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表白。陆漫漫,我喜欢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走进别墅。

王忠一直在大厅等候,似乎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陆漫漫被莫修远抱回来,那一刻似乎也松了口气,即使陆漫漫全身都是血,但看上去,人至少还活着。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上楼,声音很低的对着王忠说道,“帮我把医药箱带上来。”

“是。”

陆漫漫整个人一直埋在莫修远的怀抱里。

二楼走廊上,莫修远似乎是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陆漫漫抱进了自己的房间,放在床上。

身上都是血,然在了莫修远靛蓝色的被单上。

莫修远将被子轻轻的帮她盖在身上,转身拿过王忠的医药箱,对着他说道,“去熬点清粥。”

“是。”

王忠离开。

莫修远将医药箱放在床头,转身,又走向浴室,拧着热毛巾出来。

陆漫漫就看着他一直忙碌,井然有序又从容不迫。

她似乎很少看到莫修远过于极端的情绪,不过就在刚刚,在那个破旧的仓库里面,她恍惚觉得身边的莫修远,很恐怖,而此刻,到现在,又恢复了他的淡然。

莫修远掀开陆漫漫的被子,然后低头帮她解开纽扣。

白衬衣下面,早就一丝不挂,而此刻莫修远的举动,让陆漫漫不自觉的,用灰尘和血渍的手挡住。

莫修远薄唇微动,“陆小姐放手。”

陆漫漫抬头看着他。

“我只是检查和清理你的伤口。”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嘴角似乎是拉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在背光下,带着无比诱人的魅惑之力,他说,“你的身体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陆漫漫脸蛋有些微红,“但是今天很丑。”

“所以你是怕我嫌弃你了?”莫修远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

和在仓库中的莫修远,完全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而此刻两个人的气氛,并没有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而变得尴尬或过于忧伤,她甚至都觉得莫修远在她面前,几乎已经忘记了,前面半个小时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表现的如此的自然。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脸颊,看着他此刻,才是熟悉的那张脸颊,说,“嗯,怕你嫌弃。”

莫修远的笑容在唇边似乎僵硬了一秒,仿若真的没有想过陆漫漫会这么回答。

他大概以为,陆漫漫只会忍不住反驳和低骂他。

他好看的唇角再次拉出一抹让人动人心扉的笑容,一个吻轻轻的印在她的额头上,“永远不会嫌弃。”

陆漫漫觉得心口有些微动,心跳漏跳了两拍。

总是很容易被莫修远,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弄得脸红心跳。

陆漫漫的手放开他手,莫修远一点一点,很小心翼翼的帮她解开白色衬衣,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一身。

莫修远唇瓣似乎是微紧了一下。

他修长的手指拿着热毛巾,一点一点在帮她清理和擦拭。

陆漫漫觉得有些痛,微哆嗦了几下。

莫修远手上的动作,似乎更轻了些。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低着头认真的模样,看着他不笑,表情有些严肃,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的伤口,眼眸很深,长长的睫毛,偶尔会有以下的颤抖,一下一下,颤抖着……

“痛。”在陆漫漫晃神的一瞬间,感觉到一阵有些刺骨的疼痛。

她才看到,莫修远用消毒液在帮她一点一点消毒。

“会有点痛,忍忍。”莫修远说。

陆漫漫咬牙。

但是真的很痛。

此刻的疼痛似乎都已经和当时出车祸后的疼痛不一样了,那个时候分明更痛,但那个时候的情绪没有完全集中在这一点,所以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痛感。

莫修远弯腰将头更低了些,一边帮她消毒,一边帮她吹拂着,似乎是在减少她的痛苦。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好看的脸颊,离自己身体很近很近的距离,而他脸上没有半点情欲,只是很认真的,带着呵护般,帮她处理伤口。

伤口有些多,大大小小的,被玻璃划伤的地方。

好在,都是皮外伤,而且伤得没有莫修远想象的那么严重,而且看陆漫漫的模样,并没有伤到内脏,心里也暗自的,松了口气!

莫修远从头到脚的帮她将伤口进行消毒、上药和巴扎,陆漫漫觉得自己都快成一个木乃伊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她都在怀疑,莫修远这厮,是不是不会巴扎。

做好一切,都已经是1个多小时后了。

陆漫漫以为就这么完了之时,看着莫修远又拧了一张热毛巾出来,然后帮她,擦拭。

陆漫漫脸猛地爆红。

莫修远看她有些紧绷而紧张的模样,“顺便帮你检查一下。”

陆漫漫紧咬着嘴唇。

这货,会检查吗?分明……色狼!

可是,看着莫修远此刻的表情,看着他的眼眸,干净无比。

丝毫没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猥琐。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对她的一种尊重。

也或者,他在压抑一种情绪,而表现的,一份真诚。

莫修远放下她的大腿,走进浴室,又这么来回的仔仔细细的帮她擦拭和清理。

陆漫漫其实是没有想到莫修远会这么帮她做这个,她以为男人不会这么细心到知道女人的不舒服。

清洗完,莫修远去房门外她的房间拿来一套白色的睡衣,帮她穿在身上。

穿好之后,莫修远又将她从床单上抱起来,往他的卧室房门外走去。

陆漫漫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拥抱,就这么窝在他的胸口上。

莫修远将陆漫漫抱回她的房间,而莫修远那张大床,早就被她身上的血渍染得乱七八糟。

莫修远将陆漫漫放好之后,拧了拧被子,转身欲走。

“莫修远?”陆漫漫一下拉住他。

莫修远眼眸微动。

陆漫漫说,“你去哪里?”

莫修远唇角上扬,连眼眸中似乎都带着笑意,“我去让王忠将粥端上来,你吃点东西。”

所以他不是弃她而去了。

脸有些尴尬的红,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的缩了回去。

莫修远笑了笑,说道,“我不会离开你身边的。”

那么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似承诺一般,就这么深深浅浅,暖在了她的心口。

莫修远出去,然后缓缓,亲自端了一碗粥进来。

他将粥放在床头,从床上扶起陆漫漫,让她半坐在床头,然后又将粥端起来,自己坐在她的床边,将粥吹拂着,送到她的嘴边。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的举动。

莫修远也看着她。

两个人的对视,在如此晶莹剔透的灯光下,产生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化学效应。

“张嘴。”莫修远低沉的声音轻声说道。

陆漫漫张开嘴唇。

莫修远将已经粥送进她的嘴唇里。

热度刚刚好。

陆漫漫吃了一口粥,似乎才感觉到自己有些饥饿的胃,她现在才想起,整个晚上,她什么都没吃。

而此刻,真的饿了。

在那么高强度高紧绷的环境下,松懈下来,身体各项机能似乎都恢复了正常的需求。

一碗粥,就这么吃完了。

莫修远笑了笑,“还吃吗?”

陆漫漫沉默着,然后点头。

莫修远似乎是很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那一刻陆漫漫觉得自己是莫修远养的一只宠物……

她看着莫修远起身离开,没多久,又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又是刚刚那样,一口一口,细心的喂她。

很快,又吃完了。

莫修远问她,“还要吃吗?”

这次,是真的饱了。

何况,粥比较填肚子。

她还似乎打了一个小嗝。

莫修远又笑了,带着满意的笑容,又那么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

陆漫漫再次觉得,自己就是莫修远养的一直宠物……

莫修远将碗放在一边,说道,“是准备睡觉了吗?还是想要坐一会儿,等胃消化了再睡。”

“莫修远,我想和你说说话。”陆漫漫突然有些认真的模样。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虽然已经清理干净,却还是有些伤痕累累的脸颊,点头道,“嗯,你说。”

此刻,其实已经有些晚了。

累了一个晚上,本来应该很累很累,吃饱就应该好好睡一觉的。

但是此刻,她就是睡不着。

她看着莫修远那么帅的一张脸颊,即使经常面不由衷的表情,但还是让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有些沦陷。

而自己真正确认自己的感情,或许是在,今晚上那个陌生的男人,准备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刻。

她脑海里面,只有莫修远。

只有对他的愧疚。

而这份愧疚,很显然,代表着什么……

她没有那么圣母到因为和莫修远结婚即使没有感情都得为他保留清白,她只是,那一刻很希望,占有她第一次的,是莫修远这个男人,仅仅是这个男人而已。

她说,扬着头看着莫修远说道,“莫修远,你会在意我的身体吗?”

莫修远看着她的样子,看着这么认真的模样,笑着,“当然。”

“你会在意我是不是第一次吗?”

“当然。”莫修远继续回答,很肯定的语气。

陆漫漫脸色有些微变。

分明如此煽情的一幕,莫修远的回答,总是让人,心里不爽。

这个时候,按照剧本,这个男人不应该,很大度的说,我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你的身体是不是被其他男人碰过,我在乎的只是你的心。

果然,不能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期待。

陆漫漫有些不悦的模样。

莫修远却笑得很好看。

陆漫漫瞪了一眼莫修远,没看到她此刻很认真,还很尴尬吗?

“每个男人都会在意自己喜欢的女人的身体。在意,不代表会嫌弃。”莫修远说,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我说过,我永远不会嫌弃。”

所以,他刚刚对着她说的那句“永远不会嫌弃”还包含了这么一层意思。

她似乎觉得自己总是,没办法完全理解莫修远。

理解这个,带着神秘色彩的男人。

她一向觉得自己不笨的!

有些懊恼和不爽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一顿。

刚刚莫修远是不是说了,每个男人都会在意自己喜欢的女人的身体……

喜欢的女人……

她瞪大眼睛看着莫修远,看着他也这般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

陆漫漫控制着心跳频率,问道,“你刚刚说喜欢我?”

“还不够明显吗?”莫修远问她。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们之间,认识不久,牵扯也不深……”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一怔。

她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他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自信!

莫修远修长的大手拖着她的脸颊,笑着说,用很轻很淡的语调,但是却给人感觉,很认真很认真,“陆漫漫,我喜欢你。”

陆漫漫没想过。

真的没有想过,莫修远这货,这么腹黑这么漫不经心还带着些对人生的吊儿郎当,会突然说,喜欢她。

她以为,这些话,不可能从莫修远的口中说出来。

说出来后,反而半点都没有违和感。

不会觉得好笑,不会觉得虚情假意。

反而,满满的都是感动。

她轻咬着唇,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深邃的墨绿色眸子,在她的眼前,那么深不可测。

“所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身体似乎还干净,我喜欢的,还是你。”莫修远的手指从她的脸颊,滑落在她的发丝之间,嘴唇靠近她小巧的耳垂,“其实,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陆漫漫心口一怔。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意思是,当初的结婚,不是因为他随便而是……

莫修远喜欢你很久了。

脑海里面,瞬间又浮现了这么一句话。

莫修远为什么会,喜欢她很久了?!

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她一脸茫然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离开自己的耳边,嘴角带着那么熟悉而有魅力的笑容。

“还要说什么,陆小姐?”莫修远问她。

分明还是那般吊儿郎当的口吻。

但是她就是信了。

信了莫修远,其实是喜欢她的。

她说,“那你和尹兰旖是什么关系?”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莫修远再次重复。

陆漫漫完全被她搞懵懂了。

问你和尹兰旖什么关系,你说你不是随便的人……

随便的人……

等等。

陆漫漫一怔,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莫修远嘴角一勾。

陆漫漫咬牙。

这个人说话,都是这么很多层意思的说嘛?!

莫修远温柔的一笑,笑着说,“早点休息,我陪着你。”

“你就不想知道,我今晚有没有被人……”陆漫漫咬牙,看着莫修远。

说好在意的,却半点都不问。

莫修远说,“早晚就知道了。”

“嗯?”陆漫漫蹙眉。

“等你愿意以身相许的时候。”莫修远说得一本正经,还面不改色心不跳。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看着这个男人,仿若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用这样玩世不恭的态度,她有时候都不明白,他真正在意的点在什么地方,而她突然想起尹兰旖说的那句什么,说什么,我们都不是他之最……

而他的之最,是谁?!

到此刻,她似乎也不想去问。

每个人,也许都有一个藏在自己心底的人,而那个人,或许是过去,或许是遗憾,或许是很多,她也不知道什么的存在,但现在,她却突然,什么都不想知道。

她眼眸就这么深深的看着莫修远,手臂突然缠上他的脖子,唇瓣靠近他的嘴唇,“现在,可以吗?”

这次,震惊的或许是莫修远了。

她搂抱着他的身体,明显能够感觉到,他身体在那一刻的愣怔。

而下一秒,就感觉到陆漫漫的唇,吻在了他的唇瓣上,辗转悱恻,那么主动。

莫修远有些僵硬的身体,在她的亲吻下也变得主动了起来。

他反手抱着她的身体,却不敢太过用力。

他的唇吻在她的唇瓣上,两个人撕咬而亲密。

两具紧紧拥抱的身体,在如是安静的水晶等下,也变得异常的亲密,房间的温度,在此刻似乎也有些高……

“嗯,痛!”陆漫漫突然叫了一声。

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莫修远。

“碰到还没有碰你,你就说痛……”

“你碰到我的伤口了。”陆漫漫说得委屈无比。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咬唇,眼泪就是这么就掉了下来。

“是你引诱我的陆小姐!”

“我知道。”陆漫漫说,“但是我忘了,我还是一个病人。”

“……”莫修远瞪着她。

“你总不想,血流成河吧。”陆漫漫说,说得很小声。

因为莫修远分明,脸色很不好。

很不好。

陆漫漫低垂着眼眸,不敢去和他的眼神对视。

男人在这方向,是不是很不受控制!

莫修远这么能忍的人,分明很会忍耐的男人,脸都涨红了。

很急切,想要的吗?!

莫修远猛地一下从压在陆漫漫的身体上离开,然后脸色很不好的,很不好的,走进了她的浴室。

浴室内,分明响起了水哗啦啦的声音,不用猜想也知道,肯定在洗冷水澡。

陆漫漫看着浴室的方向。

她也不想的好吗?!

莫修远那个男人,突然那么粗鲁。

碰到她的身体,到处都痛。

亦或者,她身上伤口那么多,碰哪里都通。

她刚刚就是突然那一秒的心血来潮,然后就想……

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认真。

也不知道洗了多久。

莫修远一身湿哒哒的从浴室里面出来。

出来的时候,脸色分明还不很不好。

陆漫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此刻就是心虚的低着头,不去看他。

不去看他的脸,就看到他身上还留着的水珠,从结实的胸口处一路滑落,似乎落进了,他随手系着的白的浴巾里。

喉咙微动,咽了咽口水。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如此模样,分明有些不好意思,却似乎不想要移开视线的,一直看着他的身体,还会露出,这么让人恨不得万般蹂躏的表情……

心情似乎又好了一些。

他显得还有些得意的样子。

陆漫漫好久回神,回神的一瞬间,一抬头就看到莫修远一副很欠揍的表情!

这货在洋洋得意个屁股啊!

她刚刚不过就是觉得,就是觉得,水珠挺好看的……

莫修远睨了一眼陆漫漫,然后大摇大摆的往她的房间门口走去。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现实!

刚刚还说好陪她的,就是因为不让他碰,说走就走!

心里有些不悦。

口里也没有说出来。

莫修远走在门口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陆小姐,你不要表现出这么欲求不满的表情,我不过是下楼喝点粥,为了找你,我也滴水未沾!”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

她其实知道,莫修远肯定很着急的在找她。

而从他口中真的得到证实的时候,还是那么感动。

她以前一直以为,像文赟那种,一直表现得很好的男人,一直从他口中吐出甜言蜜语的男人,才是对她最好的男人,她真的当时单纯的没有想过,人还可以有这么多面,这么多口是心非。

而到现在她才知道。

对比起莫修远修现在对她做的那么多,记忆中,她已经想不到,文赟到底对她都做了什么!

就是嘴里一直不停的说喜欢她吗?!

从他们恋爱如今,他除了表现着他很爱她以外,她真的不知道,他还做过什么实际性的举动。

当年嫁给文赟,和文赟家庭的矛盾,他真的有帮过她吗?!

没有。

就只是说,漫漫,我知道你委屈了。

就是那句知道,她就信了。

以为,文赟是站在她这边的。

她抛开自己家族事业不管,一心想要成就文赟的一生,她为他出谋划策想了很多,他说,辛苦了漫漫。

那句辛苦,她就自认为,文赟真的在关心她。

记忆中,那么多文赟好的一幕一幕,全部变成了他口中的那些,只言片语的零碎词语。

满满的都是讽刺。

重生一生,她才看清楚,当年的傻。

才知道,其实想要真正看清楚一个人对自己是好是坏,原来这么简单!

她眼眸微动,看着莫修远已经换上睡衣出现在他的房门口。

这个男人不说那么多。

到现在,就连说喜欢她的话,也显得那般的云淡风轻。

但就是,会让她真的感受到。

他的真诚和付出。

比如,此刻。

她真的怀疑莫修远完全是往嘴里倒的粥,这才几分钟,他就吃完饭还换好衣服,回来了。

只因为他说,他陪着她。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脸上没有掩饰的一丝悲伤情绪,他走过去,自然掀开她的被子,将她抱在怀抱里,“想起什么了?”

身体紧挨着彼此。

心口似乎都贴合在了一起。

她说,“在想,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你。”

莫修远嘴角蓦然一笑。

他将下巴放在她的颈脖处,轻轻的触碰着,很小心的比过她身上的伤口,两个人的脸颊几乎挨在一起,彼此的温度,在彼此传递。

“是你,放弃了选择我。”他说,一字一句。

陆漫漫皱眉。

莫修远依然这么抱着她,“现在,也不晚。”

现在,不算晚。

可是,她却经历过,天翻地覆血粼粼的一生。

用一生,换来和他今世的重逢……

陆漫漫转头。

和莫修远正面相对。

“莫修远,别害我。”陆漫漫很认真。

莫修远笑了,有些不受控制的笑容,“陆小姐,现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合适吗?”

陆漫漫瘪嘴。

她是真的很怕被人害了好吗?!

她这么认真,这货还这么一脸嘲笑。

他说,“你看着我就有那么坏吗?嗯,我天生就是坏人吗?!”

陆漫漫不爽。

“睡觉!”莫修远扶着她,让她躺了下来。

莫修远也这么躺在她的身边,自然的环抱着她的腰,尽量不去触碰到她的伤口,也能够让两个人的距离更加亲密了些。

房间的灯光熄灭。

窗外的夜色迷茫。

“莫修远,其实今晚,我没有被人侵犯。”已经安静的空间,陆漫漫突然开口。

身后的莫修远似乎紧了一下。

说好不会嫌弃的呢?!果然还是很在意。

“而你在紧急关头出现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是踩着七彩祥云来的。尽管你脸色不太好,可我觉得那个时候,你真的让心如死灰的我,看到了曙光。”

莫修远嘴角淡淡一笑,却没有开口说话。

陆漫漫选择在黑暗的时候,在彼此看不到对方的时候说这样的话,显然……因为这个女人,会羞涩。

而他,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聆听。

“尽管,我一直相信,你会出现,你肯定会找到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出现的那一刻,会给我内心如此大的震撼。你不知道,当时尹兰旖一直很想要杀了我,我用了很多种方式拖延时间,因为我想,你会来的。甚至最后,我为了拖延时间,让尹兰旖身边的男人来验证我是不是处女,以说明,我们是不是形婚……”

声音,有些抖动。

莫修远抱着她,在给她温暖。

“陆漫漫。”莫修远声音很轻,却很沉,他叫着她的全名,证明,他现在说的话,很严肃,也很认真。

他说,“陆漫漫,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而他,很庆幸,陆漫漫会如此聪明,聪明到,等到了他的出现。

他来的路上想过很多,想过,如果只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会怎样……

而他,从未想过,她是不是完好之身,甚至没有想过,她因为车祸,或者尹兰旖的极端,而变得,毁容,残疾……

这些,比起她的生命,一文不值!

陆漫漫翻身,将头埋进莫修远的胸膛里。

“莫修远,我也觉得,生命比什么都重要。”陆漫漫说,手抓着他睡衣的衣角,“所以,我不知道你的世界怎么样,但我不想,哪一天,看不到你……”

莫修远摸着陆漫漫的长发,说,“嗯。”

一个简单的“嗯”。

似乎变成了,彼此重重的承诺。

夜色,更加深邃。

陆漫漫依偎在莫修远的怀抱里,静静沉睡。

而那个守护着她的男人,却整夜未眠,一直看着她,恬静的脸庞。

……

翌日。

陆漫漫睁开眼睛。

她看着外阳台上因为风而隐约露出的璀璨阳光。

现在几点了。

她似乎觉得睡了很久。

她扭动着身体,感觉到身后的人。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这么沉睡的脸颊。

似乎真的还在沉睡。

她这般扭动着,他也只是,翻了翻身,继续睡了过去。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瞌睡这么大这么多,他们也不是同床共枕一次了,每次她醒时,他几乎都已经醒了,今天,分明还睡得很香甜。

忍不住。

陆漫漫微起身。

身体的伤口让她有些抽动,还算是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她坐直身体,就看着莫修远睡得一脸白痴的样子!

好吧。

其实分明一点都白痴,熟睡的样子还是很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很少能够看到莫修远这么一副,完全松懈,完全毫无防备的样子,他睡得似乎很放松,眉头舒展,这般熟睡的样子,有一种孩子才会有的贪婪和满足……

孩子!

莫修远哪里看哪里都不像个孩子!

这个时候,反而给她这种错觉。

她忍不住点了点莫修远的薄唇,觉得他唇瓣软软的。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好在,跟他的一眼柔软。

心情似乎顿然变得有些好。

不知道是不是睁眼觉得世界都是太平的,还是因为那个睡得像头猪的男人,她反正就是觉得身心都很舒畅,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又帮莫修远拧了拧被子,起床,洗漱。

一直动作都很轻。

今天又是周末。

不用请假,也不用给她父亲解释,她为什么要请假。

洗漱完毕,莫修远那货还睡得死沉死沉的。

陆漫漫打开房门,出去。

随手拿着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知道已经是上午10点半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一觉睡到这个时候,而莫修远那个男人,应该也从来没有超过这个点,还在睡熟。

她抿唇一笑,心里就是觉得很是温暖。

下楼。

王忠在客厅收拾,看着陆漫漫,恭敬无比的走过来,“莫太太,你身体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那真是太好了,昨天看着莫先生,真是急坏了。”王忠微笑着,显得很有礼貌。

“是吗?”

“是,从来没有看到莫先生那般模样。我伺候莫先生很多年了,也是第一次看到。”王忠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心情似乎更好了。

她笑着说,“有点饿了,早上有吃的吗?”

“有的,我马上帮莫太太盛过来。”

“嗯。”

陆漫漫自然的走在玻璃房里面,等待早餐。

随手打开手机,习惯性的点开新闻客户端,看着新闻。

刚打开客户端的首页,新闻头条上,就写着一个偌大的标题“今日一早,渔民发现海边一具男人尸体”。

陆漫漫眼眸一紧。

新闻图片上,有一个脸部打了马赛克的照片,一个男人趴在沙滩上,下身似乎赤裸,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虽然画质不是特别清纯,但是她一眼就看出来,那个男人,是昨晚上,准备侵犯她的那个男人。

莫修远甚至还问过那个男人的话。

今天一早,就看到了他的尸体。

心口有些微动。

她当然不会觉得有何内疚,她只是越来越不清楚,莫修远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而一个世界!

杀人。

不会偿命的吗?!

她咬唇,一直看着新闻。

新闻中警方说在开展调查及确认死者身份,没有什么更多的后续报道。

此刻,王忠推着餐盘过来,将早餐一一放在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抬眸看着王忠。

王忠被陆漫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莫太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陆漫漫眼眸微动,“没有。”

“哦。”王忠一笑,“莫太太,请慢用。”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早餐,突然有些食不知味。

正时。

楼梯上,似乎想起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看着陆漫漫坐在玻璃餐厅里面,有些不爽的冲过来,“醒了怎么都不叫我?!”

“……”她让他多睡一会儿,有错了?!

“我怎么就睡过头了!”莫修远又问道。

似乎没想到自己怎么会睡得这么沉。

陆漫漫觉得这货完全是有起床气,不搭理。

莫修远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他一屁股坐在陆漫漫的对面。

想起刚刚醒来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莫名就是有些火大。

陆漫漫看着他雄赳赳的头发,看着他分明连脸都没洗还有些睡太久浮肿的模样,对比起昨晚上这货在仓库出现时的霸气十足,帅气逼人,此刻分明就是一二货!

“你在看什么?”莫修远已经吃着早餐,看着她一直拿着手机。

陆漫漫将手机放在一边,“习惯性看一些新闻,没什么。”

莫修远眼眸微紧。

陆漫漫拿起餐具。

两个人吃着早餐。

吃得不快不慢。

莫修远说,“渐渐,你会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陆漫漫一怔,看着莫修远。

她从来没有问过莫修远,他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很显然,莫修远似乎能够看懂她的一切心思。

“而现在之所以不告诉你,不是对你有防备,而是不想影响你的生活方式。”莫修远擦着嘴角,淡淡的一字一句说着。

陆漫漫抿唇,点头,“嗯,好。”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是在失落吗?”

“没有。”

“你看上去很委屈。”

“没有!”

“陆小姐……”

“莫修远!你到底有完没完!”陆漫漫怒吼,“一边说喜欢我,一边说我不想影响我的生活方式!你觉得你的存在,就这么的不能影响到我了!你把自己当空气了吗?!”

莫修远看着她发怒的模样。

反而笑了。

笑得还很灿烂。

陆漫漫心里更气了!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莫修远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把她气得想分分钟掐死她!

她分分钟都在告诫自己,掐死莫修远是犯法的!

莫修远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走向陆漫漫。

陆漫漫赌气的不看他。

莫修远弯腰,靠近她的脸庞,心情似乎很好的说着,“陆小姐还记得我昨晚说过的话。”

“……”废话,你当我有失忆症吗?!

“礼尚往来,陆小姐是不是也应该,说点什么?”莫修远好听的磁性嗓音,在陆漫漫耳边缓缓的响起,分明两个人保持着,暧昧不清的姿势!

陆漫漫眼眸微动。

莫修远唇瓣几乎都已经靠在她的脸颊上,微嘟起……

陆漫漫转头。

然后,莫修远嘟着的嘴唇,就和她的唇瓣,相触碰。

王种似乎是准备过来收拾东西,一走过来,就看到这么火爆的一幕。

整个人有些尴尬。

40多岁的熟男,老脸一红,“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

小宅,深情!

求,月票。

月票。月票。

月票啊月票……

那啥。

月票活动在公告上有,也可以加入小宅的官方QQ交流群。

具体加入方式见评论区。

最后再啰嗦一句。

小宅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