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还喜欢吗?陆小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心点,古歆。”莫修远低沉的嗓音,带着温和的语调。

古歆看着莫修远,真的觉得莫修远这一刻帅得人神共愤的。

陆漫漫这妞,挑选男人的眼神怎么就能这么好!

“买内衣吗?”莫修远眼眸微动,看着面前一套黑色内衣。

“是啊,买内衣也能够遇到俩傻逼!”古歆故意说道。

“你说谁傻逼了,你说谁呢?!”文妍怒火冲天,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

“我就说你!”

“古歆!我他妈的和你拼了!”说着,文妍又准备上前。

莫修远自然的站在古歆的前面,一只手狠狠的抓着文妍扬着手,一个用力。

“痛!”文妍眼泪猛地一下就掉了下来。

文赟看着自己的妹妹,连忙上前,“你放手莫修远,欺负一个女人,你还是个男人嘛?!”

“是不是男人,陆漫漫很清楚。”莫修远说得故意。

文赟脸色一下就变了。

莫修远将文妍一个用力,推了出去。

文妍整个人猛地一下蹲坐在地上,旁边的服务员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文赟的脸色黑了又黑。

文妍整个人一下就崩溃了,瞬间就哭了出来,哭得天翻地覆的,仿若受了莫大的委屈。

也不得不说,当众被人推到在地上,这份屈辱,一般的女人都接受不过来,何况一向对自己的家世优越惯了的文妍。

对于耳边文妍哭得天昏地暗的声音,以及文赟怒火冲天极力隐忍的模样,莫修远显得无比的淡定,他转头对着已经自动离他们2米之远的服务员说道,“这个系列的内衣,我都要了。”

“都,都,要了吗?”服务员有些惊讶。

“包起来吧。”莫修远说,然后将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有些战战兢兢的接过。

古歆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嘴角一笑,“你是漫漫最好的朋友,没有正式的送过你什么礼物,实在是失礼。”

“你送我内衣,真的好吗?”古歆瞪大眼睛看着莫修远。

这货做什么事情,都这般,不按常理的吗?!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送什么给你,也没有什么。那些表面上洁身自好,万人敬仰的人,就算什么都不送,该有什么的,还是有什么。”莫修远说,嘴角邪魅的一笑,“比如,喜欢*什么的。”

古歆忍不住疯狂的笑了出来。

和文妍的崩溃完全形成了两个极端。

古歆是突然想到上次江伊遥那朵白莲花爆出和文赟之间的床事儿。

莫修远这厮分明在讽刺。

很显然,文赟的脸色已经难看无比。

古歆笑得幸灾乐祸。

现在文城市民都有一个统一的意识,都觉得文赟的虚假和莫修远的坦然,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对比。

这般对比,分明将文赟鄙视到,体无完肤。

“先生,您购买的东西都给您打包了,这是您的卡。”服务员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恭敬的说道。

莫修远接过卡,冷冷的睨了一眼文赟。

文赟的脸色已经黑到底,隐忍着的情绪,青筋暴露,就是没有发作出来。

文妍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的看着古歆和莫修远,一副恨不得杀了他们的模样。

古歆显得很淡然,她还能用非常平和的语气对着莫修远说,“你把这个系列的都买了送我,我其实也穿不了,比如B什么的……”

文妍的脸色几乎都已经涨红了。

莫修远说,笑得好看的说着,“穿不了的就拿来看吧,反正我们铜臭的商人,就是钱多,不烧,心里发慌。”

古歆实在忍不住,笑得很灿烂。

莫修远果真是她的菜。

她其实以前就不喜欢文赟,只是因为他表现出了对漫漫的极好,加上漫漫也喜欢他,两个人当时也万般般配,才会一直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可现在,当莫修远这个完全就是男神一般的男人出现在陆漫漫身边时,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性格互补,什么叫做,地设一双!那个曾经真的以为是绝种好男人的文赟,完全在莫修远的光环下,秒成了渣!

古歆就觉得,陆漫漫需要一个如莫修远这样的男人,带着幽默,带着霸道,带着宠溺,带着各种各样……让人意想不到的锋芒,踩着五彩祥云出现。

“走吧,古歆。”莫修远说,对着古歆,显得很有绅士风度。

古歆心情也忒好,在文赟和文妍两兄妹虎视眈眈的眼神下,走得大摇大摆。

刚走出大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到柜台拿起自己刚刚买的那两盒男士内裤。

莫修远看了一眼。

古歆脸莫名有些红,又不想被人看出来一般,对着莫修远傲慢的说着,“我顺便而已。”

“我什么都没说。”

古歆反而觉得自己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她咬牙,聪明的迅速转移话题,“莫修远,你怎么出现在这个地方?”

“路过,然后看到你在和他们吵架,就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莫修远淡笑了一下。

“谢了。”真是帮大忙了!

要不然估计被推倒在地上大哭的那个人,就会是自己了!

也指不定,和文妍早就不要命的干架了,而她肯定打不过文妍那疯女人!

对于古歆的谢谢,莫修远微点头,没什么过多的情绪。

两个人走了两步,莫修远脚步停了停,“我去那边,买点衣服。”

“漫漫在这边。”古歆似乎突然才想到,“她在化妆打扮,说是今晚要参加一个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你不过去看看吗?”

莫修远似乎是犹豫了一秒,低沉而好听的声音说道,“去看看也好。”

“走吧。”古歆一笑。

莫修远跟着古歆的步伐。

两个人走进化妆间,陆漫漫抬头看着古歆进来,有些不悦,“一个人去了哪里去这么久……莫修远?”

莫修远抿唇一笑,“很巧啊,陆小姐。”

陆漫漫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缘分这东西,谁知道呢!”

“哎,你们俩需要这么生疏吗?”古歆似乎是听不下去了,“早就在床上大战了三百回合了,还搞得是陌生人似的。你还称呼她陆小姐?你该叫她莫太太了。”

“陆小姐知道为什么,我还叫她陆小姐。”莫修远说,笑得很是好看的嘴角,微扬着,“是不是,陆小姐?”

陆漫漫脸有些微红。

化妆师忍不住调侃,“陆小姐都可以不用上胭脂了。”

陆漫漫的脸更红了。

古歆看着他们的模样,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这是你们的情趣。情趣这个东西,谁知道呢?!”

古歆学着莫修远的口吻。

莫修远又是一笑。

陆漫漫觉得自己被这俩二货调侃得受不了,口吻有些不悦的说道,“莫修远你怎么在这里?”

“我买点衣服,然后就碰到了古歆。”

“哦,对,刚刚还碰到了文赟和文妍。”古歆说,“差点被文妍那女人给欺负了,好在莫修远出手相助。”

“怎么了?”陆漫漫眼眸一紧。

“小事儿。”古歆说得无所谓,“反正文赟和文妍那对兄妹,真是文城最没品的两兄妹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对文赟这贱人报以任何同情了!”

陆漫漫抿唇,沉默着没有说话。

“对了,你家莫修远还送我内衣了。”古歆说得得意洋洋。

陆漫漫瞪着古歆。

“你别吃醋啊!也别想着我把内衣让出来给你,谁让你和我穿一个型号!”

“我才没你这么小气。”陆漫漫翻白眼。

“女人心海底针,你现在应该是不爽透顶了吧,莫修远没给你买给我买了!啊,瞬间觉得自己好有成就感!”古歆说得没心没肺,就是故意找抽的那种类型。

而昨晚上那个哭得伤心欲绝的女人,今天怎么就突然变了三百六十度?!

完全不能理解古歆的世界,都在一个什么点上?!

“时间不早了,既然莫修远来了,我就回去了!”古歆又说道,“你们慢慢情趣。”

“……”

两个人,就看着古歆这么活蹦乱跳的跑了出去。

出去后,陆漫漫就从大大的化妆镜前,看着站在她身后的莫修远。

莫修远顺势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服务员恭敬的送上咖啡。

莫修远随手拿起报纸,在无所事事的看着新闻。

两个人好像从来没有一起逛过街,所以自然也没有,他等她化妆的这种事情,而这样的感觉,分明有一种,让人觉得内心暖暖的滋味……

“你想买什么衣服?”陆漫漫随口问道。

莫修远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淡淡的说着,“看上什么买什么?”

“你喜欢上什么牌子的衣服?”

“陆小姐是准备送我一套吗?”莫修远放下抱着,端起咖啡,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漫漫。

“我就随口问问。”

莫修远抿了一口咖啡,也没多说。

两个人就这么又安静的坐在化妆间里面。

好久。

化妆师终于搞定了她的妆容,划得并不夸张,却显得很是精致,化妆师说也是这种看不出来痕迹的妆容,越是需要时间。

所以陆漫漫将自己打扮妥当之后,都已经是晚上6点了。

莫修远和陆漫漫一起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终究开口道,“我陪你去买衣服,我只有20分钟时间,你不要误会,我就是觉得,你等了我这么久,作为礼尚往来,也应该陪你一会儿。”

“20分钟换2个小时,陆小姐果然是商人。”莫修远笑得好看,语气也听不出来什么,仿若就是平常的语调。

“莫修远!”陆漫漫咬牙!

“陆小姐。”莫修远突然弯腰,在她耳边低语道,“不要总是排斥自己的内心将我推得很远,你就直白的说,你想要和我再待一会儿,我不会笑话你的。”

说完,莫修远就站直了身体,笑得很夸张。

陆漫漫真是气得火大。

“你自己去买吧!我赶时间!”说完,就提着自己的阔腿裤,走得很快。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看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

嘴角的笑容,渐渐抿了下去。

转身,走回sivaseh。

里面的主管经理连忙上前,“莫先生,你私人订制的限量sivaseh唯一rose系列内衣已经给您包好了,我现在马上给您拿过来。”

莫修远微点头。

这才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sivaseh。

……

陆漫漫坐在小车内,心里各种神经崩溃。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一瞬间就会被莫修远那厮给瞬间引爆。

秦傲看着陆慢慢的模样,忍了忍,终究没有开口。

陆漫漫一路不爽的到达文城电视台。

刚到,门口就用工作人员迎接,“陆总您好,我是专门负责您今晚录制的助理小张,您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叫我来帮您,现在我带您去休息室,等会儿我们的导演会亲自过来和您谈细节。”

“谢谢。”陆漫漫点头。

小张一路恭敬的将陆漫漫带到VIP休息室。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旁边的杂志。

房门响起敲门的声音,节目导演热情的走进来,“陆总,很高兴您能够亲自来参加这个节目。”

“王导客气了。”陆漫漫得体一笑。

“节目录制时间大概是一个半小时,相关的录制细节和流程不知道您看过没有?”

“嗯,看过了,你们准备得很周到。”

“还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给我们小张提。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您。然后因为是录播,所以如果陆总现场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以直接挥手叫停,我们可以现场沟通。”

“好,谢谢。”

“不客气,你再休息一会儿,大概还有10分钟,我们通知您入场。”

“嗯。”

导演离开。

陆漫漫等了10来分钟,小张带着她走进录播室。

还没开始,主持人在整理资料,看着陆漫漫的到来,连忙起身,“陆总您好,我是主持人杨茜。”

“嗯,你好。”

“之前在媒体上看到过您,没想到您真人比电视和照片上更加漂亮。”杨茜恭维道。

陆漫漫微微一笑,“过奖了。”

“请坐。”

两个人坐在演播厅现场的沙发上。

在还没有开始之前,嘴边聊了两句。

直到,导演喊开始。

节目录制,好几个摄像头亦近亦远的出现在她们面前。

主持人主持这档节目已经有2年的经验,两个人的录制现场非常和谐,大家都以为这段时间锋芒毕露甚至有些所向霹雳的陆漫漫不是那么容易亲近,却没想到,在两个人的一问一答互动环节气氛特别的好,主持人刚开始对陆漫漫的小心翼翼,也变得大胆了些。

录制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是围绕着这段时间的商业相关,到最后,主持人开口道,“陆总,我相信很多现场的观众以及电视前的观众朋友都应该因为你的商业理论而有所感触和进步,再次非常感谢您能够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的节目。最后,有一个您的私人问题,是网友投票筛选出最想要知道的,一共三个。”

说完之后,主持人小声说道,“因为是录播,陆总不想要回答的问题,您可以选择不回答,后期我们技术会处理。”

陆漫漫微笑着,“嗯。”

“第一个问题。”主持人又恢复状态说道,“很多网友都说,陆总是因为起点高,自己家族在文城已经有了相关的地位,才会在商场上发展得如此顺风顺水,对于这样的疑问,陆总您的想法是什么?”

“首先,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我们只能接受家庭环境带给我们的一切,我不否认,因为有一个好的平台,可以更顺利的展现自己,但有句老话,叫做富不过三代,不是所有富二代都能够有一番自己的事业,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另外,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在北夏国也不再少数,如果你有那个心,铁棒磨成针,没有那个毅力,给你一张薄纸,你也戳不破。”

“谢谢陆总的精彩回答。”主持人连忙说道,“第二个问题,涉及到您的个人*,陆总准备好了。”

陆漫漫一笑,点头。

“曾经您和文赟感情很好,是文城人民都羡慕的一对碧玉。突然因为一些不好的事情导致两个人最后分道扬镳。很多网友都想知道,你现在对文赟的态度是什么?”

“其实大家不要把我或者文赟活着其他四大家族的人想得那么遥远,我们也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生活方式除了败家一点没有什么不同。”陆漫漫说着。

现场的观众都忍不住被陆漫漫逗笑。

陆漫漫继续道,“所以我和文赟现在的关系就是,因为爱过,所以不可能作为朋友。而我对他的态度仅仅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

“陆总让我们知道了,您们上流社会的人,就是败家一点而已,和我们常人没什么不同。”主持人玩笑道。

陆漫漫笑了一下,“这是生活环境所致,其实我一直很鼓励那些虽然在别人眼中买了很多别人觉得自己根本无力承担奢侈品的那些奋斗的青年们,我个人观点,仅仅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大家听听就是。我一直觉得,你不管任何时候,花在自己身上的钱都是投资,都不叫浪费,浪费从来都只是在光阴和资源上,而不是在金钱上。”

话一出,全城响起掌声。

似乎很认同陆漫漫的观点,特别是年轻人的消费观念,本来现在就和老一辈有些出入。

陆漫漫抿唇一笑。

主持人顺势缓和现场气氛,又问道,“最后一个您的私人问题,也是百分之八十的网友都想要知道的问题。当然,依然涉及到您的*。你丈夫莫修远,当初都说他是文城最不能嫁的男人,你是怎么鼓起勇气,嫁给他的?而现在,你们的婚姻生活,真的是外界传的那样,很美满吗?”

“文城人民果然八卦。”陆漫漫忍不住感叹,显得很随后。

主持人也很随和,“我认同你的观点。”

陆漫漫笑了笑,“我曾经当初嫁给阿修的时候是有些意气用事,毕竟当时发生了很多自己觉得自己都无法承受的事情。我其实也怀着喘喘不安的心情。可事实就是,有时候人生需要大胆的尝试,不尝试,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遇到的是良缘还是孽缘。而现在,我可以非常清楚明白的告诉所有八卦的文城市民,阿修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没有之一!”

陆漫漫只是说莫修远很有魅力。

他确实没有魅力,这点,她不得不承认。

而她很聪明的避开了他们婚姻美满这个问题,因为……

她不想到最后,出现一些突发情况,然后拿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凡是,她会给自己留下退路。

录制在圆满中结束。

陆漫漫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出演播室。

走在电视台的走廊上,陆漫漫脚步顿了一下,看着似乎也有些疲倦的从另外一个演播厅出来的唐夭夭。

唐夭夭似乎也看到了陆漫漫,有些疲倦的模样突然就精神了很多,“陆总。”

“很巧。”

“是啊,你来录制节目吗?”

“嗯。”陆漫漫点头。

“我也是,参加了一个娱乐节目,刚刚才收工。”唐夭夭说着,“陆总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

“我请你吃饭可以吗?”唐夭夭说,“相逢不如偶遇。”

陆漫漫想了想,答应了。

唐夭夭很是兴奋,两个人一起离开了电视台。

车子停靠在一个高档的西餐厅。

陆漫漫看着西餐厅的格局,和唐夭夭对立而坐。

“你现在的收入已经可以到这个地方了吗?”陆漫漫随口问道。

“因为请您,所以就选了一个高于自己身价的餐厅。”唐夭夭说得直白,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显得还很大方,“一直很想感谢您,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听说您很忙。”

陆漫漫很想说,其实她应该感谢她自己,还有,叶恒。

“现在在忙什么?”陆漫漫随口问道。

“接了陆氏的代言后,身价就高了很多,现在在录制一些娱乐节目,然后接了一些女二女三的角色,也在大电影上做一些友情客串。”唐夭夭直白道,“我算是我们这期新人中,发展得最快的,都是因为您,谢谢您陆总。”

陆漫漫淡笑着,“不用客气。以后,或许你还能给我带来不可预估的潜在价值。”

“谢谢陆总对我的看中。”

两个人喝了些红酒,吃着高档的西餐。

吃完之后,已经过了晚上10点了。

唐夭夭说他们管得严格,10点半之前必须回宿舍,否则第二天会被经纪人骂。

陆漫漫就看着唐夭夭风风火火的离开。

她其实实在没办法和几年后那个大红大紫的唐大明星,联系到一起。

她坐着秦傲的轿车,有些累的靠在车座椅上,往别墅开去。

……

唐夭夭急急忙忙的回到公司租的公寓。

她现在被经纪人管的严,基本不准她单独行动,刚刚说了好久才让助理先回去了,自己请了陆漫漫吃饭,她虽然出身社会的时间不长,但一般的人情世故,她都懂。

回到自己的公寓。

是三人间,房子很大,几个室友已经躺在床上敷面膜了。

她们每天练习练习,然后还要要求保证睡眠,形象对她们而言,就是本钱。

“哟,唐大明星,这么晚应酬完了?”室友安洁有些讽刺的说着。

唐夭夭一笑,对于安洁的讽刺毫不在乎,“洁洁,你敷的什么面膜啊,看上去这么细腻,我就说你这段时间为什么皮肤这么好,肯定是因为这个面膜的原因。”

“人家是天生丽质。”安洁听到唐夭夭的表扬,虚荣心作祟,也没有那么敌对了。

“哎,我就知道我怎么样都没办法有你的皮肤。”

“那当然!”安洁很自傲的说着。

唐夭夭一直表现得很友好,“你慢慢敷面膜,我去洗澡了。

安洁应了一声。

唐夭夭拿着自己的睡衣,转身走进浴室。

另外一个室友江南在浴室洗漱,贴面膜,看着唐夭夭,有些打抱不平的说着,“也你就能够容忍安洁那自以为富家女的臭脾气,你现在比她红多了,你还迁就她。”

“都是室友,咱们都能够开开心心的多好。我现在都被很多人嫉妒,总不能让他们都不喜欢我吧。”唐夭夭说,“何况我只是运气好。”

江南贴好面膜,“你实力也比她们强多了。”

唐夭夭笑着,“江南你太好了,总是给我鼓励。”

“谁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呢!”江南笑了笑,“早点洗澡,明天还有一个排练,大伟哥说一个都不能迟到。”

“嗯。”

江南出去。

唐夭夭关上门。

脸上的笑容渐渐沉了下去。

这个地方就是这么的言不由衷,很多时候,那个对你好的人,或许就会捅你一刀!

而她,只能把自己表现得,又开朗,又没有心机。

……

古歆回到家。

家里面依旧冷清。

翟安没有回来,小琴似乎也还没有回来。

她将手上提着的购物袋随手扔在沙发上,不得不说昨晚的酒醉让她整个人还是软绵绵的,所以直接回到了房间,睡觉。

趴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然后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了。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然后看着透亮的客厅。

客厅中,小琴似乎回来了,在厨房做饭。

古歆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翟安的身影。

小琴看到古歆有些诧异,她并不知道古小姐在家,连忙说着,“古小姐,你在家?吃晚饭了吗?”

“没吃。”

“我在做晚饭,你稍等一会儿。”小琴说着,“吴妈和翟先生都还没有回来,刚刚给吴妈打电话,说翟先生要吃过晚饭,晚点回来,让我自己解决晚饭,我不知道你在家,所以做的很简单。”

“我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你随便煮就行了。”古歆真的觉得小琴很啰嗦。

小琴似乎也感觉到古歆对她的不耐烦,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

古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琴做好晚饭,“古小姐,吃饭了。”

古歆走向客厅。

确实做得简单,也没有她特别喜欢的饭菜,看着就没什么胃口。

小琴有些拘谨,“或者,古小姐喜欢吃什么?”

“算了。”古歆坐在饭桌前,拿起筷子。

小琴还站在她身边。

“你坐下来吃吧。”古歆皱眉,“站在旁边,跟一尊佛似的。”

小琴觉得自己真是委屈无比。

她盛饭,坐在她旁边,吃得很小心翼翼。

古歆吃得毫无胃口,她抿了抿唇,突然问道,“买到翟安要的东西了吗?”

“没有买到,我没有找到sivaseh这个牌子。”小琴真的已经尽力了,但是那么打一个商场,她根本去了就是手足无措的,“不过我给翟先生打电话,翟先生说让我随便买一个牌子的就行了。我就随便走了一家店买了两条翟先生的型号。”

“嗯。”古歆应了一声。

那一刻,仿若有点自己都说不出来的成就感,尽管,没有表现出来。

两个人正吃着晚饭。

房门突然打开。

翟安和吴妈一起回来。

小琴看着他们,连忙放下碗筷走过去,“翟先生,您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

“吃过了。”

“我和古小姐还在吃完饭。”小琴说道。

翟安似乎顿了一下,往饭厅的方向看去。

古歆说,“小琴做的饭一点都不好吃!”

小琴垂下眼眸。

“那我来重新做吧。”吴妈连忙说着。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胃口。”古歆继续吃着。

吴妈有些尴尬,小琴也有些尴尬。

翟安笑了笑,打着圆场,“吴妈,你先回去吧,小琴去吃饭。”

“哦。”

吴妈离开了,小琴回到饭桌上,翟安走向沙发上,往沙发上坐去,突然坐在一个购物袋上面。

古歆似乎往客厅看了一眼,看着翟安,随口说道,“你的内裤在里面。”

小琴正欲开口。

翟先生的内裤她已经放在他的抽屉你了吗?

“你闭嘴。”古歆恶狠狠的说着。

小琴委屈的低头扒饭。

古歆收回视线,也在继续吃饭。

翟安有些诧异,还是拿起那个购物袋,伸手去拿自己的“内裤”。

内裤貌似包装盒有点大。

他摸索着打开包装盒,然后打开,用手摸了摸,摸着摸着,脸陡然一下就爆红了。

而此刻古歆也吃完晚饭,往客厅走去,一走到客厅,就看到翟安拿着莫修远送给她的文胸,因为看不到,双手还一直放在文胸的罩杯上,整个脸已经红透了。

古歆猛地一下将翟安手上的东西抢过来,“这是我的,你的在……”

古歆从购物袋里面翻出来,扔在他手上,“你的是这个!”

翟安沉默着,脸已经很红了。

古歆拿过自己的文胸,脸上也有些发烫。

此刻小琴也突然从饭厅过来,看着他们的模样,小琴非常口无遮拦的说着,“古小姐,你居然穿这么大的罩杯啊?平时都没有看出来,和我的应该差不多!”

古歆脸更红了,她低头看着那个文胸的尺寸,是D的!

是D的,根本就不是她的型号。

而刚刚翟安摸得那么心细……

“这不是我的罩杯!我不是这个型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翟安误会了!

翟安一直沉默着,脸红的不像话。

古歆也觉得自己解释得很多,她突然将文胸扔个小琴,“是你的你就拿去穿,送你了!”

“真的吗?古小姐,你对我太好了。”小琴由衷的感谢。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小琴,女人自然的嫉妒心顺着看了看小琴的胸部。

确实,很大!

比自己的大!

莫名有些窝火!

她想起今天说文妍的胸部时自己得意的样子,现在反而被这个土包子给比了下去。

她不爽的拿起那个购物袋,里面还有好几盒文胸!都是莫修远那厮,心血来潮,故意买给她的!

现在弄得她这么尴尬。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猛地一下把房门关了过来,很用力。

“我是不是又说了什么惹到古小姐了?”小琴有些无措的对着翟安。

翟安有些红润的脸颊上,此刻嘴角居然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很明显,还很帅。

小琴都被翟安的模样怔住了,忍不住说道,“翟先生,你长得真的好帅!”

翟安抿唇,微笑着,“嗯,谢谢。”

“哎,你这么帅,干嘛古小姐还对你这么不耐烦。”小琴感叹。

翟安微笑着的唇瓣,也渐渐的,沉了下去。

“话说。”小琴拿着那套文胸,美滋滋的一笑,“古小姐送给我的这套文胸真的好漂亮,古小姐就是脾气大点,人真好。”

翟安似乎往古歆的房间看了看,手上拿着那两盒内裤,问道,“这是你买的吗?”

“不是,是古小姐买的。”小琴说,“我给你打了电话啊,我没找到这家店。”

“她怎么知道我要买这个?”

“今天在家的时候她看到你给我的小纸条了。不过当时看古小姐脾气还很大,我也不知道她会去帮你买。早知道我就不给你买了,买多了好浪费。”小琴说着,还有些自责。

翟安沉默了半响。

“翟先生,我帮你放进柜子里吧。”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自己进房间就行了。”

“嗯。”

小琴还沉溺在突然拥有这么漂亮的文胸上。

翟安走进房间,打开一盒,然后拿着去了浴室。

他其实不敢奢望什么,但……

就是带着期望。

……

陆漫漫和唐夭夭分别后,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一天下来,真的已经很疲倦了。

她这么慢悠悠的走上楼。

脚步在莫修远的房门前停了一下。

她突然想到莫修远今天下午的举动,突然想起古歆傲慢无比的说着,莫修远送她内衣了!

她其实知道莫修远和古歆两个人,怎么都不可能有什么,但就是莫名有些,不爽的滋味。

而古歆那妞,也半点不会看人脸色,也一脸洋洋得意。

想着,心里就有些不爽。

莫修远那货,就不知道送内衣这种东西,得分人,得避讳的吗?!

遇到两个二货,陆漫漫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被他们给气死!

她踩着高跟鞋狠狠地走过莫修远的房门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

眼眸微动,似乎看到了床头上一个好看的包装盒。

她走过去,拿起那个盒子。

盒子打开。

一套红色的文胸,一套在灯光下,闪烁着钻石般晶莹剔透的红色内衣,闪闪发亮的出现在她面前。

分明,好看到不行!

她控制着心跳频率,将那套文胸从盒子里面拿了出来,放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型号,应该刚刚好。

她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控制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看着门口站着的莫修远,他修长的身材穿着墨绿色睡衣,有些漫不经心的靠在门边,低沉的磁性嗓音缓缓说道,“还喜欢吗?陆小姐?”

------题外话------

周末小宅会懒惰。

一般12点前更新。工作日恢复9点更新。

么么哒。

推荐醉猫加菲最新力作《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简介:

一个人到底是钱多才能命好,还是命好才能钱多?

秦天阁主秦蔻儿有钱,很多很多银子

那个死变态的男人却有命,天生帝王命

于是有一天,最有钱的女人碰到了最有命的男人:

“秦蔻儿,本太子第一次睡女人就睡了你,你是不是特有面?”男人酥胸半露,抖脚穷嘚瑟。

“太子爷,本阁主第一次花银子睡男人,就嫖了你,你是不是觉得无比自豪?”女人兰花手青花瓷的媚笑。

最有钱的嫖了最有权的,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恶男祸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