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周年庆(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玻璃早餐厅。

阳光璀璨的普照,显得一室灿烂!

陆漫漫和莫修远彼此看着彼此。

耳边是王忠有些尴尬的声音。

“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

陆漫漫的脸有些微红。

她低垂着头,将唇瓣从莫修远的嘴唇上移开。

王忠已经自动回避。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通红通红的脸颊,嘴角一勾,抬起她的下巴,说道,“让我们继续的……”

陆漫漫瞪着他。

这男人,半点都不会害羞的吗?!

莫修远话音一落,就再次将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唇齿相贴,唇舌交融。

陆漫漫双手抵触在他的胸膛上,分明是有些排斥的举动,此刻因这般如胶似漆,反而显得暧昧无比。

两个人气喘吁吁。

莫修远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嘴唇,满意的笑容在嘴角拉开。

早饭之后。

陆漫漫坐在客厅中看电视。

看一些财经新闻,实在无聊了,就看娱乐八卦,看贵圈的各种撕逼,还饶有兴趣。

莫修远也这么坐在她的旁边,陪着她,对她看的新闻兴趣不大,偶尔眼眸会往电视上瞄一眼,更多的时候只是慢条斯理的在看着自己的手机。

这两天,因为身体的原因,陆漫漫没有出门。

意外的。

莫修远也没有出门。

两个人就这么在家待着,貌似结婚这么久以来,彼此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最长。

虽然没有实际性的举动,因为陆漫漫说全身都痛。

不过莫修远也不是省油的灯,偶尔吃吃豆腐弄得陆漫漫心痒难耐又脸红燥热,教养奇好的女人总是被莫修远搞得分分钟崩溃的节奏,而那个始作俑者,还一脸得意。

周日晚上。

陆漫漫接到张翠的电话,提醒她晚上的陆氏周年庆晚会。

晚会不同于上次陆氏举办的员工晚会,这次宴请的都是文城的达官贵人,更显隆重。

陆漫漫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出席。

现在,对她而言,多认识些人实在是有很多好处,更何况,陆漫漫不想给父母解释为什么她没有出席这么重要的周年庆,要是让他们知道她发生了车祸还被人绑架到差点被强奸,她父母估计会担心死!

这么想着,陆漫漫在下午时刻,换了一套舒适的外出服准备出门。

客厅中,莫修远坐在沙发上,半躺在,玩手机。

转头看着陆漫漫,似乎知道她要出门一般,甚至在等她,西装革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她。

“你也接到通知了?”陆漫漫看他模样。

“嗯。”莫修远说,“还接到两个。”

“嗯?”

“你家和我家的。”莫修远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看来,周年庆的活动,我的身份比你更重要,请帖都是两张。”

陆漫漫翻白眼。

要不要这么臭美!

她看了看时间,“我去挑选礼服,你要一起吗?”

“否则你觉得我现在穿这么规矩是准备做什么?”莫修远笑着问她。

陆漫漫顺势挽着莫修远的手臂。

莫修远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两个人一起离开别墅。

从事故发生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管是身体还是情感还是心灵,都有了质一般的跨步!

两个人坐在秦傲的车上。

此刻,陆漫漫才想起,出事那天,秦傲被人算计的事情。

而秦傲有没有受到莫修远的什么处罚?!

陆漫漫将视线放在莫修远的身上。

莫修远一副,秦傲不是好好的表情吗?!

陆漫漫抿唇。

总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会让她莫名的抓狂。

车子很快到达文城国际商厦。

秦傲恭敬的为他们打开车门,莫修远和陆漫漫下车。

陆漫漫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傲。

秦傲低着头,很是恭敬无比的说着,“莫太太,秦傲以后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陆漫漫有些发愣,她说什么了吗?

倒是莫修远,一脸云淡风轻的搂抱着她,将她带进了商厦。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秦傲,看着这个男人这般老实这般忠耿的模样,对秦傲有些无奈,总觉得这个男人,已经被莫修远这个强大腹黑货算计得体无完肤。

很显然,这次事故之后,依照秦傲的性格,肯定把所有的责任都算在了自己身上,自然对她就会更加的卖命,以弥补自己的过失。

莫修远分明就是看上了秦傲的这点性格!

“是不是又在揣测我?”耳边,是莫修远好听的磁性嗓音,说这般话语时,还是这般,带着不太在乎的语调。

陆漫漫皱眉。

她不喜欢老是被莫修远看透的样子。

莫修远笑得好看,“这是天生的,后天是学不来的。”

似乎是在说他揣测人新的本领,一般人学不来。

臭美。

自恋。

变态。

陆漫漫暗自咒骂着,和莫修远走进高档礼服区。

一走进去,服务员就热情的迎上,将这两天的最新款给她做介绍。

陆漫漫今天要选的衣服比较特别,因为身上的伤口还在,有些伤痕露在外面会显得特别的狰狞。

不过她倒是庆幸,因为都是皮外伤,所以好的真的特别快,就休息了两天,很多疼痛感就已经消失,青紫痕迹也在消淡,有些无法抹去的伤疤结巴,不知道之后,会不会真的留下痕迹。

女人都会在乎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白皙透彻,陆漫漫也不例外,不过好在,现在的科技特别发达,文城的整容技术也在全球榜上有名,激光祛疤已经成为了一个流行趋势。

陆漫漫挑选了很久。

选了一条黑色长袖长摆礼服,包裹得比较严实,几乎没有露出肌肤在外。

其实这样的衣服,更需要身材和气质来驾驭。

陆漫漫也考虑了很久,怕在今天如此的场合,没办法凸显自己的身份,毕竟自己家的主场,肯定需要万般瞩目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脸服务员都建议说,不要这套晚礼服,会显得过于累赘。

莫修远却很肯定的给了陆漫漫意见,“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陆漫漫半信半疑,还是让服务员拿着那套晚礼服,走进衣帽间。

衣服褪下,服务员才看到陆漫漫身上包裹着的伤疤,有些惊呼。

陆漫漫显得很淡定,解释了句小车祸,就没再多说。

服务员也识趣的不多问。

换上那套晚礼服。

服务员瞬间就惊呆了。

她忍不住惊呼,“莫太太,这件衣服原来这么适合你!”

陆漫漫也看着换衣间里面的穿衣镜,看着镜子里面凹凸有致的女人,就算包裹得如此严实,也显得这般的,玲珑有致,还带着一些优雅的性感。

“莫太太,你身材真的太好了。”服务员说,“很多顾客看到这件衣服,都不敢尝试。也有尝试过的,但都没有谁能够驾驭好,所以这套晚礼服其实已经到了将近3个月了,还是我们公司最著名的设计师苏菲的作品,却没有任何人敢穿,莫太太你是第一个,今晚你一定会,一枝独秀的!”

陆漫漫嘴角一勾。

是挺满意自己的模样,但也不得不说,莫修远那货,那一针见血的眼光!

陆漫漫走出换衣间。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眼眸明显的一亮,嘴角这么上扬着,一笑。

他放下手上的杂志,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她。

几乎一面墙那么大的镜子面前,莫修远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银灰色领带的高贵模样,就这么自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陆漫漫那一刻甚至有些恍惚。

她曾经一直以为,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只会是文赟。

现在。

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反而有些鼻子微酸的感觉。

她只是有些感叹,人生的变幻莫测。

莫修远自然的楼过她的腰间,似乎是故意忽视了她有些感伤的情绪,“不是,天生一对吗?”

陆漫漫眼眸微动,也在很快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转身,面对面的看着莫修远。

看着他的脸颊,一字一句的说道,“是,天生一对。”

莫修远很满意陆漫漫的回答,低头就想要去亲吻她粉嫩的唇瓣。

如这两天在家里一般的亲密无间。

“成习惯了吗?”陆漫漫眼眸一紧,纤细的手指放在莫修远的唇瓣上,不悦的说着。

莫修远微嘟着唇吻了吻陆漫漫的手指,“你一直很小估,你对我身体的影响力。”

陆漫漫脸有些红。

反正这个男人,随时随地都能够说出这么暧昧又露骨的话语,她其实早该习惯的,但就是每次都会在他的挑逗下,脸红心跳。

算来。

她也不算黄花大闺女。

但就是。

完全没办法变得坦然起来。

好像看着莫修远那张发情的脸,就会……害臊!

两个人如此亲密的打趣着。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调侃的声音,“要不要这么秀恩爱?”

两个人转头,看着古歆出现在这里。

意外的是。

古歆旁边跟着的是翟安。

古歆似乎也注意到陆漫漫的眼神,直白道,“今晚不是要参加你们家周年庆吗?我爸,指名道姓,要他一起!”

陆漫漫眼眸微动,点头,对着翟安友好的打着招呼,“翟安。”

“嗯,漫漫。”翟安也这么笑了一下,说道,“你一个人吗?”

“还有莫修远。”

“修远也在?”翟安说。

“翟安。”莫修远发声。

翟安顺着方向,如果不是有些僵硬的举动,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眼睛的状况。

陆漫漫只是有些奇怪,翟安刚刚很随意的说着,莫修远的名字。

说的是,修远也在?!

听口吻,似乎并不是陌生人。

她诧异,没有深想。

因为此刻的古歆又开始发神经,她不爽的看着陆漫漫的衣服,尖叫道,“你居然能够穿这件?!”

“……”陆漫漫看着她。

“我前段时间来试过,然后被完美的打击!你居然穿上去,这么的没有违和感,还该死的好看!陆漫漫,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和你成为好朋友!我完全是自找罪受!”古歆仰天长叹。

每次有古歆在的地方,气氛就会变得特别的逗逼。

陆漫漫也是无语。

她看了看时间,“我去化妆了,你赶快选衣服,快来不及了。”

“哦。”古歆瞬间恢复正常,跟着服务员挑选晚礼服。

陆漫漫坐在化妆间。

莫修远和翟安坐在一边的休息室,从陆漫漫这个角度,透过化妆镜其实是可以看到那两个男人的,他们没有什么互动,所以,看上去并不像是熟人。

陆漫漫眼眸微转,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古歆很快挑了一件纯白色的晚礼服出现在化妆间,化妆师非常熟练的在帮她上妆。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随口问道,“你和翟安怎么样?”

“肯定没有你和莫修远那么亲密了!”古歆说,故意说道。

陆漫漫瞪了一眼古歆。

古歆嘟嘴,“本来就是啊,你看莫修远这男人现在对你多好,全文城人都说你能干,把莫修远这妖孽一般的坏男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你看你多有成就感。至于我……”

陆漫漫看着她有些暗伤的模样。

“至于我,得过且过吧,反正我想过了,我的人生,就是这么荒唐的。上帝不会让我下辈子好过!”

“你怎么知道?”陆漫漫皱眉。

“小姐,请不要做面部表情。”服务员小声提醒道。

陆漫漫微点头。

“我猜的。”古歆说,然后一本正经的又说道,“漫漫你知道吗?我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死了,全身都是血,我也不知道怎么死的,反正就是死了,把我自己都吓醒了,吓出来一身的大汗水!你说我这么没心没肺的人,怎么可能死的那么早呢!还好是做梦!”

陆漫漫有些心惊。

她还能够记起,古歆当时,满身是血的模样。

脸色,都有些发白。

古歆看她的模样,有些诧异道,“你被吓到了?”

陆漫漫回神,“没有,在想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和我聊天都会走神!”古歆不悦。

陆漫漫没有多说。

古歆也憋着嘴,没有多说。

两个人相继上完妆,走出化妆间。

坐在休息室的两个男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莫修远先从沙发上离开,走向陆漫漫。

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就是让古歆觉得百般般配,还百般嫉妒。

翟安因为不了解环境,站起来后,也没有主动离开,就这么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们。

陆漫漫觉得,古歆似乎一直注意不到翟安的情绪和尴尬。

翟安陪着古歆参加这样的晚会,受罪的那个,绝对不是古歆。

陆漫漫忍不住开口道,“古歆,你扶着翟安,我们一起离开。”

古歆似乎才想起翟安来,她走上去,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是主动的挽着他的手臂,然后和他一起离开。

这么久了,两个人这样的举动,到现在稍微和谐了些,尽管古歆的脸上表现得那么的嫌弃和抗拒,陆漫漫那一刻甚至还帮翟安庆幸,翟安看不到。

四个人一起走出商厦,分别坐在自己的车上,离开。

这个时间点去,时间正好。

陆漫漫看着窗外,看上去有些心思的模样。

莫修远也没有打扰她,整个人也这么淡淡的靠在车座椅上,看着文城的华灯初上的街道。

“莫修远,你觉得翟安和古歆可以过下去吗?”陆漫漫突然开口。

莫修远眼眸一动,嘴角一笑,无所谓的说着,“我怎么会知道?”

“你感觉呢?”

“我感觉古歆配不上翟安。”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显得很淡定,“我个人看法。”

“翟安都失明了。”

“我没失明。”所以不会不知道翟安失明了。

陆漫漫抿唇。

好吧。

当她什么都没说。

她又这么窝在车门边,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莫修远大手一揽,将她拥入怀抱里,他的气息就这么萦绕在她身体之间,那么突兀,又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觉得陆小姐应该好好想想,身体好了怎么的以身相许。”

“……”

气氛总是会被这货,给弄得,很二!

车子很快停到宴会大酒店门口。

门口处,一排排礼仪小姐煞有架势。

红地毯从小车停靠点,一直铺到了宴会大厅里面。

一堆记者媒体,热情高涨的在护栏之外。

甚至再远一点,还好多些看热闹的市民,似乎是想要一睹,文城的龙头企业,文城的的四大家族之首的宴会现场,会有多么的,气势磅礴!

陆漫漫挽着莫修远的手,下车。

一出现,闪光灯无数。

记者的提问声此起彼伏。

陆漫漫带着莫修远,在红毯上停留了一下,媒体待着机会连忙问道,“莫太太,你作为第一次以陆氏高层的身份参加陆氏周年庆,心情如何?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很开心,也很激动。”陆漫漫官方的回答道。

“这段时间你不仅成功的让陆氏企业的市场份额达到一个新高,还在这么短的时间收购了克兰集团,且同时让克兰集团很快的恢复了运营,股票完全趋于一个平稳上升的阶段,取得如此令人汗颜的成就,你有什么想要和我们分享的吗?”

“天道酬勤。”陆漫漫说,“我不能说我有多聪明,智商有多高,我只会觉得,我够努力。”

“那么莫太太,听说当时收购克兰集团的时候,尹氏集团一直都是处于优势地位,你突然后来者居上,甚至完美逆袭,对于尹氏集团,你有什么看法吗?”

“尹氏是帝都的企业,也是大公司,不会比陆氏差。不过毕竟克兰集团是文城的地方企业,所以自然克兰集团会选择更有利沟通和合作的陆氏,这只是商场的正常公平竞争,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地方。”陆漫漫微微一笑。

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进去了,辛苦了。”

然后挽着莫修远离开。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的身体,显得无比的亲昵。

身后不停的响着卡门声,似乎记者的视线还一直放在他们的身上。

两个人走进宴会大厅。

此刻人并不多,陆子山和他母亲何秀雯作为主人倒是早早就到了,陆漫漫拉着莫修远直接走向他们。

“爸,妈。”莫修远恭敬的打着招呼。

“嗯,修远。”陆子山点头,何秀雯也对着莫修远微微一笑。

“今天请了那些人?”陆漫漫询问,左右看了看。“

“你能够想到的,都请了。”陆子山说,“每年这一天对我们陆氏而言都比较重要,我们能够请来参加宴会的人,就会凸显我们陆氏在文城的身份,所以每年都没办法从简,今晚会稍微累一点,漫漫你也趁机多认识些人。还有修远,听说你这段时间在往从政的方向走,今晚也会有很多政坛的人来,帝都也会有些政要人员到场,我等会儿带着你,也去认识一下。”

“谢谢爸。”莫修远显得很有礼貌。

陆子山笑了一下,不难看出他也有些紧张。

外面的媒体那么多,宴会搞得如此隆重,他其实也在担心,怕自己的这般大的架势,人到得不多,反而会被做文章讽刺。

“爸,我们先过去吃点点心就过来。”

“嗯,去吧。”

陆漫漫拉着莫修远走向点心区。

此刻,古歆和翟安也已经到了宴会现场,古歆礼节性的去和作为主人的陆子山打了招呼,也带着翟安到了点心区,然后开始挑选自己喜欢吃的,吃得很开心,完全没有顾忌翟安。

陆漫漫眉头微皱,拿出一个小餐盘,挑选了两个翟安喜欢的糕点,递给他,“翟安,你也吃点。”

“谢谢,漫漫。”翟安接过来,吃着。

古歆似乎是愣了一下,才没心没肺的发现自己似乎是顾了自己,她转头看了一眼翟安,看着他吃得很小心的模样,沉默了几秒,又将视线转移,似乎并不对她的内心造成多大的影响。

几个人都在用点心充饥。

吃得还算认真。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堂姐。”

陆漫漫转头,看着陆嫣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陆嫣然表现得还算礼貌,一一的和面前的人打着招呼,“堂姐夫,古歆姐,翟安哥。”

“你怎么来了?”陆漫漫微皱眉。

“爷爷和爸爸妈妈带我来的。说我也不小了,可以试着参加这些活动。何况今天是我们陆家这么大的周年庆,也忍不住想要看看世面。”陆嫣然说道,显得友好。

陆漫漫转头,远远地看着陆勤政坐着轮椅,被陆子川推着和她父亲站在一起。

“那你随意。”很明显,陆漫漫表现的有些疏远。

你不是她不愿意和自己堂妹亲热,而是她真的不觉得,陆嫣然在如此的成长背景下长大,会真的单纯得了。

就算上一世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那也只是因为,她能力不够。

不代表,她心思单纯!

“哦。”陆嫣然感觉到陆漫漫的怠慢,点了点头。

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眼眸陡然一紧。

从小就觉得陆漫漫高人一等,不管回到大院多么的不受爷爷的待见,但就是因为她父亲是陆氏的董事长,总觉得比他们高贵,而且陆漫漫还一直聪明能干,一直被文城人所赞扬着!所以,她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陆轩然这么的讨厌陆漫漫,陆轩然作为陆家的嫡孙,却一直得不到该有的一切,不说是陆轩然,她都嫉妒陆漫漫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

她笑得尤其的邪恶。

她有了文赟哥哥,以后,她就不相信,她不会踩在陆漫漫的头顶之上!

……

陆漫漫看着陆嫣然的背影,回眸的一瞬间,看到不远处的文赟,以及文赟一家人,从宴会大厅走了进来。

陆勤政看着陆老爷子出现,就让陆子川推着轮椅,赶紧上前迎接,表现得特别的明显。

陆子山似乎是犹豫了半秒中,还是跟着陆勤政上前迎接。

文家人显得很是尊贵。

陆漫漫眼眸一紧。

她就不知道,陆勤政为什么总是觉得文家人,高高在上,恨不得去随时随地的去讨好!

文家人在文城地位是比较高尚,但陆氏家族,历年来,也并不是一个普通家族,当年北夏国成立的时候,陆氏家族也大量的出资救国,曾经还授予过北夏国护卫的称号,一直挂在陆家的老宅子里,是一份荣誉。

而陆勤政,从来没有摆正过自己的位置。

陆漫漫回头,实在不想再看下去。

她一转头,就看着莫修远也这么意味深长的看着门口,然后也这么自然的,转移了视线。

陆漫漫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小声的在莫修远的耳边说道,“文家人其实在帝都也有很多自己的关系网络。我猜想今晚上应该也会有相关人员到场。”

莫修远看着她。

“别问我怎么知道,我毕竟和文赟这么多年。”

还有,你不知道的7年。

也不打算告诉你那多余的7年。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身边的古歆似乎是吃完了糕点,说道,“撑死姐姐了,我去后花园透透气,每次参加这种宴会都觉得无聊透顶,不是我爸逼着我来,我才不来!”

陆漫漫点头。

古歆准备离开,一瞬间似乎又想到了翟安,“你要不要出去透气?”

翟安看着她,即使看不清楚,还是这么努力的让自己像个正常人般的举动,“嗯。”

古歆带着翟安走了。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背影,回头,就看到他父亲远远的在给他们招手。

陆漫漫放下餐点,擦了擦嘴唇。

莫修远也擦了擦嘴唇,两个人走过去。

此刻,文家人还在和陆勤政聊着家常,气氛看上去很好。

其实文家和陆家的关系早就变得非常尴尬和微妙了,但是这样大型的宴会,于情于理,陆氏肯定会邀请文家人参加,文家人为了表现自己的清高和大度,也会这么的来参加。

“漫漫,好久不见了。”陆漫漫一走过去,就听到文老爷子看似平常,却满是讽刺的声音。

“文爷爷,是好久不见了,你身体还是这么健朗!”陆漫漫表现得倒是大度,显得也很随后。

“我还等着抱曾孙子的,当然得把自己身体养好点。”文老爷子说得越发的讽刺。

陆漫漫淡淡一笑,对着文赟玩笑的说着,“那文赟得加把劲了。”

“借你吉言。”文赟看着她,脸色有些冷。

陆漫漫自然亲昵的挽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适时的一笑,很自然的摸了摸陆漫漫的肚子,说道,“让别人加劲儿,我们也得赶紧才是。爸妈也等着抱孙子。”

陆漫漫羞涩的脸蛋微红。

两个人的互动,显得特别的甜蜜。

文赟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又变。

文老爷子似乎也对陆漫漫此刻和莫修远的举动,弄得脸都黑了。

分明是想要讽刺陆漫漫没有选择文赟,现在反而让陆漫漫在他们面前肆无忌惮的秀恩爱。

“我公公和婆婆到了,我们去那边一下,不打扰文爷爷和我爷爷的叙旧了,失陪。”陆漫漫有礼的说着,然后和莫修远一起离开。

而陆子山和何秀雯也这么一起离开,去迎接莫修远的父母。

分明显的,很友好。

陆漫漫甜甜的叫着“爸,妈”,然后自然的挽着姜雨烟的手臂,显得无比的亲密自然。

文家人看着那一幕,脸色更加难看了。

陆漫漫和文赟交往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这般亲热过。

他们当然想不到,陆漫漫想要亲热的举动,也被他们家表现出来的高冷和不屑所拒绝。

而现在看到这么温馨的一幕,却满是嫉妒和不悦。

陆漫漫一边挽着姜雨烟的手臂,一边说道,“妈,妹妹没有来吗?”

“小璃身体不好,我就没让她来了。你还这么惦记妹妹!”姜雨烟有些欣慰的说着。

毕竟莫璃曾经那么陷害过她。

“修远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当然会惦记了。不过这段时间有点忙,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没办法回来看你们和妹妹。”陆漫漫说得满是愧疚。

“我们都理解的,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工作。什么时候有空,再回来看看你爸和我就行了。”

“嗯。”陆漫漫点头。

莫昆和陆子山也聊在一起。

两亲家看上去,真是友好无比。

其实结婚后,基本上没有这么出现在一个公共场合,这次,倒是也给他们两家的关系做了一个无形的解释。

然后让文家人,倒显得无比尴尬。

宴会厅的人开始陆续多了起来。

陆子山刚开始的担心也一点一点的变得心安,大多数的达官贵人都已经全部到场,甚至比往年到的还要齐全,气势上完全是盖过了其他所有企业的周年庆现场!

人多,就忙碌起来。

陆漫漫也和莫修远一起招呼着客人,陆子山也一直在忙碌。

一圈下来,陆漫漫觉得自己累的喘不过气,本来身上就有点伤,穿着高跟鞋这么在大厅中一直不停的走着,身体有些遭不住,莫修远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情绪,拉着她走向后花园透气。

后花园中,人相对少了很多,莫修远给她拿了一杯饮料和一点甜点,说道,“你休息一会儿,我陪你爸去招呼一下客人,顺便认识一下人。”

“莫修远。”陆漫漫拉住他。

“你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嗯?”莫修远扬眉。

“我爸只知道他们的职位,但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这么看着陆漫漫,似乎是在打量。

“毕竟以前文赟是准备往政坛上发展的,所以我多少有些了解。”

“陆小姐是说,你曾经真的为文赟付出了很多?还是说,你曾经真的很爱他?”莫修远紧逼的眼神,分明带着醋意。

陆慢慢忍住一笑,“我以为你什么都不在乎的。”

“谁说我在乎了?”莫修远依然紧逼,问她。

“不用说,看得出来。”陆漫漫笑得更加开怀。

“是啊。”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我就是吃醋了,所以,要吃点甜的,解酸。”

话音落,唇瓣就吻上她的唇。

舌头舔舐着她的嘴角,毫不掩饰。

陆漫漫一怔,看着莫修远如此近距离的脸,在夜色和昏黄的路灯下,帅气逼人。

两个人这么亲密的拥吻着。

好久,莫修远放开了她的唇瓣,好看的唇角扬着一个好看的微笑,“果然很甜。”

“色狼。”陆漫漫脸色羞红。

莫修远心情很好的,突然弯腰,半蹲在地上,脱下陆漫漫的高跟鞋。

陆漫漫惊呼,“你做什么?”

只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的在帮她揉着酸痛无比的脚掌。

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这般做得自然的模样,心里面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动。

从来没有人这么给她做过。

文赟没有。

文赟在这个时候,只会满脸内疚满面宠溺的说,“漫漫,看你这么辛苦,我真是心疼。”

可是,从来不会有什么实际行动。

满嘴的,虚情假意。

陆漫漫咬着唇,看着莫修远一个脚的帮他揉着,缓冲她因为高跟鞋而酸痛不已的脚掌。

两个人这么静静地,随着时间的流逝。

“好点了吗?”莫修远问她。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又将她的高跟鞋穿在脚上,优雅的起身,说道,“还好你没有脚臭。”

“……”这是这个时候,该说的话吗?!

莫修远一笑,“那我们进去吧。”

陆漫漫站起来,依然亲昵的挽着莫修远。

两个人回到喧嚷的宴会大厅。

陆子山似乎在等候他们,看着他们过来,连忙带着他们在人群中走着。

大多数都是些政坛上的人,有些是文城的,有些是帝都的,都是表面上和陆家有过一些牵连的政坛要员。

来的还不少。

陆子山一一介绍,似乎是诚心的想要把莫修远推荐出去。

莫修远也特别的懂礼貌,对着所有人都是恭敬又诚恳。

陆子山介绍一个,离开的时候,陆漫漫就会小声的对文赟讲,这个人的身家背景及发展情况和在帝都的人际关系以及和文家人似乎又私下来往。

就连有些,和文件人没有十年来往,但早晚会和问家人一起串通的,陆漫漫都会告诉莫修远。

莫修远还是这么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只说,“嗯,我猜的。但是,八九不离十。”

莫修远也没有深究。

又是这么一圈应酬下来。

陆子山忙着去招呼其他人,莫修远和陆漫漫走向宴会角落,陆漫漫说,“刚刚我爸给你介绍的这么多人,除了文化局的张局长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和文家人有联系。而文家人最大的背影其实不是在帝都这些要员身上,主要是现在负责国防的南氏家族,这就是为什么文家人会有些肆无忌惮,你知道,如果文家人真正的和南氏家族发展起来,北夏国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包括,政权变动……”

莫修远抿唇。

陆漫漫倒是给了她,极大的信息量,让他少了,很多工作。

陆漫漫会慢慢的,在莫修远的额世界发挥作用!

所以亲们不要质疑咱们漫漫的能力了!

另外。

小宅非常高兴地告诉大家,宅已经月票榜11名了(在首页就可以看到宅了,偷笑中……)

还希望亲们继续一如既往的支持宅!

宅会感激不尽的!

月票活动也一直都在继续!

谢谢亲们。

小宅再次深情的呼唤,月票!

小宅爱你们,很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