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女人之战(六)爆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克兰集团股东大会。

陆漫漫稳重大气的说着,“很高兴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参加由陆氏集团为克兰集团最大股东的董事会议。”

全场,鸦雀无声,似乎都在诧异此刻的状况。

又因为,不想出那个风头,选择了静观其变。

倒是陆漫漫,显得无比的从容,她转眸,对着一边因为激动甚至是愤怒而站着急红了脸的尹兰旖说道,“坐吧,不需要这般拘谨。”

尹兰旖的情绪已经绷到了极限。

原本以为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没想到最后会被人这么的做了手脚!

她想不通,颜克兰凭什么会把股票卖给陆漫漫,陆漫漫能给多高的价格让颜克兰心动?她真的不相信颜克兰会这般的轻易妥协,何况针对颜克兰这个人她做过深入调查,这个人的性格并不是那种为了钱可以丢下尊严的人,甚至有时候,为了让自己有面子,会做一些明知道是伤钱的事情。

她甚至真的没有半秒钟想过,颜克兰这个人会把股票转让给和他有着如此过节的陆漫漫,她万万没有想到,陆漫漫会这么轻易的从颜克兰的手中买过来!她万万没有想到,陆漫漫可以这么耀武扬威的坐在这里。

“尹董事喜欢站着,也无妨。”陆漫漫笑着,也没有想过得到她的回复,直言道,“今天委托颜克兰CEO召开这个股东大会,主要有三个事情需要宣布,当然,在说事情之前,我更期待和大家的初次见面,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陆漫漫,陆氏集团市场部A组总监助理,现全全负责克兰集团的相关事务。大家好。”

说着,陆漫漫恭敬的站起来,鞠躬。

其他董事看着陆漫漫,缓缓,还是响起了欢迎的掌声。

陆漫漫坐下,说道,“首先,我先解决大家的疑惑,为什么陆氏集团会收购克兰集团,为什么前克兰接团董事长颜克兰先生会将自己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让给我我们陆氏。”

百分之四十!

这个数字,已经让人汗颜。

“而我们陆氏拥有了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成为了目前最大的股东。”陆漫漫对着这么多比她有些长了一倍的股东,一举一动都显得沉着而稳重,她继续道,“陆氏之所以会收购克兰集团是因为克兰集团有发展潜力,我们陆氏需要一个高端品牌,克兰集团再合适不过,一系列的营销策划将在后期给各位董事过目。至于颜克兰先生为什么会选择将股份卖给我们陆氏集团,也是看在我们对克兰集团的大投入规划上,同时也是对各位股东的一个负责!”

陆漫漫这一席话说得很是得体,一方面表明了陆氏收购克兰集团是为了让克兰集团发展得更好,让董事对陆氏的规划充满信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颜克兰面子,让他不至于在其他董事面前过于尴尬。

“那些客套话我就不多说,现在我开始宣布三个事情。第一,从即刻开始,董事会新成员成立,所有董事人员按照克兰集团的年收入按照股份制进行分红。第二,董事会成立后,董事成员有权利参与各项克兰集团的决策事项,原则上超过200万以上的项目需要经过董事会的集体决策方可执行,具体各项决策参与的成员及参与的方式,回头我会让颜克兰CEO转发一份在大家的邮件里。最后,也许大家从我的口中应该也猜到了,颜克兰先生虽然不再是克兰集团的董事长,却从今日开始,聘请为克兰集团CEO,依然全全负责克兰集团的所有运营工作。同时,其他员工的职位暂时不做任何变动。”

股东些面面相觑,所有人开始有些嘀咕着。

尹兰旖就这么一直看着陆漫漫,带着仇恨,不发一语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就算表现得很淡定,也似乎是一脸旗开得胜的表情。

尹兰旖愤怒的起身欲走。

“尹董事。”陆漫漫突然叫住她。

尹兰旖停了停脚步,狠狠的看着她。

“知道你很忙,也不想耽搁你太多事情,就是想要当着董事会的面感谢一下你,没有你,克兰集团的股市不可能回升得这么快,谢谢你的大量融资让克兰集团恢复稳定。”陆漫漫说得天真无邪。

其实谁都知道,尹氏集团对克兰集团的收购,带着势在必得的架势。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绝对是尹氏集团的囊中之物。

谁都没有想到,剧情会有如此的大逆转。

尹兰旖脸色已经黑到低估,丝毫不给面子,也丝毫不在意场合的说着,“陆漫漫,你别这么得意!”

陆漫漫耸肩一笑,“不送。”

尹兰旖恶狠狠的走出会议室,脚下的高跟鞋踩得异常的响亮,渐行渐远。

陆漫漫回眸,说道,“不耽搁各位董事的宝贵时间,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在马上提出来,我会立刻给大家解答。”

董事些看着陆漫漫,然后都怕枪打出头鸟,均选择沉默。

陆漫漫也不多说,从位置上站起来,“以后请多多指教,各位散会。”

陆漫漫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门口,张翠恭敬的等着她。

陆漫漫往外走去,张翠跟上她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电梯。

张翠毫不掩饰的笑着说道,“陆总,我刚刚看着尹小姐的脸色,已经臭到底了,大概是被你气疯了吧。”

“就怕疯不了。”至少疯了,以后就少点麻烦。

她可不相信,尹兰旖会就此善罢甘休。

但也不得不说,今天的董事大会,看着尹兰旖分明像是吃了屎的表情,确实让她爽到不行!

她们走向克兰集团的大楼门口。

奇怪的是,秦傲的车居然不在。

她诧异的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居然无法接通。

陆漫漫皱眉,总觉得有些异样,但也没有多想,和张翠打了个出租车。

秦傲平时一般都会等她,实在有事儿,会先给她发个信息说一声,得到她的回复才会离开。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和张翠坐在出租车上,越来越觉得是有蹊跷。

她连忙拿起电话给莫修远拨打,那边懒洋洋接通,“想我了,陆小姐?”

“莫修远你别吊儿郎当了,秦傲不见了。”

“什么?”那边瞬间严肃了起来。

“准确说是秦傲突然打不通电话了。我今天去克兰集团开董事大会,让秦傲在楼下等我,平时他从来不会不说一声就自行离开,今天莫名其妙人就不在楼下了,关键是我打他电话也打不通,秦傲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他一向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

“陆漫漫,你现在在哪里?”莫修远突然眼眸一紧,语气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啊?”

“你在什么地方!”莫修远的口吻明显紧张了很多、

陆漫漫有些莫名其妙,反而被他搞得有些紧张,她转眸看着文城的街道,看着路牌正准备说地址,突然看到一辆黑色轿车直直的往这边看了过来,分明没有半点减速的痕迹。

陆漫漫整个人一阵惊吓,条件反射的大叫了一声,“啊,小心!”

然后,哐的剧烈撞击。

陆漫漫的手机从手上掉下去,抛出了出租车。

在此之前,出租车在看到小车开过来时,猛地一个急转,尾巴完全和车子相撞,然后在惯性下,将街道旁边的栏杆都已经装坏了好几个,街道上一瞬间就拥堵了起来,车辆行驶不同。

陆漫漫迷迷糊糊的看着前方。

她动了动手指,手机已经不知道落在了什么地方。

她只觉得刚刚好像经历了上一世的惨烈,疼痛猛地一下袭来,全身就像腾空了一般,毫无知觉。

她努力强忍着,强忍着让自己不要闭上眼睛,她恍惚看到两个陌生的身影,强势的开着已经几乎锁死的车门,在蛮力下打开了,然后将她的身体,从到处都是玻璃的小车内拖了出去,那一刻,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就觉得自己身体在摇晃,一直不停的摇晃,然后,失去了知觉。

失去知觉前她还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死。

没有让文赟以及文家人落得应有的下场,她不能死……

何况。

她答应过莫修远,以后会义无反顾的。

……

夜色迷茫。

周围静的可怕,头顶上那盏昏黄的灯光,都安静得让人寒颤不已。

陆漫漫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一个什么地方,只看到破旧的房子,带着很重的灰尘味。

她猛然咳嗽了两声。

一咳嗽,就觉得似乎扯到了哪里,痛的她眼眶瞬间泛红,而她嘴里,似乎还有血腥的味道。

她经历了一场车祸。

好在,还没死。

应该没死吧,否则,自己又重生了?!

她很想笑笑自己此刻还可以这般调侃自己,但嘴角实在没办法上扬,太痛了,她怕没笑出来,倒是哭得泪眼朦胧。

她努力地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

她看到自己躺过的地方,有着一团湿润的痕迹,在如是昏黄的灯光下看不出来是什么,散发着的气味却非常明显的知道,是血。

一地的血。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只是感觉到有些虚弱,头部眩晕,大概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她尽量不让自己太过激动,尽量保持冷静,也在保存体力。

她其实很怕,没有等来救援,自己就被自己给折腾死了。

她隐忍着疼痛,一点一点,慢慢的在检查自己的伤口。

伤口很多,但大多数应该都是皮外伤。

内脏如果伤到了,自己大概此刻也活不了了。

想到这里,微松了口气,在尽量不碰到自己的伤口下,挪动着身体,往墙边去。

她需要找个支撑点。

这么刚把自己挪动墙角,微喘气的一刹那。

远远的铁大门突然打开,响起铁锈的声音,在如是安静的夜晚,异常的惊悚。

陆漫漫瞪大眼睛,控制内心的慌乱,看着铁大门。

铁大门闪着一道亮光,亮光循序渐进,陆漫漫看清楚了站在最前面的人,内心猛然一紧。

大概,凶多吉少了!

……

“啊!小心!”

耳边,突然响起陆漫漫不受控制的尖叫声。

然后,响起激烈的撞击声!

莫修远拿着电话,整个人都在发抖。

从知道秦傲突然莫名其妙不在后,就觉得事情绝对不简单,而他的预想,在下一秒就得到了证实!

他有些紧张的狠捏着手机,大声叫道,“陆漫漫,听到回话!”

那边显然,没有任何回应。

莫修远抿紧了唇瓣,脸色已经冷的吓人。

他拿起电话,准确拨打,“叶恒,陆漫漫出事了,我现在需要你帮我马上大厅此刻哪里出了重大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的地点在什么地方,周围是否有摄像头。如果摄像头,把监控录像调出来,马上发给我!另外,帮我找秦傲的下落。”

“阿修,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变得,又快又急。

以前的阿修,不会这么,这么……慌张!

“其他不多说,按照我说的做!”莫修远猛地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又开始拨打另外一个号码。

号码响了很久,却无人接通。

莫修远脸色一沉,继续拨打,又一个人的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大哥。”

“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莫里斯回答。

“尹兰旖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我今天没有和她联系。”莫里斯诚实的说着,“哥,听你语气,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怀疑尹兰旖对陆漫漫动手了。”

“什么?!”

“最好别是!”莫修远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时,就已经往别墅外走去,现在已经坐在了他的专用跑车上,一跃而出。

陆漫漫说他在从克兰集团离开的方向,这个时间点,陆漫漫应该会直接去陆氏集团,开完会,自然要回到陆氏去汇报工作,所以陆漫漫的路线应该是从克兰集团到陆氏集团,莫修远锁定方向,开得有快了些!

他的车子很快开到交通堵塞要道。

莫修远将车子停下,迅速的往现场走去。

扒开人群,莫修远看到两辆几乎已经变形的车辆,如果陆漫漫坐在这边,那是不是就代表着……

莫修远眼神一紧环顾四周。

救护车因为交通堵塞,也停在远远的地方,他看着几个白衣工作者抬着担架,速度很快的越走越远。

莫修远大步追上去,分别看着两个担架上的人。

一男一女,伤得不清,但是没有陆漫漫。

莫修远左右环顾,在寻找交通摄像头,他拿起电话,“叶恒,交通事故出事地点在文阑街十字路口前面10米的地方,出事地点左上角有一个红绿灯摄像头,右边有一个交通管制摄像头,你将此刻30个小时前到现在的监控传给我。”

“是。”

莫修远看着摄像头的方向,回头又看了看车辆相撞的痕迹,迅速的回到自己的车座上,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叶恒在10分钟后将录像传给莫修远。

莫修远将车子停在旁边,拿起自己随手放在车上的笔记本电脑,连上无线WIFI,打开邮件。

邮件点开,视频播放。

莫修远一点一点审视着视频,半个小时前,交通一切正常,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车子停在这里。

莫修远微快进着,突然按下暂停键,开始正常播放。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从一个十字路口开了过来,速度很快,仿若时间有些急。

而那辆车根本就没有半点停顿,仿若是时间已经不够了,一路狂飙,直接撞上那辆行驶中的黄色出租车。

莫修远内心一惊。

视频中,那辆出租车被撞击得特别严重,车子都已经被撞在人行栏杆上,将栏杆已经装的变形。

与此同时,那辆撞人的小车内下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陌生男人,强壮的体魄训练有素的直接来到出租车的后座,在几下蛮力的拉扯下,出租车的房门被拉开,陆漫漫全身是血的被拖了出来。

莫修远抿唇,唇瓣几乎已经发白。

陆漫漫被一个男人抗在身上,往另外一辆车走去。

莫修远将视频放大,想要看清楚车牌号,发现车牌号已经完全遮掩,连车子的商标和一些重要线索都遮盖了,看上去就像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并没有太多的标志性特征可以寻找。

很显然,这样的手法,已经算得上是熟手了。

莫修远眼眸一紧,似乎看到陆漫漫的手艰难的在车尾上留下了一个痕迹,因为手上都是血,车尾上已经涂抹上了血渍,而那两个绑架陆漫漫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开着车,迅速的扬长而去,消失在视频监控的范围。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那辆轿车,拿起电话拨打,“叶恒。”

“阿修,发现了什么线索吗?”那边似乎也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你现在马上找人去看全城的交通摄像头,看一辆黑色轿车的,我只能隐约觉得是奔驰中的一款,很大众的一款轿车,你注意观察车尾右上角部位的红色血渍,发现那辆交车后,就追踪那辆轿车的行径,陆漫漫在那辆车上。”

“是。”

“另外,帮我查一下尹兰旖今天的活动轨迹。”

“好的。”叶恒点头。

莫修远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即使额头上已经在冒出了虚汗。

他将车子行驶在路上。

此刻,他不能一直等待交通摄像,文城这么大,交通这么复杂,首先从这个工作量而言,就不见得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况还有可能,某一段交通摄像头损坏没有启用,某些非重要关口为了节约市政成本也可能没有启用,都可能让线索随时断掉,他不能将这个报以最大的希望。

莫修远脸色一沉,将车子开到了克兰集团楼下。

秦傲是在这个地方消失的,那么从这点开始找他的线索应该是最快的,他看着克兰集团停车场的监控摄像,走向保安室,查询监控情况。

一直快进倒退。

莫修远突然叫住保安。

保安按下暂停,正常顺序播放。

莫修远看着监控里面秦傲站在车子外面在吸烟。

按照秦傲的的敏锐力,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不了有人在他旁边,除非,是熟人。

视频中,秦傲将烟蒂熄灭。

莫修远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女人背对着摄像头,但是从这个身段和背影,不可否认,确实是尹兰旖。

尹兰旖似乎和秦傲说了什么,两个人坐到小车内。

车内的情况看不清楚,因为车窗玻璃全部都是黑色的,只感觉停了2分多钟,车子就启动开了出去,很显然,此刻开车的绝对不再是秦傲,很有可能是尹兰旖。

如此没有大动手脚的就将秦傲搁到了,没有引起任何人动静。

莫修远走出保安室,根据车子离开的方向,往街道上开去,他开的有些慢,在观察一路的环境,依照尹兰旖的性格,应该不会笨到一直开着秦傲的车,这样就是把自己个暴露了出来,所以她肯定会在某一个地点进行还车,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莫修远来来回回的在这条道路上开了3圈,将位置锁定钻进一个胡同里,果然,不远处听着秦傲的那辆黑色轿车。

莫修远干净下车走过去,车子紧锁,秦傲并不在里面。

他左右环视,找到了秦傲的轿车,轿车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不过可以明确的确定此事是尹兰旖,所为……

莫修远冷冷的一个眼神,显得无比的狰狞!

……

偌大的废旧仓库。

仓库很静,静得仿若只能够听到陆漫漫自己,急促呼吸的声音,一声一声,有点喘不过气。

她真的没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尹兰旖,这般的居高临下。

尹兰旖似乎很享受的看着陆漫漫此刻惊悚的表情,看着她那么无力反抗的小白兔模样,她想着自己现在就是微动个手指,也能够将陆漫漫掐死,她就觉得,今天下午在克兰集团受的窝囊气,得到了那么一丝释放。

她微蹲下身体,和满身是血满身是伤的陆漫漫保持着一个水平线,她抬起她的下巴,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陆漫漫脸上的血渍和伤痕,似乎是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么重的车祸,你这张脸居然没有给毁了。”

陆漫漫隐忍着情绪,和尹兰旖的眼神对视。

对视着,并没有半点退缩。

尹兰旖似乎有些好笑的笑了一下,带着那么明显的不屑,“陆漫漫,看到我,不说两句话吗?”

陆漫漫觉得自己喉咙都是痛的,口腔中都是血。

她猜想自己此刻的样子,应该又狰狞又恐怖,还有一种任人宰割的无助。

尹兰旖应该是很享受这样的状态,很享受她此刻,这般狼狈的模样。

她实在没有想到,尹兰旖会做得如此极端。

换成是自己,如果是自己丢掉了一个case,她也不可能,疯狂到这个地步。

果然,尹兰旖被气疯了!

疯了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说话!”尹兰旖冷冷的眼神,声音大了很多。

在宽阔的仓库里,响起怔怔回荡的声音。

陆漫漫微动着嘴唇,她承认她现在很虚弱,甚至底气不足,但她还是用了自己最平静的声音说道,“尹兰旖,你绑架我到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我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尹兰旖说,“杀了你啊!”

陆漫漫心里是恐惧的。

因为她觉得尹兰有可能做得出来。

但是她并不觉得她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手上,她总觉得,莫修远会来救她。

她看着尹兰旖,说,“何必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何必?”尹兰旖说,狠狠的说着,“你以为,我仅仅只是一个克兰集团就做这么疯狂的举动吗?!不只是!我只是受够了你这么出现在莫修远的面前,受够了!不管如何,不管莫修远对我如何,我都不允许他身边有任何一个女人,绝对不允许!陆漫漫,你一次又一次的触碰我的底线,我早就想动你了!本以为这次克兰集团让你看明白我的能力,再弄你,没想到,你居然会拿下克兰集团的股份,陆漫漫,我果然没有任何理由,把你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

陆漫漫看着激动无比的尹兰旖,看着她整个人的模样,已经在灯光下变得狰狞无比。

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再让自己尽量的心平气和,她说,“尹兰旖,你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后果?”尹兰旖笑了,笑得很疯狂,“你以为莫修远会杀了我是吧。”

陆漫漫审视着她的模样。

“不会。我告诉你陆漫漫,绝对不会!”尹兰旖说,“莫修远不会为了你杀了我,因为我曾经为他打过孩子,他曾经承诺过,不会杀我,在我没有……”

尹兰旖似乎顿了一下。

陆漫漫一直看着她的细微变化。

“陆漫漫,莫修远会杀了任何人,任何如果真的挡住了他的所有人!但是不会为你,杀人!”尹兰旖说,说得,迷糊不清。

陆漫漫不知道尹兰旖那有些自相矛盾的话。

她就是这么看着她。

“莫修远的不顾一切,只会用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不是你我!”尹兰旖说,一边说,一边疯狂的笑着,笑得很是夸张,“是不是和我一样,有种心酸的感觉?!是不是觉得不管自己多努力,都不可能成为莫修远心中之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漫漫已经看不懂尹兰旖,不知道她隐含着什么意思。

不知道她颠三倒四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没关系,因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莫修远的一切,我只会告诉你,陆漫漫。如果哪天我死了,我只会死在莫修远的手上,但死的原因不会是因为你。”尹兰旖冷冰的脸色,狠狠地说着,说得那么肯定。

陆漫漫咬唇,很咬着唇瓣。

莫修远到底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存在。

莫修远到底是谁?!

会让人,这般的毛骨悚然。

尹兰旖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看着她如此,心里一阵得意,得意的说着,“陆漫漫你应该感谢我,你死在我的手上,而不是有一天,突然就死在了莫修远的手下,亦或者,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死了!”

“尹兰旖。”陆漫漫咬牙,迎面对着这个女人,“我不知道你给我透露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们的故事,我和莫修远本来就是形婚,表现偶尔一些亲密的举动只是给别人看的。你其实犯不着因为我而吃醋,我们只是互相交易而已。”

“互相交易?”尹兰旖冷眸一紧,“我之前也以为是,但是莫里斯告诉我,她说莫修远喜欢你很久了。”

莫修远喜欢你很久了!

怎么可能。

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

有交集的时候,也是在后来文赟的仕途发展之路上,那个以后发生的事情,还是敌对的立场。

莫修远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她肯定道,“不可能。”

“不管可能不可能,我对你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尹兰旖看着她的模样,“之所以没有撞死你,就是不想你死的这么痛快,就是让你感受一下,那种临近死亡时的恐惧滋味!”

“尹兰旖。”陆漫漫叫着她的名字。

看着她此刻隐动的眼神,分明带着如此明显的杀意。

她感觉,就在下一秒,尹兰旖身后站着的两个大汉,或许就会勒死她。

陆漫漫额头上冒出阵阵冷汗,她对着尹兰旖说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拿下克兰集团的股份吗?为什么颜克兰会愿意将股份转让给我?!”

尹兰旖眼眸似乎是动了动。

她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此刻的模样,嘴角邪恶一笑,“你是在拖延时间?你以为,会有谁来救你?”

“我只是想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或许你会对我网开一面!而我和莫修远本来就是形婚,我没想过他会来救我。更何况,事发突然,谁知道,我突然消失了!”陆漫漫在说服尹兰旖。

尹兰旖讽刺一笑,“你确实比我想的聪明陆漫漫。所以,我愿意给你点时间,说说你为什么能够做到,让颜克兰心甘情愿还得配合你演戏,我倒是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份能耐。”

陆漫漫深呼吸,她就知道,作为商人,不可能不想知道自己败在什么地方。

任何一个人都会想要一个结果,而她现在能够拖延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尹兰旖感兴趣,且很想从她口中知道的事情。

她说,“从我知道你在收购其他股东的股份时,我就知道我从旁走的方式走不通了,毕竟你走在我的前面,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还能和你争,所以只能从我们都觉得最难啃的颜克兰出发,直捣虎穴。我其实是利用了平常人都会惯性的一个思维,就是觉得颜克兰这个人打死也不可能和陆氏合作,从而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没有对我和颜克兰的私下合作产生怀疑。”

“而颜克兰之所以愿意将股份卖给我,也确实不是因为他主动意愿,而是我抓到了他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我才能够和他谈条件,而他也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谈,只能答应我说的任何事情,顺便配合我演戏,让你们尹氏大量融资将克兰集团的股份拉回到平常线上。”陆漫漫说,看着尹兰旖越渐难看的脸色,说得很清楚。

没想到,自己被陆漫漫,玩的团团转!

花大价钱,给别人做了嫁衣!

“你是之前就握有颜克兰的秘密吗?”尹兰旖狠狠地问道。

“不是。”陆漫漫说,“是在知道无能为力和你竞争的时候,想到的怎么从颜克兰手上拿到股票,就想着或许每个人都有弱点,攻其弱点,会事半功倍。”

尹兰旖脸色铁青。

不得不说,陆漫漫真的聪明。

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想到更直接且根本就是万无一失的方法。

她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陆漫漫口中说的相关,她只是按照商业方式去收购企业,没有想过更多的投机取巧!

她咬牙,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更能干的样子!

当初拆穿莫璃的时候,她仅仅只是以为这个女人有点计谋,现在克兰集团的收购案,她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不只是有计谋,还很有智慧。

而这样的女人,她确实嫉妒,一旦嫉妒,就想要,斩草除根。

尹兰旖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狠狠的看了一眼陆漫漫,冷冰的脸色,冷冷的口气,“做了她。”

身后两个大汉,上前。

“尹兰旖!我和莫修远真的是形婚!我有证据!”陆漫漫大声地说着。

尹兰旖脚步停了一下。

是不是形婚是否对她要不要杀陆漫漫并没有多大的关联。

但是,女人的嫉妒心就是这么强烈。

她就是想要知道,莫修远是不是对所有女人一样,都是这么冷血,而她实在不想接受,莫修远对陆漫漫的特别之处。

所以,她离开的脚步,又退了回来。

“证据,什么证据?”尹兰旖好笑的问道。

“如果不是形婚,我应该和莫修远上床了是不是?”陆漫漫说。

尹兰旖眼眸微动。

“我还是处女!”陆漫漫一字一句。

尹兰旖脸色似乎急剧变化!

陆漫漫说,“我还是处女,处女,就可以证明,我和莫修远是形婚,我们根本就没有上过床。”

“是吗?”尹兰旖狰狞的脸上,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陆漫漫看着她,看着她如此邪恶的样子,心里一紧。

“怎么证明呢?陆漫漫!”尹兰旖问她。

“这两个男人,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证明!”陆漫漫指着面前的两个壮汉。

尹兰旖的笑容笑得更加的明显了,她说,“陆漫漫,你真的贪生怕死到,宁愿被男人糟蹋?!”

“我只是很想活着,我只是很想让你知道,我和莫修远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用对我赶尽杀绝!”

“你怎么知道,就算你和莫修远是形婚,我就会放弃杀了你?”尹兰旖冷冷的问道。

“我和莫修远没有你想的关系,你不用嫉妒我。而在北夏国所有人传统女人心目中,第一次不会不重要,我保留了23年的清白,没给我曾经很爱的男人文赟,也没有给现在的莫修远,却愿意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拿来和你做交换,算是你没能够得到克兰集团的交换,这样方式,你不吃亏!”陆漫漫急切的说着。

她不能让自己死!

用什么代价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让自己就这么死了去!

尹兰旖眉头微动,“这样的方式,是不太吃亏。不过陆漫漫,你倒是让我想到了更好折磨你的方式,比如……先奸后杀!”

------题外话------

今天是不是稍微早点!

小宅已经尽力了!

然后小宅非常无语的告诉大家,小宅的月票活动内容存放在了小宅公司的电脑里面,只有明天上传了!

亲们原谅宅的,笨拙吧!

还请亲们踊跃的投票,月票奖励绝对都是棒棒滴!

哈哈~

爱你么不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