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女人之战(七)真相及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你倒是让我想到了最好折磨你的方式,比如……先奸后杀!”尹兰旖阴冷的声音,在如是冷冰的破旧仓库中响起,带着阵阵的回音,显得更加的惊悚。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尹兰旖。

这是她能够想到,最后可以拖延时间的唯一办法。

她记得她出事的时候在给莫修远打电话,她真的相信他终究会找到她。

而她不希望,莫修远来的时候,她只是一具冷冰冰的身体。

重生一世,她很感激老天爷的厚待,让她可以,将上一世的委屈和愤怒发泄,让她可以亲自亲手撕破文家人的真面目,让她可以,不需要顾忌的报复文家人,报复文家人的心狠手辣!

她从没想过这一世,会死的这么早。

没有完成自己的所想,她不能死,她不允许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尹兰旖这个疯狂的女人手上。

她狠抿着唇,在默默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理智上告诉自己,这是唯一且最好的方式拖延自己活下去的时间,内心深处,也有一万个排斥,一千万个不想被任何人碰的排斥,她从小的教育很单纯,女人就应该,洁身自好。

而现在。

她为了活着,为了活下去,选择这样的生存。

如果换成上一世,也或许她真的会为了保持自己的清白,而这么毅然的失去。

人,真的会变,变得,自己都觉得不认识自己。

陆漫漫说,“尹兰旖,你真的没必要对我赶尽杀绝,我也只是一个为了活着而贪生怕死之人,我没有什么能耐让你来脏了这个手。”

尹兰旖笑,笑得疯狂,“陆漫漫,你还真的怕死,怕死到什么原则都没有,我倒是真的太看得起你了!我以为按照你的脾气,你会因为我今天对你的屈辱而视死如归,你不会拉下自己的尊严这般的求我,看上去,连自尊都没有了。陆漫漫,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让人跌破眼镜呢?”

“我本来就不是你想的那么完美。”陆漫漫说,一直说到,在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我只是被文城人包装得很好,我只是很会为自己做营销,我其实就是一个出生比较好的普通人。尹兰旖,你放过我,我答应你任何条件。”

“虽然你这般的姿势,这般的低廉的模样让我真的很爽,让我真的觉得我对你太兴师动众了,恍惚觉得你也不过如此。但是陆漫漫,我这个人做事情从来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将你带到这个地方,就凭你这么伪装的模样,就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想要把我说服,你太小看我了。”尹兰旖说,笑得邪恶无比,“你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我看出来了,但你是不是一个普通人,我真的看不出来。要不然,你看,你都耽搁了我杀你的时间,将近半个小时了,否则,你早就死了千百回了,而你现在还在和我谈条件?!这点,你觉得你还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早就崩溃了,你居然这么理智的说一些,我确实没办法拒绝听的话语?!陆漫漫,换成别人,大多数已经被你所迷惑了,可惜,你想要迷惑的对象是我,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笨。”

“尹兰旖……”

“我不排斥先奸后杀的方式,毕竟,我真的很想要知道,你和莫修远是不是形婚,莫修远有没有真的碰过你。”尹兰旖冷冽的眼眸一紧,“你看,你多聪明,又给我自己争取了,10分钟的活命时间。”

说着,尹兰旖又退后了两步,对着她身边的其中一个大汉说道,“强奸她。”

一个大汉一怔,看着尹兰旖。

“怎么,听不懂?”尹兰旖询问。

大汉似乎瞬间明白,开始脱裤子。

尹兰旖就这么淡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陆漫漫全身都是血的样子,看着她污秽的脸上,开始有些发白的模样。

她身体不自主的往后退,被墙壁所挡住。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在她面前脱掉裤子,往她身上靠近。

她选择了一个对自己残忍的方式,她不知道,她的接受能力有多强,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可以承受到什么地方,会不会中途,就可能逼疯了她!她不知道她为自己争取到的这十分钟,是不是只是十分钟而已。

她狠狠地抿着唇,狠狠地提醒自己,没有什么,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没有什么,不要崩溃,不要拒绝!

她眼眸微动,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光着下身,走近自己。

……

莫修远确定了秦傲的轿车,也确定了这起绑架案的始作俑者尹兰旖。

目前他只能通过各种关系网去查尹兰旖今天的行径,通过各种关系去查,尹兰旖在文城,会选择谁帮她进行绑架,按照车祸现场和绑架的手段,明显是熟手,而尹兰旖来文城的时间不长,她能够聘用的人,避过叶恒,到底还有谁?!

莫修远选择和叶恒进行汇合。

两个人在魅色酒吧一个特殊的房间内,那是魅色酒吧中,叶恒一向喜欢待的固定包房,从不对外,叶恒独享,而包房的内,还有一个暗格,暗格内,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偌大空间,里面装着若干台电脑,还有很多高科技的产品。

此时,里面几个男人正在对电脑进行操控,文城的整个交通网络,早就被他们所攻克,随时可以连接到文城的网络系统中,所有男人全神贯注的一直在寻找莫修远口中的那辆可疑的车辆。

叶恒一直在打着电话似乎是寻找各路关系,调查尹兰旖这段时间和哪个黑道相关的公司是否有紧密联系,甚至问了一圈尹兰旖可能会知道的国际雇佣兵,显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答案。

莫修远眼眸一直看着交通视频中,眼神很快的扫视着各台电脑。

叶恒放下电话,走过来,“没有查到。”

莫修远微点头。

尹兰旖跟了他们这么多年,反侦察能力,在就已经,潜行默化,所以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不足为奇。

他现在只能把所有的注意力用在视频监控上,他让面前的几个男人不停的回放着从出事后的视频,一遍又一遍,时间在他们之间流逝,过了已经将近5个小时了,换成其他人,应该早就已经心慌无措了,但是莫修远,还是这般冷静的,冷静的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这里,停一下。”莫修远突然指着屏幕的一个地方,“放大。”

按照操作,那个从眼底下一闪而过的轿车,在他们视线下清楚,因为存在屏幕的时间特别短,而且那个死角,很容易让人给忽视,这么突然出现,然后锁定,就真的看到了那辆轿车车尾右脚处有一个红色的痕迹,看不出来是血迹,但是和绑架陆漫漫时的轿车痕迹位置一模一样,已经能够断定,就是这辆车子。

而这辆车子在走出绑架地的街道后,就将掩盖车牌商标和一些遮挡重要标志的遮挡物给撕了下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是一辆毫无异样的车辆。

当然,莫汐远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如果一直将车子的遮挡住,倒真的会吸引更多的人,走过一段距离后,肯定会将东西撕下来,然后融入街道和人流之中。

“将车牌号还原。”莫修远说,因为摄像头的清晰度,加上车子的急速前行以及,导致车牌号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一个男人将那个画面进行截图,然后修复。

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数字,文AA2234。

叶恒看着那个数字,已经拿起电话,“现在马上给我发通知下去,全城找一辆车牌号为文AA2234的奔驰轿车,传下去,第一个找到的人,重赏!”

莫修远继续让面前的几个人男人在监控中寻找这个车辆。

文城的车流量太大,确实有他今天担心的情况,就是某些路段说没有就没有,某些地方,说画质不清楚,就画质不清楚。

这样从监控中寻找如此大流量的车辆,就成了一个无比浩大的工程。

莫修远一直沉默冷漠的看着屏幕,额头上似乎划过一些汗水,他并没有在意。

时间过去。

他们在屏幕上找到了几个点位的车辆出入,然后又消失,又寻找,每找到一个,就锁定某个区域,叶恒安排人去哪个区域进行视察,这么一直一直找下去。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

很多该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已经发生了。

莫修远用手捂着自己的太阳穴。

到现在,没有传来任何,可以让人稍微好点的消息。

莫修远默默的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叶恒看着他的模样。

尽管脸色依旧,但他似乎感觉到,他焦躁无比的心情。

阿修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没有这般的,完全是把自己逼到极限的在做一件事情。

房间内安静无比。

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

莫修远冷冷的脸色,依然双眼不停的注目在视频上。

“这里。”莫修远指着一个点,“具体位置。”

坐在他前面的男人一怔。

他看的眼睛都花了,这么一闪而过的画面,莫修远就这么一眼就看到了。

他连忙放大。

叶恒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

“先别打。”莫修远说。

叶恒看着他。

“这个时候是下午3点过。按照出事时间推断而言,应该会是最后的落脚地,尹兰旖不可能让绑着陆漫漫的车辆,一直不停的在大街上行走,这个位置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最后会停放的地方。”莫修远说。

叶恒点头。

“把这个地方周围区域的底图调出来。”莫修远说。

面前的男人连忙的熟练操作,将卫星模拟地推锁定位置,反应在屏幕上,莫修远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

车子开过的地方,是一条主干道,按照车子的形势应该是往右,右边是一个大型的商场,商场再往后,就是一个正欲拆迁的老旧公寓区域,这个区域几乎已经没有多少人在住了,大概就剩下了些钉子户,所以应该会是一个隐蔽的好地方。

但是尹兰旖做事情应该会更加谨慎,她应该不会在就算只剩下些钉子户的地方,让自己暴露出来,所以应该还可能会有其他更隐蔽的地方。

莫修远一点一点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让操作电脑的男人现在拆迁区标红,又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眼神突然锁定在拆迁区旁边的一个仓库上,仓库在画面上看上去很小,实际上,用来绑架人应该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他指着那个仓库,对着叶恒说,“我们去这里!”

“阿修,不先让人去看看吗?”

“我怕打草惊蛇。”莫修远说,转身大步就走出了房间。

叶恒连忙跟随其后。

一边打着电话吩咐人等候,一边上了莫修远开着的轿车,从魅色出发。

其实,没有谁能够肯定那个地方,一定会是尹兰旖的落脚之地,叶恒其实都在想是不是莫修远在破坛子破摔,但转念又觉得,莫修远认定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有错。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个能耐,这个男人,就是有这份让人折服的魄力。

车子开得很快,叶恒就看着莫修远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绿灯,文城的夜,似乎都因为今晚发生的一切,而变得腥风血雨起来!

……

仓库。

依然冷清,而惊悚。

陆漫漫看着那个男人蹲在自己的面前,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陆漫漫象征性的反抗着,将自己的身体搂抱在一起。

男人一个用力,就将她的衣服撕碎,身体上到处都是因为车祸而留下的痕迹,深深浅浅,此刻因为有些触碰而渗了些血珠出来。

面前的男人看着这幅画面,似乎突然就兴奋了。

原本只是听从命令的身体,也开始有了急速的反应。

陆漫漫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样的模样很能够刺激男人的本能,还是说,这个男人喜欢这般血腥。

尹兰旖看着男人的反应,嘴角笑得更加邪恶了,在男人身后一字一句的说道,“SM什么的,随便玩!反正白送给你的东西,听说又是处,何不爽个够!”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尹兰旖,看着她邪恶的脸上,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

应该是很恨她,她会做到这么残忍的地步。

陆漫漫身体有些颤抖的,往后,越是往后靠着,越是让墙壁摩擦着她的身体,带着阵阵的疼痛,因为注意力已经不在后背上,自己没有了那么深的痛觉,她咬着唇,看着面前男人五大三粗的样子。

他粗壮的大手将她的上衣撕烂了之后,开始扒掉她的裤子,拉扯着她内裤。

“停……”陆漫漫说,声音有些虚弱,有些激动。

尹兰旖似乎很享受这个画面,扬着眉头高傲的看着路漫漫的一身狼狈不堪。

“不要这么粗鲁,我怕痛。”陆慢慢说,“我们可以慢慢来。”

“陆漫漫,你又在耍心思,拖延时间吗?”尹兰旖笑得讽刺,讽刺无比,“如果你觉得我真的这么好骗,就错了。我会告诉你,我现在迫切的想要看到,你是不是还有那层膜。给我捅破了!”

冷冷的声音,狠烈无比的说着。

陆漫漫惊恐的看着尹兰旖。

男人似乎得到命令,立马就去拉扯陆漫漫的内裤。

内裤脆弱的从陆漫漫身上撕破。

陆漫漫双腿夹紧,狠狠的在做反抗。

男人的力气很大,几乎要将她紧闭的膝盖捏碎。

而此刻,陆漫漫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那么大的力气,完全是反抗到底的,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在这个男人没有上到自己面前,尹兰旖不会先杀了她。

所以她在用力的反抗,不要命的反抗。

后背已满身是血。

膝盖处传来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快崩溃。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

陆漫漫看着面前这个愤怒的大汉,看着他恐怖的脸上,一副想要杀了她的狰狞。

她咬牙,狠狠的对视着男人。

尹兰旖似乎也被陆漫漫的反抗惊了一秒,嘴角冷硬的扬着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去帮帮他。两个人还能够一起玩!”

“是。”

另外一个男人其实早就按耐不住了。

看着这么角色尤物,身上还有血腥的味道,对于他们这种非正常人训练长大的人而言,完全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大汉过去,一把将陆漫漫从地上抱了起来。

陆漫漫惊呼。

下一瞬间,就看着男人抬起她的双腿。

她眼眸逼紧。

对不起,莫修远!

对不起……莫修远!

隐忍着的情绪,眼泪在眼角迸发的那一秒,意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耳边只听到一声巨响,似乎是仓库大门突然被人蛮力推开的响动,在如是的冷清的环境下,显得特别的大声。

而那个想要对陆漫漫进行的男人,也在那一刻怔住了,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

门口处,进来几个男人。

好几个。

陆漫漫已经看不清楚了。

但是她看到了莫修远,迷糊的眼眸,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那么肆无忌惮的,仿若没有看到尹兰旖手上握着的那把黑色手枪一般,径直的走向她,看着她此刻极尽虚弱的模样,看着她身边两个对她猥琐的男人,眼里的冷血和杀意,毫无掩饰。

他将陆漫漫一把从那个已经呆滞的男人手上抱过来,蹲在地上,用身体挡住她的裸露。

两个男人都这么看着面前的男人,隐约知道点什么,转头看着他们的雇用人,看着她举着手枪,但却没有吩咐他们做任何事情。

而她崩溃的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莫修远似乎是示弱无人的将陆漫漫抱进自己的怀抱里,让她的脸颊靠在她的胸膛上,听着他急促而有力的心跳。

总算来了。

陆漫漫抓着莫修远的身体,都在发抖。

依然还在惊恐中,发抖。

莫修远将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脱了下来,露出精装的上身,然后将那件衣服穿在陆漫漫的身上,看着白色衬衣,很快的被染成了红色,他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越是没有情绪,越是这般的吓人。

他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给陆漫漫系上,让她的身体在他的白衬衣,得到很好的遮掩。

陆漫漫就这么抬头看着莫修远。

她其实很想笑笑,笑笑,但是看着他如此熟悉的一张脸颊时,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根本停都停不下来。

“我来了,别哭。”莫修远低沉的嗓音,第一次带着如此明显的压抑。

压抑着,让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陆漫漫在努力的稳定情绪。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帮她擦拭着泪痕。

一直看着她虚弱的模样,薄唇微动,“叶恒。”

叶恒恭敬的上前。

然后,陆漫漫看到叶恒递过来一把黑色手枪。

陆漫漫惊吓的看着他,看着他冷血的脸色,都是杀人的气息。

“莫修远……”

“闭上眼睛。”莫修远说。

陆慢慢摇头。

“乖。”莫修远温柔的语气,显得那样的宠溺。

陆漫漫摇头。

北夏国,是一个法治国家。

不。

莫修远一笑,那是在她知道的世界。

在她不知道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如此!

莫修远将手覆盖在她的眼睛上。

耳边,陡然听到一声巨响。

她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子弹迸发时,从莫修远手臂处传来的回力。

巨响声之后,就听到一个男人崩溃大叫的声音。

陆漫漫身体一怔,很想转头看看。

莫修远却抱着她的身体,一个浅吻,印在她的额头上。

她心里一动,慌神到,没有转头。

“别看,看了怕你以后性冷淡。”莫修远离开她的额头,轻声说着,还是那样,还是记忆中,那样的语调。

可是。

可是,莫修远此刻,在开枪。

她抱着他光裸的上身,因为进展,因为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不知道,自己的指甲已经掐进了他的皮肤里,而他,却没有半点,拒绝。

莫修远一个眼神。

身边那个男人的吼叫声,越来越远,然后似乎突然被人,强烈的捂住了嘴,然后消失。

莫修远负责陆漫漫从地上站起来。

莫修远转身。

陆漫漫顺着她的方向,看到了满屋子的人。

刚开始她真的只看到莫修远以及莫修远身后的几个人,现在,才看到满屋子的人,站满了都是黑色西装,看上去气势无比的强烈,她刚开始还有一秒的疑惑,为什么,那两个大汉,半点都没有反应。

为什么尹兰旖抓着手枪的时候,只是在发抖,没有真的敢开枪。

很显然,此刻尹兰旖站在那里,依然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但周围,都是莫修远的人,将她可以围得水泄不通。

莫修远的视线根本就没有放在尹兰旖的身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他看着还有一个站在他面前紧张到全身都在流汗的大汉,因为训练有素,还没有惊慌到,屁滚尿流。

“进去了吗?”莫修远问这个男人。

男人狠狠的看着他,带着防备,没有说话。

“这会直接关系到,你是不是留下全尸!”

男人身体在微抖。

“算了,这不重要。”莫修远冷冽的眼神,冷冷的说道。

说着,眼神看着叶恒。

叶恒一个心领神会,让几个黑色西装,轻松的将面前这个大汉桎梏住,直接给拖了出去。

是不是留下全尸……

所以,莫修远要杀人灭口了。

陆漫漫咬唇,咬唇,在让自己,不要心慌。

当时在自己要被侵犯的时候,她真的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两个人,杀了尹兰旖,她觉得自己在那一刻,如果有人给她武器,她真的会开枪!

所以到此刻,莫修远帮她出气了!

莫修远帮她,实现了,她刚刚的心愿。

但是。

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世界,她不知道这样的世界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她会不自主的颤抖。

她以为,黑暗的环境,不过是文赟的那些尔虞我诈,不过是文赟的那些偶尔让人恨之入骨阴谋算计,不会是现在这般的,明目张胆,明目张胆的在一遍一遍刷新她对这个陌生世界的认识。

男人被拖了出去。

甚至没有半点反抗。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眼神一直看着大门的方向,嘴角拉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没有做任何解释,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弯腰将她抱起来,一步一步往大门外走。

走过尹兰旖的身边。

从头到尾,都没有和这个女人说一句话。

莫修远似乎不惊奇看到的尹兰旖,莫修远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而是预料中的一般。

而莫修远对尹兰旖,就这样了吗?!

她脑海里面响起尹兰旖说的那句话,说莫修远不会为了她,杀了尹兰旖。

怪不得,尹兰旖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陆漫漫窝在莫修远的怀抱里。

她其实没有什么情绪,因为她不知道,尹兰旖和莫修远曾经到底有过什么牵扯,曾经到底是不是爱的死去活来,所以才会换来,莫修远对尹兰旖无限制的纵容!

她已经很感谢莫修远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将自己带走。

她不会无力的要求,他做更多。

耳边,突然响起尹兰旖尖叫到崩溃的声音,“莫修远,你到底要做什么!”

莫修远的脚步停了一下,停了一下,身体没有转过去,只是头微回了一点。

“你杀了我啊!”尹兰旖说,“你倒不如杀了我,杀了我,也别让我看到,你这样不在乎我的样子!我做了那么多,做到这个地步,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为了报复陆漫漫吗?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我就算是毁了我自己,我也想要引起你的注意,我受够了你对我的忽视!我宁愿你杀了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上!”

莫修远冷冷的脸色,冷然的抱着陆漫漫重新踏着稳健的脚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说着,“尹兰旖,由始至终,你都应该谢谢莫里斯!否则,你真的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尹兰旖整个人一顿。

陆漫漫躺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也是一顿。

她一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的意思是不是在说,如果不是莫里斯,他也会杀了尹兰旖。

只是因为莫里斯,他才没有杀她。

根本不是这个女人说的什么,莫修远不会为了她,而杀了尹兰旖这个女人!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离开。

离开的房间。

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叶恒深深的看了一眼尹兰旖,看着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疯了的样子。

真的做到了这个地步,其实谁都挽回不了。

叶恒走了,没有过多的情绪。

反正无论任何时候,他永远只站在,阿修的立场上。

不管对谁。

叶恒离开了。

房间里面站着的一排排黑色西装,却没有离开。

尹兰旖整个人突然就焉了一般的蹲坐在地上,手上的手枪也随之滑落。

她真的受够了莫修远对她的态度,对她,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态度。

她今天所有的举动,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莫修远,因为想要得到他的关注,因为想要让他知道,她爱他,已经爱到了怎么样疯狂的一个地步。

可是。

莫修远从走进仓库到离开,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他所有的柔情和亲密,全部都用在了陆漫漫的身上。

到现在,她已经没办法自欺欺人的说,莫修远还喜欢着她,莫修远只是用另外一个女人,来让她嫉妒而已。

由始至终,会嫉妒的那个人只是自己。

她现在都已经记不得,她和莫修远交往,然后她主动提出的分手,到底莫修远是被动,还是主动?!

她讽刺的笑着,笑得很大声,很猖狂。

身边的黑色西装靠近她,在灯光下,影子全部重叠在了她的身上。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所有男人都在脱掉自己的裤子。

尹兰旖整个人一惊。

男人们已经开始靠近她的身体。

然后。

所有的事情,就这么天崩地裂的发生了。

今晚,陆漫漫没有被人强奸。

她被,轮奸了!

她数不清楚,多少男人在她身上发泄。

到最后,嘶哑的声音已经是麻木的,她甚至有那么一秒,想要自己就这么,死过去。

人已散尽。

满室的血腥带着污秽的气息,偌大的仓库下,只剩下她一个人,躺在那里,仿若死了一般。

一个脚步声,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步一步,停在她的面前,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搭在了她裸露的身体上。

尹兰旖眼眸动了一下。

如果不动,或许以为她已经死了。

莫里斯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你在外面是不是?”尹兰旖问他。

“嗯。”莫里斯说,很平静的应了一声。

“所以你知道,我在里面,被人做什么了?”尹兰旖问他。

莫里斯点头。

尹兰旖很想笑,很想讽刺的笑一下。

但是她此刻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都是僵硬的,根本没办法做出表情。

“莫里斯,我们分手吧。”尹兰旖说,一字一句,“床上关系,也到此结束。”

莫里斯点了点头,“我欠你的,到现在也算还清了。”

尹兰旖看着他。

莫里斯将她放进小车内,他没有上车,而是让一个陌生司机坐在了驾驶台,他说,“尹兰旖,你打掉的那个孩子,不是莫修远的,是我的!”

尹兰旖不相信的看着他。

莫里斯显得很淡定,很淡定看着她,原本已经如一潭死水的眼眸,带着些疯狂而不受控制的跳动。

“所以,莫修远没有任何理由不杀你,而我,为了挽回你的命,用你轮奸的方式作为交换。”莫里斯说的很平静,似乎并不在意,尹兰旖此刻的情绪,他说,“别再拿自己去和莫修远打赌注,你一直都没有那个资格。而我,也不想一直因为那个你打掉的孩子而内疚一辈子,到现在,大家就算两清。”

话音一落。

轿车车门关了过去。

莫里斯看着车子离开。

他可以想象,尹兰旖在知道这个事实之后,会有多大的打击。

尹兰旖一直骄傲的以为,她的第一次给了莫修远,她的第一次流产,是因为莫修远。

从头到尾,都不是。

那个大家酒醉的夜晚,一直缠绵在一起的,是他们两个,莫修远从来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靠近他的身边。

不是什么洁身自好,他只是不会让任河人近距离的靠近自己,除了他身边的亲信,他对谁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他真的,从小就佩服莫修远。

佩服他从小受到的压力,而发展到如此强大莫修远。

到今天下午。

从莫修远给他打电话,说尹兰旖动了陆漫漫。

那一刻就知道,尹兰旖或者凶多吉少了。

莫修远喜欢陆漫漫很多年了。

尹兰旖去动陆漫漫,就是在,自寻死路。

如果陆漫漫没出事儿还好。

出事了,他想不管他说什么都没用。

一个下午他也在想法设法的找尹兰旖,一无所获后就一直蹲守在魅色酒吧,他知道,依照莫修远的能力,肯定能够找到。

果不其然,到了晚上9点过,他开着车跟着莫修远的车辆。

他知道莫修远肯定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也没有想过偷偷的做什么。

在大家停下车那一秒,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莫修远的面前。

“哥,别杀了尹兰旖,这是我欠她的。”他说得很急很快。

因为他怕自己不说快点,莫修远根本就没有机会给他说!

莫修远没有给他任何回答。

直接让人坳开了仓库大门!

但是,莫修远最后同意了。

他只是让人轮奸了她,用女人最在意的一种方式折磨她,却真的没有要她的命。

到此为止,他对尹兰旖的一切,也结束了。

这个女人,从今以后,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世界。

这就是她对自己最最决裂的下场。

而他不知道,尹兰旖知道自己过去的一切之后,会不会,郁闷的自杀!

就算是自杀,也和他毫无关系。

……

另外一辆小车内。

莫修远一直抱着陆漫漫坐在车后座。

秦傲开车。

秦傲被一直控制在停在外面的那辆小车内,到莫修远他们到来,才真的被救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尹兰旖会对他下手,他以为她只是找他说事情,没想到就被尹兰旖算计了,注射了一组麻醉剂,失去了知觉!

他被救出来时,满脸惭愧。

现在开车,也满脸惭愧。

车内很安静。

秦傲不知道仓库内发生了什么,看着莫先生如此紧绷的脸色,他不敢说一句话。

车子一路缓缓地看向莫修远的别墅。

停好车。

秦傲给莫修远打开车门。

莫修远抱着满身都染上血渍的陆漫漫下车。

秦傲看着他们的模样,忍不住大声说道,“对不起,莫先生……”

莫修远看了他一眼。

陆漫漫搂抱着莫修远,“先回去吧。”

莫修远应了一声,带着陆漫漫走进了别墅。

呼呼!

小宅昨天不敢冒泡!

就怕被你们给群轰了!

啊啊哈哈哈。

推荐小宅的完结文《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简介:

她是财阀千金,从小智商超群,20岁即继承家业,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商界闯出一片惊为天人的商业帝国,商界称之为“神奇女子”,并以狠辣、冷血著称!

如此传奇,却在一场离奇的车祸中去世。

享年,28岁。

据说,车祸现场,一家三口尸首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外界传闻,此等残忍画面,只会因仇杀所致!

……

另外,今天会传月票活动,亲们亲们亲们,一定要注意哦!

爱你们么么哒!

再啰嗦一句,工作日恢复9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