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周年庆(二)或许,等等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而喧嚷的宴会大厅。

莫修远和陆漫漫站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看着他们都伪装着自己最完美的一张面具在宴会厅中穿梭,很多时候陆漫漫都会觉得,这样的宴会其实不叫上流社会的团聚,叫做,假面舞会。

她眼眸微动,其实没有看着宴会的某一个地方,只是淡淡然的打量着大厅的一切。

她说,“其实现在对你而言,单从你现在刚准备步入政坛而言,给你说后面的事情或许太早了点。南氏家族和文家人也没有到真的互相合作的地步,毕竟南氏家族一直以武将的身份自居,自然不可能对北夏国的政权会有多少掌控力,而对他们而言,辅助谁做统帅,坐看谁拥天下不一样?!这就要看,文家人到底有多少能耐,完全说服对方。”

莫修远淡淡的抿了一口酒,眼眸也这么淡漠的看着大厅,听着陆漫漫的声音,保持着沉默。

“莫修远。”陆漫漫突然转头看着他。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她,嘴角还带着笑。

“你是不是在政坛中,有自己的势力所在?”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眉头微扬。

“你不说就算了。”陆漫漫又默默的将头转了回去。

她也有很多不能说的秘密。

所以她不逼迫莫修远。

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不想太过激进,也不想太过强求。

现在这样,她觉得刚刚好。

莫修远自然的搂抱着她的腰间,整个人挨近了她些,没有说话,却似乎是想要让她更靠近自己一些。

陆漫漫也这么顺势的靠在他的胸膛上,说道,“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现在我能够想到的就这么多,等你以后真的进了政坛,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再告诉你其他。不知道会不会对你有所帮助,但我会尽我所能!至于你要不要告诉我你的身份,那是你的自由。”

莫修远抿着唇,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直这么亲昵的靠在一起。

陆漫漫在等待宴会的结束。

眼眸,突然微顿。

陆漫漫微站直了身体。

莫修远似乎也看到了陆漫漫看着的方向。

尹兰旖。

穿着大红色晚礼服,一头大波浪长发,看上去依然妩媚妖娆,风华并茂。

她其实没有想到,尹兰旖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身边没有任何人,就她一个人,从大厅的那边走过来,摇曳着她性感的身姿,脸上因为浓艳的妆容而看不出来她过多的情绪。

她的脚步停在他们面前。

陆漫漫对她甚至带着些不由自主的防备和警惕。

对于这个女人,她承认,她有那么一丝的阴影,让她对这个女人,不可能再有半点好感,甚至,敌视。

“阿修。”尹兰旖开口,声音很轻,很柔,还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情感。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看着她,显得很冷漠。

“我明天回帝都,回去之前,想要和你最后说几句话。”尹兰旖一直望着莫修远,眼眸闪烁。

陆漫漫皱眉,隐忍的看着尹兰旖。

莫修远依然,不动声色。

“陆漫漫,我不会对他做什么,我也没有什么能耐可以对他做什么,请你给我点时间,我只是有些私事想要找阿修,说说。”尹兰旖似乎知道自己怎么对莫修远说都没用,将视线放在了陆漫漫身上。

“尹兰旖,我没有这么好心。”陆漫漫说,一字一句。

她真的没有那么圣母。

对于一个想要杀了自己,想要毁了自己的女人,她不可能会答应她任何事情。

“那么……”尹兰旖眼眸微动,她火焰般的嘴唇紧抿着,膝盖弯曲,一点一点在往下。

陆漫漫瞪大眼眸。

这个女人疯了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可以不要面子,下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但是陆漫漫不行。

今天是他们家的主场,尹兰旖这么跪下去,大厅中所有人的视线都会看向他们这边,都会以为,她欺负了尹兰旖,到时候传出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尹兰旖,看着她笑得邪恶的一张脸。

这个女人,是已经疯了吗?!

还这么疯狂到,已经什么都不顾了。

这一跪下去,她以后,根本就没办法在商场上立足。

陆漫漫眼眸微动。

莫修远冷漠的嗓音说着,“尹兰旖,如果你不想要你的双腿了,你可以试试这么做。”

尹兰旖脸色紧绷,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陆漫漫也这么转头看着他。

看着他依然不动声色的脸颊上,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尹兰旖的举动僵硬了。

所以,她其实不是什么都不顾的,还没有疯狂到那个地步。

陆漫漫突然笑了。

笑容,显得那般灿烂,和尹兰旖此刻的难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主动拉着莫修远的手,说道,“阿修,我很累了,我去后花园坐坐。”

莫修远眼眸微动。

他当然知道她此刻的举动是什么。

陆漫漫笑着,转身欲走。

离开的那一瞬间,又停了下来,对着尹兰旖说,“不是觉得你值得原谅,而是我对失败者的一种怜悯。”

尹兰旖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狰狞无比。

她真是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一下杀了陆漫漫,为什么会给了她那么久活着的机会,而现在,她再也不可能靠近陆漫漫,再也不可能杀得了这个女人了!

她心里是恨的,哪怕是和陆漫漫同归于尽,也比现在自己的情况,好一百倍。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还是那么冷然的样子。

就和他们之间从来都跨不过去的鸿沟一样,他们永远都保持着一段无比生疏的距离,以前以为他对谁都如此,现在才知道,那是她迈不进去的门槛,永远迈不进去。

心里的波动,情绪的失控,让她眼眶就红了。

她望着高高在上的莫修远,说,“那个夜晚,和我抵死缠绵的男人,不是你。是吗?”

莫修远淡淡的应了一声。

以为自己能够很好的接受这个答案,但是在听到这样的回答时,还是觉得身体一抽,仿若整个人都要腾空了一般,那么的天崩地裂,所以她一直以为,一直骄傲的以为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莫修远,骄傲了这么多年,可真是天真又愚蠢。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觉得那里似乎都不能呼吸了一般。

她笑着,笑着讽刺的说着,“我还以为是莫里斯骗我的。原来是真的。我就说,你不可能这么热情的。那晚上虽然大家都醉了,但感觉一直都在,你这么冰冰凉凉的性格,怎么可能有这么热情似火的一面,我还天真地以为,只有我才知道,你隐忍着的的性格和情绪。我果然是,好傻。”

莫修远抿唇,冷眼看着面前有些失控的女人,淡然道,“莫里斯陪了你这么多年,你早该认清自己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我不爱他。”尹兰旖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他,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他好好的过。阿修,你不会不知道,我和莫里斯在一起,只是因为想要引起你的注意,而我和他上床这么多年,也只是为了弥补你给我带来的悲伤和空虚,我怕我有一天会因为太过想要得到你,而变得疯狂。我忍受了这么多年,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的身边,却出现了陆漫漫……我看不出来她什么好!我看不出来,她比我好在哪里?!”

“我也没有义务给你解释,她比你好在哪里。”莫修远依然表现得很是生疏,“你如果还想好好的活着,就回帝都去。”

“回去又能怎样?!第一个在我手上经手的case就这么毁了,你觉得像我们家那么复杂的家庭背景,我还能有什么出头之日。我为的就是这个项目,想要在家族扬眉吐气,却被陆漫漫这个女人,算计得体无完肤,我回去了,还能怎样!”

“那是你的事情,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莫修远说。

尹兰旖觉得莫修远真的很冷。

冷的,她根本就靠近不了。

她今天鼓起勇气,来参加这个宴会。

她知道,除了在这里,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可能单独的和莫修远说道一句话,甚至,可能看都不会再看到。

而她也是该回到帝都,就算回去得不到半点好处,就算回去要受尽白眼,她也只能回去。

回去前,她想要单独和莫修远说说话。

就算他给他一个怜悯的眼神也好。

可惜,什么都不会有。

这么多年,她跟着他们的脚步这么多年,却终究,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角色。

她深呼吸,深呼吸,看着他,“阿修,你会杀了我吗?”

莫修远眼眸一紧。

“我知道你们那么多的事情,到现在我毫无价值的时候,你会不会想要杀了我?”

“你一直没有什么价值。”莫修远说得冷漠而直白,“留你在身边,只因为莫里斯。”

尹兰旖觉得,这句话大概,才是最打击她的话。

原来。

她从来没有什么价值。

只是因为,莫里斯。

所以,莫修远连杀都懒得去杀她。

她转身。

离开。

身体其实是有些难受的。

从没觉得,会有这么天崩地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包括被人轮奸她也不觉得这么难以接受,身体上的伤害远远没有心里上的而来的震撼。

她离开。

一步一步离开。

从此以后,再也踏入不了莫修远的世界。

而她的世界,也变成一片空白。

她艰难的走在大厅里,已经找不到任何方向的,脚步变得错乱不清。

她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就这么突然的看到坐在一个椅子上,在揉着自己脚掌的陆漫漫。

陆漫漫似乎也看到了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穿起高跟鞋站起来。

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了那份支撑她的妖娆和风貌,连伪装也没有,显得那么的颓败!

尹兰旖突然开口说,“陆漫漫,如果哪天我死了,就是莫修远杀我的。”

陆漫漫眼眸一紧。

“不是为你。但是陆漫漫,我如果哪天死了,你也不会太远!”

尹兰旖疯狂的笑着。

似乎是看到了陆漫漫以后的下场一般,显得那么的,大快人心。

陆漫漫狠咬着唇,狠狠的看着她如此癫疯一般的模样。

她在想,一个人是不是真的会被某一样事情给逼疯了。

就如尹兰旖这样,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思维都已经变得混乱。

整个人都变了。

完全的,就像一个疯子一样。

她蹙眉。

看到尹兰旖身后的一个男人,莫里斯。

莫里斯对着陆漫漫,微点了点头。

陆漫漫抿唇看着他。

莫里斯拉着尹兰旖离开。

尹兰旖却疯了一般的排斥,口中呢喃着,“你走开!”

莫里斯双手有些尴尬,还未有任何反应。

尹兰旖嘴里又开始呢喃着,“我马上就会死了,陆漫漫也会死的……”

一直重复的呢喃。

连眼神都是涣散的。

莫里斯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

陆漫漫也有些紧张的看着此刻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尹兰旖。

两个人都这么看着尹兰旖异于常人的举动,周围变得沉默而安静。

陆漫漫紧咬着唇,有些不敢相信。

莫里斯比她反应更快了些,他强势的拉着尹兰旖,抱着她就离开了,有些粗鲁的举动,却用了最少引起注目的方式。

陆漫漫远远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她真的不相信,尹兰旖这个女人,突然就,疯了!

真的疯了!

她心里一怔。

为自己这么笃定的答案。

她默默地在调整自己的情绪,正常人都很难接受,这么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

正时。

陆漫漫似乎看到陆嫣然突然有些急急忙忙的脚步从宴会大厅跑出来。

看着陆漫漫的时候,眼眸顿了一下。

陆漫漫似乎也因为陆嫣然的出现,才这么稍微回神。

回神,看着陆嫣然明显在看到她之后,有些不自在的神情。

陆漫漫此刻也没有那么好心的去搭理陆嫣然而过,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左右环视。

好久。,她起身走进了宴会大厅。

陆嫣然转头看着陆慢慢的背影,狠狠的眼神一闪

宴会大厅才有人出来,在她还未反应的时候,拉着她走向了更黑暗的角落。

“什么事儿?”声音,有些冷漠,“都说了,在公众场合,我们尽量不见单独见面。你今天怎么突然跑到这个场合来了?”

有些责备的语气。

瞬间让陆嫣然梨花带泪。

她有些委屈的声音嚷嚷着,“文赟哥哥,我都一个周没有看到你了,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你也说忙,今天我也是很想你才来参加这个宴会的,我不是想要打扰你。”

“可是你看到了,我真的很忙,我这么多应酬要做,现在还要来应付你。嫣然,你也不小了,你应该会体谅文赟哥哥的难处的。你不会这么不懂事的。”

“文赟哥哥,我没有不懂事。我知道你是因为太忙才没空搭理我。但是我是有一件事情想要给你说。想要当面对你说。”陆嫣然显得有些羞涩又带着些得意的笑容。

“怎么了,是想文赟哥哥,想我在床上,狠狠的,鞭抽你……”文赟嘴角邪恶一笑,咬着陆嫣然的耳朵,说着露骨的情话。

“文赟哥哥好坏。”陆嫣然跺脚,脸都红透了。

文赟的手掌已经毫不畏惧的伸进了陆嫣然的礼服里,“嘴上说坏,身体可是诚实得很。你这么饥饿难耐,弄得我都心痒痒的。我答应你,一有空我就来找你,我们狠狠做。”

“文赟哥哥。”陆嫣然羞红着脸。

还以为文赟说着情话,半推半就。

文赟邪恶一笑。

陆嫣然这样的蠢女人,最好搞定,随便说两句话就能让她自以为是。

就跟当年的陆漫漫一样。

只是陆漫漫!

文赟的好性趣突然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似的,狠狠的浇在他的头顶上,让他整个人脸色瞬间就变了。

亏他对陆漫漫这般做了这么多,那个女人,居然说变就变!

越想,越想不过。

他甚至很多时候和陆嫣然上床,都在想象着,把陆漫漫压在身下的滋味!

他以前从没这么强烈的想要陆漫漫,只会觉得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和她上床也会选择最循规蹈矩的方式,而他根本就不喜欢那样的上床,能够给他在床上刺激的,是各种……比如,SM。

而。

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得到。

这样的想法,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

“啊,痛!”陆嫣然轻呼。

文赟似乎才发现自己的粗鲁,想着陆漫漫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咬牙切齿。

他放开陆嫣然的身体,也同时少了很多欲望,他说,“你早点回去,我还要应酬。”

“文赟哥哥,我有事情给你说。”陆嫣然拉着她。

文赟脸上的不耐烦,尤其的明显。

但为了拉拢陆家人,为了让陆勤政站在他这边,一起合作对付陆子山一家,他值得现在应付着陆嫣然,让他们以为,他喜欢陆嫣然,从而降低对他的防备心。

“文赟哥哥,我发现我怀孕了。”陆嫣然说,一字一句,带着一丝雀悦,还带着一丝期待。

文赟整个人突然就怔住了。

他狠狠的看着陆嫣然。

看着她羞涩的那张脸。

他脸色变化的尤其的明显,根本半点掩饰都没有。

陆嫣然都被文赟此刻的模样给吓住了,她看着文赟,拉着他的衣服,“文赟哥哥,你怎么了?”

文赟转眸看着陆嫣然。

一道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

陆嫣然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文赟哥哥一直是温柔体贴的。

她忍不住再次开口,“文赟哥哥?”

“嫣然,你说,你怀了我们的孩子?”文赟一字一句问她。

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文赟哥哥不喜欢吗?”

“当然不是。”文赟恢复常态,但身下的拳头,已经紧捏。

“我就知道文赟哥哥一定会像我一样期待的。我刚刚有听到你爷爷说,想要抱曾孙子,我有预感,一定会是一个儿子,长得和你一样帅的儿子。”陆嫣然高兴无比,说得无比的单纯。

文赟此刻的心里历程早就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压抑着情绪,说道,“嫣然,你怀孕的事情,给其他人说过了吗?”

“还没有,我想把这个消息一个分享给你。”

“真乖。”文赟看似宠溺的说着。

陆嫣然笑得甜蜜。

文赟说,“既然没有说,就暂时都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我现在是非常时期,前段时间因为陆漫漫的关系搞得我名声很不好。我得回去想想,怎么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在此之前,你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嗯,我理解文赟哥哥,我会乖乖等你的。等你给我一个……”说着,脸就红了。

文赟揉着她的头,显得暧昧无比,“我现在先出去,你等会儿再出来,免得被人撞见了,不好。”

“嗯。”

“乖。”文赟吻了吻她的额头。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去后,脸色瞬间就变了。

变得冷血无比。

他居然疏忽大意到,让陆嫣然怀了他的孩子!

那个女人,怎么可以配生他的孩子!

真是可笑!

他狠狠的走进宴会大厅,心里已经在想,怎么不知不觉的将那个孩子处理掉。

眼眸陡然一紧。

看着大厅中落单的陆漫漫。

两个人突然相撞。

文赟脸色一冷。

陆漫漫看着文赟,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从后花园进来,莫修远又被他父亲带着去陪客了,自己想的稍微悠闲了些,就随便逛了逛。

没想到,就这么碰到了文赟。

实在是,没有什么话可说,陆漫漫转身欲走。

“陆漫漫。”文赟突然叫她,“我是不是都还没有恭喜你。”

“是说我结婚的事情?”陆漫漫带着些讽刺的口吻。

文赟脸色一黑。

仿若随时随地,都能够被这个女人刺激。

他说,“你不是收购了克兰集团吗?!”

陆漫漫冷笑,“我能说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吗?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骄傲的。”

“陆漫漫你倒是得意得很。”文赟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陆漫漫耸肩,沉默。

沉默,就是默认。

文赟真是受够了陆漫漫这么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想起这段时间陆漫漫在外界被人万众敬仰,五体投地的佩服着,而自己还这般,站在原地不动,负面新闻已经到淡下去,但他想要回到曾经的辉煌,分明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他眼眸一紧,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邪恶一笑。

“陆漫漫,我们走着瞧!”文赟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陆漫漫看着文赟的背影,看着这个男人刚刚一闪而过的嗜血眼神,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心眼!

她抿了抿,准备走向莫修远身边。

眼神又这么唐突的看到了从后花园走进来的陆嫣然。

总觉得陆嫣然今天出现在她面前的时间太多了点,以前一直没怎么和这个堂妹接触过,现在反而莫名觉得,这个女人有些让人头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

一个晚上。

古歆已经觉得自己快要无聊得发霉了。

她就这么喝了一杯又一杯五彩斑斓的鸡尾酒,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陆漫漫一直像个妖精似的,不停的穿梭在宾客之中。

她其实一直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陆漫漫只比她大了半岁,却突然觉得陆漫漫硬生生的比她大了十岁,为人处世,连在商场上的成就,也来的这么理所当然。

她能说,她就是嫉妒吗?!

嫉妒陆漫漫这个女人!

而这份嫉妒,恍惚还带着一丝骄傲。

对着她那些猪朋狗友,总是拿陆漫漫显摆,别提多牛逼!

她将手上的鸡尾酒一干二净。

随手将酒杯递给服务员。

忍了这么久,现在可以走了吧。

她瞄了一眼她父亲。

她父亲也总是瞄着她,两个人就跟小朋友做迷藏似的,斗智斗勇。

古歆看着她父亲现在在应酬,应该是没有注意到她,她捉摸着现在是走得好时机。

她顺手就想要拉起身边的翟安离开。

翟安其实跟她一样无聊,也许更无聊,因为他什么都看不到。

而她也没有什么话和翟安多说。

尽管这段时间,他们的关系其实得到了些缓和。

古歆是那种不太会记仇的人。

刚开始恨翟安恨得咬牙切齿甚至想要和他恩断义绝,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又莫名其妙的没有那么大的火气,反正她就一直安慰自己说着,他们两个也就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房客关系,而她犯不着对一个房客这么的吹毛求疵。

所以淡淡然,古歆对翟安就没有这般的箭弩拔张了。

古歆正准备拉着在你离开时,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翟奕。

其实今晚上看到他真的不稀奇,但就是,每次看到她,都让她内心一窒,就想没办法呼吸了一般。

翟奕似乎也看到了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翟奕选择了离开,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咬唇。

狠狠的咬唇。

完全没有办法忽视,翟奕对她心里带来的撞击。

她突然放开翟安的手。

翟安一怔,不明所以。

虽然古歆没有说话,但他以为,古歆是想要回去了。

按照她的脾气,能够坚持这么久,都已经是奇迹了。

他沉默着,就感觉到古歆已经离开了自己身边,而且应该,很远了。

古歆确实追着翟奕的脚步,走向了宴会厅的后花园。

后花园相对冷清。

古歆左右环视,看着一个背光的地方,翟奕坐在椅子上,看着天空上的半月,抿着红酒。

古歆犹豫着,犹豫着,还是走了过去。

翟奕也看到了古歆,两个人这么对视着。

翟奕将视线转移。

古歆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以前的翟奕,从来不会这么,回避自己。

她咬牙,坐在了翟奕的身边。

翟奕自然的,挪动着身体,保持着彼此的距离。

古歆感觉到他的排斥,有些难受。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些说不出来的悲伤情绪。

“翟奕。”古歆开口,“你还好吗?”

“嗯。”翟奕冷冷的应了一声,声音显得很淡薄。

古歆捂着自己的心口。

她觉得很痛。

每次看到翟奕,就跟千万只蚂蚁在心口撕咬一般,难受得喘不过气。

她一直很努力想要平复的心情,也在遇到翟奕后,变得疯狂了起来。

“我那晚上看到你一个人喝闷酒了?”古歆努力找话题,不想他们之间这么尴尬。

“心情不好就想要一个人静静。”翟奕说,说着,又将手上的红酒一干二净。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

深深的感觉到翟奕对他的疏远。

翟奕似乎这么沉默了两秒,起身,就准备离开。

“翟奕。”古歆拉着他的西装衣角。

以前,只要自己不愿意他离开自己身边的时候,拉着他的衣角,他就会妥协。

她其实很怕,现在不管用了。

翟奕喉咙微动,似乎也在隐忍。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或许你等等我,可以吗?”

翟奕转眸看着她,没有推开她的手。

古歆其实整个人都有些发抖,“我不知道会有多久,我想我应该早晚都会和翟安离婚的,你等等我。”

翟奕眼眸微动,沉默。

古歆不知道翟奕在想什么。

而她背对着椅子坐着,也不知道,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虽然对你很不公平……”古歆说得小心翼翼,“但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翟奕依然没有回答。

眼神,却往后看了看。

古歆皱眉,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看到翟安和文妍站在不远处,不远处,看着他们。

翟安看不到他们,但是眼神也这么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而文妍,笑得一脸邪恶。

她刚刚在宴会大厅,就看到古歆跟着翟奕跑了出去。

她今晚上没有和她哥以及他们家一起人出现,因为晚上宿醉睡过了头,醒来之后就有些赶时间了,还好,到了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她以前也不喜欢参加这样的宴会。

有时候为了某些目的,就来了。

她走向翟安,对他说,“这么闷,我带你去后花园坐坐吧。”

翟安却说,“不了,我走了,古歆找不到我。”

当时听到这句话,她真的差点当众尖叫!

什么叫,古歆找不到他!

古歆想过找他吗?!

而那个一直要找他的人,是她!

是她文妍!

她甚至是有些粗鲁的,拉着翟安,就往外走。

翟安似乎是不想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就这么妥协着,让她这么带着他出来。

而一出来。

就听到了这么劲爆的话语。

她真的很爽。

她就不相信,翟安会真的这么纵容古歆太久!

她不相信,翟安会一直爱古歆,在被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得体无完肤的时候。

而她不介意,成为翟安的替补。

只要,能够得到翟安,做什么她都行!

四个人。

都很沉默。

沉默着,空间无比的安静,无比的尴尬。

如窒息一般的气息,一直在他们周围流淌。

最先离开的那个人是翟奕。

翟奕面无表情的先走了,没有给古歆任何答案。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冷漠的背影,眼巴巴的看着,终究没有再追上去。

而文妍,却依然笑得,讽刺无比。

古歆直接忽视文妍的表情,对着翟安说,“我要回去了,你走不走?”

翟安薄唇轻抿,其实是看不出来什么情绪的。

古歆此刻,却莫名不想去看他的脸色。

而他眼睛分明看不到。

她却还要故意的避开他盲目的眼神。

翟安还没有回答古歆,文妍就直接开口道,“翟安,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翟安说,“我和古歆回去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声音,没有什么起伏。

对着文妍,依然表现得,很有距离。

文妍脸色一冷。

翟安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古歆根本就不爱她,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结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古歆,大步跑进了宴会大厅。

古歆看着文妍愤怒的背影,转头看着翟安。

总觉得突然剩下的她和他,依然无比尴尬。

她当时甚至有一秒想要让文妍送翟安回去的冲动,她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既不是情人也做不了朋友,说是房客关系,但又总是,有些牵扯不清的纠缠,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好好的定位翟安了。

她上前,僵硬的挽着翟安的手臂。

翟安脸色淡然,就这么也没有任何反应的,任由古歆挽着自己。

然后带着他,离开后花园,穿过喧嚷的宴会大厅,一起走向停在外面的轿车。

两个人沉默的坐在车上。

古歆没有开口说话。

翟安也保持着沉默。

翟安其实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一直以来都很安静,很多时候,都会让人故意忽视他的存在。

没有谁,为刚刚在后花园的事情,解释一句。

车子很快到达他们家小区地下车库。

翟安开车,下车。

古歆自然的准备去搀扶他。

翟安说,“我试试自己来。”

古歆整个人一顿,手有些尴尬的举在半空。

翟安继续说道,其实真的没有过多的情绪,但就是觉得,他有些疏远,他说,“走了几次了,大概应该知道怎么个路线了。”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

看着他这么带着些摸索,一步一步,慢慢的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他走得很认真。

表情很严肃,似乎在脑海里面一直规划着方向。

走了一会儿,手摸到了电梯按钮。

他微喘了口气,按下电梯。

电梯打开。

翟安走进去。

古歆跟着走了进去。

翟安又这么摸索着,似乎是找到了楼层按钮,缓缓按下。

电梯关了过来。

两个人并肩而站。

古歆就看着面前的透亮的镜面里,翟安淡定自若的模样。

他抿着唇,直直的站立着,眼眸一直看着前方,去没有半点闪烁。

古歆突然低着头,手指交错在一起。

在她有些紧张,有些无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表情。

不过,翟安看不到。

他等着电梯到达,然后打开。

古歆看着翟安摸索着走进了家门。

入户电梯的好处就是,不需要走一段长长的走廊。

一进家门。

小琴就热情的从沙发上走过来说着,“翟先生,古小姐,这么早就回来了?!”

翟安点头,“嗯。”

“翟先生,我扶你进来吧。”小琴一边说着,一边将翟安的拖鞋放在地上。

翟安换上拖鞋,就让小琴扶着他走进了家门。

古歆看着他们交织在一起的两个手臂,看着翟安很自然的让小琴这么帮他。

其实,翟安已经完全可以在房间自由行走了,他早就已经记住了家里的所有摆放,根本不再需要小琴的帮助。而他却愿意让热情的小琴来帮他……

刚刚,却拒绝了她的好心。

呼呼。

今天觉得咱们家翟安好可怜。

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哈哈。

好了,小宅又要持之以恒的吼月票了。

现在第十名,感觉自己棒棒的!

感觉亲们,棒棒的!

小宅深情呼唤,爱你们不解释。

然后,参与月票前十名都有奖励哦!全月前十五名都有奖励!

所以,让你们手上的月票疯狂起来吧!

小宅爱你们,永无止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