜,“你难得回来,也多吃点。”

“嗯。”翟安低头吃饭。

翟弘看着翟安一个人回来,正欲开口,在温情的眼神下,没有多说。

一家人吃得不快不慢,其实没有多少家庭的气氛。

很小的时候翟安就觉得,只要有翟奕的饭桌,一家人都不会太开心。

而这么多年,似乎也习以为常了。

翟奕最先吃完,礼貌的说了声,“你们慢用。”

然后,离开了。

温情看着翟奕的方向,微叹了口气。

翟弘说道,“别管他了,孩子长大了,不理解我也没办法,反正,孩子都是会成家的,他以后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温情点头,对于这个话题,几乎是不再多说的。

翟安也不会插嘴他们的话题。从小就董事乖巧,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其实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只因为翟弘很喜欢温情,才会让他更受宠一些。

一家人吃过午饭。

翟安回到沙发上,翟弘和温情回房间休息,他们有午睡的习惯。

翟安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准确说,就是听听电视声音而已,他根本就看不到。

身边,似乎突然多了一个人。

翟安眼眸微动,也知道是谁。

“你眼睛怎么样?”翟奕问他,很淡薄的口吻。

“还是那样。”

翟奕眼眸紧了一下。

翟安淡笑着,拉开一些随意的话题,让彼此不会显得太过尴尬,“你昨晚喝醉了?”

“古歆不也喝醉了吗?”翟奕说。

翟安抿唇。

翟奕的话,他不是不明白。

“嗯,她也喝醉了。”翟安说,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翟奕就这么狠狠的看着翟安。

狠狠的看着这个,他几乎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同父异母的弟弟,甚至是从小排斥的,而翟安又从来不和他计较,不管是在讨父亲的喜欢还是在争夺翟家的家业时,都表现出来一种置之度外的态度。

而他的父亲,就莫名的,更器重翟安,就算翟安在管理家族企业的路上越走越远,似乎也没有放弃对翟安的希望。

想着,心里其实有些不爽。

他才是翟家大少爷,翟安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凭什么可以得到翟弘的认可和宠爱!

心里的愤怒,眼眸突然一紧。

他看到翟安脖子上那两个有些明显的青紫痕迹。

能够在脖子上有这种痕迹,他不会天真的以为翟安是不小心被撞了。

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情绪,他凭什么就这么把自己的女人,拱手相让!

他愤怒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根本没有和翟安打招呼,直接就往别墅外走去。

翟安顺着翟奕离开的方向,他们两兄弟,从来就没有好过,从来就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

他当然不知道,这次的原因是因为什么,因为没有人给他说过,他脖子上留下了,昨晚古歆无意识,亦或者,主动但并非对他的,吻痕。

……

陆氏大厦。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内,看着克兰集团的股市变化。

现在对她而言,克兰集团的股市跌的越低,而她手上握有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就越亏损,当然,尹兰旖手上的股份亦如此,要的,就是看谁到最后,亏损得越多。

到了下午时刻,陆漫漫突然大批量的进行股票购买,在原本本来半个小时内或者一开盘就会跌停的克兰股市,突然直线飘红。

而这样的飘红,分明有一种起死回生的感觉?!

她嘴角蓦然一笑。

在自己购买了将近1万股的时候,克兰集团的股市明显开始有些动荡不清,原本一直有人暗中抛售的股票,在此刻,突然开始反向购买,购买的力度很大,一瞬间就让克兰集团突然涨停。

股市暂时恢复平静。

陆漫漫嘴角一勾,尹兰旖果然有些沉不住气,特别是对着她。

这个女人,太急功近利了并不见得是好事儿。

陆漫漫暗自分析着明天的股市变化,她有预感,尹兰旖肯定不会再做抛售的打算,肯定会将股票全部买回来,这样才能够保证她手上有如此的股票,拿到克兰集团的最终股东大权。

而她同时在收购股票,就会持续让股票的价格不停上涨,她握有的是百分之四十的大股份,股票上涨直接就让她不停盈利,相当于,尹兰旖在融资,帮她让克兰集团起死回生。

节约了她一大笔资金。

想的正出神,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眼眸一紧,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接通,“你好。”

“陆漫漫,是不是你在搞鬼!”那边传来尹兰旖有些高昂的声音。

陆漫漫转动着办公室,就这么看着落地窗外的蓝天白云,漫不经心的说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少给我装了陆漫漫。”尹兰旖怒吼,“你以为你在股市上做点手脚我就怕了你吗?!你真以为你们作为文城最大的家族企业陆氏集团就是全国首富吗?!在我们帝都商场上,根本就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你等着一败涂地吧!”

“很多事情不是看喊口号的,尹兰旖!”陆漫漫一字一句,“我还是那句话,最后鹿死谁手,看我们各自的本事,我不怕你,当然,我知道你也不怕我!所以我们别动不动的出现在对方面前,别给对方打电话,让彼此添堵了行吗?!”

“你等着瞧!”尹兰旖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冷然一笑。

尹兰旖这般沉不住气,只是对她,还是说,这个女人本来就这么浮躁?!

房门外,张翠敲门而进。

陆漫漫看着他。

“陆总,今晚上的电视台采访,提醒你一下不要忘了!”

“嗯。”陆漫漫点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晚上7点,她得在6点半之前赶到,在这之前还得换衣服和吃饭,想了想,“半个小时后提醒我,我去换衣服和化妆。”

“好的。”张翠恭敬的离开。

陆漫漫坐在办公椅上,让子稍微放松了一下。

半个小时后,离开了陆氏大厦。

她坐在秦傲的小车上,给古歆打电话。

古歆接电话,有些要死不活的语调。

陆漫漫皱眉,“你还在酒醉?”

“我在宿醉。”

“出来陪我去挑选衣服。”

“我不想动。”

“越睡会越觉得身体懒懒的,你过来,我在国际商厦逛街,等你。”

“……”古歆有些不爽!

陆漫漫这妞,为什么就能够利用她利用得这么理所当然!

她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

其实也没有睡着,一个人在家,莫名觉得孤单得很。

她换了一套衣服,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匆匆忙忙的出去,往商厦开着。

到达目的地,陆漫漫已经在门口等她了,看着她脸色有些惨白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以后少喝点酒,你看你皮肤都变差了?”

“有吗?”古歆摸着自己的脸,“我分明天生丽质的。”

陆漫漫笑了一下。

反正不管昨晚上那个女人有多要死要活的,一觉醒来,就可以这么没心没肺到生龙活虎。

两个人一起走向商厦,上电梯。

一边讨论着穿什么衣服才合适,一边往目的地走去。

走到sivaseh门口,古歆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陆漫漫看着店铺,有些诧异,“你要买内衣?”

“不买。”古歆说,似乎还有些不爽。

陆漫漫也不在意,反正古歆就是这般,永远都不知道她的脾气在哪一个点上。

两个人坐在文城最出名的正装礼服的区域,陆漫漫挑选了一件黑色的修身带着点礼服的西装,不显得太过浮夸,又不会显得太过严谨,反而给人一种商业女性,带着些时尚,又不失女人的味道。

古歆就觉得,什么衣服穿着陆漫漫身上,都是完美。

她有些嫉妒。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样子,也习惯了她每次的脾气,她坐在化妆间,化妆师在给她上妆。

“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询问。

“昨晚不是喝醉了吗?不在状态。”古歆说,又莫名有些火大,“哎,陪着你无聊死了,我出去转转!”

陆漫漫还没有喊住她,整个人就已经走了出去。

古歆的脚步停在sivaseh面前!

她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她告诉自己她只是觉得小琴那个土包子,肯定找不到这个地方,更不可能知道买什么型号,而翟安又有洁癖的人,既然都已经让人给他买内裤了,肯定是必须得换新了。

她走进去,服务员无比热情,“小姐你想买什么?”

“男士的在哪里?”

“小姐是要给你男朋友或者老公挑选内裤吗?”服务员热情的问道。

“我就给一个朋友买,你话怎么就那么多!”

“……”服务员被她怔得不要不要的。

“你们家的soft款,型号DSCAXL,新款条纹黑白系,给我包两条。”古歆口吻不太好。

服务员也不敢再多说,恭敬的过去拿货。

古歆站在柜台刷卡。

耳边,似乎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女性嗓音,声音带着些撒娇的语气,“哥,我都快过生日了,你送我一套内衣吧!”

“你还有半年。”

“哎呀,你别这么抠门好不好!我都看好了,这款黑色的,我喜欢死了,是sivaseh这一季的新款,还是限量版的。”那个女人说得很是激动。

“你能不能节约点,非要买限量版,这家衣服不便宜!”

“便宜的,我就不让你给我买了,我自己都能买!哥,你不能让你妹妹里面穿得太邋遢,不能让你妹没有内涵……”

古歆看着他们的方向,突然走过去。

文妍正在爱不释手的看着那套内衣,转头看着古歆,脸色一下就变了。

古歆对着服务员直白道,“帮我把这套包起来,型号是34C。”

“古歆,你做什么!”文妍怒吼。

“买内衣,看不到吗?”

“你!”文妍气得火大,明知道她很喜欢这套。

“虽然是限量版,但听说每个型号都有一件,你应该和我穿的不是一个号,B应该差不多了。”古歆的眼神直接放在文妍的胸部上,带着些挑衅。

“古歆,你什么意思你!你胸大你很了不起吗?!”文妍说,“胸大无脑。”

“你说谁胸大无脑了,你没胸你还好意思穿这种内衣,说什么内涵,完全就是糟蹋了!”古歆恶狠狠的说着,“就算是穿了也没男人要看!”

“古歆你TMD才没男人看,你个贱人……”说着,文妍完全是被激怒了,甚至准备动手了。

文赟拉住自己的妹妹,狠狠的看了一眼古歆,“算了,别和她计较,一股铜臭味。”

“文赟你丫的说谁铜臭味了?!你之前巴着我家漫漫的时候你不说我们商人铜臭了?!自己没钱就见不得有钱人是吧!我丫的还是白看了你这么多年!”古歆有些火大。

文赟这男人,真是完全没品!

以前还觉得他多高雅,现在真是低俗得气死人!

文赟也被古歆的话说得脸色一沉,“陆漫漫根本就配不上我,我当年和她在一起,也只是因为觉得她太好我不好拒绝,她现在这个二手货,我半点兴趣都没有!”

“你他妈的说谁二手货了你!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文赟你就是一贱男!”古歆怒吼。

“古歆我看你是女人不想和你计较,你给我别这么口无遮拦!”文赟恶狠狠的一字一句。

“都说分手了才知道那个男人的人品,我他妈现在总算是见识了!”

“你给我闭嘴!”文赟脸色一黑。

周围的服务员也都往这边看了过来,来这里买东西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还从来没有当场撕逼的。

文赟被看得有些冒火,拉着文妍就准备走。

文妍哪里是省油的灯,她心里早就不爽透顶,上前就去推了一下古歆。

古歆一个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以为自己要和地板接触的时候,身后突然被一个强壮的胸膛所挡住,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站在她的身后,非常有礼貌的不去过多的和她身体接触,保持着男人最高雅的绅士,口吻还显得特别的温和,“小心点,古歆。”

古歆觉得那个时候的莫修远,帅得不要不要的。

陆漫漫眼神怎么就能够这么好!

------题外话------

话说,下个月,也就是5月份要做一个月票活动,亲们关注小宅QQ群,新郎520小说恩很宅微博,以及评论区及公告区,小宅会提前通知,亲们一定要踊跃参加哦!

推荐好友新文《回到远古嫁野人》见过在浴缸里穿越吗?没错,她就是这么悲催。听过悲催穿越到远古时代吗?你没听错,就是远古!届此,悲剧升华。尼玛,穿越后的落地点居然是片沼泽?好吧,有个土著救了这事也就过去了!卧槽,上有巨蛇下有狼兽又是几个意思?什么,狼蛇居然还要打架…见鬼,滚个山坡都要被只幼年剑齿虎盯上!Shit,莫非她上辈子炸过动物园?

……

沙奕恶心狂吐,西伊手足无措,落寞。

好像族里女人有娃娃时都这么吐……当夜,西伊抱着沙奕,大手在平滑小腹上按压。

丫再按大姨妈就被按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